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埋进腿间舌头使劲添*刚进入的紧致热的他闷哼

更新时间:2020-11-16 17:14:48

刘洋洋是一个快递小哥,今年马上四十岁,虽然职位平凡,但日子过得也凑合。


最近他感觉自己的春天又来了,那就是偶尔在小区看到的少妇邻居萧美。


每次看着她穿着性感短裙和深V小吊带,那完美的身形,外加高贵冷艳的气质,让刘洋洋都有种想把这女人就地正法的冲动,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而今天,这个机会悄然而来了。


“你的快递到了!”刘洋洋站在房门前说道。


“好的,你可以把快递放在门口吗?”从房间里面传出一个女生悦耳的声音。


“不行的女士,按照规定必须要签名。”刘洋洋回应道。

 文学


“嗯,好的,你等一等。”悦耳的女声从门内传出来了,接着门打开了,出现在他面前的真是他魂牵梦萦的美艳少妇萧美。


萧美只穿着一条吊带睡衣,胸前的雪白露了大半,下面那一条雪白的玉腿,也完整的展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刘洋洋看得眼睛都直了。


看着着具完美的身材,他简直不能控制自己的手,克制不住往她胸口摸去的冲动…..


“哦,这位哥哥,我有事情想要麻烦你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萧美的声音打断了刘洋洋的幻想,收回想要干坏事情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什么事情,我一定可以帮你解决的。”


“小事情,你一定可以做好的。”


萧美开心的笑了起来,接着准备让刘洋洋进门。


“什么事情啊?”


刘洋洋看着少妇丰盈的身体,故意路过她的身边,左手从她的衣服下面扫过……


他没想到睡衣底下隐藏的身体这么柔软,自己就摸了一下,身体就克制不住的有了反应!


“啊!”


而萧美只觉得一种酥麻麻的感觉从心底传来,竟然忍不住喊出了声。


”美女,你身体不舒服吗?”


被萧美这样一叫,弄得刘洋洋心中一慌,但是看萧美没有什么动作,又开始心猿意马起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问道。


萧红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但又觉得这件事情比较不好明说,只能勉强的笑了笑:“我老公最近都不在家,家里的下水道坏了,又不太会装过,我一个女人家弄不太来这个…”

“这种事情小菜一碟,包在我身上。”


刘洋洋看了一眼美艳少妇,立马感叹道:“你老公怎么舍得把你一个大美人放在家里,要是我就做不到。”


“不提这个,你帮我看看哪里还有问题。”


萧美觉得这个男人嘴里没有一句正经话,但毕竟有求于人,只能转移话题。


刘洋洋走到卫生间门口,映入眼前的是几条蕾丝里裤。


说是裤子,倒不如说是几块小布片,不仅完全遮挡不了身子,而且上面还残留着一些斑驳的痕迹。


刘洋洋忍不住在心里幻想萧美穿上去这些里衣是什么样的画面,想着想着,刘洋洋身体就有了反应。


于是,趁着萧美还没有进来,他就拿起条里裤嗅了嗅,又往自己身下摩挲了一把。


这味道,让他沉醉,真想跟萧美大战一场啊!但是,刘洋洋知道这不可能,于是他平复了一下心情,偷偷把其中的一条放进自己的口袋里面,准备回去用它回去好好安慰自己暴躁的小兄弟。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开始查看下水道的问题。


发现是因为太多的头发才把下水道堵住了。


刘洋洋三下五除二就把下水道给疏通了,随即对门外的萧美说道:“已经好了,你要不要进来看看。”


萧美听见修好了,里面就走了进来。


刘洋洋看见萧美走了过来,偷偷打开了喷头。


瞬间,萧美一下就被水淋透了。


蕾丝睡衣紧紧的贴在萧美身上,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外加萧美原本就是真空上阵,那上身饱满的形状,看的刘洋洋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啊。”


萧美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到了,然后察觉到衣服湿了,就想出去换衣服,可没等她转身。


脚步一滑,整个人往刘洋洋的身上倒去,两个人紧紧就贴在了一起。


刘洋洋抱着萧美柔软的身体,身体忍不住起了反应。


而萧美感觉到腿根处多了一个炽热的东西,身为人妇的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久旷的她,还是忍不住的夹了夹双腿。


一种越界的愉悦向她涌来。


好舒服啊,好像要…


想到这里,她的脸越发红润。


但理智,很快就让她清醒了过来,推开了刘洋洋。


刘洋洋也机灵,没有多说一句话。


萧美有点不好意思的看向他:“你先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刘洋洋来到了客厅,脑子里全是萧美迷人的身躯。他忍不住跟了过去,耳朵靠在房间门上,细细听着。


紧接着,房间就传出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又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低吟声…….

门口的刘洋洋听着房间里面的声音,瞬间起了反应,因为他知道,这低吟声是女人在办那种才有的声音,他的瞬间有产生了一种冲动。


刘洋洋的手已经抓上卧室的门把手,要不要进去。


想到这里他不免有点紧张,想马上进去把那个女人给办了,又害怕这件事情可能会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


但是最后,人性本能的渴求还是迫使他打开了卧室的大门,只见萧美躺在床上,整个人就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衬衫无力的敞开露出身上迷人之处。


更让人上头的是,她正拿着一个玩具在下面拨弄着,整个身体也随着摆动起来。


刘洋洋没想到高高在上的萧美,竟然有这样放纵的一面,看到这里,他身体马上有了反应。


他马上行动起来,压住了萧美,紧接着手搭在她的细腰上面。


他开始亲吻起萧美的身体,他的手在萧美的背上游走,轻佻的附上她高挺的胸前的柔软。


“啊~~”萧美无力的低吟起来,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酥软。


她感觉刘洋洋的手就好像有魔力一样,把她摸得身上一片火热。


萧美没想到一个快递这么大胆,竟然跑进来,竟然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要做什么,我老公,马上就回来了,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你这个臭流氓。”萧美无力的挣扎道。


她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自己身上是一个陌生男人,但是男人呼出的热气喷撒在她耳朵上面,让让她的身体变得越发敏感了。


刘洋洋死都没有想到萧美会这样抵抗,他可不想惹出什么事情来,要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他想了想,连忙从她身上爬了起来,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马上就离开。”


就在这时,外面的大门传来一阵敲门声。


萧红有些慌了,说道:“应该是,我老公回来了,要是让他看到我们这个样子,会打死我们两个人的。”


“美女,现在怎么办啊,我要不要躲起来…..”


刘洋洋也有点害怕,尤其听到外面敲门声音还没有停止,而且越来越大声。


“你快躲到床底下,这样应该不会被发现。”


萧美用力的把刘洋洋塞到床底下,叫他不要出声,接着很无奈的瞪了他一眼,脸上还有没消散的红晕。

萧美走到门口,心想自己怎么这么大意,要是让她那个敏感多疑的老公看见家里面有个陌生的男人,她可是有理说不清楚。


想到这样,她的表情越发紧张,生怕刘洋洋没有躲藏好。


萧美打开门,看到她那个老公林九喝的醉醺醺的站在门口,一开口就发酒疯的说道:“你这个婆娘这么晚才来开门,不会是背着我和野男人私会吧。”


“怎么可能,我一直都在等你,老公,这你还不相信我吗?”萧美手心捏了一把冷汗,强作镇定的说道。


醉醺醺林九,有没有继续说什么,还没等萧美松口气,下一秒林九就抚摸上萧美胸前的柔软,另一只手开始揉上她的细腰。


林九接着把萧美的衣物粗暴的撕开,躺在床底下的刘洋洋听着他们脱衣服的声音,心里痒痒的。


但是他马上冷静了下来,因为害怕被发现,给自己招惹更大的麻烦,于是他只能乖乖的躺在床底下,等着这场战事结束。


林九把萧美压倒在床上,开始驰骋起来。


萧美也开始享受起来,尤其想到床底下还藏着刘洋洋,心中就有一种别样的快感。


而现在在床底下的刘洋洋听着如此刺激的声音,下面已经蓄势待发了。


但是,没过一分钟就没有了动静,刘洋洋暗骂道,这男人真是废物,刘洋洋只想马上把林九拉下来,自己替他在萧美身上征战。


萧美有点不开心,摸上了老公林九的肚腩,接着有气无力的说道:“老公,人家还想要…….”


可是,回应她的却是她老公的打呼噜声,躲在床底下的刘洋洋好像也听到林九的呼噜声,连忙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刘洋洋看着玉体横生的萧美,竟然色胆包天的用手指摸了摸萧美胸前的雪白。


刘洋洋的双手开始在这具的身体上面肆意游走,接着随着他每一个动作,萧美感觉一股电流从心底涌了上来,身体也越发的渴望。


萧美生气又好似享受的说道:“你别这样,我老公在这里。”


而这个时候林九转了一个身。


刘洋洋被吓到了,也不敢多留,顺势捏了一下萧美的臀部,便转身离开了萧美的家。

离开萧美家刘洋洋还是有点后怕,生怕萧美报警。


担惊受怕的过了几天,刘洋洋又要到萧美家送快递,只看见萧美穿着一条蕾丝透明的连衣裙走了出来。


刘洋洋比她高一点点,低下头刚好可以萧美胸前的雪白。


但是,刘洋洋想起上次的事情就有点害怕,毕竟之前是上头了,刘洋洋现在只想送完快递就离开。


没想到萧红发出了微弱的声音请求道:“你可以帮我一个小忙吗?我老公最近出差不在家,你不要害怕。”


听到萧美说她老公林九最近不在家,他瞬间放松警惕起来,而且看萧美这样子,应该是不介意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看到萧美穿着性感妩媚的样子,心底又涌现出了一股冲动。


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化身为狼压住萧美,没想到下一秒萧美羞怯怯的说道:“帮我…….”


“刘洋洋,是这样的——”萧美表情很怪异,说话吞吞吐吐,“昨天那个玩具,有半截卡在里面取不出来了!”


刘洋洋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事情,心里很开心但是表面却怯生生的说道:“这个我没有经验呀,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萧美抬起头来,抓住刘洋洋的手,接着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下身,自己直接躺在床上。


刘洋洋顺势蹲了下去,他这才看清楚萧美那处的风景,小腹上面果然有明显的隆起!


刘洋洋的手抖得厉害,探索了一下,然后伸了进去。


一股湿热的感觉传递了过来,刘洋洋立马亢奋了起来。


萧美因为刘洋洋的动作,忍不住的夹紧了双腿,开始若有若无的哼了起来。


刘洋洋捣腾了起来,感觉自己抓住那个玩具,用力的夹住了它。


与此同时,萧美也因为刺激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刘洋洋的手也被夹的紧紧的。


   “你把我夹的太紧了,我手拿不出来!”刘洋洋无奈的说道。


萧美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几秒之后,刘洋洋终于拿出了那个玩具,萧美直接抽搐了起来,竟然直接到了。


萧美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那种愉悦之中,她的手开始往自己的胸前的柔软和下面来回摸索着,脸上浮现出异样的潮红。


刘洋洋看到这里,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把把萧美压倒在床上,接着开始往她的身体上面一顿猛亲。


紧接着撕扯下她的衣服,萧美无力的喊道:“不要~,你想做什么呀~”


接着刘洋洋直接用嘴封住萧美的嘴巴,一把扯下了自己裤子,露出他的利器,对准位置一挺……

就在两个人马上要融合起来的时候,大门又“砰砰砰”的响了起来!


敲门声瞬间把萧美给吓呆了,她心想不会像上次一样吧!


可是现在自己还没有把衣服穿好,还浑身赤裸的和一个男人躺在一起,她现在感觉到异常羞愧,接着拿起被子把自己的身体遮挡住。


“萧美,怎么办,我~~”刘洋洋十分害怕,但是门口的敲门声音越来越大声。


“还是老方法,快点躺在到床底下,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这个样子。”


萧美穿好衣服便去开门了。


“萧美,你是在做什么呀!这么久才来开门!”幸好外面不是萧美的老公,而是一个跟萧美平分秋色的女子,应该也是个少妇!


少妇穿着性感吊带,一条超短皮裙,在大腿根处就戛然而止,露出雪白的大长腿,让人大饱眼福。


“没什么事情,就是在刚刚睡着了,没有听到敲门的声音!”刚才还对着刘洋洋气势汹汹的萧美一见到这位姐顿时蔫了,不止眼神闪躲,说话也是磕磕巴巴。


“真的吗,可是我明明听见有男人的声音?”微姐显然有些狐疑,眼神在房间和卧室之间来回扫视,一双美目直勾勾看着萧美。


“可能是我刚刚电视放出的声音吧!”萧美有点紧张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这位微姐显然没有相信这个说法,也没再说什么。


接着微姐开始来回查看萧美的房间,没发现什么异常,就和萧美坐到床上,聊起天了。


微微姐姐对着萧美说道:“萧美,我们已经好久没睡一起了,让姐姐看看,又丰满了吗?”紧接着就响起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音,“呀,胸居然这么大,好软好舒服哦。”


       微姐在摸萧美?


   刘洋洋开始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脑子里面也开始浮现出两团柔软,抓住身上的衣服,幻想是萧美的胸部,被自己尽情的揉捏。


   “哎呀,别动手动脚的,快睡觉。”萧美呼吸急促地说。


微姐笑呵呵地问:“那你告诉我,我摸你,你舒服吗?”


   “有……有点……”萧美嘤咛道。


   “你这样子也太诱人了呢。舒服吗?还想不想要?我让你快活快活吧!”微姐问萧美。


萧美没有说话,但是隐约能听到她急促的喘息声。


   刘洋洋想忍住不听,可声音就像在身边响起似的,清楚得很,并且他的脑海也浮现出两女互摸的画面,在欲望的驱使下,他忍不住将手伸向下面,缓缓的律动起来。


   床上乔微和萧美还在继续。


“你老公在床上表现的怎么样?有没有让你很快乐呀?”微姐接着问说。


   萧美结结巴巴地说:“其他都挺好的,就是时间有一点点短。”


   微姐笑道:“那你没有想要换一个人体验体验吗?我就想找一个陌生男人满足自己一下,我老公有点不行,我还没有开始他就已经结束了,你看我这个样子就像一个黄脸婆。”


萧美有点惊讶,她没想到微姐会和她聊这种话题。


听到微姐说的话,萧美忽然想到之前刘洋洋粗暴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那种快乐的感觉,是自己的丈夫不能够给予的。


同时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出轨的,否则她那个易怒暴躁的老公一定会打死她的。


接着她有点害怕的说道:“微姐,你不害怕你老公吗?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呀?”


微姐温柔的抱住她,慢悠悠的说道:“我有自己的办法,要是你想就来找我。”


微姐留下这句话,又摸了一把萧美的大胸转身离开了房间,临出门的时候还高深莫测的看了一眼床底下。


刘洋洋听到微姐离开的声音,偷偷的从床底下钻了出来。


萧美看着刘洋洋说道:“你还不快点走,要是又有人进来怎么办,快点走,站着干什么呀?”


刘洋洋对着萧美说道:“看你性感漂亮,可以了吧。”


萧美没想到刘洋洋会这样说自己,心理还有一点开心,但是害怕微姐再回来,马上催促刘洋洋离开。

离开的刘洋洋心里很不安,但快递还是要去送的,他骑上自己的快递车继续送单。


他刚刚打开后台的接单账号,一条信息语音马上出现:“你有新的快递!“


刘洋洋摇了摇头,把一切杂念抛到脑后面,拿出手机查看。


没想到他这次的送货地点就在萧美的楼上,他不由吸了一口冷气!


刘洋洋有点紧张,再三确定那个地址是不是在五楼而不是四楼,快递单上的名字写着乔微,他有点好奇不会是刚刚的那个微微姐吧!


这应该是巧合吧?


刘洋洋开始往楼上赶去,他还在猜测是不是微微姐,但是他没有和那个女人没有打过照面。


刘洋洋正准备敲开了大门,没想到乔微已经正倚在门边,穿着跟萧美的同款的吊带睡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这个女人十分御姐,不同于萧美介于清纯和成熟,她是一个完美的熟女。


“你和萧美什么关系,告诉我吧?”乔微摸上刘洋洋的喉结,轻佻的说道。


这女人是……那个意思!?


刘洋洋听见这个美女这么说,立马弄清楚了她就是刚刚出现的微姐:“什么萧美,今天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不要冤枉好人!”


刘洋洋说着,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但他确定乔微没有看见自己。


“骗谁呢?”乔微的声音很轻,带上了一些诱惑的感觉,可她的话却让刘洋洋害怕了,“我刚刚去她家,在门口听到一个男生的声音了,怎么可能不是你?”


乔微说完,用力的嗯哼了一下。


刘洋洋依旧很坚定地推脱:“这个世界一样的声音那么多,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我,要是你不相信,可以找警察来查查!”


看他说的这么信誓旦旦,乔微笑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乔微和刘洋洋就这么对峙着,没想到他一点都不胆怯。


乔微眼睛往刘洋洋身上打转着,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得挺一般般的,但是身体却异常有力量,难怪萧美会看上他呀!


这时一道声音从后面往乔微传了过来:“老婆,你在和说话呀?拿一个快递为什么要这么久呀?”


乔微对房间里面的男人说道:“没什么,就是这个快递小哥哥好像拿错我们家的单号,我和他商讨这个事情,所以多说了几句话。”


接着她伸出手,“嘣”的一声把门关了起来。


门口的刘洋洋呆若木鸡。


而这个时候,楼下的萧美在刘洋洋和乔微的撩拨之下,有了反应,开始娇喘起来。


她从来没有感受这样的快感,尤其是刘洋洋那只带着老茧的手在自己身上摩擦的时候,那种炽热的快感很快就在自己身上烧了起来。


接着她摸上自己高耸的柔软和下面的美丽之地,幻想着刘洋洋粗暴的想要占有自己的时候,想象男人那处无情的在自己身体里面抽动着,接着身体那处到达了高潮,接着一滴眼泪流了下来。


萧美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没想到自己越发红润起来,就好像久旱逢露一样,自己已经太久没有在床上得到满足了,真的很需要一个强壮的男人爱抚自己,想到刘洋洋的那处,萧美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


刘洋洋这才从回过神来,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开着自己的快递车,离开这个充满诱惑的小区,他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害怕。


乔微恐吓他,让他有点紧张害怕,他觉得自己就好像一只老鼠人人喊打,只要有一个人从旁边经过,就会毛孔悚然。


导致下午的快递单子不是跑错地方就是送错位置了,一个下午都没有把货送完,导致下午的工资少了一大半。


吓了一天的刘洋洋,最后决定给萧美发条短信。


“真的对不起美女,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你也太性感撩人了!我真的是当时一下精虫上脑,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错了。”


“你看,这事传出去,对你的声誉也不好……你老公本来就敏感多疑,要是你老公知道了,怕是不太好吧?”


“而且这件事情真的对我们两个人影响都很大,你的名声会不好,我的事业也会受到损害!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我保证再也不敢了,你看行吗?”


萧美端坐在沙发上,姣好的面容有些许纠结。

的确,一个女人发生了这种事情,别人都会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自己这样子就可能被毁掉,而且自己那个老公那个样子,自己命都可能要不了。


她本来都准备吃了这个哑巴亏,大不了以后不买快递,这时候看这男人道歉言语也算诚恳,也算是能勉强理解他一时冲动。


萧美看到他说自己性感美丽,心情不错,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男人这样说起自己了,包括自己的老公。


唉,我想什么呢!


萧美赶紧甩甩脑袋,试图把这个年头甩出自己的脑子,劈里啪啦回了消息道:“这个事情我现在先不追究你,下不为例,要不然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刘洋洋没想到这件事情可以这么快就处理好了,自己立马舒了一口气。


刘洋洋下午把快递送完,接着回到家里。


因为大城市的租金太贵了,她只能到好兄弟家里借住,但是他的媳妇却处处瞧不起自己。


为了生活的他只好硬着头皮住在这里,想到这里,刘洋洋小心谨慎的进入住宅区,尽量不要在铁柱媳妇金花面前出现。


刚一进门,就听到暧昧的轻吟声音,刘洋洋以为是他们夫妻正在快乐的交谈。


他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传出他好兄弟铁柱的声音:“兄弟,我今天加班回不来,金花她不会做饭,你弄几个菜,不要饿到我的宝贝。”


刘洋洋这个时候才知道铁柱根本不在这里,他瞬间火气很大,自己的兄弟竟然被戴了一顶绿帽子。


他想到铁柱对金花这么好,没想到金花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怒火在他心里燃烧。


刘洋洋气呼呼的上前踹开了金花卧室的大门,接着他屏住了呼吸,白皙的身体映入他的眼前,一双大长腿大大的张开,露出中间的美丽之处,金花的双手摸上自己胸前的一对柔软,接着无力的喘息着,双腿在床上挣扎着。


金花看到刘洋洋闯了进来,顿时愣住了,羞红了脸,拿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无力的说道:“洋洋,你怎么回来了?”


刘洋洋看到金花性感曼妙的身材,瞬间有了反应,朋友妻不能欺。


他想到自己还误会了金花,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我这就出去,出去。”


金花没想到刘洋洋竟然这么早下班,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发泄过了,再加上老公身体不太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时间,没想到竟然被刘洋洋看光了。


尤其是金花看到他有反应的那处,惊讶的差点叫出来。


金花连忙把衣服换好,走了出去,刘洋洋已经在那里做饭了,她看到刘洋洋孔武有力的肩膀,想着不知道被搂在怀里面是什么感觉。


金花发现自己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连忙回过神来。


做饭的刘洋洋感受到后面的炽热的目光,不由的想到刚刚看到的那一幕,金花那白皙的双腿和胸前的柔软在他的脑海里面就是走不掉,他控制不住的吸了一口气。


金花今年二十四岁,一头清爽的短发扫在脖颈之间,一双狐狸一般微微上挑的凤眼,瓜子脸。更吸睛的是她身材相当火辣,因为经常去健身房锻炼。


她现在上身着吊带,下身着超短裤,整个人显得清凉又性感。


据说当初的自己兄弟就是被她这个打扮迷得不行,狂追三年,这才结了婚。


“额……哥。”金花尴尬地笑了笑,“刚刚的事情,你不要想多,我可不是一个坏女人,毕竟……”


“没事……没事……”刘洋洋尴尬得不行,只能挠了挠头,赶紧溜进自己得房间。


这个卧室面积很小,只摆了一张小床和一个衣柜,一看就是临时凑合得。


刘洋洋躺在自己床上玩着手机,迷迷糊糊的陷入了沉睡。


直到傍晚时分,刘海超才猛地惊醒。


刘海超起身准备去洗澡间洗一个澡。


洗了一半,就听到洗澡间外面传来了洗漱的声音,刘洋洋想着好兄弟铁柱回来了,准备洗漱睡觉吧,刘洋洋也没有多想,但是觉得自己洗澡有人看着,有点尴尬,就把整个浴室的灯光关暗了些。


过了几分钟之后铁柱应该就出去了,也没有再把灯打开。又是几分钟之后,门口的淋浴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怎么?有东西落在这里了吗?”刘洋洋以为是铁柱要在淋浴间那东西,下意识问。


但是门口的那人好像听不到一样,没有任何回应。


下一刻,一具温热柔软的身体贴上了他的后背!

兄弟铁柱家,除了弟媳金花,可没有别人!


金花柔声道:“老公,你别生气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刚才铁柱回来,想要弄一下,但是金花闻到老公满是汗臭味,想都没多想就拒绝了他,但是想到下午意外在刘洋洋面前暴露了自己的身体,让金花对老公心存愧疚。


她刚才看到铁柱进了浴室,还以为是老公铁柱在洗澡,这才出于补偿心理,想给老公弄些情趣。


刚好看到浴室里面昏昏暗暗的灯光和淋浴间里面男人的背影,金花觉得气氛刚刚好,于是走上前圈住了他。


刘洋洋咬牙,仅存的理智从牙缝里憋出一句:“金花,我是刘洋洋。”


刘洋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金花整个人都呆住了,不知道如何是好。


怎么回事呀!?


也想问怎么回事!他下午看到金花的身体垂涎很久没错,可是现在兄弟铁柱也在家,随时都会进来,这种情况他怎么可能敢!?


隔了两三秒,金花整个人就跟被烫到似的一缩,欲哭无泪:“这……对不起啊大哥,我以为是呢,这我……”


就在她刚把衣服抱进怀里,浴室的大门就是“咔”的一声……


浴室里的两人同时意识到:铁柱进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刘洋洋一把抓住金花的小手臂,接着把她王厕所马桶后面一按,她顺势蹲了下去,然后关上洗澡间的大门。


这个洗澡间有点特别,上面是镂空透明的,下面是磨砂的,里面可以看的到里面,蹲在这里,外面的人根本看不清楚里面躲着人。


接着大门被铁柱在外面拉开了,接着他走了出来。


“哥,你洗完了吗?你听到金花去哪里了吗?”


听到老公的声音的金花感觉紧张到嗓子眼了,


“噢,她可能出去了吧?我刚才听到有人关门呢。”装作继续洗澡的样子,刘洋洋冲外面喊道。


她屏住了呼吸,老公还在外面,于是她祈求的对着刘洋洋点了点头。


这么近的距离下,她这顿动作,那张红艳艳的小嘴自然而然地在刘洋洋的那里擦了几下。羽毛一般的触感让他下意识的抖了抖。


“噢,我知道了,哥你快点啊。”


还好铁柱并没有在意,应了一声便走了,听声音应该是回了房间。


危机解除,赶紧套上衣服,匆匆出了浴室。


铁柱也是心虚,赶紧停了淋浴,擦干身子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刘洋洋看到窗户外面的月色,拿出手机给少妇萧美发了一条信息:“妹子,我感觉还是很亏欠你,想要回报你。”


发完短信,刘洋洋握着手机半天没等到回复,琢磨着美少妇的心思,他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墙之隔的那边,金花则跟老公正在缠缠绵绵。


萧美坐在家里面看电视,想着过一会老公马上就要回来了,不免感觉到心里有点痒痒的。


接着马上坐到沙发上,开始查看手机上面的信息,这一看,就看到了快递小哥的信息。


萧美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开始蹦蹦的跳动着。


这个快递的什么意思呀?真的道歉吗?还是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可是这都一周了,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


想到这里的萧美,感觉到快递也是挺诚恳道歉的,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事情,而且她忽然想要吃城东门的小笼包,想着要不就叫这个快递小哥送过来。


她没想到自己内心竟然渴望看见这个满身都是男人味的快递小哥哥!


想了半天的萧美最后还是回了一个消息:“你真的想要回报,那就给你一个机会吧,我想要吃城东门的小笼包,你给我送来吧!“


还没有发出去多久,萧美就感觉想要撤回了!


我这是想什么呢!我怎么能再次引狼入室!?


但是手机没有撤回功能,她只能再编辑一条信息:“不要急,这件事情就这样子吧,我不想追究,你也不要过来了……”


还没等她这串字打完,刘洋洋已经回复:“好的,小笼包是吧,我已经点好了!”


怎么可能这么快?


萧美一愣,只能叹了口气:这样子,可怎么拒绝呀!


刘洋洋早上起来看到萧美的信息,马上就回复了,幸好有先见之明,小笼包还在城东门呀!


十分钟之后,刘洋洋拿着已经热好的小笼包,敲响了萧美家的大门:“美女,拿一下你的小笼包。”


门内的萧美听到声音赶紧起身,她暗暗给自己打气:只是拿一下外卖而已,我绝对不会让这个男人进门!

她下意识的换了一条性感黑色蕾丝吊带上衣,及其诱惑人!


这时候萧美打开了大门,两个人的心脏都开始蹦蹦的跳!


刘洋洋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掉到萧美的身上了,没想到之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敢给自己开门,还穿的比前几次更性感暴露!


萧美的这件吊带裙,真的设计巧妙,上面真空蕾丝,下面的长度刚刚好遮住臀部的圆润,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


刘洋洋赤裸的目光就像一道火光一样,瞬间点燃起萧美身上的欲望,接着他羞红了脸,低下了头,才看见自己的吊带上衣,有点过于暴露了,“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额,你真的太性感了……”


刘洋洋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她又是气恼又是害羞,可是身上这件裙子的布料实在是太小,最后权衡了大半天,只能伸出手遮住上面的春光,气鼓鼓道:“你……你把东西给我,赶紧走!”


刘洋洋感觉萧美是故意穿成这样诱惑自己的,他心里一横,上前一把抱着这个美丽的少妇,把她往房间里面推!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萧美的脑子吓了一跳,脑子一片空白。


接着刘洋洋用力的把萧美往沙发上面推,萧美的叫声马上被大门隔离了,外面听不见一点动静。


“额——你离我远一点点,不要过来,我告诉你,我老公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吃不了兜着走!”萧美害怕的往后退,刘洋洋一把拉住了她,接着吻上了她的嘴巴。


萧美的臀部被刘洋洋粗暴的在手掌上面蹂躏着,胸部被他的胸膛紧紧的贴着。


一番云雨过后……


刘洋洋竟然无耻的和萧美拍摄了裸露的合照。


萧美本来以为噩梦结束了,但是她做梦都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拍摄自己,害怕和委屈涌上了她的心头。


她立刻失控的怒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已经让你弄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想做什么,照片快点删掉,你懂了吗?“


“美女,你这样做给谁看?”刘洋洋翻了一个大白眼,把手机收了起来。


“你不要多想,我又不想让别人知道,不想做出格的事情。”


萧美瞪着红彤彤的眼睛看着刘洋洋,因为他手上握着自己的把柄,她只能咬牙切齿道:“那你想干嘛!?”


“不想干嘛。”


“这样吧,咱以后每周过来几次,你要是配合我,这照片自然就在这里,只有你我能看到……但要是你不听话,或者把事情闹大,这照片会出现在哪里,我可就不知道咯。”


刘洋洋边说着边把衣服穿了起来。


“你不得好死,不要脸!”萧美气急败坏的辱骂刘洋洋。


刘洋洋没有多说一句话,穿上衣服,转身离开了萧美家。


刚刚走到大门口的刘洋洋,瞬间叹了一口气,心早就蹦蹦跳了,他想萧美要是表现的硬气一点,自己应该什么都不会做,可是萧美表现得这么软弱,刘海超现在很确定这个美少妇不仅不会报警,甚至还会配合自己做一些出格的事……


萧美等刘洋洋离开之后,才到浴室里面冲洗,抚摸上自己的身体,接着开始留下一滴眼泪,不仅哭自己刚刚的遭遇,更哭自己在那种情况下自己竟然感觉到一丝丝快乐,身体上散发着欢愉和快感都在提醒她。


刘洋洋从萧美家里面出来,直接回到兄弟铁柱家里。


推开房门,铁柱和金花都不在家,刘洋洋洗完澡躺在床上,开始回想着和萧美刚刚发生的事情,接着给少妇萧美发了条短信:“妹子,我过几天去你家里找你,记得穿上你的黑色丝袜和高跟鞋来哦!”


躺到晚上9点,刘洋洋躺在床上,忽然听到一向不喜欢自己的金花在门口叫着自己:“洋洋哥!你在吗?”

听到金花在门口喊叫着,刘洋洋也顾不得太多,穿着一条大裤衩赤裸着上半身,开始往房间里面跑去,看到金花扶着醉醺醺的铁柱。


金花恐怕也喝了不少,整个脸蛋醉醺醺的。


刘洋洋马上去扶住铁柱,把他抬到房间里面走:“怎么喝这么多?”


金花本来就扶了老公走了很远的路,已经精疲力尽了,反而刘洋洋把老公架起,自己反而轻松了不少,但是脚失去支撑点,惊慌之下,竟然抓住刘洋洋,往他身边倒了下去。


本来被一个小女生拉一下的刘洋洋不会怎么样,但是现在他肩膀上还抬着铁柱,刘洋洋这个壮汉的身体竟然被拽动了,三个人纷纷摔倒在地上。


刘洋洋下意识抱住了金花,没想到金花直接跨坐在他的身上,铁柱倒在一边,还打着呼,已经睡着了。


这一下摔得有点结实,刘洋洋倒吸一口冷气,但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正握在金花的柳腰。


还在醉酒中的金花瞬间就清醒了,脸烧得通红起来,但是事情好像顺理成章的发展着,金花开始娇喘起来,接着躺在她身边的铁柱转了身,虽然动作不是非常大,但是也足够让金花清醒过来了。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


意识到自己在老公的旁边竟然差点和其他男人做出一些事情,她连忙从刘洋洋身上下来。


刘洋洋也感觉到现在的姿势有点暧昧,红着脸咳嗽了几声来化解现在的尴尬。


两人赶紧把铁柱扛回卧室安置。


刘洋洋感觉到气氛尤其的暧昧和尴尬,于是说道:“你们怎么忽然出去喝酒?还喝这么多?”


“是这样子的,铁柱以为我和别的男人出去喝酒,其实是自己公司的女同事,他不相信硬要陪着我去,没想到他就喝了这么多了。”金花面无表情的坐着。


“好了哥,今天麻烦你了,你先去休息把,我给他收拾收拾也睡了。”金花说着,扒掉了铁柱的外套,又拖过被子给他盖上。


刘洋洋恋恋不舍地看了眼金花曼妙的身体,点点头回房间去了。


刘洋洋一个人躺在床上,开始琢磨起来。


自从自己上一次看了金花的身体,高傲的金花对自己的态度好转起来了,自己刚刚摸了她那里,她都没有多说什么。


金花把自己老公安置好,开始大汗淋漓了,于是去厕所洗一洗。


刘洋洋回到房间,这个时候手机刚好亮了,收到萧美的短信:“你想干什么呀,你这个变态,我不会同意你的,而且这几天我老公都在家,你就死掉这条心吧,上次的事情我可以假装不知道,但是你如果处处紧逼着我,我也不是吃素的。”


看到这条信息,刘洋洋也有些慌乱。


他的初衷只是找点快乐和刺激,没想到萧美这次这么刚,要是事情闹大了,萧美的家会有裂痕,估计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