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粉嫩的乳尖 揉捏 挺立*老男人熟练玩我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17 14:02:29

房间里,吴雪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孤枕难眠,眼神中满是落寞色彩。


三十多岁的她,因为一直从事瑜伽教练的工作,身材保持的特别好,在加上一张天生的娃娃脸,肤白貌美,从外表看上去,和小姑娘没什么分别。


但就是这么一个极品尤物,私下里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烦恼。


自从几年前离婚后,吴雪便孤身一人带着女儿生活,在物质上她可以依靠自己,但是在这个如狼似虎的年纪,生理上的渴求,却不是她一个人能够解决的。


每到深夜,强烈的空虚感就像潮水般涌来,渴欲望得不到释放,让她每晚都过的特别煎熬。


寂寞的吴雪,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她不可避免的又来了感觉,刚刚情不自禁的用手解决了一次,可并没有太多效果。


吴雪幽幽的叹了口气,慵懒起身,想去洗个澡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下。


没想到的是,刚推开门,忽然便听到隔壁女儿房间,传出一阵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


“瑶瑶,真要那个做吗?你妈可在隔壁呢。”


“陈军你还行不行了!刚才脱我衣服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说,现在怕了?赶紧的,咱动静小点她听不见!”


 文学

吴雪把俩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入耳中,神色动容,她知道女儿瑶瑶今天又带男朋友回家来了,但母女俩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吴雪不想在外人面前和女儿吵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瑶瑶今天竟然敢把那男孩留下过夜,而且她们似乎还……


房间里的动静还在继续,没一会儿,女儿轻重喘息的旖旎就隐约传了出来。


吴雪做为过来人,哪怕光听声音,就能想到俩人在干嘛,心中觉得刚满十八岁的女儿这样做,有些不知检点,与此同时,又莫名有些激动,俏脸不知不觉绯红起来。


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那种事情了,本就心痒难耐的厉害,现在听到这种声音动静,心中压抑的火苗开始壮大燃烧起来。


她忍不住起幻想隔壁房间的场景,甚至把自己带入了女儿的角色,仿佛那享受愉悦快感的人是自己一般。


只是片刻,吴雪就有点受不了了,小腹涌现出一股热流,手在不知不觉中探到了自己那个位置,轻轻抚摸。


大概过了二三十分钟,只听房间里猛地发出一声男人粗重的喘息,动静渐渐开始消退。


几乎是在同时,吴雪也达到了顶点,浑身香汗淋漓,手脚瘫软的斜倚在墙上,这时,才感觉到两腿间的湿意……


天呐!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幻想……


回过神后,强烈的羞耻心让吴雪脸颊发烫,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不敢在女儿门前继续逗留,脚步匆匆的跑进卫生间。


由于心虚,她甚至连灯都没开,在黑暗中摸索着脱下小裤丢在洗衣机盖子上,准备上完厕所就洗干净。


卫生间里响起悉悉索索的水流声,就在她小解到一半时,忽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走了过来。


吴雪心中咯噔一下,还没有所反应,下一秒,便见一道健壮身影猛地推开门,蓦然闯入她的视野……

吴雪根本没有料到会有人在这个时间上厕所,一时间慌得手足无措,还不等她有所反应,一个穿着短裤,赤裸着上身的男孩就那么走了进来,直接按亮了灯。


男孩因为剧烈运动,身上还有着汗渍,胸腹间的肌肉相当显眼,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是特别能让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类型。


吴雪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正是自己女儿那个男朋友陈军,看到他后,脑海中立刻想起了什么,目光下意识的往对方身下一瞄,那巨物即便是有衣服的掩盖,依旧显得很是雄伟。


“好大……”吴雪心中喃喃。


许久未曾得到滋润的女人,这一眼,就直接看痴了,心跳由平稳开始加速,扑通扑通的疯狂颤动,呼吸也逐渐急促。


直到一道略显惶恐的声音响起,她才回过神来。


“伯、伯母,对……对不起,我不知道……”陈军结结巴巴的道歉,眼神有些散乱,似乎想看又不敢看。


也不怪他有这种表现,实在是吴雪现在的姿态着实诱人,睡裙凌乱,因上厕所被提到腰间,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毫无遮掩的夹在一起,甚至连那里最神秘的三角地带都露了出来……出片缕春光。


再加上她浑身散发的那种成熟女人韵味,更是添了十足诱惑,让陈军这种大小伙子,完全把持不住。


吴雪注意到陈军躲闪中带着火热的眼神,心中羞涩不已,但又隐隐还有些窃喜骄傲,觉得自己的魅力得到了肯定。


不过,气氛这么尴尬着也不是办法,她更怕女儿等一会儿察觉不对也跑过来,只能赶紧深吸一口气,都顾不上擦拭,直接拢着睡裙从马桶上站了起来,强自镇定的说:“是要上厕所吗?我好了,你用吧。”


说完,不等回应,就急忙侧着身子从陈军旁边走出卫生间,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回了自己卧室。


等把门关上,返身坐到床上以后,吴雪心脏依旧跳的很快,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浮现出陈军那东西。


她看到的还只是事后的状态,如果是办事前的那该也不知道完全体该有多么的巨大……!


想着想着,吴雪忽然觉得下身凉飕飕的,她把手探下去,等摸了个空,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脱下的小内裤还在卫生间。


她的脸色腾地一下就红了,火辣辣的发烫。


要是个干净的小内裤还没什么,关键那件小内裤早就被自己流出的液体浸湿了,这要是被女儿的男朋友给看到……


吴雪越想心中越慌,最终还是决定去看一眼,蹑手蹑脚的再次打开房门,悄悄的走向浴室。


门并没有关死,从缝隙中透出光亮。


吴雪深吸一口气,把眼睛贴过去往里面看,等她看清里面的情景时,整个人浑身一颤,用玉手掩住红唇,好险没喊出声。


她其实意识到了陈军看到她的小内裤后可能会做点什么,但这一幕真的发生,还是震惊的不行。


亲眼看到陈军拿着她小内裤不停把玩套弄,吴雪半边身子都麻了,随后一股异样的感觉袭遍全身,羞人的像是感同身受般流出了……

吴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房间的,她看到陈军做出的那一幕后,脑子里就一片混乱,胡思乱想个不停。


她躺在床上,脸色红润无比,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觉。


一闭上眼,就会想起陈军硬朗的身材和英俊的容貌,强烈的空虚感不可抑止的滋生,竟然冒出和自己女儿抢男人的念头。


她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很可耻、很不要脸,但就是挥之不去,甚至越想就越渴望,深陷其中,到后面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恨不得对自己女儿男朋友以身相替。


也不知过了多久,吴雪沉沉睡去。


睡梦中,她梦见自己和长相酷似陈军的男人,翻云覆雨。


那人让弄得她,很是舒服……


第二天,吴雪再次醒来时已经快要上午九点了,她换了一身居家裙,推门出来后,一眼便看到角落里正在做俯卧撑的男孩。


看到陈军,吴雪脸色不由自主的就红了,她想起昨晚的事,没好意思打招呼,低着头去了卫生间洗漱。


洗衣机盖子上的那条小内裤还是老样子放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但吴雪心中很清楚陈军拿它干了什么。


等她再次出来,忽然发现客厅是被打扫过的,连地板也被拖了一遍。


吴雪知道,这不可能是她那个连衣服都懒得洗的女儿做的,这样一来,是谁就很明确了。


她目光看向陈军,对这个阳光大男孩好感大增,红着脸,蓦然又添了几分心动。


这时,陈军也做完了一组训练,见吴雪在看他,稍显局促的走了过来,主动打招呼:“伯母,您起来了啊!厨房有粥,我帮您盛一碗?”


这种被人关切的感觉,吴雪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眼波流转,柔声问道,“瑶瑶呢?还在睡觉吗?”


“她去拿快递了。”


闻言,吴雪心中一动,某个念头愈演愈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做出有悖伦理道德的事。


她轻轻点头,说道:“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去盛。”


说着,她迈步走向厨房,可刚刚踏入进去,忽然脚下一滑,身体失去平衡。


吴雪吓得惊叫一声,眼看就要摔倒再地,这时,不远处的陈军一个健步窜了过来,眼疾手快把她搂进怀里。


因为事发突然,陈军没收住力,在本能反应下,把吴雪搂的特别紧,两人胸部死死贴在一起。


一瞬间,他就感受到吴雪那傲人的上围,无论规模还是软度,都远远超过自己女朋友。


顺着领口往下,他甚至能看到里面的雪白幽深的沟壑,不由得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伯母,您没事吧?”


吴雪脸色绯红,心中波澜涌动,对方身上浓郁的男人气息,让她很是迷恋,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不想离开男人的怀抱。


而陈军等了半天,也没得到回答,还以为真出事了,也顾不上温香软玉,连忙又问了一遍。


陈雪目光颤动,心里一阵挣扎后,半咬红唇。


“小军,伯母好像脚扭了,你……你帮我揉揉吧……”


最终,她还是没能忍受住寂寞,渴望和面前的男孩发生点什么……

吴雪压根就没有扭到,她之所以撒谎,只是想得到男人更多的关爱。


而陈军却不知道,还以为她真的受伤了,一脸紧张的把吴雪扶到沙发上,“伯母,你说哪里疼,我给你揉一下。”


“脚腕,小腿肚也有点抽筋……”吴雪心虚的偏过头去,小声说道。


陈军目光下移,落在吴雪光泽白皙的小腿上,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几秒后,他慢慢在吴雪面前蹲下身,既紧张又激动的把手伸了过去。


才刚放上去,那如丝绸般光滑细腻的手感,就让陈军差点爽舒服的惊呼出声,下意识的来回抚摸起来。


吴雪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了,虽然是她主动的,但一时之间还是羞耻到不行。


为了避免视线交互产生尴尬,她微微低着头,把脑袋埋在胸前,用眼角余光偷偷看女儿男朋友给她按摩。


由于陈军穿的是那种宽松的运动背心,弯腰的时候,从领口很清楚的能看到里面完美的八块腹肌,这种力与美的结合,充满了男性魅力,一下子就点燃了女人心中的旖念,让吴雪看的眼中异彩连闪,全身滚烫。


“伯母,可能会有点疼,你忍忍啊。”


陈军温柔的叮嘱了一声,然后抓住吴雪滑嫩的腿肚,开始准备发力。


“嗯~”


几乎是在感受到力度的同时,吴雪就一个没忍住,樱唇微张,销魂的声音呻吟便吐露出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反应怎么会这么大敏感,反正就是感觉身前男孩的手像是通了电流一般,摸得她又酥又麻。


这一轻吟声呻吟,把陈军听得浑身一颤,差点没控制住力道,他抬头看了吴雪一眼,发现这风韵犹存的尤物,正半眯着眼,一脸享受的表情,脸上满是绯红。


迷人的风情,看的陈军心脏扑通乱跳,目光情不自禁的流落在女人双腿之间,原本紧夹着的美腿,不知何时已经打开,露出其中绝美的风光。


吴雪陆续轻吟呻吟了好一会,才猛然惊醒过来,眼前的男孩岁数可是比自己还小上一轮,怎么能在他面前展露这么不堪羞耻的一面……


她羞臊难堪的紧紧闭上红唇,强行让自己不再发出羞人的叫声。


可过了片刻,吴雪就注意到,陈军的眼神总是时不时瞄向自己的大腿深处……


她又惊又羞,想夹住不让他窥视,可一条腿还被抓着,根本做不到,只能自欺欺人的偏过头去装作不知道。


陈军见状,胆子蓦然大了许多,他喉头滚动,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说:“伯母,您的腿型可真美,比小姑娘都要漂亮。”


因为陈军不安份的目光有些不自在的吴雪,听到这句赞美后,心底不禁变得很是开心。


但接下来,她就察觉到陈军的手忽然改变了运动趋势,竟然顺着小腿一路往上摸了过来。


她被摸得,全身就像过了电一样微微颤动,酥爽的感觉刺激她的神经,强烈的异样感让吴雪根本抵挡不住,很快,那里便有了反应个位置就有了丝丝湿意……

这时,吴雪不敢再让陈军按了,她怕继续下去,自己会表现的更加丢人。


“已经不疼了,谢谢你啊,小军……”她说道。


“啊?好,好吧。”陈军显然有点不甘心,但听到这话,也只能放手。


沙发上的吴雪,在看到男孩遗憾不舍的眼神后,莫名慌乱,赶紧远离了他,跑进了厨房盛了碗粥,小口的喝着。


她边喝边偷瞄着又重新跑去锻炼的陈军,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男孩是在有意显露肌肉线条,老是做一些很能展现力量的动作。


女人都是视觉动物,强壮的异性总是能吸引住她们的目光,更别说吴雪本来就对陈军有着很大好感,再看着那道充满雄性气息的身影,她心中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对方的一举一动,都能拨乱她的心绪。


看着看着,吴雪就痴了,虽然在心中不停告诫自己他是女儿的男朋友,但还是忍不住期待幻想。


要是能和这么健壮的男孩子来上一次,那该有多么的……


就在吴雪痴迷的望着对方时,陈军忽然停下动作,带着一身汗水,走过来对她做出请求。


“伯母,能不能请您帮我一个忙?”


吴雪怔了怔,连忙道:“当然可以,你要做什么?”


“我最近在练核心力量,光是靠自身体重已经没多大效果了,您能不能……”


吴雪本身就是个瑜伽教练,算得上健身行的专业人士,很轻易的就听出来,陈军是想让她帮忙起到一个杠铃片的作用。


她一下子就想起,健身馆里那些情侣是怎么亲密配合的,不自觉的红了脸。


但答应的话已经说出去了,她也不好反悔,更何况,她其实还是挺乐意的。


没有过多犹豫,吴雪便点头同意。


很快,两人来到客厅的空旷角落,陈军二话不说的先趴在地上,做出一个标准的俯卧撑,保持不动。


吴雪踌躇了一下,屈膝半蹲,挺翘的臀部便坐在了男人结实的腰背上。


随着陈军开始伏地挺身,吴雪也跟着上下起伏,她心跳的特别快,既羞涩又甜蜜,结果一组20个做完,出力的陈军倒是没什么,她反而面红耳赤,气喘的厉害。


“伯母,咱再做一组蹲起!”


还没等吴雪从恍惚的状态中回过神来,陈军就弯腰,一手穿过她的腋下,一手放在腿弯,以公主抱的姿势,把她整个抬了起来,瞬间,吴雪口鼻中闻到的都是浓郁的雄性味道。


她惊呼了一声,下意识的寻求安全感,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把脑袋依靠在对方宽阔的胸膛上。


在陈军进行蹲起的过程中,也不知因为姿势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吴雪老感觉自己被占了便宜,有只手似乎总时有时无的磨蹭她饱满的胸部。


吴雪本来脸皮就薄,也不好意思主动开口阻止,只能选择默默忍受。


结果,就这么一来二去,她竟然被磨蹭的着,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快感。


她已经不愿去分辨陈军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选择沉迷其中,这种暧昧的感觉,她已经很久都没有经历过了。


甚至在潜意识里,她居然盼望陈军再过分,再大胆一些……

吴雪特别享受现在的状态,在她有意的纵容下,陈军的动作越来越过分,逐渐的,连半个手掌都覆盖在了她的饱满之上,轻揉按压。


反应身子本来就很大敏感的吴雪,被摸得嘤咛出声,勾着男人脖子的手不由的又加了几分力气,使两人贴的更紧,两人连对方呼吸时喷洒的气息都能清晰感觉到。


这一刻,吴雪眼神迷离,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想就这么继续温存下去。


但陈军显然不满足仅仅如此,他已经完全被激起了火气,想要得到更多,红着眼睛把吴雪放到地上,胳膊箍住女人的柳腰,让她不能逃离,两手绕到后面,摊开手掌,牢牢掌控两片挺翘的臀瓣,大力一抓。


吴雪在感受到自己屁股上的力度后,猛地清醒了几分。


这个时候,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儿,知道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赶紧拍怕打屁股上的两只手,想要把陈军推开。


“别……不行……”她慌乱的做出反抗。


谁知道陈军竟然非常霸道,在她推拒的空挡,瞅准机会,俯下脑袋直接亲了过来。


陈雪没料到这一幕,被亲了个正着,脑海中轰然响起一声炸雷,空白一片。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陈军竟然会这么大胆!


陈雪想要推开挣扎,可力量悬殊根本动弹不得,只能被肆意轻薄,臀部上作怪的手也有一只转移了阵地,侵犯起她的饱满,双管齐下的进攻她那的两处敏感部位。


一开始,陈雪还能推搡两下,但渐渐地,在陈军的亲吻之下,敏感的身体逐渐有了反应,全身燥热,瘫软无力。


强行吻了大概两分钟,陈军终于放开吴雪被蹂躏的微微红肿的嘴唇,转到雪白的脖颈上。


这里是女人的敏感带,在被侵犯的同时,吴雪就受不了了,谨守的理智被击溃,那儿竟然有了潮湿反应的迹象,环抱住男人的腰背,无意识的乱摸乱抓。


她已经不想反抗了,多年的寂寞在这一刻瓦解崩塌,她想要得到满足,用男人来填补自己的空虚。


暧昧的情绪到了一个顶峰,她开始给予回应。


“嗯……啊……”


动人的旖旎不停从她口中传出。


这是最好的兴奋药剂,让陈军变得越来越兴奋,那儿也早已有了反应,把裤子顶起一个帐篷,继续往前,贴顶在女人身上。


而吴雪在感受到小腹上的火热后,直接被彻底击溃,她红着脸,动情的说道:“小军……来吧……我想要……”


话音刚落,陈军便得到指令一般,红着眼睛,气喘如牛的开始扒吴雪的衣服。


两人都已经做好了翻云覆雨的准备……

吴雪湿透的小裤被陈军扔在一旁,他抱起吴雪的腿,刚调整好姿势,准备一鼓作气冲进去的时候,突然传来了门铃的声音。


吴雪乱成浆糊的脑袋终于清醒了过来,知道是自己女儿回来了。她一把推开陈军,手脚发软的冲进了屋内。


陈军的昂扬冲天指着,刚才差一点儿就进到吴雪那儿了,现在得不到疏解,很是难受。


“陈军,快开门!我没带钥匙!”


瑶瑶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急促的敲门声。


陈军将现场收拾好,把吴雪遗落在一旁的小裤装进口袋,这才慢悠悠的去开门。


“你干嘛啊,这么慢!”瑶瑶抱着快递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陈军正精神着的部位。


她脸儿不禁一红:“昨晚上不是才弄过吗?”


“又想要了。”陈军低笑一声,一把将瑶瑶抱起来,进到了屋内。


吴雪听到旁边的门锁上的声音,这才偷偷的开门出来。


刚才两人胡闹的地方已经没有半点儿痕迹,连扔在一旁的小裤都不见了踪影。


陈军拿走了吗……


“啊……”女儿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出来,吴雪的身子顿时僵硬在原地。


自己刚才真是被猪油蒙了心,陈军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啊,自己怎么……怎么可以动心思呢……


这不,瑶瑶一回来,陈军就抱着她翻云覆雨去了,根本不管空虚寂寞的自己。


吴雪叹了一口气,但是听着女儿越发兴奋的叫声,不禁身体又来了感觉,手指不自觉的往下伸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吴雪的身子瘫软下去,脸上布满红晕。


今天陈军似乎很有兴致,拉着瑶瑶来了四次才算停歇,吴雪就在门外,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声音。


瑶瑶累的很,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陈军一出门,低头看到门口有处地板湿润不堪。陈军眼珠一转,微笑着走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空无一人,陈军就坐在里面等着。不一会儿,果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吴雪推门进来,和陈军打了照面!


“呀!”吴雪控制不住的惊呼了一声,在看到陈军手里的,属于自己的小裤的时候,脸蛋浮起一抹红晕,刚压制下去的感觉又翻涌上来了!


“小军,你……”吴雪舔舔唇,双眼迷蒙:“你在这儿干什么?”


“等伯母啊。”陈军笑着,将手上的东西举起来:“伯母的小裤忘在我这里了。我要还给你才对啊。”


小裤上湿透的痕迹明显的很,吴雪现在没有穿,感觉凉嗖嗖的,内心却更加火热了。


“伯母,我给您穿上好不好?”


陈军还是胆大包天,但是吴雪拒绝不了。她的身体极度渴求着眼前这个男孩的爱抚和攻击,所以她默认了。


陈军将她抱起来放到洗衣机上,伸手一摸,吴雪身子一颤,婴咛了一声。


陈军看着手上的透明,便笑道:“伯母,怎么这么湿?”


吴雪脸蛋透红,眼中波光流转,看的陈军几乎呆了。

吴雪的玉腿缓慢的抬起,高跷在洗衣机上。睡裙在姿势的关系下,滑到腿间,露出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