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好好看着我是怎么进入你的-宝贝它变大了你感觉到了吗

更新时间:2020-11-18 12:02:12

她想也没想,用手指快速挑了下沈二娃腿间的帐篷说道:“自然是有生意了,只是你准备这样去给人讲解呢?”

没想到之前那么正经的吕青儿现在竟然如此轻浮,饶是沈二娃脸皮厚,此时也不由得红了起来。

“赶紧自己解决,半个小时村口见。”吕青儿向他通知。

说完,她便松开手,踏着高跟鞋走了,溜了半个小时,主要还是因为她的内内有点潮,需要回去换。

看着吕青儿远去的背影,沈二娃有些惊了,她可真是一个敢做的女人啊。

这荒郊野岭的,也不怕他做出些什么?

沈二娃回到家,身上的衣服刚才下水去捞刘雪纯,已经全部湿完了,他换好衣服,在镜子前臭美一番,便到村口等候吕青儿,此时村中已经停了好几辆大巴车,也有游客从车上下来,好奇的四处转着。

没过多久,吕青儿来了,她给沈二娃分了一拨人,让沈二娃带着他们去参观。

沈二娃对村子了如指掌,吕青儿也培养他该怎样解说,这行程如行云流水一样,带着游客转了圈,便让他们自由活动了。

给游客解说的时候,村中一姑娘一直跟在沈二娃的身后。

她是村长家的女儿李惜晴,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还是单身一人。

倒不是她长得丑,她长得很是好看,虽说比不上吕青儿和刘雪纯,可在村里长得也算是不错了。

父亲是村长,家中有钱,她打小就在城里上学,自己也整齐,顺利考上城里的名牌大学。

上了大学后,她便想着找一个城里的如意郎君,这样她也算得上是半个城里人了。

可惜的是,城里那些富家子弟玩的花的很,刚开始与一男人谈了恋爱,被那男的玩腻之后,她就被一脚踢开了。

那次还怀上了那人的孩子,去学校闹事,那男人家世不一般,李惜晴被劝退了。

她把孩子打了回到村里,这事闹的人尽皆知,村里要不是碍着她父亲是村长,早就给她白眼看了。

 文学

这种肚子是二房的姑娘,在村里若是谁娶了她,一定会一辈子抬不起头。

也有人为了她家的财产,想娶她,可她仗着是村长的女儿,心高气傲的看不上人家,硬是把自己拖成了奔三的女人。

她跟在沈二娃的身后,沈二娃那英俊的五官和挺拔的身躯,在这些游客中犹如鹤立鸡群。

若是能嫁给这男人,也是个还可以的选择,李惜晴心中暗下决定。

沈二娃不知道她有这打算,让他们自由活动后,感觉有些累了,他找了个人少,寂静的地方,在树荫下惬意的躺了下来。

今天经历的太多,他刚躺下,没过多久便失去了意识。

睡梦中,他又梦到刘雪纯,只穿着一白色内衣,躺在他的身边,没过多久,她便主动骑了上来。

忽的,沈二娃感到身上一沉,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身上,还伴有强烈的快感。

他的意识恢复了,眯着眼睛看去,竟看到李惜晴坐在他下腹的位置。

只是她今日穿着裙子,看不清她的下身,沈二娃唯一知道的,是她正用私密处摩擦他的。

李惜晴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大胆,尝过那种甜头,就像上瘾一样忘不掉。

她轻轻在沈二娃身上摩擦着,脸上浮现沉醉的红晕,她压抑着自己,只发出轻哼声。

沈二娃看清后,干脆也不“醒来”了,他放松的继续躺在那里,享受李惜晴的伺候。

之前和刘雪纯的好事让人给干涉了,现在嘛,自然要好好享受一番。

也不知道这个李惜晴是怎么想的,居然会这样骑在男人身上。

不过,她‘骑马’的姿势真是格外动人。

眼看面前这个楚楚动人的美女,沈正抑制不住的咽着口水。

再看那裤裆处的傲挺,简直已经能把石头给击穿。

渐渐的,下面那宝贝更加厉害了,而李惜晴丝毫不退让,反而更加有力的迎合上来。

接着,她发出了一声轻盈的呼喊。

不过还好,声音不大。

弄的沈正的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李惜晴自从打了孩子之后,已经很久没和男人做过那事了,隐秘之处时常痒的难受,巴不得有个男人来滋润一下。

眼下,她面对这个早就喜欢上的沈二娃,自然也不肯放过,谁叫附近没人呢?嘿嘿!

再说,沈二娃已经睡着了。

感觉那杆武器已经顶到湿璐璐的部分了,这就更让沈正耐不住寂寞。

干脆!他闭着眼睛伸手去抓女人最圆、最大的那部分。

“啊——”李惜晴发出一声怪异的轻喊,傻傻盯着沈正。

可沈正还是闭着眼睛的,重要的是享受。

“你……你没睡着?!”

这么说着,李惜晴就要站起来,却被沈正抓住了胳膊。

“弄的这么舒服,干嘛要走啊?”沈正色眯眯的盯着李惜晴,看着刚刚因为被自己抓揉而变形、把圆球显露出大半的衬衫。

李惜晴本来是想要这个男人的,可她也是要脸面的人,只想撑着沈二娃睡着的时候,用他那长长的东西让自己稍微舒服一下,没想到被拆穿了,顿时眼圈周围红通通的,跟个熟透的柿子一般。

再看看这地方也是够便宜的,就一颗大树,还是村的尾头,过去是一片农田,当下不是秋收季节,根本没什么会来。

一想,李惜晴的胆子就大了起来:“本姑娘就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正好人的身子暖和,我就坐在你身上了。怎么?不行?”

哎哟喂,还给自己打掩护啊。

沈正不甘示弱,看见李惜晴因生气而颤动的双峰,心里好一阵酸爽。

这可是熟女啊,她见过的男人肯定都是短小无用的,单看刚刚李惜晴那痴迷的红晕就已经了然于胸。

这种饥渴的女人,正需要像自己这般强悍的形状去止痒!

“行啊,我没说不行。你可以继续坐在这里,我就喜欢给你当板凳坐,你坐的越久我越开心,你坐的越消魂我越安逸。”

李惜晴脸上很烫,被人一眼看穿的滋味儿不好受。

可她听见垂涎已久沈二娃这样说,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只是嘴上不承认罢了。

全村女人都在议论的超级大棒,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还长的这么帅气。

干脆!李惜晴再一次坐下,把双腿岔开,胳膊撑在背后:“本姑娘就是坐了,你能怎么滴。”

“我能……吃了你。”

“不信。”

沈正已经急不可耐的要一口‘吃下’万一被路过的人看到了,那自己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于是,他躺在树根下,双手搁在脑袋后面,如同享受着大自然的气息似的,微微闭上眼睛:“你随便坐,我保证不打断你。”

李惜晴稍显羞涩,却也比刘雪纯更加大胆,干脆整个臀部往下压,狠狠地搓了几下。

这一搓,沈正那杆东西就更加强大了,简直硬到没朋友。

“呼……”李惜晴被这巨大的东西给顶着,虽然隔着衣服,还是能感受到那物件上散出来的热乎乎的温热。

她越发的大胆了。

“想不到……村里人说你的那个是最猛的,我还以为是骗人的……现在看来,真的是非常巨大。”

随着李惜晴的身形微动,沈正完全放松,他凭借男人的本能让物体发挥到最粗大的边缘,已经可以翻江倒海一般。

可惜啊,这里是在户外,要是找个没人的地方,比如村中存放拖拉机的库房,那他一定会狠狠教训一下这个李惜晴,让她感受一下男人的魅力。

“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一说,让沈正有些不知所措,这大概是女人的临时赠言吧,想让沈正更努力一些。

可没过几秒,李惜晴又说:“你娶了我吧。”

“啊?”这可让人太意外了,沈正陡然长大了嘴巴,不知是该激动还是该反驳。

众所周知,李惜晴家里有钱,她爹也最疼爱这个唯一的女儿。

要是给村长当了女婿,那好处自然不必多说,要钱有钱,要势有势。

不过婚姻大事,沈二娃还不想这么草率。

毕竟这个女人有二婚的历史,娶了她?那村里人还怎么看待自己,一个当活王八的男人。

再者,沈正还想着刘雪纯呢。

算了,先不想了,想爽了再说,明天的事,谁晓得呢?

不料,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李惜晴尽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干脆把外衣给拔了,露出自己的花肚兜,上面还有一个莲花的纹案。

这莲花让里面的圆体顶的已经变了型,顺着花纹往上……是女人丰满的沟壑和那因为汗液而黏在沟壑中的发丝,体香和汗香交织再一起,真叫一个美不胜收啊。

沈正长吁一口气,感到大腿麻酥酥的:“它们真大。”

“大吗?只要你娶了我,再大也是你的。当了我的男人,我爹会给你谋个好前程,他在镇上和城里都有熟人,你可以考虑一下。”

有些大煞风景,这么说是摆明了让自己攀龙附凤。

沈正是穷,也希望能飞黄腾达,可女人的话语让他不太舒服。

一个怒气上涌,沈正狠狠让下身之物傲气冲天,往上猛然一靠!

李惜晴一时没能招架,被这股力道弄的浑身颤抖,也断断续续的喘气。

她咬着下嘴唇,眼神热辣的盯着沈二娃:“隔着衣服多没意思,不如你去我家里,我让你好好的顶一顶。”

“去你家?”

好事上门啊。

沈正心里嘿嘿笑着,嘴上还蛮镇定:“你就不怕我让你下不了床,走不了路?”

“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沈正陪李惜晴往回走着,心想就凭自己的庞然大物,怎么也能把你弄的高潮迭起。

只听村里人说过女人在那个时候非常迷人,他还没亲眼见识过呢。

走着走着,遇上了村里的刘三,正扛着铁锹朝这边走来,嘴里还叼着烟。

人都知道刘三是个单身汉,除了祖上留下的几亩田之外,可谓一无所有,更别说娶个媳妇儿了,可是啊,这货嘴巴贱的很。

那刘三张的尖嘴猴腮,一看就是个小人,平日里游手好闲。

刘三这种人最不怕的就是闲言碎语找上自己,只要能有女人陪自己睡一觉,死了也甘心。

看见沈正和李惜晴肩并肩的走过来,他停了脚步。

“哎呦~村长家的大小姐啊,怎么和沈二娃好上了。”

李惜晴打心眼李看不上这种男人,搂着沈正的胳膊:“怎么啦?本姑娘喜欢谁关你什么事。”

“当然不关我的事了,可可你们是不是应该给个份子钱呢,用来堵我的嘴嘛。”

沈正也不爽这个家伙:“滚滚滚,该干嘛干嘛去。”

“哎!”

不想这无赖却直接挡在他们面前了,双臂张开:“新人就要入洞房了,怎么能不给份子钱呢。这不给钱嘛……也无所谓,不过我要村长家的大小姐陪我睡一觉。”

什么?!

你小子脑子没烧坏吧,就你那寒颤样子,还想吃天鹅肉?

李惜晴理都不理他,直接拉着沈正回家了。

这一路上沈正都有点担心,谁都知道无赖刘三那张厉害的嘴,这村里有一半的闲言碎语都出自他的口中,比成日里叽叽哇哇的婆娘还要多嘴多舌。

万一事情传开了,对他的影响可不太好。

谁让哥们平时是那么正人君子呢。

想着想着,已经到了李惜晴家中,她爸爸不在家,老妈也回娘家了。

也就是说,在这一亩三分地李发生任何事都没人知道啊。

嘿嘿!一想,沈正就更加幸福了,还没关好房门,就已经憋不住去摸李惜晴的身子,那对圆球,真让人舍不得放弃啊。

“想不到你这么色啊。”

李惜晴一边说,一边后退着来到房中,让沈正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亲着、摸着。

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废话,当然是脱光了,然后提枪就干啊!

脱去外衣,乍一看,因为被内衣蹦的太紧,所以看那一对超级的诱人。

这衣服脱去之后,倒没显得有多精致了,可也不失为丰满。

不管了,到口的肥肉不吃,那就不算男人!

沈正的手臂往下处伸去,因为触及花蕾,惹的李惜晴一阵呻吟,两腿死死夹住他那弯曲的手指。

要说这二婚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甚至比有妇之夫刘雪纯还要饥渴,手刚刚碰到要紧的地方,已经是春雨泛滥了。

咽下一口吐沫,沈正感觉那个地方已经滑的可以。

不过么,就沈正的认为来说,女人长时间不做这种事,要紧的地方应该是很紧的,可他手一进去,就感觉没那么紧了。

哼哼,想必这个小浪蹄子一定经常用黄瓜之类的东西给自己解馋吧。

不过现在不要紧了,哥们将彻底代替黄瓜,给你最自由的释放。

李惜晴瞬间就握住了沈正最刚硬的部分,因为太大,手都没有完全握紧。可她很努力的让手掌圈住那玩意儿。

“呵呵呵……它好大。”

“你喜欢不喜欢?”

“喜欢。”李惜晴抿着嘴,脸色稍显红艳,这样子更迷人了。

不再多想,时机已经足够了。沈正再也按捺不住,憋足了劲将物体摆正。

嘎吱——外面的门开了。

我去!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

谁会在这个时候进来?

沈正趴在李惜晴的胸口,身体嘴僵硬的部分也被吓的软了下来:“是谁?!”

他声音说的很小,就跟偷情似的。

李惜晴朝门口的方向扫了一眼,轻轻哼道:“你管他是谁呢,反正不是我爸妈,也许是别人来找我爸的。你别管,房门我锁好了,你干你的就是。”

还能干吗?那东西已经提不起精神来了。

沈正郁闷的坐在床边。

李惜晴拍了他的肩膀:“你还是不是男人呐。”

怎么不是,但外面有人,谁还能不要点脸面。

再一想,刚刚村口处遇到了无赖刘三,这家伙会不会把事情告诉给别人了,可……人来的也太快了吧。

看看房屋四周,除了一扇小的可怜的后墙窗户,根本没法逃出去。

这时,屋外有人喊话,一听声音也知道是谁。

这个女人四十不到,在村里开商店的,叫杜梅,男人是个做生意的,长期在外经营,也是长时间不回家。

她男人和刘雪纯的男人王强关系非常好,平时也和刘雪纯有往来。

在印象中,杜梅不是个爱嚼舌根的女人,村里也有传言说她和村长有一腿,不知道是真是假。

李惜晴白了沈正一眼,把衣服重新穿好,自己去开门,一点也不担心沈正被人看见。

“喂——杜梅姐,你来我家有什么事?”

话语有点生硬。

杜梅下意识的朝着屋内看看,看见了沈正,也看见了李惜晴因为着急没有完全穿好的衣服,胸口的扣子都是歪斜的。

“你怎么能趁你爸不在家,随便往家里招男人呢,要是让你爸知道了,还不打断你的腿。”

“你怎么知道的?”

“还能有谁,刘三路过我的商店,多了一嘴。”

李惜晴没有好话给她:“切,我又没男人,招一个男人回来又怎么了。你和我爸不是打的挺火热的么,就不怕你男人回来说你?”

“你——”被人这么一说,杜梅满脸涨的通红:“你怎么能这么无赖好人,惜晴,平白无故的,你可不能顺口胡说,我还要脸面呢。”

“是么,不见得吧。上个月月末,你男人刚走,你就来我家了,晚上十一点,你和我爸在房间里做什么?”

顿时,杜梅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委屈极了:“我那是来找村长商量事情的。”

“呵呵!商量事情需要锁门吗?需要关窗吗?我在屋后还看见你们两个在床上打滚呢,难道我看到的都是电视剧?”

“这……”

一时间,杜梅也没了底气,转头就走。

李惜晴回到房中,一屁股坐下:“这个骚货,自己偷男人,偷到我家来了,跟我爸不知道有过多少次,现在还冲长辈过来数落我。我是没主的女人,爱跟谁好就跟谁好,天王老子也管不着。”

现在,沈正已经完全没了想女人的心思。

刘三那个混蛋,一张嘴能把天给说破了,有损形象的问题。

沈正想走,李惜晴当然不肯:“干嘛,还没开始你就要走。你怕个什么,有我在呢。”

玩女人是可以,但不能传的沸沸扬扬嘛。

沈正也不想自己的一生跟这个二婚的女人搅在一起,那以后在村里可没脸见人了。

他不顾李惜晴的拉扯,还是离开了李家。

想堵住刘三的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不过还能堵住杜梅的嘴。村里的大事小情,多半和商店有关系,那里是人流量最高的地方。

已经来到杜梅的商店门前,沈正走了进去,看见杜梅正在摆弄店里的烟盒。

这个女人……背对着沈正,夏日的衣服很单薄。

杜梅背靠着自己,那对圆圆的后臀翘而又翘,圆的比李惜晴更厉害。

难怪村长会对这个女人那么上心,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上去跟个三十多一样,因为长的娃娃脸,更让人心痒。

好大啊,真想把什么东西给塞进去。

杜梅余光看见了沈正:“你来干嘛,偷了李家的姑娘,你摊上大事了。”

沈正笑眯眯的说道:“谁说我偷人了,村长家的闺女也没你屁股大嘛,长期守着活寡,偶尔只能跟村长来那么一下,难道你就不觉得亏得慌?不如我来满足你。”

一听,杜梅心头镇住。

沈正的话句句在刀口上,村长李文中也不年轻了,自己的老公又对房事完全没兴趣。

要不是为了解除寂寞,她根本不会找那个半老头子。

早就听说沈正的那个大的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一想,也对啊,李惜晴那么骚的小蹄子都能看上的男人,必定是男中之男。

不禁,杜梅朝着沈正的裤裆处扫了一眼。

别说,沈二娃的那个地方真叫一个大!

隔着薄薄的裤子,依然可以感觉到物体的结实和模糊形状,看来村里的人说道还是很有根据的。

沈正越过拿刀V字领口,看到杜梅雪白一片。

开商店的女人就是时髦啊,穿衣服都学城里人。

“你……你看什么。”杜梅把衣领合了合,显得很不好意思:“小娃娃一个,毛都没张全,乱个什么你。”

“嘿嘿!我没有乱看啊,我是有选择性的看。我只是觉得,你的衣服不太合身,你应该穿城里人的小一号胸衣,这样看起来会跟紧,也让男人看了更喜欢呢。”

“一边儿带着去,你懂什么,毛都没长全。”

沈正舔了一下嘴唇,匍匐在玻璃桌案上:“你怎么知道我没长全,你又没见识过。不如我让你看看我长的有多茂盛啊。”

如果是晚上,说不定杜梅还真的愿意看看,可这是在白天。青天白日的,让人看见多不好,村里人都要脸面嘛。

却在这时,门外有人进来了,是沈平。

这兄弟和沈正关系最要好,是沈正的堂兄,前两天刚从城里回来。

沈平这个人做事地道,也从没亏待过兄弟,他跟了自己在外地发家的表舅,听说还做了个什么经理人,本来要沈正一起去的,沈正还没打定主意。

“沈正!你怎么在这里啊!”沈平异常激动,他就是来找沈正的。

“哦,是你啊,平子,你找我有事?”

“当然有事,大好事!”

“什么好事?给兄弟说说呗。”

沈平拉着沈正去自己家里,喝酒。从镇上买了不少菜回来,比过年还丰盛。

有酒有肉的,沈正自然不客气,端起杯子就喝:“你不是一直在城里干活么,怎么好好的回来了。”

是啊,这房子都有几个月没住人了,沈平一家都搬到了城里。

沈平干了杯子里的酒,乐呵呵的笑着:“听兄弟给你说啊。我在城里遇上一宗好事,有个外地来的女老板要在咱们村投资,建一个度假村,由我来当项目部的总司令。”

“什么?!”

怪不得这么财大气粗的。

“看来你小子是发达了,怎么?来我面前摆阔?”

“切。”沈平还很得瑟:“你以为我会闲的没功夫,回来就为了跟你喝口酒,说两句废话?”

“那还怎么?”

沈平的脸凑了过来,乐呵呵的:“我让你当我的副手,一个月三千块钱,怎么样?”

我去,一个月三千!比去镇上打工都强啊。

真的假的,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

沈正抿了一口水酒:“老兄,你这不是拿假话来忽悠我吧?咱们村能有什么地方值得投资的,就这破地方,你给人家钱还不愿意来呢。”

“呵呵。”沈平得意道:“这你就不懂了,村东头不是有块鱼塘吗?那是公家的,可大老板决定买下来,把那鱼塘连着东边的一片树林一起给砍了,做成旅游度假村,年底咱们镇就要通铁路了,到时候来这儿的游客多的事。家家户户都会有钱赚,我这是先来打头阵。”

沈正不懂这写道道,但听起来很有搞头。

“你们打算弄多少钱?”

“一千多万吧。”

“噗——”沈正哪里见过这么多钱,听也是头一会听说,一口酒都给喷了出来。

要知道,这一千多万是什么概念。

全村最有钱的人就是杜梅的丈夫,全家资产也不过十来万。

沈平接着说:“要是以后干的好了,有兄弟一句话,给你引荐大老总,那一个月三千块钱就是小意思。”

他怀疑有假:“需要我出钱?”

“不用,你别多心,一分钱都不用你出。再说你那点钱就干个屁啊,找个小姐都嫌寒颤。我这几天下来考察,看看路子,顺便找村长把地给买了。

为全村带来福利的好事,不相信他不干,一旦这度假村建好了,村里人找工作也不用出去了,还会有很多漂亮姑娘来咱们村打工呢,到时候你正好也找个老婆。”

“你来找我,就为了这事吗?那你给我打个电话就成了啊。”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沈平去找过一次村长,可能是话没说圆弧,让村长给赶了出来。所以才来找沈平的。

“村长都不肯,你找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刚听刘三说,你和村长的女儿李惜晴打的火热,真的假的?”

看这家伙骚气的眼神,沈正也知道他想说什么。

“你想让我给村长当女婿?”

“没有!”沈平立马摇头:“但李惜晴确实也喜欢你嘛,不然干嘛对你那么迁就。这次你就牺牲一下,去睡了她。回头啊,以李惜晴的脾气,还不得给他爹来个一哭二闹的,村长最疼爱女儿了,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那我也不能骗人家啊。”

沈平不爽了,敲击桌面,说的振振有词:“傻了不是,这怎么能是骗呢,这叫计谋。

我怎么能把兄弟往火坑里推啊,那个女人一看就是千人上万人骑的,我只是让你做点小小的牺牲。

如果不是兄弟我魅力不够,我自己都去找她了。”

这事可得好好想一想。

“你什么时候走?”

“当然就在事情办好之后。”

说完,沈平从口袋内掏出一个药盒:“这药是给女人吃的,不管她愿意不愿意,肯定变成一个荡妇,也省的你白费口舌了。”

这不行!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也可不是小人啊。

女人和男人之间,那事都是自己愿意的,哪儿能干这么龌龊的事。

再说了,李惜晴原本对自己也有那么点儿意思,何必救助于药物。

沈正推托了:“这不行,到现在你说的话我心里都没谱。万一你让人给骗了,我这就洗不清了,李惜晴这个人你也知道,她哪儿能善罢甘休,她爸一定会大张旗鼓的让我娶了她。怎么都不行!”

沈平没辙,掏出几张一百的票子摆在桌面上。

“看看,这钱买你一次牺牲,如何?”

这得有八百块钱,想来事情不会有假。

先不说两兄弟关系是铁打的,再说沈平没必要花钱给自己搞女人,这不合常理吧。

沈正拿了钱,干了杯子里的酒。事情就这么定了。

傍晚,沈正醉醺醺的去了李惜晴家,酒壮英雄胆。

李惜晴看到男人过来了,因为白天的事情反感:“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不怕村里人说闲话了?”

沈正撇嘴轻笑:“我今天就是要得到你,别人说什么,我才不管呢。”

李惜晴眼神突变,过来搂着他:“我的大英雄,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你这是喝酒给自己勇气啊,我担心你酒喝的太多,那个地方硬不起来。”

“呵呵,再硬不起来也能让你哭天喊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