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看着镜子里我是怎么进入你的-说我和他的谁的大

更新时间:2020-11-18 11:38:45

刘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她很无助,很害怕,很担心……

对于赵球的狠毒,她可是知道的,村里之前有个小孩骑自行车不小心撞到了他,他都险些打断那个孩子的腿,今天赵军这样对他,他岂会善罢甘休,不把赵军打残疾才怪!

见刘娜一直在哭,赵军很心疼,他丢掉手里的菜刀,跑到刘娜的身边,帮她擦拭眼泪,一边擦,一边说“她,你别哭,别人怕赵球那个混蛋,我不怕他!他胆敢再欺负她,我就用刀劈了他!”

刘娜一把搂紧赵军,哭的更厉害了,眼泪都淌进了嘴里“小军,你闯大祸了你知道吗?这赵球不是咱们能得罪起的!你让她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刘娜哭的身子一抖一抖的。

除了答应赵球的要求,她真的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救赵军了。

“她,你别哭了好吗?你一哭我就心里难受。”看到刘娜眼泪一直流,止不住,赵军很是心疼,伸出手背给她揩拭,安慰她。

刘娜知道赵军这是关心她,心里一阵触动,眼泪反而流的更多了。

“小军,都怪她,要是她早答应赵球那个混蛋,你就不会遇到这档子事了。”刘娜抹了一把泪,接着说,“小军,明天你先别出去玩了,在家呆一天,不然的话,在外面万一碰到赵球,他肯定会打折你的腿!等我先去咱家园子里摘一些雪梨,去他家里给他道个歉,处理好了这件事,你再出门去玩。”

去向赵球道歉?还要给他送雪梨?

一听刘娜这话,赵军就知道她的意图了,她肯定是准备答应赵球今晚提出的那个恶心要求,用嘴去伺候他!

他没有想到,她为了他竟然甘心忍受这种委屈!

他猛然站起身“她,我不让你去赵球的家里道歉,咱们凭什么给他道歉?他爱怎样就怎样,我不怕他!”

赵军说的理直气壮,拳头都握紧了,看得出,他对今晚赵球的做法很是气愤。

 文学

“不去道歉,他怎么可能放过咱们?这个家……咱们以后的日子……”刘娜又哭了起来,哭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很是伤心。

“她,你别哭!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去园里摘雪梨去城里卖,换了钱买盐买米,咱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我哥不在了,以后我养着你,谁欺负你,我就不愿意,他们胆敢胡来,我就跟他们拼命!”

赵军的哥哥死前承包了村里的一片地,种了几亩雪梨,眼看要到了收成的时候,梨子个个长的又大又鲜,今年的行情不错,能卖不少钱。

现在他哥死了,赵军早就盘算好了,以后好好的侍弄这些梨树,挣钱养刘娜,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想法。

“那些梨树,我都侍弄不好,你一个傻……你什么都不懂,怎么能侍弄好?”

刘娜抹着眼泪,“傻子”两个字说到一半,又收了回去,在她眼里赵军虽然是一个傻子,但她却不喜欢在他面前这样说他。因为,在她心里,她已经把赵军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相依为命的人。

“我懂,我哥活着的时候,天天带我去果园里,那些侍弄果园的活儿,我早就偷偷的都学会了!”赵军很认真的说道。

刘娜抬起脸,打量着赵军,这是一个傻子说的话吗?怎么感觉他比正常人还要正常?刘娜心里一阵狐疑,特别是想到她让赵军帮自己取身体里的那半截苦瓜时的画面,她突然有了些不安。

如果,赵军真的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她让赵军那样做,那是多么的丢人啊?以后她还怎么面对赵军?要知道,那可是她的小叔子!这是有悖伦理的!

刘娜

第 8 章

的一阵打量,让赵军也心里突然发虚,心跳加速。他意识到,自己刚才说漏了嘴,不该说偷偷的学会了种植果园的手艺。这不是一个傻子应该有的能力。

赵军赶紧装出一副傻了吧唧的样子,憨憨的说“我哥教导我,学东西,要偷着学,那样才能学得会,学得快,我就是按照我哥教导我的方法学的侍弄果树。”

一边说着,赵军还拿起了一把剪刀在房间里比划起来“就是这样,这里咔嚓一下,那里咔嚓一下,把果枝剪下来!嘿嘿,真好玩,我喜欢剪果枝,比去河里摸鱼还好玩呢!”

看着赵军憨态可掬的样子,刘娜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他这哪里是学到了种植果树的技术,分明是在玩耍。

看来,他的脑子依然有问题,刚才是自己多想了。

“好了,小军,别玩了,你快去睡觉吧,记住我说的话,明天千万不要再出去玩,先在家里呆一天。”

听着刘娜这话,赵军知道,她肯定是下定了决心,答应赵球的那个恶心要求。但这时,他不能再多说什么,不然就会露馅。他必须想一个办法阻止她明天去赵球的家里才行。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声惊雷,赵军装傻充愣的赶紧钻到了刘娜的怀里,一脸害怕的样子“她,我害怕打雷,我不敢一个人睡,今晚,你搂着我睡好吗?”

赵军一个劲的在刘娜的胸口蹭,她的心都快被他蹭的融化了,腹下又升起了一阵灼热……

刘娜知道自己空虚了这么久,很需要一个男人来抚慰自己,但今晚赵球的突然闯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让她理智了。她心里清楚,眼下最要紧的事是怎样让赵军免受赵球的报复。

如果,她只是想在赵军的身上寻找一次激情,完全可以不去顾及其他,现在就可以与他发生关系,但如果想要长久的和他在一起,想要有一个“家”的感觉,她必须解决这件事,扫清赵军以后在村里的任何危险。

“好吧,既然你害怕打雷,她今晚就搂着你睡。”刘娜掀开被子,让赵军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然而,赵军却开始不老实了,进了被窝里,一双手一直在刘娜的身上抚摸,最后竟然还把手伸向了刘娜腹下的那片区域。

“她,我还没有喝果汁呢?”赵军憨憨的说道,就像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一样。

“小军,听话,今天不喝果汁了,她累了,想睡觉,等明天晚上,她再给你果汁喝,行吗?”刘娜阻止了赵军的手探入自己的那个地方。

“嗯,我听她的话,明天晚上再喝果汁,还要大口大口的喝。”虽然赵军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了刘娜的话,把手收了回来。

不过,他腹下的那只大鸟却依然昂头挺立着,一点儿也没有消停,这毕竟是他头一次睡在女人的被窝,况且,刘娜还那么漂亮。

刘娜也感觉到了赵军的那只大鸟昂起了头,毕竟,他们在一个被窝里挨的那么近,不可能没有身体接触。

感受到赵军那只大鸟传来的温度,刘娜身子抖了一下,她内心深处的那种寂寞再次被掀起,犹如汹涌的潮水……

刘娜还是忍住了,毕竟赵球刚才给她带来的惊恐不小,她赶紧转过了身,背对着赵军。

此时,她心里又有了一些疑惑,赵军这样一个傻子,不懂男女之事,怎么会身体有那么大的反应?

她想不明

白,索性也不去想了,闭上了眼睛去思考明天去赵球家里道歉的事。

赵军看着刘娜的背影,反倒是身体里的血液越来越汹涌,她那流线般的脊背,太美丽了,特别是那一对蜜桃臀,白皙浑圆,太撩人了!

如果从后面进去,不知道要爽成什么样……

赵军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口水。

这一夜,对于赵军来说,是最煎熬的,也是最气愤的,本来,他可以度过一个很美好的夜晚,却因为赵球这个混蛋而打搅了!直到天快亮时,他才在煎熬中慢慢睡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日头三尺高了!而他看向床的里面,发现没有了她的影子,更是心里一阵担心!

坏了,她肯定是去赵球家里了!

想到这里,赵军对自己一阵责备,这节骨眼上,我怎么就睡着了呢?

要是她被赵球那个混蛋糟蹋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赵军一边懊恼的责备自己,一边赶紧穿上了衣服,向外面冲去。

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必须立刻去赵球的家里,阻止赵球欺负她!

在他心里,他已经容不下别的男人对她那样,更别说是赵球这种混蛋了!

刚跑出院子,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你个小傻子,跑这么快做什么?你差点儿把我撞死!快把我扶起来!哎呦,我的屁股,疼死我了!”倒在地上的女人是村口小卖部的曹珊珊。

曹珊珊快四十岁了,穿着一身鲜艳的花衬衫,小短裙,还抹着口红,看起来就一标准的少妇模样。

被赵军撞的这一个屁股朝天,疼的她捂着屁股一直喊疼。

赵军瞄了一眼曹珊珊,正巧看到她屁股朝天的囧样,没想到,这骚娘们竟然裙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尽显眼前。

赵军早就听说过曹珊珊风骚,喜欢勾搭男人,没想到,竟然骚到这种地步,大白天都不穿内裤。如果,不是担心她被赵球欺负,他今天还真的要借助这次机会耍耍曹珊珊。

“对不起,婶子,我没有看到你从前面过来,跑的有点快了,撞到了你,我还有点急事儿,我得去找我她,你自己起来吧!”赵军没有去搀扶曹珊珊,而是甩下这句话继续向前面跑去。

这时候,他已经着急的不行了。

就在赵军撒腿往前跑的时候,曹珊珊在身后喊了一声“你个小傻子,这么着急慌忙的去哪里找你她?你她在我小卖部里呢!”

听到曹珊珊这么说,赵军当即停了下来,又跑着返回来,一边跑一边说“我她在你小卖部?她跑你小卖部去干啥呢?”

“买酒呗,她说她要回娘家看看她爹娘,给她爹买两瓶好酒,正巧我店里没有了,我去家里搬一箱过来。”曹珊珊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又说,“小傻子,你能帮婶子一个忙吗?”

“啥忙?”

“婶子刚才被你一撞,摔了屁股,现在疼的厉害,回家搬不了酒了,你跟婶子回家,帮婶子搬一箱去我小卖部里怎么样?再说了,这也是你她要买的酒,也算是你帮你她。”曹珊珊眼睛一闪,笑着又说,“我不会让你白搬的,去了小卖部里,我给你冰棍吃!”

“好好,我要吃冰棍!”赵军憨憨的笑着,和一个傻子没有什么区别。

他心想,她昨天没说

第 9 章

回娘家,买酒肯定不是回娘家,多半是去给赵球送礼,求他饶过我。

狗日的,赵球!我她给你送雪梨还不算,还要给你买酒?

一想到赵球,赵军就心里一团怒火。他欺负村里人欺负惯了,就连她都这么怕他。

他知道,只要他还没有帮曹珊珊把酒拿去小卖部,她就去不了赵球家,这个时间段他可以完全放心。

不多会,赵军跟着曹珊珊来到了她家。

不过,曹珊珊却只字未提搬酒的事儿,而是把赵军带进了卧室。

赵军一脸狐疑,这骚娘们儿把我带这儿做什么?难不成她家的酒放在了卧室?

虽然他心里狐疑,但还是装傻充愣的左右环视一圈,憨憨的说“婶子,你家的卧室真大,真漂亮。”

“呵呵,你这小傻子还知道漂亮啊?”曹珊珊笑了笑,坐在了床上,“那你觉得婶子家的床怎么样?”

赵军一屁股坐在了上面,还在上面打了一个滚儿“好软,好大,比我睡的床舒服多了,婶子,你家的床真好,我要是有这样一张床就好了。”

好软?

好大?

曹珊珊听到赵军用这样两个词形容她家的床时,曹珊珊心里偷偷笑了一声。她掀起自己的衣服,把胸露了出来“你觉得是婶子家的床又软又大,还是婶子的馍馍又软又大?”

其实,她把赵军带到家里来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搬酒,而是想耍耍赵军。这段时间她老公没在家,可把她给憋坏了,原本以她的风骚,在村里可以不费力气的找到很多男人来解决,怎奈村里没有几个让她瞧上眼的男人,也可以说,村里的男人,她几乎都尝过遍了,没有一个可以满足她的,要么是短小的像个绣花针,弄进去没有感觉,要么是几秒钟完事儿,让她索然无味。

倒是赵军身强力壮,又处在最好的年龄,最重要的是,她听村里一些寂寞的女人议论过,赵军裆里的那玉米棒,特别的大,大的让人震惊!这样的一根东西哪里有女人不会惦记?

虽然赵军是一个傻子,但也正是因为这样,让曹珊珊减少了顾虑,反正,她只是为了寻找刺激,又不是和他相好。

赵军看着曹珊珊胸前的一对硕大,不免吞咽了几口口水,不得不说,曹珊珊保养的很好,她身材有些偏瘦,但那一对胸却异常的饱满。

最重要的是,葡桃竟然还是粉的。要知道,她现在实际上可是临近中年了,能保养到这般,肯定没少下功夫。怪不得,她在男人面前那么自信,那么风骚,她有足够的资本。

“婶子,你的馍馍真大,真好看,不过,与我她比起来,我觉得还是我她的更美,更好看。”赵军看着曹珊珊的那一对硕大,憨憨的说道。

曹珊珊倒不生气,反而笑了笑“怎么?你见过你她的馍馍?不会是那小骚货每天晚上都让你帮她揉吧?”

“她那天睡觉,忘了盖被子,我去她屋里偷好吃的东西时,见到的。”赵军可不会傻到什么都跟曹珊珊讲,要是让她知道他和刘娜昨天晚上的那点事,肯定会传遍整个村子。

人言可畏,他可不想给她带来精神上的压力。

曹珊珊笑了笑又说“那你有没有见到你她的这儿?”

一边说着,曹珊珊就掀起裙子,岔开了两腿,把女人最神秘的地方曝露在了赵军面前……

其实在家门口撞到曹珊珊时,赵军就看见了曹珊珊的这个地方,因为,她没有穿内裤。

但与现在比起来,可就不同了,现在是完全曝露在他面前,没有一点儿的遮掩。

赵军看的眼都直了,要知道,昨天晚上因为赵球的突然出现,没能够从她身上尝到滋味,到现在他还憋的难受呢,这突然又出现了一个撩拨自己的女人,他怎么能忍受得住。

除非,他不是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

不过,曹珊珊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她是赵球的亲妹妹,只是她跟了母亲姓而已,虽然,她已经嫁出去了,平时也没有找过刘娜什么麻烦,但赵军心里却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有这么一点儿情绪,他决定借助这次机会,戏弄戏弄曹珊珊。

狗日的赵球,你欺负我她,我今天就搞你妹妹,等有机会,我把你媳妇也搞了,让你做个绿毛龟!

赵军做出流口水的憨样,向曹珊珊走过去“咦,婶子,你这儿咋长这模样呢?怎么和我不一样?你咋尿尿啊?”

“噗……”

听了赵军这话,曹珊珊一口气没上来,笑喷了。不用再问,她也知道了答案,这傻子肯定是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私密部位,不然的话,不会连这些都不知道,很明显,他对女人的了解,也仅仅是见过刘娜的胸。

“你想知道婶子怎么尿尿吗?”曹珊珊问赵军。

“嗯。”赵军使劲的点着头。

“那你先帮婶子揉一揉这儿,你就会知道了。”刘娜抓起赵军的手,放在了自己的私密部位。

赵军装作一头雾水的傻子模样“揉一揉?揉一揉就会尿尿吗?”

“你试试看呀。”

妈的,这骚娘们儿怕是饥渴的不行了!赵军从心里骂了一句。

看来,她男人也是一个无能的货,晚上满足不了她,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外面那么骚,到处勾引男人。

赵军伸手捏了捏曹珊珊的两片蝴蝶翅膀,曹珊珊当即身子一抖,嘴里嘤咛了一声。这倒是让赵军有些意外。

不免心里暗想,这骚娘们儿都结婚那么多年,身经百战了,怎么还那么敏感?要知道,他刚才捏的还不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

“小傻子……往上面一点……给我揉揉那丁点的地方。”曹珊珊微微的闭着眼睛,后仰着头,膝盖拱起。

这个姿势让赵军看的心里一阵痒痒。

他真的想直接掏出自己的啄木鸟捯饬捯饬这骚娘们。

可如此一来,肯定会让曹珊珊对自己怀疑,那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真正的傻子了。

“啊……好爽……”曹珊珊身子猛然一阵颤抖,声音也变的高昂起来。

赵军岂会不知道,他揉捏的那丁点的地方可是女人最为敏感的部位。这也更撩拨的赵军心里难受了,他毕竟是一个没有碰过女人的壮小伙,这样一幅撩人的画面,怎么可能抵御得住。

瞬间,他身体就灼热起来,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

“婶子,你叫啥啊?吓了我一跳。”赵军假装什么都不懂的,用憨憨的口吻问。

“婶子舒服……所以才叫。”曹珊珊气吁喘喘的说道,“小傻子,你再继续帮婶子揉揉,一会儿你就会看到婶子怎么尿尿了。”

赵军当然懂曹珊珊嘴里说的尿尿是什么意思,那可是女人兴奋到极致时,情不自禁的海

第 10 章

水涨潮的画面。

妈的,没有想到这骚娘们儿反应这么强烈,要是用自己的啄木鸟披挂上阵,还不使她地动山摇,海浪滔天?

赵军深知,这种海水涨潮的景观不是每个女人都会有的,很多女人那啥的时候,甚至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大部分都是点滴的湿润,最多也就是弄湿床单,与曹珊珊这种海浪滔天相比,简直没有可比性。

也正是如此,让赵军心里还有了一些期盼,他很想见识见识这种场景,毕竟,每个男人都喜欢这种反应强烈的女人。

“啊……婶子……婶子受不了了!”

就在赵军加大了一点儿手劲,在她身上揉捏时,她突然仰起头,搂住了赵军的脖子。

“小傻子,你的手与别人不同,让婶子受不了,你快……你快别给我揉了,快把你的那玩意儿放进来,给婶子弄弄!”

一边说着,曹珊珊还把手猛然伸向了赵军的裆里,一把握住了赵军的那……

真大!

村里的那些女人说的不假,这真是一根超级玉米棒!这要是用起来,那还不得爽上天!曹珊珊从心里唏嘘一阵,愈发的想尝一尝赵军那硕大的滋味了。

赵军被曹珊珊一把握住,身子不由得一颤,要知道他的啄木鸟除了她,还从来没有被第二个女人碰过。

“婶子,你干嘛抓我尿尿的东西?你抓的我好难受!”赵军装傻充愣的说道。

“把你这个放进婶子这里来,婶子这里好痒!”曹珊珊喘着粗气说道。

“痒?我有办法。”赵军憨憨的说道,但心里却在坏笑。

只见,他突然拿起床头上的一个啤酒瓶,就捅进了曹珊珊的里面。

“啊……”曹珊珊惊叫一声。

赵军心想,骚娘们儿,让你发浪,这啤酒瓶子很舒服吧。

其实,这啤酒瓶子正是曹珊珊这几天寂寞时用的,因为她身经百战,不知道被多少男人骑过了,普通的黄瓜啥的,都太小,根本无法满足她,这才找来了啤酒瓶子。

只是,刚才赵军捅的狠了点,她才禁不住身子一抖,惊叫了一声。

“咦?”啤酒瓶子捅进去后,赵军皱着眉头咦了一声,“婶子,你不是说这地方是尿尿的吗?你没有尿尿咋流血了?你是受伤了吗?”

妈的,该不会是刚才自己用力太猛,捅出问题来了吧?赵军心里暗暗的想。

其实,这和他用啤酒瓶子捅没有关系,而是因为曹珊珊突然来了大姨妈。

曹珊珊这几天心里憋的难受,见到赵军后,只顾着让赵军帮自己排解内心的寂寞了,竟然把自己来大姨妈的日子给忘了,这突然流血,才让她反应过来。

不过,她刚才被赵军一阵揉捏,心里痒痒的厉害,她不想就此罢休,便说“小傻子,婶子没有受伤,婶子的姨妈来了,你不用管那些,快把你尿尿的东西放进婶子里面来,给婶子捅一捅,让婶子舒服舒服,一会儿婶子去小卖部里给你拿冰棍儿吃。”

妈的,这骚娘们儿来了姨妈竟然还想要?她可真是浪的无边无际了啊!

赵军从心里骂了一句,他之前就听说过曹珊珊很浪,但从来没有想到会这么浪,一点儿节制都没有!

如果平时,赵军可能还考虑考虑从她身上发

泄一下,毕竟,自己还是个处,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每个男人,对于自己的第一次,都充满新奇,充满期待。

曹珊珊这突然来了姨妈,那肯定是不用想了,赵军自然不愿意干,这让他感觉很肮脏,很恶心。

他继续装傻充愣起来,转身走向门口,打开了门,往外面瞅了瞅说“婶子,外面哪里有人啊?你不是说你的什么亲戚姨妈来了?我咋一个人影儿也没有看到?”

曹珊珊险些笑喷!这个傻子,真是啥也不懂啊!

她知道怎样跟这样一个傻子解释都没有用,索性也不去解释了,直接把赵军从门口拉过来,推倒床上,骑在了身下“你不用理那些,先让婶子爽爽再说,婶子憋的心里难受。”

这时候,曹珊珊饥渴难耐的身子都滚烫起来,脸颊都发红了,她虽然经历过不少男人,可还是第一次见赵军这么大的玩意儿,她岂会放过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即便自己来了大姨妈,有点美中不足,但仍无法减退她内心的狂热。

她像一只母狼一样,直接就去扯赵军的裤腰带。

妈的,这女人也太奔放了,泛滥起来竟然什么都不顾,这与他的她刘娜比起来,简直差的太多了。

赵军有些烦躁,一把推开了曹珊珊,从床上翻身起来“婶子,你家里太热了,一点儿都不好玩,我要去找我她了。”

“婶子家有风扇啊,你热了,婶子给你开风扇。”一看赵军想走,曹珊珊赶紧哄他,起身去开风扇。

她可不想让到手的鸭子再飞了。

可赵军却不干了,直接就跑了出去,装出一副任性的样子“我不要吹风扇,我要去找我她,我她给我扇扇子,比风扇还要凉快!”

“喂,你个傻子别走啊,你去哪里找你她啊?你她早就从我那里买了两瓶酒离开小卖部了,你快回来,待会儿完事了,我去帮你找你她,还给你冰棍儿吃!”

一听曹珊珊说她没有在她的小卖部,赵军当即就转过脸“你说啥?你说我她买完酒离开了小卖部?你不是说,小卖部里没有酒了,你让我来你家里搬酒的吗?”

“我骗你的,我小卖部里缺什么,也不能缺酒啊,不然的话,我还开个小卖部有啥用?”曹珊珊咕咕的笑了一声。

赵军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骚娘们儿把自己耍了,她哪里是让自己来帮她搬酒,分明是想找机会让我帮她排解寂寞。

想到这里,赵军心里一阵担心,她离开小卖部这么长时间了,肯定是去了赵球的家里,不知道现在赵球怎么折磨她呢!

赵军被曹珊珊气的心里一团火,可他来不及教训她,赶紧向赵球家奔跑而去!

她,你千万不要答应赵球的要求,供他玩弄啊!

“喂,小傻子,你不想吃冰棍儿了?”看到赵军火急火燎的向外面跑去,曹珊珊从身后又喊了一声。

最后见赵军一溜烟没有了踪影,她无奈的摇了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她这几天心里着实痒痒的难受,要不然也不会骗赵军来她家里,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傻子竟然那么依赖她的她刘娜,半天时间不见,他就心里不踏实。

不知道刘娜那小骚货给了这傻子什么甜头,让他那么依赖。但反过来一想,这傻子连女人尿尿的地方都没有见过,又觉得不是那种可能。

没有办法,她只能拿起啤酒瓶子自己抚慰自己了,刚才被赵军揉捏了一阵,憋

第 11 章

的难受,如果不排解排解,她在小卖部里一刻也坐不住。

一边用啤酒瓶子来回的抽插着,曹珊珊一边心里想,这傻子裤裆里的资本可真不小,从他言语里听着,他应该还是个雏鸟,没有碰过女人,这第一口,她必须想个办法尝尝,可不能让别的女人拔了头筹,村里寂寞的娘们儿可不少呢。

在曹珊珊心里盘算着这些时,赵军已经一口气跑到了赵球家门口。

他气吁喘喘的,额头都浸出了豆大的汗珠,他来不及擦汗,赶紧去开门,却是发现门里面上了锁!

大白天的,在门里面上锁,很明显的就让人怀疑。

赵军的脑子里再次浮现了她被赵球蹂躏,欺负的画面!

狗日的,赵球,我跟你没完!

赵军心里一股怒火翻涌,拳头都握紧了。门锁着,他进不去,只好翻墙了。

蹭,蹭,蹭……

他哧溜几下爬上了墙外面的大杨树,翻墙跳进了院子里。

刚向堂屋门口走了几步,他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一阵女人的嘤咛声音!

王八蛋!

赵军哪里还能淡定,在他的心里,他早已经把刘娜看成了自己的女人,哪里还容许别人欺负她,更何况是赵球这个混蛋!

他刚要一脚踹开门,却又停了下来,因为,这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并不是她的声音。

他皱了一下眉头,悄悄向窗户前走去。

他听清楚了,这个女人是赵球的老婆,王春霞。

这更让赵军狐疑起来,难道,是赵球和他老婆在干那事儿?

这不能啊,夫妻两人再甜蜜,也不至于大白天就搞啊?何况,她们结婚都那么多年了,早就过了甜蜜期。若不然,赵球也不会在外面沾花惹柳啊!

“鹏飞,使点儿劲……用点儿力……再快一点儿……”王春霞气吁喘喘的声音从窗子里飘出来。

这一听,赵军心里咯噔一下!

鹏飞是赵球的侄子,也就是赵球的哥哥赵大贵的儿子。

这可是好戏啊,侄子和婶子搞在了一起!

赵球天天在外面搞别的女人,肯定想不到自己的亲侄子给自己戴了这么大的一顶绿帽子!

如果是平时,赵军肯定不会放过这出好戏,要真真切切的看到结束才肯罢休。可今天不同,他是来找他她的。

他从心里犯起了嘀咕,既然赵球的媳妇在家里和赵鹏飞在瞎搞,肯定是赵球没有在家。不然的话,她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那赵球去了哪里?

“婶子……我不行了,我快坚持不住了……”就在赵军心里嘀咕着想着这些时,房间里面又传来一道声音。

显然,赵鹏飞似是要喷发了!

“你今天咋回事?咋这么快就完事儿了?以前你可是能撑好久的,不会是怕你球叔发现咱们吧?你放心,他带着狐狸精去了果园里,没有两个钟头是回不来的,你咋这么胆小啊,婶子都不怕,你怕个啥?快,再坚持一会儿,婶子还没有爽够呢!”

王春霞一阵埋怨的说道,很明显,赵鹏飞这次没有满足她。

狐狸精?果园?

赵军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赵球带着她去了果园?

狗日的!

赵军从心里骂了一句,赶紧又从窗台低下溜到了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