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教室啊噗嗤噗嗤太深了-这是阳台露天的你疯了

更新时间:2020-11-18 09:43:32

老刘已经乐不可支了,他终于肯确定,这小妮子一定是享受之前自己给她带来的刺激,所以耐不住寂寞又来找自己了。


这可是送上门的好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啊!


事情依然如上次一样发展,老刘又扑了新的床单,准备迎接这乖巧的小丫头。


而此时,卫生间内,陈晴晴也浑身燥热难耐。


回想起上次那东西在自己腿弯处进进出出的场景,陈晴晴的身体就如同过电般,难以抑制的抖动。


一股暖流经小腹,向下奔腾,陈晴晴伸手一摸,那里竟然一片泥泞。


只是被手触碰了一下,马上就出现了那种别样的感觉。


几分痛痒之中,夹杂着说不出的舒服。


“啊……刘叔……天啊!”


满脸通红的陈晴晴脑海中出现了老刘那张慈眉善目的老脸。


“啊……刘叔……再来……”


陈晴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真的是被那舒爽的感觉所征服了吗?


 文学

想到这里,陈晴晴的身体又是一阵抖动,她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那片泥泞中,让舒服的感觉来的更强烈。


“晴晴,怎么这么久啊!”


这时,门外传来了老刘的声音,让她从那种愉悦之中回过神来!


“没……我马上洗完了……”


没多一会儿的功夫,陈晴晴出来了,如出水芙蓉,天然雕琢。


一身薄薄的白色浴巾,包裹着她诱人的身子。


这一次,陈晴晴比上次显得更加清纯动人,随着她的微笑,还能找到一丝妩媚的味道。


“刘叔,我美吗?”


被她这么一问,老刘的鼻血都要出来了,这简直就像在做梦一样。


“美,真美,你比你萍姨年轻时候漂亮多了!”


老刘如实的回答,他记得,当初她萍姨也是游泳队的一朵娇花。


只可惜,被人摘走了。


不过,老天并没有亏待他,竟然还换给自己一个更有味道的。


陈晴晴轻移莲步,朝着床上爬去。


不经意间,老刘又看到了那双玉腿智商,还挂着晶莹的水珠,她出来的这么匆忙,都没擦干净吗?


“刘叔,围着浴巾按摩是不是不太方便?不如,我脱了吧?”

“脱……脱了,脱了好啊,按起来方便!”


老刘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刘叔,我……我们开始吧!”


这时候,陈晴晴解开了身上白色的棉浴巾,竖着铺在床上。


还没来得及欣赏,就见她平躺在了床上。


只见陈晴晴不着片缕地躺在床上,肌肤十分雪白细嫩,再看那平坦的肚子,没有一丝赘肉,小肚脐眼显得十分俏皮光洁。


那纤细的腿,至少玩十年。


又纤细又笔直,两只雪白的小脚上涂着粉色的指甲油,十分可爱。


这哪是一个女孩,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啊!


“刘叔?你在看什么?”


陈晴晴歪着头,十分天真的问着老刘。


但是,老刘看的出来,她脸色有些绯红,显然也懂得男女之事。


“没……没看什么,就是有点不好意思!”


老刘这么个老司机都有点脸红了,真是太过分了,她脱的这么干净,是准备好被自己嘿咻了吗?


“你别不好意思啊!你是萍姨的朋友,我怎么说都是你的侄女,你还能对我这个小侄女对什么歪心思不成?”


说着,陈晴晴别有深意的看了老刘的下身一眼,好像还挺感兴趣。


“是,是,那没毛病!”


他有点紧张,上回的事,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如果这小丫头真是来找自己按摩的,并没有打算和他睡觉,那他可不就落得个畜生的罪名了吗?


“那开始吧!”


“好好!”


老刘满口答应,突然开始不骗不能偷偷占便宜,他还有点不适应了。


“啊……好凉……啊……刘叔……润滑油好凉啊!”


冰凉的润滑油从她的粉颈到胸脯,再到她紧实的小腹,再到她纤细的长腿,最后抵达她的小玉脚。


每一次滴下去,陈晴晴都忍不住低吟一声,着实把老刘给憋坏了,有点难受。


老刘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当年,如果一个女孩脱成这样在她面前,他早就按耐不住了。


但是现在,他懂得了细水长流,他希望陈晴晴能主动一点。


至少,自己不会会错了意。


“凉嘛?我帮你摊开就好了!”


说着,老刘的老手在她的粉颈处摊开,那肌肤涂上润滑油之后,简直吹弹可破。


老刘在她胸部逗留片刻,最后还是没有下的去手。


他抚摸着陈晴晴的肚子,将润滑油均匀的涂在他的肚皮上。


“啊……”


陈晴晴又忍不住叫了一声。


“你没事吧?”


老刘边将润滑油在她纤细的长腿上涂抹均匀,一边狐疑的问着,他真快要忍不住了!


这么强大的刺激感,让他那里涨的生疼。


活了大半辈子了,他还没受到这样的极致诱惑。


他揉的很小心,生怕陈晴晴会觉得不舒服。


在涂抹她的小玉脚时,老刘特地在她的脚趾处摩擦了几下。


她的脸色微微一变,很明显,脚趾也是她敏感的一部分。


那个熟悉的腿弯,在老刘的揉搓下,伸来伸去,简直诱人急了。


涂抹的差不多了,陈晴晴突然提醒一声:“刘叔,我的胸还没抹呢!你不会忘了吧?”


“什么?”

老刘傻眼了,他竟然要自己帮她把胸也抹一抹,要知道,那可是女人的隐私部位,自己看也就看了,这要是摸上去,那可就是犯了大罪过了。


但是,这不正是自己想要而不敢做的吗?


“好好,我这就抹!”


老刘已经意乱情迷了。


曾经,他做梦都想碰一下陈晴晴的酥胸,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以前,他只能隔着泳衣有意无意的占她的便宜。


那时候就觉得她的酥胸又大又软,每次都是靠意Y来满足一下。


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不仅能摸到陈晴晴的酥胸,还是摸了润滑油,更加滑嫩的酥胸。


“啊……”


老刘的手长期泡在水里,所以很温润,很柔软,加上他的动作并不轻浮,反而更加熟练。


“刘叔……啊……你轻点!”


“晴晴,舒服吗?”


老刘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开始揉搓起来,


“啊……舒服……刘叔……好舒服啊!”


这几天,她回到家以后,每天都渴望着老刘再给她按摩。


由于耐不住寂寞,她每天晚上都去看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学习波多老师的姿势,让自己更加充实。


“刘叔,你把我手机拿过来!”


这时候,陈晴晴瘫软无力的指了指桌边的手机,让他拿过来。


她该不会反悔了吧?


这么漂亮的小丫头,如果今天上不了,那以后恐怕都没什么机会了。


老刘有点着急,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你……你要干嘛?”


他以为陈晴晴要给她萍姨打电话,如果自己给陈晴晴按摩的事传到她萍姨的耳朵里,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当初自己有多么风流,有多么浪荡,睡过多少个女人,她萍姨一清二楚。


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给她闺女按摩,还是故意打润滑油按的,那自己可就丢大人了。


“拿过来嘛!”


陈晴晴撒娇似的说着,让老刘鬼使神差的去给她拿了手机。


“晴晴啊,按摩的事,能不能不告诉你萍姨?”


老刘怂了,他也是要脸的人,被发现了对谁都不好啊!


这时,陈晴晴接过手机,熟练地打开了浏览器,将缓存好的片子找了出来。


是波多老师的合集,老刘当然不陌生了。


“刘叔,你看这个,这个男人就是用这个东西给她按摩的,她好像很舒服呢!”


说着,陈晴晴摸向了老刘顶起的裤子。


她柔嫩的小手在老刘的话儿上轻轻摩擦,那感觉让老刘舒服的上天了。


他真不敢相信,一向清纯可爱,冰雪聪明,天真可爱的陈晴晴竟然在抚摸着自己的兄弟!


虽然是隔着裤子,他依然觉得很刺激。


“刘叔,上次你就是用它给我按摩的?”


被陈晴晴当面揭穿,老刘的脸都快红到耳根了,那样子简直窘迫极了。


“是……晴晴啊,那天是刘叔的错,我知道错了,你可千万别告诉你萍姨!”


老刘真是怕了,他又提醒了一遍。


“不会啊,这是我和刘叔之间的小秘密!”


陈晴晴按了快进,这时候,画面已经进行到了高潮部分,女主那像猫咪一样的声音,细声细语,这声优的声音,像极了陈晴晴。


老刘没说话,可陈晴晴却着急了,她的脸色绯红,还低声道:“刘叔,我能看看它吗?”

“啥?”


今天他到底是走了什么桃花运?这小妮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这不是梦,真的很疼。


“刘叔,你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吗?人家可是让你看了全身,再说了,我们是侄女和叔叔的关系,我还能把你怎么样不成?”陈晴晴的小脸上写满了幽怨,那样子好像非要看老刘的话儿不可。


要知道,这些坑蒙拐骗的台词,可都是自己应该说的,她怎么开始说这些话了,竟然还开始摆清关系,让自己不要介意。


“呜呜呜……刘叔不给人家看,刘叔看光了我的身子,我要告诉萍姨!”


见老刘还不答应,陈晴晴突然撒起了泼,呜呜的开始哭了起来。


虽然知道她是“干打雷,不下雨”,假装哭而已,但是老刘还是有点心疼她。


这可是自己的梦中情人,自从上次的事件以后,老刘夜不能寐,茶不思饭不想,都瘦了一大圈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他哪舍得放弃,只不过是放不开而已。


“好好好,我的小乖乖,刘叔叔给你看。”


说着,老刘无奈的把裤子脱了下来。


这一脱,陈晴晴被惊的长大了嘴。


“它好大啊!刘叔,你看,它好像在向我示威呢!”


陈晴晴指着它,既恐惧又喜欢。


她清楚地记得,那天就是这个家伙,蹭了她的腿弯,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巅峰。


如果它真的进入自己的身体,那得多舒服,肯定比自己用手来的刺激!


想到这儿,陈晴晴的脸色一片绯红,自己怎么能堕落至此,甚至还想着这么色的点子。


“还可以吧,你见过这东西吗?”


老刘笑眯眯的问道,要知道,陈晴晴可是个处女,他恐怕也就在片子里面见过吧?


“见过,有一次,我爸上厕所的时候,我不小心看见的,不过没有刘叔的大,刘叔的比他大三倍!”


陈晴晴说起话来,依然显得那么天真无邪,如果他爸在场的话,一定会被活活气死。


“你可真是个小骚蹄子!”


老刘也大胆了起来,捏着她尖尖的小下巴,一点也不轻浮,就像是在挑逗小孩子一样。


“刘叔,我能摸摸他吗?”


陈晴晴也大胆了起来,她这几天看了片子,发现里面的话儿都不小。


但是再看老刘的大家伙,简直比美帝那些白人黑鬼的还要大。


相比之下,老刘的话儿就像是神话一般,百年难得一见。


“啊?”


老刘傻眼了,这小妮子也太大胆了,这不是诱拐自己犯罪嘛!


“刘叔,你看那个女孩,她吃这个的时候,显得那么投入,一定很好吃吧?”


听到这话,老刘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该不会是想……


不行了,这个想法一出,老刘就把持不住了,那话儿被陈晴晴紧紧地握住,又温润又柔软,让他差不点缴械投降了。


“它好烫啊!”


陈晴晴充满了好奇,在老刘的话儿上捏来捏去,不经意间,竟然熟练地活动起来。


“刘叔,它好吃吗?你看那里的女孩吃的那么香,不如,我也尝尝?”

“什么?”


老刘又懵住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尝尝嘛,人家只是单纯的好奇,刘叔,你应该不会不答应我吧?”


陈晴晴又开始卖起了萌,简直诱人急了。


看她那淡淡得小红唇,老刘更兴奋了!


“好吧好吧!”


所谓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老刘这种了,人家小姑娘都这么主动了,他竟然还一副无奈的样子,就好像他才是受害者一样。


不过,他这招反其道而行倒是很好用,每次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都是陈晴晴的主动融化了他。


“唔!”


她是第一次口,技术还不够纯熟,以至于牙齿刮的老刘生疼。


“哎呦!”


老刘忍不住浑身一颤,真的太舒服了,他的话儿简直都要融化掉了。


“疼吗?”


陈晴晴抬起头,一副天真的样子看着老刘。


“有点,第一次嘛,难免的!”


老刘有点尴尬,人家小姑娘主动给他口,他总不能说人家活儿差,没给自己伺候好吧?


“那好吧!”


听到老刘这么说,陈晴晴果然很伤心。


看来,片子里都是骗人的,那个男人明明那么爽。


但是,有一件事是真的,她觉得老刘的话儿的确很香。


咸咸的,琳琳的,还有点小骚气,像臭豆腐一样。


“刘叔,你看,那个男的用他的大家伙在蹭女孩的胸脯,我也要……”


陈晴晴躺在床上,摆好了姿势,准备等待着老刘的侵犯。


“你也要?”


老刘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非要疯了不可。


不过,他越想越爽,索性装作很勉强的答应下来。


“好啊,不过,就一次啊!”


说着,老刘端着自己的话儿,朝着陈晴晴雪白的胸脯上蹭去。


这回片子里又没骗人,这样弄的确很舒服。


尤其是陈晴晴的胸脯超敏感。


“啊……刘叔……就这样……使劲的蹭……”


“是吗?”


老刘越发兴奋了,力气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腰上就像装了电动小马达一样。


突然间,陈晴晴抽搐了一阵,没了力气,瘫软在床上。


“刘叔,我好舒服啊!”


她红着脸,双眼迷离,爽的脑袋都晕晕的了。


她躺在那里,盯着老刘的话儿,狐疑的问道:“刘叔,你看片子里那个男的,他会喷出白白的东西,就像上次你喷在人家肚皮上的那个,为什么你没有啊?”


陈晴晴还是那么天真,天真的让老刘又爱又怜。


“傻丫头,那个白白的东西,要情到深处才可以,刘叔哪能那么轻易就出来。”


老刘摸着她的小脑袋,忍不住笑了,这傻丫头,不会是让自己给干傻了吧?


“刘叔,你快看,男孩把大家伙放在女孩子的那里了,那女孩的下面没我的漂亮,刘叔,你要不要试试我的?”


“试试?”


老刘有些傻眼了,这是要进入最终步骤了?


她可是正值豆蔻年华的大姑娘,而自己,一个半截腰入土的糟老头子,让自己进入她的身体,那岂不是陷她于不利之地,如果自己真的弄进去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可能会影响她的一生啊!


“丫头,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啊!刘叔这要是进去了,你这辈子可就要跟我这个糟老头子过一辈子了。”


本来,这正是老刘想要达到的最终目的,但是事已至此,他竟然开始犹豫起来。


也许是脑海里有个白天使正在提醒他,如果他干了,或许会下地狱啊!


“说什么呢,刘叔,我们只是做做男女之间的事而已,我们又不生孩子,又不成家,我那个室友,都交了七八个男朋友了,每次都上床了,她不也没和人家过一辈子嘛!”


陈晴晴竟然在劝阻老刘,这是老刘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得怪事。


老刘不知所措了,这都话赶话都赶到这个地步了,如果再不上,那岂不是说明自己白长了个那东西?


“我……”


老刘还想解释什么,却见陈晴晴低声道:“刘叔,你不想试试人家的吗?”


“我想啊,可是……”


话都坦白到这个地步了,老刘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既然你不想,那我走好喽,反正刘叔也不喜欢我,刘叔一定认为我是随便的女孩子了,算了,我走了!”


说着,陈晴晴将要起身,那两个胸脯猛地一颤。


颤的老刘心里发懵。


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


都到这个地步了,自己还在顾虑什么?


想着想着,他竟然鬼使身材的把陈晴晴按在了床上。


他紧紧地压着陈晴晴的身子,捧住陈晴晴的头,把嘴贴在了陈晴晴的嘴唇上。


“唔!”


多少年了,老刘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碰过女人了,他的技术一点都没退步。


几秒钟的功夫,他就撬开了陈晴晴的贝齿,吸吮住她的香舌。


“唔……刘叔……人家舌头都麻了……”


两三分钟过去了,陈晴晴终于尝试过了接吻的滋味。


但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去勾引一个糟老头子。


要知道,她可还是一个处女,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


她甚至怀疑自己已经疯掉了。


“啊……”


下一秒,老刘进击了。


“刘叔……好麻……”


不知为什么,陈晴晴感觉到自己有一种空虚感,下面很痒。


“刘叔,你快把你的大家伙放进来好不好?”


陈晴晴在祈求老刘,她终于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在充满暧昧气息的氛围里,她只想让老刘快点进来,那大家伙一定能帮自己止痒。


老刘再也忍不住了,捧着自己的大家伙,打算直冲进去!

“叮咚!”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老刘吓了一跳,这时候怎么会来人呢?


“谁呀?”


老刘有些不耐烦了,这可是至关重要的时刻,如果是什么查水表收电费的,就让他滚蛋,不要耽误自己的功夫,所以他才这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柔媚的声音。


“刘哥,是我啊,阿萍!”


听到这话,老刘和床上的陈晴晴面面相窥,同时大惊失色。


“有……有事吗?”


老刘傻眼了,来人竟然是陈阿萍!


如果她发现自己差点上了她闺蜜的女儿,还让她闺蜜的女儿来了好几次高朝,她一定会跟自己拼命吧?


所以,这门怎么都不能开。


“刘哥,你快开门,我找你当然有事了!”


陈阿萍在催促老刘,那声音带有勾魂摄魄的诱惑感,很明显,她不是来找陈晴晴的。


“晴晴,你萍姨要进来,快穿衣服,被她发现,我以后都没法给你弄了!”


老刘急忙把衣服给陈晴晴扔过来,还催促她赶快穿衣服。


这人倒霉啊,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陈晴晴也有点发慌,毕竟这属于捉奸在床,如果被发现了的话,那就惨了。


“刘叔,那我怎么办啊?”


陈晴晴有些慌乱,连内衣都没穿,胡乱的就把裙子套上了。


老刘捧着她的脖颈,亲在了她的小脸上。


“晴晴啊,我们下次接着玩,刘叔肯定能让你舒服,这次就委屈你了,你躲进衣柜里吧!”


让这么可爱的美人躲进衣柜,老刘有些心疼,所以他亲了陈晴晴一口,以示安慰。


毕竟危难之际最考验的就是一个男人的耐性,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还对你好,那就是真爱你。


就像老刘,他已经爱陈晴晴爱到无法自拔,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好!”


慌忙之下,陈晴晴躲进了衣柜里。


而老刘则是整理了凌乱的床单,上面还有一块块地图,都是陈晴晴留下的痕迹。


想想刚才的事,真是太美妙了!


如果不是陈阿萍突然敲门,说不定自己已经拿下这个极品尤物了。


叹了口气,老刘去打开了门。


此时,门口的陈阿萍已经等待多时了,她很随意的闯了进来,坐在了沙发上。


她今天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由于在游泳队待过几年,又经常健身,所以四十多岁的她看起来就像三十岁虎狼之年的少妇一样,很有味道。


她的腿也很细,也很修长,当年在游泳队的时候,也是一枝花。


最出名的要属她肥美的臀部,又大又翘,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那么漂亮。


记得当初,自己就是喜欢她的大屁股。


想想已经多少年过去了,老刘刚刚被陈晴晴撩起一股火,现在又来了这么个有味道的女人,他心中的那股子邪火再次升腾起来。


“刘哥,这么多年,你生活的还好吗?”


陈阿萍的眼中多了几抹柔情,好似在心疼老刘。


她的脸上有几条淡淡的鱼尾纹,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她的颜值依然那么高,他们那个年代,哪有什么整容,所以并没有什么后遗症,以至于陈阿萍还是那么漂亮,只是岁月催人老,让她多了几分沧桑,少了几分当初的靓丽。


“我……我还行啊……阿萍……你怎么这么问啊!”


老刘有点惊讶,他总感觉今天的陈阿萍怪怪的。


陈阿萍突然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红裙,轻轻地贴了过来,竟一屁股坐在了老刘的大腿上。


她的臀部依然那么大,那么有弹性。


只不过轻轻一蹭,就让老刘将要软下去的话儿重新竖起了大旗。


“刘哥,我……我过的并不好,当年我嫁给了刘明强,以为他会待我很好,可是……他根本给不了我幸福,每次都是几秒就结束了,这么多年,我都快被憋坏了,要不……你帮帮我吧!”


“啥?”


老刘下意识的看了看屋里,陈晴晴可还在衣柜里呢!


而她的萍姨陈阿萍,此时正横坐在老刘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微微闭上眼睛,竟然是在索吻呢!


“阿萍,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


“怎么还是那么色,对吗?”


陈阿萍毫不避讳,在老刘面前,她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


“对,我是骚货,但我只色给你一个人看啊!我嫁给刘明强这么多年,我都不幸福,每次那个的时候,我都像一条死鱼一样,这么多年了,我从没有来过一次高朝,他不配让我在他面前骚,我也不会骚给他看!”


说着说着,陈阿萍就越来越气愤,听起来不像是假话。


“阿萍,你……”


“我不管,我今天就要骚给你看,十多年不见了,刘哥,你下面还依然坚挺吗?”


感受到老刘的大家伙正在顶着她的大臀部,陈阿萍心神一漾,渐渐有了满足感。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想象着能和老刘再弄一次。


终于,半年前,她在游泳馆见到了老刘。


那时候,她就想和老刘再续前缘,求她和自己温存一番。


但是,因为伦理的束缚,她已经嫁人了,自然抹不开面子。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她没日没夜的想念老刘的大家伙。


她越想越难以耐得住寂寞,今天,终于厚着脸皮来找老刘了。


而且,她抱着很大的信心,今天一定能让老刘狠狠地弄自己一次。


“阿萍,你……你别摸……这不太好吧?”


老刘有点心惊,要知道,陈晴晴还在里面呢!


万一她看到自己的萍姨正在摸自己的话儿,这么浪荡的画面,老刘都忍不住脸红了。


“这有什么不好?你忘了,当初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你跟我说的山盟海誓都忘了?我不管,我今天非要得到你,我就要你狠狠地压在我身上。”


陈阿萍越说越过分,越说越大声,屋子里的陈晴晴一定听见了。


“阿萍……”


老刘被她摸的起来了,已经按捺不住寂寞了。


“刘哥,抱我进屋,人家想和你重温当年的刺激!”


说着,陈阿萍抱紧了老刘的脖颈,希望他抱自己进屋。

事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管她呢!


自己憋了一肚子的邪火,总要发泄出来。


既然晴晴不行,那就弄陈阿萍,只要能泄了这股邪火就行。


他抱起了陈阿萍,朝床边走去。


老刘长期健身,力气又大,抱起陈阿萍那瘦瘦的身子简直易如反掌。


“啊……刘哥,你摔疼我了!”


老刘将陈阿萍狠狠地摔在床上,动作很粗暴,但是陈阿萍却细声细语的撒娇,让老刘有点激动。


这两个女人真是各有千秋,晴晴清纯靓丽,阿萍骚浪的不行,简直快要爽死他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