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二女共侍一夫双飞*娇妻在别人胯下呻呤

更新时间:2020-11-19 09:16:17

苏黎脸上一红,她气得发抖,“陆先生,你刚才帮我解围,我谢谢你。我在这里下车就行了,你不用送我。”


陆寒时剑眉一挑,刻意加重了语气,“嘴上说着谢,可是却没有半点诚意。说,上次你为什么要跟那老男人到酒店去?苏老师。”


苏黎咬了咬下唇,“因为我需要钱。上次是我不小心,才会中了计,以后绝对不会有那种情况了。”


陆寒时笑道:“你缺钱,可以跟我说呀,少爷我穷得只剩下钱了。”


衬衫领口微敞,露出男人俊朗的锁骨。


而他落在苏黎身上的视线,透着一股邪气。

苏黎曾经也孤高自傲,看不起别人满身铜臭味,可当她陷入贫苦的困境时,才发现——钱真是个好东西。


苏黎一想到这里,想到生死未卜的弟弟,便眼睛一酸。

 文学


陆寒时这样自以为是的人,真的好讨厌!太讨厌了!有钱就了不起嘛!


恩,就是了不起……


陆寒时没想到却遭到苏黎的一记瞪眼,更致命的是她的眼睫上还挂着泪花,嗔怒中又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看着陆寒时不由得心中一紧,莫名地心疼起来。


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忙反应极快地又补充道:“没事,钱不是问题,你想借多少,竟管跟本少开口,包管让你借到满意为止。”


借钱还能包证来借的人满意为止?这还是第一次听见的事。


苏黎差点被他逗乐了,擒着泪花的双眼,转而又溢出笑意来。


这一幕尽收陆寒时的眼底,不由得心中一喜,紧接着又乘胜追击道:“除了借钱,还有其他的困难,其实你也可以跟我说的,毕竟我们的关系摆在那,而我也承认过你就是我的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不必……”


“谁是你的人了?”眼见他越说越离谱了,苏黎带着哭腔截口打断了他。


见被打断话语,陆寒时明显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但见苏黎好不容易停止了流眼泪,转而又释然了。


只是强调道:“当然是你,难道还会是谁?”


差点要脱口而出苏黎就是他的第一个女人,还好临到嘴边,陆寒时舌头打了个转,临时改成这样说道。


他也不想承认自己没跟她发生关系时还是个处的,这对于男人来说似乎很没面子的事情,打死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于是他成功地又得到了苏黎的一记瞪眼,但好歹她没再流泪了,陆寒时觉得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陆寒时看向她,像是在看着即将上钩的猎物,他轻笑着说道,“苏老师,钱也不是白给你的,是借,听清楚了吗,是借给你,到时候是要还的,明白吗?”


其实最要紧的还是这最后一句,陆寒时不得不着重说一次,就是生怕她会介意自己无缘无故地给她,让她心里误会自己也跟那些男人一样,对她另有所图,于是不得不把借字说语气重些,目的就是让她听明白自己意思。


“可是,我们只见过几面,你为什么要帮我?”


“钱多没处使。”陆寒时笑出一口大白牙。


苏黎才不信他嘴里说的话。


陆寒时却认真了,他一手拿着支票本一手拿着笔,看着她示意道:“快说,多少?一百万够吗?”


……


奔波了几天,没一个人肯伸出援手,而他二话不说,甚至当着她的面就把支票本拿了出来。


苏黎呆呆地看着他,耳朵是听到他的话,也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她为什么像似没听明白似的。


“?!”一百万!苏黎一时没反应过来,见他又抖了抖手中的支票本,这才会意过来,侧头想了下,一脸认真的说道,“手续费用跟后续的治疗,大概需要五十万。我每个月会按利分期还你,不过时间可能会有点久……”


“债还不了,就拿人抵。”陆寒时抿唇一笑。


苏黎看着陆寒时毫不犹豫地在支票本上刷刷地写下一连串“零”,还龙飞凤舞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的一刹那,她又想流泪了。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家伙帮了她……


陆寒时把支票撕下来,递到她面前,一眼就见到她的神情,不禁愣了下,然后勾着唇,故做满不在乎地道:“诶诶诶,苏老师,这样就感动了吗?其实我这个人,不介意你以身相许的,你要不然考虑一下?”


以身相许?1苏黎惊讶地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呵!”陆寒时一笑,掩去眼中的深意,把支票本与笔收起来,睨了她一眼,“逗你的,也信?”


好吧,苏黎这才顾得合上嘴巴,接过支票,心里一下子百感交集的,然后慎重地对陆寒时保证道:“谢谢陆先生,这钱我到时一定会还给你的,请陆先生放心。”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陆寒时耸耸肩笑了笑,“不然亲一个当报答也行。”


说着果真把脸凑过来,还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示意一下。


苏黎一顿,僵住了。


陆寒时瞥见她那副小媳妇受了委屈般的可怜表情,便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他轻咳了一声,又说道,“这次也是逗你的。”


可是谁知道,苏黎突然倾过身来,在陆寒时的脸颊上蜻蜓点水的落下一个吻。


她的吻,卷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


这下换陆寒时愣住了。


苏黎的脸涨得通红,显然做出这个动作已经消耗了她所有的勇气。“我知道你帮我是有目的性,但你比那些嘴上说着要帮我,背地里却在算计我的人好多了。下……下不为例!“


说完,苏黎便直接打开车门出去了,她踉跄了一下,一路小跑,直到确定陆寒时看不见他才停下来喘气。


那天晚上,苏黎做了一个噩梦,她完全没想到陆寒时会就这样直接闯入她的梦境。


大概是那个轻描淡写的吻,在她的心里埋下了种子。


又是在那个酒店,那张无法忽视的偌大的床榻之上。


“陆先生,我敬你一杯!”酒店房间里,苏黎给自己与陆寒时的杯子倒满了酒,端着酒杯,微微笑着道。


“好。”陆寒时看着她,依言端起酒杯来,与她对碰了一下。


只是陆寒时才抿了一下,就见苏黎直接仰起头,竟把整杯酒,一口闷了。


不由得一愣,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不由得轻笑起来。


带点责备,陆寒时不免沉着声音道:“意思一下就行了,你喝那么急干什么?我又不是非要你喝。”


“不,必须的,因为这是我的诚意。”苏黎执意地说道。


陆寒时双眉一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心想着仅止一次就好。


却见苏黎又拿起了酒瓶,不由得心下一沉,忙伸手按住了她的手,不悦道:“苏黎,够了。”


“敬酒不敬够三杯,那怎么算诚意呢!”苏黎却抬眼,脸上的笑意加深了。


从陆寒时的角度看去,只觉得她刚刚那个抬眼,眉梢轻挑,带笑的眉眼竟然染着几分柔媚,成功地撩拔了陆寒时的心弦,只觉得像有只猫爪从心里面挠过,酥酥痒痒的,不由得暗抽口气。


一时没注意,酒杯就被苏黎抽走了,很快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


她端着酒杯,也不等陆寒时,自行在他的杯沿上磕了一下,仰头,一杯酒眨眼间又见了底。


不知是否喝得有些猛,有些酒从她嘴角溢出来,顺着细滑的下巴,滑过修长白皙的脖颈,一路往下,汇入那条神秘的深沟中。


陆寒时双眼差点瞪直了,喉结下意识地滑动下,陡然抬手,一把将苏黎接到怀里。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点沙哑的性感,低低道:“说了不许再喝了,你没听明白?”


突然跌进他怀里,苏黎立即紧张了起来,再听他的声音,刚刚喝酒时的从容,顿时一消而散。


她想自己是听明白他的意思的,因为他们的第一次,就是因为她喝多了,莫名被下药,才稀里糊涂地发生那些事,现在想来,不禁老脸一红,微微点了点头,想从他怀里起来。


然而她脑子激灵一下,忽然又想到了借钱的事情,不由得又僵住了动作,迷茫地抬起眼看向他。


却清楚地感觉到陆寒时的身子一僵,渐渐地有什么东西抵住了自己的臀部,他的眸色也越幽沉起来,一眨不眨地紧着自己。


此情此景,苏黎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现在没醉,意识清醒得很,知道自己来此的目的,脸色白了白,咬起牙,索性不再想,抬起手,轻轻地覆在他温热的胸膛上。


她大着胆子,手一路往上抚,摸到他的耳垂,指尖轻轻地拨弄一下,能明显地感觉到陆寒时身上的战粟感。


突然她像得到了鼓励一般,另一只手也抬起来,攀上他的脖颈,半闭着双眼,不再给自己犹豫的时间,仰起头,轻轻地覆上那张性感的薄唇上。


陆寒时:“……”


他脑子出现刹那的空白,完全没想过苏黎竟然会自动吻上来,一时竟不知该做何反应。


随后感觉到苏黎那双柔软的唇动了动,一股微凉感轻轻地扫过自己的唇边,湿湿软软的,他立即意识到这是苏黎的舌尖在舔自己。


微微地睁大了眼,看着这张近在眼前精致而小巧的面容,半眯着的双眼,长睫轻颤,鼻息轻轻地拂在自己的鼻尖上,加上她青涩而笨掘的吻技,酥酥麻麻的感觉,只令陆寒时感觉下身胀得难爱,不由得深吸口气,猛地一把抱着她站了起来。


直接把她放在桌面上,大手反扣住苏黎的后脑勺,把这个吻加深了。


不知过了多久,苏黎只感自己快要窒息了,气喘不已的,陆寒时才将唇移开,转到她耳边,改而轻轻地舔着她的耳垂,像她刚刚撩拔自己那样,直到成功地感觉到她的战粟感,才满意地停下来,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道:“记住了,是你先撩我的。”


“嗯?”苏黎喘着气低应了一声,但这声音听在陆寒时的耳中,只觉得更性感的。


不由得侧头低骂了一句,再回头时又是新一轮攻城略地,瞬间,整个房间的气温高升,暧昧的声息莹绕着整个房间。


陆寒时赤身裸体的对着她,昏黄的灯光下,是他健美的肌肉线条,一看就是生活很自律,经常运动,全身上下都找不到一丝多余的赘肉,健壮有力,完美得就像是一尊雕塑。


而让人无法忽视的是,他胯间那已经完全勃起的性器,粗长坚硬,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其实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


苏黎拍了拍脸颊,天呐,脑袋瓜里装着的都是些什么,不可以再想了!像陆寒时那种有钱公子哥,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算对你一时感兴趣,也仅仅是想上你。这种喜欢,保质期短,她绝对不可以动心。


今天是苏晋动手术的时间,苏黎没再回想梦境里的细节,便匆匆出门了。


手术准时进行着,苏黎一个人站在手术室外,看着门前那盏高亮着的红灯,不由得抱紧双手在胸前,闭眼默默地祈祷起来。


上天带走了她太多的东西了,只愿这次老天爷能开眼,可怜可怜她,让弟弟顺利地度过这个难关。


也许老天爷还真听到了,几个小时过去后,当医生一脸疲惫地从手术室里出来,告诉她手术很成功后,她几乎激动地立即就捂住脸,无声地哭了起来。


苏黎每天都奔波在学校、公司与医院三点一线之间,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但弟弟的病情确认已经稳定下来后,就算再忙,她也觉得日子还是有盼头的。


苏黎心里不禁对陆寒时的感激日益渐盛起来,她原本以为,陆寒时给她这么大的人情,肯定会有所企图。但苏黎没想到的是,这段时间就再也没见过他了,陆寒时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她觉得还是找个时间去找人家道谢,好歹人家是真的帮自己度过了这个难关。


还是上次那个秘书接听的,可是她却告诉苏黎陆寒时并不在公司,有什么事可以告诉她,会帮她转告。


相同的台词,不知这是否是秘书的口头禅。


秘书说约陆总得提前预约,且他最近一个月的行程都排满了,预约时间得排到下个月。


苏黎只得委婉地说谢谢,忙挂了电话。


既然约不到人,那只能另想他法了,正好这时上课预备铃响了,是她的课,于是拿起乐谱往音乐室去。


远远地看到五(3)班的同学踏着铃声往音乐室里赶,苏黎摇摇头,无奈地站在门外,等他们都进去了才进。


可谁知她刚说完准备上课,门外又走进了一位男生,个子高高的,看着比同龄年都高,双手插在校服裤兜里,走进来的样子要多拽就有多拽,看得苏黎老想上前把他松松垮垮的领带给束紧,再让他好好走路。


于是苏黎就叫住了他,“陆羽,你怎么又迟到了?你的书呢?”


没错,此位姗姗来迟的男生,正是陆寒时的弟弟陆羽,只见他停住脚步,看了苏黎一眼,手依然插在裤兜里,只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道:“不知道,我没看到?”


“你没看到不会找一下吗?”苏黎声音微微提高了些,但因为太过甜美,就算是生气也没有十足的威严。


陆羽这下倒是乖巧,立即应了一声,“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苏黎吸口气,果然是陆寒时的弟弟,痞里痞气的模样实在太像了,她只得摆摆手道:“那快到你自己的位置站好。今天是合唱课,是为一个月后学校举行的晚会表演作准备的,大家都认真点,明白吗?”


一阵异口同声的应答声响起,苏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扫了一眼还在慢吞吞走过去的陆羽,稍微放心,她转身把乐谱放在钢琴上。


“那么同学们,我们首先来听一遍这首歌的曲子。”苏黎坐在钢琴前,回头又看了同学们一眼。


她盯着合唱团后面的位置,克制着语气喊了一声:“陆羽,站好,不要总是乱动影响到同学上课。”


既然是合唱团,一班同学自然是要站在阶梯台上的,陆羽个子高,他本应站在最后一排,但此时他偏不,就懒懒地坐在上面,还把腿伸长了,手肘靠在身后,反正没一点学生端庄的样子,要是教导主任经过看见了,肯定会揪着他当着全校念检讨书。


而且他还特别有理有据地回了苏黎一句,“报告老师,我血糖低,今天早上赶着上学忘了吃早餐,我怕站久了会晕倒,索性就先坐下来了。”


“哈哈……”顿时一阵哄笑声响起。


陆羽实在是令人头疼。


苏黎脑海中不禁想起那道与他十分相识的身影,同样高高的个子,英俊的面容笑起来时,嘴角总似挂着一抹痞痞的笑意,很多时说出来的话也让她无法回应,总而言之这是一家子没错了。


苏黎只得拼命地让他们安静下来,板着脸看着还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表情一脸无辜的陆羽,正想再说他两句,让他站起来。


不想,陆羽似乎被她盯着怕了,总算是自觉地爬了起来,但出口的话又立即让苏黎否定了以为他是怕了自己的想法。


“好了,老师,你别再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看,虽然我知道自己很帅,但老师你并不是我的菜。”陆羽说着,还作势上下打量了苏黎一眼。


“你!”


又是一阵哄笑,这下五(3)班的同学都快要笑疯,谁能想到这个十一二岁,毛都没长齐的小孩,竟然会如此大胆,当众就调戏起老师!


刹时,苏黎的脸都憋红了。


就是这个表情,简直与陆寒时如出一辙!苏黎简直要被他气得吐出口老血,不禁抚住胸口,抬手指了指他,“你,一会下课留下来。”

苏黎看着陆羽,见他手又插在裤兜里,漫不经心地倚在钢琴旁,满脸不在乎的模样,不知怎的,苏黎早就想好的训话,一时竟说不出口来。


对眼前这个长相的确有那么点帅气的男孩,莫名地浮起股心疼感来。


“陆羽,我理解你的心情。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在我小时候,母亲刚离开的那段时间,我低落过好一段时间,常常会作出一些判逆的举动,想引起父亲的重视,好让他能抽时间回家陪陪我们。父母公务繁忙,可能没有细心的照顾到你的感受,但你不能因此就自我放弃。”


陆羽脸色一顿,但又很快恢复如常,“老师,没必要扮可怜感化我。”


本来陆羽还很认真地听着她说的,但不知后来她说错了什么,只见陆羽相当不屑地撇了撇嘴,刚刚还想去整理衣领的手突然又放了下来,重新插回裤兜里,再次倚在钢琴旁。


见此,苏黎神情一顿,不禁皱起眉来,犹疑地看着他。


却见这少年讽刺地来了一句:“你们大人才不会有什么责任感呢!哼!”


苏黎有些头疼地抚下额前的头发,无奈地只得祭出自己的大招,“既然老师说的你不爱听,那我觉得还是叫你家长来趟学校吧,必须得与你家长沟通一下。”


“别说家长了,就连我哥都忙着工作呢,才没空管我。”陆羽冷不丁地道。


“……”苏黎被他的话噎了一下,不知是否是提到了他哥哥的原因。


谁知陆羽脸上的表情更加嘲讽起来,眼中似乎还隐隐地闪过一是丝伤感,勾着唇角,不屑地哼一声,却什么也没说。


这一瞬间,似乎有什么撞了苏黎的心口一下,总感觉自己与这男孩有某种共同点,于是不敢再提他父母两字。


想了想,苏黎只好试探着问道:“呃……可就算你哥哥工作再忙,唔……我意思是再忙也不比你这个弟弟重要吧!如果总是联系不上的话,那我只能去家访了。”


随着她的话落,陆羽突然抬头,古怪地看向她,然后笑意在眼中堆积,刚刚那股莹绕在他身上的沉郁感突然消失了,他像是突然动了歪念头,笑道:“老师,既然你这么想见我哥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们介绍一下。”


“陆羽同学!”苏黎板着脸,生气了。


“哦,家访!”陆羽把尾音拉长,还挑了挑眉,反正那表情看着苏黎一阵心惊胆颤的,生怕他又会冒出什么话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陆羽什么也没说,而是伸出手来,同时手里还多了部手机。


苏黎正想提醒他学生不许带手机回学校,却见他二话不说,迅速地拔通了电话,然后贴近耳朵里,还对着她神秘一笑。


“???”苏黎一阵莫名其妙,就听陆羽对电话里说道:“喂,哥,我老师有事找你,还说准备家访,是的,就是苏老师……嗯,好的!”


话毕,手机就往她面前一递,并道:“苏老师,我哥让你接电话。”


“什……什么?”苏黎满脸诧异,甚至都不敢去接电话,但陆羽一直举着手机,还挤眉弄眼地示意她。


无奈,苏黎只得伸手接过,“陆羽同学的家属你好……”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笑,果然是陆寒时的声音,“听说,你找我,嗯?”


不知怎的,他这样带着轻笑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竟然好听到苏爆了,苏黎只觉脸更烫了。


但在一旁的陆羽一直盯着她,也不敢多说别的,只得道:“是的,陆先生,那个陆羽说你很忙,没时间到学校来……”


陆寒时微微一顿,“苏老师,陆羽说得没错,我确实没时间去学校。”


苏黎攥着手机,“可是关于陆羽同学的事情……”


“所以,苏老师,你还是家访吧。”陆寒时轻描淡写的又加了一句,“我晚上八点在家。”


苏黎挂了电话,脸色有些难看。


陆羽看戏一般看着她,“苏老师,被臭骂了一顿吧,都跟你说了,我哥的脾气不好惹。他最不耐烦听老师批评我。”


苏黎扯了扯嘴角。“陆羽同学,你哥哥同意我去家访了。”


陆羽:……


“什么?家访?!”


这真的是见鬼了!


只要陆羽不太过分,哥哥从来都不会管他,可是这次!怎么就同意家访了?!

陆羽百思不得其解,他凑到了苏黎面前,“老师,你跟我哥认识吗?他怎么对你这么客气?”


苏黎脸上一红,她避开了陆羽的眼神,干巴巴的解释道,“我都说你说了,你哥哥就算是再忙,也不会对你置之不理的。”


陆羽磨了磨牙,只好接受了,“老师,我可先跟你说好,去了我家,不许乱说我的话,我哥受伤了,他经不起刺激。”


受伤?


苏黎想起刚刚电话里陆寒时语气的不对劲,不由得忧虑起来,怎么会受伤的?


夜里,苏黎不同意,但陆羽还是派了车子来接她去陆家,态度强硬,说什么都不让苏黎自己打车。苏黎只得同意,微一出神车子已经启动,一路往陆家驶去。


终于到了陆家,饶是苏黎这样也算看过大场面的千金小姐,也忍不住暗暗舌砸。


苏黎猜到陆家非富即贵,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富有,她这样冒然地出现在他家里,会不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管家听说她是陆羽的老师,来此的目的是家访,边在前头带路边热情地说道:“苏老师这边请,我家老爷夫人太忙,小少爷就一直让时少爷代为看顾。你请坐,我这就去请时少爷下楼来。”


管家刚要转身,却被陆羽抬手止制了,“不必麻烦了,我直接带苏老师上去找我哥就行,你忙你的去吧。”


“可是时少爷在房间里……”管家还想说什么,但见陆羽沉下脸来,只得连忙闭了嘴,低头依言退了下去。


苏黎就跟着陆羽的脚步,上了他家的二楼。


“哥,苏老师来了。”陆羽在一扇房门前敲了敲门。


“知道了。”熟悉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


苏黎心中一紧,莫名地有些紧张,不由得抬手抚了下额边的发丝。


就见陆羽扣动门把,门应声打开了,陆羽道:“苏老师请进吧。”


入眼就是一式黑白的家具与摆饰,显得简单明了,且不失高端优雅的配色,看着虽低调,却很符合陆寒时风格。


只是那个站在她面前,勾着唇,一脸似笑非笑的男人不是陆寒时是谁?


苏黎不禁上下打量了他好一会,除了发现这男人脸色苍白了一点,哪还有一点受伤的症状?就连身上包扎伤口的纱布都没见着。苏黎不由得狐疑地看向陆羽,以眼神问他,“不是说陆先生受伤了吗?这怎么回事?”


陆羽刚要说话,便听见陆寒时那淡漠低沉的声音,“陆羽,你都跟苏老师胡说些什么?”


苏黎神色一阵大囧,怎么感觉自己像似被兄弟俩摆了一道,故意骗她上门一样。


“你出去吧,我想苏老师有些话只想跟我单独聊。”陆寒时微微眯起眼睛,那视线落在苏黎的身上,就连说的话也别有深意。


苏黎的脸涨得通红,这个家伙该不会当着弟弟的面胡乱说些什么吧?!


陆羽轻咳了一声,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转着,最终还是妥协,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房间里刹时只剩下两人,空气中的那股尴尬还没散去,苏黎忍不住出声打破沉默。“那个……”


陆寒时微垂头,看着她因尴尬而染上红晕的脸颊,甚是可爱,不自觉地勾起唇,轻笑一声,“你能来看我,我真的很高兴。”


“我是来做家访的。”苏黎半点也不愿意配合他。


陆寒时却又厚脸皮的接着说道,“顺便来看我。”


苏黎面无表情的忽略了他的话,她从包里掏出了份试卷,递到陆寒时面前,“陆先生,陆羽的情况你都了解吗?陆先生有没有考虑过跟老师沟通一下,毕竟孩子的学习与是日常出现的问题,仅凭老师单方面的了解,或许不够全面,若是可以,作为老师希望家长能尽量配合一下,共同怒力让孩子把错误改正,对于这些,我相信陆先生会很赞同的。”


陆羽的问题就摆在眼前,作为老师,她既然接了这个担子,就像负责任到底。


“苏老师的话,我非常赞同。在这件事情上,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呃,这句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的?苏黎下意识地也旁另一边挪了挪,以便避开他的靠近。


但两座的沙发,总共就那么点座置,她一动,陆寒时也跟着靠过去,很快苏黎就紧贴着扶手了,再也挪不动。


如此一来,苏黎若是还不明白他是故意的,那还真是纯洁得可以,她已经羞愤得满脸通红,想站起来,但眼见陆寒时突然向她把手伸了过来。


“苏老师,好几天没见,想我了么?”陆寒时那深邃的眼眸,似乎带着异样的情愫。


“没有!”苏黎见他距离靠得太近,忍不住往后一躲,不小心撞到了他。


他一声闷痛,苏黎诧异地抬眼,就见陆寒时被她推得直接撞到沙发背上,眉头皱得快要打结了,一脸痛苦的模样。


“陆寒时,你怎么了?”苏黎一见,顿时也紧张起来。


苏黎忙伸手去拉他,但才碰到他的手,却被他反手握住,用力一拽,自己反而猝不及防地往他身上倒去,一头扑到他怀里。


“嘶!”这回闷痛声就响在头顶上,苏黎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撞上他的刹那僵直的身体,不由得忙挣扎着要离开他。


但陆寒时却反手一把将抱到,紧紧地箍在怀里,低头用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沉沉的声音低哑着道:“别动,让我抱一会,就一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