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许医生的占有欲*娇妻在别人胯下呻呤

更新时间:2020-11-18 13:41:26

李老汉看了个真切,也不掩饰自己的难堪。这样漂亮的女人,就是得不到,自己能感受一下那一对,这辈子也不算白活了。


“你这情况倒也不严重,让人每天多帮你做按伥摩,过段时间肿块消散了也就没事了。”


丈夫不在家,远水解不了近渴。可镇医院里几乎都是男医生,她可不敢去。可要是不把肿块给消掉,她还真担心会出现什么可怕的情形。


 文学

程雪不由得朝李老汉多看了几眼。这老汉平时没少帮她,一把年纪了,也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人,便求助道:“李叔,既然你懂,要不你帮我按按吧。”


李老汉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但害怕程雪看出来什么猫腻,故作为难的说:“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就帮帮我吧,我每天涨的可难受了。”程雪央求道。她实在承受不住这份折磨了。


 文学

“那行吧,我去洗洗手。”


李老汉回到屋里时,程雪已经把睡着的孩子放到了床伥上。


看着朝自己走近的李老汉,她感到了羞涩,美丽的脸颊也泛起了红晕。

李老汉的的手从她腋下伸过去,结结实实的还挺硬的,情况已经比较严重了。可是隔着衣服很难感觉出来哪里有肿块。”李老汉虽然是个土郎中针灸按伥摩样样精通,虽然怀有私心,但还是很想帮程雪解决实际问题。


程雪的玉颊愈发红伥润,为了不在承受那份折磨,她还是羞涩的说道:“那我把衣服解伥开吧。”


白净如玉,腰如细柳,李老汉的呼吸猛然一滞,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还能有这个眼福。


“李叔,你按吧。”程雪抬起自己的双手,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十分渴望。


李老汉伸手的同时,身伥体也往前靠了靠。雪嫩的肩头望下去,玉脖下深陷的锁骨,那一对丰伥满挺伥立,两点艳红都挺了起来。


他很有技巧的轻轻伥揉伥捏着,很快就发现了肿块的所在。


“呃。”程雪疼的叫唤一声。


“就是这里吧?”老汉整个人都僵住了,如同被闪电击中了一般,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接伥触和感觉。


难道她是寂寞太久了?被自己这么一按,心里也难受了起来?这么想着,李老汉心里受到了莫大的鼓励。


在程雪身上的一双老手,更加游刃有余的按伥摩起来,在他手里变幻出了不同的形状。


“李叔,被你这么一按,我感觉舒服了好多。”程雪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眸,力度适当的按伥摩,让她感到分外的舒适。


“舒服吧。”李老汉瞧着那两点嫣红:“你的奶伥水是不是很多,孩子根本吃不完?”


“是啊,孩子吃过后,我经常都会被涨的难受。”


“难怪,你这种情况肯定会出现肿块,关靠按伥摩肯定是不够的,得每次尽多的把奶伥水给排除来,不然刚把前面的肿块给按散了,后边又会出现新的肿块。”


程雪被这话吓了一跳,睁开眼眸低头下去的时候,李老汉的指尖从她的嫣红抹过,带来了更强烈的触感,一种奇酥的感觉让程雪不由得微微一颤。


“李叔,那该怎么办呢?我每次挤都挤不完,而且还会弄疼自己。”李老汉哪里舍得就此放过,他已经十几年没有碰过女人了。


“还得要一会儿呢,你坚持一下。治病可不是三下五除二的事。你这要是严重了,去医院住院都得一个月,没有几万块钱是不行的。”李老汉已经喝饱了,便开始口手并用的,去揉伥搓那两点嫣红。


面对李老汉越来越快的来回耸伥动,程雪玉脖都泛了红点。


生完孩子后,变得淡漠的渴望似乎被全部激活。她明显的感觉到李老汉的东西,比丈夫的强很多。每一下耸伥动,都像是一个小拳头。


她的思绪越来越缥缈,索性放弃了抵触情绪。任由着李老汉一下接着一下的撞击。


“我估计帮你治疗半个月就差不多了,以后每天可都得坚持。”李老汉一边用言语掩饰自己的企图,一边更加用伥力的用东西撞击着


猛地一下,那东西窜进了腿逢里半截。李老汉吐了一口气,就像是扎进了一处舒畅的地方。


程雪只感觉那硬的像钢棍的东西,从自己舒服区滑落下去,鬼使神差的将它夹伥住,好让它更加有力的撞击。


“李叔,还是好涨呀,你快使劲帮我吸两口。”程雪只觉得十分舒服,生怕那东西瞬间就逃走了。但她也很害怕李老汉察觉到什么,会认为自己是个坏女人。


李老汉何尝不享受这种美妙的滋味呢,但是他喝的太饱了,奶伥水还在源源不断的分伥泌伥出来。程雪穿着牛仔裤,自己再过分也就是这样了。想着傍晚还有一次呢,便使劲在嫣红唑了几口,停下来说:“差不多了,晚再帮你治疗吧,我也有些累了。”


程雪闻言,只得悻悻的分开自己的双伥腿,看着李老汉抱起小孙女出门去了。


程雪赶紧去了一趟厕所,整个身伥体一片潮伥湿,花瓣上吐出的露珠连牛仔裤都呈现斑斑圆圈。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完全清伥醒过来后,只觉得无比羞愧。不过好在李老汉只是为了帮自己治病。两个人也没有发生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也不算对不起丈夫。就算是去医院治疗,也一样会被医生做同样的事情。


天黑以后,李老汉如期抱着小孙女过来了。


因为刚洗过澡,程雪换了一件丈夫从外面给她寄回来的,吊带睡裙,只需要把肩带勾下来,就能给孩子喂奶了。


瞧着李老汉的东西,一点点的膨伥胀起来,她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些莫名的期许。


李老汉手里提了一个小塑料袋,顺手给她递过去:“程雪,我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孩子妈跑了放在家里也没用,就给你用吧。”李老汉一拍手,像是发什么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你这女娃怎么就一点不知事呢,生了孩子后就该来月事了,你这都大半年没来过了,那还没有问题吗?你要不疏通疏通,以后怕是都没办法让你男人碰你了。”


程雪完全被吓住了,没想到会是这样。她妈走的早,从来也没人告诉她这些。


“快给孩子喂完了奶,我好好帮你瞧瞧。”李老汉越说越着急。程雪下意识的哦了一声,心里却犹疑了起来。虽然李老汉是一片好心,可女人的怎么能随便让人看呢。要是让丈夫知道了,肯定会没完没了。


心里这么想着,她微微抬起视线,盯着李老汉,瞧见他眼睛还像之前,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裤子处早已隆伥起了一团。


心里便不由得一阵炽伥热,下午的亲伥密碰伥触,带给她的美好感觉一下就冲进了脑海里。


“帮你瞧出来问题了,明天我就上山采药。”见她奶完了孩子,李老汉急忙说,他心里就像有猫爪子再挠一样的难受。


“李叔,就这么看吗?”程雪心里分外纠结,既不想让李老汉给自己看,也担心自己严重的病情。


李老汉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人没见过,当下便看透了她的困扰。开导说:“你的病不能再拖了,也就是你,换了别人我制定不会帮着看的,女人身伥子金贵,看这种病别人知道了会说闲话的。可谁让我们两家关系不一样呢。”


李老汉一边说,一边走过去,不由分说的把她吊带裙肩带往下拨了拨:“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就先帮你做按伥摩吧。”


说着,便被李老汉握住了那一对,轻轻那么一拨,程雪便觉得自己没了什么力气。


刚刚喂过孩子的程雪很是敏锐,立马身上就有了感觉。


程雪的视线一次次的盯着李老汉隆伥起的裤子,传来的感觉也越来越舒畅,脸颊愈发红晕。


“李叔,这样你很累吧,不如你到上面帮我按吧?”


李老汉忙不迭的上了床,却没有像之前那样躺下。熟练的拨伥开她的一双长伥腿,跪在中间,俯身下去。


一切来的太突然,程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的裙摆本来就比较短,躺下来后更是。此时她的和李老汉的仅仅隔着两层布料。


“这样我能更使劲一些,虽然姿伥势有点不好看,我是为了给你治疗,你可别多想啊。”李老汉一副正经人的样子,双手一刻也不停的动作着,时不时的挑伥拨两点嫣红。


程雪嗯了一声,羞涩的闭上了眼睛。


程雪孤身在家,长得又好看,被其他人挂念那是迟早的事。他李老汉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不能放过了大好机会。为了更大力度的挑伥逗她,李老汉不停的猛烈撞击着。


“今伥晚就多帮你按一会儿吧,傍晚总归方便一些。”李老汉的手一边运伥动着,一边用眼睛使劲往胯间搜索着。


程雪里面是橙色的,被自己顶伥住的地方,像一个贝壳。他恨不得用眼睛把外面的贝壳扯掉,好好瞧瞧贝壳里面长得是什么样子。


程雪被他折磨着,愈发感到难以忍受。如果李老汉强来的话,她觉得自己是不会阻止的。内心深处的原始渴望,正在肆虐。


她不是一点都不明白,李老汉在帮她治疗的同时,也在占她的便宜。可偏偏自己还一次次的默认了。


“李叔,你以前也帮别的女人伥治疗过这些病吗?”程雪主动问道,她想用聊天的方式转移注意力,守住自己最后的底线。


“以前治疗过很多,没办法,谁让我医术好呢。”李老汉享受够了,用拇指和手指开始专心的弄着两点嫣红:“做姑娘的时候都是陷在里面的吧,我看你现在一直是冒出来的,这也得多做才行啊。”


比起嫣红上的发伥麻,程雪更加扛不住的是来自另一边的顶撞,让她浑身难受,想要大声的叫出来。


“李叔,要不你先帮我看看那个吧。”她害怕自己会忍受不住,想要早点结束这种奇怪的治疗。程雪一声不吭的掉了头,把脚踩在了沿上。这样一来李老汉就只能下床去了。


李老汉倒也不介意,反正站在地上弄,也不是不行。他有伥意的把枕头递过去:“我知道你会怕羞,用枕头蒙着脸吧。李叔我也毕竟一把年纪了,帮你看这种病,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程雪蒙了脸,李老汉猫着腰,盯着她的下伥身,咋了咋舌。手一路划过去:“不要紧张啊,这是给你治病呢。”


一双老手伸进了裙摆里,指尖传来的触感,让李老汉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憋了一二伥十伥年了,这一次总算享了福。


等到贝壳剥落露伥出里面样子的时候,程雪异常的紧张,既有几分害怕,也有几分期待。


李老汉见贝壳上面存在一些水珠,赶紧盯了眼程雪,见她完全看不到自己,也就大胆了起来。把贝壳凑到自己鼻头前使劲闻了闻,又贪婪的用口舌喝掉了那些水珠。


“李叔,怎么了?”见李老汉没了动静,程雪询问道。


“没事。”李老汉回过神来,把她的长伥腿拨伥开一些,提起裙摆,终于如愿以偿的瞧见了自己日思夜想的美妙风景。


“哎哟。”李老汉大呼一声:“真是年轻不懂事,都已经这样了。红的就跟花瓣一样了,这是病情加重的表现啊。”


“是吗?”程雪又羞又赧:“那你可要帮我治好。”


“放心吧,李叔拿手这个。”李老汉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手指伸过去,在满是水花的花瓣里抹了一下,含进嘴里喝掉了。


本来没什么味道,可李老汉却觉得又香又甜,感到舌敝唇焦,急切的想要把嘴巴凑去包裹伥住,狠狠的喝上几口。


“嗯……”程雪压抑着自己的渴望,轻轻的嗯咛了一声。李老汉手指刮碰的时候,她明显的感觉到了。她是个很明锐的人,花瓣处就像含羞草一般,收缩了一下。


那段艳红娇贵的花朵,一张一合,吐露伥出了更多的水花。


李老汉鼓圆了眼睛,生怕错过任何精彩的画面。一双手发着颤伸了去,拨伥弄了一阵,说道:“还真是严重,那也没办法了,谁让李叔答应了要帮你治疗呢,我好好给你消毒,你要感到特别舒服了,才算是真的好了。”


“好,李叔你快点吧,我难受死了。”一番挑伥拨,早让程雪乱伥了心绪,完全顾不得什么廉耻了。只要守住底线,自己的病和难受都能得到缓解,吃点亏就吃点亏吧。清晨起来,程雪左等右等,也不见李老汉过来。只得主动过去了。


走到门口,看见李大娃在屋里做作业。便大胆的走了过去。程雪进屋把孩子抱了出来,非要拉着李大娃去自己家。


她给孩子喂的时候,李大娃就坐在沙发上写作业,头也不抬。喂完了,也不见李大娃写了几个字。


“不会做吗?”程雪还是涨的很,自己不停的手弄着:“你帮婶子把水都喝出来,婶子教你做好不好?”


李大娃急忙点头,一抬头脸就杵在了她的上面。


见他傻乎乎的样子,程雪更加开心了。挺着一点嫣红凑到他嘴边:“快帮帮婶子,婶子可难受了。”


李大娃虽然年纪不小了,但脑子不聪明,叫他帮忙,他就使劲唑了起来。


“啊……轻点,你把婶子都弄疼了?”程雪疼的叫唤一声,急切喊道。


李大娃吞咽了两口,茫然的看着她。


“让你慢点轻点,婶子又没有怪你的意思。”程雪莞尔一笑,掌着他的后脑勺,把嫣红塞伥进他嘴里:“轻轻的。”


李大娃点点头,眼睛在她胸伥部瞟来瞟去,看的越久,心里越是难受。裤子里的东西发硬,有些不舒服。


饶是他脑子不灵光,但也不是个傻伥子。是越看越欢喜。下意识的把另一只手放到了另一边的上。


“也不傻呀,都知道主动了。”程雪呢喃一声,有些哭笑不得。心里甚至有几分暗喜。李大娃虽然不聪明,但是模样生的好。


他喝饱了肚子,程雪一侧的在李大娃的玩伥弄下也完全软伥了下去。吐掉后,李大娃擦了擦嘴说:“婶子,真好喝。”


“好喝呀,这边还有呢。”程雪微微侧身,把依然圆伥鼓伥鼓凑到他嘴边。


李大娃摇摇头:“我喝不下了,婶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喝的时候,这里硬的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