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飞机上的特殊服务小说/奶头 乳晕 揉捏 啃咬

更新时间:2020-11-17 16:15:53

柳芳芳就坐我对面,丰满的胸部被她放在餐桌上,半露的雪白很是诱人,看得我目不转睛。



柳芳芳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这样肆无忌惮看着她的胸也不生气,柔声哄道:“小浩乖,好好吃饭。”



“芳姐,你的胸好大啊,比大馒头还大呢。”我故作一副傻里傻气的模样,还不停地用手比划。



柳芳芳“噗呲”一笑,笑得花枝乱颤,连带胸前的柔软都微微抖动了起来,看得我口干舌燥,恨不得冲上去尝上一口!



“小孩子家家的,说这些干什么,快吃饭!”柳芳芳嗔怪地看了我一眼。



我故意耍小脾气,叫嚣道:“不要,我不要吃饭,我要尝大馒头。”

 文学



柳芳芳登时俏脸通红,却耐心地向我哄道,“小浩乖,咱们不吃大馒头,你乖乖吃饭,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我一听顿时邪念横生,说道:“那待会你要帮我洗澡。”



见柳芳芳有些犹豫,我假装可怜兮兮道,“上次我自己洗澡,摔了一跤到现在还疼呢。”



柳芳芳见状心软了,摸了摸我的头,柔声道:“好,芳姐答应你,你先乖乖吃饭。”



说着柳芳芳便给我盛汤,却不小心手一滑,整碗汤都洒到了胸口上,领口处的白嫩瞬间被烫红了。



“啊!”柳芳芳尖叫了一声,赶紧站了起来,迅速脱掉身上那件湿掉的小吊带。



那两个浑圆顿时颤动出来,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柳芳芳见我直勾勾地看着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那双美眸突然有些警觉地打量着我。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恢复傻里傻气的模样,指了指她的胸口道:



“芳姐,你那里红红的,不痛吗,小浩被烫过,很痛的。”



柳芳芳低头看了看自己通红的胸口,心中暗自嘀咕自己真是想多了。



“你去帮芳姐拿那瓶绿色药膏过来,就在客厅药箱里面。”说完便回了房间。



我拿了药膏走到柳芳芳的房间,正准备推门而入时,却不经意透过门缝看到这样的一幕。



柳芳芳光着上身坐在床上擦拭胸口,随着她的动作,那两个大白兔一跳一跳的,看得我心痒难耐。



突然我灵光一闪,正好柳芳芳叫我过去,我连忙将药膏全挤到手上,随即屁颠屁颠地进了房间。



柳芳芳见我进来了也不避讳,胸前的浑圆就这样大大方方地坦露在我面前。



“药膏呢?”柳芳芳问道。



我将沾满药膏的手伸到她面前,傻里傻气地笑道:“在这里呢,芳姐你快涂吧。”



“小浩,你怎么都挤到手上了……”柳芳芳俏脸一红,叹气道,“算了,小浩你帮我涂吧。”



“好呀。”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伸手直接朝柳芳芳胸口抹上药膏,那触手的温热让我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嗯……”柳芳芳舒服地轻哼出声,脸上不由地泛起了红晕。



那耀眼的雪白垂在胸口,看得我越发眼热,我做出那幅傻里傻气的样子,故意问道:“芳姐,为什么你这里能长这么大,比我的大多了。”



柳芳芳抿嘴笑了笑,一双美眸里满是妩媚,“那你想不想摸摸看,很软的哦……”

“真的?”我继续保持那幅傻乎乎的样子,疑惑地看着她,“跟大馒头一样软吗?”



“当然是真的,芳姐不骗你。”柳芳芳将手放到一只柔软上,诱惑道:“不信你摸摸看,比大馒头还软哦。”



“那我摸摸看。”我强忍着心中的狂跳,伸手直接朝她高耸处伸了过去……



触碰到那团温热柔软的瞬间,我感觉呼吸都快停滞了,浑身燥热难耐,忍不住抓了一把,这手感简直妙不可言。



“真的比大馒头还软呢。”我傻笑道,下边瞬间就起了反应。



我故意挺了挺那傲人的家伙,装作一副惊慌的模样,“芳姐,我这里怎么肿起来了?”



柳芳芳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吃惊地大张着嘴,愣了好一会儿才安慰道:“小浩不怕,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我不要这样,这样好难受。”我佯装“哭”了起来,可怜兮兮地要柳芳芳帮我。



“那芳姐先帮小浩洗澡,洗完澡就好了。”柳芳芳柔声地安慰我。



我一听可以洗澡了,便兴冲冲地跑到浴室,将自己扒个精光,催促柳芳芳赶紧进来。



见柳芳芳进来了,我故意拿起花洒对准她,打开水龙头,蓬头的水顿时哗啦啦地向她喷了过去。



“啊!”柳芳芳一阵惊呼,连忙关掉水龙头,“小…….”



斥责的话还没说出口,柳芳芳目光一下子被我身下的硕大给吸引住了,隐约间,我看到她眼神里流露出渴望。

柳芳芳浑身已经湿透了,身上重新换上的白色小吊带早已变成了透视装,里面香艳旖旎的美景瞬间一览无遗。



邪念顿时愈发膨胀,我佯装一副傻兮兮的模样,说道:“芳姐,你衣服都湿了,把衣服脱了,咱们一块洗香香吧。”



柳芳芳不舍地将目光从我那里挪开,红着脸说道:“那你先背过身。”



我赶紧转身,听到身后窸窸窣窣的脱衣声,内心不禁激动了起来。



我察觉柳芳芳向我身后靠近,故意转身,连带着那里猛地晃动,竟“啪”地一声打到她大腿上,顿时那里又被刺激大了一圈。



柳芳芳登时惊呆了,直愣愣看着我那里,我也贪婪地把她浑身上下看了个遍,心中不由地一片火热。



“芳姐,你可真好看!”我傻里傻气地笑道。



柳芳芳这才收回目光,俏脸绯红,抿嘴笑道:“哪里好看呀?”



“哪都好看!”我傻里傻气地笑道。



“傻瓜。”柳芳芳娇嗔了一句,拿起花洒帮我打湿身体,随即往我身上涂抹沐浴乳。



柳芳芳的手本来就很细滑,抹上沐浴乳后,那种感觉就便得更美妙了,好像羽毛滑过皮肤,酥酥麻麻的,弄得我心里像被猫爪子挠似的,痒得不行。



突然柳芳芳的手滑过腰间,带着一团泡沫,摸向了我那里。



我浑身一颤,那里竟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



“啊!”柳芳芳惊呼了一声,难以置信地看着那里。

“芳姐,不要摸了,好难受,越摸越肿了。”



我浑身热胀难耐,双手捂着那里,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



“好,不摸那里,芳姐帮你搓背好不好?”柳芳芳柔声哄道。



我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柳芳芳一边帮我搓背,一边调侃,“小浩长大了呢。”



我感觉到她那丰满的胸部已经蹭到我背上了,像似弱电流穿过身体,感觉浑身都酥麻了。



更要命的是,我那里反应大得吓人,竟生出一股尿意。



“芳姐,我想尿尿。”



柳芳芳停了下来,我赶紧跑去马桶那边解决。



然而柳芳芳却直勾勾地看着我那里,眼神变得火热了起来,开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



“芳姐不要看,我尿不出来了。”



我嘴上这么说,却故意把那里朝着柳芳芳方向,就是想勾引她!



“傻瓜,芳姐不看的,你快点。”柳芳芳轻笑道。



我这才对准马桶,放起水来,因为憋得有点狠,发出哧啦哧啦的响声。



突然我听到一阵压抑的娇喘,往外瞄了一眼,竟看到柳芳芳正在偷偷地自我安慰。



这个刺激太大了,让我下面涨得,尿变成两股飙了出去!

上完厕所后,我看着柳芳芳那曼妙的胴体,一个邪恶的念头闪过,“芳姐,我给你搓背吧。”



“好呀!”说着柳芳芳便转过身。



那白花花的屁股看得我直咽口水,我不由地往前一顶,一下顶住她的臀瓣儿。



“啊!”柳芳芳惊呼一声,下意识转身,看着那庞然大物,眼神愈发火热。



我目光顿时落在她的高耸处,一想起那软绵绵的手感顿时心痒难耐,故作傻里傻气地问道:“芳姐,我还可以摸摸你那里吗?”



“可以哦。”柳芳芳抓过我的手,朝她胸前的柔软放了上去,诱惑道,“小浩是不是很喜欢?”



“嗯嗯。”我傻乎乎地点了点头,忍不住抓了一把。



“嗯……”柳芳芳娇哼一声,眼眸中泛着春情,“小浩,另一边你也摸摸。”



“好。”我听话地把手放到另一边的柔软上,双手顿时像陷入一团棉花里,忍不住把玩了起来。



“软绵绵的好舒服啊。”我不禁感叹。



柳芳芳脸上泛起了潮红,微微喘息道:“那你帮芳姐多揉揉。”



得了允许,我开始尽情地享受这股舒服感,手使坏地往那诱人处一捏。



“啊……”柳芳芳被刺激地一下子叫出声,两条雪白的玉腿不由地纠缠了起来。



我内心坏笑,故意松开手,一脸紧张道:“芳姐,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没有,芳姐很舒服呢。”柳芳芳满脸潮红,迷离的眼神里写满了渴望,连忙催促道,“乖,小浩,继续帮芳姐揉揉。”



说着便抓起我的手放了上去。



在我的动作下,柳芳芳很快就陷入了沉醉的状态,忽然她将手指伸向了那两条玉腿间,竟当着我的面自我安抚了起来。

“啊…嗯…嗯…”柳芳芳舒服地哼出声,惹得我身下一紧。



我突然使坏拿开她的手,傻里傻气地盯着她那里,一脸疑惑道,“芳姐,好奇怪呢,你那里怎么跟我的不一样?”



柳芳芳愣了愣,随即抿嘴一笑,说道:“因为芳姐是女生,你是男生呀。”



“那我可以摸一下吗?”我满脸好奇地问道。



“真是只小色狼。”柳芳芳娇嗔了一句,脸红得像三月里的桃花,妩媚至极,“来吧,摸摸看。”



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伸手摸了一下。



“嗯…”柳芳芳舒服地一下子哼出声,抓着我的手弄了起来,“小浩…那里…嗯嗯…”



我被撩得受不了了,凭着本能一顿胡摸乱捏,刚好碰到柳芳芳的舒服点。



“啊”柳芳芳一下子叫出声,浑身颤栗了起来,双眼水汪汪地盯着我那里。



酥胸剧烈起伏着,忽然一把抓住了我那里,诱惑道:“来,小浩,用它摸一下芳姐那里。”



我登时浑身一紧,血液疯狂地向下蹿,撑得那里“噌噌噌”地直跳,喘着粗气道:



“芳姐……我……我好难受。”



柳芳芳盯着我那里猛地倒吸了口气,安慰道,“乖,没事的,很快就舒服了。”



可我哪能忍受了这种刺激,实在扛不住了,浑身一颤,全都释放出来了。



柳芳芳目瞪口呆地看着手上的泥泞,不禁诧异我这惊人的速度。



“芳姐,我那里吐口水了。”我惊慌失措地“哭”了起来,还真挤出了几滴眼泪,“我生病了,呜呜……”



柳芳芳瞬间被我逗乐了,“噗”地笑出声,随即摸了摸我的头,安慰道:



“小浩不怕,没事的,你那里已经消肿了,男孩子第一次都是这样的。”



“真的吗?”我吸了吸鼻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真的。”柳芳芳抹了抹我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小浩已经很棒了,洗完澡后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什么游戏呀?”我不再装哭了,反而一脸兴奋地看着柳芳芳。



柳芳芳笑了笑,一双美眸里满是妩媚,“只能男生和女生一起玩的游戏哦。”

“好。”我傻乎乎地应道,内心狂喜不已。



柳芳芳洗完澡后就出去了,说是要去准备一下,还嘱咐我洗干净点。



我哪有心思洗澡,三俩下把身上冲洗干净,套上小短裤就出了浴室。



柳芳芳正坐在客厅沙发上,见我出来了,朝我勾了勾手指,“小浩,快过来。”



我兴冲冲地跑过去,一屁股坐到她身边,迫不及待地说道:“芳姐,我们开始玩游戏吧。”



“好。”柳芳芳俏脸一红,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屏幕上登时出现一对光溜溜的男女抱在一起。



我惊呆了,柳芳芳居然带我一起看毛片!



我一脸天真好奇地看着屏幕,装傻充愣地问道:“芳姐,他们在干什么?”



“他们在玩游戏呀。”柳芳芳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诱惑道,“小浩,你仔细看,咱们就学着他们玩游戏。”



我听话地点了点头,强压下心中的激动,学着屏幕上那个男的动作,把手伸进了柳芳芳的浴袍里,握住那两团柔软把玩了起来。



我尽情地感受这股刺激带来的爽感,呼吸变得愈发的急促,原本蔫下去的杆子瞬间立了起来。



柳芳芳衣衫不整地躺在沙发上,“嗯嗯啊啊”地发出撩人的声音,两团饱满完全露了出来,在我手上变化着各种形状。



这时屏幕上的男人开始抱着女的胸吃了起来,看得我一阵眼馋,忍不住叫嚣道:“芳姐,我也要吃奶奶。”



“好,来,给你吃。”柳芳芳潮红的脸上泛起了春意,主动端起一只朝我嘴边凑,“轻点,不准咬哦。”



我狠咽了咽口水,扑过去张嘴吃了起来。

柳芳芳娇躯一颤,双手不自觉地抱住我的脑袋,紧接着在我身上游走抚摸了起来,最后落在我的臀部,轻轻抓了一下。



酥麻的触感让我愈发的兴奋,我索性手嘴并用,惹得柳芳芳娇喘连连,“嗯嗯……就是这样……用力点……啊……小浩好棒呢……”



柳芳芳忽然抓起我的手放到她那里,喘息道:“来,小浩学他那样,帮芳姐摸摸。”



我听话地点了点头,学着那个男人动作了起来。



不一会儿,柳芳芳猛地夹紧双腿,弓起身子叫道,“快到了!快到了!”



我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要沸腾了一般,撑得裤裆那都快炸开了。



这时屏幕上两个人开始进入主题了,我故意收回手,继续装傻充愣地问道:“芳姐,他们怎么缠在一起了?”



“因为女的不舒服,要男的帮她。”



柳芳芳忽然失去了慰藉,难受地扭着腰肢,满脸潮红的催促道:“来,小浩,快帮帮芳姐。”



“芳姐也不舒服了吗?”我故作傻里傻气地问道,看着柳芳芳不上不下的样子,内心不禁窃喜。



柳芳芳忽然扯下我的短裤,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是呢,所以芳姐需要小浩帮忙!”



话音刚落,我那里被柳芳芳一把抓住,握着就朝她那里送去……

柳芳芳并不急着让我进去,而是在外面磨蹭了一会儿,突然娇躯猛地颤栗了起来。



“芳姐,你尿床了。”我惊呆了,诧异的话顿时脱口而出。



柳芳芳满脸潮红笑了笑,粗喘着气道:“傻瓜,芳姐是太舒服了才这样的,来,快进来吧。”



面对这般诱惑,我再也忍不住了,正准备进入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柳芳芳把我推开穿好浴袍,抓狂地喊了一声,“来啦,别敲了。”随即关了电视,让我穿上裤子。



柳芳芳一脸不爽地打开门,原来是物业管理员过来催交费的。



被这番打扰,柳芳芳缴了费后也没了兴致,便哄我回房睡觉。



我正兴头上,哪肯罢休,缠着柳芳芳要继续玩这个游戏。



“明天我们再玩好不好。”柳芳芳摸了摸我的头,柔声哄道:“你要是听话今晚先好好休息,从明天起芳姐每晚都会陪你玩。”



“真的,你不骗我?”我登时两眼放光,内心不禁激动起来,突然觉得委屈自己一晚也是值得的。



“真的!绝对不骗你!”



柳芳芳信誓旦旦地跟我做了保证后,我才去睡觉。



我躺在床上压根睡不着,憋了一肚子邪火,浑身燥热难耐。



想着明天还要大战一场,为了避免浪费弹药,我只好跑去浴室冲冷水澡,好不容易才把邪火给压下来。



然而第二天起床时悲催了,我发烧了,整个人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这时柳芳芳穿着睡裙走了进来,那睡裙有些透明,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她里面什么都没穿,美妙丰盈的娇躯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性感得让我移不开眼。



柳芳芳见我发烧了,赶紧去拿药过来给我吃。



吃了药后,我心里仍惦记着游戏的事,忍不住问道:“芳姐,今晚咱们还可以继续玩游戏吗?”



“只要你想,芳姐就陪你玩。”柳芳芳妩媚地笑了笑。



突然我浑身像火烧似的,热得要命,小腹下边火燎火燎的,低头一看,那里竟撑起了高高的帐篷,轮廓硕大得吓人。



“啊!怎么变得这么大?”柳芳芳震惊了,突然意识到什么,拿起药瓶一看,“小浩,我拿错药了,你吃的是……。”



我难受地要命,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那里已经胀得发痛了。



“芳姐,我好难受,快帮帮我。”我忍痛脱下短裤,那庞然大物登时气势汹汹地跳了出来。



柳芳芳脸上的表情又惊又喜,随即撩起裙子,撅起浑圆的臀部,香艳绝伦的美景登时呈现在我面前。



我狠咽了咽口水,柳芳芳潮红的脸上泛着浓郁的春意,诱惑道:



“快进来,小浩,芳姐帮你。”

我忍不住了,急不可耐地握起那里冲向美景,可突然眼前一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周围充斥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还没睁开眼,但我估摸着现在应该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窗外早晨的阳光一下子射进来,晒的整个人都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下一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脸蛋,不过此时那精致面容上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我不动声色的动了动脑袋,感觉自己身体没出什么问题,便故意用傻里傻气的语气道:“芳姐,你怎么了?”



柳芳芳正在看着窗外不知想些什么,听我一喊,转过来之后愣了一下,惊喜道:“小浩!你醒了?!”



一边说着柳芳芳一边惊喜的上下打量着我,摸摸这里,摸摸那里,一副关心至极的样子。



柳芳芳身上是一件低胸装,因为角度的关系,她偶尔一个低头,饱满的山峦就瞬间跃入我的眼帘。



“嗯,我没事了,芳姐,咱们回家把。”



柳芳芳胸前的风景看的我有些激动,又想起昨晚柳芳芳说的,每天都和我玩游戏,我哪里还受得了,现在只想赶紧回家。



“回家做什么?医生说了,你还得再在医院待待看。”



柳芳芳拍了拍我的脑袋微嗔道。



“不要,我想和芳姐玩游戏。”



我一边吮吸着自己的手指,一边盯着她的胸口。



“呸!你个小流氓!”



“啊!疼!”



本以为她会和之前娇媚的看我一眼,没想到这次柳芳芳却是不悦的狠狠掐了一下我胳膊,疼得我不由叫了出来。



“芳姐,你…你做什么?疼…”



我反应过来,假装很痛苦的样子说道。



柳芳芳嗔怪的白了我一眼,随即一只手捏着我的耳朵道:“小浩,你还跟姐姐装呢?!”



说话间她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绯红一片。



我心里一沉,难道我装傻被柳芳芳看出来了?



略一思索之后,我继续装作毫不知情的痴笑道:“芳姐,你在说什么……”



“小浩!你……”



柳芳芳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胸口剧烈起伏,然后将一个小册子丢到我面前。



我有些懵逼的打开一看,却见是个病历小册子,最中间几个大字,写着后脑曾有损伤,已恢复。



我一怔,然后尴尬的咳了一声,“芳姐,我真的没事了。”



“行,我看你现在精神的很,估计也没事。”



柳芳芳哼了一声站起身来,“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



说着柳芳芳扭着性感的腰肢走出了房间,我也趁机赶紧爬了起来,心里则是一阵阵后怕,原来我装傻这件事已经被柳芳芳知道了。



办完手续柳芳芳就带我回家,虽然医院离家不远,但柳芳芳还是开着她那辆CC,虽然很舒适,但我在副驾驶上却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看了一会儿车窗外,我悄悄瞄了一眼柳芳芳,此时的她依旧是散发着一股勾人的风韵,无论是恰到好处的衣服,还是被安全带勾勒的吸睛无比的身材,都完美的表现出了这个女人的魅力。



“小浩,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这时柳芳芳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微微歪头看了我一眼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正奇怪为什么我的痴傻突然之间就好了。”



我干笑着移开目光。



柳芳芳白了我一眼,没搭理我继续开车。



车子在路上飞驰,很快就到家了,柳芳芳去停车,我则是飞快的溜进房间,然后反锁了门。



一是因为尴尬,二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要知道,柳芳芳之前可是和我约定每天都做“游戏”的。



咔嚓!



门锁被转动,但并没有应声而开。



“小浩,你在房间里吗?你在干嘛呢?”



柳芳芳在外面敲了敲我房间的门,问我道:“小浩,快开门!让姐进去!”



我打开门,正好对上柳芳芳担忧的目光,见我没事,她似乎轻松了些,揉揉我脑袋道:“小浩,你做什么呢?大白天的关什么门。”



说着自然的走进来,拢了拢长裙的裙角坐在我床上,拍拍旁边,示意我坐下来。



我默不作声的坐了过去,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开口化解尴尬。



随之而来的是房间里短暂的沉默,我在一边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般轻微的晃荡着腿,而柳芳芳则是盯着我们面前雪白的墙壁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浩,能回答芳姐一个问题么?”



良久,柳芳芳终于开口,打破卧室里的安静道。



我“嗯”了一声,同时悄悄抬起头,看向她精致的侧颜。



柳芳芳撩了撩不经意间滑落到脸颊上的几绺发丝,看着我道:“告诉姐,你是什么时候恢复的?”

我松了一口气,已经预料到了她会问我这个问题,但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她。



难道直接告诉她,在你打算对我做点什么之前我就恢复了?这个想法刚出来就被否定了,我要真这样说,柳芳芳绝壁一巴掌打死我。



我想了想道:“昨天才恢复的。”



“昨天?”



柳芳芳眼里透出一丝狐疑。



“对,昨天我睡觉的时候摔倒了地上,后脑勺被磕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后来我查了一下,说是摔倒的时候磕到大脑里的中枢神经。”



说话的时候我一脸认真,如果我自己能看到我的表情,我一定会在场外惊呼,本届奥斯卡得主一定非我莫属。



果然,我这样有理有据的一说,柳芳芳顿时打消了怀疑,不自觉的拍拍胸脯道:“还好还好…”



我立刻装作不解的道:“芳姐,难道我恢复了你不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



柳芳芳美目眯成了一条线,“为了庆祝小浩恢复,待会儿我去买菜,给小浩做点好吃的。”



说着柳芳芳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窈窕的曲线毕露无遗。



我看的双眼发直,咽了一口唾沫,奶声奶气的伸出手道:“芳姐,我要抱抱!”



柳芳芳板着脸回头,对我伸出右手,摇摇手指道:“不行,小浩,既然你已经恢复了,就不能再像一个孩子一样,听到了吗?!我去买菜,你就在家里等我。”



我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明白,柳芳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连忙跑到窗边,盯着柳芳芳前凸后翘妖娆无比的背影发愣。

今年我已经十九岁了,血气方刚的,哪儿能经得起柳芳芳这么折腾。



见柳芳芳真的离去了,我又才去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缓解一下躁动的情绪。



洗完澡柳芳芳还没有回家,我便拿出手机玩了玩,看到最上面显示的一个转账消息,又查了查我银行卡上的余额,我不由叹了口气。



自从我爸妈出国,将我交给柳芳芳照顾之后,每个月他们都会给柳芳芳打过去很多钱。



又躺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就听到门外踢踏的高跟鞋声,我把门打开一条小缝儿,装作是不经意间自己打开的样子,然后偷看起正在换鞋的柳芳芳来。



柳芳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从之前在医院里的长裙,换成了白体恤加上齐膝黑裙,头发更是被她扎在了脑后,俨然一名白领丽人。



这时候柳芳芳像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突然抬起头看向我房间的房间,我赶紧离开门缝处。



不过庆幸的是,柳芳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说看到了,但并没有跟我计较的意思,喊了一句“小浩你自己玩会儿,饭马上就好”便走进厨房。



没多久厨房里就传来砰砰砰切菜的声音,我松了口气,正打算继续玩会儿手机,突然听到柳芳芳“啊”的一声。



我精神一振,连忙爬起来冲向厨房,只见柳芳芳此时眼眶微红,右手捂着左手,食指上一个小口正在沁着鲜血。



“芳姐,你切到手了?”



我反应过来,赶紧去拿了一条创可贴,也不等柳芳芳拒绝,直接贴在了她的指头上。



“现在手指还疼不疼?”



贴好了之后柳芳芳脸色这才好了些,微红着脸颊道:“小浩,我没事。”



“没事?都切到手指了还没事?”



我很了解柳芳芳,她做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有在她有心事的时候才会心不在焉,切菜的时候伤到自己的手指。



至于心事,看她这幅半红着脸的样子,我很清楚是什么。



“行了行了,小浩,你快去外面等着吧,马上就能吃饭了。”



说着柳芳芳用另一只手轻轻推了我一下。



我假装不悦道:“芳姐,你都受伤了,还是我来吧。”



说着我便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抵着她的肩膀,将她往外推,没想到我的手刚放上去,柳芳芳就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我惊愕道:“怎么了芳姐?还有哪儿不舒服?”



柳芳芳半嗔着看了我一眼,“去去,你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做饭,还是我来,你赶紧出去。”



我哪儿能让她继续切菜,但她又实在固执,我只好道:“那芳姐……抱歉了。”



“……”



柳芳芳一怔,刚要开口问什么,我已经一手抱着她光滑如缎的腰肢,另一只手搂着她丰满的大腿,将她横抱起来。



虽然我只有十九岁,但身体还算壮实,因此抱着柳芳芳只是略微感觉有点沉。



“小浩!”



而柳芳芳惊得大叫,“小浩!你干嘛!快放我下来!我是你姐!”



我干咳了一声抱着柳芳芳朝客厅的沙发走过去,边走边说:“芳姐,你手都受伤了,今天的饭菜就由我来做,也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柳芳芳仍然不依,脸色更是如同天边的红霞一般:“好好好,那今天的饭由你做好不好?你先把我放下来!”



我笑了笑,刚想说话,柳芳芳突然“嗯”了一声,猛地抱住我,凹凸有致的身材紧贴着我,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



感受到胸口处的温软,我顿时就邪恶了,但比起这个,我更担心柳芳芳的情况,忙问道:“芳姐?你怎么了?”



柳芳芳并没有回答我,依然一动不动的趴在我身上,身体还不时的抽搐一下,我正纳闷儿,把头埋到我怀里的柳芳芳缓缓抬起脑袋,一对大大的眼睛里水波流转,脸上的晕红直蔓延到了脖子根儿。



柳芳芳娇媚的望着我,朱唇轻启道:“小浩……”



我终于明白过来不对劲的原因在哪儿了,柳芳芳昨晚和我做游戏之前,就是这个样子。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怀中的可人儿,感觉喉头干涩无比,震惊的想道:难道老子把柳芳芳摸gc了?!



果不其然,我刚想到这里,就感到柳芳芳的黑色制服裙裙底传来一股温润的感觉,我猛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急忙将柳芳芳放到沙发上。



“芳姐,你没事吧?”



我飞快拿过两个枕头,一个遮住她的裙子,一个挡住我此时身下的窘迫。



“我没事。”



柳芳芳喘着气说出三个字,然后连忙别过头去,似乎生怕我看到她此时的样子,为了不引起尴尬,我也只好假装没看到,很配合的移开视线道:“没事就好,那芳姐我先去做饭。”



说完我也不等她回答,一溜烟儿就跑进厨房,然后望着自己强烈的反应,暗骂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



尽管我不会做饭,但柳芳芳已经将菜切的七七八八,我只需要把菜放进锅里炒就行,因此很快饭菜就上了桌子。



不料柳芳芳却是一愣,然后指着桌子上一盘略微有些焦黑的鸡蛋问,“这是什么?”



“鸡蛋。”



“这个漆黑一团的…”



“土豆烧牛肉。”



柳芳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饭菜,突然笑道:“小浩,姐问你个问题行吗?”



虽然很不爽她嫌弃我的饭菜,但我自己夹了一筷子,确实也说不上好吃,点点头道:“嗯,姐你问。”



柳芳芳深呼吸一口道:“小浩啊,你今年十九了吧?!”



“嗯,怎么?”



我有些疑惑。



“你看啊,你父母现在都在国外,你也这么大了,要不要考虑一下上学?”



柳芳芳说着悄悄把自己的筷子放了下去。



“上学?”



我皱了皱眉,摇头道:“我已经这么大了,没必要再去学校混日子了。”



“那小浩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姐说话你也别生气,以前是你身体有问题,所以你爸妈托我照顾你,但现在既然你恢复了,就应该自己找点事情做做。你觉得呢?”



柳芳芳说话很小心,但似乎又带着一丝欣喜的味道。



“是,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我没有学历,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能做什么。”



我挠了挠头,有些犯愁,“只能先找一个勉强能过得下去的工作先试试看。”



看着柳芳芳脸上渐渐浮现出来的惊喜,我脱口而出道:“芳姐,你不会打算给我介绍什么工作吧?!是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不会答应的。”



柳芳芳捂着嘴唇笑道:“为什么?”



“刚刚你也说过,我应该自食其力,以前我已经蒙你照顾这么多年,现在又要来麻烦你,这不合适。”



或许是大男子主义作祟,也或许是因为银行卡上还有几万块的存款,我说完竟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