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高H啃咬花蒂*一群女同学把我玩硬了

更新时间:2020-11-16 16:02:38

我的不介意并非刘洁的不介意,她这一去就跟过了楚河汉界的卒子似的,竟然再也没回头,说好的稍后就会回来呢,这是真不怕我抗着跑步机走啊?


足足过了俩小时,天都快黑了刘洁也没回来,看起来是真的羞到极致了,所以我也就没再继续训练,准备去浴室冲洗下,然后换成衣服走人了。


可就在我走到浴室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脱衣服似的,而且时不时还会有女人的嘤咛声传来,尽管那声音很弱,就像是有气无力似的,可我还是对那种声音比较敏感的。


于是下一刻,我就怀着好奇的心思,悄悄溜进了浴室……

当我溜进浴室后,令我火大的一幕就彻底展现在了视线中。


很气愤,我说刘洁怎么俩小时没出现,竟然被人给下药了!


这个时候,刘洁等躺在浴室里的长条椅子上,娇躯不停的扭动着,一双白皙的小手更是隔着衣服揉弄着胸前的饱满,甚至时不时的还会拿手掌揉弄着身下的娇媚处。


而她那张性感美丽的小脸蛋儿上,此刻透满了醉人的绯霞,只是一双眼睛却紧闭,看起来就像是在无意识状态似的。


 文学

在刘洁的旁边,有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只是他显得就比较急切了,不停的脱着身上的衣服,口中更是兴奋的嘟哝个不停。


“约你吃饭你不出来,跟你聊天你不理我,现在好了,一瓶饮料搞定你,有本事你再拒绝我啊?吗的,今天你那层保鲜膜,老子非得给你捅破不可……”


看起来年轻人很是得意,也很是着急,脱光裤衩后就朝着刘洁去了,准备扒拉她身上的衣服。


我当然不能任这种事情发生,这也太特么没品了,竟然靠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于是我拎起了角落里一米高的铁皮垃圾桶,走到了他的近前。


“喂!”


一声吼斥,那年轻人吓的一哆嗦,连忙直起腰转过身看我。


不过我相信他应该没看到我,因为在他起身转头的一瞬间,我手上的垃圾桶就甩砸在他的脑袋上,当时就把他给闷倒在了地上,捂着脑袋直叫唤。


我都纳闷他叫唤个鸡毛,就是个普通的垃圾垃圾桶而已,砸他一下桶身都瘪了,他有啥好叫唤的,而且看起来根本就没伤,连点皮都没破。


随后他似乎也发现了这点,忙站起身,眼睛中充斥着愤怒的火焰,“你竟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砰’的一拳落在了他鼻子上,然后他就捂着鼻梁跪在了地上,紧接着让我一脚给踹翻了,躺在地上直哼哼。我都揍你了,还管你是谁?你特么真可爱……


一通拳打脚踢后,那个‘你特么知道我是谁’,再也不敢说什么了,光着身子蜷缩在角落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鸡歼他呢!


而这个时候的刘洁显然也到了药效最为强烈的时刻,白皙的小手已经钻进热辣短裤的里面,似乎奔着那羞人的地方就去了。


我记得那小子说过她还是处,所以连忙把她手给拽了出来。


万幸,还没插进去,不然估计她这辈子得懊恼死,第一次竟然交给了手指。


不过也够诱惑人的,葱白的手指上沾满了黏稠的那东西,甚至双指分开的时候中间还有拉丝,那药效够厉害的啊,竟然让她反应这么强烈。当然,也不排除她是水做的,天生就是水多多。


将她抱在怀中,然后我就去了男更衣室,将自己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最终抱着她出门进入了我的车内。好在这个时间点店内人不多,大家都在各自忙碌着,因而也没人注意到刘洁此刻尴尬的状态。


只是将她给放进车内后,她就彻底的范性了,不停的娇吟着,爱抚着,更是红着她那张几乎要滴血的小脸儿,往我身上凑,还趁我开车没法分神对付她的时候,趴在我的耳朵上舔着我的耳垂,更是拿红润的嘴唇吸吮着我的耳朵……

吗的,这个女人简直是有毒啊,太会玩了!


如果这就是本能的话,那她的本能也实在是太过强烈了,让我几乎都抵御不住她的侵扰。


于是下一刻,我连忙把车开到了僻静的地方,将她自己给锁在了车内。


当然了,为了防止她自我伤害提前结束了初女的旅程,我抽出自己的腰带,将她双手给反捆了,至于其他的她爱糟践就糟践吧,想来也不会受到什么大伤害。


坐在车头上,脚踩保险杠,我在那抽起了烟。


车有贴膜时间较晚光线暗淡,所以偶有路人经过也看不透车里有什么。


但他们能看到我啊,于是一个个的都特别好奇的望着我,可以说过一个人看我一眼,过一个人看我一眼,甚至有的人都已经走远了,还在回头看我。


我特么是旺仔啊,你还在看我?!


直至有位老大爷途经我身边时才对我说道:“年轻人,你这样不好,人家的车子是奔驰,你坐在人家车头上,哪怕不伤到车,人家心里也会不愿意的,你别这样!”


噢,原来是这个原因啊,我说怎么过一个人就看我一眼。


于是我对这位好心的老大爷解释道:“大爷,这车是我的,没关系!”


“唉,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学人家吹牛壁。”


老大爷摇摇头走了,徒留我在风中凌乱。


这真是我的车啊,家里老爷子给买的,我嘛时候吹牛壁了我……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的七点多。


就在我琢磨着那药劲怎么那么强的时候,有敲击玻璃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我扭转头,然后就看到了刘洁正在用她的脑袋一下下的撞击玻璃窗,倒没有想要撞破的意思,看起来只是想弄出声响让我发现她,不过看起来她有气无力的。


想来是药效褪去了,于是我连忙回到车旁,将车门给打开。


但是我没敢进去,我怕被刘洁再给撩了,她实在是性感又撩人,我怕自己忍不住。


而且,车门打开的第一时间,我还嗅到了车内有一股异常的味道,那种味道很熟悉,而且很让我动性,因为那是那东西的味道。


我情不自禁的望向了那味道的源泉地,然后就看到她的热辣短裤都已经湿透了。要知道她里面还一件黑色的小裤呢,小裤都没止住,连外面的短裤都湿了,她还真是个水多多啊!


“你为什么绑着我,你跟林云彪是一伙的?!”


水多多,呃不,刘洁口里的林云彪,应该就是那个被我暴揍的年轻人了。


只是我不清楚,刘洁到底是从哪判断出来,我是个坏人的。


看了她一眼,然后我就帮她把捆绑在手上的腰带给解开了,随即束在了我的裤腰。


“你感谢我吧,要不是我,你现在早被那小子给祸害了。至于我为什么绑着你……你自己看看现场你还不知道?”


在我的提醒下,刘洁低头看到了自己的短裤,以及大腿上都带有的粘连那东西,那张好不容易才褪下潮红的脸蛋儿,立刻又挂上了羞红。


很明显的,眼下的这种事情让她感觉到了极大的羞人。


我也不跟她多说什么,相信她自己能感觉到那个地方到底是多么的黏糊和难受。


我上了车子,刘洁吓的连忙窝在角落里,似乎怕我对她做什么似的。


我很无语,“我真要做什么的话,你现在还有机会躲?刚才我就可以做了!”


说完后,我启动车子,然后载着她回到了我在外面和前女友的的租住处。

刘洁不敢上楼,她似乎现在对男人有种莫名的恐惧,对我也是一样。


我对她解释道:“楼上有衣服,我前女友的,跟你身材差不多,你应该可以穿上。”


“然后家里有浴室,你这个样子去哪也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没准还会被拍成视频变成网络红人。所以你自己决定,要么相信我,跟我上去,要么你自己想办法。”


“你随意,我不强求你,你自己考虑考虑。”


说完后我就下了车,然后背对着车玻璃,望着远处斑斓的夜景抽烟。


当我一支烟抽完后,她也从车上下来了,身上披着我的衣服。


她没有说话,但是我已经知道了她的选择,下车这件事情本身就能很好的说明一切了。


随后,我带着刘洁上了楼,一路也没人注意到她,平安回到了住处内。


进入房间后,我示意她先坐会儿,然后去浴室打开了电热水器,又去前女友的房间内找了些换洗衣服。还好,有套内衣是没开封的,胸杯和小裤套装,都挂着崭新的吊牌。


然后又找了套花褶白衬衣和黑半裙,然后我一同交给了她。


“实在没别的了,丝袜好像还有双,你要的话我拿给你?”


刘洁红着脸连忙摇头,羞声对我说‘谢谢’。


“就一套衣服而已,这有什么好谢的,洗澡去吧!”


说完我就准备回卧室把前女友的衣服给整理下重新装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刘洁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她羞声告诉我说,“我刚才看行车记录仪了,是你把我抱出来的,而且很规矩,再然后……我能听到你下车后我在车里是个什么样子的,也能看到你一直都坐在汽车前面,所以真的很谢谢你,你是个好人,真的很感谢你。”


还好,万幸她够聪明,还能想到行车记录仪可以录声音,从而从侧面证明了我的清白。


不过,随后她却告诉了我一个很不幸的消息


刘洁口中的不幸消息不是针对她自己的,而是针对我的。


尽管她被人下药差点迷-奸看起来确实挺不幸的,但是相比而言还是我更不幸一些。


因为她告诉我说,那个叫林云彪的小子,他老子叫林中天,还有个称呼被叫做林局长,市警察局的一把手。


这特么是天灾还是人祸啊这是,啊?!


我前几天刚通过老爷子的关系,结实了一位所长,名字叫张汉。


所以我琢磨着无所谓啊,就是个小崽子而已,打了打了,这有啥?


可谁能想到,这个小崽子家里老鳖犊子,竟然是警察局长林中天啊!


我特么砸是十个所长张汉来,也不抵一个林中天有用啊!


吗的,这下麻烦大了……


刘洁洗澡去了,我坐在沙发上琢磨着,随即给那位所长张汉打了个电话,让他派人去把刘洁所在那家健身房里的监控录像给全部调出来,并且将刘洁所喝的饮料瓶子保留,尤其注意指纹和其内的饮料。


张汉显得很不耐烦,毕竟我不是我家老爷子,他好像不太乐意跟我打交道。


我当时就怒了,“我告诉你姓张的,这次可能事关你能否直接一步从所长跳到局长的位置上,你别三岁生孩子没个逼数,老子是想把你给托上去,你爱干不干!”

一通连敲带骂的,电话那头的张汉被我给骂懵了。


许久后他才喃喃问我,“我怎么当局长?这事跟我当局长又有什么关系?”


我现在哪特么有心思跟他解释那个,只是让他赶紧照做,做利索了给我回电话。


电话那头的张汉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连忙表态肯定照做。


挂断张汉的电话后,我思来想去的,又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在市医院找医生给做血液成分鉴定,今晚必须做出结果来。


老爷子能从我声音的急切中听出些什么来,所以立刻答应,连什么事都不问。


挂断老爷子的电话,我又给表姐童璐发了条信息,告诉她晚上十点左右见面,地点她定。


这个表姐也只不过是这么喊而已,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她是我母亲老家村里的,如今在政俯部门工作,所以我们一直有联系。


当然,对于她,我一直也有点那方面的想法……


我这边忙活完,刘洁也从于是里出来了,穿着曾经前女友穿过的那身衣服。


说实话,很漂亮,很性感,甚至比前女友犹有过之。


尤其是看到她脸上的羞红,更是让我有种恨不能立刻要了她的冲动。那双外露的修长洁白美腿啊,简直让我忍不住的就想要扑上去,然后将她娇媚的胴体给彻底亲吻个遍。


但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所以我赶紧招呼她离开,赶在她血液内的药物成分消失之前,把迷药的鉴定给拿到手中。


只是就在快要出门的时候,她却忽然羞红着脸问道我,“能不能找条裤子啊,或者丝袜也行,有点冷……”


今晚上的天气确实有点凉了,但是前女友的裤子……肯定有,可鬼知道她放哪了。


于是我立刻进屋找了双丝袜丢给了她,倒也没注意是什么样子的,反正没开封。


只是当她换上丝袜出来后,脸色羞红的更厉害了。


我寻思不至于吧,我就是条普通的长款薄透黑丝袜吗?大街上多少女人都穿着呢,这有什么,虽然确实挺性感的,但是这在如今也是挺稀松平常的吧?


直至我不经意间发现了她手上紧攥着的包装袋,我这才发现,上面写的四个大字是‘情趣丝袜’。而图片更能很好的说明一切,开档的……


“难怪,难怪你这么害羞,原来是开档袜啊?!”


当我诧异的情不自禁说出口后,刘洁就更羞人了,看她急切又扭捏的样子,就像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似的,肯定是羞到不行不行的。


不过想来也是,她现在穿着什么样的内衣我知道,丝袜是开档的秘密我也知道,可以说今晚我是对她最了解的人了,由内到外的了解。


当然,这很旖旎,很风骚,甚至我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很好的撩她一撩。


但现在显然不是那种好时候。于是我连连向她道歉,并且表示自己并没有注意这个。


随后,我就带着刘洁离开了住处,然后开车赶去了市人民医院。


去医院的途中,我对她说明了下大概的情况。


“没准那个林云彪会选择诬陷咱们,因为当时情况挺着急的他就要对你下手了,所以我打了他一顿。眼下我需要你的验血证明,证明现在你的血液里面确实含有迷幻剂的成分。”


“你愿意帮我吗?”


当我问向刘洁的时候,她当即点头,毫不犹豫。


“我愿意,你是为了我才惹上这个麻烦,所以不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一通连敲带骂的,电话那头的张汉被我给骂懵了。


许久后他才喃喃问我,“我怎么当局长?这事跟我当局长又有什么关系?”


我现在哪特么有心思跟他解释那个,只是让他赶紧照做,做利索了给我回电话。


电话那头的张汉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连忙表态肯定照做。


挂断张汉的电话后,我思来想去的,又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在市医院找医生给做血液成分鉴定,今晚必须做出结果来。


老爷子能从我声音的急切中听出些什么来,所以立刻答应,连什么事都不问。


挂断老爷子的电话,我又给表姐童璐发了条信息,告诉她晚上十点左右见面,地点她定。


这个表姐也只不过是这么喊而已,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