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寡妇玉茎牝户*警察紫黑粗长bl

更新时间:2020-11-16 15:57:22

不过很快,李大牛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将近傍晚,婆媳俩人才回家,她们浑身都湿漉漉的,不过所幸棚子都搭建好了,庄稼总算是保住了,虽然被淋了个通透,但心情还是蛮好的。


一回家,婆婆就去做饭了,而柳媚媚正准备去屋里换一身衣服,中途却遇见了李大牛,一见到大哥,柳媚媚就想起自己和大哥的那事儿,禁不住又脸红了,走得也更快了。


而李大牛望着浑身都湿漉漉的弟妹,衣服沾在了皮肤上,从外面看若隐若现的,整个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那高耸的地方更是晃眼,被湿透了的衣服画出一个完美的身材,这看得李大牛又口干舌燥的,不过他并没有喊住柳媚媚,因为这一喊,不就暴露了嘛。


这假瞎子身份这么好用,李大牛可不舍得被人发现,他还得利用这个,去做更多对自己有益的事情呢。


 文学

吃晚饭的时候,一家人坐在桌上,张玉红便问儿媳妇:“怎么样啊?你大哥给你按得咋样?有没有好受多了?”


见婆婆一脸笑意,柳媚媚看了正在吃饭的大哥一眼,稍微羞涩的说:“妈,大哥的按摩没有白学,他按得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涨乃了,明显要比前两天舒服多了。”


知道有效果了,张玉红也挺乐的,夸赞了李大牛几句,李大牛心中邪恶的想着,何止是不涨乃了啊,这大半年的空虚都被按没了。


一家人又聊了一会,聊的挺开心的,张玉红突然说:“对了,再过两天我得去城里找你老舅,媚媚啊,你跟我去吗?”


一听这话,李大牛心中顿时无比激动了起来,他妈再过两天就要去城里了,这中间路程比较远,来回都得半个上午呢,再办点事儿,最起码都得要一天功夫,那就意味着,这一天他妈都不在家,那到时候,自己岂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李大牛都快激动死了,他真的没想到,原本以为再和弟妹接触,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去了,可是现在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李大牛激动的看了柳媚媚一眼,生怕柳媚媚答应他妈,跟她一起去城里,但李大牛又不好表达,只能伸腿在桌底下碰了碰柳媚媚的腿,向她示意。


一被触碰,一股异样的感觉传入柳媚媚内心,她心说大哥也太大胆了吧,在张玉红的眼皮底下都敢拨弄她,反应过来后,她脸稍微红了红,终于明白大哥是什么意思了!


妈走了之后,他们不就可以……


想到这里,柳媚媚脸色通红,她看了大哥一眼,心中更加害羞,大哥可真坏啊。


不过那种感觉,简直让人回味无穷,不只是李大牛心中想,柳媚媚自从被李大牛拨弄一番后,她也特别想尝尝那大半年都没尝过的滋味了。


而且李大牛带给她的感觉,可比自己丈夫的要强烈太多了。


她看向婆婆张玉红,摇头道:“妈,我就不去了,上个月才去过城里呢。”


张玉红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收拾收拾碗筷,端着就走了。


他妈一走,这下李大牛可就按耐不住了,他连忙‘摸索着’走到了弟妹身边,然后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媚媚啊,过两天等咱妈去城里了,那你可别忘记了我们的事情啊……”


说这话的时候,李大牛也很激动,一想到他有一天充足的时间,能和弟妹做那些事情,他能不激动吗?到时候玩多久都没人来打扰。


李大牛说话的口气,吹得柳媚媚耳根子都红了,大哥太坏了,妈才刚走呢,他就迫不及待了,不过这也惹得柳媚媚花心乱颤,她红着脸开口:“过两天再说吧,妈走不走还不一定呢……”


李大牛嘿嘿笑了两声,他知道弟妹这是故意矜持呢,所以也没说什么,就回房间睡觉去了,他想着两天后,等妈一走,啥不还是他说的算吗?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饭后,李大牛就去村子里唯一的小卖部了,因为他想准备准备两天后要用的东西,他怕自己那里虽然大,但从来没真枪实弹的干过,所以也不知道有多厉害,他之前听河边的那些女人们讨论过,小卖部里有卖那种药,只要男人一吃,就能雄风大震。


所以,不管自己那里威力多大,李大牛都想买来试一下!


他拄着盲棍,在地上敲啊敲的,就来到了村里的小卖部。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老板娘李梅正坐在店里,给怀中的娃儿喂乃呢。

李梅见有人来了,连忙想把那里从娃儿的口中抽出来,用来遮掩一下,但当她看到是李大牛这个瞎子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又从衣服里弄出来,继续塞进孩子,同时懒散的问道:“大牛啊,平时你妈不是都不让你出来买东西吗?”


李大牛的目光落在李梅那半露出来的丰满上,又大又白,看得他有些火大,同时又暗爽起来,装瞎的好处还真是多啊,谁都不避讳自己,自己想看就看,而且还能光明正大的看,别人根本就不会说自己是色狼,因为村里的女人都知道李大牛看不见。


谁要是说李大牛偷窥她,那传出去大家都得笑话她!


“梅姐,我随便看……”李大牛刚想说随便看看,可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可是瞎子啊,所以又赶紧改口了,说:“梅姐,我不是来你这买东西的,我是来给你聊天的。”


要买那种药,李大牛可不敢直接说出来,不然像李梅这样的女人肯定会查根问底,问这药是用在哪家姑娘身上的,所以李大牛不敢开口,只能通过别的办法来循循善诱。


李梅心中好笑,这家伙咋想到跟自己聊天了?不过她也是闲得慌,咯咯笑着说:“聊啥啊,给姐聊搔啊?”


李大牛心中大骂,连瞎子你都调戏,真不要脸,不过李大牛自然也不拒绝,他假装尴尬,嘿嘿笑了两声道:“梅姐,我听那些女人说,你这进了啥治疗男人肾的药啊?大夫说我可能肾脏方面不好,所以我想来问问,你这药效果好不好啊?”


一听这话,李梅噗嗤一笑,她心道这瞎子真是天真啊,要不,逗他一下?正好自己在这店里也闲得慌。


这么一想,李梅就开口道:“大牛啊,我这里的确有那方面的药,效果好着呢,要不姐先拿给你试一下,要是觉得好了,你再买,咋样?”


李大牛一愣,难不成她这里还真有治疗肾脏的药?李大牛哭笑不得,自己肾脏好着呢,根本不需要吃药,可是话都说出口了,这回算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李大牛只能苦着脸说:“那好吧,梅姐,你拿来给我试一下吧,要是效果不好,我可不买。”


李梅的眼神在李大牛身上滴溜溜的转了几下,她表面正经,可心中却偷着乐呢,这傻小子居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小卖部怎么会有药卖呢,不过她也乐得其中,笑眯眯的对李大牛说:“大牛,放心吧,效果好着呢,姐这就给你拿去。”


说着,李梅就抱着还在吃乃的孩子,走到柜台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颗粒状的药物,她望着那包药,心中就想笑,待会给这瞎子吃完之后,他的表情会是什么样的呢。


李梅十分期待了起来!


她拿着那包药,就用杯子泡开了,然后把那杯水递到了李大牛面前,想着李大牛喝下去的场景,李梅情不自禁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大牛啊,你喝一下试试吧,梅姐不会骗你的!”


此刻的李梅,十分靠近自己,她还在给孩子喂乃呢,这时候的李大牛,简直是把李梅那里给看了个一清二楚,特别是李梅笑得发颤的时候,那胸口也跟着一起发颤,就跟个水蜜桃似的,特别的诱人,让李大牛恨不得狠狠的咬一口。


不过李大牛可没那胆子,最多也就是心里想想罢了。


他端起那杯水,有些纳闷,想到这是治疗肾脏的,他脸色发苦,迟迟都喝不下去。


但李梅却眼巴巴的看着呢,见到李大牛还没喝,她的心脏忽然砰砰跳了起来,有种干坏事的刺激感,这傻小子咋还不喝啊,她还等着看笑话呢!

她开口说:“大牛,咋啦?你快喝啊,姐都帮你泡好了,喝下去就知道效果好不好了。”


李梅的催促,让李大牛一咬牙,便把那杯水一股脑的喝了下去。


“咕咚……咕咚。”


看着李大牛全部喝了下去,李梅心情大好,她咯咯的笑了起来,这傻小子,待会就让你出洋相。


“怎么样啊,这药的味道不错吧,十分钟内见效,大牛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李梅轻笑起来,脸上露出怪怪的表情。


李大牛见李梅那么奇怪,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不过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没过几分钟,李大牛就感觉从腹部突然冒出一团火,一直往脑袋上冲,冲得他脑袋晕晕的,他情不自禁的问道:“梅姐,这药是肾药吗?怎么脑袋怪晕的。”


啥肾药啊,这是增强那啥的药呢,脑袋不晕才怪,李梅痴痴的笑了起来,看向李大牛的裤裆,她发现已经有一点成长的趋势了,这惹得她更加想笑了。


“大牛啊,这不是肾药这是啥啊,难道姐还会害你不成?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都发热?”李梅稀奇的问道。


真是奇了怪了,还真就是这样,李大牛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甚至额头上都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水了,这回他望着李梅那地方,竟然产生了一股极其强烈的邪念,让他想要伸手就抓过去。


而且这种想法,越来越浓烈,李大牛完全控制不住。


这下,李大牛纳闷了,这到底是啥啊,怎么喝完之后,就浑身发热呢。


见李大牛那一副难受的表情,李梅憋着笑,又看了李大牛的裤裆一眼,发现那里越来越大了,都支撑起一个小帐篷了,看着那变化,饶是李梅的脸都有些红了,这小子的本钱还不小呢,估计比自己丈夫还要大一点。


而就在这时候,李大牛突然哎哟一声,一手拄着盲杖,一手在空中摸索,最后,好巧不巧的碰在了李梅的两团上。


李大牛这是故意的,不知道为啥,他现在看到李梅那雪白的前面,就特别想伸手过去试试看,所以就假装看不见,一手直接碰到了李梅。


那简直让李大牛浑身一颤,那种想要的感觉来的更加强烈了。


放在平时,李大牛是不敢这么猖狂的,因为李梅的老公是村里出了名的壮汉,这要是被他看到,非得扒了李大牛的皮不可,可李大牛喝了那药之后,就啥也不想管了,满脑子都是李梅的身子。


放上去后,他又碰了碰。


李大牛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说:“梅姐,我这是抓到你们店的面包了吧?咋软乎乎的,跟个馒头似的啊?”


李梅耳根子都红了,但那种舒适的感觉却是让她呼吸一促,又听到李大牛说这是面包馒头,她忍不住想,这傻小子,长到二十多岁估计还没碰过女人吧,这东西是啥都不知道,自己那里,能是馒头和面包能比的吗?


不过,被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一碰,那种感觉还挺刺激的,出于女人的本能,李梅是应该后退一步,赶紧遮住的,可一想到这小子是个瞎子,啥都看不到,既然他想要把这当做面包馒头,那就让他这么以为呗,正好自己也能借着他舒服舒服。


反正他也不知道这是啥,更不会说出去。


“怎么样,这面包香不香啊?要不要买一个回去?”李梅脸色微红,暗道自己真是羞耻啊,连一个瞎子的便宜都占。

李大牛可是看了个通透,一见到李梅居然没闪躲,反而还用面包馒头来骗自己,他内心偷偷的笑,这回可不是你占我便宜,而是我占你便宜了。


他早就知道李梅在村里水性杨花了,可村里谁都没占到她的便宜,反倒是自己领先了,李大牛心中能不偷着乐吗?原本只想抓一下的,可是见李梅这一副模样,李大牛哪会就此罢手啊。


他点了点头道:“好像是有一股香味啊,这面包咋卖啊?”


说着的功夫,李大牛又趁机碰了几下,同时露出惊讶道:“哎,这会儿咋变得跟豆腐似的,这东西能吃吗?”


听着李大牛的话,李梅脸都红透了,但被李大牛那样折腾几下后,一阵阵的舒服刺激着她的大脑,她心想着,这不仅能吃,而且还是多少男人都求不来的啊,这下全便宜你这小子了,还问自己这样的弱智问题。


“肯定能吃啊,这个面包可比一般的面包要好吃多了。”李梅回答道。


李大牛内心更是火热,这李梅表面挺正经的,没想到内心这么风搔,他望着李梅,因为药效的作用,他现在雄心大起,看见女人就想往身上扑,不过李大牛碰碰可以,如果真想直接扑李梅身上去,那他还没那个胆子。


但是能过过手瘾也不错啊,李大牛也装的一本正经,像是掂量物品似的,掂量着李梅那里,说:“还不轻呢,这面包估计挺贵的吧?”


李梅被他掂了几下,脸色愈发红润了,她甚至被刺激得都想要轻哼出声了,可是李大牛只是瞎,听力可好着呢,万一被他发现,她可咋做人啊,所以她只能强行硬憋着,默默的享受。


低头的一刹,李梅还想看看,这药物在李大牛身上发挥得咋样了,只不过,当她看向李大牛的裤裆,顿时就被惊讶到了,她连忙捂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之前还没这么大呢,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就这么大了?药物的效果这么厉害吗?可是她不是没给自己老公用过,还是一样的大小啊。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性,这臭小子的,原本就有这么大。


李梅惊讶的合不拢嘴,她老公的虽然也不小,但完全满足不了她,她情不自禁在想,李大牛这玩意儿这么大,能不能让自己兴奋呢?


这个念想一出,李梅顿时觉得更加羞耻,但这个想法却愈演愈烈,她看着李大牛的裤裆,有些失神了。


“梅姐,你在干啥呢?怎么不回我话啊?”李大牛早就看到李梅那失神的模样了,但他却假装看不见,他想听听李梅到底会说啥。


而且这个时候,李大牛的药性也发展到了极致,导致他下面涨得特别厉害,望着李梅,他就老是有一种冲动。


“啊?没什么,那面包虽然挺贵的,但你可以尝尝,如果觉得好吃的话,你再买,怎么样?”


见识了李大牛的那里,李梅突然芳心大乱,越看李大牛越是觉得顺眼了,再加上那种舒适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就说出了这番话。


说完后,李梅就感觉自己好像在勾引男人似的,虽然很耻辱,但却令她激动,兴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