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把草莓一个一个挤出去*宝贝儿别哭我在疼你

更新时间:2020-11-17 10:19:06

王城得意洋洋的晃着手机:“看到了吗,你的裸照在我手里,我听说你有个女)在本地上学是吧,你是向乖乖服从我呢,还是想让你女儿看到你的裸照被传的全学校满天飞呢?”


听到这话,刘翠花顿时吓坏了,惊恐的摇着头:“不.不要,老板求你别这样!”


“那就过来!”王城厉声喝道。


刘翠花被吓得一激灵,她很是悲愤的看了一眼王城跳动的命根子,红着脸,流着泪,终究还是慢慢往后凑去。


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必须忍。


 文学

本来被其他男人操就够屈辱的了,偏偏王城还不想动,逼着刘翠花不得不咬着嘴唇,用一只小手抓住那巨大的命根子,然后颤抖着将肉缝凑过去。


那两片湿淋淋的肉唇刚和硬邦邦的命根子接触的一-瞬间,刘翠花就哆嗦了-下。


王城见她不敢动,立刻轻轻顶了顶。


刘翠花呻吟一声,下面好像有蚂蚁在爬一样,弄得她瘙痒无比,心里也很是空虚,竟是忍不住将大屁股真的往后凑了一下。


那命根子直接插入了她窄细的肉缝里,将她的小缝撑成了一个小圆洞。


但那命根子太粗了,刘翠花从没体验过这么大的宝贝,一股撕裂的痛楚从下面传来,让她痛苦的哀鸣:“老板,你好好疼.”


王城得意洋洋:“我就知道你老公没用,这么好的女人,若是不能好好调教一下,岂不是浪费?继续插!”


刘翠花不敢动,动一下下面就疼的


要命。


王城见她不愿意动作,心里生气,狠狠拍了两下她的肥臀,然后趴到了她纤细的后背上,双手从腋下绕过去,托住了那两团肉球,猛地用力揉搓。


刘翠花又爽又疼,嘴里无意识的呻吟着:“不要.老板求你饶了我吧,我有老公有女儿啊而且我孩子都好大


了,求你了”


“你孩子既然大了,那也到了该操的时候了,现在我先尝尝你的滋味,回头再去操你女儿,省的你女儿以后遇上你老公那样的废物,也是浪费。”王城故意刺激刘翠花,趁着她不断摇头的时候,猛地一挺腰。


滋。


粗大的肉棍子直接顶进了刘翠花的肉洞里,惹得她惨叫一声。


“好疼老板你太大了啊


啊."刘翠花仰着头,娇躯紧绷,不断的哀鸣。


她从没想过男人的命根子可以这么大,这么硬,疼的她感觉自己下面要被撕成两半了,难受无比。


王城没动作,因为光是刘翠花下面自己的蠕动,就让他很爽了。


这个骚货,没想到她的肉洞竟然还会自己动,他还是第一次玩这样的女人,爽的要命。


“蹲起来!”王城拍拍刘翠花的胸,逼着她好像_上厕所一样蹲在地.上。


而王城则是躺下,舒服的枕着手,故意往上顶了一下:“动啊!'


“啊不要.'刘翠花疼的又是–阵惨叫。


她正背对着王城,骑坐在他的身上,下面的肉洞紧紧夹着他的命根子,一动也不敢动。


实在是太疼了,让她整个人都轻轻颤抖着。


但她这样的姿势,正好让肥臀正对着王城,那雪白的屁股很是诱人。


王城忍不住,故意轻轻.上下晃动,搅动着刘翠花的肉洞。


刘翠花痛苦无比,嘴里咿咿呀呀的哀鸣不断。

可她到底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了,肉洞的适应能力极强。


没一-会儿,竟然隐隐有快感传来。


她略有些兴奋,同样也感觉自己很下贱,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操,竟然还会有快感!


刘翠花就这样纠结的快乐着,她的肥臀也忍不住开始上下晃动,用湿淋淋热乎乎的肉洞套弄着那根大棒子。


那根巨大的东西在身体里进进出出,给她带来的快感确实比老公要强烈,而且这是偷情,找的野男人,更加刺激她的精神。


她哭着不断摇头,长发乱


甩:“哦老我们不能这.样你有老婆我的女儿会嫌弃我的啊啊我怎么这么贱啊呜鸣老板你让我去死吧.


“想死?那还不简单吗?”王城看着哭泣的刘翠花,猛地往上一顶,那命根


子直插花心。


“啊!不要好深好难受啊老板你怎么能”刘翠花看似痛苦,实则快乐的大叫着。


她脸上的潮红和兴奋已经无法遮掩,王城为了更好的玩弄这女人,坐起来揪住她的奶头,逼着她转身面对自。


刘翠花本来背对着王城还能承受,正面看着他,顿时觉得无地自容,用小


手捂住了俏脸。


王城看着她胸前沉甸甸的两团肉,还有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以及下面茂盛的丛林。


甚至从他的角度,还能看到刘翠花


被撑开的肥穴。


“骚货,你看你的水都流的到处都是了,还装什么纯?”王城用手从肉缝蘸了一下爱液,看着那拉丝粘稠的爱液,故意把手伸过去:“舔干净。


刘翠花不断的摇头,不想做这么下贱的事情。


王城见她不肯,立刻挺动腰身,下面的肉棍子接连不断的在她身体里进进


出出。


刘翠花承受不了这强烈的快感,忍不住呻吟出声:“哦哦不要.老板你怎么能这样你不怕被你老婆发现。


吗”


“害怕被发现?那就快点给老子弄出来!”王城猛地往里-插,弄得刘翠花高亢的尖叫一声。


她看出来了,今天不满足王城肯定逃不掉了,虽然心中觉得羞耻下贱,但也不得不张开小嘴,含住了王城的手指。


刘翠花吮吸着王城手指上的爱液,将那些羞人的东西吞进肚子里,同时屁股不断的起伏,套弄着那肉棍子。


王城没想到这骚货这么快就配合了,感觉到下面紧夹的肉洞,顿时爽的不行,他悠哉自得的看着刘翠花。


只见这个女人上下晃动,胸前的两团肉也甩个不停,脸上的娇羞红晕更是从未下去。


她明显已经开始享受了,小嘴张开,不断的发出淫荡叫声:“老板.你的好要是被你老婆发现,我真的就没办法做人了,呜呜鸣


看着刘翠花明明很爽却又纠结着害怕,王城当即坐起来,抱住她的柳腰,然后亲吻着她的俏脸:“看你这幅骚贱的样子,就算被发现,你肯定也会想要被我操完再走吧?”


刘翠花无力反驳,只能咬着嘴唇。


没想到王城却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骂道:“让你动还动的这么慢,看老子的。


说着,他猛地开始抽动起来,拼命的撞击着刘翠花的肥穴。


啪啪啪的声音不断,而刘翠花也尖叫不停,下面更是已经被干出白浆,顺着爱液流淌到了大腿上。


刘翠花没想到自己来当保姆,还会失身,躺在地上不停晃动,眼泪也流不


停。


那屈辱的样子,让王城更加兴奋,撞击的力度越发加大。


大概三五分钟之后,刘翠花猛地一哆嗦,随手好像八爪鱼样抱紧王城,急促的尖叫道:“不要动.好爽我


来了"


说完,她的肉洞一阵急促的收缩,随后更是有股水柱喷出来,竟然潮吹


了?


王城被她的水柱一浇,也差点射了。

他强行控制住自己,狠狠攥着刘翠花的胸揉搓,低声骂道:“骚货,竟然让老子这么爽!”


刘翠花下面痉挛不断,.上面却被捏的奶头生疼,不禁痛苦的扭动娇


躯:“不要折磨我了老板.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老子还没爽呢。”王城把瘫软的刘翠花翻过来,抱着她的腰狂插,撞击的她肥臀颤抖不停。


看着肉肉的大屁股,王城忍不住用


手抠了一下她的后庭。


“哦不老板那里脏“刘翠花惊叫一声,娇躯颤抖的剧烈,同时下面也快速的收紧。


“嘶,骚货,怎么突然夹的这么紧。”王城没想到这女人的后庭如此敏感,只是碰了一下,就被紧紧夹住了。


此时刘翠花的肉洞好像变成了沼泽,进出很是吃力。


但爽的很要命,王城抱着刘翠花的腰,努力的抽动着,那快感强烈的让他坚持了没有五分钟,就有些忍不住了。


刘翠花感觉到下面的那根命根子竟然在跳动,而且前所未有的硬,顿时呼吸急促:“好硬你是不是要射了不要弄在里面啊啊啊!”


王城懒得拔出来,直接插到了最深处开始释放,全都弄在刘翠花的肚子里。


刘翠花哀鸣着趴在了地上:“你怎么能射在里面,我要是怀孕怎么办啊。


“怀孕就生,我又不是养不起。”王城把自己命根子抽出来,还带出来不少的水和精浆。


他看到那肉缝不断的痉挛,当即拍了一把刘翠花的肥臀,然后又对着她拍了几张照片:“好了,从今天开始在我家好好干,听到没?”


刘翠花直哭。


王城懒得哄,直接离开了杂物间。


他的岳母还在房间里等着他呢。


可等王城来到卧室,却发现陈蓉不在了,他追到楼下,发现岳母正好出门,慌慌张张的。


王城有些后悔,保姆什么时候操不行,竟然因为一个小保姆把岳母错过


了。


他叹息一声,但也只能摇着头回去了。


回到了客厅,王城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刘翠花疲惫的走下来,身.上的衣服也很是凌乱,忽然心中一动:“过来,给我倒杯水。”


刘翠花畏惧的看了一眼王城,乖乖听话走过来,弯腰倒水。


趁着她弯腰的时候,王城见她竟然穿着裤子,顿时烦躁的一把给扯下来:“以后无论去哪,不准穿将裤子,只能穿裙子,而且不允许穿内裤,懂吗?”


刘翠花很是羞耻:“要是走光怎么办?”


王城却理所当然道:“那你看街边的母狗有穿衣服的吗?


听到王城又把自己比喻成母狗,刘翠花眼圈泛红:“老板,我.”


“少废话,以后每个月我会给你八千块的工资,而且我记得你女儿不是一直想要个笔记本电脑吗,我有个一万多块的,送给她了。”王城很懂收买人心。


刘翠花果然露出吃惊的样子,慌忙摆手:“不行不行,这么贵重的礼物,


我..”


王城不耐烦的把手放在刘翠花的肥臀上:“快去房间换裙子,还有这奶罩也别带了,看着碍事儿!”


刘翠花不敢说什么了。


八千块的工资,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她当初给公婆治病欠了不少外债,再加上女儿也需要上学,急需这笔


工资。


再加_上王城其实对她也不错,竟然随随便便就送出一万多块的礼物,她老公都没送过她这么贵的东西呢!


刘翠花心里抱着一丝幻想,觉得王城有老婆,这一次应该就是–时没忍住,等以后可能就不会操自己了,只是摸一摸,占占便宜。


而这些都是可以忍的。

这样想着,刘翠花红着脸回房间去了,没一会儿就换了一条裙子出来,里面果然也没穿裤子。


看着她弯腰干活时,露在外面的大肥臀,还有那片茂密的丛林,王城心里忽然一动,招手道:“你过来一下。”


刘翠花不明所以,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却被王城直接拽着胳膊按倒沙发上。


“老板.你不是刚刚才射过吗,咋.”刘翠花很害怕,还以为自己又要被干。


“别怕,我只是帮你刮毛而已。”王城笑呵呵的拿起桌子上的剪刀,对着刘翠花下面就是一通剪。


这个女人从未修剪过阴毛,所以毛又多又密,此时却被王城弄了个干净,彻底变成了一个白虎。


那些阴毛掉落之后,王城看了一眼,发现这女人的肥穴轻松就能看见,微微有些红肿,显然是刚才被自己操的。


他很得意,对羞耻的刘翠花说道:“行了,干活去吧。”


刘翠花忙不迭的跑走,跑到远处去清理地面。


王城就得意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欣赏着刘翠花肥臀一扭一扭的,时不时还能看到下面裸露的肉洞,心里很高兴。


但就在他看的兴起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汽车的声音,竟然是王城的老婆回来了。


王城立马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刘翠花也慌忙问道:“老板,要不我去换上裤子吧?”


“不用。”王城舍不得那雪白肥臀,想一直看。


很快,苏雅雯踩着高跟鞋,哒哒的来到客厅。


她先瞥了一眼穿着短裙的刘翠花,然后才看向王城:“老公,你今天没工作?”


“是啊,你回来的也挺早啊。”王城笑呵呵的站起来,抱住走过来的苏雅雯,摸了一把她的屁股。


其实苏雅雯的身材也很是火爆,而且小脸冷艳清纯,平时也是所有男人眼中的梦中情人。


王城笑着坐在沙发上,抱起苏雅雯放在自己腿上,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把玩着团奶子。


苏雅雯脸一红,轻轻锤了一下王城的肩膀:“讨厌,还有保姆在呢。


王城却嘿笑一声:“没事儿,你老公这么厉害,操你们两个骚货都应付的了。”


苏雅雯白了王城一-眼:“少臭美了,占便宜没够,我妈呢?”


“刚才出去了,不知道去哪了。”王


城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


苏雅雯倒是也没怀疑:"应该是去逛街了吧,正好趁着妈不在家,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谈,我打算给妈找个老公。”


王城皱眉:“为什么?”


“瞧你不高兴的样子,我是给我找爹,又不是给你找,我这不是觉得我妈一个人太孤单了吗,再说她也是女人,也有正常需求的。”苏雅雯认真道。


王城却连连摇头:“妈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会和你一样骚?找老伴的事情不行,我不答应!”


苏雅雯有些无奈,但也不敢违背王城的意思,用手指轻轻在他胸口画圈,脸上满是媚意:“老公,人家有点渴,想喝牛奶。”


王城看了一眼冰箱,结果苏雅雯亲了他一口,然后小手不断下滑,放在了他裤裆_上轻轻抚摸,妩媚道:“人家想喝鲜牛奶,更射出来的那种。


苏雅雯平时很冷艳,在外面面前也是冰山女神,可在王城面前的时候,京骚的不行。


此时她媚意无限的望着王城,弄得他心里痒痒的,却又故意说道:“那你去花姐的小嫩逼里吸吧,我刚操过她,全都射在她肚子里了。”


刘翠花在远处听得一-哆嗦,惊慌无比,不知道为什么王城要说实话。


可苏雅雯却笑个不停,完全不


信:“得了吧,你要是说操了花姐的女儿,我还能相信,你什么时候对上年纪的女人感兴趣了?”


王城见到这妮子不信,一脸认真道:“我说真的,花姐的嫩逼很紧。”

苏雅雯撇撇嘴:“我也很紧,快点好不好,在公司的时候想死你了。”


见到这骚货已经放浪的不成样子,王城干脆将她包臀裙掀起来,然后把她按在了沙发上。


苏雅雯惊叫一声,没想到王城会在这里弄自己,她有些羞耻。


等回头见到刘翠花竟然站在远处看,羞恼道:“老公,你怎么能在这哦好粗你真是坏死了“.


苏雅雯满脸舒爽愉悦,她可没有顾忌,直接放浪的呻吟出声。


而王城则是笑呵呵的撞击着苏雅雯的肥臀,还看向远处面红耳赤的刘翠花。


刘翠花脸很红,她受不了这个,慌忙扭头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但苏雅雯的叫床声音很大,房间里的刘翠花听得清清楚楚,心里有些害臊。


两人在外面征战,而且王城很喜欢


在操女人的时候不停换地方,苏雅雯就这样被他折腾着来回换了几个地方,终于在餐桌.上泄身。


王城虽然之前射过一次了,但第二次喷出来的东西也很多,他故意把精浆弄到桌子上,拍了一把苏雅雯的肥臀:“骚货,不是想吃吗,舔干净。”


苏雅雯气喘吁吁的白了王城-


眼:“你不是操过花姐了吗,让她来给你舔了,我要去洗澡了,累死了。”


说完,苏雅雯光着身子上楼去了。


王城立刻走到刘翠花的门前,敲敲房门:“出来打扫卫生。”


刘翠花红着脸从房间里走出来,看着被两人弄得一团糟的客厅,尤其是桌子上还有一大滩白色液体,感觉很是羞耻。


可王城没有丝毫客气,按着她的头让她跪在地上,然后又捏着她的下巴,把命根子插进去:“帮我舔干净。’


王城的命根子上满都是苏雅雯肉洞的淫水还有他沾染上的一些精浆,味道有些腥臊。


刘翠花从没给男人舔过命根子,但此时不得不服从,用小嘴吮吸着王城的宝贝,然后又小心翼翼用舌头将每一寸都舔干净了。


这还不算,王城还恶趣味的让她将桌子上的精浆也全都用舌头舔到嘴巴里咽下去,这才放过她。


刘翠花脸红红的清理卫生,心里则是很悲哀,觉得自己真的成了王城养的一条母狗了,以后恐怕要永远臣服他了!


王城并没多想,刘翠花收拾房间,他则是上楼去休息。


今天连干了两个女人,确实有点


累。


整整-一个下午,王城都没醒来,还是到吃晚饭的时候,刘翠花乖乖来楼上叫醒了她。


看着床边那丰乳肥臀的骚货,王城肆无忌惮的把手伸进她裙子里摸了一把,确认她果然没穿内裤,这才满意道:"那娘俩呢?”


刘翠花被摸得呼吸急促,断断续续的说道:“在..在楼下。”


“嗯,给我穿衣服。”王城就好像古


代的皇帝,躺在床上不愿动作,而刘翠花不但要承受屁股上大手的乱摸,还要伺候着王城穿上衣服。


等王城穿戴好了之后,看着刘翠花紧张的俏脸,忍不住亲了她一口:“表现不错,如果以后能继续保持的话,我会考虑给你办本地户口。”


刘翠花很兴奋:“真的吗?”


王城点点头,然后摸了一把她的胸。


其实刘翠花最担心的就是本地户


口,因为她女儿现在是借读生,还是因为学习好才留下的,但各种重要考试都要回原籍,也就是那个小山村里。


如果有了本地户口,那她女儿就能安心上学了,考大学的时候,也会有些帮助!


刘翠花看着向外走去的王城,知道要向留下户口,肯定少不了伺候他,但心里的抵触明显没有那么强烈了。


两人一起来到楼下,王城这才发现陈蓉已经回来了。

苏雅委正和她说特什么,而且脸上满是笑容。王城走过去,坐在餐桌前:‘妈,雯雯,你们说什么呢?’


陈蓉不好意思看王城,低着头不敢说话。


苏雅委则是得惫道:’我妈同惫找个新老伴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