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奶妓前后灌满浓精*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下面

更新时间:2020-11-18 14:27:46

晓芙尴尬了。之前嘴贱,好像曝露太多了。

两人后来其实没聊很多,因为车内的音响和暖气实在是太配得起它的身价了,晓芙在告诉宋含住处后,没多久就受不住轻曲绕耳与暖气拂面,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当她扭动身子,伸伸腰,再次睁眼望见车上仪表板的时间:九点三十五分。

晓芙一惊,“开那么久?!”

“醒了?”

宋含明朗的声线在寂静的车厢中显得清亮。他将手中的书合起,“我们九点就到了。”

“怎么没叫我?”

“看妳睡得甜,不忍心把妳叫醒。”

宋含说,人同他的话一样,温暖。

可晓芙对这样的温暖受宠若惊。她苦笑,“你不需要对我说那些过度关怀的话。”

宋含听了浓眉微动,似乎不懂。晓芙望着他又说,“我不是需要你这般服侍的女人,真的,放轻松!”

晓芙说完,抬起手,在宋含肩上一拍。她觉得这孩子平时女人哄多了吧?真辛苦!

换宋含苦笑。

他从晓芙的眼中没再看见轻蔑,但多了莫名其妙的怜惜。

 文学

“好了,我走了,小心开车。”

晓芙开启车门。

“等等!”

宋含喊,手挽住晓芙。因为突然,晓芙吓了一跳。

“给我妳的电话。”

宋含说,从口袋里取出手机。

“嗯?好。”

原来是要电话,他扯得那么急,晓芙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伸手拿起宋含的手机,正准备输入自己的电话时,他手机上的背景图片,引起晓芙注意。

这画面…

“好了吗?”

“嗯?好了。”

晓芙按完号码后将手机还给宋含。

“晚了,快回去吧!”

“我看妳进去再走,晚安。”

“嗯?好吧,晚安。”

晓芙道别,走进公寓。

稍微转眼。

她从大门玻璃反映中瞥见,在她进入大门后,红色的Porsche才驶离。

真的看着她进公寓才走。

送女孩子回家,有些男生会确定女生安全进门后才离开,这是很窝心的表现。

宋含依然是那个温柔的孩子。

但另一个念头却冉冉升起——

或者,这只是个工作?

晓芙猛摇头。

竟然猜疑宋含的体贴。

车速慢了下来。

晓芙脑里飘过那天,宋含安静坐在驾驶座,专心看书的侧影。

沉静优雅。

不免疑惑。

如此这般气质姿色,未免也太拉高整体牛郎界的素质!

他为什么要去拉高整体牛郎界的素质?

为什么?那完全是侮辱他的职业。

实在想不懂。

都怪那天车内配备太豪华,让她只顾睡觉,什么都没问。

行驶在郊区一段时间后,晓芙小汽车开进了一个小镇市区。

这里距离外婆家大约还有五、六分钟路程,炙热下,晓芙口渴得紧,在小商店街上一棵茂密榕树下,小汽车停下。晓芙走进树旁的杂货店,从门旁小冰箱拿了二瓶饮料,走去结帐。经过一铁架,上面排满各样小包零食,上头还挂着一张纸板,用大小不一彩色笔字体写着:通通3元。

笑。

带点童趣与可爱,大概是店主孙子的杰作吧?

晓芙顺手抓了几把架上东西,算是鼓励国家幼苗的艺术创作。几分钟后她拿着一大袋东西走出杂货店,一个人从她面前经过,她随意一瞅,愣了。

《怪你太动人》,重遇几秒失神,晓芙猛转头。

那人走得有点快,已准备转入另一条巷子。就在那人转身时,晓芙看见他的侧脸。她目光放大。加紧脚步,她追过去。但一过转角,已不见那人踪影。

是他吗?

晓芙有点失望没追上那个人。

思绪回到小学三年级,那人长得很像坐她隔壁的男生。

小镇里,遇上熟人也没啥奇怪。晓芙想追上他不是因为小时候二人感情好,想叙旧。也不是因为二人有过节,想报仇。而是想跟他说几句话。可能、或许,再加上一声,道歉。

小学时,课桌椅都是长形,是2人共享的那种。每学期老师都要将男女生依身高搭配坐在一起。小学生都很介意男女接触,所以每张长桌上中间都已被刻画出一条线,楚河汉界互不侵犯,但这条线却无法阻隔对美丑的认知。

三年级新学期,老师按例让男女生排二列开始安排新座位,结果晓芙被安排在一个全班最肮脏的男生旁边,当下晓芙立马听到后面女同学们发出松一口气以及她真倒霉的私语。

那个倒霉的小学生本人,当然也是晴天霹雳。

晓芙其实也不是多讨厌那个男生,只是不懂他为什么总是脏兮兮,为什么总是用那黑到不行的袖子擦鼻涕!晓芙拒绝到她的新座位,坚持不要,就这样固执让她在教室后面罚站了两堂课。 ?

晓芙觉得,老师妳也对他颇有微辞,不是吗?常对他表现出厌恶表情,批改他作业本时只用二指轻轻翻阅,如临大敌像是面对细菌般。我也只是表达出跟妳一样的厌恶,为什么我就要罚站?!

小晓芙不懂。

从此的一学期,晓芙都没有给她的邻居好脸色看,他对晓芙也唯唯诺诺,甚至不敢和她讲话。他其实还满有礼貌的,一支笔不小心滚超过桌子中线,他就迅速抽回,还说对不起;上课被老师叫起,提醒他要唸的课文段落也会说谢谢,可,就是太邋遢了!

“你就不能带条手帕吗?你很脏耶!! ? ”

一天,当他又用那像没洗过的袖子擦鼻涕时,晓芙终于忍不住大声说。

晓芙永远记得他那惶恐低落的眼神。

面对晓芙不悦的质疑,他没有说任何话就将脸转回。

一个九岁的孩子不知道这是残忍。

晓芙没有道歉。

之后是新学期,他们也就没有再坐一起了。

没追上人,却追回一些往事。

晓芙转身,有些心神不宁。

“晓芙?”

跨了几步,有人叫住她。

晓芙停下,寻着声音望去,惊讶,“宋阿姨?”

宋倩抱着一袋蔬果,也惊喜看着晓芙,“妳怎么会在这?”

“我回来处理外婆的房子,要卖了。”

晓芙相当意外,好多年没看见宋阿姨了,她看起来一样年轻漂亮。晓芙看宋倩身上东西不少,伸出手。

“宋阿姨,我帮妳。”

“不用啦,妳东西也不少。再说,我有帮手。”

宋倩笑了笑,然后商店的门口走出一个人。晓芙再次惊错。

是宋含!

一双长腿才跨出,不知为何,晓芙就知道是他。

步出店门的宋含看见晓芙,也有些愕然。

“晚上到宋阿姨家吃饭,刚好宋含也回来,大家叙叙旧!”

宋倩因为宋含回来特地上街采买,晚上本来就要大展厨艺,见了晓芙心情更好,热情邀约。宋倩抱着东西与晓芙寒喧,宋含默默走在后面,只是跟着她们,没说话。但晓芙能感受到他望着自己,她狐疑以为他想说什么,转头,但宋含却只是微笑。

“晚上记得来哦!”

宋倩离开前再次提醒。

晓芙笑点头,挥手目送,突然,宋含回头。他背着宋倩,用夸张嘴形加动作比划:

「等会儿去找妳。」

“噗哧——”

晓芙被宋含逗笑。

有话直说就好,干嘛搞笑演哑剧?不过,经过这些日子,他的暖笑等级似乎更高了!晓芙看着俊逸更甚的脸,长大了呢!

向阳街十八号。

宋含站在屋子前面,看着上锁的门。

没人。

倚靠在屋外墙边修长的腿向前轻轻交叠,宋含安静等待主人出现。烈阳被大番石榴树叶阻挡,透下零星和煦光芒;树上知了鸣叫声窸窸窣窣,随着空气中花香飘送。

是桂花…

呼吸着怡人的香气。这香气来自种在晓芙外婆家隔壁的一株桂花,但因为邻户之间只有矮木栅做间隔,所以这花香总随着风四处飘散。

宋含闭起眼慵懒享受这免费花香。

熟悉的味道……

“你真的来啦!”

晓芙的声音拂过宋含耳边,他睁开眼。

“回来了?”宋含笑,没有因为久候而表现不耐。

晓芙又买了好多东西,抹布、扫把、清洁剂…还带回几个纸箱。她放下一袋东西,从包里拿出钥匙说,“没想到会遇见你,今天会回去吗?”

宋含提起刚刚晓芙放下的袋子并贴心接过她手里纸箱,“不会,妳呢?”

“也不会。这里至少需要二天整理吧。”晓芙回答,开门走进屋子,屋内灰尘扬起。

宋含把东西放在桌上,打开窗户。

“我可以帮忙打扫。”

“就等你这句话!”

宋含一转身就见晓芙笑嘻嘻双手奉上抹布与拖把,几乎在他说完话同时。

他微笑,取过东西。拆开塑料袋,拿出里面抹布,再撕掉拖把上的标签纸,认真准备要打扫的用具。

晓芙直看着。

“妳打算只看我动吗?”宋含笑说,将刚撕下的标签贴上晓芙的额头。

晓芙扁嘴,扯下贴纸,开口:

“还在那里工作?”

“妳说WR驿馆?”

“对。”

“偶尔。”

“偶尔?做这种工作,不太好吧,宋阿姨知道吗?”

宋含没答应,维持依然的笑,继续手上工作。

晓芙不禁蹙眉。

晓芙在乎的,其实也不是宋阿姨到底知不知道。他脸上还是一贯迷人的笑,而且经过半年,好像更迷人了。宋含非常迷人的笑看在晓芙眼中却是刺眼。他怎还笑得出来?是这种事做久了,羞耻心都没了?

“你不觉得这工作不好吗?”

“哪里不好了?”

“不正经啊!”

“怎样才叫正经?”

宋含抬眼说。

“至少是正常工作,上班族、职员之类。”

晓芙看着无所谓的宋含,不太开心回。

“妳是说,像庆生会中妳公司那些人?”

“对。”

“妳认为他们买我出场,比较正经?”

……

晓芙哑口。

~~~~~~~~~~~

宋含的质问没放很多情绪在口气上,轻逸得像清晨的湖面。这让晓芙感觉好像是她无理取闹似的。

宋含拿起抹布走向厨房。

晓芙伫立在原地思索了一下,瞬地转身跟上。

“你出了什么事吗?”

晓芙奔到宋含身边问。

“没有。”

宋含说,打开水龙头。

“你很缺钱?”

“没有。”

“那就是太爱钱了?为了能开Porsche?”

水,渐渐沾湿宋含手上抹布。晓芙的话震荡在空旷的屋内,延绵出回声后又慢慢进入宁静。树上的蝉鸣声吱吱喳喳,水龙头的流水哗啦哗啦。

沉静的躁郁。

“车不是我的。”

宋含开口,关紧水龙头,水流停止。

“别骗我。”

“没骗妳,车是我们店经理的。”

宋含拧干抹布回,越过晓芙,走回客厅。

店经理?牛郎店?

晓芙瞇起眼。

牛郎店的经理应该是怎样的概念?

全身名牌、邪帅勾人?甜言蜜语、心机莫测?或者是像戏剧里演的,善于运用各种手段,斡旋在名媛贵妇之间,骗财又骗色?晓芙无从理解也不想理解,她唯一亲眼见过的牛郎只有宋含。

可是宋含不应该是这样…

“所以你没告诉宋阿姨?”

“车?”

“工作!”

宋含擦着客厅柜子,“需要说吗?”

“所以你没说?那我是不是要帮你隐瞒?”

晚上宋阿姨请吃饭,难怪宋含提前跑来找她。一段话下来,晓芙做出理解。她最讨厌保密了,保密通常都伴随着一连串谎言,最后让你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如果宋阿姨问起,她该不该说谎?

“妳可以不隐瞒。”

“你是说我能告诉宋阿姨?”

“能。只是她若知道了,恐怕会很担心。”

宋含望着晓芙说,嘴角浅浅一勾。

??

他在笑?

晓芙觉得宋含根本就不担心宋阿姨会不会担心,他甚至故意用似有若无的表情昭告这一切。

“你真的长大了,我都认不得你了!”

晓芙皱起眉,转过身,有些闷。

“那就忘了我,重新认识我。”

宋含凑近晓芙耳边轻轻说,眼睛滑到她的发际、睫毛再落到嘴唇。晓芙正陷在自己分裂的思绪中,没太多注意投射而来的视线。

宋含吸口气,移开眼神,看见木柜上的一个相框,表情变得柔和。相框的照片上,一棵大石榴树下,一个小男孩站在一个少女旁边,对着镜头开怀大笑。

“这些都要收进纸箱中吧?”

宋含指着木柜上东西问。

晓芙点头,瞅着宋含过分轻松的姿态又有些不服气,“喂,你真当我不敢说?!”

宋含唇淡淡一抿,摆上无奈的模样,然后拿起柜子上那些相框、摆饰、书,用抹布拭去附着在上面的灰尘后,将它们陆续放进在一大个纸箱之中。

晓芙有种感觉,感觉宋含正一步步将过去记忆一一封存,打包的过程让她莫名失落。望着,见一张年代久远的卡片混在书册中。晓芙蹲下来,抽出卡片。

打开。

是那个小学坐她隔壁很脏的男同学,在她考大学前寄来的。但晓芙一直没看懂它的最后一行。当然,现在还是没看懂,当时研究好久,都忘了…

记忆其实没有想像的永恒不灭。

晓芙看着纸箱,又望向宋含。

“晓芙,妳回来了吗?”

门外传来声音。

来了一个人,是邻居庄妈妈,就是那株桂花的主人。

晓芙听见庄妈妈叫喊起身,没注意地板上一滩水。

“刷——”

晓芙脚一滑猛然就倾倒。一旁宋含眼明手快机灵接住她,但重心不稳,她整个人扑在他身上。

“啊!!”

大家在学校都上过健康教育课。人类的胸肌、腹肌,二头肌知道吧?但晓芙现在体验的可不是课本上的二次元图片,而是活生生的3D实况触碰。

这硬度、这角度,就是精壮二个字。没碰不知道。「摸」着「小」含身体上的「巨」变,晓芙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宋含的手环在晓芙腰上。看着趴在自己身上下其手的晓芙,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