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刺激的农村性故事*进情趣店试穿高H文

更新时间:2020-11-16 13:47:08

王雪刚才也喝了点酒,所以现在脸蛋红红的,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只是跟在我后面走着。


我见到前面有一处很浓密的树林,便信步走了进去。


这里,肯定是没人的。


也不管王雪是否同意,刚走进树林,老赵便拉过她,压在一棵树上疯狂地吻了起来。


“唔!”


王雪的牙关被我粗鲁地撬开,不自觉地吐出了香舌,而且芊芊细腰也被我一把卡住,完全不能动弹。

老赵尽情地享受着这一刻的干柴烈火,却突然听到旁边的树林里也传来有些耳熟的声音。


“是谁?”


王雪和老赵对视了一眼,便有些好奇地往那边靠了过去。


 文学

等找到声音的来源,才发现是吴雅和她的男朋友。


只见吴雅面朝着树,下面的裤子已经被脱到一半,而她的帅男友却在后面运动着。


敢情这年轻人早就想到怎么玩了,我却还在犹犹豫豫。


想到这,老赵不由又搂住了王雪。


“赵哥,别这样,被发现了怎么办?”王雪不安地扭动起身子来。


“这样才刺激啊!再说他们做得这么专心,肯定不会察觉到这点小动静的。”老赵不重不轻地捏了下她后面的挺翘之处,让她全身颤抖起来。


“嘶啦!”


王雪穿的运动服是带拉链的,所以随便被我一扯,就扯开了,好在并没有坏,发出的声音也很小。


万万没想到,王雪里面只有件紧身衣,那片柔软突然蹦顿时把我眼睛都给看直了。


“啊,赵哥,轻点~”王雪被我从背后搂着,已经用不上力了。


老赵用力抓住揉捏起来,虽然还有一层衣物的保护,但我已经感觉到它正在慢慢变得坚挺起来。


“小雪,你有感觉了。”老赵轻声在她耳边吹着气。


王雪哪里还能答得上话,只是尽情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好让她能和老赵的下身更加亲密地接触。


而在那边。


吴雅表面看起来清纯,此刻却也骚浪起来,被她男友扭过来靠在树上,两人面对面又开始运动起来。


“老公,用力!好舒服!”吴雅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音量有多大。


“哈哈,舒服不?”她男友看起来老实,现在也变得有些疯狂。


他的力气很大,年轻人还是有优势的,几乎每一下都能顶得吴雅浑身颤抖不已,看得老赵也是热血上涌。


老赵有样学样,也将王雪转过身,把她压靠在大树上,热情地吻了起来。


王雪看着这一幕已经彻底变身,竟然直接用手去摸老赵,眼神中全是渴求与期待。


“你干嘛!”


正当老赵和王雪吻得忘情,吴雅却突然大叫起来。


原来吴雅的男朋友又和她换回了原来的姿势,还双手抓住她的细腰,在那前后耸动个不停,动作比刚才还激烈很多。


“嘿嘿,玩了你这里,你就彻底是我的人了!”


“混蛋,别弄我那里!”吴雅有些不情愿。


她男友却说:“靠,老子就是要弄!”


哇,这可是个劲爆的消息,想不到吴雅去上个大学回来,男友有了,连那里都被弄了。


老赵受到刺激,不由将手转移到了王雪的两腿之间,那里正散发着一阵阵的温热。


王雪顿时全身紧绷,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老赵,但是这一次,她没有拒绝!


就在这时,吴雅和她男友也大叫出声,应该是完事了。


说起来,好像也太快了点吧?


如果是老赵,非得把吴雅这样的小尤物给弄到站不起来为止。


“怎么每次都那么快,你也太弱了,叫你多锻炼身体还不信。”吴雅也有些抱怨。


她男友只能尴尬地笑着穿衣服,又细心地帮着吴雅整理,两人待了一会,才相拥着离开树林。


“赵哥,我们也离开这里吧?”王雪说道。


老赵点点头,这里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别说人,就是碰到点什么蛇虫鼠蚁也不好。


但老赵其实心里还是挺遗憾的,要不是遇见吴雅和她男友,估计现在我都成事了,只能等下回去再说。


回到农家乐那儿,老赵和王雪就坐在院子里聊天,因为现在时间很早,要做什么坏事,也得等到这些年轻人都睡了再说。


“赵哥,刚才他们做的就是生孩子的事把?”王雪好奇地问。


老赵很老实地答道:“嗯,那样做完可能就会有孩子了。”


王雪有些生气:“那你怎么也对我那么坏。”


“因为你对我好,所以我喜欢你,想跟你也有一个孩子,如果你愿意,我明天就可以娶你。”老赵认真道。


“哼!我才不跟你生孩子呢!要不是你为了我中了蛇毒,以后可能找不到伴了,我才不会让你这样呢。”王雪脸色好转一点,红着脸说道。


王雪自从蛇毒过后,老赵还对自己亲亲抱抱,就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了,但也没有多想,直到今天才知道那居然是生孩子做的事情,老赵还想让自己帮他生孩子,真是太过分了。


不过一想到,老赵那比旁人大了一圈的下面,王雪又不由的有点同情起老赵来,要不是自己招来了蛇,老赵也不会中毒,自己帮他生个孩子好像也在情理之中。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时间一下就过去了,后来吴雅和男友回来,又叫上刘珊他们一起来院子里玩牌。


直到差不多接近午夜,大家才觉得确实是困了,不睡不行了。


老赵走进屋子前,还特意看了看王雪,发现王雪也在偷偷看自己,似乎,还眨了眨眼?


今晚,注定是不安分的。


老赵躺在床上,很快便听到隔壁传来声音,竟然是刘珊的,早就该想到,她可能不像吴雅一样放浪,可以在外面打野战,但毕竟也是有男友的人了。


两人睡在一个房间里,还能期望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能忍得住?


“啊~唔!”


刘珊娇羞的声音不断传来,搞得老赵一点睡意都没有。


在黑暗中煎熬了很久,老赵才从床边看到一个影子,那个影子在门口停了下,才敲响老赵的门。


“赵哥,睡了吗?我想找你聊点事。”是王雪在说话。


老赵瞬间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等的就是这一刻。


打开门,老赵不由分说地把王雪拉了进来,因为房间里也没开灯,所以非常暗。


将门反锁好之后,老赵便低声说道:“小雪,你这么晚还跑到男人房间里,就不怕出事吗?”


“出什么事?”王雪的声音颤抖起来。


老赵不由嘿嘿笑道:“当然是为我生个孩子了!”

王雪就静静地抱着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老赵已经忍不住了,便一把搂着她到了床上,开始解她的衣服。


在黑暗之中,王雪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且这一次,将不会再有任何意外发生。


“赵哥!”王雪在我耳边轻轻呻吟着。


老赵大受刺激,动作变得更加迅速,没几秒工夫便将自己和王雪都脱了个精光。


两人赤裸相对,身体的摩擦已经足以让我们失去理智,顿时就拥吻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小雪,你真美!”老赵柔声赞美着她。


“赵哥,好热啊!”


老赵嘿嘿一笑,说:“热的时候还没到,等下保证你全身都出汗。”


王雪娇嗔着锤了老赵几下,却把自己送了上来,一直挨着老赵那儿动。


老赵被挑逗得有些受不了,索性便猛地挺了挺腰,谁知这一击即中,就让王雪大叫出声。


“啊!”


王雪那让人如登极乐世界,老赵更加用力地抱住了这个美丽的少女,知道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我轻声问道:“舒服不?”


“舒服,但是好痛!”王雪被羞得声音像是蚊子叫,她哪里见识过这样威武,此刻估计心里已经是彻底忘记自己是谁了。


老赵漫不经心地动了几下,明白王雪可能还在误会中,但送上门来的,可不会再让她跑了。


王雪可能真的还没习惯,所以只能双手紧紧地抓着老赵的背部,以此来降低难受的程度。


“噗呲!”


老赵又突然用力,搞得王雪惊呼起来。


“赵哥,慢点,轻点!”


在这种时候,女人说的话都是违心之言,其实她们恨不得你更加凶猛。


老赵早已深谙此道,便开始加速运动起来,那销魂的爽感让老赵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但这第一次与王雪的交锋,老赵无论如何都得彻底把她征服,让她全方位地爱上自己,崇拜自己!


随着不断失控般的狂暴撞击,王雪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老赵怀疑吴雅和刘珊随时都有可能被吵醒,于是便捂住了她的嘴巴。


岂料这个举动,却让王雪更加兴奋,整个身子都开始泛红,这很明显是要到快乐巅峰的前兆。


老赵哪里会放过这种机会,便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啊~好舒服啊!赵哥,快,快!”王雪抛开了所有的顾虑,主动献上香唇,两条大长腿紧紧地盘在我的腰间,像是要把我整个人都融化一般。


几分钟后,王雪终于像案板上的鱼一样,身子弹了几下,才瘫软在床上。


“赵哥,生孩子好舒服啊!”


王雪紧紧地抱着老赵,小嘴不断地在老赵脸上留下吻痕。


老赵邪恶地笑了笑:“嘿嘿,这都哪跟哪,我都还没舒服到呢!”


“赵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好有男子气概。”王雪听到老赵还没解决问题,语气中竟然还有些期待。


女人和男人不同,男人可能一次高潮就满足了,但女人甚至需要好几次才能彻底填满内心的欲望。


当然,一般情况下她们是不会随便说出来的,因为这样会显得很淫荡。


被老赵打开了体内那个欲望的开关之后,王雪已经不会再隐瞒自己的需求了,甚至拿着老赵和她见过的所有男人比。


村里的男人想要在男子气概和气质上比过老赵的,还真没有几个。


这个少女,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


只有我才能在床上对她为所欲为,让她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浪货!


“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男人!”休息了几分钟,老赵便再度起身,将王雪翻了个面。


“赵哥,不要!”王雪装模作样地喊道。


但她却已经像小狗一样趴在床上,小屁屁对着老赵又摇又晃,显然是期待着老赵的再度进攻。


老赵一巴掌重重地甩下去,发出“啪”一声巨响,让她又是一阵娇嗔。


他娘的,真是够浪!


“啊!”


随着老赵的二次进军,两人同时发出舒爽的声音。


或许是从来没经历过,王雪在这个夜晚,释放出了无与伦比的热情,她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礼物,一次又一次地乞讨着老赵的恩赐。


而老赵也丝毫没有吝啬,将自己的滋补阳气全部都灌进了她的身体里,大不了怀孕了,自己就上门娶她。


不过这样做了之后,老王头那个克星恐怕就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因为王雪的心,都已经随着性而为老赵绽放了。


第二天,老赵悠悠然地醒来,感觉到神清气爽,王雪为了避嫌,已经先回自己屋子了。


众人吃过美味的早餐后,才开着车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里,并约定好下次再过来玩。


回到村里,王雪又变成了那个乖乖女,就好像那天晚上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但仍然不时地被老赵逮到占一些便宜。


直到老王回来,将王雪带回家,老赵才彻底没了占王雪便宜的机会。


这天,老赵正在家里看着电视,收到了郑薇薇的信息,让老赵去她家里吃饭,并直言自己一个人在家。


她刻意做了一桌精美的饭菜,和老赵坐在那不停对饮,但两人都知道,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估计等下发生点什么也是理所当然。


她就穿着一套家居服,不算暴露,但动起手来却很是方便,所以老赵是一边吃,一边享受着她那诱人的酮体,有些心猿意马。


郑薇薇不胜酒力,很快便双眼迷离,时不时就会看向老赵那的雄伟。


这小娘们,估计已经按耐不住了吧?


谁知就在这时,外面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薇?帮我拿下东西。”


居然是老太太陈小花回来了。


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好事都被他搅黄了。


老赵站起身来,出门帮老太太接过手里的东西。


郑薇薇看着陈小花的眼里,充满了惊慌。

“小赵,你怎么来了。”陈小花一边走进家门,好奇问着。


“薇薇说要感谢下我给他这个工作,所以要做顿饭犒劳下我!”老赵笑着回道。


“那确实要感谢,要不是你给了薇薇这个工作,咋娘两穷的锅都要揭不开了,待会我也来陪你喝两杯。”


陈小花笑着回道,随后提起东西就往厨房走去。


郑薇薇眨着大眼看着老赵,崇拜的神色已经藏不住了。


老赵看了看厨房,小声说:“没事,别慌,有我在呢。”


郑薇薇瞪了老赵一眼,说:“待会可别说漏嘴,她早上去县城了,谁知道她会突然回来,吓死我了。”


“放心吧,我没那么傻!好了,去添副碗筷,继续吃饭。”老赵用力抓了抓郑薇薇的手。


“小微,再弄上几个菜,好好招呼赵叔。”


陈小花坐下来,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


“不用,菜够了,弄得怪麻烦的?”老赵说道。


“嗨,菜钱都是从你那里赚的,你难得来一趟,小赵,今儿你可千万别推。”陈小花显得兴致十足。


“感谢啥哦,都是乡亲,总不能光看着不帮忙。”老赵很是觉得羞愧。


陈小花都不知道,老赵已经把她儿子给绿了,要不是她及时回来,今晚她那个漂亮又性感的儿媳妇,还会被老赵的大枪干得哇哇叫。


郑薇薇的眼神有些复杂,显然也是在想自己出轨的事。


不过现在木已成舟,谁也没有后悔药吃,只能顺其自然地发展了,陈小花一家虽然憨厚老实,但就是错在大柱早早的去世了,偏偏自己家还没什么余粮。


所以,只能由别人来征服了。


“小赵,想什么呢?来来来,喝酒!”陈小花举起了杯子。


“哎,我是在想薇薇这么一个女人,要把家撑起来,也是很难过的。”老赵装模作样地说道。


陈小花转头看了下郑薇薇,冲她笑了笑,对老赵解释道:“小赵,现在这社会不就这样,薇薇的命就是这样,再怎么抱怨也没用。”


“以后要是有能帮的,我一定帮你们一把。”老赵举起酒杯喝了起来。


陈小花大笑着说:“呵呵,那敢情好,那以后薇薇就拜托给你了。”


两人喝得很快,没半个小时,就已经干掉了第一瓶。


而陈小花毕竟年纪大了,所以在酒精的刺激下,第二瓶刚喝两杯,便直接醉倒在桌上。


这老太太,终于趴了!


没奈何,老赵只能和郑薇薇一人抬一边,慢慢把这个醉鬼给抬进了二楼的卧室里。


“不能喝就别喝,还说什么命,我的命凭什么就只能这样。”郑薇薇抱怨起来。


郑薇薇给陈小花脱掉鞋子,一脸的不愉快。


老赵歪着头看向她,心中又来了火气,这么刺激的事要是能做上一回,那可真的是值得回味了。


于是老赵便壮着胆子朝那趴在床上的郑薇薇一把抓了过去,她顿时浑身都打了个寒颤,显然是没有想到老赵会这么大胆。


她转身拍掉老赵的手,轻声道:“你要死呀!她要醒了咋办?”


老赵直接搂住她,邪笑道:“怕什么,她喝多了,要真的醒过来,正好让我教教他怎么心疼女人。”


郑薇薇被老赵的淫荡话语逗得脸红起来,她这几天估计也是很难熬的,所以并没有推开老赵。


“不行,要是到时被她知道,这事情可是要戳脊梁骨的!”郑薇薇的心里还有着一些顾忌。


其实老赵也怕得很,别看陈小花岁数比老赵大不了太多,但是在村里,她的辈分可不低。


“放心吧,要出事了我扛着,再说你看她那样,绝对一觉睡到早上才醒,咱们的时间有大把。”老赵色迷迷地看着她。


“就你鬼点子多,但指定不能在这。”郑薇薇动心了。


她直接把卧室的门关上,把老赵拉到了客厅里,然后就主动迎了上来。


热吻过后,老赵就开始上下其手,不过始终留了个心眼,瞧着房门那的动静。


“你到底要干嘛?摸摸就算了。”郑薇薇嘴里说着不要,但身体却很老实,已经有些发热。


老赵差点没笑出来,便调戏她:“说,想不想我,上次还没爽够吧?今天就在你家,弄到你站不起来为止!”


说着,老赵便用力地耸了耸腰,虽然隔着衣物,但还是准确地顶中了她的要害部位。


“嗯!”


郑薇薇敏感无比,身子变得更软了,口中呼出的灼热气息,已经证明她做好了准备。


老赵也不说话,一点点攻陷这个少妇的防线。


郑薇薇眼神有些迷离:“哼!总得找个机会剪掉这害人的东西!”


“你舍得么?没了它,你还不是照样得用手代替?”


老赵的动作越来越快,郑薇薇那儿也已经越来越热。


“老不正经,早知你是这样的人,我才不去找你呢。”郑薇薇娇喘地说道。


老赵就笑了:“呵呵,早知道你是这么浪的,我也会主动去找你,让你天天都跪在我面前叫爸爸。”


郑薇薇的耳朵根子都因为我的摩擦而变得通红,红唇点点,全部印在老赵的脸上。


老赵知道她已经按耐不住了,便再度加大了力道。

老赵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想不想再刺激点?”


她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老赵,略显生气地说:“还能怎么样,这样就够刺激了。”


“这才到哪里,我说了,今晚咱们有大把的时间。”


郑薇薇问:“老东西,你还想怎么样?”


老赵想了想,便说:“这是个惊喜,你先闭上眼睛!”


郑薇薇很听话,马上就闭上了眼睛。


而老赵却趁着这空档,一把就拨开了她的睡衣,然后便用力一顶……


郑薇薇被老赵的突然袭击弄得不知所措,想叫又不敢叫,只能狠狠地朝着我的肩膀咬了一口。


而老赵却已经奋力运动起来,在沙发上像发情的野兽一样攻伐着郑薇薇娇弱的身子,宛如乐曲般美妙的声音响起。


陈小花就在另一个房里,郑薇薇自然不敢太放肆,但由于积压了几天的渴望,她还是忍不住浪叫了几声。


而老赵为了迅速解决战斗,所以每一下都是又准又狠,丝毫没有怜惜。


狂野的交欢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老赵才低吼一声,释放出了所有的ke望。


而郑薇薇已经披头散发,浑身无力地昏死过去了。


第二天。


回忆起昨晚的疯狂,老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当着陈小花的面弄晕了她儿媳妇,这叫个什么事?


陈小花这次回来整天都待在家里,老赵也不好主动过去,或者是发信息给郑薇薇,所以只能无聊地熬着。


过了几天,郑薇薇才终于露面,说是要去镇上买衣服,但陈小花却不愿意去,说太折腾身体了。


“薇薇,你这是干什么去?”


老赵站在门口抽烟,便看到一身连衣裙打扮的郑薇薇提着包要出去。


“赵叔,我要去镇上逛街。”


我哦了一声,也没多表示。


但郑薇薇却又轻声道:“叔,你陪我去吧?”


她扯了扯老赵的衣袖,故意抖动着胸前那一对,老赵顿时明白过来,这少妇肯定又想了。


“去呗,你先走,我后面跟上。”正愁没机会接触她,现在却从天而降。


郑薇薇高兴起来,一蹦一跳地往村口走去,老赵掐灭烟头,也兴奋地回到家里换了身衣服,然后才出门。


老陈啊,估计你儿子今天又得戴绿帽子咯!


镇上还是很热闹的,不过由于来得早,所以商场都还没开门。


老赵便拉着郑薇薇去到一个茶楼,要了个包间。


这包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重要的是沙发椅子一应俱全,非常适合两个人在里面做点什么事。


“给我们来壶龙井,顺便来点小吃。”老赵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请稍等!”


郑薇薇见服务员离开后,坐在老赵的旁边,在老赵的胳膊上用力的地掐了下,问:“赵哥,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老赵往门口扫了一眼,搂住她,在她的香唇上吻了下:“我能打什么坏主意?不会是你想了吧?让我看看,下面是不是又湿了?”


郑薇薇连忙制止了老赵,慌张地向门口看去:“你要死啊,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说完,郑薇薇便坐到了我的对面。


她刚过去,服务员就揣着茶水和小吃走了进来。


“两位慢用,如有需要,请直接按门边的服务按钮。”服务生很有礼貌地朝门旁边那个黑色按钮指了指。


她一走出包间,老赵便起身来到了郑薇薇的旁边,喝茶?我可没这个爱好。


郑薇薇今天穿了件乳白色的连衣裙,脚上一双简单的黑色高跟鞋,虽然没有浓妆粉黛,但看来却别有一番风韵。


老赵不由抚上了她修长的玉腿,感受着那滑嫩的肌肤,真是个尤物。


“讨厌,你就不能老实点吗?”郑薇薇羞红了脸,瞪了老赵一眼。


“怎么,不喜欢吗?那为啥被干的时候叫得几里地外都能听见?”老赵坏笑着调戏她。


郑薇薇恼羞成怒,扑到老赵身上就打闹起来:“谁说几里地外能听见,还不都是你害的!死东西,我算是被你害惨了!”


“不说了,哈哈,来办正事吧!”老赵大笑着说道。


郑薇薇被老赵一把搂起,跪坐在椅子上,连衣裙也被掀开,露出条淡黄色的花边底裤。


“赵哥,还是不要了吧!万一被发现不好!”郑薇薇有些担心。


老赵才不管那么多,俯身上去,便开始了爱的前奏。


这次,老赵又打破了记录,一个多小时后,两人才双双累得瘫倒在椅子上。


“真不知你都这年纪了,怎么比年轻人还厉害。”郑薇薇的抱怨中带着欢喜。


老赵越强,她就越是快乐。


“这叫天赋,再说了,我平时也偶尔会锻炼下身体,和别人那可不同。”


郑薇薇把头靠在老赵的怀里,柔声道:“是你让我知道了做女人是什么感觉,也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发现自己有点离不开你了。”


“可惜,你又不是我的女人!”老赵对此也很是无奈。


现在老赵有一种想独占郑薇薇的欲望,但老赵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你还不知足呀,以后在诊所里我可以天天给你,但是真的嫁给你是不可能了,陈小花一定会戳死你的。”郑薇薇说的倒是实话。


“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让你住在我家,这样以后不管做什么都方便一些。”


老赵把郑薇薇搂过来,柔声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她说:“好吧,那我原谅你了,咱们去逛街吧,我都好久没来镇上了,整天待在家真的变成黄脸婆了。”


“那你也是最漂亮的黄脸婆。”老赵适时送上一记马屁。


郑薇薇白了老赵一眼,却很受用:“那是,要不然怎么勾引到你这老头子。”


“哇,原来你是存心要勾引我的?难怪大白天来找我治腰伤,被我占便宜了都不反抗!”

老赵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想不想再刺激点?”


她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老赵,略显生气地说:“还能怎么样,这样就够刺激了。”


“这才到哪里,我说了,今晚咱们有大把的时间。”


郑薇薇问:“老东西,你还想怎么样?”


老赵想了想,便说:“这是个惊喜,你先闭上眼睛!”


郑薇薇很听话,马上就闭上了眼睛。


而老赵却趁着这空档,一把就拨开了她的睡衣,然后便用力一顶……


郑薇薇被老赵的突然袭击弄得不知所措,想叫又不敢叫,只能狠狠地朝着我的肩膀咬了一口。


而老赵却已经奋力运动起来,在沙发上像发情的野兽一样攻伐着郑薇薇娇弱的身子,宛如乐曲般美妙的声音响起。


陈小花就在另一个房里,郑薇薇自然不敢太放肆,但由于积压了几天的渴望,她还是忍不住浪叫了几声。


而老赵为了迅速解决战斗,所以每一下都是又准又狠,丝毫没有怜惜。


狂野的交欢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老赵才低吼一声,释放出了所有的ke望。


而郑薇薇已经披头散发,浑身无力地昏死过去了。


第二天。


回忆起昨晚的疯狂,老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当着陈小花的面弄晕了她儿媳妇,这叫个什么事?


陈小花这次回来整天都待在家里,老赵也不好主动过去,或者是发信息给郑薇薇,所以只能无聊地熬着。


过了几天,郑薇薇才终于露面,说是要去镇上买衣服,但陈小花却不愿意去,说太折腾身体了。


“薇薇,你这是干什么去?”


老赵站在门口抽烟,便看到一身连衣裙打扮的郑薇薇提着包要出去。


“赵叔,我要去镇上逛街。”


我哦了一声,也没多表示。


但郑薇薇却又轻声道:“叔,你陪我去吧?”


她扯了扯老赵的衣袖,故意抖动着胸前那一对,老赵顿时明白过来,这少妇肯定又想了。


“去呗,你先走,我后面跟上。”正愁没机会接触她,现在却从天而降。


郑薇薇高兴起来,一蹦一跳地往村口走去,老赵掐灭烟头,也兴奋地回到家里换了身衣服,然后才出门。


老陈啊,估计你儿子今天又得戴绿帽子咯!


镇上还是很热闹的,不过由于来得早,所以商场都还没开门。


老赵便拉着郑薇薇去到一个茶楼,要了个包间。


这包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重要的是沙发椅子一应俱全,非常适合两个人在里面做点什么事。


“给我们来壶龙井,顺便来点小吃。”老赵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请稍等!”


郑薇薇见服务员离开后,坐在老赵的旁边,在老赵的胳膊上用力的地掐了下,问:“赵哥,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老赵往门口扫了一眼,搂住她,在她的香唇上吻了下:“我能打什么坏主意?不会是你想了吧?让我看看,下面是不是又湿了?”


郑薇薇连忙制止了老赵,慌张地向门口看去:“你要死啊,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说完,郑薇薇便坐到了我的对面。


她刚过去,服务员就揣着茶水和小吃走了进来。


“两位慢用,如有需要,请直接按门边的服务按钮。”服务生很有礼貌地朝门旁边那个黑色按钮指了指。


她一走出包间,老赵便起身来到了郑薇薇的旁边,喝茶?我可没这个爱好。


郑薇薇今天穿了件乳白色的连衣裙,脚上一双简单的黑色高跟鞋,虽然没有浓妆粉黛,但看来却别有一番风韵。


老赵不由抚上了她修长的玉腿,感受着那滑嫩的肌肤,真是个尤物。


“讨厌,你就不能老实点吗?”郑薇薇羞红了脸,瞪了老赵一眼。


“怎么,不喜欢吗?那为啥被干的时候叫得几里地外都能听见?”老赵坏笑着调戏她。


郑薇薇恼羞成怒,扑到老赵身上就打闹起来:“谁说几里地外能听见,还不都是你害的!死东西,我算是被你害惨了!”


“不说了,哈哈,来办正事吧!”老赵大笑着说道。


郑薇薇被老赵一把搂起,跪坐在椅子上,连衣裙也被掀开,露出条淡黄色的花边底裤。


“赵哥,还是不要了吧!万一被发现不好!”郑薇薇有些担心。


老赵才不管那么多,俯身上去,便开始了爱的前奏。


这次,老赵又打破了记录,一个多小时后,两人才双双累得瘫倒在椅子上。


“真不知你都这年纪了,怎么比年轻人还厉害。”郑薇薇的抱怨中带着欢喜。


老赵越强,她就越是快乐。


“这叫天赋,再说了,我平时也偶尔会锻炼下身体,和别人那可不同。”


郑薇薇把头靠在老赵的怀里,柔声道:“是你让我知道了做女人是什么感觉,也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发现自己有点离不开你了。”


“可惜,你又不是我的女人!”老赵对此也很是无奈。


现在老赵有一种想独占郑薇薇的欲望,但老赵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你还不知足呀,以后在诊所里我可以天天给你,但是真的嫁给你是不可能了,陈小花一定会戳死你的。”郑薇薇说的倒是实话。


“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让你住在我家,这样以后不管做什么都方便一些。”


老赵把郑薇薇搂过来,柔声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她说:“好吧,那我原谅你了,咱们去逛街吧,我都好久没来镇上了,整天待在家真的变成黄脸婆了。”


“那你也是最漂亮的黄脸婆。”老赵适时送上一记马屁。


郑薇薇白了老赵一眼,却很受用:“那是,要不然怎么勾引到你这老头子。”


“哇,原来你是存心要勾引我的?难怪大白天来找我治腰伤,被我占便宜了都不反抗!”

而老赵却还没到爆发的时刻,按下郑薇薇,让她直接趴在前排靠椅上。


老赵便从后面开始加速运动,这回可是来真的了!


郑薇薇痛并快乐着,又怕被人发现,又舍不得离开老赵带给她的愉悦,所以只能默默地承受着这强有力的冲击。


直到十几分钟后,老赵才释放出来,但郑薇薇的新连衣裙还是不可避免地脏了,虽然用纸巾擦过之后看不出,但郑薇薇还是抱怨了好一会。


从电影院出来后,老赵们在旁边的小摊子吃了些东西后,又继续逛了起来。


下午回到村里,已经快傍晚了。


为了不让陈小花发现,郑薇薇在村口就和老赵分开了,自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


老赵慢悠悠地走回家发现,吴雅居然在门口。


“赵叔!”吴雅见老赵回来,笑着打招呼。


“今天没出去玩呢?”老赵微笑地看着她,突然想起那天在小树林里的事,这小姑娘,可是已经被玩过后门了。


吴雅浑然不觉,也不知道老赵曾经偷窥过她,所以还是表现得清纯无比。


她说:“没事,好无聊哦!”


这时,隔壁却突然传来王有财埋怨王雪的声音。


“一天天的就知道玩,老子都回来这么久了,饭居然都还没做!”


王雪说:“你不是在家吗?自己给自己烧个饭那么难吗?我都说了我下午要去朋友那里看会书……”


砰!


好像是在砸东西。


“爸,你到底要干嘛?我不就没有做饭吗?你这么凶干嘛。”王雪居然哭出声来。


老赵听着不是滋味,自己犯了错,还把气往女儿身上撒?


于是老赵便出了门。


“是我,赵叔!”


王雪打开门,擦了擦眼睛,问:“赵叔,你怎么过来了?”


老赵没有说话,向屋里看去。


王有财站在堂屋里,脚边是一个碎碗,刚才就是砸的这东西。


他看见老赵后,明显有些慌张,急忙走了过来,说:“赵叔来了,里面坐。”


“不坐了,你们这吵什么呢?什么事让你这么大动肝火?”


老赵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不就是没做饭吗?王有财这么大个人了还不能自己做不成?


再加上今天碰上王有财和那个李婷婷关系匪浅,估计都不是随便玩玩而已,也许在外面早就胡天胡地了。


“没有,赵叔你误会了,刚才我就是跟小雪闹着玩呢?”王有财眼中有些反感,显然是不喜欢老赵管他的家事。


老赵没理他,转头对王雪说:“小雪,你先去我家待会,我和你爸有些事要谈。”


王雪看了看老赵后,就直接出了门。


老赵这才走到王有财面前坐下,准备教育教育他。


“有财,赵叔是过来人,曾经也年轻过,有些事情也看得很明白,叔不想管你们的家事。但是你要记住,你是个男人,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样,现在这里还是你的家。”


老赵停顿了一下,抬头看着王有财,接着说道:“小雪只是个孩子,你要是在外面有什么不开心,可不能把气撒在小雪身上?”


王有财低着头被老赵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赵叔,是我错了!”


老赵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有财,可能是赵叔多管闲事了,如果你还认我这个长辈,就好好想想怎么处理好家里的事,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总不能袖手旁观。”


“赵叔,我一直很尊敬你的,你说的,我都记在心里。”王有财连忙点头。


其实老赵和他爸交情很好,而且村子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他要是不尊敬老赵这个长辈,那绝对就是他做人不对,是会被其他人诟病的。


老赵站起身,又说:“我先回去,安抚一下小雪,你呢,在家把饭菜做好,男人顶天立地可不能跟孩子计较!放心,我的嘴很严,今天我什么都没看到。”


为了安王有财的心,老赵便许了个诺。


“赵叔,谢了,那我现在就去弄几个好菜,今晚咱们再喝点。”王有财听了老赵的话后,便彻底放下心来。


“好呀,我正愁不想自己煮,那待会见。”


说完,老赵便回到了自己家。


王雪委屈无比,见到老赵进门,便扑到了老赵的怀里。


“好了,我已经教育过你爸了,他现在愧疚得很,正准备做一桌好菜给你赔罪呢!”


“赵叔,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凶我,但这次回来之后,他好像就完全不同了!”王雪低声抽泣着。


老赵搂着她坐到沙发上,安慰道:“可能是因为工作压力大吧,男人嘛,你也别想太多了。就算他对你不好,也有我啊,我会一直对你好的。”


说完,老赵便吻上了她的唇。


“赵叔,我好怕,万一被他发现我们这样,那该怎么办。”王雪推开老赵,又担忧起来。


老赵不屑地说:“就他那榆木脑袋,不可能发现什么,你也别和他置气了,到时候伤了身体。”


“他今天特意回来叫我搬进县城去,我不想去,但是爷爷已经被他接过去了。”


老赵毫不在意的把她压在沙发上,说:“你不想去,我们就不去,大不了以后就住在我这里。”


“赵叔,别,他就在隔壁呢!”王雪见老赵又要做那事,连忙制止。


老赵便说:“没事,他现在在做菜,至少也要半小时吧?我保证全力冲刺,半小时足够你爽几次了,嘿嘿。”


王雪脸一红,就任由老赵脱下了自己的裙子,听到老赵的淫言浪语,她也忍不住了,就算父亲在隔壁,也顾不上了。


又是二十多分钟的激情交合,王雪满足地带着一脸红晕回去后,老赵还小睡了会。


“赵叔,喝酒了!”王有财在门外喊道。


“来了。”


王有财这呆逼孩子,完全不知道他在卖力做菜的时候,老赵是在卖力地弄他女儿!


不过这就当自己劝他们父女的补偿了,刚好年纪大了,吃点好的,补补身体。


吃饭的时候,王雪坐到了老赵的对面,王有财坐到了老赵的侧面。


老赵看着他俩的样子,不由微微一笑:“父女俩,没有什么是讲不开的,来,有财,咱们喝一杯。”


老赵举起酒杯与王有财碰了下,喝了起来。


“叔,吃菜吃菜,看看我手艺怎么样。”


放下酒杯,王有财给老赵夹了些菜放在碗里。


老赵用眼神扫了下王雪,他马上明白过来,也夹了些菜放在王雪的碗里,歉意地说:“对不起小雪,是爸错了,爸不应该不理解你,你能原谅我吗?我保证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王雪瞅了老赵一眼,把头侧到一旁,也不说话,夹起王有财放在碗里的菜吃了起来。


王有财会心地笑了起来,举起酒杯对老赵说:“来,赵叔,干了。”


“好,干了!”老赵也举起酒杯。


老赵和王有财很快就喝掉了大半瓶,王有财逐渐有了醉意,这小子果然还是身子虚。


老赵表面上不停地跟王有财说着话,时不时举杯喝酒,可在桌子底下也没闲着。


抬起一条腿搭在了王雪的腿上,来回地在她的修长美腿上摩擦着。


腿刚伸过去的时,王雪的身体猛地一颤,眼睛立刻盯向了王有财,见他没有反应后,瞪了老赵一眼后,用小手握住老赵的脚,并且用力地在上掐了一下。


“哎呀!”老赵没有防备,一下疼得叫出了声。


“你怎么了,赵叔?”王有财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


“没什么,刚才不小心碰到手了,来,接着喝。”老赵说道。


为了报复王雪,老赵把脚慢慢地向着她的禁地伸过去,嘿嘿,这可真够刺激的。


王雪刚开始还紧张得不行,当看见王有财一心只顾喝酒后,便大胆了起来。


她放松地坐在椅子上,握住老赵的脚慢慢引导。


渐渐地,她的脸色变得有些潮红,身体也慢慢地大幅度地抖动着,发出些让人不明所以的声音。


“乖女儿,你怎么了?”王有财也听到了声音,不过他应该是喝多了,说话时舌头都大了。


“没事,喝你的酒!”王雪冷漠地答道。


可是老赵和王雪在桌下的游戏,还没有停止。


王雪的双眸迷离,时不时看向老赵,又时不时扫着王有财。


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老赵感受到了她那颗不安和躁动的心,要不是今天做过了,老赵真想再把她马上按住好好地弄一顿。


这顿饭终于在十几分钟后结束了,王有财喝醉趴在桌子上。


王雪见自己老爸已经不省人事,便再也按捺不住,加大了动作的幅度,还好没有发出太大声音。


很快,王雪便爆发出来,瘫软在椅子上。


“小雪,今晚的饭菜不错吧?”老赵一语双关地问道。


王雪无力地瞪了老赵一眼,但完全可以看得出,她这顿饭吃得是非常开心的。


老赵收回脚,又夹了几口菜,才和王雪一起把王有财抬回卧室里。


“小雪,我先回去了,今天有点累。要不,等会你过来陪我睡吧!他这样估计要一觉睡到天亮才醒。”老赵看了看像死猪一样睡在那的王有财。


王雪走到跟前,搂着老赵答道:“我也累了,一会还要看着点我爸,今晚才不跟你那样,而且你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贪,注意身体。”


老赵吻了吻她的香唇,笑着说:“放心吧,我身体好着呢!就是今天逛街有点累而已,要不我们一起在你爸房间睡,要是他醒过来,就说我们喝多了。”


王雪推开老赵,脸色羞红:“就你鬼点子多,不过你要老实点,不能再弄了,我今天都被你折腾得受不了了。”


“好的,我保证不乱来!”


虽然嘴上答应了她,可是也得看我身体有没有自然反应。


好在老赵今天确实有点累,所以这一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老赵只是搂着她安静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王雪已经做好了早饭,但王有财还是没有醒。


吃过早饭后,老赵便回到了自己家。


接下来的几天,老赵和王雪都是偷偷摸摸的,也不敢乱来,最多是趁王有财不在的时候搂搂抱抱,亲个小嘴,倒也算是得到了休息时间。


不过过了几天,老赵却突然发现王有财在村口上了一辆车,而且开车的还是个女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女人就是上次在街上遇到的李婷婷。


老赵马上就放下了手中的事,也找了个车跟上去。


其实现在老赵的目标已经很明确了,王雪要是以后跟着王有财,是不会有幸福的,所以老赵只能利用王有财有外遇的事来做文章,然后再迫使他放弃王雪的抚养权。


这可不是老赵玩什么阴谋诡计,而是王雪父母的感情已经破裂,何必还要搞得大家都不愉快呢。


正愁没有机会,这对偷情男女便送上门来。


他们开着车一路到了镇上,然后找到间宾馆,要进去做什么事已经不言而喻了。


老赵也跟在后面进了店。


“大叔,你要住宿吗?”前台服务生问道。


“你好,我想问下刚才那两人住几号房间?”老赵向他问道。


服务员疑惑地看着老赵,答道:“对不起,这是客人的隐私,我不能随便透露。”


“什么隐私不隐私的,我是那女孩的爸爸,现在我想知道我的女儿到底和什么人在一起,要是她出了事,你付得起责任么?”老赵故意装出一副担心的样子。


服务员脸色有些难看,他也知道这种事很难处理,万一真的出了事,那他也是跑不了的。


“大叔,我真的不能说。”


见状,老赵只能掏出几张钞票,他才犹豫着接了过去,并说出了房间号。


老赵刚要转身离开,又调头回来,再次拿出一些钱,冷冷地说:“备用房卡!”


服务员看着那些钱,这回实在是有些不敢拿了。


“放心吧,这件事与你无关,我也不会乱来的。”老赵说道。


服务员想了十几秒,才拿出房卡,说:“这是你不小心捡到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谢谢!”


老赵拿着房卡就进了电梯,然后找到那个房间,但是在房间外面却什么都听不到,好像有些水声,难道他们是在洗澡?


可是,老赵却没找到进去的办法,难道真的要用房卡?


老赵在门口转了几圈,却突然发现房间旁边还有个窗户,窗户外面是有阳台的,而沿着这个阳台一直走,就可以去到王有财住的房间窗户旁边。


如此设计,真是让我没话说,要有人故意来偷窥的话,那不是一找一个准?


老赵没有多想,打开窗户就爬了出去。


慢慢地接近那个房间,然后靠在窗户边往里面看去,只见王有财光着上身躺在床上看电视,而李婷婷却好像是在卫生间里。


真他娘的是一出好戏,老赵拿出手机,便打开了摄影模式,然后放在窗户边固定住。


过了几分钟,李婷婷便围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然后妩媚地笑了笑,扑向王有财。

王有财哪里还忍得住,很快便和对方纠缠在一起,也没什么前戏,直接就提枪上马了起来。


这宾馆还真是不咋样,连床都是可以摇得动的,所以那吱呀吱呀的声音听得老赵都觉得尴尬。


王有财表现的很差,仅仅做了三四分钟便缴械投降,搞得李婷婷一脸哀怨。


“怎么的,公粮交多了?”李婷婷不满地说道。


王有财翻身靠着床头,脑子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无奈地对李婷婷笑了笑,也不说话。


“问你话呢?”李婷婷气愤地坐了起来,用力掐了几下王有财的胳膊。


“嗯,那娘们骚得很,天天晚上都要,快把我榨干了。宝贝,别生气,我们再来一次。”


说完,王有财竟然又继续起来。


老赵觉得这王有财脸皮还真厚,明明这段时间他就没有和自己老婆待在一起,居然还能把原因推到对方身上。


再说他就是想被自己老婆榨干,也没有那个能耐啊!


看到坐在王有财身上摇动着小腰的李婷婷,老赵倒是有些心猿意马。


这李婷婷长相不算极品,但身材确实非常不错,如果能尝尝是什么滋味,那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这一次,王有财坚持的时间比较长一点,但也就是多了几分钟而已。


“宝贝,这回满意了吧?”王有财显得很是得意。


李婷婷笑了笑说:“你老婆还没发现我们的事情吧?”


“没有,就她那傻样能发现什么?你还记得那天在商场碰到的那个赵叔吗?”王有财说。


李婷婷抬头看了眼王有财,不解地问:“记得,怎么了?”


“他知道了,不过他没有跟我老婆说,那天回乡下接女儿的时候,也碰见他了,他把我女儿支走后,跟我说了很多。”王有财回忆地说道。


“那怎么办?”李婷婷起身坐了起来,看着王有财。


 “咱俩的关系可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跟我老公离婚还得等大半年呢,如果让他知道了,到时后,我就会变得一无所有。”


“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为了咱们的将来,我一定会想到好办法的。”王有财搂着李婷婷,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那是你的事,反正半年后,我这边离婚后,你必须也和你老婆离了,否则我烦死你。”李婷婷冷冷地说道。


“能多给我点时间吗?必竟她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王有财倒是没有太绝情。


“打住,那都是你自己的事,王有财,你如果真感觉对不起你老婆的话,那就把房子都留给她,我又不是养不活你,行了,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王有财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李婷婷打断了,她起身扭着性感的屁股向着卫生间走去。


王有财看着她的背影,一时没了主意,停顿片刻后,他起身穿上衣服,对着卫生间里的李婷婷道别后,才离开了房间。


老赵见王有财已经离开,才收起手机,然后把录像保存好,才回到走廊里,用备用房卡打开了房间的门。


李婷婷还在卫生间里洗澡,可能开门的声音被她听到了,她大声说道:“你不是走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老赵没有出声,就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静静地等着她出来。


“你是谁!?”


李婷婷光着身子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连浴巾都没有围。


大叫一声后,她才慌张地抓起被子盖在身上,把身体给包住了。


“怎么,这么快就把我给忘记了,刚才你和王有财不还在说我吗?”老赵一边说话,一边想象着那被子下面的赤裸身躯。


“是你!你竟然跟踪我们,你想干什么?赶紧给我滚,要不然我打电话报警了。”李婷婷终于想起老赵是谁了。


“先别发火,你看看这个,咱们再坐下来慢慢谈。”


老赵把手机里的视频调出来,然后拿着给李婷婷看。


这手机老赵可是花了不少钱,所以质量很好,录制的视频也非常清晰,所以画面中李婷婷的脸和王有财的脸,都可以很容易地辨认出来。


李婷婷开始全身发抖,指着老赵半天说不出来话来,最后才无奈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哈哈,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老赵大笑着说道。


“合作?哼,我跟你有什么好合作的?”李婷婷不解地说道,仍然显得很是高冷。


老赵站起身走到了床边,然后用一种很邪恶的眼神看向她。


她有些警惕,便往床里面移了移,但却很快被老赵抓住了手腕。


“你放开我,老东西,你想干什么?”李婷婷怒道。


“呵呵,这么激动干什么,女人不要乱生气,对皮肤不好的。”


李婷婷无可奈何,只是还没有停止挣扎,她现在就像是一头肥羊,老赵想要怎么宰都行。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刚才说了,想跟你合作,另外,我在外面也看了半天,可是憋了不少火气。只能麻烦你帮忙一下了,反正你刚才也没有尽兴吧?”老赵指了指自己的下面。


“不可能!就算你有视频在手里,我也不会和你合作,大不了鱼死网破!”李婷婷低吼着。


老赵耸了耸肩膀,微笑着说:“你先别忙着拒绝,你听我说完,或许你就有了兴趣。其实,这对你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我要你做的,就是让你逼王有财放弃女儿的抚养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