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公一般怎么上你的玩你的*这是阳台露天的你疯了

更新时间:2020-11-18 14:49:58

裴煜宁找了几条干净的毛巾,又盛了一盆温水,一并端着回到了柳汐的卧室。

  “今天我什么其他事都不做,陪着妈妈,万一有什么不舒服的我也好及时知道。”裴煜宁一边把毛巾浸在水里一边说。

  “小宁真是个好孩子,一直都很懂事……”柳汐说完,心中不由得又泛起酸涩——是啊,他一直都这么乖,可她却心怀那么多邪念…

 裴煜宁洗好毛巾,握住她的手给她擦胳膊。

  她的胳膊纤细柔软,十分娇弱。

  “妈妈平时还是多锻炼锻炼身体,”裴煜宁嘱咐道,从她的指尖一路仔仔细细地擦到腋窝,“不然好容易生病的。”

  “小宁平时怎么锻炼身体?”柳汐好奇地问道,也没见他去过健身房啊……

  “早上跑跑步再加一些自重训练吧,”裴煜宁掀开她的毯子,毛巾擦过她的胸部,立刻便看到乳头挺立了起来,他假装没留意,继续向下擦到她的小腹,“其实我感觉运动十几分钟后,大脑的状态会好一些。自重训练也不需要器械和空间,比较方便,不过这种方法不适合女性。”

  “还在读书的时候我会天天做瑜伽,不过现在……嗯——”他擦到了腹股沟处,柳汐敏感地颤了一下。

  “妈妈的腿这么好看,做起瑜伽姿势来肯定也好看的。”裴煜宁一边说一边拉开她一条大腿,擦过她敏感的大腿内侧,只觉平滑柔润,笔直修长,连一丝多余的赘肉都没有,只是被流出来的爱液沾得黏糊糊的。

 文学

  “是吗…”柳汐心里美滋滋的,她从来没注意过自己的腿。

  “是啊……妈妈全身都很好看的。”裴煜宁擦过她玲珑的小脚,每个脚趾都那么漂亮,他忍不住握着抚摸了一下。

  “嗯……”柳汐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脚趾这么敏感,一时又感到气氛十分暧昧,害怕自己太过失态便转移话题道,“小宁喜欢物理吗?”

  “嗯。”裴煜宁换了一条毛巾。

  “为什么呢?”

  “我高一时听过一次妈妈在N大的seminar,那时妈妈还没有毕业…大概讲了SYK Model的高维推广,很多内容没有听懂,但觉得很有趣。”裴煜宁用毛巾覆上她水汪汪的小穴,“那时觉得妈妈好美,物理也好美,妈妈是我的偶像。”

  裴煜宁暗自笑笑,那时他全无杂念,只是憧憬着,怎么会想到有一天她会赤身裸体躺平任自己抚摸呢。

  裴煜宁言语间带着崇拜,偶像二字像是一团火苗,燎得柳汐两颊火辣辣地发烫——小孩子把她当榜样,可她却在满脑子淫秽思想,她怎么配当偶像呢?

  他聊着自己的理想,带着渴求知识的少年于物理世界门缝中的好奇窥探,她年少时也曾这样,感到一切都那么神秘而神圣,少女们情窦初开时往往渴求爱情,可她那时却觉得物理要比爱情带来的多巴胺强烈一百倍。

  但是此时,她被他用温热的毛巾擦着小穴,粗糙的质地轻轻摩擦着阴唇,长久饥渴后终于获得的强烈快感让她几乎无法思考其他。

  “小宁……你看妈妈的奶,涨起来了,你吃一吃吧……”柳汐听到自己迷迷蒙蒙地说道。

  “等我擦干净这里再吃。”裴煜宁轻柔地抚弄着她的阴户。

  “妈妈受不了了,有奶要喷出来了……”柳汐从小就是个拘谨守礼的孩子,此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没羞没臊的话,她只知道她快要被快感淹没。

  裴煜宁暗暗一笑,捏起她一边饱满的乳房,将兴奋肿红的乳头塞进自己嘴里,一边擦着小穴一边啧啧吸吮着。

  太舒服了……柳汐陶醉地闭上眼睛,抚摸着裴煜宁的后颈和脊背,语无伦次道:“小宁好乖,妈妈疼你……妈妈的奶全给小宁吸,要被小宁吸干……”

  裴煜宁心满意足,将毛巾松开,直接用手摸了摸她的阴唇,仍然是湿的,又捻了两下才问道:“妈妈这里怎么一直会流水,擦都擦不干净。”

  柳汐闻言一羞,只含糊其辞道:“女性的这个部位就是这样的。”顿了顿又心怀不轨地道,“小宁好奇女性的这里么?你再摸摸,还能流更多的水哦。”

  裴煜宁装作求知心切的模样尽情爱抚她的小穴,不一会儿就听到唧唧水声。

  柳汐已经舒服得飘飘然,快要高潮时却感到他松开了手。

  “怎么了?”柳汐急切地问。

  裴煜宁皱着眉,低头看了看自己裤子内勃起的巨物,委屈道:“摸妈妈那里不知道为什么会硬起来,好难受。”

  “没关系,这是正常的。”柳汐微微喘息着,伸手摸向他好看的腹肌,又一路顺着小腹向下,解开他短裤的腰带,急切地将他的内裤拉下至腿根,释放出巨大的阴茎,情不自禁地爱抚着,从乌黑茂密的森林一直摸到潮湿圆润的龟头,少年的阴茎刚刚发育成熟,这么粗大,硬度又强,要是能插进身体里来该多爽啊……柳汐忍不住地想着,又强压着兴奋慢慢向后抚摸他光裸的臀部,立即感到手指所及之处臀肌发达结实,性感极了,操起小穴来肯定有力…

  裴煜宁见她一副饥渴痴女模样,心中满意极了,继续顺了她的意抚摸她的阴户。

  “嗯……小宁,妈妈能吃一吃你的……阴茎吗?好喜欢。”柳汐一说出来便羞耻到想死,可是她看着那粗大挺阔的器物,又闻着散发出的少男荷尔蒙气味,压抑了二十六年的强烈性欲便像决堤的洪水那般无法克制。

  “啊?不行…”裴煜宁假装一副受惊小白兔的模样,“那里是尿尿的地方,脏,妈妈怎么能吃呢!”

 “没关系,妈妈不嫌你脏。”柳汐重新握住他的阴茎贪恋地揉弄着。

  “不行。妈妈今天什么都没吃,怎么能吃我的……那里呢!”裴煜宁欲擒故纵地拿开她的手,“对了,我先去给你做点吃的!”

  柳汐还未开口,便看他穿好内裤走了出去。

  屋内骤然冷清下来。

  柳汐抱着他的毯子自慰到高潮,却也不怎么快乐……随着情欲一点点消退,她冷静地回想着自己之前都对裴煜宁说了些什么话,羞耻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若是以后他长大了,肯定会觉得她是个淫荡的妈妈吧?

  她光着身子套了一件睡衣,走出卧室便看到裴煜宁已经炒好了几样小菜。

  想起刚被他拒绝了口交,柳汐有点别扭地坐下,一脸不高兴。

  “妈妈,你生气了?”裴煜宁给她夹好菜,见她一筷子都没动,又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没有那么烫了才放下心来。

  “没有。”柳汐硬扯出一个尴尬的笑来,匆匆回答,拿起筷子开始低头吃饭,不敢抬眼直视他。

  裴煜宁看着她,似乎有些犹豫地道:“那我下回洗完澡,洗得很干净很干净了再喂给妈妈吃。”

  “咳咳……”柳汐闻言呛到。

  “哎,你慢点吃。”裴煜宁递给她一杯温水。

  “等我感冒好了,我们去听音乐会吧?”柳汐认真说道。

  她刚刚认真想过了,他们如今长时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然滋生淫欲,若是出去被古典音乐陶冶一下情操,或许就不会总想着做爱了…她意识到自己最近自慰得有些太频繁了,大概是因为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吧……幻想着一个实实在在的人自慰总归是不一样的。

  “好啊。”裴煜宁欣然同意,终于可以跟妈妈约会了?

  “对了,我想起你是会弹钢琴的,现在都没有练了吗?”柳汐突然想起裴煜宁就只弹过那么一次钢琴,还是在他爸的家里,如今房子都已经被抵押了,“是因为家里没有琴吗?”

  “读了高中本来也没那么多时间吧。”裴煜宁其实还挺无所谓的,本来学钢琴也无非是多一个打发时间的趣儿而已。

  “妈妈给你买一架和以前一模一样的钢琴好不好?我记得是施坦威……D274?放在最东边那个空屋子里。”柳汐说着便已经憧憬起来,“以后你可以每天弹琴给我听。”

  “妈,不用的。”裴煜宁赶紧摆手,受宠若惊,心道这琴几十万呢,莫教授泡小男生竟然这么大方…

  柳汐刚要开口,便被手机铃声打断。

  “喂,”柳汐听了两句话就开始皱眉,不耐地说道,“妈,你不要再给我张罗相亲了。要不是你老催我,我至于这样吗……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真的没兴趣……生孩子有什么急的呀?那我也不能就为了不当高龄产妇随便跟什么男人生孩子吧?妈……妈?”

  柳汐看了一眼手机,发现通话已经断了。

  “妈妈又要相亲了吗?”裴煜宁问。

  “我不去。”柳汐赶紧否认,抬头迎上他的目光时心跳又开始失去正常的频率。

  她重新低头扒拉着碗里的饭菜。

  “妈妈,你喜欢我爸爸哪一点呢?”裴煜宁好奇地问。

  “啊?”柳汐茫然了一瞬,旋即摇了摇头说,“我不喜欢他。”

  “不喜欢吗?”裴煜宁疑惑地问,“那为什么要结婚呢?”

  “我……我当时就觉得,我有物理就够了,只要找个不讨厌的男人能过日子就行。”柳汐回想着当时的心境,“我大概就是想完成人生中一个不情愿的任务吧。”

  “那现在为什么又不想完成了呢?”裴煜宁继续好奇地问着。

  柳汐愣了愣没有说话,她心里其实知道答案——因为有了喜欢的人,所以不想跟任何其他男人再有什么感情上的瓜葛……只是,裴煜宁肯定接受不了妈妈变女友这么离谱的事吧?

  “因为…失败了一次,想要慎重考虑一下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婚姻吧。”柳汐有些沮丧地说道,“之前确实还是太儿戏了,没有当回事。”

  “妈妈现在还会怨爸爸吗?”裴煜宁又问。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过小宁可千万不要这样骗女孩子。”柳汐严厉教导。

  “嗯,我不会的。我第一次知道爸爸骗了你的时候都要气疯了,”裴煜宁抿了抿唇,愤愤不平地说,“妈妈是我心里的女神,那么光芒四射,有性感的肉体,也有性感的大脑,他怎么可以那么欺负你!”

  柳汐乍然听到他这样毫不掩饰地表达着对自己的仰慕和喜爱,顿时脸颊燥热,手腕一抖就将筷子掉在了地上。

  “我来捡吧。”裴煜宁弯腰钻到桌底,还没碰到筷子便先看到妈妈睡衣里没穿内裤,此时她双腿微微叉开,从他的角度看,腿间的花穴隐约可见,两片阴唇紧合着,只余一条引人遐想的细缝。

裴煜宁从桌底钻了过去,撩起她的睡裙,把她那修长白嫩的双腿一掰,趁她惊诧无措的空档迅速舔上她毫无防备的花穴。

  “啊……啊小宁,别,别这样……”柳汐全身一震,想合拢腿,却也是徒劳,只能任他贪婪地舔舐开她紧合的阴唇抵入里面的嫩肉。

  裴煜宁嗅着她私处浓郁的馨香,肆意品尝着她娇嫩的穴肉,含着两片肉芽来回逗弄,心中暗暗笑她:不穿内裤不就是为了勾引我?还不要…

  “小宁,啊……”柳汐渐渐失去理智,双腿大张不断地按着他的头希望他舔得更深入些,他灵巧的舌头不断地扫过她敏感的阴蒂,又反复刺入未曾有人触及的穴口,回回带给她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快感。

  第一次被喜欢的人舔着最私密的地方,她只觉快感在她的花穴内疯狂膨胀,没多久便难以自持地高潮了。

  柳汐在高潮余韵的边缘低下头,便见裴煜宁一双亮晶晶的纯真双眼,高挺冷峻的鼻梁上沾满了她的淫水,还吞咽着她高潮时涌出的爱液。

  “妈妈舒服吗?”裴煜宁勾唇灿然一笑,漂亮的唇线沾着淫水,纯真又性感。

  “下次可不要这样胡闹了。”柳汐这样义正严辞地说着,却又羞红了脸,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

  裴煜宁看得心痒,忍不住轻轻吮吻她大腿内侧,娇嫩的肌肤令他贪恋地用唇舌辗转碾动。

  “小宁…”柳汐请动不已,内心格外想被他操…可她说不出口…

  “妈妈,你的阴户真漂亮。”裴煜宁抚摸着高潮后红肿敏感的阴蒂,赞美道,“这就是生命的起源吧…”

  柳汐还在为前一句话而心跳不已,却又被后一半话噎了一下。

  “我能拍个照片吗?”裴煜宁问道。

  “啊……怎么能拍这种地方。”柳汐窘迫地斥道。

  “因为这是生命起始的地方,很神圣,也很艺术,不值得拍么?”裴煜宁抚摸着她柔软的阴毛哄诱道。

  “那……那你喜欢的话,就拍吧。”柳汐被他温柔的眼神看得骨头都要酥了,“但是不准给别人看。”

  “我用妈妈的手机拍。”裴煜宁说着便拿了她的手机,对着脆弱敏感的小穴拍了几张,又扒开阴唇拍了几张,还觉不够,又道,“妈妈能这样扒着吗?”

  柳汐感觉有点羞耻,可又一想反正拍都给他拍了也不差这点小事,便自己轻轻拨开阴唇。

  裴煜宁满意极了,用手指插进一点在小穴口又拍了一张,又揉出更多的

柳汐卧床休息了几日,在裴煜宁的精心照顾下很快便康复了。

  她挑了个天气不错的日子,带着裴煜宁去选购了手机和电脑,采购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又带他去她最喜欢的法式餐厅吃了午饭,给他买了几套合身的新衣服,到了晚上还去听了音乐会。

  裴煜宁全程雀跃极了,从小到大连他爸都没这么细致地关心过他,通常都是他自己一个人摸索着生活的经验。他小时候没缺过钱,但从来没有人陪着他做这些事。

  这个妈妈真好啊……裴煜宁不停地想着。

  二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

  柳汐疲惫地倚在裴煜宁身上,把钥匙递给裴煜宁开门。

  裴煜宁扣着她的腰把她固定在怀里,摸着钥匙插进锁孔,顿时警觉地一皱眉——锁好像被打开过。

  裴煜宁思索了一下,低头小声跟柳汐道:“妈,我感觉家里可能进了贼。这锁不太对劲。”

  “啊…怎么会?”柳汐脸色一变,继而有些恐惧地抱住裴煜宁,“那怎么办?我们报警吧?”

  “妈妈你报警,我进去看看。”裴煜宁松开她,未及她开口阻止便径直开门进了屋。

  果不其然,屋内东西被翻得凌乱,裴煜宁一走进去便听到哗啦一声,他循声推开屋门便看到有人打破了窗子跳了出去,似乎连打包好的东西都没来得及带走——他们家在一楼,楼下又是绿化带,柔软的草坪可以带来一些缓冲,跳窗逃走基本上不会受伤。

  裴煜宁又把各个房间粗略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其他人后才出去。

  柳汐刚报完警,担忧得手指冰凉,见他出来赶紧扑到了他怀中:“小区警卫一直很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好害怕。”

  他们这个小区全都是T大的老师,一直治安非常好,从来没发生过诸如入室盗窃的事。

  “妈妈不怕,”裴煜宁拍着她的肩膀道,“为什么我们家的窗户没有防护栏?我看楼上都有。”

  “嗯……我也不记得了。”柳汐在他怀里皱着眉想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放弃了。

  裴煜宁无奈地笑了笑,揉着她顺滑的长发道:“妈妈总是这样,除了工作以外的事都糊里糊涂的,结婚也糊里糊涂,家里的安全也糊里糊涂。”

  “我……”柳汐感到自己被一个小孩子不屑了,想要反驳却又没啥反驳的理由,一张小脸通红,气鼓鼓的像番茄。

  裴煜宁觉得可爱极了。

  小区的物业和警察先后来了一趟,折腾到凌晨三点才算是结束了这场乌龙。

  柳汐心有余悸,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都害怕,犹豫了很久还是偷偷溜进了裴煜宁的房间——本以为出去一趟能清醒理智一些,结果这样一来岂不是又破功了。

  他的房间十分整洁,书架上的书都按顺序排列,桌上连写满了的草稿纸都整齐夹好,旁边还有一沓练习书法的纸,也是整整齐齐,柳汐摸黑映着月光看了看,发现上面用行云流水的字体抄写《洛阳伽蓝记》。

  “妈妈?”裴煜宁经历了这事之后也睡得很轻,听到动静便迅速睁开眼睛,怎料看到的却是柳汐瘦小的身影蹑手蹑脚地进了他的卧室。

  “小宁,妈妈有点害怕,今天想跟你睡。”柳汐说着便掀开他的薄毯,继而发现他是裸睡,而她一眼就看到那乌黑浓密的毛发间尚未勃起的阴茎,疲软状态仍是不可小觑,看得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呃……妈妈你偷偷摸摸的吓我一跳,”裴煜宁长臂一伸她细弱的娇躯抱在怀里,柔声道,“妈妈今天很累了吧?好好睡吧。”

  “嗯……”柳汐被他从背后圈着腰,又想到他此时一丝不挂,立刻又有些羞涩起来。

  温香软玉的性感美人在怀,裴煜宁这种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抵得住此等诱惑,很快阴茎便勃起硬了起来。

  他撩起妈妈的睡裙,将愈发粗大的阴茎从她的腿缝间抵过去,隔着超薄内裤蹭着她的外阴。

  柳汐还没睡着,迷迷糊糊地感受到他将阴茎夹在了自己的双腿间,顿时紧张得心跳加速。

  裴煜宁隔着睡衣来回揉她的双乳,感觉她湿得很快,不过磨蹭两下,流出的淫水已经浸透了内裤中央,薄若无物的面料紧紧贴着她的外阴形状。

  柳汐被他蹭的舒服极了,又想到自己跟继子那粗大的性器只隔了薄薄的一层布料,便愈发兴奋,爱液源源不断地涌出,发出更加明显的粘腻声响。

  裴煜宁见她也没阻止自己,便将她的内裤向中间一捏卡在阴唇间,继续磨蹭着她的阴户。

  阴唇已经毫无保护地紧密贴着他的阴茎了,卡着柔软的内裤又加大了摩擦的快感……柳汐暗暗想着,心中又兴奋又挣扎不已——肉体极度渴望他深深插入,可理智又令她明白一旦真的迈出这一步,她就再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了…

  裴煜宁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在纠结现在不是给妈妈破处的好时机……虽然他想插进去想得快疯了,看她现在的态度似乎也不会抵触自己插进去,但是妈妈的第一次他还是想要珍惜对待的,至少不想在二人关系不清不楚的时候做这样的事……

  裴煜宁拨开她早已被爱液浸软的内裤,将龟头抵入花穴,一边撸一边在穴口浅浅地研磨抽插着。

  柳汐兴奋得心脏都在怦怦跳,这是她的花穴第一次含住一个男人的性器,那么紧密地贴合着,让她觉得又羞怯又紧张……他会插进来吗?她闭着眼睛,心中想着裴煜宁的模样,他真的好好看……买衣服的时候她特地让他把喜欢的都试了一个遍,但他就像衣服架子似的穿什么都好看。她甜蜜又有些羞耻期待他抵破自己的处女膜,掠夺童贞的花穴,将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可转而又觉得不可以,她还想做好一个继母。

  裴煜宁克制着浅浅抽插了一会儿,便感受到她小小地高潮了一下,而他也敏感地精关一松,一股股地射在了她的阴道口附近。

  他还是没进来……柳汐有些失落又有些庆幸,可腿间粘腻的精液又让她心神荡漾,突然格外想生小宁的孩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