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为了孩子高考,答应他了*厨房切底征服岳

更新时间:2020-11-19 08:26:20

让赵雯雯失态成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却在看着他的表情偷笑。

  他不再将手指伸向赵雯雯的花心,转而往前挪动了一步,将他那早已兴奋的撅起脑袋的宝贝,顶在了赵雯雯高高翘起的肥 上。

  对于未经人事的少女,男人的玩物触碰到自己的私密之处,绝对是一种开启生物基因大门一般的体验,和手指的触碰,简直是天壤之别。

  在那一个粗大的东西顶到花蕊上的刹那,赵雯雯只觉得体内仿佛有一股潮水即将喷涌而出。

  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她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却把中年人的那玩意也紧紧的夹在了中间。

  所幸的是,因为反应及时,预想中的危机并没有出现。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中年人居然借助公jiāo车的晃动,直接在她的双腿之间磨蹭了起来。

  一收一缩。

  虽然没有进入,但是却给予了赵雯雯一种类似于初尝禁果的体验。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种按摩,但却并不是普通的按摩。

  这种按摩,仿佛能够在一瞬间从脚底推拿到百会,然后又从百会,推回脚底,令人的全身上下都麻酥酥的,似乎要融化似的。

  赵雯雯意外的发现自己越发的难以抗拒中年男人的侵犯,甚至开始主动的享受了起来。

  但是,要是再这样下去,刚才那类似于火山喷发似的饱胀感,又将再度重现。

  如若她的下身真的喷出了水来,这周围的人,还有眼前的李小柱,会怎么看待她?

  她还怎么去学校上课?

  想到这里,赵雯雯终于鼓起了勇气,想要转身去警告身后的中年男子。

 文学

  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她站起身来,男子竟突然将他的那玩意收了回去。

  紧接着,粗糙的手掌,再度嵌入了她的翘 之上,揉捏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中年男人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打着电话。

  “哦,你可以去星海酒吧找我,我每天晚上都在。”

  中年男人说完这句话时,公jiāo车刚好停了下来,男人在他们学校的前一站,下车了。

  当那只大手从赵雯雯的屁股上离开的刹那,赵雯雯的心中,竟泛起了一丝不舍的情愫。

  星海酒吧……

  她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将它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到了学校,整整一个上午,赵雯雯都心不在焉的,下半身一直传来痒痒的感觉,让她想要去抓挠。

  可是,她一直以来都是个乖乖女,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仅靠她自己,没有任何办法消除自身的情yù。

  于是,她想到了一个人……

  “李小柱,早上谢谢你送我来学校,中午一起去吃饭怎么样?我请。”

  放学时分,赵雯雯鼓起勇气,来到了李小柱的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李小柱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但旋即又遗憾的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爸今天难得休假在家,我必须回家吃饭,下次吧。”

  “行吧。”赵雯雯很是失望的说道,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都变得有些无神了。

  而就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李小柱却是看不得她难过的样子,一个不忍,喊住了她:“要不,你和我一起回家吧。”

  回家?

  要是平时,赵雯雯说什么也不可能随便跟一个男生回家。

  但今天她找上李小柱,是想要了解一下关于那方面的事情,比如男生看的小电影之类的。

  如果在家里,自然是要方便许多。

  于是,她佯装羞涩的点了点头,答应了李小柱的邀请,跟着李小柱一起回了家。

  李小柱的家,住在铁路局小区里,搭公jiāo只要不到十分钟。

  走进家门,李小柱的爸爸已经将饭菜端上了桌,简单的介绍了一番后,赵雯雯直接坐下动起了筷子。

  吃过饭后,李小柱要去卧室玩电脑,赵雯雯却是主动的留在了厨房,帮李小柱的爸爸收拾碗筷。

  让赵雯雯欣慰的是,李小柱的爸爸是个看上去十分和善的人,很容易相处,在他家吃饭不会感到尴尬。

  可是,就在她想着之后去李小柱的房间,怎么向李小柱开口询问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屁股上传来

  了一阵熟悉的感觉。

  什么?

  她愕然的张大了嘴巴,要知道,这屋里除了李小柱,就只有李小柱的爸爸在了啊!

  这个看起来和善的男人,居然做出这种事情?

  “小小年纪,情yù就这么旺盛,内裤都湿透了还不自知,我可不能让我的儿子被你给祸害了……”

  还未等赵雯雯回过神来,李小柱爸爸不屑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起。

   赵雯雯羞恼得无以复加,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但是强烈的神经冲动却又像是一条条微不可见的小虫子,侵蚀着她的意识。

  她竟然想要李小柱的爸爸继续下去这份粗暴的举动。

  这份带着怒意的冲撞,肆意而有力,比公jiāo车上的中年男人带给她的舒服感觉还要强烈。

  可是,李小柱的爸爸却在几次撞击后,将手撤了回去,拉住了她的肩膀,让她回过了头来。

  她这副模样,哪还有脸正视李小柱的爸爸,羞愧的低下了头。

  然而,就在赵雯雯准备等待训斥的时候,李小柱的爸爸却突然咧了咧嘴,猛地将手探入了她的裙底,将百褶长裙直接拉扯得翻了过来,停留在了赵雯雯颈部的位置。

  赵雯雯犯规一般的胸脯,登时弹跳而出。

  由于她的胸脯过大,学生的棉质胸衣已经无法托住她那两团白 ,她现在穿的,是她妈妈的蕾丝花边的淡黄色文胸。

  突然被长裙蒙住了双眼的赵雯雯顿时慌了神,她只能模糊的看到眼前李小柱爸爸的身影,带着对未知的恐惧,她不由得惊叫出了声音。

  本以为李小柱爸爸会忌惮李小柱看到,而放弃对她的侵犯。

  然而,李小柱爸爸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直接隔着她的文胸,将两只手按在了她的两团惊人的软 上……

 李大柱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兴奋过。

  原本他在家百无聊赖,恍恍惚惚,心中一直惦记着昨天在列车上遇到的美女,只恨没有留下一个联系方式。

  谁成想,自己的儿子居然带回来一个与列车美女极其神似的小姑娘。

  小姑娘不但容貌气质和列车上的美女如出一辙,而且连那一对傲人的峰峦,都极尽的相似。

  揉捏起来,就像是掌握了整个宇宙一般,令李大柱充满了成就感。

  而且,无论怎么粗暴的对待这个女生,李大柱的心中,都不会产生一丝一毫的负罪感。

  在他眼里,这个小小年纪的女生,yín贱到了极致,恐怕在学校里就是一个万人骑的货色,他才不会对这种女生产生任何的怜悯之情。

  “不,不要这样,小柱会看到的……”

  赵雯雯扭着手臂,发出了蚊子般的反抗声,隔着长裙,传递到了李大柱的耳中。

  李大柱闻言,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更是火大:“你还好意思提小柱,也就是小柱单纯,才会上了你这种女人的当。和你这种女人在一起,我儿子早晚被你害出病来!”

  李大柱一边训斥着,一边粗暴的扯下了赵雯雯的文胸,直接将赵雯雯左侧的肩带整个的拉断了。

  霎时间,两颗浑圆的大白馒头,毫无阻挡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令李大柱没有想到的是,馒头上粉红色的点缀,居然已经高高的耸立了起来。

  “果然是天生的yín贱,才没摸两下,就挺起来了。小柱年龄小,你怕是将他吸干了都满足不了你,还是叔叔来吧。”

  李大柱说着,一口含住了那粉嫩的像是刚从树上摘下来,新鲜得滴水的樱桃,用舌头尽情的挑弄,舔舐了起来。

  赵雯雯羞涩的扭捏着身体,她很想告诉李大柱,自己不是那样的女生,可是现在的她,根本说不出话来。

  要是一开口,羞人的声音又会立刻脱口而出,若是被李小柱听到了,她将更加百口莫辩。

  她只能咬紧牙关,默默的忍受着李大柱的侵犯。

  或许是因为被蒙着脸的原因,赵雯雯尽量让自己不去想侵犯自己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羞耻的感觉,也被降到了最低点。

  她开始自然而然的扭动起了双腿,因为李大柱一直攻击胸脯,她的大腿间的神秘地带是越发的瘙痒难耐了。

  她试图用手去抓挠,可双手也被掀起的长裙束缚住了,根本伸不下去。

  想要解除羞人的情yù,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于李大柱。

  “叔叔,下面……”

  赵雯雯鬼使神差的开口,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如此羞人的话来,这不变相的等于同意,甚至欣然接受了李大柱的侵犯吗?

  什么?

  赵雯雯的这番话,令正在搓揉那对饱满的李大柱都深感惊讶。

  他原本还以为赵雯雯作为一个学生,至少还会有基本的羞耻心,但这一个声音,却改变了他的想法。

  他开始将手伸向被他视作禁地的地方,一点一点的,脱掉了赵雯雯的内裤。

  “啊,不要!”

  赵雯雯感受到那滚烫的东西后,真的慌了神,立刻大声惊呼了出来。

“痛……不要,好痛……”

  仅仅是入口被拉开了一点,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便侵袭了赵雯雯的全身,她没办法抗拒,只能声嘶力竭的喊道。

  喊着喊着,她的泪水便夺眶而出,痛得几乎都快要窒息了。

  听到这哭声,李大柱总算清醒了一下,加上他自己也能感

  觉得到,下面已经足够润滑,可想要进入,却很是艰难。

  赵雯雯,显然不是装的。

  难道,她还是个处女?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儿子,才会泛滥成这样?

  想到这里,李大柱顿时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他的一个误会,险些酿成了大错。

  他李大柱就算再饥渴,再畜生,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强行要了一个女人的第一次。

  哪怕只有很少的女人能把自己的第一次jiāo给陪伴自己一生的人,但至少也得有意义才行。

  李大柱赶紧将自己的宝贝收了回去,穿好了衣物,随即也帮赵雯雯把裙子放了下来。

  裙子下面,赵雯雯的双眼都哭得红肿了,眼神都因为惊吓变得有些失神。

  说到底,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做出这一切行为的初衷,只是由于她这比别人更加早熟的身体的需求。

  她还做不到为了自己的身体需求,而放弃最后的底线。

  “对不起,叔叔误会你了。”李大柱赶忙向赵雯雯道歉。

  一来,是他心中真的有愧,二来,却是担心赵雯雯回去报警,这才是最糟糕的情况。

   “没……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叔叔,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赵雯雯啜泣着说道。

  她是真的怕了,她并不埋怨李大柱,只是后悔自己来到李家,还表露出羞人的迹象来。

  向李大柱鞠了一躬后,她直接羞愧的冲了出去。

  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根本没有学习的心思,她强忍着颤抖,径直回到了家中。

  却不料,一进门,就被母亲刘诗给撞了个正着。

  “雯雯,你这是怎么了?眼睛怎么红了?谁欺负你了,快告诉妈妈!”

  刘诗抓着女儿的肩膀,着急的问道,却不想这一抓,却刚好感觉到了异样。

  “你……你的肩带怎么断了?难道……”刘诗惊恐的张大了嘴巴,只觉得头晕目眩,快要窒息。

  自己也就算了,怎么连自己的女儿也遭了这份罪!

“告诉妈妈,是谁!”

  刘诗激动得不断摇晃赵雯雯的肩膀,状若疯狂的喝问道。

  她自己受了屈辱,可以为了这个家,忍气吞声,但是她的孩子不一样。

  谁欺负了她的孩子,她就算是拼了xìng命,也得让那个人付出代价!

  “是……是李小柱……”

  在刘诗的逼问下,赵雯雯只能说出了李小柱的名字。

  “带我去找他!”刘诗直接拉着赵雯雯就要往外走,连内衣都没给赵雯雯换,因为她要保留证据。

  “不用了,妈,我们没有做那个事情。”赵雯雯尝试阻止刘诗,可刘诗却不依不饶。

  “你都成这样了,还帮那个男的说话?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直接去学校找他!”

  刘诗的态度很是强硬,赵雯雯已然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她只能带着刘诗去了李小柱的家,毕竟若是这事闹到学校里去,她和李小柱都没可能再回去上学了。

  更何况,李小柱是真的什么都没做……

  咚咚咚!

  刘诗来到李小柱的家门口,连门铃都懒得按,直接用力的拍打着大门。

  不一会儿,一个围着围裙,手中拿着拖把的中年男人,打开了房门。

  在看到中年男人的刹那,刘诗的瞳孔猛地放大,嘴唇哆嗦得像是在冰天雪地里一般:“怎……怎么是你?”

  李大柱看到刘诗,更是惊喜万分。

  他之前还懊恼着没有留下刘诗的联系方式,却没想到刘诗却主动找上了门来。

  “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李大柱下意识的擦了擦手,想要将刘诗请进门,可是话还没说完,刘诗竟指着他的鼻头一阵痛骂。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们家里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说罢,刘诗直接带着赵雯雯闯进了家门,到处寻找李小柱的影迹,却没有看到李小柱的人影。

  “人呢?”刘诗看向李大柱。

  “他上学去了,有什么事吗?”李大柱眼角一阵抽动,在看到赵雯雯的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但显而易见的,赵雯雯并没有将他供出来,他也只能装做不知情。

  “你儿子欺负了我女儿,我来讨个说法!”刘诗气喘吁吁的坐到沙发上,将发现女儿被欺负的过程给李大柱说了一遍。

  李大柱一听,这才想起,他的确拉断了赵雯雯的肩带。

  他连忙坐到了刘诗的身边,抚摸着刘诗的后背道:“你先消消气,这个年龄的男孩女孩,谈恋爱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女儿都说他们什么都没做,你怎么还不相信呢?”

  “可是你儿子很危险!”刘诗咬牙道。

  “我知道。我会好好教育他的。”李大柱点了点头,慢慢的将手往下滑,贴上了刘诗宽大的 部。

  “你……”刘诗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李大柱居然会当着自己女儿的面,做出这种事情。

  可不知是怕女儿知道她和李大柱的关系,又或是享受着李大柱的爱抚,她竟难以说出制止的话语。

  李大柱见刘诗没有反抗,变得越发的大胆,五根手指隔着刘诗的黑色包 短裙,用力的揉捏着,仿佛在捏一个装满了水的水球。

  没过片刻,他似乎不再满足于隔着一层薄纱的触感,悄悄的拉开了刘诗的裙摆,将手直接探了进去。

  “嗯?”

   部传来的火热触感,令刘诗枯寂如千年寒冰的内心,突然得到了一丝温暖。

  她在外面受了欺负,回到家里,却久久看不到自己老公的身影,回家一天,甚至连老公的电话都没接到。

  唯一接收到的一条信息,却是她老公赵明让她好好照顾女儿的消息,根本没有对她的丝毫关心。

  现在的她,或许比赵雯雯更加需要温暖,以至于当李大柱把手放进他裙子里的时候,她一点反抗的动作都没有。

  甚至,她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列车上李大柱那温柔又歉意的模样,以及令她难以忘怀,总是徘徊在脑海中的硕大。

  “你到底想要干……想要怎么教育你的儿子?”刘诗脸色越来越红润,身体不由自主的扭捏了起来。

  “当然是让他专心在学

  习上,和你的女儿保持正常的同学关系!你放心,只要我给他说,他不敢乱来。”

  李大柱诚挚的答道,他的指头却早已蠕动到了刘诗的神秘门户之前。

  “唔……”刘诗吓了一跳,在女儿面前被这种程度的侵犯,她竟还能产生无比欢愉的感觉。

 刘诗只感觉李大柱的手指仿佛正在自己的身体里跳舞似的,环而绕之,不断的攻击着她的“要害”,令她疲于应对,声音都虚弱了许多。

  “还考虑什么,孩子下午还要上学,你先让她去学校吧,有什么事,咱们家长处理就好,没必要闹到学校里去。”

     她看了看在一旁羞愧得低下头的赵雯雯,又低头瞅了一眼沙发上早已沾染上的水渍,犹豫片刻后,终于做出了决定。

  “雯雯,你先去上课,你不要担心李小柱,我会让他爸爸好好教训他的。”

  刘诗喘着粗气,冲赵雯雯挥了挥手。

  赵雯雯生怕和李大柱对视会露了馅,早就想要溜之大吉了,刘诗一开口,她立刻应了一声“好”,旋即直接离开了李大柱的家。

  砰!

  赵雯雯用力的关上了李大柱家的防盗门,心有余悸的靠在防盗门上,用手紧紧的按住了她那澎湃跳动的傲然。

  这件事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良久后,她才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却发现了不对劲。

  自己的妈妈还在李大柱的家里啊!

“我想你想了好久,我真的很喜欢你,能够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赵雯雯出门之后,李大柱一把将刘诗按倒在了沙发上,将头深深的迈进了刘诗的两团柔软的雪 之间,大口的吮吸着来自刘诗的味道。

  “你只是把我当成你的妻子了……”

  刘诗紧咬着牙关,不无怜悯的说道。

  这个样子的李大柱,着实让她有些心疼。

  说起来,她和李大柱也算是同病相怜的人,只不过她的老公是名存实亡,李大柱却是彻底失去了他的妻子,比她还要凄凉。

  “不,从在列车上看到你的瞬间,我就知道你对我来说,是与众不同的。你的确和她很像,但你却有着独一无二的地方。”

  李大柱说着,迅速的解开了刘诗上衣的扣子,两颗被黑色镂空文胸包裹着的雪白柔软,顿时如同两颗皮球一样,弹跳了出来。

  刘诗的胸脯发育,比她女儿还要完美许多,不止挺拔高耸,而且还颇具弹xìng。

  李大柱不由自主的就将自己的双手压了下去。

  浑圆的美 ,瞬时被挤压得完全变了形状,布料不多的xìng感文胸,也因此自然的从刘诗的身上脱落了下来。

  唯美的每一处肌肤,都刺激着李大柱的神经。

  他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来,用舌尖感受着那吹弹可破的细腻肌肤,朝着那渐渐挺立的甜莓靠拢。

  一口含下!

  “不,不要这样……”

  刘诗贝齿紧咬着嘴唇,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她的羞耻心还是想要阻挡李大柱,可身体却丝毫不听使唤的扭动着。

  “重聚就是缘分,既然我们相聚到了一起,说明老天都觉得应该让我来满足你,你也不必有负担,很多事情,都是天注定的。”

  刘诗越是扭动,李大柱就越是兴奋的啃噬着。

  呜呜呜……

  在李大柱的摆弄下,刘诗仿佛浑身都在发痒似的,主动的蹭向李大柱。

  李大柱逐渐的感受到了男人第二个大脑传递给自己的信号,终于将头从刘诗的身上抬了起来。

  “啊?”

  刘诗却不知道李大柱心中所想,她还以为李大柱真的听了她的话,停止了动作。

  一时间,她竟然有些后悔了。

    刘诗的举动,无疑刺激了李大柱。

  李大柱顿时热血上涌,拉住刘诗的裤腰,想要将刘诗的短裙和内裤一起脱下来。

  而就在他把内裤脱到膝盖处时,他却突然停止了动作。

  刘诗的神秘地带很干净,李大柱敏锐的发现了在门户旁边,极其不自然的伤痕,胸中顿时生起了怒意。

  这么完美的女人,不好好疼惜,居然伤害她,怪不得她会在外面寻求安慰。

  “不,不是……他整天都不着家,我回来之后还没见过他。”刘诗将脸别向了一边,对身上的伤很是羞于启齿。

  “那是谁?难道是那个刀疤脸?”李大柱突然想起了在火车上准备侵犯刘诗的人,可当时他很确定刘诗没有受伤。

  然而,刘诗这一次却没有否认。

  也就是说,刀疤男在下车之后,还和刘诗见过面!

  “真是畜生!”李大柱攥紧了拳头,怒声骂道。

  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也懂得什么叫循序渐进,你情我愿,刀疤男显然是以暴力胁迫了刘诗。

  “我是不是一个贱女人?被人强暴了,可我没勇气报警,我怕我老公知道会嫌弃我……”

  刘诗说着,脸上渐渐的出现了两道泪痕。

  “怎么会呢?你没错,是那个人的错,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李大柱爱怜的将刘诗抱入了怀中,出言劝慰道。

  “真的?你难道不觉得现在的我很脏吗?你还愿意帮我?”刘诗微微抬起如若碧玉般的无

  暇脸庞,认真的看着李大柱。

  李大柱却是毫不犹豫,捧着她的脸道:“不,你很完美,你在我眼中,永远都是最干净,最美丽的女人,我喜欢你……”

  说着,李大柱贪婪的吻上了刘诗的红唇,细细的感受着刘诗的美味。

  即使带着一点眼泪的苦涩,但是却并不影响那柔嫩,温柔的甜美口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