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睡着了被偷偷滑进去了*二次元yin文合集

更新时间:2020-11-19 10:10:36

陶夫人过来叫liú襄舟,“田田睡了,你要不带着孩子先回去吧?”

陈靖杰心里放起了huā来。

可算是走了。

他可太烦人了。

陶玥这也抱着田田过来,刚交回给liú襄舟,还没碰到他爹肩膀他就一阵的哭闹,说什么都不肯从陶玥身上下来。

liú襄舟说二妹妹要是不嫌麻烦,就帮忙送他回去吧。

“行,反正也近。我就跟你走一趟。”她抓着陶夫人的手,十分认真,“酿,我的牌,务必给我留着,别让陶晰乱打。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陶夫人说谁等你,你一走我就让陶晰替你。

陶玥苦着脸招呼liú襄舟,走吧,你看你耽误我好大的事,我就等着这把翻身。

陈靖杰站起来,扶着陶夫人,“陶家māmā要是不介意,我就先替她一会儿,替她散散财。”

双方安排停当,liú襄舟陶玥带着孩子出门,陈靖杰往牌桌前一坐,跟陶夫人、陶家大姐还有临时抓来的一个丫鬟一同打牌。陶晰坐在陈靖杰身后,他和陶玥侧脸生得很像,于是他凑得极近时,陈靖杰好几次都错以为是陶玥在身边,下意识地就想qīn上去。

 文学

“二万你不要啊靖杰哥沕哥?”

陈靖杰回神,“要,我要,要吃的。”

老脸通红。

陶玥和liú襄舟到了家里,纠缠一阵,好容易把田田哄睡。liú襄舟送她到自家门口,陶玥说你家这孩子可是够沉的,小沕脸儿肉沕乎沕乎的,坠得我胳膊生疼。

liú襄舟说,那我帮你揉沕揉。说着就拉过她胳膊,真的揉了起来。liú襄舟盯着地面,“你鬓角那块疤还在吗?”

“哪块?”

“就是咱们小时候出门玩,你绊到我身上,戗坏了的那处。”

“早该好了吧,没注意。”

liú襄舟忽然靠近,跟陶玥简直要鼻尖儿碰鼻尖儿,他拨沕开她鬓间碎发,眼睛却在盯着她的眼睛,他说,“好了。”

陶玥嗫嚅,“你根本没看。”

liú襄舟凑到她鬓边,轻轻沕wěn下去,陶玥想躲,却被他摁在门板上。

他在她耳边说,确实是好了。

热气灌进耳道里,陶玥觉得浑身酥沕酥沕麻麻的,她撑着一点儿意识推着liú襄舟,“咱们不能这样……我婆家来人了……”

“他不是你*吗?又不是靖肖。”

陶玥红着脸,“你喜欢你拿走好了,这个也给你,”说着她伸手取下了另一边的,塞到liú襄舟的香囊里。

“那个呢?”

“我,我找到我再……”

“不用,我自己找。”

liú襄舟本是摁着她肩膀的手,这时候顺着顺着她上衣的下摆钻进了前襟,直钻到最里面一层,触着她的肌肤。他手很凉,凉得陶玥起了一层基皮疙瘩,“不在这儿,在外面那层,你放开我,我找给你。”

“别说话。”

陶玥要化了似的,却还得强装着如常。只是一开口,绵绵沕软沕软的声音又出mài了她,“我得回去,我爹爹māmā会问的。”

“别走了,我明天就去提qīn。”liú襄舟wěn过她脸颊,也wěn过她颈侧,他沙着一把嗓子,“我真的很想你,别走了。”

“你,你要真的想娶我,早干什么去了?”

“我tān慕虚荣。”liú襄舟坦诚地认错,“是我对不住你。只是你嫁给陈靖肖,不也是因为他生了一副好皮囊,祖上又有皇商背景,家资无数?”他忽然加重力道,niē得陶玥惊呼了一声,“咱俩这样的人,就该在一起。所以活该我没了夫人,你没了相公。如今想要的都到了手,生活里不就差彼此了?嗯?”

陶玥咬着下唇,“我对陈靖肖是真心的!和你不一样!”她终于攒够了力气推开他,重新拢好衣襟,“你不配我再叫沕声哥沕哥!”说完就甩开他,大步往自己家跑。

liú襄舟mō沕mō嘴边,在黑夜里,无声笑笑。

陶玥一回来往那儿一坐,陈靖杰眼睛都不用抬,就知道她刚碰见了什么事。

什么哥沕哥,就是个混沕弹。

陈靖杰说大嫂过来打会儿吧。

陶玥瞪他一眼。

陶晰过去问她,“二姐你怎么了?好生气。陈二哥特别会玩,哄得咱mā和咱姐姐可高兴了。”

陶玥说怎么?他把我那点儿底子都扔出去了?

“没,他会喂牌,自己却也不怎么吃亏。真是好能耐。”

陶玥一chuō他脑袋,“学点儿好,学学你姐姐,真心实意,坦坦荡荡,孝老奉qīn。”

陈靖杰一推牌,笑着说,“大姐的手气真棒,我算是输得心服口服了。陶晰快过来替我,我不行了。我要喝口茶水压压惊。”

陶晰跳着过去,陶玥这就要走。

陈靖杰说大嫂别忙,刚回来就要走?坐会儿啊。

“我累了,我睡觉去了。”

陶夫人说你带着靖杰走吧,客房就是你房间旁边那间。你给靖杰去你屋搬套床褥,都是新的。

“那您为什么不直接给他铺好呢?”

“我这不没想到靖杰不着急走吗?也不很麻烦,你别耍性子。”

陶玥心说不是我耍性子,酿你这是给他陈靖杰整治我的机会。

她有气无力地招呼陈靖杰,“走吧*。”

陈靖杰这边儿还跟大伙儿行礼呢,“先走一步。”

俩人刚迈出屋门,陶玥就一声长叹,“要骂我赶紧,我准备好了。”

“你耳环呢?”

陈靖杰确实很敏锐。

“liú襄舟那儿呢。”

“你们还挺快。我以为今天晚上不回来了。”

“你不要阴阳怪气的。”

他俩并肩走着,陈靖杰走在里面,比陶玥高了大半头。他语速慢悠悠的,自带一点儿从容的贵气,“我没有啊,我平时也这样。我原以为你弟沕弟陶晰不好对付,谁成想来了才知道,这儿还有个liú襄舟。你嘴真严,这人我可从没听过。今曰一见,却又是私定终身,又是阴错阳差的,真是好可惜一段缘分。你叫我来干嘛的?来给你当三媒六证的?要不是说好了不走,我今天晚上可能就连夜回去了。”

陶玥低头,停住脚步,“那*回去吧。慢走不送。”陶玥mō沕着自己身上,忽然mō沕到了liú襄舟扔进去的那只耳环,她掏出来,快垫几步,很用沕力地扔进了水塘。

陈靖杰看着她,“你这种脑子有máo病的,是怎么活这么大的?”

“你脑子才有máo病!”

陈靖杰说,“说真的,你家人现在可是都把姓liú的当姑yé看了,你说着喜欢我爱我离不开我,你倒是打算给我个什么名分呢?你们女孩儿家需要名分,我也得要一个。”

陶玥都要烦sǐ了,“我哪想到是这个情况呀……你爱走走吧,你迈出我家门,我就也不回陈家了。”

“留在这儿给liú襄舟当续弦?给他家那个儿子当后酿?”

陶玥推门进了自己屋,陈靖杰也跟进来。

陶玥要给他拿被褥,陈靖杰却说先坐坐,不急。

“他怎么欺负你了?”

“你还乐意听这个?”陶玥笑笑,“我俩上沕床了。”

“别扯。不可能。他顶多也就qīn沕qīnmō沕mō沕到头了。”

“你都猜到了还让我说,”陶玥趴在桌子上,“他变了,跟以前一点儿不一样。”

陈靖杰托着下巴,“说真的,要是我跟他,你选一个,你选谁?”

“我自己过。你们都不是好东西。”

陈靖杰一手托腮,一手mō沕着陶玥下巴,“认真的。现在两头你都甩不掉,你告诉我你怎么想的,要是选他我就走,选我我就去让他sǐ心。”

“怎么让他sǐ心?”

“去把你耳环要回来喽,然后当他面儿,也扔进那个池子里。”

“这么简单?”

”陈靖杰也趴下,“你选我吧,我多好,比他年轻,比他好看,还比他有钱,还未婚未育。我这优点可太多了。”

“你未婚,那初桃是什么?”

陈靖杰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改换话题,“我对你也好啊。以后这孩子,愿意跟你姓陶就姓陶,愿意跟我姓陈就姓陈。

陶玥笑了笑,闭着眼说,“你倒是挺甜的。比liú襄舟甜太多了。像个甜瓜,黏黏糊糊的,很可爱。”

“那选我吧?”

“行,选你。”陶玥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扑到床边,缩进被里。

陈靖杰过去取被褥,陶玥却叫他,“别走了。”她困得整话都要说不出,“你,你别走了。你留下,我明儿也好顺水推舟解释了。过来躺了。”

陈靖杰于是把被褥放好了,过去给陶玥拖衣服,自己也拖了,一并窝进被里。

陶玥强打着精神头,最后一句话是趴在他耳边,气声说的。

陈靖杰只觉得心都化了,哪里还舍得生她气了呢。

第二天一早,陶玥很难得的起得比陈靖杰要早,她收拾停当,正好赶上陶晰过来敲门,叫她一起去赶早集。她刚想出门,路过床边的时候却被陈靖杰伸出一条胳膊拉住,“干什么去?”

“赶集去。”

陈靖杰扔开她手,不满地喃喃,“也不叫我。你去吧。”

“那我走了喔。”

陶玥真就欢天喜地地跟着陶晰去了。

陈靖杰左思右想不是味儿,只能默默地劝自己:不能一早起来就惹一肚子气,得养生。

陶晰攒了一年的话,捞到单独跟陶玥说话的机会,自然是叽叽喳喳的一刻不停。

陶晰啦着陶玥往首饰店钻,首饰店这时候才刚卸下门板。

陶玥niē着一个包子,吃得遮遮掩掩——放在从前她是不怕的,只是如今嫁了人,也要顾及婆家的面子。

但她还真饿。

所以就吃得非常艰难。

俩人穿过霭霭的白雾,穿过热沕热的白气,到了首饰店。

陶玥说你这是干嘛?

陶晰跟老板很熟的样子,敲敲柜台,叫沕声掌柜的。掌柜的拿出一对儿珍珠耳坠递给陶晰——那珍珠极其饱满,在熹微的晨光下沕liú着灿灿的光芒。陶晰小心地给陶玥戴好,“还行,显得白。”

“你哪儿来的钱?”

“酿给我的体己,我攒下的。”

二人溜了一圈,拎着不少好好吃的好玩的回了家。

到了二门口,陶晰才偷偷拉着陶玥说,“可别告诉大姐,我没给她预备。”

陶玥心说,完了。

她抬头一看,面前可不就是,她大姐——

还有陈靖杰。

陶晰脚下抹油,拿过陶玥手里的东西,说着我帮姐姐送回屋,说走就走。

陶玥:“呃你别跑啊,我也跟你去。”

大姐叫她,“过来坐会儿吧妹妹,重活让他个男孩子去做。”

陶玥:“不,不了吧,我去后厨瞧瞧。”

陶大姐过来握住她的手,“昨天到现在,咱还没怎么说过话呢,你嫌弃姐姐了不是?”

我没有。

我没有嫌弃姐姐。

我只是怕眼睛比鹰还尖的陈靖杰。

“耳环挺漂亮。谁送的吗?”

“没,我自己打的。”

陶玥偷瞄陈靖杰,陈靖杰望着院子,也不看她。

大姐满头的珠翠,富贵得不得了。她其实大不了陶玥几年,也正是好年纪,可陶玥就显得像个孩子,大姐更像是个贵妇沕人。

“靖肖不在了,你还在陈家撑什么呢?这么苦苦地守着,换个牌坊,不值的。咱们爹酿都不是在乎那个的人,如今,”大姐顿了顿,“时机也恰当,是不是?”

陶玥眼睛瞬间放大,甩开她大姐的手,“恰当什么啊姐姐!你说什么呢!”

“liú襄舟,姐姐说liú襄舟,”大姐推她一把,“你们从小就好,不是吗?”

陈靖杰笑吟吟的,望着陶玥。

陶玥红着脸,“大姐,咱们不提这个了吧。我心里,我心里……”

陶晰这时候又冲将回来,自以为在给二姐解围,“二姐,咱们去找田田玩吧!”

陈靖杰一口茶呛到气管里,边咳边笑。

陶玥恨不得自己是个虫子,钻到地缝里,不要见人。

她挤眉nòng眼地问陶晰,“田田是谁?”

陶晰完全没收到,“liú家哥沕哥的孩子啊!姐姐你这就忘了!”

陈靖杰还在咳嗽,陶晰过去给他拍后背。

“陶晰你别管他!咳sǐ他!”

陈靖杰喘匀气,跟陶晰说:“你瞧瞧你姐姐,她肯定巴不得我sǐ,好赶紧嫁到liú家去。”

大姐跟陶玥当然都反应过来了。

陶晰脑子慢,“陈二哥这是什么话呢?姐姐就算嫁人,也要听我父母的话呀!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陈靖杰就噙着笑看着陶晰,“怎么跟我没关系,跟我关系很大的。”

“陶晰别问了。”

陶晰:嗯?怎么了呢?二姐你怎么走了?大姐你为什么也走了?

陈靖杰站起来,把着陶晰的膀子,“走。你们这儿有什么好玩的地儿,哥沕哥带你去,哥沕哥全请了。”

陶玥走了,liú襄舟来了。

陈靖杰坐在正厅里嗑瓜子,liú襄舟大步走进来,两人相视一笑,都十分自然。

liú襄舟只觉得陈靖杰笑得熟悉,并不是笑里zàngdāo,而是带着一种熟悉的餍足。

熟悉,能不熟悉吗。

就像之前的陈靖肖,也像靖肖之前,二十岁那年,在陶家huā园里的自己。

他很想知道陈靖杰要是听说了——当年陶家人设计他哥沕哥陈靖肖,在酒里下沕yào,只为了早早地把已经被人破了身沕子的女儿嫁走。

他陈靖杰,还能不能这样气定神闲?

他看见陶玥,还能不能爱得动。

陈靖杰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稳。

他其实特想把茶水都泼到liú襄舟那张虚情假意的脸上。

liú襄舟实在是太假了,假得令沕人沕发沕指。

陈靖杰看过这么多张假脸,似乎都比不上眼前这张这样令人作呕。

陈靖杰说,liú兄吃了吗?

liú襄舟笑容都不变,“吃了,昨天的晚饭。”

“嗨,您那叫什么吃啊,那顶多就是个点心。”

“看这意思陈兄吃得好?”

陈靖杰坦诚地点点头,“是呗。”

陈靖杰心想,看你什么时候露沕出尾巴来。

俩人就这么僵着。

陈靖杰咔叽咔叽地嗑瓜子,liú襄舟就这么看着他。

陈靖杰笑了,说liú兄也来一口吗?陶晰mǎi的,我抓了一把。

liú襄舟没心思跟他绕了,就说你知道陶二,十四岁那年,曾碰见过一件大事吗?

“liú兄,”陈靖杰看着他,似笑非笑,“具体的咱们不谈,我只想告诉您,我们家不是吃素的。至于我和靖肖什么名声,您大可以去打听。您若觉得真有什么事瞒过了靖肖,那可真是错了。”

liú襄舟也笑了。

他说你哥沕哥怎么想我才不在乎呢。

我就是想告诉你,那时候陶二啊,可nèn了。又nèn又润,她一慌,就又很紧。你试没试过bī着她做什么事?她那人啊,放松的时候才不好玩呢,就是要用强的。

陈靖杰表面上不动声sè,暗里却已经抓紧了杯子。

他说,这事儿,陶家人都知道?

liú襄舟摇头,陶晰不知道,他是个小孩子。大姐是知道的,只是后来设计嫁给你哥沕哥,不是她出的主意。她只是怕事,这次要是没有你,估计陶二也就被推到我那儿去了。

陈靖杰有点心凉了。

陶玥那么心心念念想要回的家。

那么心心念念的家人。

就这样算计她。

靖肖是知道这事的,他也曾和陈靖杰提过。

陈靖杰,当时打了陈靖肖一个嘴巴。

“该和离就和离!只是你这么对她!不算男人。”

liú襄舟道,“很震沕惊?”

陈靖杰点头,“可不是么,没想到你们读书人,”他顿了顿,笑起来,“也这么不沕要沕脸。”

“二少yé大好的青春,仪表堂堂又wēn柔体贴,何必在这样一个人身上耗着?”

陈靖杰一时间想起好多的事来。

想起他溜进新房,看到盖头底下带着羞怯的一双眼;想起她起了大早去厨房给大哥做吃的,而他宿醉回家,缠着她也要讨口甜的;想起她一心一意地想沕做个好妇沕人,只是开头的第一天,给公婆敬茶时候,就被公公趁着别人不注意,多mō了一下手。

陶玥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陈靖杰这才明白她当时心里有多难过。

陈靖杰看着liú襄舟说,“我乐意。”

“什么?”

“做这一切,都纯属我自己乐意。而且我现在,要打你,你太讨厌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陶玥到家的时候,陶夫人正给陈靖杰冰敷着右手手腕。

陶玥赶忙想把嘴里这口糖葫芦咽下去,却怎么都嚼不完,急得满头是汗。

陶晰说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我去帮你问问。

陶夫人说,陶晰你回屋去。

“为什么我要回去?你们要说什么这么避着我?”

陈靖杰实在是心烦,起身行个礼,过来拉着陶玥就走了。

陶玥还在嚼,嚼嚼嚼。

这颗山楂实在是太大了。

俩人进了屋,陶玥支支吾吾地说,“你等,等下,我嚼完。”

陈靖杰从她嘴边摘下一点儿冰糖的氵查子,放到了自己嘴里。

“不急,你慢慢来。”

“筋真多,这个。”陶玥实在嚼不动了,就跑出屋外,跑到huā园里吐了。她跑回来,niē着腮帮子,“呼,好酸。你干嘛了受这么大的伤?摔了?你这儿都肿了。”陶玥伸出一根手指去chuō,“嚯,肿的好高。”

陈靖杰坐着,说你过来让我抱抱。

陶玥就真的走过去。陈靖杰把头放在她胸前,抚着她后背。

“你饿不饿?”陶玥mō沕着陈靖杰的脑袋。

二人也没在陶家多待。陶玥恋恋不舍,陈靖杰却从里到外地犯着腻味。等到初五那天到了家,陈家却还是和往常一样,一片沉沉的sǐ气。

初桃难得的过来找陶玥说话。

“家里还好?”

初桃是戏班子里出来的姑酿,妖沕娆明艳,实际却比陶玥还要小上一岁。

陶玥眼睛盯着地面,“难过什么,你跟*的孩子,也是我的侄沕子,陈家的孩子。我自然要高兴。”

初桃靠着门框笑笑,“行吧,我看你能高兴到几时。给二yé捎个话,让他有空,也常去瞧瞧我。”

陶玥懒得解释,摆了摆手。

初桃:“知道你不喜欢我,我走了。”

陶玥一双手冰凉冰凉的。

她大脑一片空白,就是静静地坐着,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她就这么坐着,一直坐到了陈靖杰来。

陶玥眼波如深潭,陈靖杰看她情绪不对,还以为是有人惹她生气。他也坐了好一会儿,见陶玥是真的不理人。

“你怎么了?”

陶玥:“嗯?你说话了?”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

陶玥拉过他的手来,“恭喜*。”

陈靖杰一脸的莫名其妙,“哪儿来的喜?”

“恭喜*,要当爹了。”

陈靖杰心都跳漏一拍,他niē着陶玥的手瞬间抓得更紧了。他眉máo挑挑,嘴角还没来得及扬上去,陶玥就又开口——

她看看他,表情平静,“*也该恭喜我,我也要做伯母了。”

陶玥,如果强让她自己评价自己是什么动物,她会选蜗牛。

走得缓慢,体型很小,胆子也不大。

怕事。

自以为缩回壳里就安全了,只是她不知道,这壳也很脆弱。被人随便一niē,就会化成齑粉。

有壳总比无壳好。

她收拾好了行李,趴在床沕上等陈靖杰。

三更没来。

四更没来。

五更没来。

陶玥跟往常一样梳好头发,描好眉máo,趁着天还没彻底放明,就匆匆上了路。

驾车的车夫是陶玥从酿家带来的,如今又要送她回去。

“姑nǎinǎi前两天不是刚从家来,怎的又要走?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了。陈家的事安排得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路只赶了半个上午,陶玥就头昏脑涨,è心想吐。他们在临路的一个小客栈歇下,车夫喂马,陶玥强撑着吃了半碗粥,也就躺下了。

她再起床时候,是黄昏。

陶玥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窗口。这窗口视线极好,面前波光粼粼一条大jiāng,滚滚奔liú。

夕阳给浪头镀金,金箔轻飘飘的敲崖拍岸,失去金sè。

陶玥想到自己。

她从前自己并不是多抗拒男人纳妾的人,她一直觉得自己也不干不净的,不配要qiú太多。

可是到了陈靖杰这儿,她却还是会失望。

陈靖杰给了她所有的希望。他许诺给她的那许多许多,并没做到。

她趴在窗边,略略低头。

小街巷行人三两,huā伞次第。陈靖杰就在这涓沕涓liú淌的人群中停下脚步,抬头看她。

陶玥笑起来,很鲜艳的一个笑,像是把全身的xuè气都融到脸上,她笑得眼睛都弯起来,弯成一道漂亮的新月。

她伸手摇摇,“*你来啦!上来坐坐呀!”

陈靖杰一早起来,被下人通知说陶玥走了,从那时起心就一直悬着。他骑着快马早就已经在陈家和陶家之间跑了一整圈,却没找到人。垂头丧气行到此处,想要喝碗茶。只是冥冥中的感觉让他抬头。

他抬头,就看到一丛丛外吊着的蓬勃绿藤中,陶玥正在看着远处。

“你下来。”

“我不下去。”

“那我上去?”

陈靖杰找了一把梯子,临窗放好,三下两下就爬到了二楼的窗口。他扶着陶玥跳进屋来,对着陶玥洒笑。

“*此来?”陶玥端着陈靖杰的手看了看——他的手因为勒缰太紧,已经磨坏了一圈,她轻轻吹了吹,掏出手绢来给他缠好。又语沕音平静地说,“*现在,不同往常,要好好珍重自己。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初桃,为了孩子考虑。”

陈靖杰忽然抓紧了陶玥,“你听我解释。”

“不重要。我反正要回家了。”陶玥笑着笑着忽然liú沕出眼泪来,“我也只配在床沕上听*几句漂亮话,”她说着就动手去解陈靖杰的衣服,“*追我这么远,想必也是为了这个来的。”

陈靖杰说着不是的不是的,陶玥却就是不听,一门心思地拉着陈靖杰上沕床。

他知道陶玥,是在告别。

他宁愿陶玥这辈子都是那个畏手畏脚的小姑酿,被nòng痛了会打人,懒乎乎的什么也不会,每次都要他一个人做完两个人的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