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朋友活很好是什么体验*玩弄我的嫩菊

更新时间:2020-11-20 13:56:52

陈凡微微抬起身体,配合着渡边优美顺利的褪下了自己的裤子,并拉到了膝盖处。


看到那令仓佐梨音无法拒绝的雄伟之物之时,渡边优美楞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红唇。


“真是个厉害的家伙,我得好好服侍它一下了……”

这一次的感觉会和仓佐梨音有什么不同呢?


陈凡的第一想法便是这个,为了能够更好的感受,他抬起了头,闭上了双眼。


手部瞬间的触感让他不禁抖动了一下,渡边优美咯咯的笑出了声,用手紧紧的抓住之后将头凑了过去。


陈凡能够感受到那轻微的鼻息,期待着那融化一般的美妙时刻。

 文学


但渡边优美就像是故意的一样,迟迟的没有再继续下去,只是用抓着的手用缓慢的频率把玩着。


这个女人竟然敢吊自己的胃口!


陈凡猛地睁开眼睛,将手放在了渡边优美柔顺的长发上,一下子按了下去。


瞬间,陈凡感觉自己进入了仙境,之前所有无法宣泄的感受在这一刻彻底的释放。


他能够感受到渡边优美灵活的舌头不断蠕动,一次又一次的触碰到自己敏感的部位,并在恰到好处的时间点停止,让自己的状态不断地延续。


这种技巧并不是看看电影就能够学会的,一定是经过了许多次的历练才能达到。


陈凡被这样挑逗的全身燥热,想要宣泄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


他按住了渡边优美的头,猛地挺动身体,就这样持续了好几秒种。


感受到温热彻底充斥自己整个下半身,陈凡长舒一口气,放开了手。


渡边优美喘了一口大气,然后咳嗽了几声,这声音也引起了在厨房的仓佐梨音的注意。


“姐姐,怎么了?呛到了么?”


“没事没事,你继续忙你的吧。”


渡边优美一边说着,一边瞪了陈凡一眼。


但这个瞪眼很明显带着撒娇的意味,陈凡得意洋洋的眯着眼看着渡边优美,将自己的身体再次往前挺动了一下。


渡边优美叹了口气,再次将头伸了过去。


突然,厨房的门被打开了,仓佐梨音端着做好的下酒菜走了出来。


陈凡被吓了一大跳,身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


他连忙将椅子往前挪动了一下,将整个下半身埋在了长长的桌布之下。


而渡边优美直接顺势钻进了桌子底下,利用桌布掩盖着自己的身体,屏住了呼吸。


“诶?优美姐去哪了?”


仓佐梨音扫视了一眼餐厅,并没有发现渡边优美的身影。


“哦,她去洗手间了。”


“这样啊……”


听到陈凡的解释,她微笑了一下,然后将做好的菜放在了餐桌上。


看到自己老公在一旁醉倒的样子,她摇了摇头,然后走过去轻轻的摇动了一下了他的身体。


这时,稍稍放下心的陈凡感到下身再次传来了一阵温热。


因为太过舒服,他差点没忍住叫出了声。


这个女人,竟然在这种时候玩这一套!


陈凡再次直起身体,强装镇定的看着离他不远的仓佐梨音。


她温柔照看渡边一郎的样子是在太过迷人,陈凡不禁想起了之前在厨房里的那一幕,那在和服之下完全的有人身体,那紧紧包裹着自己的双唇,那丰满而又诱人的翘臀……


渡边优美坏笑着,突然感受到了陈凡的变化,不由的吃惊了一下。


是什么情况让他在这种情况下再次兴奋了起来?


想了一下,她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微微的眨了眨双眼。


没想到陈凡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她心里想着,然后再次加快了自己的步调。


陈凡深舒一口气,差点暴露的同时,那种无与伦比飘飘欲仙的感觉一下子袭遍了全身。


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就要缴械投降了,便悄悄地将手伸进了桌布中,放在了渡边优美的头上。


渡边优美当然知道陈凡是什么意思,但想到刚刚陈凡的反应,她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反而再次加快了频率。


一下子,那种酥麻感让陈凡身体有些使不上力,一下子靠在了椅子上。


“陈凡桑,不好意思啊,我先扶一郎回房间一趟。”


说着,仓佐梨音开始动手,但因为她的力量比较小,看起来搬动的非常困难。


但现在这种情况,自己不可能直接站起身来帮他,而他又知道自己不主动起身的话,仓佐梨音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起身帮忙的。


就这样,她试着拉起渡边一郎,而就在快要拉起的时候,渡边一郎像是感受到了一样,在醉倒的状态精准的拉到了仓佐梨音的束带。


“梨音,别走……”


伴随着渡边一郎的这句话,仓佐梨音差点叫出了声,和服也随着束带的松开而朝着两边打开,那若隐若现的胸口再次映入了陈凡的眼帘。


他一下子没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那种如潮水一般用来的酥麻感无法停止,陈凡紧皱着眉头,那种终于宣泄而出的感觉持续了整整十秒钟才停止。


他的表情一松,整个身体趴在了桌子上。


而一旁的仓佐梨音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不轻,急忙用手拉住了敞开的领口,另一只手拉着快要倒在地上的渡边一郎。


此时,渡边一郎带着笑意,嘴里不断说着模糊的词句,手还很不老实的摸着仓佐梨音的腿部,完全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因为整个人的力量全部挂在了仓佐梨音的手和衣服上,她根本没法长时间的支撑这样的重量,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边是自己即将要被拽落的衣服,一边是快要倒在地板上的渡边一郎,她的脸颊慢慢变红,眼神也飘忽的时不时看一眼坐在桌前没有任何动作的陈凡。


陈凡此时很想立刻拉上自己的裤子,过去帮她一把,但他内心却不知为何期待起了仓佐梨音身上即将要掉落的和服。


他还没有在如此距离下好好地欣赏仓佐梨音那美妙的身姿,心中竟默默地帮渡边一郎加起了油。


这时,渡边一郎并没有让陈凡失望,身体再次动了一下,让微妙的平衡一下子打破了。


仓佐梨音的手不堪重负,一下子松开了,而身上的和服也因为渡边一郎身体的重量一下子给拉了下来。


瞬间,一个一丝不挂的极品美女出现在了陈凡的眼前。


“啊,别看我……”


仓佐梨音用手遮着自己的山脉,夹着双腿蹲在了地上。


而接下来的事情让她更加的为难了,拉下和服的渡边一郎竟把那身和服当做了自己的抱枕,死死地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仓佐梨音拼了命也根本无法重新拿回来。


一郎!干得漂亮!


陈凡心中呼喊着,双眼都放光了。


此时,在桌子下方捂着嘴有些不知所措的渡边优美再次吃了一惊。


她清楚地看到陈凡再次挺了起来,甚至比刚才还要厉害。


什么情况?


她也没有办法在管其他的事情了,一闭眼直接吞了下去,然后轻轻的拉开了一些桌布,从缝隙中朝着仓佐梨音看去。


“一郎,别睡了,快起来……”


只见仓佐梨音焦急的推着还抱着自己和服不撒手的渡边一郎,那令人喷血的身体曲线随着她的蹲下展露无遗。


连渡边优美这么一个女人都有些受不了了,她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时候陈凡会再次站起来,这种情景是个男人看到都会忍不住吧。


一郎交了个不得了的女朋友啊看来。


渡边优美感叹着,但此时她并做不了什么。


想着,她狠狠地拍打了一下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的陈凡的大腿。


陈凡因为刺痛感回过了神来,看着仓佐梨音那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他知道自己做的稍稍有些过火了。


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得起身帮一下忙了。


他立刻从桌布下拉起了裤子,然后站起了身。


“我来帮你吧。”


说完,他走到了仓佐梨音的身边,并用身体将仓佐梨音的视线给挡住了一部分。


趁着这个机会,渡边优美悄无声息的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慢慢的走到了洗手间里。


“喂,醒醒,一郎!”


陈凡拍打了几下渡边一郎的脸,但渡边一郎只是微微皱起眉头,根本没有要醒的意思。


陈凡叹了口气,他知道渡边一郎的酒量其实不是很行,每次他们两个喝酒喝到兴头上的时候,他总会倒在桌上不省人事。


想着,他摇了摇头,将渡边一郎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朝着他们的卧室走了过去。


在身后一丝不挂的仓佐梨音此时尴尬极了,虽然之前她和陈凡做了那样的事情,还差点直接进入正题,但这种意外情况下她还是觉得十分的丢人。


可是,她的内心不知为何透露出了一丝的喜悦。


这喜悦被仓佐梨音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让她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在自己的老公旁边被老公的好友看了个光,自己为什么还会感到开心呢?


难道自己有这样的属性么?


仓佐梨音不敢往下想,但之前和陈凡在厨房里发生的一幕幕却挥之不去的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不断地变热,想要被触摸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


她不自觉的再次抬起头,将视线移向了陈凡的下方,然后一下子捂住了自己滚烫的脸颊。


天哪,陈凡桑竟然变得这么大了!

“哈……”


仓佐梨音忍不住的呼出一口气,夹紧的双腿不自觉的扭动了起来。


想到陈凡那令她神往,自己男朋友完全无法企及的地方,她的身体就像发了情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长时间得不到满足所积压累计的感觉一下子喷涌而出。


她慢慢的放开自己遮挡身体的手,默默无声的跟着陈凡走进了卧室。


“真是是的跟死猪一样,就放在这里可以了吧?”


将渡边一郎放在榻榻米上的陈凡松了一口气,回头朝着仓佐梨音看去。


此时,他愣住了,仓佐梨音一改刚刚羞耻无比的样子,毫无遮掩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能够看到,她的脸颊通红,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这和刚刚在厨房快要进入整体时候的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陈凡眼睛一亮,裤子撑的更加高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仓佐梨音会在这个时候做出如此的表现。


“你…不换件衣服没关系么?”


陈凡虽然很兴奋,但还是有所顾虑。


且不说身后的渡边一郎突然醒过来看到这一幕是有多不好,刚刚和自己发生了一点事情的渡边优美还在外面,如果她看到了这些会作何感想?


然而,此时被情欲冲昏头脑的仓佐梨音完全没有考虑这些。


她缓缓地摇了摇头,一步步的靠近着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陈凡。


她此刻不想只是被注视,自己那个睡得死死的男朋友根本无法给予自己想要的快感,但陈凡却不一样,他有着任何女人都无比向往的东西。


只要一次,哪怕就这一次,她不想放过这样的机会。


“陈凡桑,你不是也兴奋的不行了么……”


仓佐梨音不顾自己害羞的情绪,大胆的说着这样暧昧的话,并将手直接伸向了陈凡的下方。


在触碰到的一瞬间,那坚硬的程度让仓佐梨音身体再次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看着眼前如此主动,一丝不挂的极品美女,陈凡刚刚的所有顾虑瞬间被抛到了脑后。


此时不上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男人的这个身份。


他闷哼一声,直接冲上前一把抱住了仓佐梨音。


那全身极度柔软的触感就像是抱着一个毛绒玩具一样,舒服的同时也让人心情舒畅。


陈凡也不客气,低下头就开始在她的全身游走了起来。


他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仓佐梨音每一寸的肌肤所释放出来的令人迷醉的想起,他不断向下舔舐,直到来到那微微颤动山丘。


无论感受多少次,陈凡都无法拒绝这样的尤物。


不同于渡边优美那柔软中带着弹性的手感,仓佐梨音的柔软度超乎想象,像是一个可以无止境变形的橡皮泥,根本就玩不腻。


“陈凡桑……”


仓佐梨音轻声的呼喊着陈凡的名字,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她不断感受着身体被触碰后的舒爽感,夹紧的双腿扭动的频率变得越来越快。


她甚至能够感受到因为自己极度的渴望而顺着大腿内侧留下来的晶莹。


“快,快给我……”


说着,她握住了陈凡的一只手,直接朝着那泛滥成灾的地带探了过去。


陈凡只是微微的一触碰,就见仓佐梨音整个身体一阵抽搐,直接瘫软的挂在了陈凡的身上。


这是多么敏感才会造成的效果!


陈凡如此感叹着,在自己头部还在胸口游走的同时,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从仓佐梨音光滑的背部抚摸着顺势而下,盖在了她丰满的翘臀之上。


那饱满没有任何粗糙感的光滑表面引得陈凡不住的揉搓,配合着前方手部的拨动,仓佐梨音渐渐地蹲了下去,双腿已经有些使不上力。


她不忘将双腿岔开一个极好的角度,方便陈凡继续的进攻。


从后方看去,这一幕简直就是电影里的情节,太过惹火。


仓佐梨音顺势抱住了陈凡的腰部,在陈凡将手抽离的瞬间,她一个下拉直接将陈凡的裤子再次扯了下来。


这一次她不再矜持,在看到弹跳而出之后,直接一口咬了下去。


“等等……”


陈凡来不及阻止,就感受到了一阵直冲脑门的刺激之感,让自己差点叫出声了。


他立刻按住了仓佐梨音的头发,看着他蹲下之后从上而下看去极其诱惑的身体曲线,感觉变得愈来愈强烈。


很难想象,自己不久之前刚刚被渡边优美这样的美女弄得缴械投降。


想着,陈凡用手摆动着仓佐梨音的头部,享受着那无法拒绝的美妙快感。


这时,他发现仓佐梨音另一只手竟然缓缓的伸到了自己的下方……

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做这种事情!


陈凡兴奋到了极点,自己现在所面对的场景简直就想电影一般,而那个电影的男主角就是自己。


这种待遇自己怎么能不好好享受一下呢!


瞬间,无尽的征服感涌上心头,让陈凡彻底将其他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唔唔唔……”


闭着眼睛满脸潮红的仓佐梨音不断的发出这样的声音,身体随着自己受不得动作变得越来越蜷缩。


终于,在一阵抽搐之后她彻底坐倒在了地上,全身瘫软的喘起了气。


看着那嘴边还留着些许晶莹的唾液的脸,陈凡深舒了一口气,向前走了一步再次按住了仓佐梨音的头。


“谁让你休息了?”


他低声的说着,然后动作变得更加的粗暴。


仓佐梨音只是稍稍的震惊了一下,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她已经明白自己需要什么,有喜欢什么,便没有了抗拒,任凭陈凡如此粗鲁的摆弄着自己,在这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中,她再次感受到了快感。


“可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我等会儿会让你求饶的!”


陈凡不断说着挑逗的话语,刺激着仓佐梨音的同时也让自己的状态变得更加兴奋。


他完全忘记了之前已经到达过巅峰,年轻的好处就是这样,而本来能力就很强的陈凡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压力。


感觉到差不多了,陈凡猛地松手,被弄得意乱情迷的仓佐梨音在喘了几口气之后,整个人十分自然地趴在了地上,然后微微的将自己的下半身抬了起来。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刺激,陈凡一眼就能看遍仓佐梨音每一个私密的角落。


太漂亮了!


陈凡感叹着,直接冲了上去,整个身体压在了她的背上。


“想要么?想要的话就自己说!”


陈凡一边将双手环绕着游走到了仓佐梨音的胸口,不断揉捏了起来,一边用着的话语刺激着仓佐梨音。


他很享受这种完全掌控的感觉,虽然此时本能带来的冲动无比巨大,但他丝毫没有着急,继续着之前在厨房的挑逗。


感受着炽热划动不断戏谑着自己的入口,仓佐梨音完全没有了之前在厨房还存在着的矜持和理性。


“快给我,我要,陈凡桑,快给我!”


“既然如此……”


陈凡微微勾起嘴角,就要挺动身体。


这时,他听到了卧室的移门被重重的敲响了。


怎么又是这么关键的时候!


陈凡气不打一处来,但他也知道这个敲门的人一定是渡边一郎的姐姐渡边优美了。


这个时候强来的话,万一渡边优美推开门,看到自己和仓佐梨音这个样子可怎么办?


想到这,陈凡强忍着自己无比渴望的身体本能,站起了身,提起了脚边还挂着的裤子。


而因为这个敲门声,仓佐梨音一下子冷静了下来,理性再次占据了她的大脑。


自己怎么能在一郎还在旁边的时候和陈凡桑做出这种事情呢?


她越想越害臊,连忙捂着自己的脸跑到了卧室的抽屉翻找起了自己备用的衣服。


“优美桑?”


“诶,是我,你们在里面做什么呢?”


渡边优美这句话的语气很值得玩味,听的陈凡不禁汗毛树立。


“没什么,帮仓佐桑把一郎抬到床上,他可是醉的不行了,你也知道他酒量本来就不好。”


“这样啊,那你们弄完就出来吧,好不容易做的下酒菜就要凉了。”


听着他们的对话,找到衣服穿上的仓佐梨音微微的舒了一口气。


看来优美姐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自己算是逃过了一劫。


不过,这种事情以后一定不能再发生了。


仓佐梨音这么想着,看了一旁熟睡的渡边一郎一眼。


说实话,渡边一郎除了哪方面不太行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缺点,对她也很好,事业也很成功,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心中隐隐的有了一个疙瘩。


而陈凡听完渡边优美的话后,应了一声回头看了仓佐梨音一眼。


他发现仓佐梨音已经穿上了衣服,表情也透露出了她内心复杂的情绪。


看来是继续不下去了。


陈凡虽然心里觉得十分可惜,但并没有太过沮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