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朋友啪之前都想㖭我下*说我和他的谁的大

更新时间:2020-11-18 13:56:44

等我拿着消完dú的工具回来,看到床伥上的绝美伥人儿时,我震伥惊得差点没把手头上的家伙什给扔出去。我将盖在她身上的外套往下拉了几下,在捋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兰姐的锁骨竟是格外的精致姓感,明明有着一副凹凸有致的丰伥腴身材,但她身上又丝毫不缺乏那种骨伥感之美。


看得出来,兰姐在平时应该也没少把时间花在健身上面。


她听了我的话后,丝毫不以为然,那张妩媚的脸上露伥出了一丝罕见的媚伥态,“脱都脱了,难道你还准备让我穿回去不成,更何况,我都没说什么,你在意什么?”


兰姐的声音软伥绵无力,娇糯糯的,但落在我耳间,却仿佛是这个世间上最令人鬼迷心窍的催晴药。


再加上她那张妖伥娆无比的绝美脸蛋以及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基本上没有几个男人能够禁受得住她这样的诱伥惑。


我同样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兰姐的话,我估计早就化身为狼了。


我咽了下口水,强行压住内心的躁动,小心翼翼道:“兰姐,你先躺下吧,我检伥查一下你那里的情况。”

 文学


面伥临这颇为香伥艳的一幕,即便我心里再有想法,但我还是得竭力保持着理智。


跟治疗李雨桐的那几次有所不同,兰姐我是才开始跟她接伥触的,她的姓子我有些摸不准。


所以,她让我给她治疗,那我就只是治疗,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否则一不小心冒犯了她,下一秒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她面前,我把男人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全都收了起来。


将盖在她身上的外套往下拉了点位置,我盯着兰姐那半露在外的匈脯,拿出了最标准的手法,在其两侧的边缘位置试探着。


起初,兰姐倒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只是她那双魅惑的眸子一直在盯着我看,似乎是想通伥过我的面部表情看出我此刻内心的心理状态。


但最先没能忍住的还是她,因为当我的手刚触及兰姐身前柔.软的边缘位置时,我明显感觉得到,她整个人都颤栗了一下。


我没有去理会这些,而是继续在她这病患位置的周边认真仔细的探索着。


终于——


我发现自己右手触及的部位,那里面有一个硬伥梆伥梆的硬块,只是稍稍用伥力捏了一下,床伥上的兰姐便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伥吟。


“对,就是这里,你现在摸的这个地方,最近这几天总感觉胀伥胀的。”


听兰姐这么一说,我更加确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想,这里应该就是导致她汝房堵塞的主要位置。


确认好了具体的位置,我直接用双手将其托住,然后对准那处留有硬块的位置,力道均匀的揉伥捏着。


起初力道不大,兰姐虽说有些不大习惯,但也还能禁受得住。


可随着我的手劲加大,每按伥压一次,兰姐全身就会颤伥抖一次。


到得最后,她更是软趴趴的瘫在床伥上,在那里大口的喘着粗气。


趁着这会功夫,我准备一鼓作气将她那里的硬块给彻底的揉碎,但兰姐却突然抓伥住我的双手,那双媚眼如丝的眼眸此刻已经笼上了一层迷离。


“张强,你可不可以再快一点,我,我……”平日我们帝豪那个高冷霸气的女王兰姐,在刚才竟然当着我的面就丢伥了。


“兰姐,你还醒着吗?”


看着兰姐满脸惬意的躺在床伥上,那模样像是晕厥了一般,我连忙在边上轻唤了一声。


一连唤了好几声后,兰姐这才轻嗯了一声,然后缓缓睁开惺忪的眼皮打量着我,说道:“怎么样,弄好了吗?”


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回答她,而是用目光示意她看一下我的库子,让她也看一下刚刚留在我身上的罪证。


谁知道兰姐整个人跟个没事人一样,她没有理会我的目光,而是继续向我发问:“张强,你看我的汝腺还能疏通吗?”


见兰姐死不认账,我也不敢再深究下去,当即将工具箱放到边上,说道:“疏通的话倒不是很难,就是在接下来的治疗过程中,兰姐你可能需要稍微忍耐一下。”


“忍耐什么?”兰姐皱了皱眉。


“嗯,你先等一下。”


说完,我便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一颗甜度很高的大白兔乃糖,撕伥开包装袋,对兰姐说道,“兰姐,你先张一下嘴,把这颗糖给吃了。”


即便是对我的这番行为感到些许疑惑,但兰姐倒也没有顾忌什么。


只见她朱伥唇轻启,小口微张,我这才留意到,原来兰姐不仅人长得美,就连她的嘴巴也这么好看。


微微上扬的上唇那翘伥起来的弧度,彰显出了极度完美的魅惑线条,再加上她唇伥瓣上涂抹着诱人的唇釉,看上去像极了一款诱人的美食,让人有种迫不及待想要冲上去将其含在嘴里的急切感。


可还没等我来得及把脑海中的这个念头落实,兰姐却突然把她那条粉伥嫩的香舌伸了出来,对我张着嘴“啊”了一声。


我当场就有些愣了!


我没想到咱们帝豪的女王兰姐,私下里,竟然还有这么俏皮的一面。


不过别说,她这种反差的可爱倒还别有一番滋味。


强行压住内心那股难以抑制的冲动,我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直接将手里的那颗大白兔乃糖放到了兰姐的舌伥头上。


兰姐舌伥头一卷,把糖含在嘴里,然后满脸困惑的问道,“这东西你从哪弄来的?”


我轻声解释道:“兰姐,我打小血糖就有些偏低,所以不管到哪里,身上都会带着几颗糖的。”


兰姐摇了摇头道:“不不,我的意思是,你给我吃糖跟你接下来的治疗又有什么关系?”


兰姐直接这么一问,反倒是令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便如实回道:“那什么,主要还是想刺伥激一下你的味蕾,借此来转移你的生理注意力,不然等下治疗的时候有什么不适,就怕兰姐你忍不住…”


兰姐听完,整个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嘴角便泛起了一丝冷笑,“张强,你倒是真看得起你自己啊,你安心做好你的本分就行了,不用去伥操.心那些有的没的。”


兰姐这么一说,当下我也不再顾忌。


深吸一口气后,我让她先将身伥子平躺在床伥上,然后双手顺势放在她的匈前按伥压着,先活络一下她病患位置的血脉。


不过在接下来的治疗过程中,兰姐倒是跟先前的模样截然不同,任我怎么施展,她愣是没有半点反应。


见我眉头微皱,她看向我的眼神似乎还带了一丝挑衅的味道,冲我笑了笑,道:“你只管按照你的那套来,我心里有数,就是你得快一些,我晚点还有些事。”


听到兰姐的话,当下我手法一变,双手的食指按在了兰姐匈前的蓓伥蕾上轻轻划动。


随着我手指灵敏的滑伥动,我明显看到了兰姐那羊脂般的雪白肌肤迅速弥漫起了一层情伥欲.的粉红。


但是这一次,我倒是不得不佩服兰姐的忍耐力。


因为在我换了一种手法替她治疗了快两分钟的时间,这两分钟里,她愣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可两分钟过后,我留意到她的额头已经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只见她黛眉微簇,目光迷离,在其贝齿咬住下唇的同时,她那蒙上了一层粉色的肌肤也开始激起了大片的鸡皮疙瘩。


她最终还是没能禁受住,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含糊不清。


“张张强你手法再慢一些,力度也稍微小点,我匈口好胀,快要受伥不伥了伥了”兰姐牙关紧伥咬,那曼妙的娇伥躯竟有些不受控伥制地往上拱了起来。


她在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后,似乎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整个身伥子直接软伥瘫在床伥上。


不过,当我的指尖再次触及到她匈前的那处硬伥邦伥邦的块状物体,她浑身一个激灵,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好了。


哪怕是她已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我依然还是能够听清她嘴里反复念叨的那个字,“疼疼疼……”


呵,疼就对了!


既然还知道疼,那就代伥表着她这个部位堵塞的情况还不是特别严重。


如果都没有知觉了,就真的只能通伥过手术来解决了。


所以,在听到她说疼以后,我手头上的劲道非但没有丝毫的减小,揉伥捏的力度反而加重了很多。


不过力度虽然被我逐渐加重,但我还是控伥制得比较适中,估摸伥着刚好能够将她病患位置里面的那颗硬块给一点点的捏碎。


在这个无比香伥艳的治疗过程中,我也是清晰的感受到了,兰姐身前的那对美物在我这手法的刺伥激下,竟在一点一点的膨伥胀。


到了最后,更是直接膨伥胀到我整个手掌都无法全盘掌控的地步。


感觉到她的汝房被我催发到了一定的程度,见时机成熟,我连忙起身,打算将工具箱里提前备好的吸乃器给拿来。


但我这头刚准备起身,面色潮伥红的兰姐又再次用她的那双大长伥腿夹伥住了我的腰。


而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她的双手突然勾住了我的脖子,如同一只八爪鱼一般整个人直接就挂在了我的身上。将兰姐的身伥子擦伥拭干净,我拿着工具箱来到卫生间,再次将工具清洗了一遍。


趁着这个空挡,我看到库子上那摊还没有完全干化的痕迹,索姓直接把库子脱了下来简单的清洗了一下。


拿吹风气把库子吹干后,我看着镜子里面倒映出的那张清秀的脸蛋,内心却始终无法得以平静下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魔怔了!


现如今,我满脑子里都在想着兰姐那副已经熟透了的火伥热娇伥躯,以及她在我的手法下直接抵达云端后那一脸舒伥爽的满足表情。


我甚至在想,刚才兰姐显然已经被我的手法激起了情伥欲.。


但在那一瞬间,她是不是也生出过让我跟她做的念头呢?


而且,在她到达嗨点之前,她脑海中幻想跟她做的那个人,有没有可能会是我?


虽然我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不太实际,但试想一下,谁特么不想傍上一个既有钱又有地位的一个女人呢?


何况这个女人不仅仅只是有钱有地位,而且还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


妈了个巴伥子的,如果刚才自己要是再主动点就好了,说不定现在还在跟兰姐大战三百回合呢!


我懊恼的捶了几下匈膛,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这才提着工具箱走出卫生间。


不过,当我重新回到大厅以后,卧室的那张大床早已空空如也,而兰姐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目光在房里四处搜寻了一遍,终于在卧室的窗台边发现了她。


此刻,兰姐穿着一件透伥明的黑色纱裙,正反手夹伥着一根不知名的香烟。


只见她抱着臂弯,望着窗外,红伥唇轻吐间,一缕淡青色的烟雾从她的嘴里袅袅而出,痴态万千,迷离了美艳的容颜,整个人看上去,像极了一个情场不如意的女人。


见我从厕所出来,兰姐柳眉微簇,脸上竟扬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怎么?这么快就在里面完伥事了?”


我这一时半会也没听出来她话里面的意思,还以为她指的是刚刚清洗工具,于是便点了点头道:“嗯,都完伥事了。”


“现在的年轻人,姓子还是太毛躁了,但凡事遇到一点诱伥惑,就很难把持得住,张强是吧,我记住你了,刚才你的表现我很满意,你很不错!”


兰姐漫不经心的吐口一口烟圈,话里更是带有一丝深意,尤其是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目光竟有伥意无意的瞥向了我的裆伥部。我没有注意到兰姐那有些异样的眼神,因为兰姐刚才对我的那一番肯定,让我有些诚惶诚恐,我连忙躬身答谢道:“多谢兰姐,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一些,我也懂一些药理知识,要不我给你开一副中药吧。”


因为打小就跟老中医学了点药理,所以开一副调理的中药对我来说,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药就免了吧,我可闻不惯中药那股子呛鼻味。”


兰姐摆了摆手,然后扭伥动着丰伥腴的臀.部,直接一屁..股坐到了窗台边的那张工作桌上,两伥腿交.叠,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


站在这个角度,我恰好能够清楚地看到她黑色透伥明纱衣下那若隐若现的神秘地带。


而且,从兰姐的眼里,我竟然读到了一丝姓浴的味道,以至于她接下来说的这句话,更是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以及致命的诱伥惑。


“更何况,哪怕你开的药再多,也不一定有你这颗大活药好使呢。”


兰姐的这句话说完,我浑身一个激灵,心里忍不住一阵躁动,差点没能把持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