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从阳台到卧室一共108次

更新时间:2020-11-20 09:52:56

刘振沉默了,他递给我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一支后继续沉默。



足足连续点了五支烟后,他‘砰’的一巴掌拍了桌子,随即起身去抽屉里拿出两条软中华砸给了我,“兄弟,这事我交给你了。只要事成,我给你个副厂长当!”



日,又拿这一手蒙我,当老板的难道都爱画大饼忽悠驴玩?



不过很可惜,到底谁是驴子,这事不到最后还不知道呢!



从刘振口中得到消息后,我就去了当初徐晴母亲去世的那家医院。



 文学

至于是谁治疗的刘振并不清楚,所以这事只能我自己打听了。



进入医院后正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的,没成想,竟然遇到了熟人。



那个身穿粉色护士服双手插兜的漂亮姑娘,不正是去年甩了我跟着副院长公子结婚的秦曼妮吗?不过不得不承认,她当初做了个正确的决定。



如今的她看起来哪还有当初乡村小丫头的粗砾,俨然就是个城里的俏佳人。虽然已经25岁了,但依旧小巧可人,唇红齿白,如同一个漂亮的瓷娃娃。



不过她那傲人的身材,却依旧是那么动人,乃至销魂。

对于我,相信秦曼妮始终是心有愧疚的。



当初从我身边离开时,她就痛苦的告诉我说,她对不起我,她是爱我的,但是她实在受够了农村的穷苦日子,决定跟那位副院长的公子在一起。为此她还给了我一万块钱,说是补偿费,但是我没收,我要的就是她心留愧疚。



而今天的再相遇,显然被保留下的这份愧疚起到了作用。



当她见到我面显讶然,但随即又被惊慌所取代,想来是惟恐我是来找她重燃旧情的。假如闹个满院皆知,那她跟那位副院长家公子的脸上肯定难堪得很。



猜到了她的心思,我告诉她不必害怕,我就是来医院看个病人。



听到我的话她面上表情顿时轻松了许多,甚至还有心情跟我聊最近怎么样。



她有心情我可没心情,于是打着找卫生间的幌子,她带我过去了。



来到卫生间门前,秦曼妮刚想迈步离开的,我就在确定卫生间内无人后一把将她推了进去,旋即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自己跟她锁进了隔间里面。



秦曼妮当时就吓到不行,白皙可人的小脸蛋儿上写满了惊慌。



“不要,你不要这样,王军,如果你敢乱来的话,我喊人了!”



她惊惶失措的威胁着我,但我根本无所谓,直接将准备逃走的她一把抄在怀中而她所能做的唯有痛声嘤咛以及哀求,求我放过她。



“你不是要喊人吗,你喊啊,我倒要看看你喊到人看见后,在这家医院里你和你男友还有你未来的公公怎么有脸混下去!”



我冷笑道。



她哀求的声音都变得小了许多,惟恐被别人给听到,但语气中的哀求诚意更浓郁了。



“王军,我真的求求你了,求你放过我吧,我已经跟我老公登记了,再过不了几天更是要举行婚礼,我们不能发生那种关系!我给你钱,你去找女人好不好?”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我更是火不打一处来。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告诉我说,要把最美的一刻留在她人生中最美丽的那天。结果可特么倒好,我傻乎乎的成全了她,结果她却提上裤子跟富家公子跑了。



“现在又跟我说这个,你觉得我还会再傻乎乎的信你一次吗?!”我哀求道。



“我错了,背叛你是我错了,你对我足够好,我不应该因为钱因为怕受苦而离开你,可是我现在已经跟别人登记了!”



她不断哀求。



“而且我也可以跟你说实话,我不光没有把身子给你,我同样也没有把身子给他,我对他说的也是要留到结婚那晚。所以我求求你了,如果你真的糟蹋了我,他结婚那晚发现后……”



话说到这她顿了一顿,又对我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要我拿身子来补偿你,我答应你,但是你能不能再等几天,等我结婚后我再给你,你想怎么糟蹋我都行!”



她的话说的很有诚意,语气中也斥满了真挚,但我不喜欢‘糟蹋’这个词汇。



“怎么的,我睡你就是糟蹋,他睡你就是理所当然?!”



尽管我知道我的举动确实属于‘糟蹋’的范畴,但我偏不喜欢这个词汇用在我的身上,因为她又一次让我感觉到了我的低人一等,就如同当初她坐上富家公子的宝马离开一样!



所以下一刻,我彻底爆发。



可就在这个时候,卫生间内突然有脚步声响起,更是有两个女人结伴走了进来,听她们交谈的内容不难判断出,她们也都是护士。



我看了秦曼妮一眼,她的脸蛋儿上写满了惊惶。这必然是因为同事的到来让她感觉到恐惧,恐惧我们之前的事情被她同事给发现。



而我也没有再过分的举动,只是将手掌抽回,肆意揉捏着她胸前的美好。



我无意真的‘糟蹋’了她,只不过是不喜之前的伤害而已,甚至也可以说是报复。所以我的手指特别用力,直捏的她那张精致可人的小脸蛋儿上写满了痛楚,却又被一只白皙小手狠狠捂住嘴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又撩弄了她一会儿,我还是将她给放开了。终究不是真的来糟蹋她的,我只是想通过她来得到我想知道的东西而已,顺道也想对以前的背叛展开些报复。而这报复,自然就是刚才小小的旖旎教训了。



放开她后,我跟她交换了手机号码,然后让她帮忙查下徐晴母亲当年的住院事情,包括主治医生是谁,参与护理的护士又是谁,最好能有治疗报告等书面证据。



对于这点,她表示有点困难,“我只是一个财务室的工作人员,都不能算是正儿八经的医生,这些事情我很难帮你查到的。”



“你当然难查到,但你未来公公不是副院长么?”



如果没有可行性,我又怎么会让她来做这件事情。



跟秦曼妮约好下班后再见后,我就离开了医院。我相信她会尽心尽力来做这件事情的,除非她想把跟我的事情在医院传的沸沸扬扬,想跟她的副院长公子分开,否则她必然会竭尽全力。



刚刚骑着电动车离开医院的,我就接到了徐晴的电话,她让我回家,声称有事。



电话里没说具体是什么事情,但既然是她开口我必然会照做,于是我立刻回返。



当我回到住处后,她已经换了身衣服,换上了商场里的销售员服装,并且腿上套起了先前曾答允给我的那双肉色薄透丝袜。



我问她找我什么事情,她却指向了旁边的凳子,示意我坐下。



当我坐下后,她稍稍的沉默了会儿,如同组织语言那般,随后才对我说,“小军,我想过了,今天的事情只是个意外,以后我不会再帮你,而且你也不要再住在这里了,我会给你些钱,你去别的地方租住吧!”



我很诧异,这才出门一趟而已,咋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呢?



不等我问些什么的,她又继续说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找个女朋友,跟你的女朋友好好在一起。到那时有了正常的胜利发泄对象,你就不会觉得我是你心里的女神,也就不会再有那种念头了。”



“为什么?”



当我问起她这点的时候,她却告诉我说‘没有为什么’。直至我再三的追问,被我逼急了的她才给我内心中真实的答案。



“我们不可能会发生关系的,但假如照着这种情况继续发生下去,我会忍不住的没法控制住自己,而你也会对我越来越迷恋,我们真的会走上错路的。我老公对我真的很好,我不能背叛他,我也不想背叛他,你知道吗?!”



我似乎明白了徐晴突然变化的原因,还是她心里的那份纠结在作祟。



我有些忍不住了,关于李双刚如何坑骗她的事情差点脱口而出,我是真想告诉她李双刚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又是如何骗杀她母亲,骗她跟其结婚的。



但话到嘴边的时候我还是压住了,这件事情没有查个底掉之前,我不能透露给她,她心地善良心思单纯,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会藏不住心事,忍不住的去问李双刚,那到时候李双刚就会警惕,赶紧掩埋当年医院事情的痕迹。



到那时我想再查可就困难多了,所以我现在绝不能告诉徐晴。



坐在她身旁,我凝视着她那双水漾的眸子,认真而深情的说道:“晴姐,我是真的喜欢你,自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惊为天人,心里留下了你的影子。或许你认为我只是对你的身体感兴趣,但我想告诉你,你错了。”



“我可以保证曾经以后不碰你一下,也不需要你碰我半分,我甚至可以答应你离开你的视线中,再也不让你看见我。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这辈子除了你我的心里再也不会有别人,你就是我心中的唯一……”

这天下午在院子里,我对徐晴说了好多话。



每一句都是我的真心话,每一个字都饱含着我对她真挚而充沛的情感。我想让她感觉到,我到底是有多么的喜欢她,我对她的感情绝不流于简单的肉体。



而事实上,她显然也充分地感受到了这点。



她那双晶亮眸子中此刻泛起的泪痕,她那被咬到发白几乎被咬破的嘴唇,就是最好的证明。我想,我也已经成功在她的心里,种下了属于我的影子。



随后她对我委婉的表示,如果早见几年,她会很珍惜我对她的喜欢。可现在她已经结婚了,而且她的老公对她特别好,她不希望自己作出对不起李双刚的事情。



这话让我有些恼火,恼火她的傻,恼火李双刚的畜生行径。



但换个角度去想,这又何尝不是徐晴的纯真与善良,李双刚对她好不好,从她身为厂长夫人还要继续骑着电动车去做一名售货员就看得出来。但她依旧从心底认为很好,这显然是因为当初李双刚舍得投入大钱给她母亲治病。



但问题是这钱投入了吗?并没有,不仅没投钱,还因此害她母亲病逝,这才是李双刚最为可恶的地方,甚至之后还以此来感动徐晴,让徐晴委身嫁给他。



只可惜我手中没攥着实锤,暂时还不能揭露李双刚,因而只能继续拿言语温暖她,去让她感受到这个世界上除了感恩之外,还有一种东西的存在叫做感情。



寄托着爱慕之情的甜言蜜语说了好多,直说的徐晴愈发的不好意思了。



最终,我握住了她那双盛夏时节依旧有些微凉的小手,“晴姐,我知道你不会背叛你丈夫,我也不会强迫你背叛你丈夫。我只是想让你给我留那么短短的一条路,哪怕明知是条死路,你也让我距离你更近些,让我多仔细看看你,好不好?”



“我想竭尽所能的用我的温暖,来替你这双微凉的手掌取暖……”



在我深情款款的言语中,徐晴转头望向了我,目光中柔情似水。她微微地张开了红润小嘴,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但终究还是又合了上去。而原本准备抽离的双手,也留在了我的手掌中,任我轻抚与紧握。



并肩坐在院内,渐渐的,她的脑袋倚靠在了我的肩头,双眼望向了蓝天。



她开始诉说,诉说跟李双刚的相识,诉说跟李双刚在一起的原因,诉说母亲的治疗无效以及去世,诉说她是因为感恩才和李双刚在一起。



事实上她所说的这些,我大抵已经从刘振口中得知了。可能从她口中亲自说出来,则足以表情此刻她对我的信任以及不设防,她是将我当成了可以倾诉心声的人。



只是随后她又告诉我说,她不后悔当初作出的决定,而且愿意为了这个决定坚持下去走更远,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丈夫。



她没有说,但我知道这是在以恩报恩,哪怕明知会苦了自己她也依旧如此选择。



在最终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小军,我很感谢你对我付出的感情,但我真的不可能和你发生关系,更不可能跟你在一起。我最多也只能做到在你实在辛苦的时候,动手帮帮你……”



说到帮帮我的时候,她的脸色变得羞红,看起来很不好意思。且随后她还紧张的补充道:“所以你赶紧找女朋友吧,没有合适的我也可以帮你物色。”



我需要她给我物色吗?我显然不需要。。

正准备对徐晴说些什么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来电的是秦曼妮,她告诉我已经查到了一些事情,想通过电话告诉我。



这可能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亲不到徐晴的那里,对秦曼妮我还没把握吗?



于是我跟她约好了见面地点,然后挂断了电话。



在我电话挂断的第一时间,徐晴白皙的小手也从我裤子内抽出。



她红着脸告诉我说,时间已经不早了,李双刚也即将下班,不可以再继续了。



“如果、如果你难受的话,等有机会我再帮你。”



望着面前这羞涩到极致的女人,我心中旖旎万分,我问她,“晴姐,下次你能不能用脚帮我啊?”



徐晴大羞,“你瞎说什么呢!”



羞嗔中她迅速起身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屋内。



不过很快窗户打开,那双原本还在她腿上的肉色丝袜已经被抛了出来。



她没有说话,但我懂她的意思,她这是让我在忍受不了的情况下自己解决。



从家中离开后,我骑着电动车去了跟秦曼妮约好的地方。



这是家小餐馆,我们选了个靠窗的位置,饭菜任由她随便点了些。不过看起来她也不像是有胃口吃东西,仅是随便点了几个就坐在了我的对面。



不得不说,下班后的她当真是另有一番美艳。



明明仅是普普通通的白色T恤搭配粉色短裙,外加一双水晶透明丝袜,却愣是穿出了青春与美艳共存的感觉。



坐在我对面后,她迫不及待的跟我说起了通过她未来公公调查的事情。



她告诉我说,当初徐晴母亲的主治医生就是院长,尽管当时对方已经成为院长不再主刀,但还是有人通过大关系请他出手。而负责护理的护士长已经退休了,关于治疗的治疗则被院方封存,没有院长的亲口命令根本无法查看。



我问她,“即便是未来公公是副院长也不行?”



她摇摇头,“很难,因为他跟院长当初竞选过院长职务,所以他们关系……”



秦曼妮没有再多说,但我已经了然。



护理这块归护士长管,护士长已经退休,而主治医生则是院长,这件事情看起来已经走到了死路了,并不那么容易挖出来晒晒,所以我得仔细想想。



正在这时候,秦曼妮起身对我说道:“你让我帮你查的我已经查到,东西你慢慢吃,我已经跟老板结账了,我就先走了。”



话说完,秦曼妮就急不可耐的出了饭店,神色匆匆,显然是再躲我。



我也不拦她,直至她走出饭店我才慢悠悠的掏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



“回来,我想摸摸你。”



就是这么直接,就是这么流氓。



你完全可以不回来呀,对不对?只要你不怕医院你传起你的风言风语就行。



所以,菜都还没来得及上的,刚刚出门的秦曼妮,就又重新回来坐下了。



娇人的脸蛋儿上此际写满了羞愤,她压低嗓音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顿饭吃的相当有滋味,哪怕是菜品一般,但依旧让我大快朵颐。关键是下饭的菜好,那条裹在透明丝袜里的修长玉腿,简直了……



这么说吧,都快让我脱掉的鞋子的脚丫磨蹭出火星子来了!



秦曼妮低声的央求着我,精致可人的小脸蛋儿上尽显羞红,“王军,你别这样行不行,这里这么多人呢,万一被人看见不好。”



我想了想,然后对她说道:“你说的有道理,那咱们去旅馆吧,旅馆人少。”



秦曼妮当时就急眼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意思是……”



我挥手阻止了她的继续,她意思是什么我当然清楚,但她的意思可不代表我的心思,我今晚就想拿她媚人无限的娇躯发泄,我憋的很苦闷,我需要发泄。



然而就在我准备拿脚丫更进一步的时候,很是突然的,有个年轻人进门后直奔我们这里走来,而且他衣着华贵,面上更是带着不善的表情。



最终他停在我们桌前,盯着我打量了一会儿,旋即望向了对坐的秦曼妮。



“曼妮,你什么意思?我约你吃饭,你拒绝我,告诉我你的朋友找你有事情,难道你的事情就是跟这个男人在这里吃饭?!”



这质疑的语气,这傲然的态度,虽然我没见过秦曼妮的老公,但这语气和态度足够让我辨识出他的身份,他正是当初开和宝马从我身边抢走秦曼妮的富家公子。



果然,随后秦曼妮的话也充分证明了这一切。



“李胜,你怎么来了?”



她显得很惊慌,但反应确实是够迅速,那惊慌的表情瞬间就转化为开心,更是起身一只手揽住了富家公子李胜的胳膊,对我做起了热情的介绍。



“哥,这是我老公李胜……”



随后的时间,她又向李胜介绍起了我。在她口中,我是她村里的一个同乡哥哥,来城里医院请她帮忙办点事情,所以这就是今晚在一起吃饭的目的。



李胜皱眉,“同村哥哥?!”



看起来他有些怀疑秦曼妮的介绍,而秦曼妮也看出了这点,随即就表示,“下午我刚找咱爸查了些事情,就是为的王军哥,不信你可以回家问问咱爸。”



这妮子心眼多的很,瞬间就完成了李代桃僵,而这种答案也是不容李胜质疑的,这才让他脸色好看了许多,随即表示是途经这里恰好看到了秦曼妮的车子,然后就进来看了眼。



误会算是彻底解决了,而李胜也在桌旁坐了下来,坐在秦曼妮的旁边。



不过这货看我的眼光不太友好,总带着那么一股凤凰高高在上睥睨地头野鸡的高傲,我都不明白他这种高傲到底哪来的,难不成是他那副院长老爹带给他的?



或许是吧,但他肯定想不到,高傲如他,也依旧乖乖的被我玩弄着即将结婚的老婆。因为这个时候,我桌上在端起酒杯跟他敬酒,桌下的脚丫子刚好钻开秦曼妮那死死并拢的双腿,往裙内放肆的钻动着。



“算了,我开车不喝酒,而且这种酒我也喝不进去。”



李胜这家伙相当不给面子,而且是赤裸裸的将我无视,说白了就是认为我不够资格跟他敬酒,甚至他的心思我都能猜到:如果不是秦曼妮的话,你都没资格跟老子坐一桌!



真是有气势、真是有身份啊,我在他面前无言以对也无颜以对,我都不配抬起头正眼看他,因而只能卑微的在桌下撩他老婆。



趁李胜去吧台拿烟的时候,秦曼妮急声跟我求饶,“求求你了,我老公在你,你不要这样了,我真的求求你了王军,你放过我行不行?我答应你,只要我跟他结完婚行完房事,我随时可以补偿你,可以吗?”



恰好李胜买烟回来,所以这个话题被迫结束。



坐回凳子上,李胜嗤笑不已,“你请客找的什么破饭店,连包中华都没有,最好的也是盒破玉溪,还不知道是真是假。你们农村人啊,真是眼眶子浅,办事都不知道往好了去办,还惦记着兜里那三元两块的钢镚儿!”



“是是是,您说的对,我记住了,下次一定换个好地方。”



桌面上我虔诚至极如同狗腿子似的给李胜陪着笑,桌面下我则抬起了腿,重新触碰上秦曼妮裹在丝袜里的那双玉嫩美腿。



大爷,我们农村人眼眶子浅没见识,您别计较。我们这些小小的刁民就是土里土气的,兜里三元两块的钢镚也实在不好干什么。



但是我们刁民有个特点,就是特别爱鼓捣别人的媳妇儿,譬如您这种大爷的媳妇儿。


李胜还在桌对面得意呢,“你呢,看起来也是个懂事的人,所以就不用笑的这么谄媚了,虽然我看不上你,但你终究跟曼妮是同村,所以这件事情我们会帮你到底的。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件小事情,于我们而言只是动动嘴而已。”



许是我的谄媚让李胜比较有成就感,这小子竟然还跟我吹上了,吹嘘他的经历多么多么牛壁,吹嘘他有个朋友是特种兵在国外执行过什么斩首行动,吹嘘他即将买一辆名叫玛莎拉蒂的名牌跑车,还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两皇一后。



这玛莎拉蒂我确实买不起,但跑车界的两皇一后我还是知道的,两皇是兰博基尼和法拉利,一后则是玛莎拉蒂。我不光回到这个,我还知道现在小饭店内的两皇一后呢,而且我这位地下皇正把那一后玩的不亦乐乎,舒服到不要不要的。



不过也多亏了李胜这段得意的吹嘘,才让我有足够的时间获得最大的满足,因为我一直在撩秦曼妮。



而李胜还不自知呢,继续跟我开心快乐的吹起了牛壁,“你知道什么是绿色环保主意吗?现在的汽车烧电的新能源,就是绿色环保主义的一种……”



天上地下的胡扯了一通,我可算知道李胜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难怪他总是那么高傲,因为他除了出身好点也实在没别的可傲了。智商?拉倒吧,这种货色丢猪圈里去猪都不跟他凑堆。为啥?因为猪也是有尊严的!



一顿愉快的晚饭结束后,李胜就心满意足的带着秦曼妮离开了。



秦曼妮看起来有些小生气,在李胜转身离开的时候,她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擦过身下的纸巾攥成团砸在了我身上,斥满了幽怨的小情调。



从饭店离开后,我就回到了住处。



但可悲的是,李双刚那个祸害今晚在家哪也不去,因而我没有半分机会。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白天我要上班,晚上李双刚则在家哪也不去,以至于我依旧没有找到半分亲近徐晴的机会。最多也就是晚上在院子里碰巧遇到后,趁屋内的李双刚不注意抓紧那转瞬即逝的短短几秒钟,再她香臀上撩上一把过过瘾。



很急躁,这就好比一个人打下生起不吃肉,那么他这辈子都不会谗肉,顶多也就是知道肉这玩意儿好吃,但到底咋好吃他也说不明白。可一旦尝过后又给掐断了,那可就急躁了,就跟我似的,抓耳挠腮的急躁着。



直至这天晚上,李双刚带我外出应酬,他喝醉酒后我带他回家。



跟徐晴合力将他送回床上安抚好后,我们来到了屋外。



徐晴跟在我身后什么话也不说,看起来就像是要送我出门似的。但我能猜到她的心思,就像是我此刻迅速回转过身,将她抱住。



“晴姐,我想你了!”



徐晴大惊羞,脸色刹那通红的同时,眼神中更是斥满了惊慌。



她压低着嗓音急声对我说道:“你快起开,我丈夫在屋里呢,你……”



正说着的,突然,‘吱呀’一声响起,卧室的屋门悠然开启……

徐晴吓懵了,躺在我的身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此刻斥满惊惶。



我也是懵了,下意识地回头望向屋门处,然后就听到脚步声响起。



随后,李双刚捂着脑袋晃晃悠悠的就出来了,光着他那能一屁墩坐死大象的肥腚,扭扭歪歪的往门外走去,看起来压根就没注意到他老婆正在我的身下。



在他出屋走进厕所里,徐晴拍了我一巴掌,我赶紧出门回到了自己房间。



点了根烟叼在嘴中,连吸好几口才稳下我混乱的心神。虽然已经决定揭穿李双刚身上的狼皮,可终究现在他还是徐晴的丈夫,真要是被发现我们的行为,那……



胡思乱想了好久,接连两根烟都抽完了,厕所的灯依旧亮着。



这个李双刚,这是便秘还是怎么的,上个厕所都待十分钟了!



看起来发现这个古怪的人不止是我,还有徐晴,因为透过窗子我看到她也从北屋出来了,站在门口直望院子西南角厕所的方向,显然也是在惦记李双刚。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后还是没有动静,徐晴往厕所去了。



结果去了不多会儿,她气急败坏的声音就从厕所内传出,“你傻啊你?!”



这是怎么个情况?



我赶紧出屋奔去厕所看了眼,我靠,这尼玛不看不要紧,一看真是开眼了。



只见李双刚倒在地上,正抱着个尿罐呼呼大睡,时不时的还亲一口,醉声嘟哝着‘你真漂亮’之类的。不用问,这是把尿罐当女人给抱了。



旁边徐晴又气又急,抬起小脚丫踢了李双刚一脚,想来是没舍得用力,所以李双刚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在嘟哝着,而且又亲了尿罐一口。



我能清楚看到徐晴那张可人的脸蛋儿写满了恼意,但她还是在深吸口气后寻求我的帮助,希望我能帮她一起把李双刚再给弄回去。



好吧,虽然我很想李双刚搂着尿罐睡一宿,但既然这是她的决定,那我也只好尽可能的去帮助她,我不想她太过难堪,更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



可就在我们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李双刚嘴巴里冒出了一句,“莉莉,你是不是跟别人亲嘴儿了,怎么嘴巴里有股子骚气……”



我诧异地望向徐晴,“你小名叫莉莉?”



徐晴没有回答,但她那张白皙面庞此刻挂着的惊怒,已经是最好的回答。



显然,她小名不叫莉莉,李双刚口中的莉莉另有其人!



下一瞬,徐晴扭头就往厕所外走去,根本不再搭理依旧抱着尿罐的李双刚。



我忙追了出去,想着劝慰徐晴别太生气。但与此同时我也在纳闷,李双刚既然那方便不管用,又找个莉莉干什么?



很好奇,不过咱那能发火的地方好使,自然也就摸不透他李双刚的心思。



追到北屋内,我见到徐晴正负气坐在沙发上,豆大的泪珠滚落,‘啪嗒’‘啪嗒’的砸在她雪白的丝质睡裙裙摆上,都已经打湿了一小片。都不用说话,我便能感受到此刻内心中的委屈。



“晴姐……”



我刚开口,正准备劝慰她些什么的,她就对我打开了心扉,倾吐起心声。

“小军,你说他怎么可以这样?我跟他结婚快三年了,至今都是处女,就因为他在那方面根本不管用,以前车祸受过伤。我不计较,做不成真正的女人我不计较,我可以接受这种可悲的生活,谁让我欠着他的恩情。”



“哪怕我明明心里喜欢你,也依旧压制着这种情感,没有突破哪怕半分的底线。可他呢,他口中的莉莉是谁,又是哪个KTV里面的小姐?”



“他已经不止一次的找过小姐,他跟我说过,他说他实在憋的难受,他之所以不找我,还解释说是想留待以后治好了,再跟我圆房。”



“我接受了这个解释,我也原谅了他,但同时我也有警告过他,不许再找小姐,因为爱是一座天枰,容不得左右多加筹码,我不想再见到他醉酒后搂着我嘴里却念叨这别的女人的名字,可他还是又背着我去找了个莉莉……”



徐晴的哭诉,彻底崩开了她心底的闸门,任所有情绪宣泄,不分好的坏的,一股脑的全部都发泄了出来,没有留下半分情绪,同样也没有留下半分秘密。



从她的口中,我得知了她内心中所忍受的一切,更深深体会到了她的可悲与可怜。



我劝她,“晴姐,算了吧,不行就离婚好了,纵然她对你有恩,可你付出的也已经够多了,你总不能苦一辈子!”



如果能借着这事让她提前离婚,离开李双刚这个狗杂碎,我是真心的不介意。可她并不答应,哪怕雪白的裙摆都已经被泪水打湿了好大一块,她依旧不答应。



她趴在我肩头对我哭诉,“我真的做不到,在我母亲重病住院时是他掏的钱,我真的无法忘记那种恩情,我做不到背叛他。”



我真的很想告诉她李双刚到底做过什么,但没有证据这一切都只能是污蔑,尤其是在我对她表达过情感之后,名叫污蔑的小屎盆随时有可能被李双刚反扣在我的头上,所以我只能强忍着闭嘴,等待彻底坐实了才能说出口。



所以面对伤心的徐晴,明明想劝慰她的我却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我很憋屈,故而恼火,于是我彻底放纵了自己,猛地将她抱住。



“不、不要……”



徐晴脱离了我,对我展开了央求。



这央求说不出是个怎样的具体情绪,很难说她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又或者仅是一种理智的本能来对我进行拒绝。



我无视这种央求,继续抱着她。



忽然一记响亮的耳光炸响在耳旁,把我炸懵了。



我抬起头望着身下的徐晴,而她也在同一时间望向了我,水眸中斥满泪花晶润。



我很诧异,我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一记耳光,把她那张媚然的脸蛋儿打出几个清晰的指印,以至于让我看在眼里都觉得肉疼,随即更是心疼。



“晴姐,你怎么了?”



当我试探着询问过后,她给予了回答。



她很平静的告诉我说,“我只是想让自己迅速恢复平静,让自己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我不会给你,也不能给你,纵然他李双刚再对不起我,终究是先于我有恩,我欠他的,我这辈子都欠他的,所以我们不可能突破最终那层关系!”



话音不重,态度决绝。



这,便是她话中所说的‘最为正确的选择’。



“正确个几把毛的正确,你知道李双刚真正的面目是什么嘛你就正确?!”



我真想把这句话狠狠吼响在徐晴的耳边,但终究理智还是劝告我闭嘴。



深吸口气,强力平复心情后,我从徐晴的身上起来,坐在了沙发上。



沉默了小会儿,我对她说道:“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你……”



我话都还没说完的,她猛地一下子就把我给扑倒在了沙发上,这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当一切都结束后,我望向了脸上依旧滚烫的徐晴。

第二天早上一起前往厂里的路上,李双刚一路都皱着眉头。



我问他,“李总,怎么了,心里有事?”



李双刚回道:“心里没事,嘴里有事,怎么感觉跟含了个尿泡似的那么骚气呢?”



这事,你得问被你亲了好几口的尿罐呐……



又过了两天,得到我吩咐的秦曼妮替我寻到了那位退休护士长的详细资料。



我按照地址登门去拜访,想要通过她来探知当年徐晴母亲的事情。



只是当我来到门前时,却又有几分犹豫了,实在不知该不该敲门。



因为在我拿到资料的第一时间,我就知晓了她如今的处境。去年她还是个儿女双全老伴恩爱的老太太,但今年春天郊游的时候却因为一场泥石流,导致她的儿女和老伴三口辞世,而她自己也落下了双腿截肢的惨烈下场。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当年她对徐晴母亲所做的事情而带来的报应,不过即便是报应那也太过惨烈了些,一家四口三口辞世,自身变成重残疾,这报应委实有点重。



只是当想起徐晴依旧被李双刚所困骗后,我觉得徐晴更为可怜些,毕竟老护士长遭遇的是天灾,而徐晴及她母亲所经受的却是人祸,且徐晴依旧在继续承受。



敲开房门后,开门的是个四十来岁的阿姨,自我介绍是她家的保姆。



拎着水果在阿姨的带领下,我见到了老护士长。



其实她并没有很老,仅六十岁刚出头而已,看皮肤保养的也很好,鲜少见到老年斑纹,甚至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只是那满头的雪白长发,却白的有些让人心凉。



坐在她面前闲聊过后,我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将徐晴母亲那件事情说出。



她身为护士长,院长当初想干什么自然瞒不过她,毕竟注射药物之类的全都得经由她的手,尤其是以各种药物的明目实际上注射的却是葡萄糖这种事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