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第11部分夫妇交换系列下载-我洗碗时在厨房要了我

更新时间:2020-11-20 11:25:27

刘洋洋也感觉到现在的姿势有点暧昧,红着脸咳嗽了几声来化解现在的尴尬。


两人赶紧把铁柱扛回卧室安置。


刘洋洋感觉到气氛尤其的暧昧和尴尬,于是说道:“你们怎么忽然出去喝酒?还喝这么多?”


“是这样子的,铁柱以为我和别的男人出去喝酒,其实是自己公司的女同事,他不相信硬要陪着我去,没想到他就喝了这么多了。”金花面无表情的坐着。


“好了哥,今天麻烦你了,你先去休息把,我给他收拾收拾也睡了。”金花说着,扒掉了铁柱的外套,又拖过被子给他盖上。


刘洋洋恋恋不舍地看了眼金花曼妙的身体,点点头回房间去了。


刘洋洋一个人躺在床上,开始琢磨起来。


自从自己上一次看了金花的身体,高傲的金花对自己的态度好转起来了,自己刚刚摸了她那里,她都没有多说什么。


金花把自己老公安置好,开始大汗淋漓了,于是去厕所洗一洗。


刘洋洋回到房间,这个时候手机刚好亮了,收到萧美的短信:“你想干什么呀,你这个变态,我不会同意你的,而且这几天我老公都在家,你就死掉这条心吧,上次的事情我可以假装不知道,但是你如果处处紧逼着我,我也不是吃素的。”


 文学

看到这条信息,刘洋洋也有些慌乱。


他的初衷只是找点快乐和刺激,没想到萧美这次这么刚,要是事情闹大了,萧美的家会有裂痕,估计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刘洋洋准备想一个办法,既可以让萧美同意和自己欢愉,又让她自己主动瞒着这件事情。


想到这里,刘洋洋决定先缓一缓,提出了一些比较刺激的话:“妹妹,这是你的错了,是你主动叫我去你家里的。”


“我不管明天你老公回不回来,我都会在卧室等着你的,我上次在你家卧室看到你和丈夫的合照,我感觉你们两个人挺合适的,就是不知道你丈夫知道这件事情……”


刘洋洋发完消息马上把手机放到一边。


这个时候还不是很晚,萧美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楼上的乔微下楼来串门,聊起闺蜜之间的爽事。


乔微看着萧美不在状态的样子,还时不时的查看自己的手机,乔微感觉有点不对劲,接着试探性的询问道:“萧美呀,你在和谁聊天呀,是不是你老公呀,才分开这么点时间,你就这么想他呀?”


“是不是太久没有开过荤呀,我们公司新来了几个帅小伙,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呀……”


乔微是一个大公司人力资源部的负责人,专门负责新人入部,高高在上的姿态就像教导主任一样。


萧美被刘洋洋的短信弄得心烦意乱,尤其那些短信又露骨又暴露,她感觉到有点恶心,但是心里还有一点点期待那个画面。


我这是弄什么呀?没想到这么屈辱的事情,我竟然还有点开心?


对于萧美的询问,乔微没有精力去理会了,只能随意的点点头,接着搪塞道:“不是我老公,就是一个女性朋友,就是聊聊天而已。”


看着萧美红彤彤的脸蛋和飘散的目光,乔微当然不相信她说的话,这个话题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对了,我刚刚买来草莓,要不要吃,拿去厨房洗一洗吧?”

接着,乔微指了指自己带来的那袋子水果,里面的草莓很饱满的样子,看上去就很甜的感觉。


萧美本来说了谎话就有点紧张害怕,没想到乔微刚好给了一个台阶下,她怎么可能不下,接着里面拿起水果,冲着乔微说道:“你在这里好好坐着,我现在就去洗一洗。”


看到萧美已经到了厨房,乔微把手伸向桌子上面的手机。


在厨房洗着草莓的萧美心里还有点烦躁不已,觉得那个送外卖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但是自己的把柄在他手上,没有办法反抗。


但是要怎么删除那些照片呀?萧美也开始进入沉思中。


过了一会,萧美把洗完的草莓全部都拿了出来,准备和乔微一起品尝,可是萧美还没有尝几口,就没有吃了,还推脱着说自己有其他事情,离开了。


萧美心中还缠着其他的大事情,没有发现乔微的异常。


那边,刘洋洋一直盯着手机看,但是半天都没有收到回复,心中暗骂这个少妇不知天高地厚,发誓明天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刘洋洋这个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写着:“你好,我是萧美楼上的顾客,我叫乔微。”


乔微?


刘洋洋的头有点大,想到乔微之前质问自己和萧美的关系,就很让人紧张,但是她现在怎么想的到主动给自己发信息呀?


想了半天的刘洋洋最后也只能用送快递推脱掉,马上回复道:“你好,请问是不是什么快递送错了,我明天早上八点给你送去。”


发完这一条短信,刘洋洋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异常沉重,马上就要睡着了。


但是手机忽然传出一阵”叮咚“的声音,短信已经到达了,刘洋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什么鬼?”


就是这一眼,让刘洋洋瞬间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了!


来自乔微的短信内容赫然是:“快递,也对,你不就是趁着送快递的时间和萧美弄到一起了?”


刘洋洋的背后已经冒汗了,心中已经感觉到大事不妙了!


但是他和萧美的事情还是隐秘的,原来就萧美和自己知道,但没想到现在还有第三个人知道了,出事情的概率又加了很多。


刘洋洋又吸了几口气,接着开始发抖的回复道:“唉,微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睡觉了。”


回复完短信,刘洋洋就把手机放了下来,心中不安的想着:不知道这个女人从哪里来的消息,不可能说萧美说的,看萧美软弱的样子就不像是这样的人,难不成是她想要诳我?


刘洋洋还不知道乔微已经看了他和萧美的聊天短信。


同时在高档小区,乔微的楼上,萧美站在阳台上面,穿着一件上下分开的家居服。


居家服是V领丝绸质地,完完全全暴露出她完美的曲线和沟壑。


乔微收到了外卖小哥的电话回信,不由微微一笑,接着语言越发露骨道:“我不久前才看到你给她发信息说要她穿着高跟丝袜,一起去寻找刺激的呀!”


“不要不好意思呀,我们一起说呀。”


乔微的老公刚刚下班回家,就看见自己美丽的妻子正对着手机开始邪魅一笑,脸上满是潮红,一看就是和别的男人聊骚。


但是只看见了一眼,他就十分难受!但是更加没有办法的事情是他那个地方不太好,是个萎的?


乔微的老公君虎条件总体来说都很不错,长的高大帅气,收入高学历高,就是那个方面不太可以,其他简直完美!


然而就这一点点问题上面对一个男人就是致命的!


抱着身材火辣的妻子,君虎陷入了沉思中。

而在另一边的刘洋洋心中冒出了一百个感叹号,紧接着他一百次打开手机界面,没有任何信息回复的对话框,他想着难不成乔微想要自己去坐牢不成。


第二天,刘洋洋顶着一个大大的黑眼圈起了床,准备洗漱,没想到刚好看见正在刷牙的金花。


两个人对上眼之后,金花的脸马上变得通红…..特别是想起昨天晚上的尴尬事情!但是金花的眼睛控制不住的一直往刘洋洋的身体上大量着,尤其是裤子的那处……


“洋洋,这么早就去上班了?”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之前对刘洋洋异常冷淡的金花忽然变得热情起来,还主动给刘洋洋打招呼。


刘洋洋简直受宠若惊,赶紧抬头回道:“是啊,趁着现在天气凉快,多送几单。”


“这样好…….”金花点点头,继续刷自己的牙齿。


刘洋洋开始大量起金花今天的打扮,上面穿着性感短吊带,下面穿着超短裤,简直把自己身材上面的曲线全部勾勒了出来。


尤其那笔直高贵的大腿,还有看起来非常棒的大腿根处……刘洋洋的眼神控制不住的往那个地方偷瞄过去。


赤裸的目光向金花看去,金花的脸上马上变得通红的,心中暗骂刘洋洋真的太色了。


接着刘洋洋意味深长的看向金花,接着匆匆离开厕所。


听到从门口传出来的关门声音,金花你不由的开始感叹起来。


这个自己老公的好兄弟,好像这么老都没有妻子,这几年应该憋坏了吧?他想要女人的时候,是不是用手解决的?


唉!我想什么呢!?


金花在心里吐槽了自己一声,接着笑脸变得通红,连忙往脸上弄一些水,想要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抛到后面去。


刘洋洋今天上班早,已经送了很多单了,看到最后一单正好是萧美的小区。


看着萧美那楼房,看着熟悉的一切,刘洋洋拿出手机看到萧美还没有回自己的信息,想到今天是星期天,她应该在家,于是准备上门去给她一点“颜色“瞧瞧。


这么想着,刘洋洋紧接着走进了萧美所在的楼道。


拿着外卖的刘洋洋,心中无限期待的打开萧美家的大门:“您好,你的外卖已经到了,快出门领取一下。”


看着紧闭的大门,刘洋洋忍不住开始幻想黄诗雅会穿什么样的衣服来给他开门……是那件吊带睡裙吗?又或者裹得严严实实,丝毫不露出她诱人的躯体……


但是只要想到萧美那迷人的身材,俊俏的小脸蛋,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就等萧美出来开门了。


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刘洋洋的呼吸都变得沉重。


接着门被打开了,刘洋洋心中的期待越来越高了,下一秒,一个人影站在门口,接着一道粗旷的男声响起:“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刘洋洋整个人瞬间僵硬!


眼前的男人看上去白白净净的,但是一看就知道脾气并不好的感觉,身体消瘦,皮肤也十分白净——一看就知道是少妇的老公赵飞回来了。

刚刚还想和萧美做些不可描述的刘洋洋瞬间心虚起来,整个人开始紧张起来,急忙说道:“这样的,我是送快递的,请问萧女士在家吗?”


“我老婆可能又买了些什么东西?”赵飞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伸手想接过外卖:“好吧,你现在把它交给我就可以了,辛苦了。”


刘洋洋下意识地地后退半步,外卖错开了男人的手。


看着男人惊讶的目光,刘洋洋头上开始冒汗了,接着打了一个手势说道:“对不起,我们现在公司要求必须购买快递的人出来签字,否则会扣工资的,请这位先生谅解一下。”


刘洋洋说完,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哪里会有这种规定?自己情急之下,竟然胡诌得这么假!


“是这个样子的吗?”赵飞也没有,转身冲里面喊,“老婆,你点的外卖到了,你出来拿一下!”


房间里面不想出来的萧美被这样子一叫,顿时有点害怕,她没想到这个粗鲁的快递小哥竟然叫萧美出去!?


早在刘洋洋敲响她家大门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没想到那个粗鲁的外卖小哥哥竟然过来了,接着还和自己的老公在门口交流起来。


这尴尬的场景瞬间让萧美透不上气来,可是现在她的老公还以为自己没有听见,还故意多叫了几句,萧美理了理衣服,接着镇定的走了出来说道:“什么事啊,老公?”


两个男人同时看向萧美的瞬间,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看着那个黑又壮实的男人,萧美只能假意配合地接过快递:“噢,快递啊,可能是我的……麻烦你了。


接着萧美飞快的接过快递,接着想马上关起大门。


但是刘洋洋马上把手放在即将关闭的大门,接着说道:“对了美女,昨天的快递,你说单号有问题,叫我给你送回来,现在那个快递在哪里,我好还回去。”


萧美着急的快要流泪,但是又害怕老公发现异常,只能马上回答道:“这将事情你不说我都要忘记了,我把东西放在卧室了,你过来拿吧。”


接着刘洋洋点了点头,跟着萧美走进了他们家的卧室,而赵飞没有怀疑什么,接着坐回客厅看起电视了。


萧美的卧室在客厅的后门,坐在客厅根本看不清楚卧室的人,当两个人走到卧室,瞬间都长叹了一口气。


到了安全地区的刘洋洋这个时候才开始大量美丽的少妇,只看见萧美今天穿着一条米白色衬衫,下面穿着一个开叉包臀短裙,几乎开叉到大腿根处,看着十分诱人。


想来昨天短信里面的事情是真实的,萧美说老公回来了,根本不像是骗人的,而是真实的。


但是竟然已经进来了,就要把戏给演完,刘洋洋假装的问道:”萧美,你要退单号的快递在哪里?”


萧美紧张得整个人都在抖,她根本没有拿过快递,哪知道快递在哪啊!?


“额……就这里师傅,你看看吧。”


萧美觉得这完全在考验自己的演技,于是干巴巴的回答道。


可是她话才刚说完,刘洋洋就抱住她的细腰。


“美女,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看你这儿,没什么问题啊!”


萧美被刘洋洋的举动差点吓的叫出声来!


这边才反应过来的她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要让坐在客厅看电影的老公知道。


“你还不快点回复,你不怕老公听到了?”


恐惧包围着萧美的整个大脑,她只能跟着刘洋洋说的话回复道:“没什么问题,就是麻烦你看一看这个单号。”


答完这句,萧美赶紧小声求饶:“求你了你快走吧,我老公在家,我们不能这样……”


“哦,好像是填错了,是该赔偿的。”刘洋洋说着的时候把手指伸到萧美的那处。


一切听起来都很正常,至少在客厅看电视的赵飞没觉得这对话有什么不对;可是传到萧美耳朵里面就好像变了味一样,她感觉自己都想找个洞口钻起来。


“不行,这个东西都湿掉了,等我一下,我把快递装起来!”刘洋洋的手弄得差不多了,今天这个场面又确实不可能搞到最后,想了想他掏出了手机,故意大声说。


“啊——”萧美本来想把刘洋洋推开,但是被他这样子撩拨了一下,瞬间感觉就来了,忍不住尖叫起来。


那叫声十分婉转魅惑,不只是刘洋洋和萧美自己呆住了,客厅里看电视的赵飞显然也听到了这么一声叫喊,穿上拖鞋往这边来了,还奇怪道:“老婆,怎么了?”

刘洋洋马上把手拿了出来,接着把之前准备好的快递单号拿了出来,接着收拾好快递盒子。


赵飞马上从客厅赶到卧室,打开卧室大门,就看到自己美丽娇嫩的妻子倒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摸着自己的手指,连忙担心的握紧自己的手指,说道:“怎么了,这么不小心呀?”


摸上老婆的身体,赵飞有点紧张——老婆的身体怎么这么热呀?脸也这么红润,不会是生病了?


萧美喘了一下,勉强笑道:“没事,我就是……被柜门夹到一下手。”


刘洋洋看到夫妻两个人恩恩爱爱的样子,不免有点吃味,感觉自己手指残留的萧美温热的水迹,当下笑了一下:“那好吧,单号我已经拿到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夫妻二位了,我就先走了,快递盒子我也拿走了。”


然后在夫妻俩“麻烦师傅了”的道谢中离去。


没想到玩了他的老婆,他还要和我说一声”辛苦“我?这个感觉真爽,刘洋洋摸着手掌中的痕迹,在心里感叹着。


这个恶人走了,萧美才可以松下这口气,接着离开老公的怀里,接着到达洗澡间!


萧美心里想着一定不能让老公发现,要不然自己就玩玩了。


接着从萧美房间离开的刘洋洋继续送起快递了。


他主要接着还是这个高档小区的单子,无非是想多看萧美的身姿几眼。很快,一条熟悉的单子映入眼帘,地址是萧美家楼上,收件人——乔微。


看到乔微这个名字,刘洋洋心里不免有点紧张。


尤其是昨天这个女人已经在短信里面曝光了自己和萧美的暧昧关系,这位性感少妇琢磨不定的态度,让他有点紧张。


但是这种事情,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就算自己现在不去送快递,之后她也有办法报复自己,还不如现在就去看看他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于是刘洋洋拿着外卖敲开了乔微家的大门。


这个时候乔微打开了大门,穿着一件暴露的吊带连衣裙,感觉胸前简直全部都暴露了出来。


“你终于来了呀。”乔微开门见山的说道,拿快递的时候故意低下头,露出胸前的风光。


“咕嘟。”刘洋洋控制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他感觉到非常的尴尬。


乔微也听到了这个声音,接着笑着看向刘洋洋,接着:“怎么了?被我的魅力给惊艳到了?”


“确实是的。”刘洋洋现在也没有办法避讳着,接着点了点头,笑着看向乔微的脸色。


这点坦率的反应都让乔微感觉到诧异,但是很快她就拉回了自己的表情,眼神更加妩媚了,还把手指在刘洋洋的胸膛上面画着圈圈:“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有本事让你为我折服的呀。”


刘洋洋被少妇撩拨的有点上头,但是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面前的大门已经关了起来,只留下一脸惊讶的刘洋洋。


但是他们脸都不清楚的事情是这一段暧昧视频被监控器拍的一清二楚的。


当天晚上,乔微和老公赵飞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忽然感受到老公的手在自己身上流走着,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老公想要干什么。


“老婆,我们开心一下…..”


因为几天前快递小哥的事情,导致她对这种事情还有些不适应,但是赵飞现在提出了这个想法,她现在没有拒绝老公的要求,接着抱住老公的脖子,温柔的说道:“老公……”


出于内心的愧疚,内心觉得自己如果不让老公弄却宁愿被不认识的男人弄这样对不起老公,于是萧美乖乖的躺着床上。


但是最后,老公睡着了,而萧美却没有得到满足,整个人愁容满面。


萧美正在苦苦思索的同时,楼上的房间,也有人正愁眉不展。


这个男人真是乔微的老公君虎,他现在正对着电脑里面的视频思考着。这个视频正是从大门口的监控视频调下来的,这段视频清楚的纪录着自己的妻子和那个黑大壮的快递小哥哥在门口调情…….


看着自己美艳的妻子公开的在门口勾搭别的男人,君虎虽然感觉到心如刀绞,但是随后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快感…..


这样的发现瞬间让君虎的英俊的脸庞有一丝丝扭曲,他感觉自己看着这样的影片可以治愈自己的心结,忽然他感觉到老婆和别人厮混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第二天,火还没有释放的刘洋洋又去乔微家里面送快递,今天的乔微依旧穿的性感风骚,一件卡其色紧身针织衫,露出性感的内衣和胸前的沟壑。


乔微还故意的蹲下来拿快递,接着一只手附上乔微的胸前,接着妩媚的笑道:“你傻笑什么,是不是把我的外卖弄到地上了,这样可是不好的,你知道了吗?”

乔微面露春光的样子,虽然有点开心,但是想到自己的老公还在后面,只能推开了刘洋洋。


但是手已经在刘洋洋身上划着圈圈,马上门有噗通的关了起来,留下满脸尴尬的刘洋洋。


接着离开的刘洋洋依旧骑着小车车去外面工作。


然而乔微去上班之后,留在家里的君虎一个人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接着调出监控摄像头……


看着自己的老婆故意穿着风骚的样子去给快递开门,然后…..


这所有的一切都让君虎感觉到骚动起来。


这一切都让杨建军感到头皮发麻。


这种感觉不免让他笔直了腰板!


这种感觉让他忍不住坐直了身体!


但是片子的时间太短了,远远不够,达不到他想要的一切感觉,他还想要更多更长的视频激发自己的欲望。


结束完一天的工作的刘洋洋到了家,顺路的时候还吃了一笼小笼包在回家。


第二天是周一,少妇萧美要上班不在家,刘洋洋根本没有动力努力工作,干脆给自己放上半天假,果断转身回家。


本来以为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的刘洋洋却在家门口看到穿着清凉的弟媳金花。


“金花,你怎么这么完才去上班呀?”刘洋洋感觉有些奇怪,想到金花平常都是九点上班然而现在已经九点半了。


而且…..


刘洋洋看了一眼金花的穿着打扮,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


看上去是有一点点保守的样子,但是白体恤简直就是透明的,基本可以看到里面的春光,有一种别样的诱惑。


穿成这个样子去公司,也不太合适吧?


“没有,我们公司今天放假”金花看着刘洋洋硬朗的身姿不免有点紧张,心一直跳个不停。


本来她还以为家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只穿了一件老公的衣服,没想到被刘洋洋看见了,不免有点尴尬。


刘洋洋直接接过金花手上的垃圾:“还是我拿起扔吧,你一个女人家有点不方便,而且还穿成这个样子。”


再回来的时候,在房间里面没有看见金花的身影。


回来的时候有点失望,但是刘洋洋随即也叹了一口气,紧接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接着刘洋洋玩了一下子的手机,接着决定出去走一走,毕竟和金花两个人孤男寡女的在房间里面,自己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不过一会儿,刘洋洋忽然听到金花在门口叫喊着:“洋洋,你在家吗?可以帮我一个小忙吗?”


美女的命令哪里有不听的道路?刘洋洋接着赶紧穿上鞋子往外面走去:“什么事情呀,怎么样了?”


刘洋洋一抬头就看见自己的弟媳妇站在老高的地方,下面放着一个小灯泡,应该还没有替换掉,她还是穿着一件宽大的T,接着刘洋洋站在下面,简直可以看到她平坦的小腹和笔直的大长腿。


这景色实在是美好。


还没有等刘洋洋靠近自己,金花站的板凳就开始歪歪扭扭的,接着金花马上就从板凳上面摔了下来。刘洋洋心中也有点紧张,也不想想太多,马上上前伸手抱着了金花。


刘洋洋那双粗糙的手开始摸上金花雪白的大腿,一瞬间暧昧的气息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穿过!


这个姿势没有保持太久,刘洋洋很快就稳住了自己,接着从板凳下面跳了下来,对着刘洋洋说道:“洋洋,这个灯泡我换不上去,你帮我换一下,辛苦你了。”


“好的,好。”刘洋洋也有点紧张,但是接着马上拿下灯泡,接着三下五除一就换好了。


“家里面有个男人就是好!”金花站稳脚跟,接着叉开话题说道。


虽然金花只是无意的说道,但是两个人中间全部都是暧昧的火花,


尤其是金花说完这句话之后。


“这……我……”刘洋洋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紧接着赤裸裸的看着金花。


金花也有些不自在,赶紧说了声谢谢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大门的她心跳加速,刚才他的表哥看着自己,那不怀好意的眼神,感觉马上就要吃掉自己了!但是与此同时,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接着金花思考了半天,甚至把下面的里裤也给脱掉了,瞬间上下都变成真空的了。


金花的眼睛里面闪烁着一种兴奋和快乐的光芒,接着迈开了美腿离开了卧室,向外面的客厅走去。


刘洋洋这个时候坐在自己的床上,有点蒙圈,虽然自己经常看很多美女,但是自己的兄弟的媳妇可就不一样。


这种事情在外面搞一搞没有问题,但是金花可是自己兄弟的媳妇,要是回家大家知道了,自己可是没有办法回家了。


接着刘洋洋打开手机,准备找点乐子玩玩,好忘记刚刚的暧昧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房门却响了起来,接着弟媳金花妩媚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洋洋,你在房间里面吗?”


刘洋洋听到金花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连忙回应道:“怎么了金花,有什么事情呀?”

金花接着走了进来,看着她穿着那宽大透明的白色T恤,胸前的特别之处开始摩擦着T恤的布料。


金花这是想要干什么呀…..


刘洋洋感觉自己还不能清醒过来,脑子一片空白。


“洋洋,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呀?我们一起去客厅看看电视吧?”看着刘洋洋的目光,金花有点不合适,接着想到自己主动的行为更是羞红了脸,赶紧做到旁边的沙发上面。


刘洋洋看到金花那撩人的背影和勾勒出来的曲线,不自觉的咽口水。


刘海超看着弟媳背影那若隐若现的诱人曲线,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金花虽然身材和长相不如萧美和乔微两个美艳少妇一样成熟有魅力,但是金花年纪小,有一种不同于她们的青春俏皮的活力,就像她的年龄一样。


但是刘洋洋没有想要把这件事情勇敢的尝试起来,因为刘洋洋在生活里面是很胆小的,他觉得他这辈子最大胆的事情,就是强上了美艳少妇萧美。


刘洋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努力从梦境里面恢复回来,接着才和金花去看电视。


金花和刘洋洋靠的很近,然而刘洋洋中间放了一个小靠枕,隔着了两个人,两个人怀着心里的小九九看着电视。


过来一会会,金花打破了沉默,接着开口说道:“洋洋,你做这个工作已经这么久了,你来我们家已经很多个月了吧?”


“对,已经有八九个月了。”刘洋洋有点紧张的看向金花,观察起她的样子,不知道她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东西,生怕她把自己赶走。


“那我想得没错”金花微微一笑,一边用遥控器换了个台一边说,“一个人在大城市也无依无靠,幸好有我们铁柱可以照应一下,洋洋你要和我们铁柱好好的想处,现在好好在我们家住着。”


刘洋洋开心的点了点头。


金花笑着点点头,说道:“之前是我对你的态度不够好,主要我的工作压力有点大,我这个人又是一个急性子,而且说话不是很好听的,但是我是真心的,你不要想多了。”


刘洋洋感觉自己的性感金花的态度和之前比简直大转弯,心里不免有点吃惊。


刘洋洋开始在心里琢磨金花态度转换的原因,想不清楚的他,于是把金花从头到尾的夸奖一一遍,什么可爱,侮辱,干净全部往她身上形容过去。


开始只是说性格好,后面接着说道长相和身材好的时候,金花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大哥你可别夸我了,你说这才结婚没多久,王刚对我就有点爱答不理的……天天吵吵吵,夫妻之间哪能这么吵,再好的感情都得吵没了。”


金花边说边摇头,接着不惊异的问道。


“不说我了,还是说说大哥你吧,大哥这么久了,都没有想到找一个老伴吗?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


刘洋洋笑着摇了摇头,“我也没什么的,又没钱又长的丑,在这个大城市根本没有人看得上我,我还是赚钱之后回乡下找一个,大城市的女人不好找。”


“是这样的”金花一对迷人的眼睛在刘洋洋身上大圈圈,接着不经意的说了这个话题:“大哥,你这个样子不太好呀,我之前看到你在厕所,我感觉你已经憋坏了。”


刘洋洋已经看到金花的迷惑的眼神,瞬间感觉自己有点眼花,可是接着来金花竟然还提出一个暧昧的话题,不免让她的心开始激动起来了。


一男一女,在房间里面聊这种暧昧的话题,接着还脱掉了内衣,这暧昧的气息不知道暗示这什么?


他之前不敢将错就错地推了弟媳,主要还是怕坏了自己的名声,不过这件事只要发展成你情我愿的成为共同的秘密,那就跟之前自己单方面用强是两回事了。


心里面想好之后,刘洋洋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的,我感觉还是需要一个女人的,要不然大晚上睡觉也孤独寂寞呀。”


“不过这种事情和你一个小姑娘说也不太好意思,我还是不说了。”


金花感觉有点故事赶紧接道:“这又没什么的,我都结婚了,这种事情很正常的,再说我们上班还经常和同事开这种玩笑。”


“洋洋,你不要想那么多,现在大家都很放得开,再说我们都很关心你,你就把我当成你的朋友说说吧,你说是吧?”


刘洋洋说着,屁股悄悄往刘洋洋这边挪了挪,接着坐到离着刘洋洋很近的地方,两条大腿不自然的摆动着。


这个话题已经说到这里了,刘洋洋接着看向弟媳的修长的白嫩大腿,接着忍不住的咽了口气。


“既然你这样子问了,我就实话告诉你,我确实挺想女人的,尤其是最近,寂寞难耐,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已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告诉别人,你一定要给我保守秘密。”


刘洋洋按照自己还没有和萧美弄到一起的事情说,想到这里不免有点紧张。


想了想,金花只能顺着他的话头接了下去:“其实憋太久确实对身体不好,哥你这样其实对身体有好处的。”


但是金花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和老公的朋友说这种话题,而且还有点露骨,马上身体上面有了反应。

接着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感觉,接着马上假装自己认真的在看电视中。


然而话题已经说到这个头上了,刘洋洋不可能不把这件事情给埋下去了,接着说道:“有的时候是有点难以忍受,尤其是上一次,你和铁柱在房间里面发出那样的声音,我有点受不了的自己解决了。”


“金花,我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不要告诉别人,我只告诉了你,你知道了吗?”


刘洋洋说着,接着用赤裸裸的目光往金花身上扫了扫去,就仿佛金花什么都没有穿的样子,金花有点紧张起来。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在金花面前这么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渴望,而且光明正大的!


金花看着刘洋洋的目光,感觉呼吸不上来,尤其是感觉到刘洋洋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来回打转,接着她有点受不了的夹紧双眼,接着摆出一个暧昧的姿势。


“什么事情,你告诉我,我一定给你保守秘密,你不要担心。”金花感觉自己的呼吸逐渐加快,忍不住挺直腰板,让自己傲人的身材显得更加诱惑。


刘洋洋也没有多说话,只是摆了一个姿势,让那处的东西更加明显起来,暴露在自己和金花中间。


金花原本不懂刘洋洋的意思,可是在看到块帐篷的瞬间直接愣住了,脸上一烧,但是马上转头,去看电影。


这个时候电影正好播放到高潮点,就看见男女主角暧昧的亲吻起来,金花看着脸红起来,接着换了一个电影。


刘洋洋看着弟媳有些害羞的脸庞,知道这女人一定是欲求不满的,毕竟上回看她和兄弟铁柱弄的那会,他已经知道铁柱因为身体不适的原因,越来越不行了,尤其是在那方面。


但是这种事情不必要那么着急。


刘洋洋左右看了看,干脆起身往饮水机去:“金花,你要喝水吗?”


金花愣了一愣,应了一声。


刘洋洋马上点了头,接着拿起两杯水过来,接着把水放到自己和金花面前,接着靠近金花的身边,坐下来,两个人离得很近,就只剩一个拳头大小的距离。


看向穿着一件白T恤的金花,刘洋洋感觉到一股热气往下面有反应的地方过去了:“金花,我现在想和你好好说说?”


“你也知道,我这窝囊样子,一辈子耶没见过几个像你这么美的妹子,加上住在一起,看到你的时候多,我自己弄的时候,都是想着你弄得……”


“而且有很多时候都挺过分的,我告诉你,你也不要告诉别人,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心里面怎么想的,但是我也控制不住呀。”


刘洋洋直白露骨的话题,立即灼烧了原本就干柴烈火的一对男女。


金花听到刘洋洋的混帐话,感觉到身体的气息越来越不通畅了,胸前的柔软也开始抖动起来,呼吸声越来越强烈。


半是害羞半是责怪地白了这个过于大胆地表哥一眼,金花充满魅力的眼睛似乎带上一些勾引的含义。


但是她的目光看到有反应的那处,瞬间想起厕所的暧昧故事。


从她嫁给铁柱,就从很多人追求,到现在两个人的平平淡淡,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一个男人聊起这种话题,但是她越发感觉到焦躁不安的感觉。


但是做为一个妻子的基本的脸面还是要有的,金花接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按捺住自己的心跳声音:“洋洋,我可是你兄弟铁柱的妻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想?”


“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我的心控制不了,”刘洋洋看向金花面前的柔软,幻想起摸上去的感觉,“而且,想到你是我兄弟的老婆,是我的弟媳……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是去想这一点,幻想就越刺激。”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是在梦里面还是醒来的……”


刘洋洋心里面捏了一把汗,不由的想到,如果自己现在向金花伸出手来,她会是什么反应呀?


禁忌的刺激让金花也听得面红耳赤,她忍不住问:“洋洋,你在梦里面怎么幻想我们两个人的呀?”


刘洋洋呆住了,但是小心翼翼的靠近,两个人的大腿紧紧的靠近,彼此感受到对方的大腿的肉感,刘洋洋甚至感觉到了金花夹得紧紧的大腿肌肉,不知道亲上去那是什么滋味。


金花知道这很暧昧,可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向自己的身体涌来,接着还开始想象如果真的全部占有是什么感觉,想到这里……

“我有时候会幻想,我在半夜三更进入你的房间,然后你抓紧房门……,但是你很享受,还会呻吟,但是你害怕把铁柱给吵醒,可是我弄了你下半身几下,你就舒服了。”


“然后我们就趁着铁柱不在家的时候,在家里的每个地方弄过……包括那天的浴室,还有现在的沙发,还有厨房。”


甚至有时候,我还会幻想我们抵在你们房间的门上弄了几回,你喊我老公……然后第二天铁柱醒了,你又去喊他老公。”


“你不要多想呀,我只是在心里面想一想。”刘洋洋现在说出自己的幻想,但是身体上面控制不住要把金花推倒的欲望,但是还是有点紧张。


他密切观察着弟媳的每一个反应,尤其说道叫老公,浴室的时候,金花有了反应,双腿夹得很紧很紧的样子。


看到金花满意的反应,心痒难耐的刘洋洋终于伸出自己粗糙的手,轻轻放在弟媳金花的大腿上,轻轻摩擦了几下。


“阿……”


金花感受到下半身的紧张,瞬间夹紧双腿,发出轻吟的声音。


但是她忽然想到自己现在下半身可是什么都没穿!真空!


她什么都没有做,但是感觉到刘洋洋的抚摸的金花,下面有了反应,有一些东西出来了。


刘洋洋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往上面游走起来,顿时客厅变得安安静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金花的年纪很小,皮肤就像嫩豆腐一样,有点在刘洋洋那满是老茧的手上摩擦着,没有多久,整个身体都开始颤颤巍巍了,整个人开始倒在刘洋洋的身体上面。


“洋洋,你要干什么呀?”金花嫩滑的小手轻轻搭在了刘洋洋的手上,但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下半身的帐篷,整个人充满了欲拒还迎的感觉。


在刘洋洋的双手往金花两腿中间游走过去,金花出于本能的打掉了那只满是老茧的手。


幻想和说说话都没有关系,但是要她真的和除老公以外的男人发生一点什么事情,她不免有点害怕和紧张。


刘洋洋的心情就好像做过山车一样,有点被金花拒绝之后,整个人的心情跌入谷底了。


尤其是看弟媳双腿并拢,眼神闪躲的样子,显然是还没有彻底准备好。原本刘洋洋就是奔着你情我愿去的,如果现在强迫她了,就不太好了。


刘洋洋还是看着金花的反应。


看到刘洋洋没有再行动了,但是金花的心情有点放松,但是接着有一些失望……其实她已经想好了,只是过不去心理这道坎。如果洋洋一定要做那事,她也不是不可以同意的……


刘洋洋观察着弟媳金花的反应,尤其看着她夹紧的双腿和放在大腿根处摩擦的双手,还有羞怯的表情,一下子开了窍。


如果金花真的不想,那她应该早就抛下自己回房了,怎么还会穿着这么暴露的在这里给自己可乘之机?


想清楚的刘洋洋马上抱着了金花性感的腰肢,在金花惊慌失措之下开始吻上她的小嘴。


金花开始拒绝了一下下,接着开始配合起来,还抚摸起来。


接着两个人交互的嘴巴里面发现淡淡的水声。


感觉到金花的配合,刘洋洋心中很开心,一手直接隔着衣服捏上了王芳胸前的那处柔软,一手则揉了几下弟媳挺翘的臀部。


接着刘洋洋这次发现金花只穿了一件T在这里和自己说话,下面是真空的!


“洋洋,你在干什么呀?”


“我知道你是我好兄弟的媳妇,但是我控制不住,就这一次,就这一次,我们不要告诉任何人,不就可以了。”


“你就帮帮我好吗!”


被吻的一塌糊涂的金花早就没有了思考的主意,只能感受到表哥的双手在自己的敏感地区来回摩擦着,但是他身体那处的东西已经从裤子里面出来了,接着在他两腿之间摩擦起来!


“不可以,不可以,洋洋这样不好……”


充满禁忌意味的快意在脑子里炸开,金花已经感觉到自己上瘾了。


虽然嘴巴上面说着不可以,但是身体却是诚实地涌出一股细流,弄湿了两人不断摩擦的那里。


刘洋洋已经上头了,开始疯狂的亲吻起金花修长的身体,金花感觉自己就像触电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接着紧紧的搂住刘洋洋那强壮的身体。


空气中火热的气氛开始包围着彼此的身体,两个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接着刘洋洋感觉已经可以进入主题的时候,金花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将两个人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接着两个人对视一笑,接着刘洋洋笑了一下,接着抱住金花的敏感地区,说道:“接呀,没什么影响的呀。”


“哎呦…..怎么可能不影响呀!”金花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可是不可否认,表哥的这个举动让她也觉得相当刺激,并没有阻止他的动作。


就在这时候她才看清楚电话上面的人民,“老公”这两个大字闪烁着,她的心都感觉到冰凉凉的了!

金花马上推开刘洋洋,紧张的说道:“刘洋洋的电话,你乖巧一点点!”


本来就有点紧张的刘洋洋听到是铁柱的名字,也变得紧张起来,马上收回瞎胡闹的手,两个人开始紧张的看向那个电话。


刘洋洋深呼吸了两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常,这才接起电话:“喂?老公,怎么了?”


铁柱的声音开始出现在电话那端:“老婆你怎么样了,身体好了吗?有没有想我呀,我刚好买来一些吃的回来,我马上就到家了。”


金花和刘洋洋听到铁柱马上就到家的消息都是一惊,刘洋洋马上穿好了裤子,接着开始恢复沙发的原来的样子。


金花看着刘洋洋紧张狼狈的样子,有一些开心,接着也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衣服,接着慢慢的回复道:“真的是麻烦老公了,其实我不要紧的,倒是你开车的时候要小心一点点,不要把车子给撞了。


“嗨!你老公的车技你还不知道吗?我会好好开车的,这你就不要多担心了!”


两人正说着,铁柱就已经提着几个打包袋进了门。


今天正好拉一个客户,没想到刚好是自己的小区,又买来妻子喜欢吃的东西,就回家了一趟。


但是刚刚进门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房间里面的异样。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某种细微的暧昧味道,然而她的妻子穿着性感的T,看着妻子有些潮红的脸颊,有一丝丝欢愉的样子。


更重要地是,妻子地眼神似乎有些闪躲,并不敢跟自己对视?


这一刻,铁柱是心再大,也忍不住有些狐疑起来。


金花心里面十分心虚,因为刚刚才和兄弟的暧昧着,就差点进去了,没想到这一刻,老公就在自己的眼前。


金花以前从没做过对不起老公的事,这样过于刺激的场景确实让她有些紧张。


看着老公紧张的看着自己,金花有点不安,但是还是看了回去说道:“你看什么看呀,我的脸上难不成有什么花吗?“


看着金花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铁柱也不在怀疑起来,接着压低声音说道:“老婆,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润呀?”


金花还是有点紧张,但是还是咬牙说道:“还不是你,昨天晚上把我弄的不舒服了,我现在浑身上下还不舒服着,脑子也有点模糊,气也感觉喘不上来气了。”


想到自己昨天晚上的所作所为,铁柱马上就不再怀疑金花了。


结婚以来,他的确对这个美貌老婆很不错,就连外人也夸他是个模范老公,可是他心里还是时常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极品美女老婆,总觉得被人家惦记着自己的宝贝。这下被老婆这么一说,他立马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铁柱马上换上一副讨好的微笑,接着连哄着让妻子把自己带的吃的东西给吃掉,接着还亲自按摩起来。


夫妻又暧昧了一下下,接着过来一会,铁柱就离开了房间。


看了看时间,铁柱赶紧交代道:“我马上要走了,你先睡一觉,之后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你和我说,我去给你买药回来。”


“还有,等下换一件简单的衣服,不要穿着这么性感!虽然表哥人是不坏,可是单身那么久没有女人,你又这么性感……要是发生了什么,我们可就没地方哭了。”


铁柱只是提醒金花,毕竟一男一女不安全,但是没想到正好打中了金花的要害,接着金花红着脸骂道:“乱说什么呢你!”


看着妻子生气的样子,刘洋洋赶紧道歉。


但是他全然不知道,自己这句无意中说的话,差一点点要变成真的。


金花不想在呆在房间里面,想了想,赶紧问道:“你过一会会准备去哪里呀?”


铁柱站在床头抽了一根烟,接着说道:“应该还是车站吧,待会儿五点过六点再去办公区那边看看。”


“那就好,你等我一下下,我马上换好衣服,去和柳柳去逛一下姐就好了。”


铁柱接着抽着烟看着自己老婆曼妙的背影,默默点了点头。


这个柳柳和金花是大学同学,常常在一起玩,所以金花说要和她一起出去的时候,铁柱也没有起疑心。


不一会儿,金花接着换上了刚才穿过的短T恤热裤,跟着铁柱出了门。


听到金花和铁柱离开的声音,躺在卧室的刘洋洋这才放心下来。


天知道刚才电光火石之间知道铁柱回来的消息,她到底有多害怕呀。


可是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压抑的欲望马上又出来了,哥哥金花故意找机会离开家里面的事情让她紧张,看来想要和金花在一块的事情只能退后了,而且他们的关系有一点点紧张。


不过看起来金花应该也有点渴望这种事情,要不然刚刚和自己没有一点点反抗,反而有一丝丝渴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