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美女禁处被爆桶真人版_乖把腿开大点 冰块 哭惩罚

更新时间:2020-11-19 16:26:13

不过老孙眼神好,他看到赵倩在盯着自己那儿纠结后,顿时就明白了。


刚好他还为今天没得手而感觉到难受呢,于是就继续嘟哝道:“你又给我弄肿了,也不帮我揉揉,我要回去跟别人说,你带我出来欺负我,让我脱衣服给人看,你还给我弄肿了!”


赵倩听到这话,当时就急眼了。


这会儿她还顾得上纠结,赶紧伸出白皙小手握向了老孙那里。


“乖宝宝啊,老孙是个乖宝宝,乖宝宝有奖励,我帮你揉揉,好不好?”

 文学


说的是疑问句,可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含糊,直接就把老孙那给握住了。


当灼烫强硬的感觉传递在手心时,赵倩当时就瞪大了眼睛。


那玩意儿看着过瘾,握起来更带劲儿啊,简直就跟烧红了的铁棍一样。


她都不敢想象,如果被这个东西进来后,到底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虽然很羞赧,可是赵倩真的好想知道,那一定会特别的舒服吧?


正羞羞的惦记着这事的时候,老孙的话音就传了过来,“你揉揉呀,握着干什么呢?”


赵倩立刻回过神来,赶紧羞红着脸蛋儿帮老孙轻轻的揉弄着。


这下子,老孙就舒服到不行不行的了。


小手本就温润玉滑,这会儿又来回的搓弄着,甚至时不时的还会拿指尖试探下顶端……


这种温柔的抚慰,直把老孙给刺激到不行的。


望着赵倩那双裹在玉腿上的黑色丝袜,他性趣大动,更是忍不住的伸出手指,往赵倩大腿上湿润处给抹了一把,随即再次递进嘴中。


这种举动,可是把赵倩给羞坏了,但是她心中又特别的好奇。


于是她忍不住羞羞的问道:“老孙,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呀,你为什么老喜欢用嘴吃?”


听到赵倩这么问,老孙就知道她心头火起了,更是泛起了旖旎的念想。


因而他也不客气了,直接对赵倩说道:“有点香,还有点甜,你尝尝啊!”


说着老孙就又在赵倩丝袜上抹了一把,要把手指递进赵倩的那张猩红小嘴儿里。


不过赵倩当时就拒绝了,她才不要被尝自己那里的东西,羞死了。


可是被老孙连续给抹了两把后,抹的她还怪舒服的,心里更是羞羞的不好意思。


尤其是被手中的火热强硬给诱惑着,赵倩更是馋到不行不行的,直感觉都快要难受死了。


所以在这种欲望火焰的燃烧后,她忍不住的羞声说道:“老孙,你喜欢吃的话,我下面还有。”


这羞人的话说完后,赵倩只感觉小脸儿上滚烫滚烫的,实在太过羞人了。


于是她连忙补充道:“但是只能隔着丝袜啊,不能直接抹,得用丝袜过滤下,得过滤……”


这是欺负傻子呢,不就是想让老孙摸摸,还怕老孙探进丝袜跟小裤里面去,直接跟她娇媚的身子进行亲密接触吗?老孙都明白!


不过老孙乐的装傻,眼下赵倩主动要求让他摸摸,这就是进步,很大进步。


相信在那里的诱惑下,赵倩会主动要求更多的!


心怀着对未来的期待,也带着对赵倩娇媚旖旎的崇敬,老孙伸出手掌,直探向赵倩裙内……

“哎呀,老孙你轻点,你弄疼我了!”


当老孙隔着丝袜与小裤触摸到赵倩身下时,直把赵倩撩到娇躯前后晃动。


她没法向老孙解释这是因为她太敏感了所以才会有的反应,她只能解释说这是被弄疼了。


但老孙随后轻柔,却让她前后摇晃的更厉害了,那张迷人的脸蛋儿上,眸子更是紧闭,猩红的小嘴儿微张,斥满了纵情的渴望。因为老孙手指的爱抚,真的让她好舒服,好有感觉。


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玉腿更是紧并,惟恐被老孙把手指给抽回去一样。


而这时候的老孙,也是兴奋到不行,他可没想到有朝一日可以触摸赵倩这娇媚的地方,还是在被赵倩抓住那里纵情揉弄的情况下,他觉得不管精神上还是身体上,现在都好爽。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时间就此停留,永远都停留在现在。


相信此时此刻,赵倩心里应该也是这样渴望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咚咚咚’的急促敲门声响起。


赵倩当时就吓坏了,赶紧把手掌给松开,更是迅速脱离了老孙对她那儿的撩弄。


慌乱的整理衣服同时,赵倩也嘱咐老孙千万不要说出刚才的事情。


在敲门声的催促下,也顾不得等老孙的回应了,赵倩就快步走到了门口。


打开房门后,刘蔚萱那张俏然的脸蛋儿出现在她视线中,不过此刻那张脸蛋儿上写满了着急。


“老师,我刚才经过校长室的时候,听到有家长正在跟校长吵嚷,是因为人体模特的事……”


很明显,刘蔚萱是来报信的,好让赵倩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家长找了校长,校长肯定拿赵倩出气,这是没跑的。


赵倩了解到这点后,向刘蔚萱道过谢,然后就在刘蔚萱离开后重新回到了办公室内。


要倒霉了,赵倩也没心情再继续那种旖旎,于是她思虑再三后对老孙开了口。


“老孙,你希望摸我那里,喜欢吃我那里的甜水吗?”


老孙点点头,随即刘蔚萱就说道:“既然喜欢,那你就得听我的,待在这老老实实的。”


“如果我回来后发现你不听话的话,我以后就再也不给你甜水吃了!”


老孙知道赵倩要去处理工作上的麻烦了,当然不会乱走,立刻乖乖接受‘威胁’。


在稳住老孙后,赵倩就赶紧离开办公室,去了校长王胜利的办公室。


当她赶到王胜利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来吵嚷的家长远去。


在王胜利送走家长后,狠狠瞪了赵倩一眼,随即厉声喝斥,“给我进来!”


赵倩早就做好了挨训的准备,不过她也是有话要说的。


所以在进入办公室后,她就对王胜利说道:“之前我跟你报备过教学计划,是你让我自己作出决定的,我做出了能够保证学生的安全,也确实做到了。”


被赵倩给抢了白,这让王胜利显得比较生气,而赵倩的实话让他更生气。


“赵倩,你是在说,我让你背锅是吗?!”


赵倩没有开口,但她此时的不开口,便是给王胜利留面子的默认!


只是这种默认的行为却让王胜利异常的恼火,他需要是有担当的手下,而不是不敢勇于承担责任的手下,所以此刻他的心里相当不爽!


可是看到赵倩那紧绷绷的胸前,以及那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修长玉腿上,王胜利脸上浮现出贱笑,他觉得……责任也不必全部由赵倩来承担嘛,他也可以承担一部分的。


于是下一瞬,他就色迷迷的对赵倩问道:“倩倩,听说你老公常年在海上,你肯定很寂寞吧?”

赵倩又不是傻子,她怎么会看不懂王胜利的眼神、听不懂王胜利话里的意思。


只不过王胜利那副利用权势压迫人的龌龊嘴脸,却让她感觉到恶心。


“我活的很好很滋润,不劳校长大人费心,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那位大太太吧!”


这话传进耳朵里,王胜利当时就脸拉的好像驴脸,更是斥满了寒漠。


他很不爽,他能有今天,全靠市教委里的一位领导拉扯。


只是那位领导的容颜实在是有些找不到唯美的词语恭维,丑陋的词汇倒是大把。


所以全校都评价王胜利虽然结婚了,但是大太太却是教委里的那位领导。


这种风言风语的评价王胜利也有所耳闻,但至少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


可今天,赵倩破例了,当起了吃螃蟹的第一人,真是有勇气!


鉴于她这么有勇气,王胜利立刻泛起了冷笑。


“很好,你这个态度我很喜欢,希望你停职留薪在家闭门思过的时候,也能维持这种态度。”


“到时候可千万别哭着喊着求到我这,跪在我面前要给我跪舔才好!”


这摆明了就是威胁,而且还是不讲道理的那种,这让赵倩相当恼火。


尤其是那句‘跪舔’,更是斥满了侮辱的味道,以至于赵倩当时就爆发了。


“放屁,我就是给狗跪舔,也不会找到你王胜利的门上,我怕烂舌头!!!”


往王胜利身上啐了口唾沫,赵倩当即扬长而去,当真是潇洒利落。


这么潇洒利落的举动,直看的在窗外偷窥的老孙都想要拍手叫好。


只是……这事痛快是痛快了,但赵倩的工作怕是也到头了。


这一点,从王胜利气急败坏的跺脚咒骂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老孙现在不关心他骂的啥了,直管赶紧往赵倩办公室溜去,装作从未出门的样子。与此同时,在心里暗暗琢磨着,该怎么帮帮赵倩才好,总不能让赵倩白让委屈干吃哑巴亏。


想来,赵倩也不愿吃这种哑巴亏的吧?


事实上的确如此,在赵倩回到办公室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随即爬桌上闷声痛哭。


很明显,这是心里委屈到不行了,又没有办法,这才通过眼泪来宣泄。


看到赵倩哭的这么凄惨,老孙都怪心疼的。


他走到近前,轻轻抚弄着赵倩的后背,尽管很光滑,尽管能感受到胸杯背扣的存在,但此刻他心中没有丁点旖旎,有的只是劝慰赵倩不要太伤心。


“你不要哭了,我以后做乖宝宝,不忍你生气了,好不好?”


作为一个傻子,老孙也只能作出这样的劝慰。


但即便是这样的劝慰,也让赵倩感觉到温馨,感觉到亲热,这也导致她情绪宣泄的更严重了。


“为什么呀,明明是他的错误,为什么非要安在我的头上,就想让我陪他睡觉是吗?”


“凭什么,我长的美我身材好,这又不是我的错,他凭什么欺负我?”


“再说了,我长的美我身材好,我也没有享受到应得的,连最基本的女人的高朝我都不知道是种什么样的滋味,我干嘛呀我?生活不和谐,工作不顺利,我招谁惹谁了……”


赵倩的哭诉,让老孙了解到了她的不易,刚坚定了帮助她的决心。


虽然他自己还替前妻背了一屁股债没还完呢,但是帮助下赵倩,他觉得还是可以做到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倩却突然蹭地一下站起身来,随即猛地抹了一把眼泪。


然后她那双湿润的美眸紧紧注视着老孙,开口问道:“你想不想和我作爱?!”

赵倩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直接把老孙给问懵了。


干啥呀这是,情绪崩塌下破罐子破摔啊?


好像还真是这样,因为随后都不等老孙作出回答的,赵倩就突然把她给扑倒在了桌上。


随即更是褪下了老孙的裤子,紧接着有死命掀开自己裙摆,想要脱掉丝袜和底裤。


可也奇了怪了,那裙摆怎么掀也掀不开,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一样。


而老孙这时候看的清楚,是被桌角给勾住了,除非把桌子掀翻,否则当然掀不开。


基于想要跟赵倩发生点什么的旖旎念想,老孙想要伸手帮赵倩把被勾住的裙摆给弄开。


可就在这时候,赵倩却瘫坐在地上,抱着他的大腿嚎啕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连我故意放纵自己的时候,连一条裙子都要欺负我,为什么呀……”


她哭特别伤心,眼泪跟成串的珠帘似的滑落漂亮的脸颊,让人心疼。


这时候老孙也顾不得心里那点旖旎了,想要伸手将她给抱起。


可赵倩却相当抗拒,不允许他抱,更是埋头向老孙的身体。


本来这没毛病,想要埋头痛苦嘛,可以理解。


但有毛病的是,老孙这会儿裤子被赵倩给褪掉了,而赵倩又瘫坐在地,高度刚好。


于是在埋头向老孙身体的时候,直接将小嘴儿给凑了上去,然后……然后她就哭不出声了。


因为她的猩红小嘴儿被堵住了,而且还满满登登的,都戳到嗓子眼了。


在本能的好奇中,她拿舌头给撩了一下。


这一下撩的,直让老孙忍不住的打哆嗦,暗呼过瘾,却也让赵倩羞疯了。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种无意识的状态下,把老孙那里给吞进了嘴巴里。


这可是她这辈子头一次用嘴巴含着男人的身下,简直太羞人了!


赵倩赶紧松开小嘴儿起身,这会儿俏脸羞到通红通红的,更是火辣辣的滚烫着。


见赵倩羞到不行了,老孙心里也挺尴尬的,考虑到傻子身份,他只能低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就肿了,然后就到了你嘴巴里,你别不给我甜水喝。”


还顾着甜水呢,说起这事来赵倩更羞,怎么还能顾着甜水呢?


自己身体分泌的东西被老孙给吃了,自己还把老孙那给吃了……


想起这些来,赵倩都感觉自己要羞疯掉了,恨不能双手撕扯头发抓狂的那种。


直至想起老孙是个傻子来,她心里这才舒坦了许多。


至少,傻子不会把这说出去,不会因为这事还嘲笑她、撩拨她。


深深吸了口气,尽量平复下心中羞慌的情绪后,赵倩帮老孙提好了裤子。


“老孙,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咱们拉钩保证,谁做不到的话,谁以后就没有甜水喝,好不好?”


拿甜水诱惑着跟老孙拉钩保证后,赵倩就收拾下了下心情。


她不想那么多了,眼下既然已经把王胜利得罪死了,那么这破学校也就没什么好待的了。


收拾过个人物品后,赵倩就招呼上了老孙——


“走,陪我去超市买菜,为了庆祝怼骂王胜利个狗血淋头,咱们中午开荤,我做饭请你喝酒!”


老孙才不要呢,他跟在赵倩身后满眼殷切的嘟哝着,“喝甜水行不行啊,我喜欢喝甜水,你那儿的甜水可香可甜了,全都给我喝好不好?”


走在走廊上的赵倩大羞,前脚才拉的钩,你不能这样啊傻老孙!!!

去超市溜达了一圈后,老孙倒也规规矩矩的,没给赵倩出什么难堪。


只是回到家中后,老孙却坚持要回家,等中午再过来。


赵倩倒也没啥意见,反正老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中午再喊他过来吃饭好了。


于是从赵倩家离开后,老孙就直接赶去了市教委。


他是傻子他怕啥?连贷款公司都奈何不了他,市教委公家部门,还能把贷款公司更不守法?


上午整十点的时候,老孙就来到市教委门口。


而这时候,作为王胜利的相好,陈福秀正在陪上级领导观摩着本教委的工作状态。


介绍起自己的工作成绩来,陈福秀那可是头头是道,更是在介绍完了之后不忘补一句,都是领导指示的好,她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绩,都是上级领导的功劳。


上级领导有个屁功劳,新上任才几天时间,他自己哪来的功劳,自己会不知道?


尤其是对于陈福秀这种酷爱溜须拍马的领导干部,新上任的局长更是不喜欢。


在他看来,但凡有能力的人,又何须溜须拍马,这可是他在部队养成的一身正气!


因而对于陈福秀这个教委主任,新局长心里很是不爽。


但陈福秀还不觉得有啥,依旧溜须拍马夸夸其谈,只当是马屁拍的还不到位。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个老头儿闯了进来,疯疯癫癫的,保安都没拦住。


陈福秀很是不爽,这不是冲撞领导嘛这不是,这要搁在解放前的封建社会,冲撞领导至轻都是要挨板子的,甚至丢进大牢里去都极有可能。所以她立刻大手一挥,让保安把老头儿轰走。


这老头儿,当然就是老孙了。


他也不是莽撞来冲的,本来想先探探风再准备下计划,哪成想俩保安聊天时他听到了,竟然有新局长到来,而且听起来似乎还是个挺正直的官员。


既然如此,那老孙就闯进来祸害一下嘛!


成了固然是好,不成也不害怕,我是傻子我骄傲,有本事你拘留我啊?派出所都不收!


本着这种嚣张的‘特权’心态,老孙直接就闯了进来,随即对陈福秀大喊道:“陈福秀主任,王胜利校长让我告诉你,今晚他老婆不在家,让你赶紧过去,完事后谈谈他进教委的事。”


老孙这一嗓子,纯属瞎说八道,但并不能否认恶果的诞生。


陈福秀当时就吓傻眼了,王胜利有病是吧,竟然派人大庭广众的来喊,还是当着新局长的面,那个狗东西疯了吗?想死也就罢了,干嘛要拉上自己?!


而且老孙喊的有名有姓的,她就是想推脱到别人头上让人顶缸,都推脱不了。


想着这个,心中担忧的陈福秀把目光望向了新局长。


哪成想,这时候新局长咄咄逼人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脸上,这让陈福秀心里‘咯噔’一下子。


她连忙拿出了戏精的状态来,跟新局长各种哭诉,“局长,您别听这人瞎说,我根本不认识他,我更不认识什么王胜利,这人就是别人派过来给我摸黑的呀,背后之人有险恶用心呐!”


不得不说,陈福秀真是深谙为官之道,关键时刻祸水东移。


她也不知道老孙背后有没有人,但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把新局长的注意力转移就好。


但以往很有成效的手段,今天在新局长这却是彻底失去了疗效。


“噢,你根本不认识王胜利?”


“可我记得刚刚在屋子里的时候,你还跟我夸过,说是本市女校的校长王胜利功劳卓绝,是不可多得的教育人才,正准备竖立为典型做推广的。”


“我当时还想呢,这位校长的名字倒是挺喜兴的,适合军队。”


“可怎么着,一转眼的工夫,有人来替他跟你传话了,你就不认识王胜利了?”

陈福秀刚才就想着赶紧撇清自己跟王胜利的关系,根本没考虑那么多,毕竟事发突然。


按说她能想到那么机智的回答,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显然她话语中的漏洞不能逃脱新局长的那双火眼金睛,一个老侦察兵,想随便三言两语的就给糊弄了,闹着玩呢?要真是那样,那他以前还出去侦查个屁呀!


被新局长把话语中的漏洞给戳破后,陈福秀当时就尴尬了。


“这个,这个我……我其实就是怕被冤枉,所以才那么说的,我……”


好不容易在吞吞吐吐的尴尬中找到合适的由头了,但新局长却挥挥手示意陈福秀不用说了。


“你放心,我们的政策一向是清官不怕查,怕查的不是清官,组织上呢,也不会冤枉一位好同志,更不会让坏份子蒙混过关,继续留在教育部门里做害群之马!”


“所以陈主任,你跟我一起去局里吧,我刚好有些地方教委的问题向你请教。”


所谓请教,显然就是个由头,新局长是要把陈福秀拉在身边防止跟王胜利串供,与此同时他也会派人去火速调查王胜利,查出两人之间的关系。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随后新局长就给带来的男秘书使了个眼色。


那男秘书立刻走人,去旁边小声打起了电话,不用问,肯定是安排人查王胜利去了。


陈福秀远没想到新局长下手竟然这么狠,简直就跟专门针对她来的似的。


不然的话,随随便便一个人喊句话,新局长怎么可能动地方教委的主任。


但她万万没想到,新局长之所以这么针对她,就是因为她之前的溜须拍马。


还是那句话,在新局长的认知里,真正有能力的人,从不需要溜须拍马。这就好比是一块金子,它根本不要到处恭维让大家发现它是金子,因为金子本身就很耀眼,遮都遮不住!


成功把陈福秀给带走后,新局长单独见了老孙。


会见室里,新局长对老孙说道:“说说吧,这位老同志,你都知道些什么情况?”


在他看来,老孙摆明了就是来针对陈福秀的,也必然会有切实确凿的证据。


但事实证明,他这个老侦察兵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


老孙见他作为就知道他是个清官好官,于是也就没有隐瞒,将自己因为躲债装傻的原因说了下,随即告诉新局长,自己最大的倚仗,就是傻子说话不用负责任。


新局长都给听懵了,什么人呀这是,这不耍无赖忽悠他嘛这不是?


于是他当时就有些不悦的说道:“这位老同志,你现在装傻可不成了,我能证明你是在装傻!”


老孙点点头,“对啊,但前提得是陈福秀跟王胜利真没关系,你才能指控我污蔑。”


新局长倚靠着椅背抱臂看着老孙,许久了才点点头,“你这位老同志,有点意思。”


“行,那就留个联系电话吧,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或者是派出所去通知你。”


派出所通知,自然就是没查到陈福秀跟王胜利的事情了,但老孙可不信。


所谓无风不起浪,全校都传遍的事情,可能没个关系?这事鬼都不信,况且路上的时候他还想办法套赵倩的话了,赵倩说,她曾亲眼见到过王胜利跟陈福秀在办公室里那样儿!


赵倩可不是个会说谎的女人,老孙完全相信她,所以直接把身份证拍给了新局长。


“你拍照,我是傻子没联系电话,直接按身份证上地址找我。”


这份底气,让新局长意识到,陈福秀可能真是他挖出的一条蛀虫!


倒也没客气,新局长直接把老孙身份证拍了照片,然后又安排秘书派车把他送了回去。


送他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大面子,而是想确定下地址是否正确。


老孙活着把年纪了,怎会看不出这点心思,不过他没有拒绝。


心思坦荡荡,办事敞亮亮,心里没鬼就啥也不怵!


于是在被‘专车’送回后,老孙就回到了家中。


只不过刚回家没多会儿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老孙,吃饭了!”


吃啥饭,吃赵倩点甜水,才是最重要的……

来到赵倩家中后,赵倩已经做好了午餐。


不得不说,赵倩不仅人长得美、身材很火爆,做菜也是一绝,就跟她这个人似的,色香味俱全,很是吸引人。碍于傻子的身份,老孙自然没有大快朵颐,但也吃的狼吞虎咽。


见老孙这副吃相,赵倩心中小有成就感,美滋滋的。


“对了老孙,你老婆去哪里了,有消息吗?”


正在老孙吃着饭菜的时候,赵倩突如其来的问了这么一句。


说实话,消息还真有,听说是跟别的男人同居了。不过既然已经是前妻,这点跟他自然也就没关系了,有关系的只是之前承担的夫妻共同债务。


只是关于这些,老孙却不会跟赵倩说起,因为他看到了赵倩眼神中的小狡黠。


这种狡黠,显然是在套他的话,一个傻子,怎么会知道前妻是个什么物种,又会有消息。


于是老孙惊喜的说道:“知道呀,就在街角!”


赵倩明显愣了一下子,“街角?在街角哪里啊?”


老孙很是认真的回道:“在街角开饼店啊,我们回来的时候你还买过的,你不记得啦?”


回来时……买过?


想想自己跟老孙回来时买过的东西,赵倩顿时恍然大悟,旋即哭笑不得。


确实买过,也确实在街角开饼店,老婆饼店嘛,老婆开的饼店,没毛病……


随后又拐弯抹角的问了其他几个问题,都被老孙一一给回答上来,这才打消了赵倩心中的疑虑。其实她也不是有多怀疑老孙,就是刚才做饭的时候想了想,一上午的工夫被老孙连吃带摸的,总感觉好像被套路了,但是又找不到什么痕迹,所以才会有这种怀疑。


不过眼下那种怀疑已经被打消了,所以赵倩也就放心的拿出酒来。


她今天中午就是想喝点酒,借酒消愁,毕竟生活事业双不顺,哭不得喊不得,酒总喝得。


当赵倩怂恿老孙也喝点的时候,老孙摇头撅着嘴回道:“才不要,我要喝甜水,你有。”


甜水的话题再度提起,让赵倩大羞,她嗔瞪了老孙一眼,没接这个话茬,非逼着老孙喝点。


小孩子总有好奇心的,老孙不是小孩子,但他装的是小孩子,所以装也得装圆润了。


于是在赵倩的怂恿下,他喝了一小口,随即就夸张的表演着,表示辣到不行。


那种表现,直惹的赵倩咯咯娇笑,“还是大男人呢,怎么还怕辣呀!”


老孙当时就发起了严重抗议,“我是小宝宝,我不要当大男人,我是小宝宝。”


“好好好,小宝宝小宝宝,老孙是小宝宝……”


拿言语哄下老孙后,赵倩找出饮料来给他,自己倒了杯白酒。


看那满杯不溢的倒酒技术,似乎是老手啊,看来能喝点!


但随即老孙就发现自己错了,满杯不溢纯粹是巧合,一杯倒倒是真的。


老孙原本还琢磨着如果赵倩酒量大的话自己多劝她喝几杯,哪成想,两口干完后没多会儿,赵倩就左摇右晃的,感觉就跟和地球的自传达成了共鸣似的。


就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骂骂咧咧的吐槽着王胜利,最后还扯上了自己丈夫。


不管能说的不能说的,全部都吐槽了个干净,包括丈夫快枪手的事情。


据她所描述的状态,那可是真快啊,连穿脱裤子算上满打满算一分钟,还得是系腰带的那种裤子,但凡是直接能褪掉的裤子,可能都到不了一分钟。


难怪赵倩对那方面那么敏感,又那么渴望,老孙可算是找到根源了。


不过这种根源,却让他有了种想要满足赵倩的感觉。


尤其是赵倩已经趴倒在桌子上后,他想要满足赵倩的感觉就更强烈了,真想粗暴的弄她……

老孙可不仅是想想而已,他是真有那个胆量。


仗着傻子的身份,他绝对是无所顾忌,这点从闯教委那点就看得出来。


所以同样是仗着傻子的身份,他也想好了弄完赵倩后,等赵倩醒来的说辞。


他就拿赵倩漏水说事,赵倩自己拿手指补不过去,他就把自己的那儿给塞进去补上了。


这套说辞一出,绝对没毛病,赵倩只能哑巴吃黄连,赚一个有苦也难言。


因而在再三试探过后,确定赵倩睡着了,老孙就把她给抱到了大床上。


将赵倩脚上的拖鞋脱下后,那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精致小脚丫就暴露了出来。


说来那双小脚丫也是真美,白皙娇嫩的肌肤裹在黑色的超薄丝袜里。


在丝袜的魅惑黑色渲染下,将那双白皙小脚丫的性感衬托到淋漓尽致。


尤其是脚指甲上的姨妈红色彩,更是将赵倩内心深处的欲望火焰彰显到淋漓尽致!


望着被捧在手里的这双性感小脚丫,老孙忍不住的凑上嘴巴,狠狠吸吮亲吻着。


以前他没有恋足的癖好,只怪赵倩这双丝袜玉足实在太美了,美到每一寸肌肤都让他忍不住的留下吻痕,感受着属于赵倩的迷人娇媚。


甚至在吻弄完那双玉足后,老孙就顺着她的丝袜玉腿,一寸一寸的吻到了赵倩的身下。


在吻到大腿内侧的时候,醉酒中的赵倩就已经有了爱的反馈。


那条裹在黑色丝袜里的雪白真丝小裤,此刻泛现的湿润痕迹便是最好证明。凑上鼻尖深深嗅了一口,真的好香,香到老孙都已经忍不住的探出舌头,想要去感受赵倩的美与魅。


不过终究他还是忍住了这种欲望的冲动,因为最美好的事情,他要留待最后才行。


因而下一瞬,他就解开了赵倩的衬衣扣子,将那件裹覆在她胸前的胸杯给撤掉了。


在粉色胸杯彻底的一瞬间,那两蓬傲娇的迷人彻底暴露出来,就那样荡漾着,挥发出属于它们的迷人与娇媚,甚至因为在老孙刚才对赵倩玉腿的吻弄下,它们都有了爱的红晕反馈。


这让它们看起来更加的娇媚,也愈发的迷人有诱惑力。


老孙忍不住的深深吸了口气,随即埋头落在了赵倩胸前。


那一瞬间,所有的美好与温润充盈着他的嘴巴,直让他感觉到满口的香腻。


而这时候的赵倩,既然是在酒醉中也爆发出了媚魂的嘤咛。


这是她娇躯的本能,也是她欲望的展现,她人醉了,但是本能和欲望没醉。


那如同狗尾草撩进人心头的嘤咛,便是最好的证明,直撩的老孙感觉身下都要炸掉。


所以在连吃带玩弄的过了十分钟后,老孙就不行不行的了。


他真的要发泄才可以,他必须要发泄了,不发泄他担心自己会被憋死!


于是下一刻,他就松开了赵倩的身前,拿手指勾住赵倩的丝袜跟小裤边缘,全部都褪了下来。


刹那间的粉润美好,直将老孙在视觉上冲击的魂不守舍。


那么美,那么魅,他真的好渴望,渴望在赵倩这具日思夜想的娇媚身子上,发泄个酣畅淋漓。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得零距离的品尝下属于赵倩的娇媚才可以。


下一秒,他的嘴巴就立刻落在了赵倩娇媚的身下,狠狠的品尝起了那迷人的诱惑地。


而伴随着他的这种行为,赵倩也泛起了迷人的娇吟声,哪怕她是在酒醉的状态中。


那双修长的玉腿,更是来回的蹬扯着,足以证明此刻她那儿的火焰,到底是有多么的旺盛……


足足半个多小时的撩弄后,老孙再也把持不住了。


他粗暴的扯下了自己裤子,随即挽起了赵倩那双白皙美腿,任她娇媚处彻底暴露出来。


而眼下老孙要做的,便是把那儿送进赵倩身子里面去,从最深处感受她的妩媚与娇柔……

老孙真是被诱惑到不行了,赵倩的身子实在是太过迷人。


单是拿眼睛看着,都让他感觉到一种无与伦比的诱惑,那种美与媚直让人躁动。


眼下老孙就躁动了,除了破入赵倩那具娇媚的胴体外,再也没有别的念想。


而且他显然也不是只有念想,已经被挎起的属于赵倩那双修长白洁的玉腿,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就在老孙即将接触到属于赵倩娇躯最为迷人的地方时,却突然有手机铃声响起。


本来就是趁着赵倩酒醉偷偷摸摸的干,这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直把他给吓了一跳。


老孙连忙将赵倩的手机调设静音,随即望向她那张娇媚的脸蛋儿。


还好,赵倩这会儿除了被他撩的俏脸通红外,并没有其他的表现,这让老孙松了口气。


可就在他准备继续破入赵倩身子的时候,手机铃声竟然再一遍响起。


老孙都急眼了,这谁呀这是,不把赵倩搞醒还没完了是吗?


事实上还真是这样,电话连续打了七八遍,老孙还不敢挂断,担心赵倩醒来后看到有拒接的电话,毕竟傻子是不会鼓捣手机的。


没办法,他只好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给挂断。


同时他心里也特别好奇,身为赵倩的学生,刘蔚萱干嘛这么一个劲儿的给赵倩打电话?


想不通,估摸着是有什么急事吧?


思来想去的,老孙也不管了,眼下还是跟赵倩在一起干点什么比较实际。


于是他重新在赵倩那儿亲了一口,就再度抄起了那双修长玉腿。


可就在准备再度破入的时候,老孙又一次的停手了。


不过这次倒不是因为还有电话打来,而是因为老孙心里觉得有点别扭。


睡了赵倩固然是好,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就在刚才准备破入的瞬间,他惦记起了一件事——


眼前赵倩生活跟工作双不顺,如果自己再趁机把赵倩给那样儿了,那赵倩醒来后发现会怎么办?自己拿漏水堵上那套由头显然是能够保全自己,可赵倩呢?


哑巴吃黄连的赵倩,会不会因为接连遭受意外而导致一时想不开?


都借酒消愁的女人了,如果自己再趁机欺负她……她好像真的有想不开的可能性。


心里惦记着这点,老孙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放弃了进入的诱惑。


他琢磨着还是打个长远的打算比较好,像赵倩这么娇媚又这么善良的女人,他真的好想永远跟她在一起,而不是一次半时的弄完算完,所以他最终忍住了,没有进入赵倩的身子。


但忍住的只是不进入赵倩身子而已,欲望却不能完全忍住。


因而在紧随其后的,他就凑紧了赵倩那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性感小脚丫,帮自己揉弄着。


而在揉弄的时候,老孙也凑上嘴巴,再度品尝起了属于赵倩的娇媚芬芳处……


这一次,老孙足足玩弄了一个多小时,才有了停下的迹象。


而停下不是因为结束了,是快要结束了,他需要一个发泄的地方。


赵倩那张猩红的小嘴儿越看越迷人,越看月带劲。


于是老孙从赵倩身下离来,直接趴在了赵倩的脑袋上,将身下送进了那里面去。


下一刻,借助赵倩那张性感小嘴儿和香舌的作用,老孙终于达到了情绪的巅峰。


一波又一波的热浪悉数打进了赵倩的嘴巴里,一滴都没有浪费。


而面对这种热浪,醉酒中的赵倩则本能的做起了吞咽的动作,同样一滴也没有浪费。


只不过看起来,她好像已经有了要醒来的迹象,眉头已经连续皱紧数次了……

见赵倩要醒来,老孙担心的赶紧收拾利索,如果被赵倩看到那可不妙了。


但万幸的是,赵倩皱眉了几次后,翻身再度陷入了熟睡中。


这让老孙暗暗松了口气,只要能继续睡下去就好,这样应该就不会发现什么了。


将一切都收拾规整后,老孙躺在床上,望向了熟睡中的赵倩。


那么美,那么媚,俏然的脸蛋儿上还留有刚才余韵的红,真的很是迷人。


哪怕是在睡梦中,也美的让人心动,恨不能将她拥抱在怀中,永远都不撒手……


大约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后,赵倩终于昏昏沉沉的从酒醉状态中脱离。


她捂着有些发痛的脑袋,随即望向了旁边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托腮规规矩矩望着她的老孙。


“你怎么在这?”


刚刚睡醒的赵倩脑子都还没来得及转悠,就提出了这个问题。


不过这个问题出口后,她很快就笑了,老孙在这吃的午饭,当然应该在这。


但是之后老孙的回答,却让她有些笑不出来了。


因为老孙很认真的告诉她说,“你睡着了,睡梦里翻来覆去的,我觉得你做噩梦了,我得保护你,所以我就一直在这。”


赵倩当然做梦了,现在回想下,做的还是旖旎的春梦,好现实的那种,如同真的被亲吻到那里一样,直亲的她火烧火燎的,现在感觉那里还有种欲焰充盈的感觉。


所以她在睡梦里翻来覆去,显然也是欲望使然,让她忍不住的难受自然睡不老实。


可赵倩万万没想到,老孙竟然就这样一直守着她,还很认真的说要保护她。


这种话,说的让她心里暖暖的,有些感动。


即便是自己的丈夫,也不能在自己醉酒后,守护自己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吧?


望着老孙,赵倩问道:“你一直都坐在这,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守着我?”


老孙很认真的点点头,随即忽地起身,“我要去嘘嘘,我快憋不住了!”


望着老孙急赤白脸的匆忙身影,赵倩忍不住的想笑,因为确实好笑。


可是她又笑不出口,因为老孙是因为守着她,所以才一直憋着的,真正做到寸步不离。


这让赵倩心中斥满了感动的情愫,觉得老孙对她真的好好。


在这种生活与工作遭遇双重困境的情况下,有人对她这么好,这让她感觉到好温暖。


只是……在温暖之余,她觉得怎么小脚丫还有些痛意呢,就跟要磨秃噜皮似的。


于是随后赵倩就诧异的问道:“乖宝宝,我的两只脚心为什么会痛啊?”


这是很明显的痛意,她认为这很不正常。


但老孙却认为很正常,隔着丝袜磨了一个多小时呢,能不痛嘛!


不过这话老孙显然是不会跟赵倩说起的,他从卫生间里出来后说道:“因为电视上说,喝醉酒的人只要按摩脚,就会很快醒来,所以我帮你按摩了,但是你醒。”


赵倩恍然大悟,难怪小脚丫会稍稍有些同意呢,原来是这样。


再想想老孙对自己的关怀,赵倩真的觉得心中好暖。


如果、如果老孙不是个傻子的话,自己可能会跟他走的更近吧?


脑海中刚刚泛起这种念头,赵倩就使劲摇头甩了出去。


她还是希望老孙继续当个傻子,因为只有当傻子,才会继续对她这么好,也才会让她可以肆无忌惮的靠近老孙,就像是现在这样,把老孙喊进屋子里后,抱进老孙的胸膛。


随即更是羞红着脸蛋儿,在老孙嘴唇上轻轻亲了一口,“乖宝宝,你真好,谢谢你。”

赵倩感觉老孙好像已经走进她心里面了,尽管这让她觉得对丈夫有些愧疚,可是她忍不住。


像她这种情况,既要面对生活中的凄苦寂寞,又要应付工作中的骚扰不顺,她真的好累。


如果没有老孙温暖她的话,她都不知道醉酒醒来后的自己,该怎么继续面对生活跟工作。


虽然她现在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但至少她心里很暖,有人可以依偎……


不过就在这时候,敲门的声音响起,赵倩吓到赶紧脱离了老孙的怀抱。


虽然老孙是个傻子,可他首先还是个成年男人。


羞红着脸蛋儿,赵倩赶紧深吸口气平复下有些羞赧的心情,随即起身往门口去了。


同时她也有小声嘱咐老孙,不管是谁,老孙都不准说出她亲他嘴儿的事情。


在得到老孙点头认可后,赵倩就去开门了。


打开房门,赵倩很是疑惑,没想到站在门口的竟然是自己学生,刘蔚萱。


“老师,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呢,我都给你打七八个了。”


赵倩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刘蔚萱就已经对她问出了口。


边招呼刘蔚萱进门,赵倩边问道:“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进门后的刘蔚萱压制不住脸上的喜悦,一把抱住了赵倩的胳膊。


“有啊,还是个大好消息呢!”


“说出来老师你可能都不信,王胜利被带走啦,而且他让你停职留薪的报告还没下。”


“这也就意味着,你还是我们的老师,明天可以继续给我们上课啦!”


赵倩愣住了,上午王胜利还趾高气昂的呢,怎么下午就被带走了呢?


随即她向刘蔚萱询问起了更详细的内容,而刘蔚萱表示了解有限,只知道是教育局的人来把王胜利给带走的,而且是已经查证了部分他跟陈福秀有染的勾当……


这让赵倩有些喜出望外,哪怕查不到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单是身为人师却跟有夫之妇的陈福秀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种作风问题就足以把他从校长的位置上拉下来。


这也就意味着,她在工作上的麻烦解决了,可以重新再去工作了。


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而且还是大好消息,直让她高兴的想要挥舞小拳头庆祝。


生活上的凄冷寂寞,因为老孙的出现而消弭了。


工作上的骚扰开除,因为王胜利的被抓而结束。


这借酒消愁的一觉醒来,竟然接连遇到这么两个好消息,直让赵倩兴奋到不行。


要不是刘蔚萱还在这的话,她真好抱住老孙,狠狠地去亲他一口。


如果、如果再过激点的话,甚至给老孙点甜水吃吃也未尝不可能。


想到这里,赵倩那张媚然的脸蛋儿上都泛现起了羞红,自己怎么这么不知羞了呀……


正高兴的时候,赵倩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是学校办公室的电话。


赵倩接通电话,但跟她通话的却是教育局的有关人员,向她调查王胜利的事情。


赵倩当然愿意‘落井下石’了,上午王胜利威胁她,现在她就要展开报复,痛打落水狗!


于是她赶紧收拾收拾,随即对刘蔚萱说道:“哪也不许去啊,留我家,晚上我请客,庆祝一下……对了,老孙也在这,你帮我照顾下他,别让他出什么意外,他怪可怜的。”


话说完,赵倩就穿上高跟鞋拿上车钥匙,着急忙慌的出门了。


直至赵倩把房门‘砰’的一下子带上,刘蔚萱这才回过神来。


老孙啊,那个非要看她嘘嘘地方的老孙,怎么也在这里呢?!


刘蔚萱就羞坏了,万一、万一老孙又要看她嘘嘘的地方,那可怎么办呀!


恰好就在这时候,老孙也从屋里出来了。


望向刘蔚萱的眼神中,斥满了色色的味道。


这粉嫩嫩的摸一把都出水的小姑娘,老孙很喜欢……

见到老孙,刘蔚萱就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她真的好害怕,惟恐老孙对她做些什么,准确说是要求她做些什么。


但是老孙并没有这样做,在她就要逃离到门口时,老孙却捂住着肚子,“我好饿呀!”


你饿就饿呗,关我啥事,刘蔚萱摸上门把手就想开门走人。


可是这时候,老孙却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即‘哇哇’大哭,“我好饿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