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硕大顶到受不了 全世界女人都是我的

更新时间:2020-11-18 11:36:21

 傅戚那个清冷的眼神把她当成陌生人,也难怪,前女友这个,还是别让现在的老婆知道,所以才跟她划清楚界限,也怕他过去被他老婆知道那就说不清了,毕竟当年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姿势都玩过了

  被现在老婆知道肯定说不清。关妮妮也没有那种破坏人家婚姻幸福美满的缺德行为,也直接无视了他,眼不看心不烦,去到一旁收拾东西。

  关妮妮刚进去到试衣间准备把东西放好,结果下一秒试衣间的门啪的一声关上,她听到吓一跳的转身。

  傅戚就这么进来了,身上穿着的还是他刚才穿的那套新的西服。

  他冷着脸走了进来,朝着关妮妮过去。

  试衣间很大,所以傅戚进来了,空间也大多很。

  关妮妮看着他一身火气的样子,莫名就被吓到了,她觉得这个来势不妙,所以想要出去。但是被傅戚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扣在了墙上。

  她是反着身被他扣在墙上的,所以挣扎的要离开。

 关妮妮今天穿的是一套职场女性标准套装下身是黑色包 豚短裙,上身是白色的衬衫,因为穿这种短裙普通的内裤穿着就有痕迹,所以穿的是丁字裤

   她咬牙切齿的转头看着他说:“傅戚,你有病是不是?赶紧的把你手拿走,是糊涂了吗?你未婚妻在外面,我不是你未婚妻,你来这里 我也没用,自己回去 你未婚妻去!”

  傅戚听到这话微微勾唇,一直没有说话的他,这才轻启薄唇说了一句微凉的话:“所以,你这是吃醋了?”

  ……

 关妮妮这一口气没提过来,差点被他的话给呛死,什么叫做吃醋?她这个口吻是吃醋吗?这不是常识吗?  他这是人渣了!

 “唔——”多年没有东西 进来的 异常的紧,现在两个人手指进去还是男人的手指,所以紧的有点痛,傅戚手指进去就被她紧紧的咬住,很难再塞进去。

  被他低沉性感的嗓音给刺激到了,关妮妮想到了之前他们两个上床的时候,他总是在她的耳边说这种刺激的话。所以这会儿没有忍住,更紧的咬着他手。

  关妮妮没有说话。

  她觉得是耻辱,毕竟这么多年没有男人。结果呢,自己的渣前任,有一个长得这么好看温柔的老婆,这不代表着自己比不上前任嘛,所以她不说话。

  但是低头就看到自己黑色毛发下的一双干净白皙的手,她就受不了手抓着傅戚的腰,扶着他才能撑着。

   关妮妮受不了了,太舒服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手技还是这么棒。外头突然响起了傅戚未婚妻的声音:“亲爱的,傅戚,你在哪里呢?我找你半天都没找到你。我们要拍婚纱照了。”

  关妮妮听着这个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关妮妮闻着这个试衣间里面微微有她的味道,突然发出了一声冷笑。

 文学

  她竟然对傅戚有希望。

  她以为他会跟自己说什么话吗,他现在都已经有老婆了,都要结婚的人会跟她说什么吗?

  他这么绝情的人,当年她这么努力跟他考上同一个大学,高高兴兴的跟他规划着自己,跟他上大学之后两个人要有什么样的生活,还说跟他一毕业就结婚。

  结果被他无情的打断。

  “关妮妮,我的哈佛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要去哈佛读书,不会陪你上青大。也不想陪你继续在国内这里耗,我有我的人生,而不是陪你一个富家子弟在这里玩。”

  她当时都怎么做了?她当时真的都跪下来求他说不要分手,她可以为了他出国,反正她家里有钱可以给她买学位,她也可以出去出国陪他,他去读哈佛,她也可以去哈佛读书,给她机会,她肯定会努力追赶上他的脚步。

  结果呢,傅戚说出了这辈子最恶心的话,让她一度对男人产生厌恶。

  他说:“我从来就不喜欢你,也不想跟你有什么未来,跟我说过的一样,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像你这么笨的女人。现在腻了,不想继续。”

  关妮妮本来还想挣扎跟他复合,她不嫌弃,不嫌弃只是被他玩玩,只要跟她继续一起,她爱他无可救药了。

  要不是后面听说他跟他们班里头的一个女学霸一起去哈佛,她可能还会追着过去吧。

  他从一开始就喜欢聪明的女人,不像她,是个倒数的白痴。

  可是,她为了他都已经拼命变好,为了追上他的步伐,好几次住院就是因为太认真念书了,她都已经这么努力了啊。

  ……

  关妮妮想到自己以前的白痴,真的是自己都想捶死自己。说以前爱他有多深,这几年没有他还不是照样过来了吗?

  她回过神来要穿好这个裙子,听到外头他跟他未婚妻的声音更是讽刺。

  她想要先把丁字裤穿上,然后再裙子放下去,但是她发现丁字裤已经不在大腿上了,刚才被傅戚脱下来的时候,他扔到一边了。现在周围都没有丁字裤的痕迹。

  她的丁字裤去哪里了?该不会是被傅戚给拿去了吧?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会被他拿去了他自己的未婚妻内裤这么多,要闻哪条闻哪条,怎么可能会拿她的内裤,可是刚才就他们两个在这里,她的丁字裤也是被他脱下来的,不是他,还真的想不出来是谁。

  ……

 关妮妮看这个情况干脆什么都没有穿,就这样出去。

  她出这个试衣间门的时候,已经不见傅戚了。

  她出去了想到什么的问那个现在眼睛还眼巴巴没有回过神来的店员:“小玉刚才那对男女你知道多少个情况,那个男的给他未婚妻挑的婚纱,还有他身上穿着的西服都不便宜。是我们婚纱店高档款了,他该不会真是什么霸道总裁吧?”

  傅戚以前那个穷样子,一条牛仔裤洗的发白,有些破烂还在反复的穿。每次看他穿的都是那两件衣服。吃的紧巴巴的,身上兜里从来不超过几块钱,家里的那个情况,她是知道的,不像是如今这么阔绰的,估计是出国回来之后赚了钱呗。

  那个名叫小玉的点头如捣蒜的说:“对呀,对呀,我打探到的,那个男的白手起家开了个公司,而且在我们城市还挺有名的呢,是靠电子设备发家的,反正具体怎么赚钱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挺有钱的,而且听说他老婆也是有钱人。反正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呗,他们两个挺般配的,门当户对。”

  放狗屁的门当户对。

  千金小姐就跟他般配了?

  关妮妮觉得自己家也挺有钱的,没看傅戚跟她配对过啊。

  关妮妮对于他们的事情如今毫无兴趣了,下半身还湿漉漉的,加上完全透风,一点遮蔽物都没有也不习惯,所以赶紧的回去了。

  关妮妮家住在市中心高档小区,她之前跟父母住在一起,大学毕业后说出来创业就找了这么个小区,她哪里有钱啊?是她爸妈给她直接买下来的,说将来给她当嫁妆。

  她觉得当有钱人真好啊。

  她进门喂了一下她的猫,猫叫慕斯,是英短蓝猫,她过的太寂寞了,所以养了个猫陪自己颓废过日子。

  久而久之,她变胖了,感觉肚子都一堆肉了,猫也跟着变胖了,肥嘟嘟的都起不来了,好好的一个英短都要变成橘猫了。

  猫吃着进口猫粮的时候,她摸着猫头,想到什么的跟它吐槽说:“慕斯,傅戚回来了,就是你那个传说中的渣爹回来了。他要结婚了,我怎么办啊,我以为,我忘了他的,但是,好像忘不了啊,他未婚妻的确挺漂亮的,长的温柔甜美,哎,我什么时候能长的这么好看啊。且不说能不能长得这么好看,我什么时候可以这么温柔恬静啊。”

  她说完愣住,想到了以前傅戚就经常气急败坏的呵斥她:“关妮妮,你能不能闭嘴,你很吵,你是乌鸦吗?”

  关妮妮这话说完看猫都不跟自己说话,直接把猫粮给拿起来,“好了,你太胖了,别吃那么多,减肥吧。”

  猫:“……”喵喵喵???

  ……

  关妮妮一直颓废到晚上点了个外卖,洗了个澡,她躺在床上,拿起ipad就准备看一个肥皂剧消遣时间。

  手机微信提示音就在这时响起来,她拿起手机,发现是一个头像是黑白条纹的照片,只有一个H英文的昵称。

  备注申请一个字都没有。

  谁啊。

  关妮妮直接点了拒绝。

  那边锲而不舍又发来了,只不过这一次有个申请,两个字简洁:傅戚。

  关妮妮看到这心跳漏了一拍,手忍不住的哆嗦,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她咽了一口口水,本来应该拒绝的,但是下意识的点了这个答应。

  两个人加了这个微信,好友却一片的沉默,谁都没有说话。

  关妮妮心想人家加她可能是结婚了要给他发个请柬,毕竟以前是同学要收个份子钱。

  她也不好意思主动跟他说什么话,毕竟人家是已婚之夫,她主动就是聊骚了。

  她赶紧的点开看他的朋友圈,看有没有发他跟他老婆的各种甜蜜事情刺激一下她。

  结果……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都已经结婚了,今天拍婚纱照怎么也得发朋友圈炫一下吧。都没有看到,那肯定是因为对方屏蔽了她,不给她看。

  关妮妮突然明白什么叫:以前连身体都是能进入的人,现在连朋友圈都进不了。

  关妮妮就这么让他躺尸吧,突然,傅戚那边发来了一句在吗?

  关妮妮气笑了,她回:【……不出意外未来100年我都是在的。有什么事你直说吧。】

  傅戚没说话了。

  关妮妮盯着他这句在吗,然后一个小时过去了,就是没有回复。

  她现在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可能他问了一句在吗?然后被他未婚妻拿走了电话。

  关妮妮气呼呼的把手机给静音了,暗自决定,傅戚以后再找她,她也不理他了。

  她躺在床上一片安静,想到今天被很舒服,但是并不是真正得到了满足。

  她起来,把手机里面自己珍藏的几个av拿了出来看。

  然后拿起在一旁柜子里面,她放了好久的按摩棒。

  她最近没有什么兴趣想自慰给自己满足,所以这根东西收起来了。

  这五年她没有任何的性生活,也不代表着没有给自己任何的满足。她的身体曾经给傅戚打开,有过和谐性生活的女人在寂寞的时候,总是要给自己满足的。

  她想要的时候不是用手指用这个电动棒

 这也太渣了,真的太渣了,都要结婚了,结果背地里头跟女人聊骚,而且还是自己的前女友发这种。

  真是日了,他老婆怎么这么眼瞎?看上这种男人。

  不过能说谁呢?当初她不也是这么眼瞎,看上了这个男人吗?

  关妮妮想要把他拉黑,但是又想到了什么,气不过当年那样被他给甩了。

  关妮妮气不过直接发了个滚字。

  但是想到了什么立马把这个字眼撤回。回了一句:【好啊,那是不是得要出来约个炮】

  关妮妮回了这么一句,又觉得不够,所以拍了一下自己下体现在被黑色电动棒的照片,发送了过去。

   傅戚那边本来只是想要调戏她一下,结果没有想到她这么的尺度大胆,还真的给他发这个。

    他发了这一句后面连带着一个酒店的地址过来。

  【明天晚上八点来这里找我。】

  关妮妮收到这个回复之后简直气炸了,这个渣男不要脸简直不要脸,还真的打算跟她约炮呢,真以为她会跟五年前那一样白送上门给他给他操吗?

  她一定要给这个渣男一个报复,那就不要怪她破坏他的婚姻了。

  她回复了好字,然后跟小玉发了一个微信,让她把今天傅戚未婚妻的手机号码给她。

  她明天就让他的未婚妻来当场抓奸,看他怎么解释。

  渣男!渣男!

  关妮妮越想越生气,本来都已经要舒服到高潮的了,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被他给弄的。

  她真的没有想到这男的真的,那么会装。

  当年装出来一副斯斯文的样子。

  她会看得上他也是因为他这张脸。

  干净纯粹。

  ……

  关妮妮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一直很平,跟她大哥没办法比,她哥从小到大都是尖子生,成绩特别优渥。

  她呢,每回考试都是倒数,也就只有小学题目简单的时候能够考好看点,到了高中的时候,就像遭遇到了学习成绩的滑铁卢。那些理科更是垃圾的不行,没有一科及格的。

  就只有文科好一点,大概是因为女孩子学习文科好,所以她那些文科能够看下去。

  她本来高二分班的时候想要去学文的,但是她爸妈也不知道是什么歪心思,跟她说,本来理科成绩就不好,你去学文了,你理科成绩能好吗?所以你学理科吧,专攻理科,这样就能上去了。

  关妮妮:“???”她对于自家爸妈这么神奇的思想,也是竖大拇指佩服的。

  加上家里人给学校捐了一栋楼的原因,所以,关妮妮自然就进去到了高二最好的那个火箭班,主要学理科。

  当然,以倒数第一名的成绩进去。

  关妈为了女儿的学习煞费苦心,要求任班主任给她安排个学习第一的过去,让她看着人学习第一次怎么学习的好,学习学习,自己也能争取考个倒数第二。

  学习这种事情还是耳濡目染的好,跟成绩好的在一起,自己也有学习的积极了。搞不好学习成绩就搞上去了。

  班主任答应了,把关妮妮跟第一名的学霸安排一起。

  但是关妈怎么也没有想到,关妮妮这个死丫头,没跟第一搞成绩,却跟第一搞对象去了。

  ……

  关妮妮从小到大对学习没什么兴趣,毕竟她知道自己未来的人生已经安排好了,家里有钱哪怕没有好的学历也可以买,再不济就是回家继承家产去呗。或者是靠收租过日子都可以。

  她现在竟然要跟年级第一的学霸坐在一起,她感觉自己浑身压力山大。主要是她觉得这个学霸吧,能够当年级第一,肯定是个书呆子,而且一定得戴老土的眼镜,而且还长得非常的屌丝。可怕的可能是满脸痘痘,胖的可能跟市场上的肥猪一样。

  毕竟她看电视上都这么说的。

  就在换了班的第一天,她迟到了,进去新班级的时候反反复复看了一下自己的座位,因为她看到自己的同桌吓死了,以为自己走错班了,或者是走错位置了,又或者是她看错位置了。

  谁能告诉她这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孩子!!竟然是她的学霸同桌!!!

  她就站在自己的座位面前,反反复复的看着身旁的这个男孩子。妈耶,她感觉长得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长在了她的心头上一样。

  关妮妮毫不夸张的说,这辈子看过最好看的男孩子也就只有她哥了,但是她觉得面前的人比她哥还要好看。

  一身干净的校服下是修长的身材,能把土到掉渣的校服穿的这么好看,气质身形那是绝顶好的。

  关妮妮看人喜欢先看鞋,看到他这一双洁白的帆布鞋没有一点污渍,更是好感满满。

  主要是这张脸啊,他低着头认真看书,关妮妮看着他的侧脸,棱角分明,雕刻有度。

  小说男主标配脸就长在他的脸上,关妮妮被他的脸给折服到了,整个人就傻站着那里,嫌看不够。

  她杵在这里半天一动不动的,一直盯着人看。

  但是这男的一直在这里看书,全程没有看他一眼。关妮妮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手,紧张激动的坐下暗搓搓的揉了一下手把书包放下之后,跟他主动的打招呼说:“你好,我叫关妮妮,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两个以后是同桌了。”

  这个男的还一直在看着书,专心致志的明显没有打算跟她打招呼的意思,听到了她这番话,淡淡的嗯一声。

  冷的仿佛周围冒着冰块。

  关妮妮觉得没有关系,来日方长。

  她看了一下他书页写的名字。

  傅戚两个字。

  笔迹写的跟他人一样清秀。

  关妮妮觉得她要恋爱了,她好想把名字写进他家的户口本啊。

  ……

  关妮妮车停到这个酒店门口的时候,想到了以前觉得挺讽刺的,她开了开窗透了一下气,然后拿起了包里头的ysl黑鸦片香水往自己的脖颈上喷了一下。

  把香水收好后,提起包包下车,走向了傅戚说的那个房间。

  有钱了果然不错,找她来开房约炮,竟然开的还是总统套房888号,这么吉利的数字。

  她以前跟他都是找连锁快捷酒店,100多凑合了一晚上。

  没想到啊,她100多一晚的房间跟他上过,现在几万一晚的房间也跟他上。

 关妮妮在电梯里面掏出了粉饼跟口红,补了一下妆,大红色的口红涂在唇上,显得妖媚极了。

  她看了一下自己穿的衣服,黑色的性感真丝连衣裙,身材凹凸紧致,特别是腰间聚拢,小蛮腰不禁一握。

  她觉得自己的这身材挺火热辣的。

  更别说这个胸了,她本来罩杯就不算小。加上被傅戚按摩了不少时间,大多了,虽然说这些年有些缩水了,但是凭借着她自己自慰摸大的本事,还是蛮大的。

  这些年怎么说也比以前成熟了太多,没有以前那么大大咧咧了,少说也温柔了许多。

  电梯到了楼层,她走到了房间门口,眼看着888的房间号深呼吸了一口气,敲了房门。

  傅戚很快开了门,打开门两个人面对面的相撞上。

  现在的他比起五年前更多了成熟的男人味,身上说不出的一种荷尔蒙,性感而沉稳。

  脸跟当年帅的无差,好像……更多了几分沧桑。

  酒店的这个灯光是昏黄的,昏黄到人好像看不清。

  不过她从来就没有看清楚他。

  关妮妮看到他已经洗好澡了,现在穿着酒店的浴袍。

  看来是真的准备立马开干的样子。

  傅戚还没有说话,关妮妮便身体贴着上去,双手抓住了他的浴袍,开了点缝隙摸着他的胸膛问他:“已经洗好澡了,是准备立马就干吗?我也是等的迫不及待了,洗好澡特地送上门的,而且……”她说话间,垫起脚尖,凑到了他的耳边,吹了一口气,暧昧的说:真空来的,连丁字裤都没穿。”

  傅戚听到这忍无可忍,眼睛猩红的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抵在墙上。

  把她按在墙上之后,右手钻到了她的裙子底,把裙子底撩了起来,摸了一下里面的确是没有任何的阻碍

  她通知傅戚的未婚妻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现在估计人都要来了,他们两个现在在床上,他未婚妻来了,看到他们两个在床上,他那是水洗都不清。

  傅戚听到这话,下一秒双手托起她的 豚,把她抱住在怀里,抱着她进去。

  关妮妮进去的时候手假装关门,还特地没有关上门,留了一个门缝,好让傅戚那个未婚妻进来的时候可以直接进来抓奸。

  ……

  关妮妮被扔到了床上,她的腿夹着他的腰,笑的勾人,活脱脱像个勾人魂的妖精。她喜欢弄指甲油,所以现在指甲是大红色的磨砂款。她身上的皮肤特别的白。

  “嗯……”

  大概是被玩的舒服了,傅戚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他的声音格外的低沉磁性。

  傅戚被她玩着,低头去亲她。

  “唔——”她被他堵住了嘴,用舌尖要开了她的粉唇唇瓣,溜了进去,搅住了她的舌尖,跟她深吻,勾着她舌尖一直缠绕吸吮。

  他想死她了,真的想到她要发疯了,这么多年暗无天日的日子,都是想着她的美好,一分一秒的掐着时间度过来的。

  他亲的有些急促暴力,关妮妮被他的吻技折服到浑身轻飘飘的,脑袋好像分离了一样,双脚腾空到了一定的软绵绵程度,要呼吸不过来了,舒服到手都软了。

 本来只不过是想要挑逗一下他的,结果被他这么亲吻了过去。

  关妮妮觉得自己好像要没有理智了,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但是被他亲了轻飘飘的一点都不想撒手,最后理智让她惊醒的推开了他,突然松了嘴,所以嘴角带着两个人的津液,晶莹的银丝已经分不清楚是谁的口水了。

  关妮妮笑着的跟他说:“我们只不过是纯打炮的,就不用做这么多调情的前戏了吧?直接干吧。”

  傅戚听到这话没有回声,眼神注意被她的头发吸引了。

  他修长有些冷的手指,摸着她的头发,现在她的头发已经很长了,而且弄成了微卷,及腰的大长发,颜色还是亚麻灰的颜色。

  这个颜色倒是把她的肤色衬托的越发的白皙。

  傅戚沉声问她:“怎么把头发留长了?”

  跟学生时代的她完全不同,她以前真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女孩子的形象,大大咧咧的就连头发都剪成了齐耳的短发,不算是太短,就到下巴,那时候流行的冬菇头,她就比冬菇头长点。

  她剪短发还是因为高中生活实在是太苦了,剪短发就不用扎头发了,而且洗头也特别容易,省时间可以睡久点这才是重要的。

  至于为什么后面会弄成长发?

  因为她听说,傅戚在国外交的那个女朋友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而且长到腰间,傅戚喜欢这种女孩子啊。

  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的神经,莫名其妙的就留了一个及腰的长发。

  关妮妮舔了一下嘴角的银丝,“因为我男朋友喜欢呀!”

  傅戚那一瞬间仿佛听到了什么炸裂的消息,愣住的反问:“你男朋友?”

  关妮妮故意的刺激说:“对呀,我男朋友怎么了?就允许你有未婚妻,我就不能有男朋友吗?  关妮妮这话典型的故意刺激他。

  傅戚听到脸色都铁青了,动作戛然而止,声音泛冷的问她:“你有男朋友了,关妮妮说话间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手表,心想他未婚妻怎么还不来抓奸。

  ……

    如今他未婚妻再不来,关妮妮就怕她走了,也没法整傅戚了。

  傅戚现在还有些微微愣,似乎还在消化着刚才从嘴里说的话。

  她有男朋友了。

  傅戚的手,现在僵硬的没有任何举动。

  沉默了半响后,他手抬起来,把在他腰间上扣着的这双腿掰了下来,跟她说:“你走吧。”

  关妮妮:“????”她特么的内裤都不穿就来了,结果呢,让她走?

  这下换关妮妮傻眼了,澄澈带着懵懂的眸子看着他问:“傅戚,什么意思啊?就听说我有男朋友,你让我走?你是这么正经的人吗?正经的人就不会瞒着你未婚妻在外面乱搞。”

  傅戚复杂的眼眸看着她,盯着他这叽叽喳喳的嘴,没说话,听到外头有敲门的声音:“傅戚,是你吗?你在里面吗?”

  关妮妮听到这个声音特别惊喜,他未婚妻来了。她可以把傅戚搞死了。

  她刚想张嘴喊她进来,结果,傅戚捂住了她的嘴巴,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动作非常快速,迅猛的把人推到了一旁的衣柜里面,随后傅戚也进来,伸手去捂住了关妮妮的嘴巴,不给她说话。

  关妮妮嘴上是他冰凉的大手,根本就没办法说话,这捂得太严实了,眼睛一直盯着他这么副心虚的样子。

  太开心了,她已经迫不及待看到他被抓奸之后的样子了。

  外头的女人大概是等不到回复,所以直接推开了这个房门,房门没有关,轻而易举进来走到了里面,这个灯是开着的,但是里面没有任何的人,她左右的看了一下。

  关妮妮脑袋机灵的转动着,想到了什么?小手慢慢的迁移到了他的浴袍底下。

  关妮妮刚想要大喊出声的时候,外头那女人看到里面没人走了出去,出去的时候还把房门给关上。

  关妮妮陷入了死局,外面那女人走了,现在她喊再大声也没用,而且现在傅戚抓着她的手

   关妮妮突然很生气的把手撒开,把这个柜子门打开,出去就朝着外头走。

  她不想跟傅戚乱七八糟的扯上什么关系,今天晚上就不应该来。

  她现在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让自己清醒一下,昨天他找自己约炮的时候就应该让他滚。

  关妮妮离开了这个酒店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外面灌进来的冷风才让她冷静了下来。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酒店的门口,颤抖着手开了车,离开了这里。

  ……

  关妮妮开学就看上她同桌的这个事情,对她影响很深刻,她觉得像他同桌长得这么清冷的禁欲系男神,就是她的菜。

  她决定追求她,但是,傅戚这人是真的冷,无论对谁对老师还是对她都是冷着一张脸的。

  开学第一天打招呼的时候,关妮妮就知道他这人性格不好,不喜欢跟人说话。

  班上的人好像也不怎么搭理他。一下课各种小群体的噼里啪啦的都能说话,就他一个人埋在自己的世界里,整天做题就是做题。

  关妮妮开学第一天给人印象叽叽喳喳就不好,就一直克制着,偷偷的看着他,到了下午下课的时候,关妮妮看到傅戚跟自己一样都是走读生,不用住在学校里面,所以背着书包就跟他一起走。

  本来家里的司机要开着奔驰来接她的,她看傅戚走着路离开学校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说不用接她了,她自己走回去,她就跟着傅戚一起走了,抓着书包,害羞的跟着他边走边问:“傅戚同学,真的是好巧啊,没有想到你也是走读生的,你家在哪里呀?我也是走读生活,现在也回家你家在哪里?我可能跟你顺路。”

  傅戚脚很长,身为一个高二的学生,有一米八三的身高已经很高了,后面还会长就太吓人了。

  关妮妮一直觉得自己家庭基因好,所以自己长168挺高的了,但是站在他的身旁发现还是矮了半截一样。

  她特地的跟他粘的很近,想要凑在他的身边闻他身上的味道,他的身上有一种很淡的海盐味道,说不清楚的好闻。

  但是因为两个人腿长的距离,她要走得很快才能跟得上他。

  傅戚今天除了早上的一句嗯之外,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听到这话突然停住了脚,看着她,目光森冷的说:“我们不可能顺路,请你离我远一点。这辈子都不可能顺路。”

  关妮妮被他这么严肃的话给吓到了,刚想说话,结果傅戚转身就走,走得越来越远。

  关妮妮对于追求他的这个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放弃了,不可能被他说了一句就不想要继续的,不让她知道他的地址,那她就去问人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的拿了一堆进口零食,贿赂了班上的班长,问了傅戚的家。

  班长吃着零食,听到这个人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说:“哦,你问傅戚的家啊,他家住在城中那边的,你一个女孩子还是不要去了,那边鱼龙混杂的。什么人都有,脏兮兮的。”

  关妮妮听着这个叫城中的地方耳熟,下午司机要接自己回去的时候问了一下司机,司机不让她去,说城中那边的确是又脏又乱,是出了名的贫民窟。

  ……

 关妮妮从小到大过的都是娇养生活,被家里人宠着长大的,要什么有什么。

  优渥的条件之下把她养成这样,有疼爱她的哥哥,爸爸妈妈跟嫂子,哪怕之前家里出事了,哥哥也少不了她娇宠的生活。

  她从来就不知道贫困两个字,更不知道什么叫做贫民窟,但是听这个就知道是最底层的人居住的地方。

  她缠着司机一定要去那个贫民窟看一下,这是她人生第一次踏入不是别墅区的领域。

  从来没想过贫民窟是这个样子。

  一栋栋看着像危楼的楼房,全部密集在一起。已经非常老旧了,像是随时会倒塌一样,外面的墙壁都是乌黑乌黑的,密密麻麻的粘在一起让人视觉就很不适。

  而且这个地方什么商贩都有,进去这个区就看到了什么卖水果卖鱼的卖饭的,周围的鱼腥味特别的臭,她脚踏入到这里,就闻到了一股不适应的味道。

  而且吵吵闹闹的都是做生意的人,走走停停的居民,她们身上穿的,跟关妮妮以往看到的都是豪门贵妇装扮完全不同,这些人会当地吐口水吐痰扔垃圾,脏兮兮的手还往身上抹。

  关妮妮第一次看到这个贫民窟,就被这里的人还有环境给吓到,跟着司机离开了这里。她不敢想象为什么这么糟糕的环境,能够养出这么干净的少年。

  ……

  关妮妮回到家开了这个密码锁,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显示不对,气急败坏的他就这么倒在了家门口。

  崩溃就是在这么一瞬间。

  为什么连这个门都在欺负她,她坐在门口抱着腿痛哭。

  为什么当年的她这么爱傅戚,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都不嫌弃他的家世,都不嫌他穷。

  她睡的都是好几万一条的真丝被,好床垫,都可以陪着他去开连锁酒店100多一晚上的床,忍着那种脏兮兮的恶心跟他睡,他怎么就,怎么就不知她的好,怎么可以就只是玩玩她而已。

  ……

  关妮妮一晚上失眠睡不好,第二天顶着一个熊猫眼去婚纱店。

  店员跟摄影师都围在一台电脑面前看着这个精修的照片。

  店员嘴脸都含着笑,舔着帅哥的脸真的很可以。

  看到她来赶紧喊她:“妮妮姐!看看,你看看摄影师现在昨天那对夫妻修图。像他们两个的颜值真能打,完全就不需要修图的地方。真的随便拍一张照都365度无死角。这个颜我真的可以!你看是不是很好看?”

  关妮妮随便扫视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们两个人拍婚纱照,有一种貌离神合的感觉。

  但是这个小玉一直都觉得他们很恩爱,估计是因为自己酸吧,所以觉得不对劲。

  关妮妮没理会要走,小玉喊住她说:“妮妮姐,你别走啊,你赶紧的把这个照片拿去问这个傅先生,今天约了一个客人来拍婚纱,摄影师跟我都没空,这个店里只剩下你一个人了,所以你要去找他问下可以不可以,把这个底图给他,问还需要哪里进修的没有。”

  关妮妮刚想拒绝,小玉就走了,“好了姐这里交给你了,我们两个走了。”

  关妮妮:“……”

  关妮妮没有办法了,看着这一堆的照片跟烫手山芋一样,只想快一点的解决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