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按摩师摸到我高潮*下面喝红酒play

更新时间:2020-11-16 14:11:12

老赵为了护住她把人牢牢抱在怀里,浓郁的女人香味让他血液翻涌,某个地方也胀大了起来。


在较为平坦的片草地上停止滚动后,唐娜整个压在老赵身上,清楚感觉到有什么硬硬的东西顶着她的大腿。

她经过拐骗一事,对那些事情也了解了点皮毛,她扭动身体磨蹭着那里,见老赵舒服的眯着眼睛,大着胆子用手握住了它。


老二被温暖包围,老赵兴奋得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占有唐娜,好好发泄一番,他翻身把唐娜压在地上,大手搁着衣服揉捏着她的柔软。


唐娜初行此事,耳朵都红了,她用手环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无声的邀请,老赵涨红了脸,空出一只手掀起了她的裙子,轻揉着小山丘。


她觉得自己变得奇怪起来,像变成了滩水似的,不断从某个小孔往外淌,手臂一松滑倒地上,双眼迷蒙的看着老赵,吐气如兰:“赵叔愿意跟我做这种事,我真的很高兴。”


 文学

稚嫩的嗓音如当头棒喝,老赵骤然清醒,看清他们的姿势,他甩了自己一个耳光,将唐娜从地上扶了起来:”小娜,赵叔对不起你。”


唐娜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拽着他的手压在双球上,媚眼如丝:“不是赵叔的错,娜娜是自愿的,因为赵叔是个好人,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老赵惊得后背渗出了层冷汗,赶忙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小娜啊,赵叔是个糟老头子,你还是个黄花大姑娘,你的未来还很长,跟赵叔在一起你是不会幸福的,而且你对我的感情只是依赖而已。”


唐娜摇头,真诚的看着她:“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分得清喜欢和不喜欢,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就像我爸喜欢我妈那样。”


老赵看着一脸认真的唐娜,一阵头疼,搓着手心来回踱步的同时,止不住的叹气。


唐娜站在原地紧赵的看着他,小手拽着衣摆,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赵叔是不是讨厌我了?”


他看着十分心疼,蹲下身温柔的擦掉了她脸上的泪水:“赵叔怎么会讨厌你呢,赵叔只是不喜欢你说刚才的那种话,你跟我这种糟老头子在一起,父母会伤心的。”


“不会的。”唐娜摇摇头,红着脸低下了头,娇羞的道:“妈妈说我们家穷,没办法感谢您,只能让我跟着你,一来报答赵叔的恩情,二来我也能过好日子。”


老赵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愤怒,他千幸万苦把人送回来,父母却把人往火坑里推,这算什么事啊?


“这怎么能行?”他攥紧了双手,脚上一跺,拳头砸在旁边的树上,胸膛里的怒火凶熊熊燃烧着,把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嫁给老头子哪里是盼着她幸福?


“什么玩意儿!”


想到这,老赵就气得直喘气,往村子方向啐了口,他牵着唐娜的手掉头往回走。


唐娜小跑着跟在他的身后,仰着头,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赵叔,我们不去找您说的草药了吗?”


闻言,老赵气不打一处来,摆了摆手,骂了句:“还找个屁。”


“那妈妈的病怎么办,没有草药她会好不起来的。”唐娜急了,抽出自己的手,往后退了几步定定的看着他。


老赵看着她懂事孝顺的模样,眼眶泛潮,异常后悔自己救了王欣,那种母亲死了也是活该。


他忍着心中的怒火,伸手把唐娜抱进了怀里,摸了摸她的脑袋:“刚才在草地上滚了圈,衣服都湿了,容易生病,我们先回家,草药可以以后来找。”


唐娜倔强的摇头,真诚的道:“没事的,我从小帮爸爸妈妈干活身体很好的。”


老赵心头百味陈杂,实在拗不过她,只好把外衣脱下来给她穿上,继续往山上走。


翻过唐娜刚刚摔下的山头,穿过段荒草杂生的小路,站在两颗大树前,唐娜一边扯了扯他的袖子,一边伸手指着前面:“赵叔,我们到了,奶奶说这里以前是个大户人家呢。”


老赵顺着看去,树荫下昔日精巧的建筑坍塌大半,围墙上缠绕着不知名的藤蔓,支撑大门的柱子腐朽大半,风一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走进院子,仅存的几通还算完好的房屋墙壁上都有些不同程度的发黑,无声诉说着曾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


穿堂风吹过,四周响起呼啦啦的声音,农村人信奉鬼神,唐娜煞白着脸钻进了老赵怀里,带着哭腔道:“赵叔,我们快去找草药,然后离开这里吧,我好怕。”


“不怕有赵叔在。”


老赵宽慰的拍拍她的肩头,唐娜点点头,警惕的向四周赵望,娇躯止不住的颤抖,挺俏的臀.部不断蹭过他某个还未彻底平静的部位。


他瞬间绷紧着身体,浑身像通了电,血液全都翻涌了起来……


听见从头上传来的粗重呼吸声,唐娜小脸浮现朵朵红云,她偏头看了眼老赵,害羞的咬着嘴唇低下头,激动的道:“赵叔,您要是憋不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您。”


说完,她就要脱自己身上的衣服,老赵吓得魂都快没了,拉紧了披在她身上的外衣,转身就往外走。


唐娜伸手想要拉住他,却被带倒扑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木头早就腐朽承受不了她的重量,向下坍塌把墙角的水泥撞掉不少,露出个盒子的边角。


她顾不上疼,伸手指着盒子:“赵叔你看,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老赵回头一看,不知怎的内心格外激动,几乎是跑了过去,把盒子挖了出来,这会儿唐娜也爬了起来,她蹲在旁边,好奇的道:“这里面会不会放着什么宝贝?就像那些有钱人戴的亮晶晶的东西。”


承她吉言,盒子里装的确实是宝贝,却不是宝石之类的东西,而是几本医书,老赵翻看了几页几乎都是失传了的药方。


老赵欣喜不已,有了这个他诊所的生意肯定会蒸蒸日上,到时候肯定各色美女都会来找他治病,想到这,他便兴奋不已,一时没忍住在唐娜的脸上亲了口:“小娜啊,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唐娜顿时就羞红了脸,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望着他,老赵可不希望刚刚山坡上的事情重演,咳嗽了声,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点去找草药吧。”


把医书贴身放好,走出了屋子,老赵把院子里背阴的地方找了个遍,总算在后院墙角看到了两株开着白色小花的植物。


“找到了。”


唐娜看着他挖出来的东西,扯了扯那嫩绿的叶子:“赵叔,这个就是可以治妈妈病的草药吗?”


老赵点头,当归虽不怎么值钱,却是补血养气的好东西,非常适合治疗气血不足,可想到这两株上好的当归将要用在王欣身上,他就心烦气躁,说实话,要不是怕唐娜难过,他着实不想救她。


“太好了。”


天真的唐娜根本没看出他的心思,拉着他的手高兴得蹦蹦跳跳:“太好了,爸爸妈妈一定会很高兴的。”


老赵看着她单纯的笑脸,感觉回去后,自己必须跟苏爸两人好好谈谈,一个好好的小姑娘不嫁给合适的人,跟着他个老头子干嘛。


夏季夜晚来得很快,两人下山时天已经开始黑了,唐娜着急回家,差不多是三步当一步走,难免会摔倒。


好巧不巧,老赵去扶她时被之前的胖女人看到了,她当下就捂着嘴笑了起来:“哎呦呦,老唐家的女儿这大晚上的还跟个男人拉拉扯扯,真是不害臊。”


老赵瞪了她眼,冷笑着道:“小娜只是带我去找草药而已,你胡说什么?”


“谁信啊?”她翻了个白眼,扯着嗓子就嚷了起来:“这山就这么大,找药材能找到晚上,瞧你俩这衣服乱的,谁知道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可都听说过了,这唐娜是你从那种地方救回来的。”


村子就这么点大,只要有点动静很快就能从村头传到村尾,这话一说,自然有不少村民探出头来瞧。


有看戏的,更有不少起哄的:“宋婶子,瞧你话说的,这要是被老唐听见了,指不定拿刀追你几条田坎嘞。”


“他敢!”


胖女人不屑的瞥了眼唐娜的家的位置,仰着下巴,像只高傲的老母鸡:“他家要是没做见不得人的事情,王欣能染上那种病?”


“你个臭娘们儿!”


老赵气得肺都要炸了,随手拿了根木棍上前了一步,想把她那赵破嘴堵住,可咬牙想了想,他还是恨恨的把木棍丢到了她的脚边。


胖女人被吓得直哆嗦,往后退时不小心踩空,从台阶上滚了下去,整个人狼狈极了,可从地上爬起来后,她拍了拍身上的灰,满脸的得意洋洋。


“怎么想对我动手,不会是做贼心虚吧?”


老赵愤怒极了,他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破口大骂道:“你再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把你的嘴给缝起来,让你这辈子都说不了话?”


胖女人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给吓到了,只能把矛头转向了唐娜:“该死的狐狸精。”


唐娜年纪小,可也知道被人骂狐狸精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委屈的扁扁嘴,闷声哭了起来。


见她掉泪,老赵又心疼头愤怒,想动手打死胖女人,衣摆又被唐娜拽着,最后只能警告的横了胖女人一眼,带着唐娜离开了。


一进家门,唐娜被奶奶带回了房间,老赵则被请到了内屋,唐家的长辈都在,此前一直对他心存感激的唐爸和王欣看到他也没什么好脸色,显然已经知道了刚才的事情。


老赵不意外,可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怎么说他也是他们家的恩人,结果因为别人三言两语,就如此待他。


唐老爷子是个明白人,连抽了几口旱烟,带着些许愧疚的瞧着他:“赵医生,您的大恩大德我们一家没齿难忘,但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不想被人戳着脊梁骨过日子,正好明天有班巴士,您…….”


老赵抬手打断了他的话:“你们的苦衷我明白,我会离开,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因此就胡乱把小娜嫁人,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她是个好姑娘。”


“不行!”唐爸手往桌子上一拍,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现在整个村子都在传你跟娜娜勾搭上了,她得跟你一起离开,我们丢不起这个人。”


老赵听完一阵愕然,实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那么孝顺的个姑娘,父母却是铁石心肠。


“那些人说的话能信吗?想想你老婆那件事。”


唐爸没了底气,不敢看他的眼睛,态度却异常坚决:“她被拐走这么久,谁知道遇见了什么事情,她留在村子里也只会被人说闲话。”


“你这说的是人话吗?”老赵额头青筋暴起,强压着怒火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送唐娜回家的,我是绝对不会带她走的,你们也好好想想吧,娜娜可是你们的亲生女儿,这样做你们的良心不痛吗?”


谈话不欢而散,老赵彻夜未眠。


为了避免意外发生,第一声鸡叫响起,他收拾好东西,把当归放在唐娜门口,借着惨白的月光踏上离去的路。


“赵叔,你来了?”


刚走出村口,就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在喊他。


老赵转过头去一看,唐娜竟然坐在路边的草丛里,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那套,头发上全是露水,只怕是在这里坐了整整一夜。


“你怎么在这里?”


他这话一说完,唐娜就红了鼻子,抽噎着道:“爸爸说我身上不干净,不准我待在家里,让我跟您走,以后都不许再回来。”


见她满面委屈,老赵恨不得折返回去,先撕烂那些人的嘴,再把唐娜那些愚昧的亲人全部痛打一顿。


甚至他还生出了个恶毒的念头,希望这里能发生天灾,让那些人死得一干二净。


“赵叔,你会不会也不要我?”唐娜见他沉默不语,很是惶惶不安。


事已至此,老赵总不能再把人送回去,那里已经没了唐娜的容身之处,她留下也只会受尽折磨。


他长叹了口气,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拿出几个糖果,放在了她的手心:“当然不会了,赵叔带你回家。”


唐娜松了口气,牵着他的手一步步离开了这个养育了她的小山村。


坐在回去的火车上,老赵冷静了,脑子里考虑起了件很重要的事情,唐娜快二十了却还懵懂无知,显然没有受过什么正规教育。


她的未来还长着呢,想要好好生活下去,肯定得学门技术,只是他又不认识什么学校里的人。

由于暂时没想到怎么安置唐娜,老赵只能把人留在了诊所,这可让他憋坏了,天天在美女堆里打滚,却看得着摸得着,吃不了。


这天,等唐娜睡下后,老赵刚走出诊所就发现门前立着十来个人,领头的就是上次被他打了顿的三个小年轻,他的心咯噔一声往下沉了沉,扭头就想走。


转念想到唐娜还在里面,就硬生生止住步子,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男人看见他,抬手就指了过来:“就是他抢了兰姐的人,把他打一顿带回去。”


“这不太好吧,我可是你们爷爷辈的,打重了你们可赔不起。”老赵举起双手,笑眯眯的看着把自己围住的人,脚上不着痕迹的往男人靠。


在只剩半个手臂距离时,他伸手想掐住男人脖子作为人质,没想到的是男人这次学聪明了许多,他刚有动作男人就从背后拿出根警棍砸在了他手肘上。


疼得钻心不说,一股电流从他全身窜过,所有的力气都像被抽空了,瞬间就瘫倒在地了。


“糟老头子,还想打我,你以为我还会像上次一样着了你的道?”男人嘲讽的俯视着他,随后用脚在他身上踹了几脚,让手下把他绑了起来。


车子出了小巷没有往市区开,而是直奔郊外,在一栋大别墅前才停了下来。


老赵被人推了进去,就看到位大概二十七左右,打扮时尚的性感美女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知性美,让他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兰姐被他毫不避讳的眼神看着,脸色发黑很是难看,视线不满的扫了男人眼:“你们这帮废物,居然从个糟老头子手上抢人都办不好。”


男人受了气,对老赵更不满,拿着警棍不停往他身上捅:“快说,你把那个贱人藏到哪里去了,再不说我弄死你。”


老赵连看他一眼都不屑,笑嘻嘻的看着兰姐:“我想跟你谈个条件,不过得先让你的人给我松绑。”


兰姐眉梢一挑,眼睛里多了些光彩,明显是对他的话起了兴趣,她迟疑了会儿,冲男人扬了扬下颌:“放了她。”


男人恨得咬牙切齿,也只能照做,老赵重获自由,活动了下筋骨,动作利索的冲到沙发前抓住兰姐的手摸了把。


这会懂保养的女人,皮肤就是好啊,跟婴儿的皮肤似的,又滑又嫩,他觉得自己刚刚挨得那顿打都值了。


“你干什么,兰姐也是你能碰的?”男人喜欢兰姐很久了,当下就红了眼,攥着警棍的手咯咯作响,恨不得把老赵的手都给打断。


兰姐已经很久没被男人碰过了,身体敏感得很,小手一抖急忙抽回,转移了话题:“你真的想跟我谈条件,要是你给出的东西不能让我满意,你以后可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你想清楚了吗?”


若说一开始老赵只有六成把握话,那现在至少有九成了,他不停瞟着兰姐那双小手,回忆方才的触感,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比起我,你现在更应该担心你自己才对,这段时间你的身上一直不太干净吧?”


“你怎么知道?”兰姐一听,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件事她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曾告知。


见猜对了,老赵端起了医生的架子,说得头头是道:“你脸色苍白、四肢发凉是缺血之征,我刚在帮你把脉时发现你脉象虚浮不定为久病之相,再加上你身上有股血腥味知道这些不难。”


兰姐听完一阵目瞪口呆,很快恢复平静,轻轻一笑,隐约带着几分不屑:“就算你知道这些又怎么样,难道你还能治好我不成,你要真能做到,我非但不追究之前的事,还能实现你的一个心愿。”


老赵心中一阵得意,面上却摆出副严肃的神情道:“你病了有两三年了吧,情况有些棘手,不过也不是全然没办法。”


兰姐有些半信半疑,多少专家都说她的病治不好,一个猥琐老男人说的话着实不可信:“我凭什么相信你没有骗我?”


口说无凭的道理老赵还是明白的,他慢条斯理的起身:“那我先给你按摩下,你感受下吧,不过我先提醒你,我这按摩可是全身按摩。”


说完,他摩拳擦掌俨然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兰姐一看,觉得他更像是要占自己便宜,可她又怕他是真的有办法,脸色一红,挥手让其他人离开,屋子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人。


老赵别提多激动,简直都想亲手动手把衣服给兰姐脱下来了,不过这种情况他是有色心没色胆,只能盯着她火爆的身体,假装严肃的催促:“快脱吧,我明天还要开诊所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