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叫出来看镜子里的你多美 302寝室的那些事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11-18 08:41:25

 没想到在男人熟练地动作下,长期得不到滋润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少fù不由得加进了双腿。

     男人感受到了少fù的动作,嘿嘿一笑,大手顺着翘 的缝隙用力探了进去,直接覆盖在了柔软之上。

   灵活的手指在其中不停摩擦,渐渐的少fù的内裤变得潮湿起来。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少fù的呼吸更加急促,下身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一股暖流开始缓缓地往外流淌。

  男人的胆子变得更大了

  还没等少fù反应过来,就已经找准了地方,一下就穿了进去。

 少fù剧烈的扭动着身体,但是不管如何都逃脱不了男人的手掌,灵活的手指让她的身体变得酸软,不得不靠在了身后的男人身上。

  “小姐,你要是不想让大家都知道你是这么开放的女人,就老老实实配合我!”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已经结婚了!”少fù只能小声哀求。

  男人并没有理会少fù的哀求,反而变本加厉的伸出了另一只手

 少fù不想让这件事众人皆知,只好乖乖的把两条严丝合缝的修长美腿微微分开了一点。

  男人的大手绕过少fù柔韧的腰肢,顺着光滑的小腹蔓延下去。

  不得不说男人的手法很是高超,每次都能触碰到少fù最敏感的地方,来回摩擦竟然让少fù有了一丝丝异样的感觉,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微微向前耸动。

  这种感觉是少f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在如此多人的地方被人抚摸着最神秘的地方,这是多么羞耻的事情。

  她的身体是诚实的,在手指的努力下已经有了强烈的感觉,水迹已经开始蔓延到她的腿上,她甚至能听见“咕叽咕叽”的水声。

  但是内心最后的理智在阻止着少fù的动作,她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逃离了男人的魔掌。

 文学

  正好这时人群没有那么密集了,少fù赶忙逃离这节车厢。

  慌乱中,她没有发现,身后的男人也紧跟着她挤了出来…….老李并不知道少fù上车的经历,但是他现在脑海里却满是少fù的身影,他现在只想一亲芳泽。

  此时正值高峰期,其他车厢上车的乘客比较多。

  唯独那个年轻少fù所在的这个卧铺车厢却比较冷清,因为是新加的车厢,反而却没有什么人购票,只有零星的两三个人上车之后就消失在了自己的小单间内。

  本就格外关注少fù的老李,自然知道她进入了哪个车厢,在进行完正常的巡视任务之后,老李朝着少fù所在的车厢走了过去。

  “来,过道的乘客把腿收一收。”老李好不容易穿过了拥挤的硬座车厢之后,顿时眼前一亮,扑面的异味也消散一空,来到了清爽的卧铺车厢。

  整个车厢的走廊空空dàngdàng的看不到一个人影,仅有的几个乘客也在自己的铺位上休息,安静的氛围与隔壁的硬座车厢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应该是在这节车厢吧?”老李嘴里嘀咕着,一路朝前走去,目光不断的在各个单间中不断的徘徊,寻找着那个少fù的身影。

  “放开我,求你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难道不在这里?”已经走了一半的车厢,依旧没有发现少fù的身影,老李有些疑惑,却是在这个时候,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单间传了出来,似乎是那个少fù的声音。

  “不要…”随后便传出了少fù有些低沉的哀鸣声,还伴随着沉重的呼吸。

  听到动静的老李头脑一热,连忙轻声的朝着传出动静的单间移动了过去。

  在这期间,少fù的声音愈加低沉,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让她发不出声音。

  只见这个单间的下铺上,少fù被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牢牢的压在身下,身旁的地板上散落着被子和少fù的几件物品。

     “臭女人,你最好老实点乖乖就范,要是让人听到了….嘿嘿嘿…”

  说罢,老李就看见男子的手直接覆在了少fù饱满挺翘的胸脯上,狠狠的揉捏了一把,惹的少fù惊叫了一声,脸上满是惊恐,随后便紧紧的用银牙咬住自己的嘴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看少fù受了自己的威胁,男子便更加的大胆,伸出手直接就扯向少fù的三角内裤,瞬间就将之褪到了腿根,露出了下面的光景。

就连少fù光洁的大腿上,也因为男子粗俗的动作印下了几个鲜红的手指印。

  “啊。”事情到了这种境地,少fù显然容忍不了,疯狂的在床上挣扎了起来,可愈是挣扎,便愈是惹得男子更加兴奋,伸手就要褪去自己的裤子。

  无意之间,少fù的目光与老李的视线对在了一起,瞬间她的脸上涌出了惊喜的神情。

  “救我…”

  听到少fù的话之后,老李这才从刚才的刺激场面中回过了神,先不说救她是职责所在,看着少fù委屈可怜的眼神,老李更加心软,不能让人把她给糟蹋了。

  “咳…”

  老李一声中咳,直接把压在少fù身上的男子吓了一跳,直接从她身上翻了下来,滚落在了地板上。

  这个时候老李才看清楚男子的样貌,长得一般,但脸上却是有一道狰狞的刀疤,看起来凶悍异常。

  看到老李是列车员之后,男子慌张的连裤子都来不及拉上,从地上翻了起来。

  “赶紧滚蛋,如果你不想让我报警抓你的话….”

  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但老李也不是被吓大的,直接出言威胁。

  刀疤男狠狠的瞪了一眼老李,甚至都没有回头再看一眼床上的少fù,提着裤子就离开了这个车厢。

  “需要我帮你吗?”老李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之前才许下的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

    少fù低头看到老李的裤子,微微吃惊,刚才被调戏过后的身体还没有彻底平息下来,少fù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彻底填满自己内心的需求。

  “不用…不用….谢谢,谢谢….”少fù脑海中的想法一闪而过,立马夹紧了双腿,但两腿间的黑色还是被老李捕捉到了,顿时心脏一阵窒息。

  看着少fù穿上了小内裤,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坐在那里,老李心里止不住的失望。

  “算了,这个车厢没有什么人,不安全,你被他们盯上了,我带你去值班室吧!”

  “好,谢谢。”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少fù没有了之前的高傲,又是因为被老李救下,心里多了一丝说不出的感觉。

  随后老李就把少fù安排在了值班室,便去忙自己的工作了。

  老李走后,少f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这才松了口气,感受着下身的泥泞,眼眶不由的红了起来,刚才的经历让她羞愤难耐。

    常年得不到满足的身体让她的内心被空虚逐渐填满。

  白嫩的小手逐渐覆盖在了神秘的花园上,纤细的手指忙碌起来。

  “嗯,用力……..”

 老李匆匆完成工作,就转回了值班室,那里还有个娇嫩的少fù在等着他开导。

  没想到向后不到10分钟的时间,老李再回来的时候,就听见了值班室里奇怪的声音。

  老李走到近前,透过值班室窗户向里看去,眼前的画面让他的那物再次起立。

  “咳咳………”老李假装咳嗽了两声,推门进去。

  少fù吓得干满抽回了手指,但是手指上的晶莹却是明晃晃的提醒着老李刚才发生的事情。

  老李看着少fù脸上的慌张,知道机会来了,可以趁虚而入,迫不及待地将她搂进怀里,“别怕,在这里谁也伤害不了你!”

  “嗯……”

  少fù刘诗感受到老李的束缚,先是一惊,可她听到老李说出的话,内心放松了许多,并没有立刻挣脱老李的拥抱,而是感受到老李怀里的安全感,连她自己都很惊讶,被一个陌生男子抱着,会产生这种感觉。

     刘诗看着老李脸上流淌出来的歉意,并没有怀疑他说的话,而是相信他了,默默的点头说,“没事儿,你先松开我吧!”

  “好。”老李看到她没有太大的警惕,知道还有机会,想到值班室等会有人来,不太方便,当即便是开口道,“妹子,这里是值班室,等会有人过来不太方便,会打扰你休息,要不我带你去卧铺车厢,你看怎样?”

  刘诗没有吱声,只是默默点头。

  老李大喜,随即领着她一起离开值班室。

  经过几节硬座车厢和一节餐车之后,老李将刘诗领到了一节卧铺车厢。

  刘诗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这节车厢里的铺位上都睡着人,显得比较安静,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这节车厢是我们乘务员的休息室,”李大柱向刘诗解释一句后,把她的行李箱放到行李架上,然后指着一个上铺,说道:“这个铺位是我的,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

  “你把铺位让给我了,你睡哪里啊?”刘诗抬头是看到老李的脸色有点dàng漾,又开始犹豫起来了,建议道:“要不,我把补卧铺票的钱给你,你看怎样?”

  “你先别急。”李大柱在她挺翘的胸部上扫视了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到时候,我会找你要的……”

  “那……好吧!”刘诗没有注意到老李眼神里的意味,还以为只是补个票的事情,转身伸手抓着扶梯往上铺上爬。

   忽然,列车晃动了几下,刘诗一个踉跄,差点从上面摔下来。

  老李赶快用手扶着往上推,感觉好软,好有弹xìng,只可惜时间太短暂了,还没有细细体验,看清她的裙内风光,刘诗就已经爬上去了。

  刘诗到了上铺后,脸红仆仆的,就像是一只熟透了的苹果。

  因为,除了刘诗的老公和刚才与她坐在一起骚扰她的那几个猥琐男外,还没有其他男人碰过她的屁股,经李大柱这么一模,还真有点异样的感觉。

  刘诗怕李大柱看见她的窘态,赶紧拉上帘子。

  这时候,车厢里灭灯了。

  与此同时,列车进入了一个很长的隧道,到处黑漆漆的。

  借着黑暗和列车的轰鸣声声,李大柱趁机爬到上铺,见刘诗仰躺在上面,按捺不住地压到了她的身上。

  “我……我要你!”李大柱盯着她的眼睛,向她表白说:“你在上车的时候,我一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你就答应我吧!”

  “不行,”刘诗继续挣扎着说:“我对你一点也不了解,就稀里糊涂地给了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你放心好了,我是一个好人,我只是喜欢你,对你一点恶意也没有,我只是想和你亲热……”

  李大柱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双手拿住她的两手,嘴对着她的嘴就亲。

  “你起来,不要这样!”刘诗一边转着头,不让李大柱亲她,一边使劲挣扎着说:“放手,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你喊吧,”李大柱不肯松开她的双手,厚颜无耻地说:“这是我的铺位,如果被人听见了,我就说是你主动爬上来找我的……”

  刘诗听了,身体就是一僵……

  李大柱看刘诗停止了反抗,以为她想通了,大手慢慢的松开了刘诗的双手,向着饱满处摸去。

  揉捏了一会,李大柱觉得不满意,又开始撕扯起刘诗的衣服,渐渐地刘诗的白嫩皮肤完美的展现在了李大柱眼前。

  刘诗就那么静静的躺着,两眼无神的看着头顶,任由老李摆布。

  老李看着刘诗的样子,更加助长了他内心的火焰,大嘴覆盖在了刘诗的柔软之上,尽情的享受着期盼已久的美味。

  刘诗虽然停止了反抗,但是身体还是诚实的,不一会,白嫩的皮肤就变成了粉红色,身体开始轻轻的颤动。

  老李察觉到了刘诗的变化,大手开始向自己梦寐以求的地方摸索。

她内心是抗拒的,但是身体的选择让她本能的迎合着老李的动作。

  过了一会,刘诗感觉自己的内裤正在被老李一点点脱掉,刘诗想要张嘴拒绝,却发现自己根本张不开口。

     刘诗在老李的笑声中有了一丝丝清醒,,正想开口阻止老李时候,老李却往前一顶。

  “啊……..”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刘诗轻呼出声,但是马上刘诗就发现老李好像并没有进去。

  原来是铺上没有灯光,在黑暗中,老李并没有看清楚,但是老李的火热也是顶到了刘诗娇嫩的相思豆上,所以刘诗才有了那么大的反应。

  老李刚想继续,隔壁铺上的人翻了身,哼唧了两声,吓得老李赶紧趴在了刘诗柔嫩的娇躯上,一动不敢动。

  过了一会,发现那个人只是在做梦,老李才慢慢起身。

  这是刘诗已经恢复了意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已经结婚了,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情!”

  “嘿嘿,你的身体已经告诉我,你跟你老公之间的生活并不是那么的和谐,你也感受到了,只有我能满足你,我会好好爱你的!”老李并不理会刘诗的请求,反而一本正经的解释。

  其实老李本身也不想霸王硬上弓,要是身下的少fù配合,那真是不要太舒服了!

  刘诗刚想再解释,老李直接挺动身体,突如其来的饱胀让她瞬间闭上了嘴。

  老李的宝贝实在是太大了,跟她老公的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虽然只是进去了那么一点点,但是那种强有力的充实感让她逐渐迷失其中。

  并且刘诗感觉老李好像并不满足于此,还在一点点的前进,想要完全深入进去。

  老李现在的心情是非常的激动,没想到刘诗最为一个结过婚的女人,竟然还保持着如此紧致的触感,这种体验绝对是让他终身难忘。

  老李伸出手握住了刘诗丰满的高耸,一点点的压了上去。

  “

  啊…………”

 “老李,你看小电影能不能小点声!”刘诗的喊声吵醒了隔壁正在睡觉的同事。

  老李吓得赶紧捂住了刘诗的小嘴。

  隔壁的同事嘟囔了两句,又打起了呼噜,老李这才慢慢放开了刘诗。

  刘诗一把推开了老李,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跳下了床,逃离了休息室。

  站在门外,刘诗大口喘着气,胸前的宏伟不停的起起伏伏。还没等她把气喘匀,老李跟着走了出来。

  “你……你要做什么?”刘诗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丰满的双峰。

  饱满的双峰被胳膊挤压的更加突出,深邃的沟壑吸引了老李的目光。

  老李摇了摇头,“这么多人我能干什么!你还是回去休息吧,我不会做什么了!”

  刘诗眼中充满着惊恐,真要是回去,可能直接被老李吃干抹净了。

  老李看出了刘诗的担忧,上前抓住了刘诗白嫩的小手。

  “放开!我要喊人了!”刘诗拼命的挣扎。

  老李并没有说话,拉着刘诗走到了餐车,找了个位置让刘诗坐在那里。

  刘诗看到老李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这才略微放下心来。

  静静的坐在餐车的座位上,看着老李。

  “你应该也快要下车了,在这里将就一下吧!”老李递给了刘诗一瓶没开封的水。

  刘诗犹豫了一下接过了水,她刚才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一口水都没有喝过,确实有点渴了。

  粉嫩的樱唇含向瓶口,小口的喝了点水,这才彻底平静下来。

  老李走到刘诗身边,挨着她坐了下来,这一动作让刘诗又绷紧了身体,但是老李坐下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就安静的坐在那里。

  过了一会,刘诗看见没什么动静,偷偷侧头看向老李,发现老李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吓得她赶紧转回了头。

  “你真漂亮!谁要是娶了你真的是太幸福了!”老李感叹道。

  女人的xìng格都是一样的,有人夸她漂亮她就会很开心,刘诗也不例外,俏脸红了红,低声说道,“也没有,你太会说话了!”

  “刚才真是对不起了!你跟我的亡妻长得太像了,我才忍不住的,希望你能原谅!”老李突然说道。

  亡妻?刘诗的小脑袋充满了疑惑。

  看出了刘诗的疑问,老李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照片。

  刘诗接过照片一看,老李跟一个女人站在一起,两人看起来很亲密,那个女人果真跟自己有几分相似。

  “那你妻子……….”刘诗刚想问问老李妻子的情况,火车的汽笛声打断了她。

  向窗外望去,发现自己已经到站。

  老李站了起来,主动帮刘诗拉起了行李,送刘诗下了车。

  刘诗下了车以后送了口气,终于是到地方了,这趟列车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虽说老李后来跟她解释了原因,她也相信了,但是她仍然不能原谅老李对她做过的事情。

  出了站台,刘诗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告诉了司机的地址,就闭着眼睛静静的坐在了后排。

  但没一会,刘诗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睁眼一看,发现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从后视镜里观察自己,两人的目光对视,司机还冲她笑了笑,发黄的牙齿让刘诗一阵恶心。

  她渐渐发现,司机的目光并不是集中在她的脸上,而是在她的胸部,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连衣裙在胸口的地方被撕裂了一些,雪白的柔软大片的暴露在空气中,她这才想起来她的衣服刚才被老李撕坏了,她赶忙双手抓住了衣襟。

  “美女,你说你穿成这样不就是让人看的么,有什么害羞的!”司机看到刘诗的动作意犹未尽的说道。

  “不……不是的。”刘诗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她总不能直接跟司机说自己在火车上差点被人吃了吧!

  “看你这样,是来这边下海的吧!打算去哪里啊!回头我去照顾你生意!”司机猥琐的说道。

  刘诗气的说不出来话,一张小脸涨的通红。

  幸好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出租车司机将刘诗载到她家所在的那条小巷的巷口,刘诗飞快的逃离了出租车。

  刘诗拐了几个弯,走进到一段狭窄逼仄的巷子,这里两边的房子靠得很近,月光七拐八拐地照进来,在石条地上映出惨淡的蓝光。

  刘诗犹豫了一下,看到前面有个房间似乎透出了点灯光,心里想反正路也不长,很快就可以走出去了,于是她快步走了进去。

  忽然,背后响起一阵风声。

  她还来不及反应,一只粗壮的胳膊猛地捂住了她的嘴,接着另外一只胳膊从后面揽住了她的腰身。

  一个身体贴在了她的后背,她感到自己被抱离了地面,正在被往回拖拽着。

  刘诗惊恐地挣扎,双手胡乱扑腾,她只能拼命去掰捂着她嘴巴的手,那个人力气大极了,她的一切挣扎显得那么柔弱无力。

  听到外面的声音,那间唯一亮着的房子忽然灭了灯,整条巷子一下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那人拖着刘诗往回走了七、八米,“咣”地一下撞开了旁边的一个门,进去后用脚把门一踢,转身将刘诗压在了地上。

  刘诗害怕极了,感到身子底下软软的瑟瑟作响,好象躺在了稻草上,身上的人放开了捂在她嘴上的手。

  “救……”刘诗正要叫喊,马上感到脖子被一个冰凉尖锐的东西顶住了。

  “不许叫,敢叫我就一刀捅死你!”一个沙哑的男声恶狠狠响起,“你叫也没用,这里没人听得到!”

  “请放了我,我兜里有钱,你都拿走吧。”刘诗颤抖说道,心里残存着一丝希望。

  “嘿嘿,”男人jiān笑了一声,说道:“我可不缺那两个钱,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还是让我泄泄火吧。”

  说着,他的手开始在刘诗身上粗暴地揉摸起来。

  “不,请别这样……”刘诗急了,双手推搡刀疤脸。

  男人自顾自地动作着,刘诗的推搡根本不起作用。

  木条窗户透进的微弱月光照在他的身上,勾画出一个头发蓬乱,胡子拉杂的男人剪影和他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

  “啊,怎么是他?”刘诗想起自己在火车上被这个刀疤脸骚扰时的情景,心里是一阵惶恐。

   “哈哈,”刀疤脸愣了一下,突然狂笑起来:“老子真他妈走运,老子最恨安保公司的人了,没想到你今天倒是送上门来,哼,老子今天正好开开荤,尝尝别人老婆的味道!”

  说着,他手上加劲捏揉起来。

刘诗又气又急,脑袋在稻草上转来转去,躲避刀疤脸那张酸臭的脸,但刀疤脸还是张口叼住了她的嘴唇,舌头在上面舔来舔去。

  刘诗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的身体拼命扭动,想将刀疤脸甩开,但她的扭动不仅徒劳,而且加剧了两人的身体摩擦。

  刀疤脸感到身下那个丰满温暖的躯体在不断地蹭着自己,yù望之火猛烈地燃烧了起来,便扯着刘诗的裙子,想将它从头上脱下来。

  然而,刘诗死死拉着不让他脱。

  “我靠,你这个臭娘们!”刀疤脸恼了,怒喝一声,拿起手里的刀子chā进连衣裙下摆,往上一挑。

  嗤……!

  一声脆响,刘诗的裙子被割裂开了。

  刀疤脸双手拉着裂开的两边。

  哗啦!

  一声脆响,刘诗身上连衣裙被撕成了两半。

  刘诗惊呆了,双手死死护住胸部,惊恐地看着刀疤脸手里的刀。

  “哈哈,老子在火车上就盯上你这个骚娘们了,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借着微弱的月光,刀疤脸看到刘诗雪白细嫩的肌肤,心里一阵狂跳。

  他一手抓住刘诗的两只手腕,将她的手臂拉高,另一手执刀chā进了胸罩的两个罩杯中间,也是往上一挑。

  嘣!

  又是一声脆响,胸罩从中间断开。

  刀疤脸把刀往旁边的草堆上一chā,伸手拨开刘诗胸罩。

  无助地颤抖着,汗水覆盖整个胸部,月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亮,随着呼吸起伏,等待着残酷的蹂躏。

  “我的妈啊!”看到这美艳的场景,刀疤脸的脑子腾地热起来,有些发呆。

  刚才摸揉的时候感觉手感很好,没想到眼睛看的感觉更好,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伸出大手握住左胸,猛地搓揉起来。

  刘诗惊恐地被割开身上的衣服,胸部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又羞又恨,于是,她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雪白的身体暴露在一个粗鄙的男人眼前,被他玩弄,这样的事她以前连想都没想过,没料到今天却真正地发生在她身上了。

 刘诗着急了,挣扎着想爬起来,但男人一下子就按倒了她。

  她的裙子被掀到腰上,刀疤脸的手撕扯着她的内裤,就这样,刘诗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崩溃了。

   刘诗眼角泪光闪烁,她痛苦地张大嘴巴呼吸压低声音呻吟着,随着他的撞击把头扭向一边。

  刀疤脸强壮得象头公牛,双手撑在地上,卖力地挺动下身。

  刘诗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悲愤和羞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能转过脸去,任凭刀疤脸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耸动,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呜呜……”刘诗没有回答,只管捂着脸悲伤地抽泣。

  “得了,别哭!”刀疤脸威胁道:“再哭,老子就弄死你!”

  刘诗吓得直打哆嗦,顿时止住了哭泣。

  刀疤脸从刘诗身上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刘诗哭着坐起来,想起自己刚才被这个邋遢的刀疤脸强暴时的情景,顿时感到一阵恶心,有一种想呕吐冲动。

  淡淡的月光透过木条窗户照进这间柴火房。

  刘诗赤luǒ的身体在月光下显得非常诱人,她的眼神呆滞,满脸泪痕,头发蓬乱夹杂着几根稻草。

  呆坐了半天,刘诗勉强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提着行李箱,拖着沉重的步伐,摇摇晃晃地朝自己家小区那幢楼的方向走去。

  回家后,发现丈夫刘建刚不在家,女儿刘诗曼也在她那间闺房里熟睡了。

  为怕女儿发现自己这副狼狈相,她没有前去女儿的房间里将她叫醒,而是将行李箱放在客厅里,走进自己和丈夫那间主卧室.

  随后,她将身上那件被刀疤脸用刀子划破的连衣裙脱下来藏在衣柜里,拿上一套睡衣走进浴室。

  打开水龙头,调节好水温,站在喷洒下,让散发着热气的水柱,冲刷自己被刀疤脸糟蹋过的身体。

  她本打算将自己被刀疤脸强jiān这件事告诉丈夫,但想起他是和自己乘

  坐一趟火车从燕京市回到蓉城市的,知道她在火车上发生的事情。

  她心里清楚,一旦刀疤脸被抓获,他在车上与老李之间发生的事情就会被老公知道,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只好咬咬牙,吃下这个哑巴亏。

  洗完澡,刘诗回到卧室,将手机从手提包里摸出来。

  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丈夫刘建刚还没有回家,本想给他打一个电话,又怕他在外面执行任务,也就没有将电话拨打出去。

  于是,她静静地躺在床上,脑海里反复闪现出自己这两天在列车上发生的事情。

  不知为何,想到老李的时候总会想起他那庞大的宝贝,这让刘诗的身体变得火热起来。

  一丝丝晶莹的水珠开始在刘诗的神秘处云集……………

赵雯雯起床的时候,刘诗已经将热气腾腾的早餐摆上桌。

  一见到母亲赵雯雯心里就是一喜,急忙上前问:“妈妈,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刘诗回答说:“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两点钟,见你已经睡着了,就没有叫醒你,快去洗脸漱口吃饭,要不然,你去上课,就会迟到了……”

  “耶!”

  赵雯雯向母亲扮了一个鬼脸,走进卫生间。

  吃早餐时,赵雯雯见家里只有她和母亲二人,便问道:

  “老妈,我爸呢?”

  “你爸一大清早就出去了。”刘诗似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脸幽怨地说:“别管他,吃饭吧,吃完饭好去上学!”

  “哦!”

  赵雯雯并没有注意到目前的表情,津津有味地吃起了早餐。

  早餐过后,赵雯雯与母亲告辞一声,便背着书包离开家门,前去她家附近的一个公jiāo车站,乘坐公jiāo车去学校。

  赵雯雯是蓉城一中高三的学生,在班上的成绩平平,却继承了母亲的优良基因,长相十分出众,是一个标致的小美人:

  她有一头一头长长的秀发,瓜子脸上有一双明媚的眼睛,一副高挻的鼻子,一个xìng感的嘴唇。

  特别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那一对丰满挺立的胸部。

  就好像是天神的恶作剧一样,从小学开始就一直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到现在已经是F罩杯的等级,还有再继续成长的趋势,完全无视于地心引力的丰美胸部,

  同学们给她取了一个“大rǔ牛”的绰号。

不光是来自同龄朋友之间的嘲弄;尤其令赵雯雯感到难堪的,是周遭成熟男xìng的异样目光,不管是学校的老师,公车上的乘客,或者是隔壁的邻居。

不知不觉中,赵雯雯逐渐被上车的人给推到最后排的位置,“咦啊!?”双 间一阵异样的触感打断了赵雯雯的思绪。也许是太过拥挤的缘故,一位站在赵雯雯身后的中年男人,他的公文包尖端紧紧地压迫在赵雯雯的校裙上,位置正好就在两片丰满  的中间。“讨厌,怎么刚好顶在那种地方……”重要的部位被物品紧密压迫的羞人感觉令赵雯雯满脸通红。

  赵雯雯一时没有猜想到陌生异xìng的下流企图,只是稍稍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躲过这个令人尴尬的场面。后方的中年男人似乎没有察觉到前方少女羞耻的窘态,手上的公文包非但没有移开,反而毫不放松地随着赵雯雯的动作更加往前推。

  整个公文包塞到了学生裙的下方,从侧面看过去的话,就好像赵雯雯骑站在公文包上面一样。正在赵雯雯对眼前的状况感到手足无措的时候,仿佛要将某种下流的目的传达给眼前的少女。

中年男人开始以微妙的力道向上提起公文包,轻柔,却稳定且执拗地持续挤压赵雯雯未经开发的部位。

当时在赵雯雯羡慕的心中幻想的,是如同童话故事中王子和公主的情结,像公车色狼这样直接大胆,充满侵略xìng的下流行为是她想也不曾想过的。赵雯雯青涩迟钝的反应似乎鼓励了男人的侵略yù望,手上公文包的力道逐渐加大,变换不同的角度,隔着单薄的内裤布料,无情地攻击纯洁的少女隐私部位及逐渐挺立的 芽,下流的意图溢发明显。赵雯雯曾经瞒着父母,偷偷在百货公司买过几件俏丽可爱的内衣裤,但是始终没有勇气穿上,平常上学的时候,制服的百褶裙底下,个xìng朴素的赵雯雯穿的,是一般棉质的白色内裤。棉质内裤虽然舒适保暖,对于陌生男人的猥亵行为却没有丝毫防御作用,随着公文包的顶压挤迫,内裤陷入了少女羞耻部位。

  本来是亲密的贴身衣物,变成了一件黏附在少女娇躯上的道具,不停地随男人的挤压动作摩擦着主人柔软敏感的地方,将情yù的官能信号送进青涩女中学生的身体中。陌生男子的猥亵动作虽然让赵雯雯感到厌恶和惊慌,但是紧接而来的感官冲击使赵雯雯陷入一阵迷惘与困惑,软化了刚刚萌芽的抵抗意识。

  未经人事的少女隐私部位在下流的玩弄下逐渐渗出温热蜜液,象征清纯女中学生的纯白内裤紧密黏贴在身体上。

  从隐私部位传来的快感电流顺着脊髓传遍全身,逐步侵蚀

从下流动作所得到的快感余韵还残留在体内,到底刚才是不是真心希望色狼住手,这一点现在的赵雯雯自己也无法肯定。“呼……不管怎样,好像没事了……”正当赵雯雯以为结束了的时候,一只厚实粗大的手掀开了学校的百褶裙,贴上了自己的 部;执着的猥琐男并没有放弃到手的诱人猎物,反而继续采取更进一步的大胆行为。与之前利用公文包轻柔摩擦的手段不同,男子以粗暴的方式揉捏赵雯雯的双 ,强而有力的五根手指深深地陷入  之中,就好像是要测试少女 部的弹xìng一样,恣意将手中柔 捏挤变形。

  女中学生兼具青春弹xìng与丰盈 感的美 ,变成了这个公车色狼的玩具。

  虽然刚才确实尝受到了官能愉悦的感觉,但是突然遭到一个陌生异xìng如此放肆大胆的侵犯,还是处女的赵雯雯无论如何也吃不消,危机感使得她下定决心要做出反击。正当斥责的言语要脱口而出的时候,赵雯雯的耳边响起了一句蕴含戏谑语气的嗓音:“刚刚,很舒服吧!有感觉了吗?” “你别来烦我了,我要下车了。”

  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赵雯雯,一心只想要尽快的逃离这个男人的身边,挤开了人群,走向了车门。

  谁知,中年男人竟然紧追不舍,立马又跟了上来。

  “距离到站还有几分钟的时间,难道你就不想要再试一试刚才的感觉吗?”

  中年男人凑到赵雯雯的耳边,那低沉的话语犹如恶魔低语一般,侵入了赵雯雯的耳朵。

  一想到刚才的奇怪而舒服的感觉,赵雯雯的下身忍不住一颤,夹紧了大腿。

  虽然很是羞恼,但是在她却发现自己竟渴望着那男人的手能够再次的放到她的大腿之间来。

  这种矛盾的心理,令她没有立刻反驳中年男人的话。

  而就在下一刻,那宽大而有些粗糙的大手,又贴了上来。

  “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