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和熟妇在厨房里偷欢*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更新时间:2020-11-19 09:24:12

书案上手机铃声响起。

言芊拿起,看到是最熟悉的名字,才接通。

闺蜜穆笑在那边气喘吁吁的,仿佛在赶路,“芊芊啊,我从国外回来了,上次拜托你收的快递,我现在就过去拿,准备给我开门”。

“好”。

言芊挂了电话,将一畧小山高的快递慢腾腾地移到门口,打开了门。

穆笑喜欢买快递,一买就是一整购物车,前段时间出国没办法拿,便全送到她这了。

从电梯里出来,穆笑乐呵呵地心情大好,一看到言芊带着个口罩,把小脸遮得严严实实的,脸就黑了下来,“不是吧?你现在在家也要带口罩?”

“不是,刚才……有特殊情况”。

“特殊情况?”穆笑来了兴趣,朝屋里环顾去,“什么特殊情况,你屋里藏人了?”

“当然没有”。

 文学

“知道没有,逗你玩呢!”

穆笑摇了摇头,她的好闺蜜真是越来越蠢萌了,只是这自闭症,好像还没什么好转。

“你去当老师,病情没有好一点?”

言芊摇了摇头,虽然为了治病,她选择了会被众人瞩目的行业,可是即使她站上讲台,面向几十双眼睛,也无法做到向任何一个人敞开心扉,自如交谈。

不过是匆匆上完课,又逃回家里来罢了。

“算了,慢慢来,这种事也急不来”。穆笑看出了她的挣扎,拍拍她的肩安慰一句,注意力就转移到了自己的快递上。

“这么多啊!幸好小宸就在附近,他力气大,让他来搬”。

穆笑说着就要给穆宸打电话,拨通之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我叫我弟来一趟没事吧?”

“没事”。

言芊摇了摇头,虽然她不能和陌生人自如交谈,但是见一面没什么关系。

“你还没见过小宸吧?他可皮了,不过人很热心,你别怕”。

篮球场上,英语系系花别过去耳边碎发,面色绯红,有些羞涩地朝穆宸道,“今晚有一场电影挺好看的……”

“喂”。

不想,穆宸接了个电话,就匆匆离开了,“谢谢你的水了!”

“诶……”

“宸哥就是屌啊,堂堂系花都不放在眼里”。

穆宸按照穆笑给的地址,直接爬上了五楼,刚打过球的男生额头有一层薄汗,却并不显狼狈,白色球服像晕染了阳光光芒似的,整个人都醒目的很。

一上楼,穆笑就看见了他,“小宸,快过来,快递都在这儿呢”。

“来了”。

穆宸拍着球走过来。

言芊一看到他,蓦地像被人定住了似的,怔怔地站在原地不能动弹。

怎么……是他?

10号球服。

“都在这了?”

穆宸走过来,目光原本径直放在快递盒上,却不可抑止地被门口一道身影吸引去了。

女生身形笔直地站在门边,长发及腰,色泽乌黑乌黑地,柔顺地像漫画里的少女,脸上带着一副口罩,遮住了三分之二的脸,只露出一双湿漉漉的黑眸,像蕴了一泉荡漾春水,纤长浓密羽睫眨了眨,会勾魂摄魄似的。

莫名的,穆宸浑身好像过了一道电,酥酥麻麻地。

穆笑见他直勾勾地盯着言芊看,走过来冷不丁将言芊脸上的口罩扯了下来,“你们还没见过面吧?认识一下,这是我弟弟穆宸,这是我最好的闺蜜,言芊”。

言芊脸上的口罩被扯下,穆宸原本就滞住的目光,这下彻底呆了。

巴掌大的一张精致小脸,皮肤如瓷光滑,如玉白皙,鼻梁挺翘,唇瓣颜色像樱花一样,粉嫩而小巧。

“小宸?小宸?”

穆宸看呆了,直到穆笑推了他几下,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怎么,看呆了啊?”

穆笑打了他一下。

穆宸这才回过神来,嘴角扬了扬,刚想和言芊打招呼,就见她不动声色地拉上了口罩,眼底一点表情都没有。

似乎对他丝毫不感兴趣。

穆宸神情顿了顿,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哈哈哈哈~”

穆笑还是第一次见自己热情开朗,到哪儿都能吃得开的万人迷弟弟今天呆头呆脑,不被待见的。

不过能被言芊待见的人,还真的不多。

“愣着干什么啊?还不赶紧帮老姐搬快递?”

“好”。

穆宸拍过手里的球,俯身搬起地上的大件快递。

他人高,肌肉硬,力气也大,把一畧小山高似的快递直接搬下楼都不带喘的,偏偏言芊觉得他一下子搬起这么重的快递肯定会闪着腰,下意识地低头帮了他一把。

她身上穿的是早晨刚起来还没来得及换掉的银色吊带睡衣,两根细细的带子紧贴在削肩上,深V领口低头时,若有若无地展露出一大片雪白弧度,诱人至极。

穆宸搬起快递,刚一抬头看到的就是这样猝不及防的香艳画面。

几乎一瞬间,快递就从手里脱落。

言芊吓了一跳,伸手去接,大件快递砸到了她的指尖。

“嘶——”

“你没事吧?”

穆宸担心地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女人的手又滑又白,带着点初晨的凉意,握在手里触感极好。

穆宸忍不住捏了一下,吓得言芊迅速缩了回来。

大概是因为刚打过球的原因,他手心炽热,指腹上有一层薄茧,握住她时有力而温暖,有一股浓烈的荷尔蒙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穆笑看着他们之间奇怪的氛围,刚想说话,言芊就走进了屋。

“你们搬走吧,我要准备上班了”。

说完,她关上了门。

穆宸还懵在外面,痴痴地看着门。

穆笑倒是习惯了她这样,只是今天……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

姐,她是不是生气了?”

“应该没有”。

“那她为什么要关门?”

“搬你的快递,哪来这么多话”。

“她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唉……”

穆宸说完,想起自己刚才失态的种种,有些懊恼地揉了把头。

平时机灵地能窜上天,刚才怎么表现的像只呆头鹅似的,谁会喜欢?

言芊关上门后,紧紧靠在墙上,支起耳朵,待听到姐弟俩走远了,才微微松了口气。

指尖像被烧了似的,依然灼热。

鼻尖环绕着他身上的味道,久久都散不去,就连心都乱了。

“姐,她是你闺蜜?”

“嗯”。

“多大了?做什么的?还上学吗?”

穆笑见他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察觉出了不对劲,“你问这些干什么?小宸,你不会是对言芊起了色心吧?”

“……”

穆宸没说话,也没否认。

“???”

穆笑见他这幅默认的样子,惊讶地瞪大眼睛。

他这个弟弟继承了祖上的优秀基因,从小就帅的人神共愤,倒追他的女生能从幼儿园排到大学,但从没见他主动提起过哪个女生或者像别的男孩子一样谈恋爱,她还一度担心他会弯掉。

没想到今天,见了人言芊一面,就对眼了?

“你真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

“我不管啊,你祸害哪个女孩子都行,言芊不行”。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配不上她!”

穆笑答应过言芊,不对任何人透露她的病情,包括她最亲近的人。

穆宸不说话了。

夜里。

穆宸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手机忽然响起,微信上,英语系程倩倩给他发来了一张自拍照,精致的妆容,俯视的角度,能看见故意露出来的大半个胸,尺度不小。

在深夜,给男生发这种暴露的照片,其意不言而喻。

可穆宸却皱着眉头删掉了。

他扔开手机,眼前却慢慢浮现了另一张脸。

女人皮肤白的闪人眼,像那种常年不见太阳的白,脸上没有带妆,却干净漂亮的格外勾人,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带着几分盈盈可怜,让人忍不住上去欺负。

微微弯下腰时,雪白的酥胸……

蓦地,鼻间一热,穆宸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幸好,没有没出息地流鼻血。

第一次见到人家就起了这种脏心思。

可是生理反应不会骗人,白天一见到她,他的眼睛就直了。

想她,好想她……

穆宸闭上眼睛,脑海中全是黄色废料,难以自控地朝被子里伸出手。

他发育的早,欲望也比较强烈,但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睡过女人,因为没有心动的人,有时候欲望来了,实在难受就会自己动动手,脑海中想象的女神也从来没有脸。

可今天女神的脸,却格外清晰。

明明只见过一面而已,他就这样了。

穆宸狠狠砸了一下床,用纸随意擦了擦,完事后满眼通红。

明天一定要想办法去见她。

不然什么事他觉得他都做不了了。

临睡前,穆宸带着言芊的脸,入睡了。

一早上,高威给他打了个电话。

“兄弟,今天西方经济学,帮我去上一节,感激不尽!”

“滚一边去,没空”。

“就一节,一节就好……”

穆宸一早起来洗了个澡,穿戴整齐,格外青春活力,帅气逼人,就是为了去篮球场‘偶遇’言芊,却被高威缠到了课堂上。

他打算答完到就赶紧溜人,不想,被门外抱着书走进来的人惊住了。

言芊?

言芊拿着书走进课堂,待抬起头朝下面看去时,第一眼就看到了最后一排的穆宸,神情也怔住了。

怎么……又是他?

他居然是她的学生?

“啪!”

穆宸拿着书本身形矫健地窜到了前面来,一把拎起一个小个子男生,“兄弟,换个座”。

他人高马大地,坐在第一排简直就是一道人为屏障。

不过谁会对人见人爱的校草有意见?

唯一觉得有些震惊地就是言芊,她手一抖,在讲台上放下了书本,不知道穆宸为什么忽然要换座位。

“请大家把书打开到第四十六页……”

没想到她居然是A大的老师,还教西方经济学逻辑性这么强的一科,怪不得穆笑说他配不上她。

可是她看起来好像还没有他大呢。

穆笑的闺蜜,顶多也就比他大两岁吧。

言芊打开书本,努力压下去心里的悸动,不去看他,开始在黑板上写字。

她一头乌黑如缎的秀发不再像昨天一样松散,而是微微束起,露出修长白皙的颈项,十指如葱,又细又长,白里透红。

一身黑色职业小西装穿在身上,不仅不显得呆板,还完美勾勒出了过分纤细的蛮腰和高耸的胸部。

穆宸目光顿住了,他知道那里的风景有多迷人。

男生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眼眸幽深,喉结微滚,裆下又硬了起来。

同桌一个男的见他眼冒绿光地直朝经济学老师瞅去,打趣道,“放弃吧,言老师第一天来咱们班上课,我们一个个也都像你似的,可压根没戏!”

“言老师脾气古怪得很,上完课直接走人,不留任何联系方式,也不会和别人多说一句话”。

“是吗?”

那男生好生劝慰半天,穆宸只是似笑非笑地提了提唇,眸光仍然定在言芊身上。

言芊正写着字,忽然感觉到一股灼热、潮湿的目光从下面射上来,牢牢缠黏在她身上,像丛林中狩猎的野兽,令人生畏。

她手抖了一下,悄无声息地低下了头,“大家先把第一段看一下,然后我再讲”。

她的声音也好听至极,甜甜糯糯,软软绵绵,像暖暖的春风拂过湖畔,清凉中带着点微痒。

穆宸脑海中不打招呼的一下子闯入了昨晚的梦。

梦里,她跨坐在他身上,红唇微启,起起伏伏,泪眼模糊,求饶不止……

眉心一皱,穆宸有些坐不住了。

班里静悄悄地,所有人都在专心看课本,言芊冷不丁抬起头,刚好撞入了穆宸冒着绿光的眼睛里。

言芊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也被他过分露骨的眼神看的脸红心跳。

他为什么来上她的课?又为什么……这样看她?

就这样,言芊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了一节课,下课铃一响,她收拾书本就急匆匆走了出去。

可是有一道身影比她还快。

男生身高修挺,长腿长手,一步比她三步还大,一下子就追到了她。

“言老师,等等!”

他一开口,言芊不知道是怎么的,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

穆宸眼疾手快的一把捞过了她的细腰。

“啊……”

一转眼,她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正值年少的男生身上散发着源源不断的热力和浓烈荷尔蒙气息,淡淡的像薄荷,好闻的要命。

言芊碰到他就像触电似的,慌忙要推开他。

由于放学,电梯里的学生格外多,窄小的空间里挤着无数人。

穆宸双手撑在一个角落,将她完全禁锢在怀里,眉眼低垂,身势逼近。

她朝里面一分,穆宸就‘无意’地朝前一下,直她无处可躲,身后是冷冰冰的铁壁,只能硬生生承受着他压迫过来的身形。

偏偏穆宸还无辜地勾起唇,“言老师,不好意思了,太挤了”。

“嗯”。

她轻嗯一声,像蚊子低吟,听得穆宸浑身血液又倒流了。

真他妈好欺负。

刚才趁机摸了一把她的腰,软的不像话。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把它操断。

由于常年运动,他锻炼出了一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身材,简单白T底下尽是贲张的匀称肌肉,硬邦邦地膈着言芊。

心脏好像都要跳出来了。

可这种场景对于电梯里其他女生是可遇不可求的。

于是,电梯里出现了所有女生都痴迷地望着穆宸,而穆宸只看着言芊的暧昧场面。

终于,电梯到了一楼。

言芊急忙想出去,腰身却又被穆宸一揽,“言老师,等等……”

言芊望着他紧紧掐在她腰间的大掌,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他怎么能这么……

她好像一点儿厌恶的生理反应都没有?怎么回事,她不是不能靠近陌生人吗?

“你、你要干什么?”

她说话有些结巴,穆宸听出来了。

原来别人嘴里脾气古怪、高冷的言老师,只是害羞啊。

“我刚才没认真听课,有几个问题想请教言老师,可以吗?”

穆宸垂下眸,眼角带着几分笑。

言芊只看了一眼,就匆匆移开了,他上课都在看她,确实没有仔细听课。

“你不是……帮别人来代课的吗?”

“言老师怎么知道,难道有偷偷关注我?”

穆宸语气一喜。

言芊瞪大了眼睛,连连摇头,“我没有”。

穆宸被她这个样子萌到了,愈发紧了紧手里的腰。

言芊这才注意到,她还在他手里。

“你放手”。

“我不,言老师不答应,我就不放!”

他语气执拗地像个孩子似的,言芊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手足无措。

“言老师,你答应吗?”

他低沉醇厚的嗓音里,带着几分诱导。

“……恩”。

言芊半推半就,点了点头。

穆宸满意地笑了。

根本就不精通人际交往的言芊,哪能看出来这个‘天真孩子’眼底的邪恶。

于是,她领着穆宸进了自己的私人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穆宸就用力关上了门。

言芊听着‘嘭’的一声,吓了一跳,他用这么大力干什么?

穆宸不仅关上了门,还从里面反锁了。

“不…不用锁”。

“言老师,开始吧”。

穆宸一进门,表情就变了,可是在她看过来的时候,还是极力扭正了。

言芊看着他,感觉他好像哪里有点儿不对劲,但是她又察觉不出来什么,就摇了摇头,打开了书本,“你哪里不会?”

“很多,就从IS-LM模型开始讲起吧”。

“……好”。

言芊有些诧异,他一整节课都没听,居然知道她讲的内容。

此时,她并不知道身边男孩已经蝉联了A大金融系两年榜首的宝座。

“首先,我们来说利率的决定和LM曲线……”

言芊翻开书,身边忽然传来一阵座椅剐蹭地面的声音。

穆宸一把拉过旁边的椅子,坐在了她身边。

“你……”

言芊刚想说他坐的太近了。

他拉了拉板凳,又朝她挨了挨,几乎和她手臂贴着手臂,腿贴着腿。

言芊像被烫着了似的,连忙要站起来。

“言老师,怎么不继续了?”

穆宸却拉住了她,满脸疑惑。

“……”

言芊顿了下,看着他眼底的莫名其妙,暗暗咬紧了唇。

他只是个求知欲旺盛的学生,她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想罢,她坐了下来,继续讲解,并没看到男生眼底一闪而逝的狡黠。

言老师真的是很单纯,很单纯,单纯的让他想狠狠欺负她,把她欺负到哭。

言芊指着课本,一点点耐心地给他讲,讲着讲着,慢慢发现身边男生贴的越来越近,淡淡草木薄荷香从冒着热气的皮肤上传出来,流溢耳鼻。

言芊有些眩晕。

她的自闭症,不仅体现在心理方面,还有生理。

一般别人靠近一米之内,她就会觉得不适,再近就会感到恶心呕吐,可是穆宸打破了这个先例。

他靠近的时候,她只会感觉到脸红心跳,血液加速,皮肤颤抖,整个人好像都不受控制了。

在她指尖微微颤抖之际,穆宸蓦地抓住了她。

“啊……”

“言老师,流动性陷阱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你能再给我讲一遍吗?”

穆宸呼吸粗重,握着她的手缩紧,尽量避免去用力揉搓,生怕吓着她。

她的手很滑很软,那天在门口只是轻轻摸一下他就难以忘怀,现在整个掌握在手里,滋味美妙的难以言喻

他声音已然嘶哑的要命,身子也极具攻击性地朝她挤压,几乎要将她挤到了墙壁上。

言芊这才发觉到他有点儿不对劲。

握着她的手,还像一条大狗似的拼命朝她身上蹭。

虽然她不熟于人际交往,也知道他这个年龄的男孩子正处于荷尔蒙旺盛的青春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我没涂口红”。

她小声,低头望向他强势挤向她的腿。

“是吗?”

穆宸哑声失笑,这么说,她是天生尤物了?

这张嘴,天生就是要给男人亲的

言芊仰起头,千娇百媚的叫了一声,“啊……”

这一声,叫的穆宸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眼眸烧红,理智被情欲彻底撕碎。

澳洲,一家私人会所内,灯光四射,音潮盛大,无数扮相时髦的男男女女正在灯红酒绿中恣意劲歌热舞。

穆笑正与男友贴身跳舞时,接到了一通电话。

“谁啊?别接~”

陈从述不老实的手正在她身上四处游走着,不想被打扰,伸手要扔开她手机。

“别闹,是小宸”。

穆笑推开了他,堵上一只耳朵接了电话。

“喂,大少爷,怎么有空想起你亲爱的姐姐了?”

她半开玩笑的口吻,那边却久久没响起声音。

“你怎么不说……”

“姐,我惹祸了”。

那头,穆宸的声音听起来低沉而失落,和他一贯的阳光爽朗、吊儿郎当截然不同。

穆笑本想打趣他,但被他这种语气吓着了。

惹了什么祸能让这个从小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用这种失魂落魄的语气说话?

“你别吓我,惹了什么祸了?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穆笑脚步匆匆拿着手机走到一个僻静处问他。

“比那还严重”。

“!”穆笑吓蒙了,“你炸了学校啊?”

“不是”。

“那到底是什么啊?你是想急死我吗?”

“我惹言芊生气了”。

“惹言芊生气?原来是这事啊,我还以为……等等,你怎么和言芊联系上了??”

穆笑后知后觉,惊讶万分。

这小子,上次看言芊的眼神毛毛的,她也没在意,就随口提醒了一句,没想到他还来真的!

“你真去找她了?”

“嗯”。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去招惹她吗?你们没可能的!而且……她脾气那么好,一般不会生气啊?你做了什么能让她生气?表白被拒绝了?在众人面前让她下不来台?”

穆笑一口气问了很多。

穆宸垂下了眸,黑鸦羽般浓密睫毛将失落瞳光遮掩住大半。

比这些都过分多了。

穆笑见他不说话,也难得见他这副样子,就软下了语气,“行了行了,我待会给她打个电话道歉,不过她现在肯定关机了,那就等我从澳洲回去,亲自登门道歉,保证你以后都不会去骚扰她了”。

“不可能”。

她话音还没落下,就被穆宸斩钉截铁地打断了。

穆笑正愣着,他又来了一句。

“她是我的”。

语气坚定地不容置喙。

穆笑愣了好久才缓过来。

“不是,言芊什么时候就是你的了?”

“本来就是我的”。从他见到她的那一刻。

“你……小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变态啊?”

穆笑被他气得语无伦次。

见了一面人就是他的人了,她这个弟弟不是一直都是阳光少年、五好典范吗?怎么能说出这么心理扭曲的话?

“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她消气?”

“让她消气?这我也不知道啊,言芊性子软的像猫似的,谁能让她生气啊,也就你牛逼!你肯定对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了!”

“那她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喜欢的……毛茸茸的小动物?”

话落,穆宸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穆笑一脸气愤,“这死孩子,说挂就挂了,不对……他不会又要去找言芊了吧!”

我的妈呀,言芊这是造了什么孽!

“怎么了?”陈从述见她一脸慌张,“小宸说什么了?是集团出事了?”

“集团好好地,是他把言芊惹生气了”。

“言芊?”

“不是跟你说过吗,我那个不能见光的美人闺蜜”。

美人?

陈从述笑了笑,“穆大少爷居然也会怕女人生气?”

这么一说,穆笑也觉得有些好笑。

从小到大,小宸都是个极有主见的人,这还是第一次无助地打电话向她求助,而且他日子一直过得顺风顺水,呼风唤雨的,居然也有栽在别人手里的时候。

还是和正常人不太一样的言芊。

这简直就是现世报啊。

那天午后,言芊从办公室里跑出来就直接去了自己的私人医生诊所,直到很晚才回来。

她打开手机,居然看到了几百通未接来电,无一例外都是穆宸的。

心情从惊恐到忐忑,到平缓和淡然面对,最后……她开始后悔了起来。

这几年,她已经能把自己的病情掌控的很好了,轻易绝不会发作。

可是为什么今天……穆宸和那些人根本就不一样,她怎么会联系在一起?

当时她一定很失态吧?

不知道穆宸有没有被她吓着,会不会觉得她是个怪胎、性冷淡,以后就再也不会联系她了……

她心情杂乱无章,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晨曦方方亮起时,光芒顺着窗帘洒落在卧室内,言芊揉着惺忪睡眼,一袭浅色真丝睡衣铺陈大床。

她摸过枕边的手机,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打开。

楼下传来一阵声音,她光着脚试探地走到窗边,悄悄拉开窗帘。

篮球场上,与往日的热闹不同,没有一圈女孩激动地围观,没有人谑浪笑敖打趣,一群稀零的男生中……也没有十号球服。

“哎,宸哥不来,连个女生影子都看不见了~”

“废话,你当人家一个个女孩打扮的这么漂亮是来给你这个屌丝加油的?”

“滚蛋,你才是屌丝,宸哥不在和你们打球也没意思,散了散了~”

言芊眼底的光芒黯淡了下来,手微微放下了窗帘。

他真的生气了,再也不会来了。

“铃铃铃……铃铃铃……”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一阵比一阵急促的铃声。

言芊收回神,好奇地走过去。

有谁会知道她的住所,大清早来找她啊?

物业?

言芊开门之前,还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猫眼。

门外,一席修挺英拔的身姿将猫眼堵得结结实实,只能依稀看到比曦光还纯粹的白,她又看了几眼,站在门口的男生才朝后退了几步。

言芊看清他的脸时,吓了一跳,一时间心跳加速,百种情绪涌上心头。

穆宸今天穿了一身帅气逼人的白色休闲服,简单利落,头发好像被精心打理过一般,浅咖色短发上染着灿焕的晨光,将他清隽绝伦的五官衬地分外迷人,他嘴角勾着浅浅的笑,手里抱着一只白色波斯猫,匀称修长的指骨正有一下没一下摸着。

他怎么来了?

他……

她要不要开门?

言芊心跳如雷,丝毫没有做好见他的准备。

可是穆宸却极有耐心地按着,仿佛她不开门,他就永远不罢休。

面‘咔嚓——’一声开了。

言芊打开门,本以为他们再见面会无比尴尬,没想到少年看到她,眼睛一亮,唇角随即扬起了霁月风清的笑容,“言芊姐姐,你在家啊?”

言芊,“……”姐姐?

“我可以进去吗?”

“你……”

“哦,我刚刚在球场打球,忘记带水,有点口渴了,想上来借口水,可以吗?”

“可……”言芊目光转到了他怀里的波斯猫身上。

穆宸见她看着猫,眼底有光芒闪过,“这只猫是我刚才在楼底捡到的,言芊姐姐喜欢吗?”

“……”

言芊不忍心揭穿他蹩脚的谎言。

血统这么高贵的蓝瞳白色波斯猫,市场价动辄几万,在楼下捡的?

而且他今天根本就没去打球,就算去打了,也不会缺水喝,每天都有一群女生抢着给他送水喝。

“喜欢”。

“真的吗?既然喜欢,就送给言芊姐姐了”。

穆宸眉眼弯弯,将怀里的波斯猫递到了言芊手中。

“诶?”

言芊接过猫,波斯猫不情愿地喵喵叫着,她正慌乱,穆宸就趁乱走进了房间,开始换鞋。

“言芊姐姐,我真的好渴啊,你家水在哪儿?”

“在……厨房,净水器”。

怀里的波斯猫毛发洁白,蓝瞳漂亮,叫声清脆,十分优雅惹人喜爱,可是言芊现在的注意力不在它身上,匆匆放下就赶去了厨房。

穆宸拿出一次性杯子,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清晨微光从窗外洒进来,一览无遗地落到他身上,他微微仰起头,高挺傲人的鼻骨,微凸滚动的喉结和长身玉立的轮廓被照耀的分外迷人。

他好像真的很渴。

不会……真的是来借水的吧?

穆宸喝完,就看见言芊站在门口看他。

男生轻笑一声,“怎么了,言芊姐姐也要来一杯吗?”

“不用了”。

“那好,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