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清纯女友健身房被调教-穿书睡了男主他哥

更新时间:2020-11-19 16:27:24

韩思雨更害怕了,身价?不就是卖身吗!


“咳咳!”史密斯冷静了下来,他还是要测试一下韩思雨其他的能力,因为光靠样貌在娱乐圈可走不了多远。


“来,思雨,现在来测试一下你的嗓音和演技,我打算让你成为全能艺人。”


“全能?可是我全都不会。”韩思雨的话不出史密斯的意料,但是他相信以韩思雨的嗓音,一旦唱功能跟上一定会风靡全国。


“没事,慢慢来。”


这时,韩思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韩思雨看着电话的显示名字,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是韩红颜。


接通电话,里面立刻就传来了机关枪一般语速的话语:“思雨啊,你现在怎么样了,说真的不要不好意思,就来姐我这里,我绝对把你安排好,我俩从小一起长大的,你还跟我见外!不说了,我这里给你介绍了好几个导演,一听说是我的妹妹,都想搭把手呢!”


“不用了,颜姐,我刚刚就答应别人了,一个月五万,做他的艺人。”韩思雨没有答应。


“什么?你这就答应了?一个月五万,这就五万了,你不会被骗了吧?我跟你讲,娱乐圈水可深了,你可别相信别人,不然被骗了都还给人家数钱呢!你还是来我这里吧,我这里可是大导演!有好几个呢!”韩红颜不敢相信。


韩红颜此时听到自己的妹妹被人签了,真的急了,不是关心的那种急,而是她从小就跟她一起长大,韩思雨的声音和样貌她都明白,只是自己的蠢妹妹从小都不在意这些所以没有发觉。她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跟那些导演保证,一定会吧自己的妹妹带过来,到时候只要自己一包装,往那些导演那里一送,到时候那些导演开心了,自己到时候拿到一两个好位置火了,那可就不是一个月几万块的事情了。


谁知道这算盘才开始打,就已经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你说这她能不慌吗?


“不用了,我就觉得这里挺好的,谢谢颜姐了。”说完韩思雨就将电话挂断了。


韩红颜一听电话被挂断,顿时急了,这导演那边还等着呢,自己的身体已经吸引不了那些色狼的注意了,这到时候别说好位置了,不封杀都是看在以前的情面上。

韩红颜想了想,于是只能先给家里人打电话,希望家里人能帮她这个忙。


“能问下是谁么?不会也是想要签你当艺人的吧。”史密斯问道,说真的,在这一块,他还真的不怕别人挖他的墙角。


 文学

韩思雨一脸无语,说道:“我姐,堂姐,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一起长大,却总是要害我。这次千方百计要我去她那里,说给我介绍几个导演,那才真是太阳打西边升起来。”


史密斯顿时就懂了,导演嘛,估计介绍是真,工作也是真,付出的代价可能就是你接受不了的了,而且那些个导演才算是吃人不吐骨头,自己潜规则好歹把答应的事情做到,做不到你送我我也不吃,那些导演可能就是玩玩你,玩腻了你就直接丢掉了,反正已经腻了。


估计她那颜姐就是属于这一种吧。史密斯摇了摇头,也不再去管,这对于他来说还真的只是小角色。


“那行吧,今天就到这里,你先回去休息一下,下一次我再喊你过来你记得还是穿这件衣服,这件衣服就送你了。”


韩思雨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出乎她的意外,这简直就是天降横福:“行,那不见不散,这几天我会稍微补一下知识。”


第二天一大早,史密斯就照常到点去了公司,这之前还把张志远也给顺便接走了,临走之前并没有留下他和刘雪莹那晚不正常关系的任何的蛛丝马迹。


“昨晚真不好意思,还麻烦你送我回来,真的是喝多了。”张志远在史密斯的车里面寒暄着向昨晚的事情道歉,看来是完全不记得其他的了。


史密斯脸不红心不跳的莞尔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看着十分的靠谱老实,在张志远的心里面更加的增加了好感。


“真是客气,我们为了华夏工作,这些事情本来就是要互相帮助的,只是你的酒量还真的是需要再练练啊,不然每次都给嫂子添麻烦。”


史密斯和蔼的和张志远说道,让人察觉不出半分的异样来,完全就是一个可靠优良的人,张志远心里特别的舒坦。


刘雪莹看着史密斯把张志远送上了车,在门口望着,今天遇到史密斯来接张志远,想起那晚的事情心里面正慌张。


而恰巧此时,听了史密斯的话,张志远不以为然的朝着车窗外站在门口的老婆挥了挥手,笑的那是一个自然,浑然不知自己的娇嫩老婆已经被自己口中的的好同事搞过了。


“雪莹,回去吧!”


看到刘志远朝自己挥手,刘雪莹也慌忙抬手挥了挥,身上穿的一件粉白色的吊带裙,但是身材太好,尽管是这样平常的衣服,现在看起来也非常的养眼。


史密斯也朝着站着的刘雪莹笑笑,便回过头去发动车载着张志远起身去往华夏了。


车一路走到了公司的大门口,却不想听到了一声“砰”的厚重的碰撞声音,张志远心里面一阵不安,想着怕不是撞到了什么人。


“我去下车看看,应该不严重,都到了公司门口了,还有碰瓷的?放心吧,要是真的有什么麻烦事,我一定站在你这边。”张志远首当其冲的下车去查看情况了。


史密斯无奈的摊了摊手,也熄了火,下车去看情形,心里面倒是漫不津心的,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和看法,他的心里面自有定夺。


他带上了自己的黑色墨镜,于是便走下了车,看到一个连车带人摔在地上凄惨落泪的小妹妹,委屈巴巴的朝着史密斯瞅着。


“还好,是自行车,车子还算好,人也应该看这架势没有多大的伤势,不至于碰惨,我们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快回公司吧。”


张志远走了过来,查清完这件事情的损伤程度之后唤着史密斯赶快离开,这是自家的公司门口,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影响的可是华夏的名声。


史密斯倒是完全不在意的拒绝了,看着眼前跪坐在地上的娇小人儿俯身,把眼镜摘下来插到衣襟口,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问道:“这位小姐,一切还好吗?”


不问还好,这一问那女人哭得更加厉害了,仿佛是受到了多大的委屈一般,泪不成声的哀嚎着。


张志远在一旁听着实在是感觉到烦躁,有点受不了于是拍了拍史密斯的肩膀,先行离开了。


史密斯也汗颜,没想到给自己招来这样一个麻烦精,不过索性这样的人他也见的多了,见怪不怪,心里也没有多大的感触,冷眼看着她

华夏的艺人很多,名气在行业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换着花样挤破了头也想进华夏的门。


不过,天底下哪里有这样平白无故的好事呢,华夏最不缺的就是美艳的美女了,更何况大多数还是家大业大,靠后门来的。


“我真是太惨了,出来还被车给撞到,本来心情就不太好,这么一整就更加对生活没希望了,可怜我这十几年,一直谦虚学习,家里的情况也不是很好,我真是……哎,我太倒霉了,我怎么这么惨呢。”


坐在地上的人情绪越说越激动,史密斯看着这样也不是个事,于是便伸手让她先站起来,有什么话先起来再说。


那女人一见史密斯伸过手来,于是便假惺惺的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十分娇弱的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眼睛里还不时的抖落出来几颗珍珠大小的泪珠。


“请问小姐贵姓?”出于客气,史密斯还是礼貌性的问候了一句,哪想这个人竟然开始自顾自的演说起自己的生活不易,各种惨不忍睹。


史密斯这道她想要博得自己的同情,但是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他的心里面自然是心如明镜一般,知道对方常用的小伎俩。


“我,我叫杜若若……实在是很抱歉,碰到了这样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


那女人站起来,哭声也收住了一些,还是那副娇滴滴的做派,史密斯看着她扭捏的样子,心里面在想着什么。


“哪里哪里,是我的车撞到了您,还得和您说一声抱歉呢,感觉身体有什么不大舒服的地方吗?要不要去带你看看医生?”


史密斯直接话切入正题,想着要是出了什么事还是赶紧去看一下,省得以后有什么麻烦,但是对方似乎完全不在意。


“没事没事,不用麻烦您啦,也算是我自己自认倒霉罢了,刚刚出来社会上工作,有很多事情都还不是很成熟,笨手笨脚的总给人添麻烦,还是算了吧,您不用在意我。”


杜若若假意推辞着,史密斯见状,于是心里面有一种隐隐的不对劲,感觉对方似乎是有意碰自己的车,但是却不领情,肯定是有别的心思。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这个人实在是太笨了,家里一家老小还指望着我能够出人头地呢,怕是要让他们失望了,我这么差劲,真的是太惭愧了……”


杜若若说着说着,又开始抽泣了起来,肩膀都随着一抖一抖的,史密斯看着心里面觉得很想笑。


“这位小姐,我看您倒是大可不必如此,谁的人生总是一帆风顺的呢,还是应该自己提升一下自己的技能,这样一定会有所改变的。”


史密斯还是好颜的相劝着杜若若,还没了解到她的底细,自然自己也不好多插手什么,更何况他的身份还是华夏的一员,可不能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时间不早了,小姐,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去上班了,给您添麻烦了。”史密斯看了看时间,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女人哭哭啼啼的场面。


杜若若听了之后,睁开了大眼看着史密斯,眼眶里还有打转儿的泪盈盈的水花,似乎有点措手不及的样子,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史密斯匆忙的把地上摔倒的自行车给扶了起来,摆放到一边之后便鞠了一个躬离开了。


“这……好吧。”杜若若听到这番话之后,也只好愣愣的站在原地,眼睛一直看着史密斯离开走进了华夏的大门,心里面若有所思着。


史密斯走到了公司的自动扶梯上,隔着公司的玻璃墙,还能隐约的看到外面杜若若的身影,查看了自己腕上戴着的手表,已经快要到了打卡的时候了。


没想到自己今天出门还碰到了这样奇葩的事情,被一个自行车给碰瓷了,不过这姑娘倒是长得还可以,查一查她的身份,说不定日后还有接触的好处。


一切还是照常进行着,张志远被自己的老板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自行离开去处理一些业务了,史密斯也会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处理事情。


面对着自己的同事,想起那天晚上做的事情,史密斯依旧神色如常的对着张志远平常说笑着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像个没事人一样。


“杜若若,这个人到时看起来还有点姿色,要好好的查一查。”史密斯心里想着。


张志远看着史密斯过来了,于是便凑了过去问刚才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史密斯摇了摇头,笑着忙自己手里的事情,打开电脑查着什么。

不得不说,在平常人眼里觉得伦乱的事情在他这个经验老道的人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也可能只是一件增添生活乐趣的一点小插曲而已。


“那晚上的客户还真的是不好搞啊,把你喝成那个样子,平常也很少见你被灌醉,还真是稀奇。”史密斯一本正经的和张志远唠着嗑,手里打字的速度也不曾停歇。


他的眼睛里面立马便浮现出了电脑查出来的关于杜若若的信息。


史密斯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哦吼,竟然是华夏的小艺人,有点意思。”手顺势往下翻着,查看了其他的信息便心中有底了。


“哈哈,幸好还有你在,不然我可真的是东倒西歪的找不着回家的路了,还得把你嫂子给着急死,万幸一切都好。”张志远心很大的说着。


“那是,等咱们这个大客户给完全的谈下来了,我们在一起去喝一杯庆祝庆祝。”史密斯笑着接应着张志远的话,手里忙活着手头的工作。


这个时候,公司的侯客厅里面给史密斯传来了话,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张志远边看着史密斯通完话之后走出去了。


史密斯来到了一个人往来少的房间,似乎还没有人,据刚刚电话里所说的是有人约他在这里碰面,也不知道是谁。


“嗨,原来是你啊,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碰面,你也是这里的一员,还真是机缘巧合呢,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是杜若若!


只见这朵白莲花笑脸相迎的朝着自己贴了过来,史密斯心里面不禁一阵怀疑,他自然是知道杜若若这个人不简单,一定是出于什么目的才要接近他。


“哦,客气,今天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还请不要放在心上,若是今后有什么工作上的困难,可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来问我。”史密斯也笑脸相迎着,故作不知。


杜若若闻言,语气变得开始暧昧起来,慢慢的凑到了他的耳朵旁边,呵了一口气,把史密斯心里弄的痒痒的,不过心里面倒是很清楚这个女人做什么。


“不懂的地方吗?史密斯先生,若若在这里还是个新人,要说这不懂的地方,那可太多了,还要烦请先生能够日后好好的给我私下指点指点啊。”


杜若若显露出来了自己的暴露的一面,似乎之前那个弱不禁风胆小的形象荡然无存,史密斯心里发笑,果然这女人有些手段,不过对他而言还是太嫩了些。


心里正想着这件事情的利害,杜若若的一条腿已经盘着自己的大腿根游走了上来,史密斯顺势抓住,这滑嫩的腿,果然是别有一番风味。


“白给的好处,还要不要呢,这姑娘倒是这样放得开,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以杜若若目前的地位来说,招惹自己并不会给她什么好处。”


史密斯心里倒是完全都不抗拒,任凭这眼前的女人坐着什么样的动作,心里完全不为所动,杜若若见此,便抬起自己的手指,朝着史密斯的胸口戳了戳。


“先生,那就烦请今后还要多多照顾我了,若是有什么别的需求,可以来找我哦!若若一定会尽量满足先生的愿望。”


杜若若张开轻薄的嘴唇,语气极其谄媚,殷红的口红色号倒是衬托的她整个人都有一种魅惑的风情,史密斯眼神迷离的看着她的唇,继而朝着她胸口处看了看,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原来杜若若还有这样的一面,不过到也不是什么惊奇的事情,他史密斯一路以来国内外多少名模美女他没见过?


“不过,她一个艺人这么卑贱,自然是有什么利益相关的事情有求于他,又或者是要抓他什么把柄想要威胁他吧。”


史密斯实在是想不出来这个杜若若装作白莲花博取他同情的其他的正当原因了,更何况那件事情本来就很怪异。


杜若若这样渴求于他,那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这天底下白好的事情,他若是不识好歹,别人那是无福消受了。


“那就要看您的表现了。”史密斯一脸绅士的笑着,面对这些女人的投怀送抱,他向来都是来者不拒,这些事情无疑对他来讲不会有任何的坏处。


说着便手中有力道的揉捏了杜若若的大腿一番,于是顺势把她推倒在旁边的墙上,低头笑着看她,心计一涌而上。

次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夜做了美梦,史密斯今天难得起晚了。赶到公司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踩着点进了公司大门,心情相当愉悦。


这份愉悦很快就被加大了,因为史密斯看到了在电梯前面的杜若若。


“不好意思啊总裁,今天有些起晚了,不过没有迟到哦!总裁今天也来的比平时晚呢,也是赖床了吗?”


杜若若一手拿着手包放在肚子上,一手将耳边的碎发抿到耳后,一副娇娇弱弱的样子,很是惹人心怜,但凡对她有好感的人,大概都会觉得这是个美人坯子。


可惜史密斯并非一般人,虽然风流好色,但也不是送上门什么都会吃下去,这个女人,未必是个好惹的角色,没什么干系还好,若是有,那被她缠上,可是得不偿失。


但送上门的豆腐——不吃白不吃不是?


“嗯,起晚了。”一边敷衍的应付着这个女人,一边在好奇这个女人要装到什么程度,毕竟是不介意陪她玩玩的。


两人一起上了电梯。只有两个人的电梯是可以发生很多有意思的事情的,抱着一种对这个女人能装到什么程度的好奇,史密斯静静地等着这个女人的动作。


果不其然——“总裁,您今天用的什么香水呀?这味道可真好闻!”一边说着,一边靠近史密斯假装闻着他身上的味道,一边有意无意的蹭到史密斯的胳膊,又立刻拉开了距离。


没等史密斯回答她,又想说什么,这时候电梯到了。杜若若不情不愿的往前走,出了电梯又回头看了史密斯一眼,有点含情脉脉的错觉。


电梯门关上以后,史密斯笑的玩味,不过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毕竟想要傍上他,然后一步登天的艺人太多了,杜若若在这群人中,颜值算不上好的,身材也只是凑凑合合,还不能够进他的眼。


杜若若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有人眼尖地看到了史密斯也在电梯里。众人早就知道新来的艺人心太大,想要勾引史密斯,看着两人似乎是一起来上班?这里面的名堂可就大了。


八卦的力量总是异常的强大,不到半天,公司上下都已经知道了今天早上史密斯和杜若若一起来上班了,并且两个人还迟到了。


杜若若中途去卫生间的时候,在隔间里磨蹭了一会。她听到了有人在议论她。杜若若心里清楚自己这样试图勾引史密斯是肯定会被某些自诩正义的人所看不起,但是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对不对?


不过这次听到的,并不是意料中的对她的唾弃,而是今天早上塔河史密斯一起坐电梯这件事情。


杜若若心中暗喜,虽然很是担心若是不澄清,被史密斯知道可能不会放过自己,但是——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啊,所以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就让八卦之火慢慢燃烧,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真的想要得到什么,还要史密斯亲口同意才行。


自己这些天总是给他一些甜头,他总不能一点想法都没有,要不,就今天试试?


杜若若大概是对自己的勾引很有信心,但却不知道在她之前有不知道多少个艺人想要这么做却没有成功,毕竟史密斯可是应对过太多像她这样的女人了,哪怕是吃完不认账,也没有丝毫的负担。


杜若若到史密斯办公室的时候,史密斯正在和人讨论一些事情。杜若若敲门的时候,并没有想到里面有人,所以开门进去的时候撞上的是另一位艺人略微诧异的眼睛。


一瞬间的慌张过后,杜若若迅速镇静下来,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就动作自然地走到办公室的另一边坐着去了。


史密斯微微皱了皱眉头,在面前人投来带着疑惑的目光之后,史密斯舒展了眉头,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


这位艺人也算是有眼色,显然她也是误会了什么,跟史密斯打了声招呼,就先回去了,临走之前还约定了一下下次见面讨论事情的时间。


史密斯有些不高兴,对于杜若若这么自然地做到他常坐的沙发位置上——显然这个女人也是在自己的身上耗费了一些心思,但是这么明显的目的不纯,着实是很难让他生出好感。


杜若若却是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丝毫没有自己打断史密斯与人谈话的意识。


面上的笑容带了些讨好,又有些自信?史密斯对这个人并没有太多的耐心,之前没有拒绝送上门来的豆腐也只是并不在乎所以为之。但是这个人如果蹬鼻子上脸,史密斯真的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脾气的人。

史密斯觉得自己的不耐烦已经有些抑制不住了,但是还是选择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杜若若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有些惹得面前的男人的不快,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容貌在这个人的眼中不值一提。


“总裁,我来找您是想问问您对接下来的和MACA代言的名额有什么想法呀?”边说话边做出她惯常的动作——捋头发。


她确实是知道自己哪里最美,也深谙男人喜欢什么样的人,但是她却始终记不起这一些的前提是你目标的人对你是有好感的。


也许不是没意识到,只是过于自信,或者说自大。


她一开口史密斯就知道杜若若来找自己的目的了,或者最近一直在勾引自己的原因。这是很多人都会做的事情,毕竟一步登天的好事,只需要付出身体。


只是这个女人的胃口挺大的。MACA毕竟勉强属于高端品牌的范畴,想要拿下这个代言的人不在少数,只是靠着一些微末的肉渣就想要得到代言,这女人未免太过天真,让人喜欢不起来。


“这件事情,公司还没有决定,不过总归是会选择最合适,最有上升价值的人,你可以去试试参加竞争。”


这几乎就是赤裸裸的拒绝了,杜若若有些面上挂不住,随便应付了几句就离开了。


杜若若以为自己即便是没有得到史密斯的许诺,也至少凭着那个八卦,也能得到一些优待的,可是没想到,没过多久,自己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好看这件事情又传遍了公司上下。


本以为杜若若傍上了史密斯的人都有些明了,自以为猜到了一部分的真相——杜若若以为自己勾引了一次史密斯就得意忘形,又得罪了史密斯。


也的确是一部分的真相——杜若若已经接近得罪史密斯了。


流言始终是最伤人的东西,白莲花也逃不开流言。


杜若若在楼下的咖啡厅呆着的时候,就收到了许多若有若无的目光,或者嘲讽,或是怜悯,杜若若有些接受无能,却也只能假装没有看到。


因为并没有关系好的姐妹来给杜若若讲这些变化不停的八卦,所以她想了好久才想明白为什么早上还对她有利的八卦到了下午就变了样子。


这其中还有上次的厕所隔间的帮忙——同一个隔间,听声音也是上午的那个同事。


真巧。


“还以为那杜若若傍上了史密斯,从此飞黄腾达了,哈哈,真是好笑,你说她怎么就不太有脑子,既然能够傍上了史密斯,却还不懂见好就收,看那样子,似乎是狮子大开口,把史密斯惹恼了……”


“谁说不是呢,早来我还好奇,史密斯怎么就看上了她了,估计呀,就是她为了MACA的代言自己送上去的,可是她也不看看,她可不值MACA带给公司的利益,史密斯怎么会让MACA的合作砸在她的身上……不自量力……”


杜若若一边听着,一边心如刀绞。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么下去,自己明天可能会面对更多人的冷眼……MACA的代言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性!


史密斯不愿意帮忙,杜若若只能自己想办法来扭转一下现在的局面——不如……不如就让上午的八卦更加发酵一下,来掩盖下午的事情好了。


反正只要史密斯不拆穿,就不会怎么样。何况史密斯,总归是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有关于他的八卦的……


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杜若若心下一定,就推开了隔间的门。


“如果史密斯知道知道你们在这儿这么议论有关于他的事情,不知道你们会怎么样呢?”


杜若若一脸镇定,又带着点笑意,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同事。


那两人被当事人抓包到背后说人的八卦,有一瞬间的慌乱之后又镇定下来,那两人都觉的杜若若是在虚张声势。


其中一个人张口嘲讽到:“呦,某人以为自己要飞航腾达了,结果没想到自己胃口太大,吃不下啊?”


“是啊,我们有在谈论史密斯吗,你有证据吗?”


杜若若一贯是会装腔作势的,她虽然有些生气,但却并没有慌乱,轻蔑的笑了笑,径直出了卫生间。


若是杜若若与她们争论,他们还会觉得杜若若恼羞成怒,或是装腔作势,但是这样置之不理的态度让他们有些心里没底。


既然杜若若能够勾引史密斯一次,那若是情人之间的置气,哄一哄就算完了,两人若是真的在一起了,那……

两人看了看彼此,想到了同一个地方,两人默契的闭上了嘴巴。


史密斯觉得这两天公司里的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但是他又不知道原因。他的直觉告诉他公司的人在议论她,或者与他有关的事情。但是史密斯想不到是什么。


等到一个女艺人来与史密斯谈论事情的时候,史密斯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和公司里的一些人是一样的。终于忍不住问道:“最近这是怎么了,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奇怪?”


女艺人有些错愕:“奇怪的不应该是你吗?你不是和……那个谁在一起了吗?大家都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看上她了啊,毕竟你的眼光……”


史密斯更加奇怪了,被这女艺人的解释搞得更加迷惑:“我怎么有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女艺人语塞,愣了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试探性的问道:“怎么,史密斯你没有和杜若若在一起吗?她……似乎在宣扬你和她在一起了?并且大家都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看上她……”


史密斯变了脸色:“杜若若?就是最近的那个新人?这么不懂规矩?我竟然不知道!还有人敢顶着我的名头!”


女艺人瞬间想明白了其中的内情,忍不住吐槽道:“我们就说你怎么会看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不过大家都在说你前几天和她一起迟到来着……”


史密斯的脸色更黑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先等一下。”


然后也不避讳女艺人,直接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吩咐要助理雪藏了杜若若。


助理虽然吃惊,但也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一边应下史密斯的吩咐,一边在心底暗骂杜若若不知死活。


大家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就连助理也以为史密斯真的和杜若若在一起了!


那女艺人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了以后,帮助杜若若大肆宣扬,以至于杜若若的行径,公司里人尽皆知。


史密斯要雪藏杜若若的消息传的比风还要快,本来这两天大家都对杜若若很客气了,也没有人再提那天她从史密斯办公室出来脸色不好的事情。


杜若若只是觉得公司里的人看她的眼光忽然变了,变得有些如芒在背,宛如嘲讽,很是尖锐。


杜若若找到她的经纪人的时候,经纪人已经帮她把东西收拾好了。杜若若有些慌张,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来不及开口问,经纪人就直接告诉她,她可以离开了。


杜若若没想到史密斯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这么干脆果决地将她雪藏!自己只是一个新人,本来就没有多少资源,曝光度也不够,等到雪藏回来,自己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杜若若慌了,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公司里的人大多数都恼了杜若若,打开都觉得杜若若太不懂规矩了,没有人敢想象公司里居然有艺人敢直接触史密斯的霉头。这件事情的热度维持了好一段时间。


杜若若最近被那些通告给整的很是心烦,没想到自己招惹上了这样的一个人,早知道自己就应该不那么快和史密斯摊牌了,现在搞的自己这么狼狈。


每次都在公司里面,都能够听到很多同事对着她背后指指点点的,人多口杂,起先她也倒是完全不在意这些,但到了后来,实在是切实的体会到了人言可畏的真理。


“可恶,这些人整天闲着没事干吗?什么事都要来插一脚!”杜若若打开自己的手机,每一条都有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


至于里面的内容,自己都懒得去看,肯定是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媒体为了自己的热搜度,什么都能编得出来。


在公司里面,同事们对她本人的那些品行也感觉不怎么样,所以大多数都是抱着一个吃瓜的态度,杜若若现在可算是成了一个烫手洋芋,谁都不去理她。


这些天,杜若若又开始想着找一些其他的路子给自己另寻出路了,她可不能就这样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


今天下班之后,杜若若又在路上拦下了史密斯,想着一定要给自己博得一个好的机会,不能够放过任何一个讨好史密斯的办法。


“哼,我就不信,他也是一个男人,面对我的投怀送抱就能够这样无视?还不是想着要得到什么?呵,这男人我见多了,都不是什么正经家伙。”


杜若若心里面盘算着,史密斯做到如今这种地步,肯定是自己的表现还是不够让他满意,若是真的让他尝到了自己的甜处,肯定会给自己一些好处。

她趾高气昂的挺着胸脯走了过去,今天的穿着上很是废了一番心思,有很多露点的地方该露的都有意无意的调整过一番了,显然是整个心思全部都扑在了取悦史密斯的心上。


“再怎么说,也不能够让他把我就这样雪藏掉,我还等着以后大红大紫呢。”


史密斯在车上看到了杜若若,心里面觉得有点烦,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的是穷追不舍,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颜面,为了红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够不择手段做出来。


看着杜若若踩着高跟鞋超自己的车小碎步跑来,身段在衣服上被描绘得淋漓尽致,一对酥胸若隐若无,很是勾引人。


“史密斯先生,别来无恙啊!”杜若若张开小巧的嘴唇,和颜悦色的笑脸贴在了他的玻璃窗上,史密斯心里面一阵生厌。


她接着敲了敲门,示意史密斯开车门让他进去,史密斯没有给她好脸色,但也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于是杜若若便欣喜的跑了过去。


“无聊。”史密斯心里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对这样的人很是看不起,他知道杜若若接下来可能会作出什么事情来,心里想着就算她卖身求自己也是没用的。


“这种女人,华夏怎么可能留着呢,将来指不定是一个祸害,还是趁早让她死心好了,还真是难搞。”史密斯心里开始埋怨了。


“之前的事情是我错了,还请史密斯先生能够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若若以后一定不敢这样了,您说什么是什么,若若以后都挺您的吩咐。”


杜若若一副做作的模样,把自己的身体往前面凑了凑,把自己的半个胸露了出来,一片雪白,还透露出了绯红的气色。


史密斯正眼都没有去瞧,这样的一大片靓丽的风景,若是在别人那里,倒是可以吸引很多的人,可是史密斯可是浏览过很多的美景,又怎么会垂怜她。


“而且,我也能够让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您认错,您不妨一试?”试探着说着,杜若若把自己的前胸的衣服扯开了一些。


现下这个杜若若给自己惹出了这么多一大堆破事,自己心里面对她真的是排斥的很,想不到现在还敢来招惹自己,自己肯定不会吃她这一套。


“我现在都做到这种地步了,还是拜托您能够有点脸色,不要再这样不给自己留后路了,我已经做的够手下留情了,您还是想要怎么样呢?”


史密斯口里面没有给杜若若一点同情的余地,想着尽快的拜托这个人,不要让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招惹自己了。


“额……史密斯先生,话不要说的这么绝对嘛,我还是对您有点用处的,你不妨再考虑考虑,能不能给若若一个机会,我保证什么都听您的。”


杜若若的心里面没底了,她知道史密斯既然能够作出雪藏她这样的事情,势必就是非要和她过不去了,而且之前自己做的事情也确实招惹到了他。


心里面一阵的发颤,自己的白色的双手也有点发抖,但还是盘在了史密斯的脸上,有点扭曲的笑着说:“可是……我觉得万事都有商量的余地,您就不能够通融通融吗?”


“杜若若小姐,若是您还不下车的话,我就可以让你的处境比现在的还要凄美一些,不知道您介不介意还要陪着我玩下去呢?”


“玩的下去的话,我倒是也奉陪。”史密斯又补充了这样的一句话,看来他的态度十分明确了,杜若若再怎么不懂的察言观色,也应该知难而退。


杜若若从心里面发出了一声恶咒:“算你狠!”


“好吧,先生执意把这件事情做的这么绝,那我也自有分寸,就不打扰您了,告辞。”


杜若若的心里面显然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本来还是想着能够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处理掉,没想到越弄越乱了。


“请小姐下车吧,我就不送了!”史密斯丝毫没有留一点的情面给她,像她这样一个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的人,他可是完全没有耐心去理会。


杜若若气急败坏,但也只能忍着自己心里的怒火,压着脾气夺门而出,毕竟自己再要言语招惹到他,恐怕是不会给自己更好的下场。


就这样,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袒露的衣物,遮掩着身体于是灰溜溜的逃开了,史密斯白了她一眼便开车离去了,不敢再造次。

为了处理杜若若给自己留下来的破事,史密斯这段时间可少不了要忙活一阵了,到处的找人来给自己压下这些事情。


没想到这件事情还要惹得自己亲自动手,他的绯闻一向是少之又少,从不会被人留下把柄,没想都这一次被这杜若若给害的不惨。


“喂,是王先生吗?最近我这边出了点事,相信您也有所听闻了,还希望您能够帮助我,让记者那边的人给我手下留情。”


“那当然,史密斯先生可是帮了我们公司很多的忙呢,不能够就这样忘却您的恩情,希望我们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啊,期待和您下一次的合作。”


“谢谢,那是自然。”


不知道话费了多长时间,总算是把之间事情给盖上了一个帷幕。


他动用了自己国内外的关系,总算是把自己的这些舆论给压了下去,还好他的人脉广,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结果还不错。


这天,他总算是把这些事情给处理的差不多了,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泡了一杯咖啡,于是摊坐着,半朦胧着眼睛稍作休息。


走廊里面传来了一阵的响动,心里面虽然十分的诧异,但也懒得管了,只听见一路的惊呼声和利索干脆的高跟鞋声朝着自己这边蔓延过来。


“天哪,竟然是魏蒂姐!那个大牌明星!”


“我的天哪,她也太有御姐范儿了吧,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实在是太激动了!”


听见周围的同事们在大呼小叫着,一些碎言碎语也自然飘进了自己的耳朵,史密斯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魏蒂果然朝着自己走来。


还是往昔那样的明艳动人,魏蒂现在是一个事业非常成功的女强人了,想不到这个时候还会回来,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


一声成熟冷艳的声音传入了自己的耳朵,是自己熟悉的声音:“哎哟,最近史密斯先生过的可还好啊!”


“竟也不想着来找我这位故人来叙叙旧,难不成?是嫌弃我了?”魏蒂用着一口犀利的语气谈吐着,却让人感觉到跟多酸酸的气氛冒出来。


“害,我还当是什么事情呢,竟然也搞的我们的史密斯这样头疼,不过就是一个小艺人不知死活罢了,也用得着你这样大动干戈。”


魏蒂看着史密斯也不起身来招待自己,抬眼示意了旁边的人,旁边的同事被她的美艳惊得一愣一愣的,连忙讨好的起身让座了。


魏蒂只好随意的坐在了他的旁边一个椅子上,看着史密斯一脸的疲惫,高傲的笑了笑,想不到史密斯也会有今天这幅模样,自己之前倒是从未见过。


“前些日子的流言蜚语,看来把先生给忙坏了,肯定废了一番功夫吧,真是辛苦。”


史密斯仰坐起来,有点提不起劲,魏蒂睥睨的眼神看着史密斯,不知道她的心里面在想着什么。


要说起这魏蒂,这之前也是史密斯的一个手下大牌艺人,对外的形象一向都是以御姐来示人的,而这其中的真的性情旁人则是一概不知。


史密斯最近因为各种事情被忙的焦头烂额的,除了杜若若的事情,还有自己的一些不好的事情也给翻了出来,还真的是让人恼火啊。


好不容易得了这休息的空当,没想到竟然又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只好又强装起精神来应付面前的女人了。


“魏蒂,好久不见,如果是为了看我的笑话,那倒可不必在这里挖苦我,我现在这幅样子你也是见到了。”


史密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眼睛眨了眨,似乎又在防备着什么,笑着看魏蒂。


魏蒂白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您可还真是忙呢,不过,这您的风流事竟然也会被别人抓到,我还真的是有点不甘心呢。”


魏蒂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事,似乎之前和史密斯有什么不太好的回忆,语气里面充满了埋怨和后悔。


“哦,这件事情还真的是让我头疼,本来也就是莫须有的事情,你也不要道听途说,不要放在心上,现在也总算是结束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史密斯懒得去想,一个杜若若已经够让他头大的了,现在那些流言蜚语好不容易给压了下去,他可不想再回忆什么。


“嗯,那倒也是,不过关于史密斯先生的流言蜚语到还真的是稀奇啊,这个小丫头也真的是敢做得出来,竟然敢从您的身上找新闻。”


魏蒂的语气里面很是平稳,有种若有所思的意思,接着便自己一个人置若罔闻的笑了笑,似乎这件事情和自己完全都没有关系。


“好了,这些事情也算是就这样翻过去了,不用再提了,就这样过去吧。”史密斯看来很是疲倦,有些困意的扶着头瘫坐在了办公的椅子上。


魏蒂显然心里面还是有点疙瘩,她正了正身子,伸出一只玉手撑着自己的头,侧脸看着史密斯,眼睛里面流露出一点神情。


“不过,您对这件事情就真的没有什么解释的吗?如果真的是那样,倒也不错,哎呀,不过怎么说,也真的是让人感觉到有点嫉妒呢。”


史密斯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好说的,完全是她一个人自导自演罢了,我也算是倒霉,竟然栽倒了她的手上,完全没有戒备。”


魏蒂在旁边看着,心里面闷声闷气的,一想到之前史密斯竟然和这个杜若若之间有绯言,就觉得很是不甘心。


“自己在史密斯手下这么长时间了,都不曾和他有过什么传闻,想不到一个小小的艺人刚来就能够闹出来这样的事情,还真是小瞧他了。”


“史密斯,你就这样困了吗?都不想要陪陪我吗?我可是非常忙的,特意抽了时间来看你,想着要慰问慰问你,你就这样的一副冷漠的态度,实在是太伤人心了。”


魏蒂的语气里面很是委屈,似乎觉得史密斯这样做很对不起自己,自己一个大牌艺人,难道就比不上杜若若那个新出茅庐的小丫头吗?

公司里面整个气氛都被魏蒂的到来和他们两个之间的微妙动作给搞懵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渐渐的也都明白了魏蒂以前的事情。


“魏蒂可是我们华夏出了名的女艺人,之前在史密斯的手下可真的是完全展露出了自己完美的一面,还真的是艺人界一把锋利的剑,至此之后就一直展露锋芒。”


站在一旁的一个女同事悄悄的和自己的同桌办公的人低头碎语着,语气里面满是敬佩和羡慕,似乎对魏蒂仰慕很久了。


史密斯被她说的心里有点烦躁,但也没有明显的表示出自己的那一点焦躁,毕竟公司里面这么多人看着他们两个。


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尴尬,史密斯觉得他现在有义务要把这个状态给调整调整,震了震嗓子,语气硬朗的说道:“你们都去忙自己的吧,不要在这里看刮了,被老板看到你们这个样子小心被扣工资。”


其他围观的人看到这场戏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便也纷纷离开了:“散开吧啊,都散了,散了。”


看到这群人都退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之后,魏蒂禁不住笑了出来。


“看来,史密斯先生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我还是很照顾呢,不过也不知道您这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还是说单纯的不想给我留下坏印象呢。”


魏蒂心里面还是留存着一丝的幻想,觉得史密斯不会对自己没有一点的感觉,毕竟这么长的时间自己的各方面的才艺进步飞速,她不信史密斯心里面不觉得半分的自豪和欣慰。


史密斯接下来还是没有正眼去瞧她,勉强的挽起了一个笑容。


“你现在的成功来之不易,魏蒂,一定要好好的继续走下去,可千万不要被其他的事情给打住,有什么事情找我,我一定会竭力为你办好的。”


魏蒂心里面不禁陡然,失声笑了出来:“呵呵,还真的是劳烦史密斯先生了,不过这么多年了,我似乎也并没有被抓到什么把柄,依我看还是不用担心我了,我也不是那么单纯好骗的。”


史密斯的心里面还是有点不好意思:“魏蒂,你现在应该很忙吧,怎么有闲暇时光调侃起我来了。”


“啧,史密斯先生还真的是什么时候业务都是这么的繁忙呢,我好不容易抽空来看你一趟,……怎么?觉得有点嫌我烦了吗?”


魏蒂的语气里面满是不乐意,说着便抬起了自己的一只胳膊,搭在了腿上,指甲上面涂抹着的艳丽的暗红色指甲油发着耀眼的光亮。


“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魏蒂,你还是自己去忙吧,我这几天实在是有点困了,这里很多人,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给你人由要说一些不好的话了。”


史密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里面有点红血丝,看来是熬了好几夜的后果,还是强撑着笑颜


“好吧,看你这么疲倦,是真的困得不行了,就不打扰你了,往后您什么时候有空再叙叙,我一定奉陪。”魏蒂明艳的笑了笑。


看的周围的男同事春心荡漾,要知道在以前魏蒂可是大多数人心里面的梦中情人,今日一见了真人,果然是更加让人激动了。


史密斯捧起了自己双手,由于他是黑人种族的原因,黝黑的皮肤在这个时候更加显得比较厚实有力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你得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体才好,公司应该给你放放假让你放松一下,怎么能够让你一直这么忙呢?”魏蒂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点心疼。


踩着高跟鞋离开的时候,背后还是齐刷刷的目光盯着她看,所有的人都羡慕魏蒂的好身材以及现在的功名成就,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望尘莫及的,不知道自己要打拼多少年才能碰到这样的好事,也成为另一个魏蒂。


“叮……”魏蒂手里面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魏蒂不耐烦的拉开了自己名贵的小皮包,捧起手机来查看里面的内容。


不看不知道,竟然就这样被史密斯给说着了,她之前的小炮友竟然找上了她,短信里面发出了自己的以往的字迹。


魏蒂眼神往别处瞄了一眼,一个角落里面的年轻男生正不怀好意的笑着看她,嘴角扬起了一丝讽刺。


魏蒂嗓子里面传来了低沉的咒骂声:“竟然敢威胁我!可恶!”


手机里面是一个没有署名的短信,虽然来人并没有写到自己是谁,但是魏蒂心里面十分清楚,这个人既然得到了自己的真实电话号码,当然不会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算了。

公司里面整个气氛都被魏蒂的到来和他们两个之间的微妙动作给搞懵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渐渐的也都明白了魏蒂以前的事情。


“魏蒂可是我们华夏出了名的女艺人,之前在史密斯的手下可真的是完全展露出了自己完美的一面,还真的是艺人界一把锋利的剑,至此之后就一直展露锋芒。”


站在一旁的一个女同事悄悄的和自己的同桌办公的人低头碎语着,语气里面满是敬佩和羡慕,似乎对魏蒂仰慕很久了。


史密斯被她说的心里有点烦躁,但也没有明显的表示出自己的那一点焦躁,毕竟公司里面这么多人看着他们两个。


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尴尬,史密斯觉得他现在有义务要把这个状态给调整调整,震了震嗓子,语气硬朗的说道:“你们都去忙自己的吧,不要在这里看刮了,被老板看到你们这个样子小心被扣工资。”


其他围观的人看到这场戏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便也纷纷离开了:“散开吧啊,都散了,散了。”


看到这群人都退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之后,魏蒂禁不住笑了出来。


“看来,史密斯先生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我还是很照顾呢,不过也不知道您这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还是说单纯的不想给我留下坏印象呢。”


魏蒂心里面还是留存着一丝的幻想,觉得史密斯不会对自己没有一点的感觉,毕竟这么长的时间自己的各方面的才艺进步飞速,她不信史密斯心里面不觉得半分的自豪和欣慰。


史密斯接下来还是没有正眼去瞧她,勉强的挽起了一个笑容。


“你现在的成功来之不易,魏蒂,一定要好好的继续走下去,可千万不要被其他的事情给打住,有什么事情找我,我一定会竭力为你办好的。”


魏蒂心里面不禁陡然,失声笑了出来:“呵呵,还真的是劳烦史密斯先生了,不过这么多年了,我似乎也并没有被抓到什么把柄,依我看还是不用担心我了,我也不是那么单纯好骗的。”


史密斯的心里面还是有点不好意思:“魏蒂,你现在应该很忙吧,怎么有闲暇时光调侃起我来了。”


“啧,史密斯先生还真的是什么时候业务都是这么的繁忙呢,我好不容易抽空来看你一趟,……怎么?觉得有点嫌我烦了吗?”


魏蒂的语气里面满是不乐意,说着便抬起了自己的一只胳膊,搭在了腿上,指甲上面涂抹着的艳丽的暗红色指甲油发着耀眼的光亮。


“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魏蒂,你还是自己去忙吧,我这几天实在是有点困了,这里很多人,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给你人由要说一些不好的话了。”


史密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里面有点红血丝,看来是熬了好几夜的后果,还是强撑着笑颜


“好吧,看你这么疲倦,是真的困得不行了,就不打扰你了,往后您什么时候有空再叙叙,我一定奉陪。”魏蒂明艳的笑了笑。


看的周围的男同事春心荡漾,要知道在以前魏蒂可是大多数人心里面的梦中情人,今日一见了真人,果然是更加让人激动了。


史密斯捧起了自己双手,由于他是黑人种族的原因,黝黑的皮肤在这个时候更加显得比较厚实有力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你得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体才好,公司应该给你放放假让你放松一下,怎么能够让你一直这么忙呢?”魏蒂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点心疼。


踩着高跟鞋离开的时候,背后还是齐刷刷的目光盯着她看,所有的人都羡慕魏蒂的好身材以及现在的功名成就,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望尘莫及的,不知道自己要打拼多少年才能碰到这样的好事,也成为另一个魏蒂。


“叮……”魏蒂手里面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魏蒂不耐烦的拉开了自己名贵的小皮包,捧起手机来查看里面的内容。


不看不知道,竟然就这样被史密斯给说着了,她之前的小炮友竟然找上了她,短信里面发出了自己的以往的字迹。


魏蒂眼神往别处瞄了一眼,一个角落里面的年轻男生正不怀好意的笑着看她,嘴角扬起了一丝讽刺。


魏蒂嗓子里面传来了低沉的咒骂声:“竟然敢威胁我!可恶!”


手机里面是一个没有署名的短信,虽然来人并没有写到自己是谁,但是魏蒂心里面十分清楚,这个人既然得到了自己的真实电话号码,当然不会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算了。

“竟然敢在公司里面就这样威胁我?也真的不在乎后果啊,若是我就这样被拉下水,一定也不会给你好日子过,我会让你在这里待不下去的。”


“威胁我跟公司侔利益?呵,还真是手段高明,若是把这件事情汇报到公司上面,自己可就真的被打压下去了。”


魏蒂现在十分清楚自己的状况,现在她是公司的大红人,若果她这个一姐出了什么大事情,到时候可是整个公司都要遭殃,她断然不能就这样让这个小年轻人就这样得逞。


想到这件事情会牵扯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烦,魏蒂心里面一阵烦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遇到这件事情,华夏最近出的乱子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泼又起啊!


“倒霉,再这样下去,我的名声可就会有影响了,竟然碰上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当初还真是不走心。”魏蒂现在只能怪自己当时图一时欢快,竟然没有细想其中带来的利害。


“现在该怎么办呢?这个小白眼狼,竟然敢在自己风头上捅出乱子来,想要就这样把自己毁掉吗?”


尽管魏蒂十分不想让那个平日里在她的面前假扮乖巧,一脸纯良无害的模样讨自己的喜欢,可是现在露出了这样的面目,想想还真的是让自己心生厌恶。


走出了公司的大门之后,魏蒂上了自己的豪车,把身边的手下都给遣散到周围,于是面色冷静的打开了手机,拨了一串电话。


“你竟然敢威胁我?过河拆桥您这一招还真是玩的不错,之前没有留意到你竟然还有这么一手,不过,你以为这就能让我向你低头吗?笑话。”


一出腔,魏蒂便敞开了自己的目的和对方摊牌了,电话里面传出来一阵轻蔑的哼声,语气十分的冷峻,和之前魏蒂对这个人的印象完全不一样。


“看来,这个人是预谋了很久啊,还真是有心思,真的是白浪费了他一张脸,竟然敢这样招架不住利益的诱惑。”魏蒂心里面嘲讽着。


“怎么样?我的魏蒂大小姐,您的每场戏的片酬可不低啊,公司现在都得靠着您养活呢,你就是华夏的门面,我怎么敢说这样不敬的话呢?”


对方揶揄着,却让魏蒂心里面一阵的反感:“收起你那套吧,我已经看清楚你这个人了,不用再我面前假惺惺的了。”


电话里面的那个人似乎也并没有介意,直接说了自己的要求和态度:“什么事情我们都好说,这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看在我们之前那么亲密的份儿上,魏蒂,我还是给你留了后路的,你只要答应把我想要的给我,我们两个之间的那些风流事情,我自然可以处理的一干二净。”


“你的口气倒是不小啊,小心撑破了肚皮,我们的事情等我以后找你好好算账,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不然有你好果子吃。”魏蒂心里面还是有点虚。


毕竟,人在利益的面前心智完全是迷失的,若是那个人就这样不管不顾的把自己和他的事情给抖出去,最大损失的只会是自己。


“呵,魏蒂,今时不同往日啊,你现在怎么还有闲心和我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呢?不应该求着我吗?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你好好看着。”


电话里,那个小白脸丝毫都没有


魏蒂在事后找到了那个松下自己的口气来,魏蒂心里面有点六神无主了,不知道这个人要做出什么事情来,他的手机里面一定有关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艳照,万一流出去了……魏蒂想都不敢想带来的后果。


“你等等!你这要求未免有点太过分,不能把要求降一点吗?你要是一张口就这么大,我就算拍这些戏累死恐怕也难以达到你的要求。”


魏蒂尽量稳定着他的情绪生怕他一个狠心,就把自己的负面消息给抖落出去,那些照片可是怎么也抵不了证的,到时候只怕媒体把自己折磨死。


现在正是事业刚刚起步风气正好的时候,不能就这样毁于一旦,自己之前的付出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想不到这个小白脸竟然完全不给魏蒂松气的时刻,等到魏蒂回到自己的公寓时,就已经有一些流言蜚语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