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鲤鱼乡啊好深哭叫*小花核湿透了

更新时间:2020-11-16 16:20:43

我摸了摸裤兜里早早准备好的药丸,心想这次一定要让田馨爽个够。


我拄着盲杖来到田馨房间门口,敲了几下门后果然开门了。


田馨惊讶道:“大哥你一大早就来人家房间干啥,也不怕被姨看到!”


“嘿嘿,馨馨你是不是还有些涨奶?大哥给你按摩按摩,保证药到病除,我可是很厉害的呢!”我吹嘘道。


敲门之前我就已经服用了那颗威哥,现在下面已经胀得难受,恨不得抱住田馨爽一爽。


我贪婪地看着眼前刚睡醒的田馨,据说早晨刚醒来的时候欲望是最强的,也不知道弟妹田馨是不是也和我这样有感觉。


田馨当即羞红了脸,也不多说,直接把我拉进了屋里反锁了房门。


 文学

我也不再矜持,一把将田馨抱在了怀中。


田馨只是挣扎了几秒钟就放弃了抵抗,任由我那双手在她身上胡乱摸。


“梅姨已经走远了,一时半会怕是回不来的,咱快点把事情办完,这几天都快把我憋死了!”我急吼吼地说着。


昨天就差点喷发出来,今天要是不能成功折腾一次的话,我肯定会郁闷死。


两人直接缠在了一起,田馨也感受到了我的热情,彻底放开了自己,就像一条水蛇那样缠着我。


她还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掏了掏那玩意。


我猴急地把身上所有的衣服脱光光,当然也把田馨的衣服也都脱光了,两人之间交缠在床上,肆意地翻滚着。


身体上的摩擦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快感,我的头埋进了田馨的胸脯那儿。


田馨舒服得叫出声来。


好家伙。


田馨胸脯的手感也太好了,我都有些羡慕表弟了,娶了个这么好的媳妇。


我心想,既然表弟在外,那我就帮忙“照顾”弟妹好了。


“大哥,你轻点儿,有点疼。”田馨说道。


“好嘞!”


我弄完这里之后又开始弄田馨的三角地带,把她搞得浑身酥麻。


她下面早已变成了水帘洞,急不可耐地想要牵引着我的大家伙进去止痒。


我没有立马进去,而是和她吻在了一起。


田馨一开始的时候是抗拒的,不过随着我舌头的攻势一波又一波,最后她也沦陷了,忘情地和我拥吻在一起。


两人在床上翻滚了几周,田馨催促我赶紧进去,我心想这回终于没有人打扰自己了,也跃跃欲试。


可我还是说道:“馨馨,我啥都看不到,要不你帮我扶一下进去,这样比较省事。”


田馨面露娇羞,耳垂都红了。


她点了点头后伸手握住我的家伙,不过这家伙太大了,以至于差点一只手都握不住,就跟一头雄狮似的。


田馨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心中那个着急啊,赶紧进去啊!


她抬头看着我说道:“大哥,咱们真的要做吗?也不是说不行,可是以后咱俩的关系是什么,要是让梅姨和二牛知道了的话,我也不用做人了。”


我知道田馨在担心什么,连忙说道:“这个简单!我是个瞎子,没人会怀疑到我身上来,只要咱把避孕措施做好了,表弟也不会知道的。”


“也是,不过咱俩这关系算是什么?”田馨问道。


我顿时牙疼,女人的问题还真的挺多的。


不过我也知道这是因为田馨缺乏安全感,要是不把女人哄好了的话,自己也别想和田馨发生点啥了。


我当即说道:“咱俩的关系表面上还是大伯哥和弟妹,不过咱暗地里可以偶尔玩一玩,也不影响正常关系。”


“你也是个女人,有点需求也是很正常的,我帮表弟照顾你,有什么不可以的?”


田馨想了想,点了点头,再次发问:“可是大哥,你以后也会娶媳妇,你要是娶了媳妇的话会不会让你媳妇这么做?”


这点可就问到了我,我恨不得捂住田馨的嘴让她闭嘴,可是我不能这么做。


“我是个没人要的瞎子,谁家女孩儿能看得上我?再说了,我也没有钱娶媳妇啊,这辈子恐怕就这么过去了。”我苦逼地说道。


听我这么说,她看着我的眼神里带着怜悯。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说:“那以后大哥可要时常给我按摩,我这几天被你按摩之后好了很多。”


我心中猴急,连忙答应了田馨的话。


直到这时候,田馨才张开双腿,把那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她羞涩地说:“那你等会要轻一点,别把人家弄疼了。”


?我连声应是,瞬间就被眼前的风景迷住了。


我也明白,毕竟我的资本这么足,要是发起狠劲来,怕是会弄得她两天都不能正常走路。


到时候若是跟着梅姨下地干活,迟早会被梅姨看出来。


这次我终于能够看个够了!

她愣了一会儿,看着我的目光里带了些疑惑,不过很快又回神了,扶着我那玩意,准备塞进那儿。


我满怀期待,心中激动不已,准备大干一场!


我早就看上田馨了,只是一时半会都没有机会把田馨搞到手。


眼看着田馨就躺在我面前,我心中暗道:“表弟,以后我来照顾你的媳妇,就当是我媳妇。”


田馨也满怀期待地看着我,可她忽然不知道听见啥,一把将我推开了。


而且神色慌张地说:“快穿上衣服!外头好像有人在哭,听声音像是咱姨。”


我自然也听到了,心中慌张不已,心情也郁闷到了极点。


怎么我们总是会在不适当的时候打扰我们?


不过生气归生气,我看了眼田馨充满魅力的身子后也不得不穿上衣服。


声音的确是梅姨传出来的,我听了之后皱起眉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咱姨不是去城里了么,怎么又回来了,好像出了不得了的事情!”我不禁皱眉,因为我还听到了屋外头有不少人的声音,充满了古怪。


梅姨没有进屋,我和田馨二人打扮了下后才急忙忙出门。


田馨神情复杂地走在最前面,才刚走到门外,就看到了躺在担架上的二牛。


二牛浑身黑不溜秋的,饶是如此,还是能看到他身上的血迹,尤其是裤裆那儿染红了一大片。


田馨一看,整个人都懵了。


她反应过来后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扑上去哭喊道:“二牛,你怎么变成这样子,发生了啥事?”


我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我现在不是瞎子,自然能看到表弟二牛的伤势以及他眼中的绝望,我拄着盲杖摸索到梅姨身旁。


问道:“姨,二牛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发生啥事了?”


二牛可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没了二牛的话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梅姨早已经哭肿了眼,看得我揪心不已。


可我这时候不能露出马脚,继续说道:“二牛到底咋了,姨你先别急着哭,我来想想办法!”


“二牛工地里发生了矿难,二牛也是被人从矿洞里抬出来的,那些人说二牛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而且……”梅姨哭得更加大声了,让我紧皱眉头。


梅姨继续哭道:“二牛那个废了,就连镇上卫生所都说没救了,即使送到城里也是白白浪费钱而已。”


“我的二牛啊,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看着呼天抢地的梅姨,我心中一咯噔。


田馨听闻自己老公受伤而且还不能治愈之后,她也大声哭了出来。


村里人都是对两人指指点点,而二牛只双眼无神地看向天空,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


我看了眼二牛身上伤势,就知道这不是矿难,哪有矿难正好砸中那玩意的。


而且他身上的伤势似乎都是被人有针对性的击打过,很快我就明白过来,二牛可能是被人欺负了。


我握紧了拳头,心中觉得更加对不起表弟了。


表弟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庭,如今还落下了终生难以痊愈的伤势,可我居然还对他媳妇上下其手,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个人!


我攥紧拳头,暗暗下定决定。


表弟,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姨,馨馨,咱别在门口哭闹了,先把二牛抬回家里躺着吧,这样也不是个事!”我说道。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二牛本来就受了这么重的伤,精神上也受到了重大打击,现在还要经受这些村民们指指点点,是个人都遭受不来这种罪。


三人将二牛抬进屋里之后,就立马反锁上门。


经过整理的二牛似乎精神了些,我趁两人都不在屋里头的时候摸索到二牛的房间。


我沉声问道:“表弟,是不是有人故意在矿洞下面欺负你?你告诉哥,我一定要帮你出这口气!”


我就这么个表弟,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田馨和梅姨看不出来,不代表我看不出来,二牛裤裆里的那玩意就是被人故意打碎的!


二牛感动不已,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大哥,你想多了,要不是矿洞里那些工友的话,我还回不来呢。”二牛假装笑道。


我听出二牛言语中的苦闷,心中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不过既然二牛不愿意说出来,我也不会继续逼问,这样只会让他终日沉浸在过去的仇恨中。


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那些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沉寂了一会儿,我正准备离开房间,二牛像是下了什么决心,重重吐出一口长气,拉住了我。


我顿时觉得奇怪,诧异地问:“怎么了,你是有什么话要交待我?”


二牛叹了口气,拍了拍床沿,让我坐在床边。


他看了眼房门,确定屋外没人偷听之后,才拉着我的手说:“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如果你不帮我的话世界上就没人能帮得到我了!”


见二牛语气如此郑重,我就知道是重要事情,连忙说:“嗯,你说。”


“哥,我想请你……请你照顾好馨馨,是我对不起她,让她守活寡了。”二牛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屈辱。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已经没用了,就连医生都说下半生别指望能再行房,可馨馨还很年轻!我要是跟她离婚的话她肯定不愿意……所以,我想请大哥……帮我……照顾好她!”


我顿时吓了一跳,总觉得二牛话里有话。


“弟,你说这话是不是看不起大哥,我是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会替你照顾好馨馨,至于那方面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那样只会伤害到她。”


“大哥,你好好考虑,艳艳交给别人我不放心。”二牛一再坚持。


见二牛的情绪极为激动,我知道此时要是不答应他的话,恐怕会闹出什么事情。


我很明白,二牛的意思是要我在男女之事这个问题上照顾田馨,可是现在我对二牛心有愧疚,也做不到一口应承下来。


“哥,那就拜托你了。”


我还想说些什么,看到二牛眼中的绝望后,便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那好吧,我尽力。”


至于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还不知道,至少现在我做不到!


表弟刚受伤,我就迫不及待地要跟弟妹上床,那样我和禽兽还有分别吗?


我满怀心事地走出了房间,正好看到梅姨也准备进去。

梅姨看到我后,连忙把我拉到屋外头,压低声音说:“壮子,我知道你对你弟妹有点意思,之前是没办法,可现在二牛都成这样子了,这件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姨,你别胡说,我没有!”我心中一惊,连忙摇头。


这件事情我绝对不能承认,不然只会害了我自己和田馨,要是让表弟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怕是他会做出更偏激的事情来。


梅姨下意识看了眼周围,见四下无人,才拉着我的手说道:“你就是我儿子,有什么心事难道我还不知道吗?是我没照顾好你,让你看不到东西,也是因为这个才让你找不到老婆,可是现在二牛丧失了那方面的功能,馨馨下半辈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我刚才已经试探着让她跟二牛离婚了,可她死活不愿意,还说就是死也要当咱家的鬼。”梅姨叹了口气,也揪心得很。


我张了张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梅姨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小声说:“我也不要你做什么,怎么说也要给咱家留下血脉,延续香火,不然我下去了要以后怎么面对你爹,和王家的列祖列宗?”


“姨,这件事情我说了不算,我这里没什么问题,你还是问问二牛和馨馨吧。”


我知道拗不过梅姨,便不再挣扎。


梅姨这才露出笑容,欣慰地说:“这就对了,不过这件事情你先保密,暂时不能让二牛知道,明白吗?”


“二牛刚才已经和我说了这件事情,他也想让我照顾馨馨,只是我……”我顿了顿,没继续说下去。


梅姨又是一阵唉声叹气,神情黯然。


我知道这件事对我们家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看着眼眶通红的梅姨,心里也非常沉重?。


我不想看到表弟的下半生就这么被毁了,即使现在我的眼睛能看到了,可我也没有能力撑起整个家庭,所以心中多少也是有些无奈的。


时间过去半个月。


我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按理说即使二牛是被人在矿洞下欺负的,可既然矿地那边宣称表弟是遭遇了矿难,再怎么说也会有一笔赔偿款,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我们家连根毛都没看到,这令我气愤不已。


这件事情,一定有猫腻!


我拄着盲杖来到村委会外面,要找王大富讨要个公道!


王大富是村长王铁柱的儿子,还是村里的主任,平时骄横得很。


而且当初二牛去矿洞工作也是王大富一手安排的,若说上面有赔偿款下来的话,是一定要经过王大富的。


我早就知道王大富不是什么好人,之前村里他风气就极差。


二牛这事十有八九跟王大富脱不了干系!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拄着盲杖敲了敲村主任的办公室门,里面传来王大富不耐烦的声音。


“谁啊,找我有什么事情!”


“是我,我是王大壮,王二牛的哥哥。”


办公室门被打开。


王大富皱着眉头扫了眼站在门口的我,眼中露出了戏谑之意。


我看见他眼底的戏谑,就知道这件事情果然和他有关系,也就不和王大富扯大皮了。


“主任,我家二牛半个月前在矿洞出了事故,上面怎么还没有赔偿款下来,要知道二牛可是我们家的顶梁柱,现在我家都快揭不开锅了,你要是见到了赔偿款的话,可不可以给我们?”


我尽量把自己语气放得够低。


现在的我还不是王大富的对手,要是激怒他的话,我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而且王大富在村子里的势力很大,只要吱一声就会有不少人呼应他。


王大富当即就变了脸,黑沉沉地看着我。


“什么赔偿款?我这里没有,你们居然还有脸要赔偿款?也不回家问问你们家二牛在矿洞里做了什么事情!要不是他矿洞至于损失如此严重么?”王大富冷哼一声。


看了眼我后继续说:“要赔偿款没有,相反我还想找你们家二牛赔钱呢!”


“这小子进了矿洞里之后不按规矩行事,让矿方损失严重,也幸好他出了事,要不然就是卖了你们家的地都不够赔的!”王大富恶狠狠地说。


我心中气愤不已,看来王大富是打定主意不给我赔偿款了。


这也就算了,现在他竟然还倒打一耙!


二牛的伤分明就是被人揍的!


我扫了眼王大富的桌面,意外发现那儿有一份赔偿款的通知书。


不用说我都知道,这肯是给表弟的赔偿款!


可这家伙居然还说没有赔偿款这回事!


这个王大富,就是在欺负我们家没人撑腰啊!


我暗暗握紧拳头,王大富见状眼中也多了几分得色。


他坐回到自己的位置,把赔偿款通知书在我面前扬了扬,觉得我是个瞎子,啥也看不见,根本不用担心会出事。


可他不知道的是,我并没有瞎。


我清楚地看到赔偿款上的数字,的确是笔大数目。


要是能拿到手的话,也能确保这几年我们家的日子不会太艰难。


可王大富居然欺负我看不到!


我冷笑不已,但现在我也没有办法让王大富吐出来。


我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焦急地说:“主任,这笔钱对我们家来说很重要,劝你善良,不要做恶人。”


“你特么是什么意思?要是有赔偿款的话我会不给你们家吗!你把我王大富当做什么人了,我爹是村里的村长,不是你们这种窝囊废!在村子里我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会稀罕你们那点蚊子腿?你可不要含血喷人!”


王大富突然暴怒,用力推了我一把。


我躲闪不及,踉踉跄跄后退好几步才堪堪站稳。


我顿时沉了脸,心也沉到了谷底。


看来这笔钱王大富是怎么都不会吐出来了!


可现在的我不能硬碰硬,正当我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王大富忽然喊道:“小海,来送一送这个臭瞎子。”


我面色更加难看。


王海和我有些私人恩怨,全村人都知道,王大富这个时候让王海送我,分明是要给我点颜色瞧瞧!

王海很快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他挡住了我的去路。


即使如此,我只能装作门口没人,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还没碰到王海呢,这家伙就一把将我推倒在地上。


还哈哈笑道:“哈哈,死瞎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还敢来村委会闹事!”


“我看你就是故意撞到我身上来的,今天我就要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这时候我绝对不能暴露自己没瞎这件事情,所以也不能反抗王海,只能跌坐在地上。


“王海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是来问二牛赔偿款的,没想到居然没有,白跑一趟了!”


王海冷笑连连,根本不理会我的套近乎。


我暗道糟糕。


王海是村里有名的壮汉,据说一餐能吃一斤猪肉,所以他长得也比寻常人要壮硕。


换言之,现在的我对上他是没有任何的胜算的!


我正要从地上爬起来,王海又一脚踹过来。


我躲闪不及,被踹了个狗吃屎。


“王海啊王海,你就是个废物,连自己的媳妇已经被你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还洋洋得意的模样,像极了一条狗。”我心中暗道,以此来安慰自己。


我时常借着自己“瞎子”的身份,窥探到不少秘密。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王海媳妇儿偷汉子这种事儿。


王大富瞥了王海一眼,两人一个眼神交替,就明白了各自的心思。


王大富的确拿到了那笔赔偿款,数额还不低,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见财起意。


他还分了些钱给王海,让这个狗腿子更加卖力地给他办事。


他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怒吼道:“狗一样的东西,主任是那种人吗,你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竟敢污蔑主任!反倒是你弟还需要赔偿人家损失,人家没追究就算是好的了,你居然还敢来找主任麻烦!”


“我是看不过有人污蔑主任,下次你可要注意点!”王海说道。


我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只能蜷缩在角落里。


原来王大富和王海早已经狼狈为奸,垄断了村子里的不少事。


此时我甚至还怀疑王大富已经贪污了不少钱,不然的话,他一个村主任不过才一两千的工资,怎么能在县城里买房?


“这些该死的玩意,我早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我暗暗咬牙。


王海就不用说了,他媳妇那样的骚货,稍稍勾搭一下就上钩,我一定要给他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我拖着满身的伤回了家。


梅姨见状急忙迎上来,抱着我哭喊:“壮子你这是干啥去了,二牛已经出了事,我不想看到你也出事,你咋伤成这样啊?”


田馨听到声音,也赶紧出来,看到我之后也是满脸的担忧。


我如实将今天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两人。


两人听得心惊肉跳,牙齿磨得咯咯响。


随即梅姨骂咧咧地说:“这王大富和王海就不是个东西,连二牛的赔偿款都要贪,他们还是个人吗?不过壮子你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了,王大富他家在村子里一手遮天,要是被他弄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们说话的。”


田馨也点点头,应和道:“是啊大哥,现在人家是村里的主人,说啥都是对的,咱不能去招惹他。”


难道任由王大富和王海欺负到头上来吗?


那样的话自己还算是什么男人?


不过我为了不让二人担心,只能老老实实地点头:“姨,馨馨,你们放心,我以后不会做那种傻事了,不过二牛这件事情到现在还没解决呢。”


梅姨和田馨都叹了口气,能有啥办法?


几人说了一会儿后就各忙各的去了。


这时二牛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经过半个月的休养,二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除了那方面功能之外。


二牛左右顾看,见梅姨和田馨不在,这才苦涩地对我说:“哥,以后你不要去见王大富那些人了!”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怀疑这件事就是王大富动的手,可是咱知道又能怎样?姨刚才说得对,王大富是村里的主任,他爹还是村长,咱不是他对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我闷声不吭,心里暗道这事儿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表弟,你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为难自己的。”我说道。


二牛点了点头。


我心情郁闷,这事儿到底要怎么做?


忽然,我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


她或许有办法!


这人便是王小翠!


王小翠是村里妇女主任,权力也不小,根本不用担心被王大富一家人盯上,现如今也只有王小翠能帮到我了。


我一连在村里晃荡了几天时间,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找到了机会。


我在村里后山的池塘边,见到王小翠正在里面洗澡。


其实我能来这个地方其他人也见怪不怪了。


一个瞎子而已,没有人会和我计较什么。


虽说我是怀着目的来这里的,可现在还是被王小翠的身段给吸引住了。


王小翠丈夫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现在她还是一个人过呢。


我坐在池塘边欣赏着王小翠白皙的身子,一下子就来了反应。


这些天来我忙前忙后,几乎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


时隔半个月,我又再次看到了女人的身体,腹部那团火自然而然地升了起来,简直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烧个干净,我咬着后槽牙小声哔哔:“狗日的王海,我一定要把你媳妇给睡了!”


看到王小翠准备上岸穿衣服,我回了回神,也拄着盲杖摸索到了王小翠放衣服的地方。


王小翠被突然出现的我吓了一跳,张嘴正要叫,突然又止住了。


我是个瞎子,村里人都知道。


王小翠放下了心中的警惕,将捂在胸口前的双手挪开,露出了白花花的胸脯。


我下意识地斜视了眼王小翠的胸脯,顿时喉咙发紧,裤裆里的那个玩意也在发出饥渴的信号,昂首挺立起来。


即使如此,我还是若无其事地来到王小翠的放置衣服的不远处开始解开裤头。


她好奇地走过来看,发现我正对着一棵树嘘嘘。


起初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当她看到我那家伙的时候,顿时嘴巴都张得大大的,足以塞进一个鸡蛋!


王小翠甚至都忘记了穿衣服,呆呆地看着我那玩意。

王小翠已经守寡多年,也没能给丈夫生下个儿女,一个人生活的她难免会寂寞难耐,现在目睹了我那玩意,怕是要忍不住了吧!


我心中得意,对自己的尺寸十分自信。


像王小翠这种寡妇就好这口。


王小翠转头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除了我这个“瞎子”和她之外没有其他人。


她鬼使神差之下,竟然把手伸向了自己的三角地带,仰头享受着这种刺激的感觉。


我将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心里惊了惊,很快又恢复神色。


王小翠的表现让我兴奋不已,因为这让我有种征服女人的快感,我终究还是赌对了。


看着王小翠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我怕她心中起疑,抖了抖那玩意之后就收回裤裆里去。


王小翠有些遗憾瘪瘪嘴。


我拄着盲杖‘一不小心’来到王小翠身前,还把她衣服往地上戳了戳。


我连忙“一脸紧张”地说:“是谁?谁在这里,我把你衣服给弄脏了,对不起!”


王小翠松了口气,视线还是挪不开我裤裆里的那玩意。


“壮子,是我,你现在不要乱动,姐要穿衣服呢,待会姐有话要跟你说。”王小翠说。


我心中一喜,看来王小翠还是中了自己的计策。


王小翠穿衣服利索,三两下就搞定了。


我回味着王小翠漂亮的身子,连忙说:“王姐,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这里洗澡。”


“真是个二愣子,姐怎么可能会怪罪你,你现在都这样了,难道姐还会谴责你吗?”王小翠笑了笑,继续说,“不过你来得正好,姐有事情找你呢。”


“啥事?”


王小翠犹豫了下,顿了一会儿才说:“也不是啥大事情,就是我这几天浑身酸痛,我听说你学会了按摩是吗,要不今晚你来姐家帮我按摩按摩?”


“你放心,姐懂规矩,不会让你白干的。”


我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连忙点头道:“好啊好啊,能给姐按摩是我的福分。”


王小翠笑了笑,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到了晚上,我瞒着家里人出了门。


来到王小翠家门口的时候,我老远就看到大门敞开着。


我伸手敲了敲门板:“王姐,我是壮子,你现在在家么?”


“在呢!”


“那我进来了啊!”


“壮子,进了门之后记得把门带上,不要让其他人看见,不然的话村里那些人又要嚼舌根了。”


我嘿嘿一笑,当然知道王小翠的打算,不过也没说啥。


王小翠准备了一桌子的酒菜,直接将我拉着坐了下来。


笑道:“时间还早着呢,你应该没吃饭吧,先在姐这吃饭,不然姐都不好意思让你帮我按摩呢。”


同时,她还给我碗里加了块肉。


我心情十分愉快,看来王小翠的确被我勾住了心思。


我应声笑了起来,并没有着急。


王小翠知道我是个瞎子,所以也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来回扫视,眼中有些遗憾。


其实,自从我能看见后,我就知道自己长得不赖,她大概也是在感慨我可惜了这副好相貌吧!


两人各怀心思吃完了饭,王小翠找了个太师椅躺了下来。


我站在太师椅的旁边,问道:“王姐,你哪儿不舒服的话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帮你针对性地按摩按摩,保证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哪都疼,你就帮我按一按吧。”王小翠笑道。


我吐了吐舌头,看来王小翠还是有些矜持的,至少没有对我开门见山。


我的按摩手法可不是骗人的,才刚把手搭在王小翠的肩膀上揉了几下,王小翠很快就满脸的享受。


见她的脸爬上了抹粉红,我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当即说道:“姐,我觉得隔着衣服按摩不能达到效果,你要是方便的话可以让我把手伸进去吗?你放心,我绝对不碰其他地方。”


她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转而问道:“对了壮子,你在咱村里有没有心仪的姑娘,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姐可以帮你从中搭线。”


“我哪有,人家也看不上我。”


我叹了口气,语气稍显苦恼地说道:“以后我要是能娶媳妇的话,我肯定要娶一个和王姐差不多的,王姐这么好看,人又善良,做饭还好吃。”


听到我的话,王小翠顿时面色羞红。


她拨开我的手,我还没来得及发问,就听到她说:“待会你要给我按摩全身的,既然你觉得不方便的话那我就把衣服脱了,反正也没事。”


“啊?王姐……真……真不用!你不用脱!”我连忙说。


其实我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白天的时候还没看个够呢。


现在王小翠认为我看不到,殊不知我其实早已恢复了视力,直接就把上身的短衫脱了。


王小翠似乎在犹豫,不过回头看了眼我后还是脱了内衣。


我极力压制住自己的火气,眼珠子却是死死地盯着王小翠那两团软软的肉团。


要不是意志坚定,我说不定就要露出马脚了!


不过即使如此,我下面还是来了反应。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继续往下揉捏。


触碰到了胸脯的边缘,经过试探后我发现王小翠并没有抵抗的意思。


我喜不自胜,连忙在那儿揉捏了几圈,王小翠舒服得几乎要喊出声来。


王小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说:“壮子,你要不是个瞎子的话,姐都想嫁给你了。”


我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并没有慌张,而是露出喜色,转而很快又变得沮丧起来。


道:“谢谢王姐,你能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不过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就算我眼睛好了,也没人能看上我,我家里太穷了,现在家里唯一的支柱都倒下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手更进一步,一只手抓住了王小翠的小白兔。


王小翠嘴里发出声嘤咛,面色红得就跟能滴出血来似的。


我连忙道歉:“对不起啊王姐!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我看不见啊!”


“你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我不按摩就是了。”


王小翠顿时急了,忙道:“没事的,你可以继续,壮子……你是不是没碰过女人?”

“我家里穷,还是个瞎子,哪有妹子看得上我?”我苦笑道。


王小翠也不说什么,直接抓住我的手按在了她小白兔上!


我体内的那股邪火瞬间翻腾起来,喉头干涩的厉害,无论怎么吞咽口水都无济于事。


“姐,你这是……”我语气慌张。


王小翠笑了起来:“你放心按,我就是这儿不舒服,经过你的按摩后好多了。”


“你也不是个小孩子了,该知道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不过你家里的确有些艰难,要不然的话我还能帮你介绍个姑娘呢。”王小翠惋惜地叹道。


我一边享受着手掌传来的温暖,一边自责地说:“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是个瞎子的话,我表弟二牛就不会出事,也幸好有王主任帮我们把二牛抬回来,要不然我们还真不知道怎么过日子呢。”


王小翠一听,立马就知道我说的是王大富。


不过她并没有赞同我的话,而是不屑地嗤笑。


“你别把王大富当成是救命恩人,他坏得很。”


“王姐,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啊,王主任还来我们家慰问二牛呢,其他人哪有这种心思?”我想了想,觉得似乎还少了些什么。


我继续说:“就是不知道上面啥时候能把赔偿款发下来,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女人是感性动物,一听我如此推崇王大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