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不要舔了我还在做饭呢/将军不要咬我奶尖

更新时间:2020-11-17 16:28:22

雪梅立刻装作生气的样子说:“原来做不得数啊!那我可真是白高兴一场……”

陈壮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改口道:“女.叟子,我说错了,梦里的话也都是真心话,肯定算数!”

雪梅这才满意一笑,拉着陈壮的手,说:“算数不算数,可不是靠嘴说出来的,是靠实际行动做出来的……”

说着,雪梅就拉着陈壮进了卧室。

一到卧室里,陈壮就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火焰,他看见床,便一把将雪梅横抱了起来,心急火燎的来到床边。

雪梅的身体很软,也很香,把她抱在怀里的感觉格外舒服。

尤其是她的傲人身材,被自己抱在身上,自己甚至能感受到……

雪梅被陈壮一把抱起,吓的惊呼一声,但瞬间就沉醉在了他壮实的怀抱里,紧贴着他的胸膛,雪梅心里一阵心神荡漾。

她偷偷抚摸着陈壮的胸肌,脑子里想的,全是他待会儿和自己要发生的场景。

陈壮把雪梅放在床上,嘴巴在她滑嫩的脸上一阵乱亲。

雪梅看到他下身立即有了反应,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手伸了过去。

刚一触碰上,雪梅就感觉自己有了不一样的体验。

自己别说已经一年没有过了,就是以前,也没和这样的恩爱过啊!

赵铁柱没受伤之前,就比不上陈壮的一半。

雪梅现在再也等不及了,一边脱下自己的裤子,一边娇声对陈壮说:“壮子,来,好好疼爱我吧。”

雪梅迫不及待的把裤子脱下来,那神秘的景色便顿时完全暴露在了陈壮的眼前。

陈壮的呼吸一下子都有些急促,看着雪梅嫂子的模样,心里又紧张又兴奋。

这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啊!无数个寂寞的深夜里,自己脑子里想的,就是能看到女人最美的地方,没想到今天终于要梦想成真了!

陈壮按耐不住,一下子扑了上去,雪梅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傻子,你倒是把裤子脱了呀!”

 文学

陈壮这才回过神来,雪梅嫂子的裤子虽然脱了,可自己的裤衩还在自己的身上挂着呢。

尴尬之余,陈壮哆嗦着手,伸向雪梅嫂子的上衣,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雪梅嫂子,我想……我想……”

雪梅焦急的问:“傻子,你想啥你跟嫂子说呀!”

陈壮红着脸说:“嫂子,我想……我想先看看你的胸……”

雪梅嫂子娇笑一声,道:“你想看哪儿嫂子都给你看!”

说完,雪梅嫂子双手交叉,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连着里面的肚兜一口气都脱了下来。

陈壮看的直吞口水,这时,雪梅冲陈壮招了招手,说:“来,壮子,你先用手揉一揉。”

陈壮急忙把手覆盖在了那两团柔软上,那一瞬间只觉得弹性十足。

如此完美的手感,让陈壮激动的想大吼一声,手里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几分。

雪梅嫂子微微皱着眉头,轻轻哼哼道:“嗯……壮子……别那么用力,稍微轻一点。”

陈壮听话照做,雪梅嫂子的眉头立刻就舒展开来,满脸享受。

陈壮抚摸片刻,趴在雪梅嫂子身上,盯着那儿,对雪梅嫂子说:“嫂子,我能尝尝吗?”

雪梅嫂子说:“这有啥好尝的,嫂子又没有奶水给你喝。”

陈壮说:“那我也想尝一尝……”

雪梅嫂子一脸纵容的说道:“行,让你尝,来,你先尝,再你自己慢慢发挥。”

陈壮听话的凑上前来。

“嗯……壮子,对,就是这样,啊……”

雪梅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叫出了一声。

陈壮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雪梅,问道:“雪梅嫂子,你咋了?不舒服吗?”

“别停,嫂子是太舒服了。”雪梅把陈壮的头又按回到了胸前,同时把陈壮的上衣也解开扔到了一旁。

陈壮吃够了,就开始一路向下,来到雪梅嫂子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然后是曲线优美的腰胯、修长嫩白的美腿……

这让陈壮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雪梅已经快受不了了,伸手脱掉了陈壮的裤衩。

雪梅第一次实打实看见陈壮那儿,吓的惊呼一声。

“嫂子,你咋啦?”听见雪梅惊呼,陈壮急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雪梅嫂子回过神来,急忙说道:“没咋没咋!嫂子是被你给吓着了,你这么有真材实料,嫂子以后可有福了……”

说完,她抬起头来,媚眼如丝的看着陈壮,声音无比酥麻的说:“壮子,嫂子受不了了,你快开始吧!快和嫂子开始吧!”

雪梅说着,已经躺正了身体等待着……

雪梅的许久未有了,疼得她猛地抓紧了陈壮的手臂,死死压低着声音呼喊道:“壮子,你这家伙,嫂子都快承受不住了!”

陈壮急忙关切的问:“嫂子,是受不了吗?要不我不来了?”

“别别!”雪梅急忙抱紧他的腰,脱口道:“嫂子只是太久没有了,一下子没适应,你先慢慢开始,让嫂子适应一下……”

陈壮听话的开始,雪梅立刻感觉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是触电一般,随后她的身体不断的抽搐了几下,发出声音,然后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在了炕上。

陈壮只是刚开始,雪梅就完了,虽然身体瘫软了,但她的心里,已经被满满的幸福填充。

“雪梅嫂子,你咋了?”陈壮没敢动弹,着急得问道。

“嫂子上天了,魂儿都要丢了。”雪梅柔柔的说道:“壮子,你别停,继续吧,嫂子还想再舒服呢……”

听见雪梅嫂子的话,陈壮急忙快速的开始。

雪梅就好像完全被陈壮所支配,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舒服……

陈壮被雪梅的声音刺激,感觉她好像是为自己吹响了冲锋号,所以也越来越卖力。

看着雪梅嫂子,不由得越来越努力,陈壮感觉开心极了。

雪梅在这种冲击下,早已经是浑身上下舒服的像是每一个毛孔都要张开,她此刻已经爱死了这个身强力壮的陈壮,活了二十来年,她这才真正品尝到做女人的滋味!

正当两人激战正酣的时候,漆黑的院外墙边,赵铁柱猫着腰、听着屋里发出的激战声,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自己满足不了自己老婆,别人却把自己老婆满足的死去活来,这种感觉让赵铁柱心里特别难受。

可是,这种难受很快就被仇恨代替。

眼下,只要杀了马来财那个王八蛋,自己就能解脱了!

想到这儿,赵铁柱站起身来,朝着马来财家里走去,在动手之前,他要做足准备。

马来财家有钱有势,盖得是村里最漂亮的二层小楼,而且连外面的墙上都贴满了瓷砖,院子里铺的也是平整的水泥地,比其他村民家真是好得没影了。

赵铁柱轻手轻脚的来到马来财家的一楼外墙,悄没声的搬了几块砖垫在墙角,才勉强够到高高的窗户。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

赵铁柱探头看向马来财的卧室,刚好看见柳凤娇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用干净的毛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看来这骚娘们刚洗完澡……”赵铁柱盯着柳凤娇看了半天,心里冷哼道:“这个骚娘们都他妈成这样了,一看就是欲望很强的那种女人。”

柳凤娇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擦着头发,看着镜中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曲线,心里沾沾自喜,不过在看到自己那儿时,忍不住也有些烦躁。

这时,马来财光着屁股、挺着大肚子进了卧室,头发也一样湿着,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卷。

“来财,你啥时候去城里啊?”柳凤娇见他进来,开口问了一声。

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咋啦,有啥事?”

柳凤娇说:“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我听人说,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可以让颜色变浅一点。”

马来财猥琐的嘿嘿一笑,走到跟前打量着她的柔软,笑问道:“咋啦?嫌它颜色不好看?”

“废话嘛这不是。”柳凤娇不满的说:“也不知道咋回事,都成这样了。”

马来财上去摸了一把,咧着嘴笑道:“我觉得这样的挺好啊!一看见你这这样的,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柳凤娇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你啥口味,人家都喜欢好看的,你偏喜欢这样的。”

马来财点点头,凑到跟前低声说:“我不光喜欢这样的,还喜欢睡这样的。”

说完,他来到柳凤娇身后,也不管柳凤娇有没有做好准备,提起那东西就准备开始。

柳凤娇表情几乎看不到什么变化,马来财那东西太不值一提了,完全没什么感觉。

可是,马来财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弱的不行,一边动,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

刚说完,马来财身体抽搐一阵,动作也就停了下来。

柳凤娇头也不回,面无表情的问道:“完事儿啦?”

马来财点点头,嘿嘿一笑:“完事了,舒不舒服?”

柳凤娇没搭理他,心里暗道:“我舒服你奶奶个腿!前后也就三十秒不到,完全没感觉,你这家伙就完事了,真他妈的废物!”

这边,陈壮还在和雪梅嫂子进行着天人交战。

陈壮也在这巨大的快乐中达到了巅峰,他抱住雪梅嫂子,低吼道:“嫂子,我来了……”

雪梅嫂子紧抱陈壮,兴奋的喊道:“壮子,来吧,快来吧!”

最后时刻,二人同时快乐。

雪梅嫂子死死抱住他,幸福的说:“壮子,你太厉害了,嫂子都快晕过去了……”

陈壮嘿嘿一笑,说:“嫂子,我也感觉自己好像不一样了,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雪梅嫂子轻声道:“壮子,以后嫂子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想要,嫂子都给你。”

陈壮摸着雪梅嫂子,笑着说道:“嫂子,我现在就想……”

雪梅忽然惊呼一声,感觉陈壮再次有了反应。

她满脸惊讶、满心欢喜的说:“你这小子属驴的吗?这么快就有精神了?”

陈壮腼腆的笑道:“主要是嫂子你太美了,我忍不住……”

雪梅嫂子心里欢喜的不得了,真没想到陈壮的竟然这么强,这可真是……

于是她急忙抱着陈壮,声音抑制不住高兴的说:“那就快来吧,壮子……”

随后,两人再次继续。

这一夜,两人完全忘了赵铁柱,也不知道赵铁柱回来没有、几时回来的,前前后后回来了几次,一直到后半夜,雪梅实在困了,两人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对雪梅来说,陈壮今夜的举动,她的身心都在这一夜被陈壮彻底俘获。

而陈壮,也终于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快乐,雪梅嫂子对自己毫无保留,他心里不仅喜欢,还格外感动,一心只想好好对雪梅嫂子,给她幸福。

……

第二天,陈壮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身边雪梅嫂子还在沉睡,陈壮看着她那诱人的模样,那东西又开始有反应了。

他小心分开雪梅嫂子的腿,轻车熟路的找到昨天那寻欢作乐的地。

雪梅嫂子正在熟睡,忽然一下被陈壮惊扰,惊的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扭头一看是陈壮,顿时娇声嗔道:“壮子,你这一大早是要干啥呀……”

“睡你呀嫂子……”经过昨晚的快乐,陈壮早就没了那份羞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坏坏的挑逗。

雪梅嫂子一边享受着这特殊的“唤醒服务”,一边娇喘着说:“壮子,嫂子昨天让你折腾一宿,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了,你还不放过嫂子……”

陈壮说:“嫂子,你不是一年多没有了,壮子得好好对你……”

雪梅嫂子娇羞的点点头,屁股抬了抬,口中道:“那就快来子……”

两人再度开始,外面的赵铁柱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一边给两人准备午饭。

昨晚他听了一夜,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静。

当陈壮停止的时候,雪梅嫂子已经彻底筋疲力竭了。

赵铁柱听着里面的动静偃旗息鼓,便过来敲了敲门,说:“壮子,媳妇,起床吃饭了,这会儿都十二点多了。”

“啊?十二点多啦?”陈壮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而且还是在赵铁柱的床上,于是急忙拍了拍雪梅嫂子挺翘的臀部,说:“嫂子,起床吃饭了。”

雪梅嫂子点点头,起身帮着陈壮穿衣服,自己便随手套了条碎花裙子,也没穿内衣,便跟着陈壮一起走了出来。

赵铁柱看见两人,急忙招呼道:“来,赶紧吃饭吧,忙了一宿肯定也饿了。”

雪梅看着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点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

陈壮在赵铁柱家吃完了午饭,便起身对两人说:“铁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进山打猎。”

雪梅嫂子眼里满是不舍,想问他啥时候再来,可碍于老公在身边,也不好开口。

倒是赵铁柱开口说道:“壮子,你嫂子现在名份上还是我的老婆,所以你俩要是还想,就到我家来,不能让你嫂子到你那去,不然村里人看见要说闲话的。”

陈壮心下一喜,急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铁柱哥,那我晚上还来。”

雪梅嫂子心下一喜,压抑着内心的激荡,说:“壮子,晚上早点来。”

虽说陈壮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费了不少体力,但他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陈壮回家之后,把老爹留下的三连弩翻了出来,准备上山打点野味,正要出门,便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壮子,壮子!”

回头一看,马来财的女儿马玉倩,正满头大汗的朝自己跑来。

马玉倩穿着一身特别洋气的运动服,养眼至极。

眼看马玉倩到了跟前,陈壮问道:“玉倩啊,你找我有事?”

说话时,眼神扫过马玉倩的胸口,发现和雪梅嫂子比起来,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显得很是可爱。

跟雪梅嫂子睡过以后,陈壮对这种事算是食髓知味,这才一回来,就立刻又想了。

陈壮看着她那一对丰满,以及一双长腿,心里暗忖,马玉倩这么乖巧的姑娘,应该还是个雏儿吧?不知道睡起来的话,会是什么滋味。

马玉倩的身子又这么苗条,腰这么细,自己要是能握着她的腰……那还不得舒服翻天?

马玉倩没有注意陈壮的眼神,擦了一把汗,才说道:“壮子,我来找你帮个忙,村里卫生所的病床太老了,掉了好几块板,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帮我补一下……”

“没问题,交给我吧。”陈壮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对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而且还又是从城里回来的,按说这样的人都眼高于顶。

可没想到,她不但学历高、长得美,心地也善良,处处为大家着想,要是谁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气了。

两人一起去卫生所的路上,陈壮陈壮忍不住问她:“玉倩,城市里那么好,你为啥要回来啊?”

马玉倩笑道:“咱们村一直缺个真正的医生,乡亲们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就回来了。”

陈壮点点头,继续问道:“玉倩,你都已经在城市里生活过了,以后要是搞对象的话,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

马玉倩笑着问他:“你问这干啥?要给我介绍对象啊?”

“没没没。”陈壮急忙摆了摆手,说:“我就是好奇问一嘴。”

马玉倩便随口说道:“找对象的话,找城里的还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对我来说,只要人好,有上进心就行,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这些都不重要。”

陈壮有些惊讶的看着马玉倩,见她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心里不由得暗忖,这么说来,我也不是没可能喽?小时候玩过家家,马玉倩没少给自己当新媳妇,这长大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

两人一边聊着,已经来到了卫生所。

陈壮看了看破旧的床,又拿起马玉倩准备好的木板,看了几眼,说道:“玉倩,这木材有点薄,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

“行,你看着来吧,我给你倒点水喝。”马玉倩说完,便扭着紧翘的小屁股进了卫生所。

在村子里的人,木匠活大都会一些,陈壮也不例外,拿起锤子和锯子便开了工。

片刻后,马玉倩转身拿着水出来,弯腰给陈壮递水,笑眯眯的说:“壮子,来,喝杯水!我这没一次性杯子,你就凑合用我的吧,别嫌弃我就行。”

陈壮一抬头,便透过马玉倩的衣领,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风光,就连她带的内衣,好像都是那种特别时尚的款式。

只可惜这风景一闪即逝,让陈壮意犹未尽。

他急忙结果马玉倩递来的水杯,笑着说道:“玉倩你可真会说笑,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别嫌弃我这个大老粗才是真的。”

“怎么会呢!”马玉倩一脸认真的说:“你一点也不粗,咱村的年轻人就属你最聪明。”

陈壮用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递还给马玉倩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玉倩,咱俩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啊?”

马玉倩一下子羞红了脸,啐道:“瞎说什么呢……”

陈壮觉得马玉倩红着脸的模样格外可爱,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马玉倩从小就对陈壮很有好感,不知怎的,她一直觉得陈壮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气质。

出去上了好几年学,马玉倩见多了外面的男人,也还是觉得陈壮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样。

他的一切都让自己感觉那么真实,就连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都让自己觉得有些晕眩……

陈壮虽然很想跟马玉倩这样的漂亮姑娘调调情,但时间仓促,他也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专心干活。

马玉倩在一旁看着陈壮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便下意识的掏出自己的手帕,亲手替他把汗珠擦去。

马玉倩看着他认真干活的侧脸,越看越觉得顺眼,这小子要是换一身行头放在大城市,妥妥的大帅哥一枚,而且还是身材健硕、肌肉感十足的帅哥,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小姑娘。

“壮子干活又踏实,人长得也不错,倒是个好男人的胚子。”

马玉倩心里想着,涌上一股羞赧。

眼看陈壮的汗都要连成线了,马玉倩连忙又掏出手绢,去帮陈壮擦去脸上的汗。

嫩滑的手指划过脸颊,让陈壮感觉十分受用,虽然隔着一层布,但是那种触感还是很美妙。

弄好床之后,陈壮长出一口气,道:“玉倩,床修好了,你先用着,有问题我再来给你弄,不过我还得进山打猎,得先走了。”

马玉倩急忙说道:“壮子,为了感谢你,改天我请你去市里吃大餐吧!”

“啊?”陈壮笑着摆了摆手,说:“客气啥呀玉倩,我一辈子也没去过几次市里,跑起来还挺麻烦的。”

“那怕啥呀!”马玉倩说:“我爹正好过两天要去市里办事儿,咱俩跟他车去、跟他车回就是。”

“啥?你爹?”陈壮一听,更是吓的连连拒绝。

好家伙,坐马来财的车,跟马玉倩去市里吃饭?那还不被马来财那个老狗日的打断腿啊!

想到这儿,陈壮急忙说道:“最近事情多,以后再说吧,我该进山了,先走啦!”

说完,陈壮急忙逃一般的离开。

陈壮拿了三连弩,穿上了长衣长裤,用老爹留下的军用水壶灌了一壶凉水,便一个人进山了。

河畔村就在大山脚下,往前几辈,村里人都是猎户,一年到头吃的用的,几乎全靠进山打猎,然后再拿出去卖钱,最近这些年经济发展的不错,猎户慢慢也都转行了,毕竟进山讨饭吃不容易,经常还有生命危险。

陈壮他爹原本是村里最后一个猎户,小的时候他爹还教了他不少打猎的本事,经常跟着他爹进山,但是他爹死后,陈壮就很少进山了。

进山之后,陈壮按照记忆,找到了老爹当年进山的一条捷径。

陈壮他爹当年自己走出过一条非常隐蔽的狩猎路线,这条路可以最快到达一处猎物最多的山谷,而且沿途无人走过,非常容易抓到山鸡野兔,如果往深了走,还有野猪和黑瞎子。

山鸡野兔什么的倒还好,野猪和黑瞎子就有些危险了,搞不好会弄出人命,所以陈壮这次也很谨慎,决定猎个三五只山鸡野兔,也就差不多可以回来了。

沿着老爹的狩猎路线走了半个多小时,参天的大树就已经把太阳完全遮蔽了,陈壮把脚步声压得很低,老爹亲手打造改良的那把三连弩也已经搭上弦并且放入了弩箭。

陈壮的听觉非常灵敏,树林里有点什么风吹草动都能逃不过他的耳朵,他在一处灌木丛前停下,刚屏住呼吸,就听见灌木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忽然伸出脚去踢了一下,里面顿时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随后两只色彩斑斓的山鸡就从灌木丛里跳了出来。

陈壮心下一喜,顿时一抬手便扣动了三连弩的扳机,三支弩箭嗖嗖嗖的快速射了出去,第一支箭直接射中最近的那只山鸡,锋利的箭头直接射穿了它的脖子、又射入了不远处的树干,而另外两支箭,则全部射中了另一只山鸡的腹部。

两只山鸡几乎一前一后被射中,掉在地上扑腾两下就死得差不多了,陈壮一手一只,把它们提了起来,掂量了一下,顿时喜上眉梢。

这两只山鸡都是公鸡,估计是正准备干架,结果被自己同时端了,每只公鸡都有五六斤重,可谓是非常肥壮了,这样的山鸡,至少能卖个两三百块钱。

陈壮把两只山鸡用麻绳捆住背在身后,又将射出去的三支弩箭找了回来,三连弩上好弦之后,他继续往前,寻找其他猎物。

十几分钟之后,陈壮再次听到不寻常的动静,这一次,竟然被他发现一只棕灰色的山鸡。

陈壮一眼就认出这是母山鸡,这玩意煲汤对女人身体最好,很多城里人跑来,开出五六百的价格,想买一只野生的母山鸡,只可惜这东西太少见了。

陈壮大喜之下,弩箭齐射,轻而易举将这母山鸡收入囊中,心里美滋滋的想,母山鸡可以拿去给雪梅嫂子炖汤补身体。

昨天自己把她折腾的那么厉害,以后还惦记着天天都能跟她睡上几次,应该好好给她补补才是!

天色渐晚的时候,陈壮从山里走了出来。

很久没进山了,没想到收获这么丰盛,他这次一共抓了五只野山鸡,四公一母,还抓了三只正肥的野兔。

陈壮美滋滋的回村,先将一公一母两只山鸡放回家,又留了一只野兔,把剩下的三只公山鸡和两只野兔带着,去了村里的门市部。

门市部专门收山里的野味,卖给城里的饭店,三只公山鸡卖了六百块,两只野兔卖了一百八十块。

进山半个下午就得了七百八十块钱,陈壮心里乐开了花,早知道自己这几年应该天天进山,搞不好现在早就把新房盖上了。

陈壮拿出一百二十块钱,买了两瓶门市部里最好的白酒,又回家取了留下的两只山鸡和一只野兔,一起拿着去了赵铁柱家。

此时,雪梅嫂子正在家里着急。

陈壮说要进山,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她真怕陈壮在山里出点什么意外。

雪梅看向正在摆弄电视的赵铁柱,开口问道:“铁柱,你说壮子不会出什么事吧?”

赵铁柱说:“不会的,你看壮子那个体格,野猪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除非是碰见黑瞎子,不然肯定不会有事儿。”

雪梅急忙问:“那万一真遇见黑瞎子了呢?”

赵铁柱摆了摆手,说:“你就放心吧,黑瞎子这东西都在深山老林里,壮子不会进那么深的。”

正说着,陈壮敲了敲门,开口问:“铁柱哥,铁柱哥在家吗?”

雪梅一下子喜上眉梢,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三两步跑出去。

打开大门,看着门外的陈壮,雪梅这才大松了一口气,幽怨的说道:“你可把嫂子急死了,还以为你出啥事了呢!快进来!”

陈壮急忙闪身进了门,举起手里提着的一公一母两只野山鸡,还有一只野兔,对雪梅嫂子说道:“嫂子,我给你跟铁柱哥带了点野味,这个母山鸡特别好,你留着煲汤喝补身子。”

雪梅嫂子心里感动,娇羞的看着陈壮,低声道:“壮子,你可真疼嫂子。”

陈壮哈哈一笑,说:“嫂子对我这么好,我当然要好好疼嫂子、报答嫂子了!”

雪梅嫂子开心的说:“算你有良心。”

陈壮嘻嘻笑道:“嫂子,今天晚上有空吗?”

雪梅嫂子脸羞的通红,推了陈壮一把,说:“有空!先吃饭,吃完饭嫂子好好伺候你!”

赵铁柱这时也探出脑袋来看了一眼,惊讶的说:“可以啊壮子!收获这么丰盛!好些年没吃野味了,馋的狠哩!”

陈壮提起两瓶上好的白酒,说:“铁柱哥你看,上好的二锅头,咱俩晚上再喝点儿!”

“嚯!”赵铁柱惊喜的说:“这二锅头得六十块钱一瓶吧?你小子发财啦!”

对河畔村的村民来说,平时喝的都是五块的老村长,能喝一瓶十块的就是奢侈了,要是想喝一瓶十五块钱的老白干,那得是过年才舍得。

陈壮买的这两瓶酒,赵铁柱一辈子都没喝过,顿时眼都看直了。

陈壮笑着说道:“铁柱哥,这两瓶酒可都是给你买的,我今天进山收获不错,还有些野味直接卖给门市部了。”

“厉害厉害啊!”赵铁柱欣喜的接过两瓶好久,欢天喜地的说:“壮子,哥哥今天沾你的光了!”

雪梅嫂子说:“你们哥俩先聊着,我去把山鸡和兔子宰了。”

陈壮急忙说:“嫂子,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去帮你吧!”

赵铁柱也点点头说:“是啊,壮子,你去给你嫂子打打下手,我自己先整两杯,哈哈,哥哥没喝过那么好的酒,犯酒瘾了,你可别笑话!”

陈壮便说:“铁柱哥你尽管喝吧,我去给嫂子帮忙。”

陈壮跟着雪梅嫂子一起进了厨房,跟在后面的陈壮立刻就把门给关上了。

关上门之后,他一把从后面将雪梅嫂子抱住,两只手直接顺着雪梅嫂子的衣摆摸了进去,绕过肚兜,一边在她耳边说:“嫂子我好想你!一整天都在想你,想你想的快疯了!”

雪梅嫂子被他这么一抱着,浑身瘫软在他怀里,她动情地说:“嫂子也想你啊壮子,想的心发慌!”

陈壮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掏出六百块钱,塞进雪梅嫂子的手里,说:“嫂子,这钱是我今天卖野味赚的,你拿着,改天去城里买件新衣裳!”

雪梅嫂子急忙说:“壮子,这钱嫂子可不能要,你自己留着吧!”

陈壮急忙说:“嫂子,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的钱都给你花,你就放心拿着,买了新衣裳穿给我看,我看了也开心!”

雪梅嫂子见陈壮一脸认真的样子,感动的眼眶都红了。

跟赵铁柱这些年日子过得紧巴,她已经两三年都没买过新衣裳了,上次去镇里,看见一条裤子才卖六十块钱,她犹豫半天都没舍得买。

没想到,陈壮竟然对自己这么大方,这么疼自己,看来,自己以后真是找了个好归宿。

雪梅嫂子转过身,摸着陈壮的脸,红着眼说:“我的好冤家,你对嫂子这么好,嫂子该怎么报答你啊……”

陈壮嘻嘻一笑,说:“嫂子不用报答我,只要好好伺候我就行了……”

雪梅嫂子低头一看,陈壮的反应如此强烈,她脸上一红,心念一动,说:“那嫂子一边做饭,一边伺候你,好吗?”

陈壮惊讶的问:“嫂子,你怎么一边做饭一边伺候我?”

雪梅嫂子羞赧一笑,转过身去,将裤子脱了下来,丢到一边,对陈壮说:“傻子,这样子嫂子不就能一边伺候你,一边在前面干活了吗?”

陈壮昨天才初经人事,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还能有这么多花招。

他甚至一度以为,这种事只能在床上躺着来,没想到,竟然还能这样子。

当雪梅嫂子带着他,陈壮仿佛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于是,厨房里,雪梅嫂子无论在做什么,后面都紧紧粘着一个陈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