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宝贝看它想你了*含羞草老湿视频

更新时间:2020-11-18 13:36:56

老周原本是打算两人吵得最凶的时候,去和解的。

没想到忽然没声儿了,于是好奇的走到了两口子的屋门前。

“叮咚,叮咚……小方,美娜你们在吗?我刚刚好像听见你俩在嚷嚷,没咋地吧?”

门外忽然传来老周的声音,方宇和美娜一下子分了开,像是被捉奸一样,两人脸滚烫。

整理了下衣服,方宇准备去开门,完全没有注意到赵美娜脸上的表情和还没整理好的裙子。

老周一进门就看见赵美娜站在桌子边上,脸上绯红,而那裙子嘛,居然还挂在腰间。

被老周这么一盯,赵美娜反应了过来,看了眼身上的裙子,赶紧放了下来。

而这一切,方宇显然完全都没有注意到。

“周叔,您来了,真是对不住您啊,这么点小事儿还麻烦你跑过来。”

方宇客气的说着,迎着老周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还给他倒了杯热开水。

这天气这么炎热,谁稀罕喝热水啊?老周动都没有动桌上的热水,反而看了看两人。

拿出长辈范儿说道:“你们俩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在这儿住也不是个把月的时间了,应该知道这房子不隔音,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的?房租我也降了,就想多几个伴陪陪我老人家,如果还不愿意,搬就是了,我也不拦着了。唉。”

方宇被老周噎得无话可说,想要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文学

倒是一旁的赵美娜率先开了口,“周叔,这不是房租的问题,我们其实是想买新房。”

“买新房?你俩不是刚结婚没多久,还没有什么储蓄吗?这年头,你们要想好了,房奴可不好当。”

这一脸正经的样子,让赵美娜都有些疑惑了,感觉真的是一个长辈,一个过来人在跟她讲道理。

但是下一刻,撞上老周那色眯眯的眼神,赵美娜气急了。

“周叔,这我也知道,但是想要有动力就必须有压力不是?”

方宇在旁边,感觉完全插不了口,两边说的都有些道理。

如果他母亲没有生病的话,他只怕早就做决定了。

要知道其实每个月交的房租也有不少,如果是首付买房也差不多的。

而且之后美娜还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能帮忙缓解下压力。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有了孩子之后怎么办?”老周又开口了。

虽然他这辈子没结过婚,也没有孩子,但是见过了不少拖家带口的,压力确实很大。

方宇皱了皱眉,他是很喜欢孩子的,也曾经计算过看过很多文章,关于孩子的开资和怎么教怎么喂食这些。

“这个?”方宇看向了赵美娜,有些犹豫的说道:“这周叔说得在理,我们现在还无所谓,有了孩子真的会不一样。我妈身体不好你也知道,到时候带孩子的肯定是你,压力会很大。”

赵美娜看着方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他说的也在理,她也无法反驳。

总不能说,自己根本没想过要生孩子吧?

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多好?为什么一定要生个孩子来拖累自己?

这是赵美娜怎么也想不通的。

因为她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被两个家长当做球一样抛来抛去,完全没有感受到过一丝亲情。

“那好吧,我们再等等,我明天就开始找新工作,看看有没有待遇好点的。”

老周扯着嘴角冷笑了一下,年轻着呢,还想跟我斗?想要工资高的,去卖也可以啊。

反正都是被别人上过了的,相信也不会在乎这些了。

想起赵美娜和那平头男人的举措,老周心下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忍了这么久了,今天再怎么也得找个机会开开荤才行。

虽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劝解到,但老周还是心满意足了。

因为此刻方宇说下去买酒,让老周就在这儿吃饭来着。

老周色眯眯的看着赵美娜那对饱满的胸脯,忍不住上手去摸了摸。

却惹得赵美娜直接惊叫出声,双手护在了胸前。

“你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老周不屑的看着赵美娜,“你说你这不要脸的小骚蹄子,怎么好意思在我面前装清高?答应过我的忘记了?”

“我,”赵美娜被老周说得哑口无言,“可是这是在我家。”

“不在你家,你还打算去哪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在躲着我。”老周说着,已经直接把赵美娜扑倒在了沙发上。

“你放开我。”赵美娜使劲的推攘着,但是丝毫没有作用,老周本就是男人,比她力气大,而且平时也很注重锻炼。

五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就是四十出头的样子。

手不经意间碰触到那一团火热,赵美娜赶紧将身子缩成了一团,随即想起那天无意间看见的画面,想起老周那儿的巨大,心痒痒的。

“你这小蹄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老周也快没耐心了,直接将赵美娜的身子板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我说的话你是不是忘记了,只要你好好让我享受一次我就删掉监控视频,要不然,你就等着你老公慢慢欣赏。”

老周恶狠狠的说着,那双大手已经开始用力的在那两团胸脯上揉搓着。

心想,这手感虽然没有田笑笑的好,但是却比田笑笑的大了很多,也敏感很多嘛。

老周两眼直直的盯着那两团,看着它们在自己的手下被揉搓成各种形状,兴奋到了极点。

只是,身下被压着的赵美娜忽然没了动作,躺在那儿像个死人一样,也是有够令人恶心的。

“怎么,你这是在恶心我?”老周直接将她的胸罩扯了下来,更加用力的揉搓着。

赵美娜咬着唇,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是……

“赵美娜,别忘记自己在别的男人面前怎么呻吟的,给我叫出来。”老周说着,大手用力直接将赵美娜的下巴捏住,迫使她张开了嘴。

随即他又埋下头,啃食那胸前的小豆豆,用舌头不停地逗弄着吸吮着。

“嗯,不要。”赵美娜敏感得不由的出了声,但却很快又咬住了下唇,不想叫出来。

说实话,这老周的技术可是比方宇好了不少,方宇虽然也会挑逗,但是根本找不到赵美娜身上的隐秘敏感点。

而赵美娜每次也只是装作很舒服叫唤两声而已,从没像现在这样,忍不住叫出来的。

不好,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收不住的。

赵美娜咬着唇,喉中溢出一声声撩人心弦的声音,双腿紧紧闭拢。

老周抬起眸,看了赵美娜一眼,见她一脸享受的样子,嘴角轻轻一挑,大手就逐渐往下滑去。

可赵美娜怎么会让他得逞呢?依旧脚并拢,夹住他的大手,不让他继续往下滑。

老周也不生气,就这么继续逗着她,不让他往下,他就往上。

反正他不急,慢慢来就是,就这么一次,可得好好享受享受。

“美娜,你身下真的好香啊。”

赵美娜心惊的看着老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居然滑到了下面去,还很享受的闻着下面的味道。

那可是尿尿的地方啊,多脏啊,就连她老公都没有亲过的地方,现在居然被别的男人给……

“求你了,不要,不要了。”赵美娜忍着心痒难耐的感觉,用那双细嫩的小手用力的推着老周。

而那双圆润的大长腿不知何时早已经松开,还自觉的往两边摊了开。

呵,还真是名副其实的骚蹄子,这还没怎么呢,就已经兴奋了。

老周伸出手,摸了摸那湿润的透明液体,看着赵美娜仰着头喘着粗气的模样,嘴角一咧。

“舒服吗?美娜,比起方宇来,我怎么样?是他好还是我好?”

赵美娜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往上一缩,老周就直接掉在了地上。

但是老周也不生气,反而站起身,直接脱下了裤子,让赵美娜看得眼都直了。

老周得意的看着赵美娜那惊诧的样子,心里还是有些傲娇的,毕竟他对自己这东西可是自信得不得了的。

以前上过的女人也不少,哪个不是在他身下叫得舒舒服服的,可惜现在都结了婚了,躺在被人身下去了。

印象中有个女人老周还是比较深刻的,和赵美娜差不多,都是比较美艳型的,是个小白领,那臀啊,捏起来手感可真是没话说。

老周舔舔舌,看着赵美娜僵硬着的样子,下面的东西又直挺挺的了,一点都没有想软下去的意思。

赵美娜看着老周又一次的走了过来,往后缩了缩,但是沙发本来就不大,根本就是原地踏步,还是没有能逃脱老周的魔爪。

“嗯,不,不要啊。”赵美娜又忍不住呻吟出声,那双美眸一直闭着,根本不敢看老周。

老周也不在乎,只要舒服就行,管她脑子里想的谁呢。

老周伸出舌头,舔了舔赵美娜的耳垂,意外的发现,一舔那里,赵美娜身子就会颤抖,还真是奇妙。

“叮咚,叮咚……”

门铃忽然响了起来,赵美娜整个身子一颤,居然又到达了顶峰,身下又流了好多透明的液体。

老周趁机在她身下摸了一下,还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指,让赵美娜瞬间红了脸颊,夹紧了双腿。

“怎么?还不打算开门,是要继续么?”老周挑着嘴唇,脸上的笑看起来十分的魅惑,这样的念想,让赵美娜心中有些慌张了。

不行赵美娜,你怎么对这种龌蹉之徒有这种心思呢?

赵美娜斜睨了老周一眼,整理好自己的衣裙,就去开门了,而老周也去厕所,准备等方宇进来的时候再出去,免得他生疑。

果然方宇进门,就很疑惑的看了赵美娜一眼。

“美娜,你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

赵美娜顿了顿,白了他一眼。

“我在厨房切菜啊,没听见很正常好不好?菜给我,你去陪周叔聊聊天吧,他一个人估计也挺无聊。”

“好吧。”方宇一脸委屈的将买的东西递给了赵美娜,随即走到了客厅,见他没有想跟着她去厨房,赵美娜舒了口气。

刚刚根本一点都没有去做饭,厨房里还什么都没有,要是被方宇看见了,那肯定会被怀疑的。

回到厨房,赵美娜就开始认真的准备饭菜了。

跟着方宇这么些年,她的厨艺不说很好,但一般人吃着也会觉得很美味的。

老周听见方宇的声音,自觉地冲了厕所,走了出来。

腼腆的一笑,“不好意思啊小方,用了你家厕所,尿急,憋不住。”

方宇看了厕所一眼,摇了摇头。

“没事没事周叔,人有三急啊,您坐。”方宇拉着老周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您老经验多,给我说叨说叨,到底我们什么时候买房比较好?”

老周听着方宇的话,也开始正经起来,把他知道的基本都跟方宇讲了。

但是学不学的会,那就不是他能管得着的事情了。

就好像之前买这小区房一样,老周和玩的好的同事都说了,但没人信啊。

当初他买这些房子才花多少钱?那时候四处都是荒野,还没有这么繁华,他本来也只是图个清净。

但是同时也是看见商机的,而且这小区房修到一半就停工了,还是他找了本地人帮忙修的。

而现在这里边的住户,大多也是当地人,得了政府的赔款,但是已经没有地盘修住房了,所以只好住在这儿。

而且很多其实都是直接花了钱买下来的,剩下的空房子只有十几间用来出租了。

就老周自己住的这一层楼,都是空着的,卖出去的都在三楼以上。

因为当地人都喜欢安静,喜欢住在上边,不喜欢和那些租客一起。

方宇听得一脸懵,但也不好表现出来,一直点着头。

“嗯,我知道了周叔,我会多向您学习的。”

说实话,这附近的人,哪个不羡慕老周的。

身价过亿至少,每天没事儿就是收收租,外面溜达溜达,没事儿还把大家凑在一起去ktv嗨皮。

没事儿把自己单身老娘介绍给老周的也不在少数,但是老周一个没有看上,目的都不单纯,而且他也从来没有生过结婚的心思。

没多久,赵美娜的叫声就从厨房传出来了。

“老公,赶紧过来,把菜端过去。”

方宇一听,赶紧起身就往厨房奔过去了。

“来了来了,周叔您先坐。”

老周点点头,也没理会他俩,就让他俩忙里忙外的在,自己还是主动坐在餐桌前了的。

赵美娜把米饭端过来给老周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老周是一点不在乎,还笑的很开心。

“美娜做的饭菜就是不一样,有家的味道。”

“那可不是?”方宇一听老周在夸奖自己媳妇,也开始念叨起来了。“以后周叔你没事儿就来窜窜门,美娜做的饭菜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了,比我妈做得还香。”

赵美娜看着方宇憨憨的样子,有些尴尬的冲着他笑了笑,但他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

“周叔每天那么忙,怎么可能每天往我们家里跑?而且我记得周叔喜欢去张家菜馆吃饭,那里的饭菜比我做的可好多了。”

赵美娜怎么知道我爱去张家菜馆?老周有些疑惑的看了赵美娜一眼,但赵美娜却心虚的别开了眼,没去看他。

这里边肯定有猫腻啊,难不成是和那姘头一起去的,怎么我当时就没发现?

赵美娜没有给老周回想的时间,“周叔,我想找个新工作,您有可以介绍的吗?”

依着老周的人脉,肯定能找到的,但是知道赵美娜找工作的原因,他怎么可能会认真找呢?

“好好好,这件事好办,等会儿我就去问问我那几个老同事,让他们再问问。”

“这怎么好意思麻烦您呢,还是我们自己找吧。”方宇虽然心里是开心的,但总觉得得客套一下。

没想到老周直接接过了话,“是吗?那行,如果实在找不到,你们再来找我。”

方宇有那么一瞬间黑了脸,老周看见了,也没说什么,就当做没看见。

还是赵美娜先反应过来,拉了拉方宇,小声在他耳边说道:“你瞧瞧你都说了些什么啊?算了,我自己找,控制好你的表情,刚刚那一瞬间好吓人。”

就算是赵美娜,也是第一次见方宇黑脸,确实有被吓到。

但随即反应能力还是挺快的,在老周面前,更是小心翼翼,不想丢脸面。

“周叔啊,那就麻烦你了,真没找到的话我们再找你就是。”

老周点点头,也不和他们客气,夹起自己喜欢吃的红烧肉就往嘴里放。

一边吃还一边感叹着赵美娜的厨艺,搞得赵美娜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来来来周叔,别光吃菜啊,喝点小酒怡情嘛。”

方宇说着,已经把小酒杯摆在了老周的面前,还倒了满满一杯白酒。

老周虽然年纪在那儿,但是酒量可是不小的,一杯接着一杯也没见有醉意。

反观方宇,现在硬是拉着他媳妇,也开始灌酒了,看来刚刚真的生气了的。

赵美娜酒量本来就小,这一杯酒下肚,就完全晕乎乎的了。

方宇见状,摸着赵美娜的小脸就开始亲了起来,两人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老周见装,赶紧趴在桌上装晕,听着声音心痒痒的也想加入。

但他知道,方宇根本没有很醉,醉的只有赵美娜而已。

如果自己真的贸然行动了,只怕依着方宇的憨憨性格,得把自己打残了为止。

或许是意识到了还有老周在这里,方宇将手从赵美娜的胸前抽了出来,看了一眼老周,随即先将赵美娜扶回了卧室,又将老周扶到了客房,鞋都没脱,就急刨刨的出去了。

老周见状,赶紧睁开眼,跑到门前,看了看方宇他们的卧室。

见门根本就没有关,老周听着声音忍不住跑到了他们卧室门口,透过缝隙看着方宇粗鲁的将赵美娜身上的衣裙脱了下来。

然后毫无预兆的就开始了动作,虽然之前有老周做过前戏,但是也过了一段时间,这会儿赵美娜正疼得紧皱着眉头。

但没多久,随着方宇的动作,赵美娜就开始浪叫了起来。

老周沉沉的睡了过去,中间醒了几次,都是被方宇他们的声音弄醒的。

但是每次都是持续没几分钟,就断了。

估计是赵美娜欲求不满,把方宇弄醒硬要来的吧?

这样也不太好了,一个人的精力再足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一个月一次的话,估计方宇应该会做得很好,但是依着赵美娜的性子,每天不做几次估计满足不了。

这种女人,真是哪个男人娶了都会倒霉的哟。

老周想着想着又逐渐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老周睡眼朦胧的起床了,方宇早就已经出去上班了。

赵美娜虽然也想走,但害怕老周在自己家里安装什么监控器之类的,防着他没敢出门。

“周叔,您吃早餐。”

见老周醒了出来了,赵美娜很客气的说道。

老周也不客气,坐在那儿就拿起一根油条放进了嘴里,虽然晚上早上都没刷牙,但好心情的影想不了吃东西。

喝了口豆浆,把油条咽了下去,老周又看了赵美娜一眼。

发现她有些局促不安,于是开口道:“你放心,虽说男人早上比较有力气。但我呢,现在对你没啥兴趣,吃完我就离开了,之后再找你。”

老周说完,又喝了口豆浆,就真的站起身走了,留下赵美娜一个人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是自己的魅力值下降了?赵美娜看了看自己胸前两个大团子,又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白皙的皮肤。

肯定是那老头不行了,才会这么说的,指不定昨晚在隔壁客房撸了好几次呢。

老周唱着小曲乐悠悠的从方宇家出来,之后又下了楼,准备回自己房间。

但却在路过隔壁田笑笑家的时候看见田笑笑居然只穿了内衣把门开着,不知道在找什么。

老周轻咳了两声,提醒了田笑笑一下,田笑笑转过身看着老周,快速的捂住了自己重要部位。

都穿了内衣内裤的,还捂着干嘛?老周心底想着,却还是绅士的闭上了眼睛。

“好了没有?我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就算再急,也不能不穿好衣服关好门就在家里乱翻腾吧?”

虽然只是粗略的看了房间一眼,但这房间,哪儿像是女孩子的房间啊?

老周无奈摇摇头,听田笑笑说穿好了,睁开眼就走了进去。

“我来替你收拾一下吧,你要找什么东西来着?我看能不能找到。”

田笑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答应了老周的帮忙,毕竟她是真的很不擅长做家务。

别看老周一天日子过得挺惬意的,但是该干的还是很麻利的干完了的。

自己家里几乎都是一层不染的,他有点轻微洁癖,最看不得的就是这样乱糟糟的房间了。

收拾完客厅,老周又跑到卧室,一点都不避讳的直接收拾起来了田笑笑随意扔在床上的那些内衣,还有床单等衣物。

等他收拾完,田笑笑还在一边红着脸,吱吱呜呜的说着谢谢,说要请他吃饭什么的。

老周看了一眼田笑笑露出来的那两团雪白挺翘,赶紧摇了摇头,时机不对。

“不用了,刚刚才从方宇家出来,昨晚在他家喝醉了,就睡他家了,早餐也都吃了的。”

说罢,老周还不忘像长辈一样关怀了田笑笑几句。

“笑笑你肯定是还没吃呢吧?没吃就赶紧去吃吧,要不去我那儿给你煮两个蛋也行。”

田笑笑也委婉的拒绝了,虽然其实她心底还是有些好奇老周住的地方会不会和自己的房间有什么不同的,但刚刚尴尬的画面还留在她脑海中,她也断然是不敢答应的。

“不用了周叔,我上班路上随便买点吃的就成,这都快迟到了。”

老周挑眉,看了眼手腕上的金表。

“确实,都快九点了,你就赶紧去吧,我也会去补觉,头还有些疼。”

田笑笑点点头,看着老周离开,自己也赶紧拿上小包包跨上就锁上了门,去上班了。

老周在她离开后,站在阳台上,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眼睛微微一眯。

这事情一直拖也不是个办法,如果人家黄花大闺女真的对自己一个糟老头产生了感情,不是什么好事。

关键老田那儿,自己也不好交代。

老周叹了口气,他没有孩子,自然体会不到如果自己孙女侄女被别的老头拱了会有什么感觉,但他知道,绝对不会好受。

然后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而赵美娜那边找工作,也坎坷得很。

本来这边就是商业区,工作是很多的,但很多不是要求年龄,就是要求未婚,还有要求身高的,就连容貌都不能太美,说什么会给公司带来麻烦。

对于这些人漫无边际的借口,反正赵美娜是不会相信的,但也没多做计较,毕竟人家才是老板,不想要你就会有无数个理由借口。

在外面忙了一天,赵美娜终于回到了家,但是方宇又在加班没有回来。

独自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

老周自然不知道在自己呼呼大睡的时候,赵美娜在家里上演了这么精彩的一幕,也没有心思去关注她。

只因为自己是被隔壁的吵闹声吵醒的,起来看了才知道,原来田笑笑在买午饭的路上出了车祸。

右腿去医院打了石膏后,就被男朋友搀扶了回来,但是男朋友居然想在这个时候动她,她自然是不肯的,所以就吵起来了。

在门外听了半天,老周抬起手按了门铃。

田笑笑男朋友也顿住了动作,看了一眼田笑笑,眼神中带着一丝威胁的意思,理了理自己和她的衣服,起身开了门。

开门见是老周一个老年人,便有些疑惑,“大爷?您这是?”

“哦,我是这儿的房东,也是笑笑的叔叔。听见里边在吵,就过来看看,怕别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你是?”

老周明知道眼前这个看着就像个小混混的男人就是田笑笑的男朋友,但却并没有打心底里承认。

这样一个小混混,怎么能配得起笑笑啊?

看着老周摇着头打量着自己,田笑笑的男朋友也有些慌了。

“那个,大爷,笑笑出了车祸,我只是把她送回来而已。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看来也真不是个什么好货色,老周看着仓皇逃走的笑笑男友,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不知道笑笑怎么就找了这么怂的男朋友。

“周叔,您来了,坐会儿再走吧。”

之前的视线被男友遮住了,虽然听得见老周的声音,但田笑笑此刻看着老周,眼底却是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感情。

老周自然是意识到了,但却不打算戳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