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一口咬住胸前两颗葡萄*熬夜必看言情肉多在一起

更新时间:2020-11-16 14:16:18

老罗冷笑一声,手掌用力狠狠朝远处甩了过去,猥琐男瞬间便被甩飞了老远。


“啊!”


一声惨叫从远处出来,惊恐万分的女人吓了一跳,可是细细一品,发现这声音不是来自老罗,急忙定睛一看,发现那个刚才欺负自己的猥琐男竟然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再次看向老罗,女人感觉这个他仿佛变成了一座大山一样屹立在自己面前,和老罗在一起,顿时有了一丝安全感。


“滚!”


老罗面色难看,当年如果有人也可以如他这样救了自己的未婚妻,自己现在恐怕已经抱上了孙子。

 文学


“你这个老不死的有种给我等着,等我喊人过来收拾你!”


猥琐男匆忙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跑一边还不爽的叫骂。


老罗根本就没有理会这猥琐男,而是扭头朝女人看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老罗这才发现,这个女人长得非常不错,虽然脸上的惊慌之色还没有消散,但是那双楚楚可人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张樱桃红唇组合在这张瓜子脸上,却非常的精致,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怜惜一下。


更为重要的是,刚才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事情,女人胸口的贴身短袖已经被扯烂了一角,胸前那鼓囊囊的雪白软肉就这么一览无余的暴露在老罗面前,让他热血瞬间涌上大脑,胯下的老枪也不老实,瞬间坚挺将裤子顶出了一个帐篷。


老罗虽然自从出狱之后就一直盘算着自己的复仇计划,并没有想过太多的儿女之情,即便是昨晚上了何淑仪,那也是将何淑仪当成了沈慕媛,从而将错就错的事情。


现在看到这个衣衫不整的女人,特别是胸前那鼓囊囊的雪白软肉,身体瞬间就产生了反应。


这个女人看起来有三十多岁,衣服虽然已经被撕烂,但是从衣服的品牌和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来推测,这个女人家境应该非常殷实。


而且凭借老罗的经验,这个女人应该是职场女强人,一头干练的短发就足以说明了这个问题。


那双修长的双腿,挺翘的臀瓣,以及如同波浪一样摇曳的丰满胸脯,无疑让老罗有些窒息。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此刻自己的老枪已经坚挺的将裤子撑起了一个帐篷,而女人就半躺在地上,正巧可以看到自己巍峨的帐篷。

要是让对方误会,那自己这张老脸可就没地儿放了。


想着,老罗急忙尴尬笑了笑,关心问道:“闺女,你叫什么名字?现在已经没事儿了,你别担心。”


“我叫马巧玲,大叔,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马巧玲自我介绍了一番,但看到老罗那膨胀的帐篷,心里面还是有些发虚。


才刚刚从虎口逃了出去,本以为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并没有任何恶意,没想到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竟然就坚挺了起来,这让马巧玲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又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刚才自己躲避猥琐男的时候扭伤了脚踝,而且自己也没有太多力气,更要命的是这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要是这个老男人兽性大发,把自己在这里上了,那可就完蛋了。


不过这裤裆如此膨胀,想必里面的东西一定非常厉害才是,如果让这个东西进入自己的身体……


想到这个画面,马巧玲顿时俏脸通红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放荡了?我可是有丈夫的人,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马巧玲虽然三十出头,可丈夫却和老罗年龄相仿。


马巧玲之前是一家公司的高管,最后因为和男友分手而被老板钻了空子,从此便过上了小三的生活。


但天不遂人愿,老婆原配发现了她的存在,便大闹公司,最后老板离婚,她顺利扶正。


可她的老公年轻时纵欲过度,加上公司的事情非常忙碌,每次到了晚上例行房事的时候,都草草了事,有时候甚至软塌塌的,任凭她使出浑身解数,都没有办法进入身体。


这种守活寡的生活让马巧玲难受无比,而她老公也看出了这个娇妻的不满,最后索性分居了起来,免得点燃她的欲火。


欲求不满的马巧玲看到老罗这坚硬无比的老枪如此生猛,自然心里面想入非非。


老罗并不知道马巧玲将自己当成了意淫的对象,憨笑问道:“那马小姐,既然你没事儿了,我扶你起来吧,这地方不安全,那个男人要是去找救兵,可就麻烦了。”


“嗯……”马巧玲不知为何,竟然嘤嘤哼了一声,娇滴滴的伸出胳膊,示意老罗搀扶自己起来。


老罗也没有多想,抓住马巧玲细嫩光顾的胳膊直接就将她拉了起来。


可还没站稳的马巧玲因为脚踝扭伤,无法站稳,‘哎呦’一声便朝老罗倒了过来。


老罗没有防备,被马巧玲直接压在身上导致重心不稳,仰面直接就摔倒在地上,而马巧玲也不偏不斜的压在了老罗的身上。


“唔……”


两团柔软丰满弹性十足的软肉抵在胸口的时候,那种强烈的磨蹭感让老罗控制不住的长舒了口气。


“大叔,真不好意思,我刚才脚踝扭到了,我这就起来。”


马巧玲虽然说这,但柔软的胸部挤压在老罗结实的胸膛上,还是让她非常兴奋。


她没想到这个老头的身体竟然这么结实硬朗,这胸肌发达都快赶上青年小伙子了。


她心里面虽然乱想,但这种画面毕竟非常尴尬,想着就准备从老罗身上爬起来,但只要稍微用力,脚踝就疼痛无比,不但没有站起身,反而趴在老罗身上扭动的更加离开。

“马小姐,你先别着急,我把你撑起……哦……”


老罗话没说话,突然感觉自己坚挺的老枪隔着裤子顶到了一处温暖柔软的部位,这种感觉让他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跃起来,话没说完,就发出了一缕舒爽的哼声。


马巧玲在瞬间也感觉到自己的私密部位被一根坚硬如铁的东西顶了个正着,虽然隔着裤子,但还是可以感觉到从这玩意儿上面弥漫过来的炙热气息。


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而且还是丈夫不能满足的那种类型,当下便反应过来,此刻抵在自己私处的东西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老枪。


丈夫的无能让她空虚寂寞,可现在有一根可以缓解自己空虚身体的东西,即便不能真正的进入,但是在外面蹭蹭过过瘾,还是可以的。


她脑中一片空白,开始情不自禁的扭动起了腰肢。


感觉到趴在自己身上的马巧玲竟然动情的扭动起了身子,老罗是吓了一跳。


紧紧压在自己胸口的软肉虽然让他变得无比亢奋,但老罗心中只有复仇,根本就不想伤害和这件事情不相干的人。


理智告诉他不能继续这么下去,老罗急忙伸手将马巧玲撑了起来,着急说道:“马小姐,你脚踝受伤自己没办法站起来,我扶着你吧。”


老罗说着就将马巧玲搀扶了起来,察觉到那根坚硬如铁又炙热无比的老枪从自己私处离开,空虚再次席卷而来。


在老罗的搀扶下,马巧玲颤颤巍巍站了起来,老罗见她衣不蔽体,急忙将自己的短袖脱了下来,让马巧玲穿上。


看到老罗那古铜色的肌肤出现在眼前,马巧玲顿时露出了一副花痴样。


这胸肌,这腹肌,还有人鱼线,简直就是自己心目中白马王子的标配。


同样都是五十多岁的男人,自己丈夫满身肥肉,而这个老头却浑身腱子肉,要是能被这么健壮的男人在身后猛烈冲刺,相信很快会迎来第一波高潮的。


这个念头让马巧玲不由哆嗦起来,一股滚烫的粘液也顺着甬道流淌而出,瞬间便将内裤给打湿……


老罗并不清楚马巧玲心中的想法,他现在更没有这个闲情雅致,现在已经到了上班时间,足浴店的员工们都已经来了,要是自己不赶回去开门,员工们都会在大门口守着了。


想着他扶着马巧玲说:“马小姐,你能走吧?我扶着你赶紧离开这里吧。”


“我不知道,我试试吧。”马巧玲将脑中污秽的想法打消,娇柔一声,可是挪动脚步后,脚踝的疼痛让她再次皱起了柳眉。


老罗见状也知道马巧玲不能自由行走,索性直接半蹲,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道:“马小姐,我背着你走吧。”


“嗯……”


马巧玲嘤嘤点了点头,便趴在了老罗的后背上,将浑圆的丰满胸脯压在了他宽阔的后背上。


现在已经大清早,公园内依旧没有几个人,庆幸的是离开公园的时候也没有看到那个猥琐男带人找麻烦,让老罗松了口气

等来到公园门口,老罗放下马巧玲之后,挠着后脑勺苦笑说道:“马小姐,现在已经安全了,我这就走了。”


“大叔,你先等一下,刚才你救了我一命,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才是,你等一下,我这就打个电话让人过来接我,顺便感谢你一下。”


老罗闻言连连摆手:“不用了,这种事情也是让我遇到了,以后一个人可别再去那个地方了。”


“嗯,大叔,我知道了。”马巧玲说完拨通一个电话,等电话接通后,她急忙喊道:“鹏生,你来市公园门口接我一下,我发生了一些事情……”


当听到‘鹏生’二字从马巧玲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准备离开的老罗瞬间稳住了脚步。


朱鹏生的父亲朱建就是自己最大的仇人,老罗做梦都想要吃了朱建的肉,喝了朱建的血。就是暂时没办法靠近朱建,这才打算对沈慕媛下手。


可没成想,这个刚才被自己救过的少妇竟然和朱建的儿子朱鹏生认识,他们之间的关心肯定非同寻常。


等马巧玲挂了电话,老罗忙问:“马小姐,你是给朱建的儿子朱鹏生打的?”


马巧玲微微一愣,点头说:“是啊,大叔,怎么了?”


老罗急忙问:“朱鹏生和你什么关系?”


见老罗如此激动,马巧玲虽然疑惑,也没有多想,便回应说:“朱鹏生是我继子,朱建是我老公。”


“你是朱鹏生继母?”老罗瞪大眼睛,一团怒火瞬间油然而生。


二十年前朱建这个王八蛋带人糟蹋了自己的未婚妻,没想到二十年后的今天,自己竟然将他那即将被人上了的妙龄老婆给救了下来,而且明明刚才自己有上了她的机会,但自己并没有珍惜。


这简直是老天爷给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如果早知道他们是这样的关系,老罗现在恐怕已经将自己的所有子弹都注入到了马巧玲的身体里面,让朱建戴上一个大大的绿帽子。


可是现在已经到了公园外面,他在后悔也没用。


不过自己救了马巧玲,而且从马巧玲在自己身上的表现来看,一定是在朱建身上没有满足过,只要不表露出来,这个女人迟早是自己的盘中餐。


马巧玲被老罗的表情惊了一下,紧张问:“大叔,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老罗回过神急忙摇头:“马小姐,刚才我就是有些诧异,朱老板可是人尽皆知的大企业家,而且我早就听说朱老板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没想到竟然就是你。”


“哎呀,也没有外面传的这么厉害了。”马巧玲捋着额头的秀发,转移话题问:“对了,大叔,你能不能留一下你的电话?今天多亏了你,不然我可就完了,以后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不用,如果有缘,我们自然会相见的,而且我觉得很快会再次相见了。”


老罗摇头说完,露出了一抹灿笑,赤裸着上身匆忙离开。


他们确实很快会再次相见,因为老罗清楚马巧玲的欲求不满,而且朱建的别墅在什么位置他一清二楚,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进入别墅,将这个饥渴难耐的女人上了。

回到足浴店门口,员工都在店门口等着自己,老罗开门进店后,无心工作,脑中想着都是自己怎么这么白痴,竟然放弃了这么一个报仇的机会。


这一想直接就失神,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缕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传入耳中。


“罗叔,你怎么了?”


这声音非常耳熟,老罗在心中细细一分析,顿时一个机灵,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朝思夜想的沈慕媛。


抬头看了过去,就看到沈慕媛穿着一件公主裙一脸笑意站在自己面前,而在她身边,则站着何淑仪。


昨晚将何淑仪当成了沈慕媛,最后将错就错大战了一番,没想到今天竟然看到了何淑仪,这让老罗有些诧异。


但昨晚的事情毕竟尴尬,他的老脸也有些通红,见何淑仪一脸陶醉看着自己,他急忙避开目光,笑着问道:“沈小姐,你发烧感冒好了吗?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我的感冒是好了,但是我闺蜜发烧了,我想着你的精油按摩挺有效果的,就把她带过来了。”


沈慕媛昨天在老罗精油按摩下差点沦陷,虽然发烧感冒已经痊愈,可是她心里面始终有些膈应,毕竟老罗足以当自己的父亲,被一个老男人如此抚摸,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早上醒过来之后,何淑仪又感冒严重,知道她是靠着老罗的精油按摩好起来的,这才各种纠缠带她来到了这里。


沈慕媛虽然表面表现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但是心里面却如同小鹿乱撞,只要看到老罗,就会想起老罗的一双涂满精油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甚至还来到了自己敏感的花蕊部位。


见沈慕媛说话的时候刻意回避自己的目光,老罗也知道这小妮子的不好意思。


如果换做以前,他肯定会好好调戏一番,但是知道了马巧玲和朱建的关系,老罗打算暂时放弃强上沈慕媛的想法,强上并没有任何快感,他要让沈慕媛彻彻底底被自己征服,心甘情愿的沉沦在自己的胯下,享受极致的欢愉。


“罗叔,听媛媛说你的精油按摩效果非常好,我专门让媛媛带我来找你,帮我精油按摩的……”何淑仪说着打了个喷嚏,一脸魅惑的看着老罗。


昨晚的经历让何淑仪彻底沦陷在了老罗的胯下,当自己的身体被老罗喂饱之后,何淑仪一夜未眠。


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会在自己身体内以超高频率疯狂冲刺的粗壮老枪,那种强有力的冲击一遍遍的冲刷着她紧致的身体。


而且更让何淑仪感觉羞耻的是,和老罗做过之后,竟然发现自己的男友没有一处值得自己留恋的。


特别是男友那短小的蜡头银枪,甚至连老罗的十分之一都不如,自己和他谈了五年的男女朋友,还是第一次享受到了极致的快感。


这种强烈的渴求大门被打开之后,便很难在闭合上去。


今天一大早醒来,何淑仪便再次想要感受一下这让人欲罢不能的快感,想要再次和老罗进行一场紧密结合的事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