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夹樱桃不能掉下来|看着我是怎么上你的视频

更新时间:2020-11-18 11:50:14

陆寒时见他面露为难,简短的挤出三个字来,“接着说。”


“谁知道,这小丫头一时想不开,居然走了歪路。那天不知怎的,追到了我住的酒店来,一进门就解自己身上的衣服,说如果我要是不借钱的话,她就要报警,告我强奸……我行得端坐得正,自然不怕她污蔑,可谁知道她闹了个没脸,就走了。”林忠强义正言辞,把自己洗得一干二净,末了还补充道,“陆总,你恐怕对她不了解。表面上看着单纯天真,实际上满腹的算计呢!枉费我一开始还觉得她可怜,想着多少帮一帮。”


陆寒时松了松领带,“来,你过来。”


“陆总,我真是没有说谎,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调查!”林忠强惊惧着看着眼前这位冰寒着脸,浑身散发着一种恶魔气息的男人,不助地求饶起来。


“知道苏黎是谁的女人么?”陆寒时微一抬眸。


一听这句话,林忠强就觉得身子凉了大半,他原本还以为编一段瞎话,就能够瞒天过海,谁知道竟是自掘坟墓!


“我不知道苏黎竟是陆总的人,若是知道我绝对不会对她动手的,呃呸呸呸……不是这样的,我压根没碰过她,她她不是逃出去了吗?”


话还没说完,林忠强就被猛踹了一脚,整个人顿时被踹得倒在地摔了个狗啃屎,却又不敢反抗,抖着身子自行爬起来。


但还不及他爬起一半,陡然意“呛”一声响,一把乏着冷光锋利的匕首不差毫厘地被一把定在了他的双手前,吓得林忠强立马动也不敢动,脸色煞白一片。


“现在还不是,但迟早会是的。”


 文学

只听陆寒时冷冽而低沉得可怕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可你这只手碰过她了。”


话落,就一阵手起刀落,干净而利落,刹时就听到林忠强杀猪似的痛叫声响彻四周,定睛一看,他的一根指已经骨肉分离了。


陆寒时却无动于衷,把带血的小刀像垃圾一样丢开,他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林忠强,他淡笑了一声:“我这人,很好说话。你去给她道歉,她不接受的话,我也不要多,一天一根手指。”

学校。


苏黎刚准备好资料,正要去上课,就看见同事慌慌张张的朝她跑过来。


“苏黎苏黎,门口来了一帮凶神恶煞的人,中间那个肥头大耳的点名说要找你。”


“找我?”苏黎放下手上的资料,问道,“什么事?”


“不太清楚,说是要跟你当面谈。”


苏黎沉吟了一下,“你别着急,如果形势不对的话,你就先报警。我的课快开始了,麻烦你让林老师替我到班上说一下,先让学生自习二十分钟,我把事情处理完就来。”


“对了,我想起来了,里面的人好像喊了个名字,好像是忠强哥,你认识这个人么?”


苏黎脸色沉下来,真是没想到,林忠强为老不尊也就算了,她没找去算账,他竟然还敢到学校来找他!


“呵,认识,我怎么可能会不认识,化成灰我都认得他。”苏黎让李芳去把保安都叫到学校门口,不管林忠强的目的是什么,都不能让这些人在学校门前惹事。既然是冲着苏黎来的,那她就更没有躲着的道理。


但苏黎万万没有想到,当她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人群中一脸活像吃了翔似的林忠强,见到她立即弯身躬背起来。


“唉哟,苏黎苏老师,真是不好意思,还麻烦你亲自出来见我,实在是对不住对不住!”


苏黎一愣,林忠强又在玩什么鬼把戏?她警惕性的看着他,这情景完全跟那天约她去酒店时截然相反,倒令她感觉莫名其妙起来。


“这里是学校门口,你纠集这么多人,是想要干什么?”苏黎冷着脸说道。


林忠强一听这话,连忙呵斥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苏老师的话么?赶紧都给我散开,不要吓到了苏老师。”


苏黎注意到他捂住手掌,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没摸不清楚林忠强是在做什么。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苏黎压根不想再见到这个充满猥琐与恶意的老男人。


林忠强却突然“啪”一声,径自跪倒在地上,抖着声音一字一句地道:“苏小姐,对不起,我不该对你有非分之想的,我错了,大错特错,以后再也不敢了,请你看在我最后也没做什么,也为此付出了代价的份上,请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你这话,几个意思?”苏黎冷笑道。


“苏小姐,我要是知道您是……哦不不,我说什么都不会对你有歪心思!现在我恶果也尝了,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话说着,他就哆嗦着将那包着纱布的手掌亮出来在苏黎眼前,虽然包裹着层层纱布,但还是能够看见里面渗出来的血丝,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苏黎眼前发晕,她才不愿意听林忠强的辩白,“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不行不行,苏小姐,如果你今天不原谅我的话,过几天我的整只手都要没了!求你看在我一把老骨头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吧!以后只要有需要到我林忠强的地方,我一定尽万分的力!”


见到苏黎顿了顿,林忠强登时感觉到有希望,他老泪纵横,“苏小姐之前拜托的事情,我不但会帮,我还会帮到底!还请您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赎罪!看在我之前也多多少少帮过苏家的份上,你就高抬贵手吧……”


看样子,林忠强负伤,以为是苏黎的手段。


苏黎本来不想搭理他,可还是停下了脚步,“行啊,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林忠强的手包成那样,似乎是被砍断了手指,肯定还受了威胁,才死活着跑来道歉的,但到底是谁这样帮她?按理说,现在照苏家有状况,不是追债人上门来搞事情,就是公司一帮老人在内斗,到处乌烟障气的,她实在想不出是谁在暗中帮她。


上天有眼,竟然有人帮她收拾了这个老渣男,她心里虽然充满了疑虑,但看见坏人终有报应,顿时又觉得暗爽。


林忠强满嘴道谢,油腻得很。


苏黎直反胃,如果不是林忠强还有点用处,她决计不会再再跟林忠强说半句话,她按捺住恶心道:“行,那你快滚吧,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是是是,我立即就滚。”林忠强简直如蒙大赦一般,果真连滚带爬地,快速地消失了。

“苏黎,我看人都散了,还需要报警吗?”


苏黎摇了摇头,“没事,不用了。”


苏黎这天一大早就来学校了,虽然只是音乐老师,常常还会被占用课程,而且现在苏氏也有一大堆焦头烂额的事情要忙,但这是她的本职工作,无论如何也得认真对待。


谁天刚回到学校,五3班的班主任就来找她,说班上有个学生今天没来报道,便让苏黎负责打电话联系下家长,问问是怎么回事,如果家长有空的话,就让他下午过来学校一下。


苏黎答应了一声,就见班主任匆匆地拿着课本准备上课去了。


她暗叹一声,心忖:这个陆羽,怎么又翘课了?


苏黎找出一张登记表,在上面找到陆羽家长的联系电话,苏黎拿出手机,就按着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是一个温婉的女声,“你好,这是陆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我是秘书莉莉。”


苏黎一愣,怎么是公司的电话?难道她打错了?她连忙又看了一眼号码,发现并没有错,便又开口确认道:“你好,我是陆羽同学的老师,他今天没来上课,这个号码是他之前在资料上留的,请问能让陆羽的家长接电话吗?”


只听对方礼貌地回答说:“哦,原来是陆羽的老师,陆总有事在忙,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你转告。”


苏黎将情况说了一遍,可是谁知道那秘书仍旧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说会将她的话转告给李总后,便挂断了电话。


苏黎急得直叹气,陆羽家里都是什么情况?孩子没来学校,竟然一点也不着急。偏偏这种情况一点也不少见,家长平日里都在忙工作,却疏忽了对子女的管教。


过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


“苏老师,你好,我是陆羽的哥哥。”


是个低沉富有磁性的男音。


苏黎觉得有点耳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陆先生,具体的情况,我相信秘书小姐都跟你说了吧。这已经是陆羽这个月来第六次翘课了,如果方便的话,我还是希望您能够抽空到学校来聊一下关于陆羽最近的情况。”


“哦,我下午就有空。”陆寒时淡淡的说道,“还有苏老师,你可以叫我的名字,陆寒时。”


这自我介绍,来得措不及防。


苏黎应付了一声,正打算挂断电话,又听到那头说话的声音。


“我叫陆寒时,记住了么?”


苏黎:……


这人真是太奇怪了。


到了下午,苏黎手拿着陆羽的学习资料,匆匆地走进接待室里。


苏黎一进门就到一个身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背着门口站在表扬墙前,他身形高大,气质冷傲,看上去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苏黎迎了上去,一边忙自我介绍道:“你好,您就是陆羽同学的家长吧,我是负责接待你的音乐老师苏黎,谢谢你百忙这中能抽空过来一趟。”


话说完,就站在原地,等着那人转过身来。


不过看着那背影,苏黎不禁皱了下眉,总感觉有点熟悉,好像是在哪见过一样。


男人缓缓地转过身,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五官如雕刻般精致的俊脸,性感的薄唇微勾,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两眼深邃地直直盯向她。


随后就见他嘴角笑意加深,向她伸出一只手来,别有深意地勾唇笑道:“苏老师你好,我是陆羽的哥哥陆寒时,很高兴认识你。”


“啪”一声,拿在苏黎手里的资料,蓦地掉到地上,苏黎本人则惊诧地张大了嘴,怔然地看着他。


她的脑袋瞬间浮现出那夜凌乱不堪的画面。


苏黎的脸慢慢涨得通红,难怪之前在电话里那么古怪,原来是他!


天,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苏黎尴尬地清了下嗓子,把手伸手,却特意避开了陆寒时还伸着的手,指了指一边的椅子,示意道:“陆先生这边请坐,我来向你反应下此次请你过来的原因,是关于陆羽最近总翘课的事情,不知作为兄长的陆先生对此知不知情?”


她也不废话,还没坐下,就直奔主题开口道。


陆寒时看着被冷落的手,眉头皱起,随即又松开,盯着苏黎的眼神越发深邃起来。他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原来你是音乐老师,难怪声音这么好听。”


苏黎已经决定装作不认识他,见他一笑,心里警铃大作,“陆先生,这里是学校,我们只谈正事。”


而客人没入坐,苏黎也不好先一步坐下,只得站在原地等着。


但事实上,心里是很不待见他的,苏黎很想扭头就走,只是因为工作所须,又不得不用心地接待。也不知这是什么狗屎缘份,两天前才在酒店里发生了那种事情,本以为离开后从此不再见面了,谁知道,竟然还连着两天都见到了。


“正事?好,那我们来谈一谈。”


陡然间,苏黎手腕上一紧,竟被陆寒时一把抓住了,随后就见他嘴角勾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一个用力,反身把她推向墙边,并欺身压过来,下一秒苏黎整个人莫名其妙地就被他抵在墙上了。


苏黎差点惊呼出声,还好第一时间想到这里是学校,随时会有人经过,只得咬紧牙关,怒目瞪向他。


“陆先生,请你自重!”


却见陆寒时特意凑近来,嘴角还勾着那抹痞痞的笑意,“打算装作不认识我?恩?苏小姐身为老师,嘴里却一句实话都没有。”


“这里是学校,请你放开我!”苏黎沉声打断他。


“知道怕了?骗我的这笔账,你想怎么算?”陆寒时俯视着她,声音依旧淡淡,“还是说你在找借口不想对我负责了?”


“你,认错人了!”苏黎气地抬手去推他,奈何纹丝不动。


但从陆寒时一米八几多高的身高,俯头看着她的角度,倔得很,但看在他眼里,便觉得她还带着点娇嗔的可爱,那声音娇滴滴的就像在向他撒娇一般,不仅毫无威摄力,反而更愉悦了陆寒时的心。


“认错?那我可得好好看看。”


陡然间,他抬手捏住苏黎的下巴,却蓦地低下头来,含住了苏黎那柔软粉嫩的唇瓣,他的吻带着清淡的烟草气息,动作却格外强硬,直接卷了进来。


苏黎浑身都僵住了。


陆寒时的声音微哑,“是这个味道没错了。”


然后又在苏黎还没反应过时,他便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他抬起拇指,抚过自己的双唇,并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意犹未尽地看着她道:“你这里有我的味道,就算是盖了我的章,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之前的帐,一笔勾销。”


“什么?”苏黎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这个人简直是流氓加无赖!!!

正好这时有人进来了,约莫是感觉气氛怪怪的,不由得多看两眼。


陆寒时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黎一眼,倒也没让她为难,浅浅笑了笑便往转身离开了。


苏黎一惊,生怕别人误会,忙把视线移开了,但她仿佛做贼心虚一般,心里直打鼓,等到陆寒时走远了,苏黎才恍然发觉连事情也没顾得谈上。


但饶是如此,回到办公室后,还是被那同事误会了,当着众多老师的面就感慨地看着她道:“苏老师啊,你男朋友可真帅!”


看着众多老师十分八卦地聚在身边,不停地让她说说男朋友的事。


苏黎简直无地自容地想就此钻个地逢遁走,满脸通红,被问急了,突然猛地站起来,羞愤地低喊一声,“各位,打住,我什么时候说过那人是我男朋友的?我当时只是在接待一位学生的家长,仅是家长,哪有什么男朋友?”


“可是我进去的时候,明明感觉你们之间的气氛很古怪啊,似乎正是我的突然出现,打扰你们似的,我到现在都觉得不好意思极了。”那名撞见他们的老师立即反驳道。


又是她!苏黎简直快要被她气死了,不由得转身看向她,虽然还红着脸,神色却无比正式地道:“林老师,请你不要再说了,他真的是学生的学长,不是我的男朋友,来学校是谈事情的,仅止而已。”


“那你们的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苏黎呼吸一窒,竟然找不到半句话去反驳。


“哎呀苏老师,瞧把你紧张的,不是就不是吧,我们都知道了。”林老师耸着肩膀无所谓地笑笑,但看着苏黎的眼神,依然难掩揶揄的。


苏黎万分无奈,还想再说清楚一些,但正好这时上课铃响起了,刚刚还围成一圈的老师们,立即作鸟兽散,迅速地拿上自己的教案离开办公室了。


一瞬间,偌大的办公室里,仅剩下几位不是主课的老师,而苏黎就是其中一位。


只觉得耳边终于清净下来了,苏黎暗松口气,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却正好这时她放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黎拿出来一看,那熟悉的号码立即让她视情紧绷起来,同时心里打了个突: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出什么事了吗?


这样想着,她开口的声音不由得微微发抖,“喂,赵医生,你找我什么……”


“小黎,你快到医院来一趟。”还不等她把话问完,赵医生着急地打断了她。


苏黎握着手机的手猛然一抖,二话不说,立即应道:“好,我马上过去。”


话落就把电话掐断,匆匆地收拾东西,并请求还留在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帮忙请假,她突然有急事,要赶往医院。



“怎么突然会这样?明明前两天你还告诉我,他的情况已经好转了!”苏黎站在重症病房前,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看着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的弟弟,眼睫微颤。


赵医生走上前,语气宽慰,“你弟弟的身体太弱了,以至于创口感染起来得很迅猛,这些风险在手术前已经跟你说过了。”


顿了一下,赵医生看了她一眼,斟酌了下语句,又道:“依目前的情况来看,还得再次动手术,才能有好转的可能,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会怎么样?


苏黎不敢问出口。


赵医生这下压根不敢看她的双眼,转头也看向小窗里,道:“小黎,尽人事,听天命吧。”


苏黎不忍地闭上双眼,她背过身把头靠在墙上。


不,现在还不是听天命的时候!


现如今,她仅剩下弟弟一个亲人了,就算再难,也必须得想办法把他救回来。


想到这里,她突然站起身来,把脸上的泪水抹净,请求赵医生看顾下弟弟,自己则匆忙地赶回苏家。


不管希望有多渺茫,苏黎都要尽快筹集手术费用,虽然现在的苏家早就不是以前的苏家。苏家现在的主人,是父亲在苏黎父亲过世后的第二任妻子,她性格刁蛮,一直将苏黎姐弟当做眼中钉。


以前父亲在世时,她想着只要父亲能过得好,她倒是不在意这些,因此情愿搬出去,也不愿每天看着父亲顾忌继母的脸色,而处处为难。


奈何现在弟弟已经病危,她必须得放下脸面,得回来求那女人拿出钱来,为弟弟付手术费。


对,没错,她得求,只有放低姿态,弟弟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王乔一听到她是回来要钱的,登时脸色大变,毫无留情地讽刺她,“哟,我说苏黎啊,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公司的状况,到处被人追债,眼看都快要支挣不住了,你竟然还开口要钱?


且一要竟然是狮子大开口的,五十多万?你还不如直接把公司卖了?哦对了,现在整个苏氏都负债累累,就算搭上你大概也卖不到这个价钱。”


“我不信父亲生前还没留下点积蓄,你拿出一些,先让晋儿把手术做了,以后我会连本带利还你。”苏黎忍不住也沉起脸来。


但王乔一听,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几乎快扭曲起来了,声音也变得尖细了许多,“积蓄?你竟然还知道有积蓄这事?呵呵,你倒真是有个好爸爸,我跟他同床共眠这么久,还一点都不知道呢?你不管家,不知道我的艰难,自从你爸去世之后,家里和公司是什么情况,你都是清楚的。外头欠了一屁股的债,你让我去哪里拿钱给你?”


苏黎一愣,随后就惊诧起来,“不可能,就算再艰难,怎么会连苏晋做手术的钱都拿不出来。”


“没有就是没有,你还要我怎么样?”王乔也怒了。


“好呀,你还知道你爸爸存有钱,那我倒是要问你,这些年来,你爸到底偷偷地给你姐弟俩存了多少钱?公司都这样子,你也不拿出来,反倒回来问我要钱,苏黎,你安的什么心,难道要你爹留下来的公司倒闭了,你才满意!”


“你……苏晋也是苏家的人,你怎么可以置之不理!”苏黎来之前就想到这件事情不会太简单,但没想到王乔的态度居然这么决绝。


“胡说的是你吧!你弟不是才刚做过手术吗?才几天?怎么又要做了?苏黎,你别怪我心狠,同样都是苏家的人,但凡我有点能力,我都不会这么绝情的。


家里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就连我们住的房子都抵押了,你另外去想办法吧,只求别再出现在我眼前,公司的事情都已经够我忙得焦头烂额的了,我也不指望你们能帮上什么忙了,只求你们不要再出现添麻烦就行。”

事情总是陷入走投无路的境地,她该怎么办呢?按照苏家现在的情况,就算苏黎去跟别人借钱,也未必能够借的到。


去医院的路上,苏黎突然遇见了一位以前跟父亲合作过,她见过几次的方老板,他一见苏黎,就好像早就打听好了似的,一来就热情且关切地问她,“哟,这不是小黎吗?好久不见,怎么都瘦成这样了?我听说你为了弟弟的事情,最近在到处借钱,对不对?”


苏黎警惕起来,但碍着礼貌,只得点头回应了一句是的。


“你怎么不来找方叔叔呢?”


“我……”苏黎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需要多少钱,我借你。”


苏黎一愣,虽然以前父亲跟他有点交情,但是不问数目就豪爽的要借钱,总感觉不安。“方叔,你知道我家现在的情况吗?如果你借给我钱的话,我可能没有那么快就能够还你。”


谁知方老板竟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但是我也清楚你弟弟现在的情况,已经等不及了吧。救人要紧,钱的事情不重要。”


一听到有人能帮自己,苏黎顿时觉得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脱口问道:“真的?”


“当然,都这个时候了,难道你方叔叔我还会骗你不成。”方老板脸上笑意加深。


苏黎被他盯得浑身一阵难受,甚至还起了层鸡皮疙瘩,瞬间想起了那次被林忠强骗到酒店去的事情,脸色刷的一下惨白一片。


“方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钱的事情,我会重新想办法的。”苏黎往后退了退,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大街,量对方也不敢做什么。


方老板却眉开眼笑起来,几乎立即往她身上凑近过来,语气也一改先前客客气气的模式,骤然伸出一只油腻的胖手扶着下巴,语气满是可惜:“小可怜模样长得真水嫩别致!难道就没想过找个依靠?你自己一个人在苏家,恐怕很艰难吧。无依无靠不说,还要担负着你弟弟这个累赘……”


苏黎立即被吓得惊跳着退开几步,沉着脸怒瞪他,“方老板,我弟弟不是累赘!”


方老板立即拉下脸来,反而威胁道:“我好心好意借你钱,你不领情,是不想救你弟弟么?!”


父亲一过世,以往那些人的真面孔便连装都懒得,看着苏黎的眼神满是贪婪。


陡然间,苏黎感觉到手臂一紧,一只大手竟抓住了她,同时一道冷冽的声音从头顶砸下来,“苏老师,这么巧。”


苏黎猛然抬头,一眼就见到陆寒时那双含着怒意的黑眸,正危险地盯着自己。


不由得瑟缩一下,苏黎试图挣脱自己的手,奈何陆寒时却加大力道,把她抓得更紧,几乎似要掐断她的手臂一样。


“你干什么?放开我!”苏黎只得挣扎道。


但陆寒时不但不听,反而一把将她拽过来,扯到胸前,他打量着怀里的苏黎,见她眼眶微红,一副受了欺负的委屈样,便眯着眼冷声道:“你跟个男人站在这里干什么?”


“哎哎哎,你什么人?我们两个人说话聊天,关你什么事情?”方老板回头一见这情景,立即满脸怒意地冲陆寒时吼道。


“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少跟不三不四的垃圾呆着?”陆寒时捏了捏苏黎的下巴,语气里是藏不住的暴躁。


苏黎吃痛的皱起了眉头,他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嘶,好痛……”


“痛就对了,让你长长记性。”陆寒时冷哼了一声。


方老板在边上听见自己被形容成垃圾,都快要跳起来了,“你这话几个意思?说谁垃圾呢?妈的,你没长眼睛吧!知道我是谁么?”


陆寒时看着她发红的眼眶,觉得心房像是被羽毛轻抚过,痒得很,但他对哄女人并不在行,“苏老师,有我在,别哭了。”


苏黎一愣,她哪里哭了?可心里不知怎的,对他突然压低了嗓音的一句话,扰乱了。


陆寒时对着她柔情万千,可方老板才准备插话,他瞬间满脸默沉下来,紧抿起双唇,冷冷地盯着那人。


刹那间,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火药味,频临着爆发的边缘。


苏黎几乎僵直着身子,一时之间,进退两难的,虽然方老板话语里不怀好意,可到底没对她做出什么实际性的伤害。


“找死!”随着陆寒时的话,一只拳头就随势挥了过来。


下一秒,只觉得眼前一花,“砰”一声,方老板立即捂着口鼻,痛苦地弯身蹲到地上。


而陆寒时只甩了甩手,像甩掉手上的脏东西一样,不屑地嗤笑起来,“什么玩意,也敢在爷面前叫嚣!”


然后不由分说地拉着苏黎大步地离去。


一路到停车场,陆寒时毫不犹豫地将苏黎塞进车子里,锁上车门,自己也坐上去,就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动作一气呵成,甚至连苏黎都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跟这个家伙走。


“前面拐个弯就到医院了,我在那里下车。”苏黎平淡的开口道。


陡然一个急促的刹车,惯性之下,苏黎被安全带子勒得差点背过气去,不禁急声咳嗽了几声。


一道黑影靠近过来,一只手径自抚上她的脸,然后稍用力,强迫着把她的脸掰过来。


“生病了?”


陡然拉近的距离,让苏黎差点喘不过气来,她往后一躲,“不是我。”


“我以为你的伤到现在还没好。”陆寒时看着她,眼神中带着歉意,“那天晚上我已经收敛了,很抱歉,下次我已经注意。”


这话题都哪儿跟哪儿!


苏黎脸上一红,她气得发抖,“陆先生,你刚才帮我解围,我谢谢你。我在这里下车就行了,你不用送我。”


陆寒时剑眉一挑,刻意加重了语气,“嘴上说着谢,可是却没有半点诚意。说,上次你为什么要跟那老男人到酒店去?苏老师。”


苏黎咬了咬下唇,“因为我需要钱。上次是我不小心,才会中了计,以后绝对不会有那种情况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