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子强行和我发生了性关系*不要外面有人洗手间

更新时间:2020-11-20 09:05:06

陈苗把我带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看见我妈在客厅看电视,她说:“姐,我带儿子去玩,迟一点就送回来。”



我妈对我基本上都是放羊式的教育,正在涂指甲的她头也不抬,听见陈苗这样说,便点了点头:“去吧,玩的开心点。”



我和陈苗两个人出了门,外面停着陈苗的车子,我坐在副驾驶上。陈苗带着我上了车,平时都是我坐后边儿的,这会儿我却坐在副驾驶上去了。



陈苗发动了车子,我看着她还穿着今天出去的那身旗袍,坐下来之后这旗袍朝上拉扯了一些,露出了大半截的大白腿。



我今天粗暴的扯烂了她的丝袜,从外面看不出什么,但是屁股那里肯定已经是烂掉了的,没想到陈苗竟然还穿在身上!



我不禁有些呼吸急促了起来,当然了我说我不能起来的这话,根本就是假的。



我眯着眼睛看着她那细嫩白皙的大腿,手拿起一瓶水拧开了瓶盖,就在车里发动的时候我装作不经意,把水撒了出来,正好撒在了陈苗的腿上。



“哎哟!你这孩子!”陈苗赶忙要去擦。我抽出来了几张纸巾,一把握住了陈苗的大腿擦了几下,我的动作很慢,手指在陈苗的大腿根部滑动。

我摸到里面那一片热乎乎的,丝袜烂掉了,所以伸手就是大腿根部的软肉,也是女人很灵敏的地方,我故意特别的轻柔来回挑逗。

 文学



陈苗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连忙推开我:“你干嘛啊!”



“陈姨,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还生我气?”我只觉得手下的大腿光滑细嫩的,包裹在丝袜里,滑溜溜的,这双腿要是缠在我的身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呢!



“没有没有。”陈苗眼神闪烁,随后发动了汽车开往医院。,所以我看了一眼就赶紧移开视线了,生怕自己起了反应被陈苗察觉。



这次我要让陈苗对我心中有愧,所以打定了主意,待会去了医院我不能老老实实接受检查的,得装病,让陈苗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我暗自的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盘来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医院,可陈苗也不知道男人那个部位要做什么检查,一时之间有些犯难,站在我边上可怜巴巴的看着医院四周的人,实际上我觉得陈苗那着急的模样真可爱。



她咬了咬红唇:“这,这应该是要去看男科吧?”



我摇摇头,又表现出特别害怕的样子:“我不想去了,我怕检查出来我废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你个傻孩子!废什么废,要看了医生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陈苗有些生气。



“我害怕了,我不去了,我丢不起这个人!”我硬是不去,陈苗着急的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见她马上就要上套了,我心里暗喜,又说道:“陈姨,我真的不想被别人嘲笑,要不我们回去,你私底下再帮我看看?”



陈苗听见这话,脸立马就红了,见我就是不肯,只好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了,于是在医院晃一圈之后就带着我走了。



我们两个人坐在车上时,她车子还没开出去,为了缓解她的情绪,我就问:“你今天不用去工作吗?”



陈苗的工作是晚上去的,在夜场做经理,来钱快,见识的人也多。我以前跟我妈去过好几次,不过我知道这可是很正经的夜店。



但是我也看的出来陈苗的客户多,像陈苗这样的离异女人,长的又那么好看,身材也好,肯定有很多男人争相追求的。



“休假了,小明,你真的不去看看吗?”陈苗问我,言语之中还是十分担心。



“陈姨,我真不想去了,我觉得太丢人了。还有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你就当我是猪油蒙了心。都怪我那些同学,上次给我看了那些小电影,我才会色胆包天的。加上你又那么好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现在也算是受到了惩罚了,我知道错了,陈姨你就不要怪我了好吗?”



我十分诚恳的说出来了这样一连串,可能是因为我下面都“不行”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担忧的点了点头。



当然我是故意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才能让她感觉我是真的诚恳认错了。



事实上我怎么可能真的死心?



“陈姨,要不你现在帮我测试一下?”我贼心不死,陈苗听见我这样说有些的疑惑,问我怎么测试。



“那个,男人要是摸女人的胸,好像是很有感觉的,我可以摸一摸吗?”我眼巴巴的看着陈苗。

“胡说什么呢!”陈苗立刻捂住了自己的那对柔软。



“是我错了,陈姨我没有别的想法的,你不肯就算了,真的。”我缩在了一边,耷拉着脑袋很可怜的样子。



陈苗好一会儿才问我:“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立刻点了点头:“当然了!陈姨我不骗人的!”



“那,那好吧。”陈苗松开手,我看着那对挺翘,当下吞咽了一口唾沫:“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事的。”



“别废话了快来!”陈苗看我墨迹,于是直接握住我的手贴在了那对上,隔着柔软的布料,我感觉到了那体温和触感,还有微微凸起的,我的手用力了一下,身体也跟着兴奋了起来。



盘着着这对东西,我那也蠢蠢欲动了,我揉搓了几下,特别是摸那小豆子,陈苗面色红润,被我揉的相当舒服,身体也忍不住扭动了起来。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在车上办了她的!



“怎么样,有感觉吗?”陈苗娇喘着问我,我哪里还忍得住,当下要化身为狼!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手电打过来:“喂!这里不能停车!”“那,那要不咱们观察几天,这要是真的出了事就赶紧的去医院,可不能这样了知道吗?”陈苗拿我没办法,叹了一口说道。



这可把我们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我的赶忙收回了手,陈苗则是惊慌的对着那保安说:“我现在就开走。”



车子开出去之后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对陈苗说:“陈姨,没,没反应。”



陈苗吃了一惊:“那,那怎么办?”



“我听说看那些小电影可以,我这里没有,陈姨你能借电脑给我看看吗?”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要怎么观察啊?你又不肯帮我看看,要不我再去看一些小电影吗?”我可怜巴巴的看着陈苗。



陈苗也有些苦恼了,听我这样一说,脸蛋跟着红了红,可还是不肯答应帮我观察:“那,那你就看看,然后告诉我怎么样了?”



“我当然也想看啊,但是我手头上面根本就没有这些小电影,我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找,我和那个同学之前闹掰了,我现在也不好去问,哎,陈姨,你那里有吗?”我试探性的询问着说。



陈苗听见我这么问,当下脸就红了一片,她胡乱的摇了摇头,但眼神却十分闪烁,我当下就知道她说谎了,这离异之后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没有那方面的需求呢?



她绝对也存有这方面的小电影,只不过比较羞耻,不肯承认罢了。



“陈姨,你肯定有的吧?你就是不愿意帮我,我知道我今天犯下了弥天大错,像我这样的人,你不想帮我也理解,就当我说废话好了。”

说完这一句话,我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陈苗本来对我就好,又把我当作是她干儿子那样对待,现在瞧见我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加上这事实际上是她的责任,于是赶紧她说:“小明,干妈不是不帮你,是家里的电脑很久不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回头我帮你找一找,要是有的话我就给你拷贝过去?”



我心下暗喜,心想终于上钩了!面上却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说:“可我妈要是知道我看这种东西,肯定要打断我的腿,而且她时不时会看一下我的浏览记录,我有点担心。”



当然啦,我妈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只不过是信口胡诌,再说了,我都上大学了,我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我妈对我管束不了那么多的。



不过陈苗没有和我们正儿八经的生活过,所以也不知道我们母子俩到底是怎么样的相处方式。



听我这么一说,陈苗也有一些苦恼,我见她还面带犹豫,赶紧又道:“我本来想说借用一下你的电脑查看一下的,可你如果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反正我也觉得看了没什么用,我可能是真废了。”



我这一招欲擒故纵用的不错,要知道我之前也交往过不少的女孩子,因为长得高,也有那么一点小帅,所以在女孩子之中十分吃香。



现在利用套路那些女孩子的套路来套路陈苗也一样适用,毕竟陈苗也是一个十分空虚寂寞,渴望爱情的女人,我正巧就抓住了这一点。



“那好吧,我带你回家,不过这件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你妈。”陈苗的脸红了红,眼神有些闪烁,不敢看我。



我偷偷的笑着,心想这陈苗也太容易上钩了吧,不过我并没有把心情表露在外,仍然是皱紧眉头。



陈苗现在住的地方是一所高档公寓,她是个十分精致的单身女人,我并不是第一回来这里,前几次跟我妈一块造访过,当时陈苗还做好吃好喝的招待我们。



进了屋子,陈苗伸手想要开灯,我却阻止了她:“暗一点的地方比较有气氛,对我来说可能刺激性会比较大,咱们不开灯行吗?”



陈苗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然后把我带到了书房里面去,她把电脑给打开了,我就坐在旁边,期间我的眼神一刻不离的盯着她那几乎要挤出旗袍的巨大,回想之前摸到的触感,真是软和又舒服。



她开了电脑之后点击了几下,很快找出了一个文件夹,点开一看,竟然还有不少的小电影一个一个的排列在那里,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表情有些尴尬。



“你在这里看吧,我先出去了。”



陈苗起身想走,我当然不能让她就这么离开。



“陈姨,你不帮我观察一下吗?万一我……”



“那不行,你还是自己看吧。”陈苗脑袋摇的就好像拨浪鼓一样。



“可你不在这里,我又觉得有些心慌。”我的声音十分可怜,陈苗沉默了半晌,最后叹了一口气,又坐回去了。

我心中暗喜,赶紧点开了其中一个视频,那视频一开始就十分刺激,男人把女人压在椅子上非常粗暴的对待,看的人面红耳赤。



因为是开的扩音,所以听起来特别的刺激,我偷偷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陈苗,她羞愧的低下头来,我眯了眯眼睛,下方很快就蠢蠢欲动了。



陈苗有些受不住,想要逃避,但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我怎么可能给她逃走的机会?于是我说道:“陈姨,要不你帮帮我?”



陈苗十分震惊的看着我说:“你说什么?”



“我看了这个小电影也没有任何感觉,今天你跟我妈走了之后我自己也悄悄弄过,但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弄一下,或许还能有点用?当然,要是你不愿意的话,我也没办法,你就当我是随口一说就行了。”



陈苗心里是一百个抗拒,那种有违道德的心虚感让她十分纠结,可一想到这是她自己的过错,她又不能坐视不理,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手给伸了出来。



看见那只白嫩的小手,我立刻就觉得分外的兴奋。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看了一眼脸蛋已经红透了的陈苗,陈苗对我这种霸道的行为,应该是又无奈又生气的,可我心里知道,她会妥协不单单是出于愧疚心理,像陈苗这样的女人,可能早就欲求不满了。



我并没有去握那只纤白细嫩的手,反而直勾勾的看着她将那只手自觉的覆盖在了我的裤裆上,陈苗的手隔着裤子覆盖在上面的时候,我就有些忍不住了。



开了扩音的电脑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男女混合在一起的喘息声,里面的男人和女人说着一些听不懂的外国话,可是声音却分外的清楚。



而此时屋子里也没有开灯,只有电脑前面的灯光照亮了我们两个,陈苗的手摁了一下,她的脸蛋已经红透了,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这下难受的人变成我了,我只觉得这是在隔靴止痒,一点都不舒服,于是我怂恿陈苗说道:“陈姨,我还是没反应,要不你把手放进去试试看?”



事实上我现在已经有些忍不住了,连呼吸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急促。可陈苗却没有发现,她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可能是呼吸变得急促了的缘故,此时她胸前那暴露在外的雪白饱满正轻轻发颤。



空气之中似乎也弥漫出来了一股香甜的味道,令人蠢蠢欲动。



陈苗还是不敢有下一步的动作,可我是真的对忍受不了了,直接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强硬的拉开了自己的运动裤,把陈苗的手塞了进去,陈苗惊呼了一声,一把握住了我。



我现在还没有完全起来,但是半软不硬的时候也十分的大了,今天在客厅里虽然我差点办了她,不过她当时并没有直接触碰过我。



“怎么样,是不是有起来?我现在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啊?也不觉得舒服。不会真的废了吧?”

其实被那双小手握住的时候,我只觉得一阵冰凉又舒服的触感传了过来,女人的身子确实是和男人不一样,女人体寒,但恰恰是这股凉意摸起来才舒服!



陈苗的手被我压住,又不敢太过于用力,只好胡乱的点了点头,事实上,她还察觉不到里面是行的还是不行的。



“那你再给我摸摸看,要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看医生。”我凑在她耳边这么说,因为我比她高,所以我能够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呼之欲出的一对。



陈苗的手这才捏住了我,只感觉她弄了一下,我便觉得一阵刺激的感觉席卷而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也忍受不住了,支棱了起来。



陈苗的手明显感觉到了我的变化,而且那在她的手里面变得越来越吓人,她当下便红了脸,想要把手给收回来,并且怒骂了我一句:“你个小兔崽子,敢情你是在骗我呀!”



陈苗今天下手虽然有点重,但并不至于让我举不起来,当然了,我今天的目的算是达到了,我折腾了一天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够登堂入室,并且对她欲行不轨!



我对她觊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她老是想要以我妈的身份自居,我怎么可能会如她所愿?



今天早上的事情还没有做完,而现在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陈苗又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跑掉,于是我立刻一把将她抱进了怀中,只觉得温香软玉在怀,舒服的不得了。



“放开我,你这个臭小子!骗了我不说,竟然还对我…”她话还没有说完,我便一把摁住了她的脑袋,扑天盖脸的亲吻了下去。



因为她的嘴唇相当的性感,这些年来每次看见陈苗在说话的时候,我都想要狠狠的亲吻一下。



而她这个年纪的人画着精致的妆容,涂着大红色的嘴唇,看起来更增添了几分妩媚,我伸出了滚烫火热的舌头,探入到了她那丁香檀口之中。



口水和口水交错,一瞬间,我只觉得一阵头昏脑热,我的呼吸也逐渐急促了起来,而我自己早就已经顶着裤裆了!



陈苗力气小,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坐在我的大腿上,被迫张开,她想要挣扎,根本就挣扎不来,我一手就把她两只手抓住绕在后面。



因为这个举动使得陈苗靠我更近了,陈苗撅着,看那个样子是想要往后的,可是我抓得比较牢固,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如愿以偿的往后退。



她那柔软的大腿,紧紧的贴着我那结实的腿线,我在学校里面是篮球队的主力,经常锻炼,使得我的力气比一般男孩子更大,所以陈苗的这些挣扎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疼不痒。



她被我这富有技巧的亲吻,亲得昏头转向,很快就软成了一滩烂泥,她的那对贴在了我的胸膛前,那深深惹得我更是想要了!



我一边和她接吻,一边把陈苗胸口前的镂空蕾丝扯坏,陈苗惊呼了一声,但是因为被我控制住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反抗。

感觉到陈苗在挣扎,我轻轻的咬了一口陈苗的嘴唇,她疼的哆嗦了一下,也安分了许多,这个时候我亲的心满意足,松开了嘴唇,看见陈苗唇上的口红糊了一些,但在那白皙细嫩的脸上,仍旧显得十分性感诱人。



“周明,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会报警的!”陈苗气得哆哆嗦嗦的,大概是没有料到一直把我当做儿子,我却对她有这样龌龊的思想。



“你要是报警了,我应该就会被抓进去,既然横竖都会被抓进去,不如现在就把你给办了!”我一边说着,一边低下了头。



“你是不是疯了!”陈苗被我这样的行为气得说不出话来,而我脸上却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可能我就是疯了!但我就是喜欢你!”



我咧嘴笑着,另外一只手把陈苗胸前被我扯坏的蕾丝又往下拉了一点,陈苗的罩罩和衣服被我强行拉开之后,那对浑然圆润便从镂空的地方挤了出来。



“你明明就是有感觉的!像你这样离了婚的女人总是很寂寞吧?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会被男人摁住贯穿?你不痒痒吗?”我一面说着一面揉她。



陈苗可能是没有想到我嘴里面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一瞬间被我吓得有些呆若木鸡:“你在胡说八道一些什么东西!”



“我还是挺大的,我能满足你。我不想强迫你,我想你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我贴在了陈苗的耳边,对陈苗这样说道。



“周明!你有病吧,快放开我,要是你不放开我的话,我真的会把你扭送到警察局的!你妈要是知道你做这样的事情,该有多伤心啊!”



“我妈不就是你吗?”我说着狠狠的弄了一下陈苗,陈苗被我禁锢住了,所以身子贴的我很紧,整个人都跨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而我正好就抵在了陈苗灵敏的地方,她今天穿的丝袜已经被我扯坏了,所以里面只有一条十分暴露的小内裤。



虽然我也是隔着裤子的,但是那种触感完全不一样,我仿佛找到了门路一般又狠狠几下,陈苗哆嗦了一下,脸色潮红。



死鸭子嘴硬!我感觉有戏,于是一口含住了陈苗,那本来是有些凹进去的,被我弄了几下之后起来了。



陈苗吟了一声,我轻轻的弄着,一面弄一面伸出了手,揉她的大臀,陈苗可能太久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了,现在身子也渴望得很。



我的手顺着她的大臀往下,滑到了陈苗的大腿上,她现在还穿着肉色的丝袜,那丝袜底下明显已经被我给弄坏了。



所以我只要往里面看一下,就能够看到那大腿根的嫩肉,已经是混乱一片了。



“你看你,都这样了。”我咧嘴笑了笑,把手上黏糊的东西递过去给陈苗看,陈苗眼神也有些迷离了起来。



“你,你这个小混蛋!”她的语气都变的娇媚了起来,我看的出来陈苗现在也没有想要拒绝我的意思,大概已经是半推半就了吧?



当然了,相比于强迫一个人,我更喜欢的是你情我愿,因为这样,两个人才会更加的舒服。



“陈姨,你想我叫你妈吗?”我一边弄着她,一面含含糊糊的说。

陈苗浑身哆嗦了一下,大概是没有想到我竟然会那么没羞没臊,她伸出了手来,想要捂住我看着她的眼睛,可我越发的狠的吸着她。



她可能是有些吃疼,所以叫了一声,连忙求饶的让我放开她。



“妈,你有那个吗?我想吃。”我非但没有放开,而是咬着,一面调笑着说,一面又贴上去覆盖在了她的巨大上。



陈苗哆嗦了一下,她倒是心心念念的想要让我叫她妈,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这样的节骨眼上这么叫她,她有些生气,但是现在已经被我撩拨得无法自拔。



“妈,你下方好灵敏啊。”我又说。



陈苗大骂了我一句:“你给我闭嘴!”可是这凶恶的话说出来,却没有一丁半点的威胁力,声音糯糯的,仿佛是在增添情趣一般。



她因为被我弄,被我摸着,所以说话也带着几分尾音,听得我浑身发颤,这个年纪的女人果然就是骚!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住了她的腰肢,让她直接坐在了我的身上,而她坐下来的时候,正巧就隔着裤子压住了我。



她惊呼着,挪动了一下她的肥大,看样子是想要逃离我的禁锢,可是我狠狠的一下,她便柔软的就好像没有骨头一样,直接趴在我的身上。



从她那被我撕开的领口处挤压出来的一对压在了我的胸膛上,我身上穿着一件T恤,因为太热了,所以衣服也被汗弄湿了,现在被她那紧紧的贴着,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立刻席卷而来。



“妈,怎么样?舒服吗?你多久没有做过了?现在是不是觉得特别难受?也特别的想要?你想要我吗?”我说着,伸手去揉她。



我因为常年打球的缘故,所以手上已经起了茧子,那厚厚的皮有些粗糙,而我的手指被她包裹,感觉好舒服。



我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这要是我进去的话……滑溜溜的肯定特别的舒服!



“你不可以这样做的……啊~”陈苗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沉浸在了渴望之中,我不太确定陈苗多久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了,但是能够感觉得到,她身体的感觉特别的强烈。



“你嘴巴上面说不可以,但是你的身体很老实,你真的不想吗?”我贴在陈苗的耳朵低声的说,陈苗哆嗦着,一阵阵清清淡淡的喘息声在我耳边炸开,越来越急促,让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招架得住。



温香软玉在怀,我要是还能顶住的话,那我就是柳下惠了!我把陈苗的衣服往上拉扯,随后自己把裤子拉了下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