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办公室双飞美妇*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

更新时间:2020-11-20 14:39:02

你真是太厉害了,这据说是明清的老料做的,我专门让人在二胡厂里挑的。”孔泉一脸敬佩的道:“看来跟你学二胡真是赚到了。”


“小孔,这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拉了拉二胡,继续说道:“具体还是要看你们多学多练,所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就是这样意思。”


说着,我试着给他拉了一曲,孔泉就坐在我的对面,眼睛紧盯着我的手势看。


正当这时,我突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声音传来:“孔泉,家里来客人了吗?”


我下意识的回头去看,正好看到一个大概二十四五的女人走进来,手里还提着菜。


她上身穿一件白色的吊带衫,紧身的衣服紧紧的套在身上,整个硕大的山峰都凸现出来,下身是一件粉色半透明紧身超短裙,一双白嫩大腿大半露在外面,衬出她丰满成熟白皙诱人的皮肤。


“敏捷,这是我老师。”孔泉笑着说道,然后又接着道:“马老师,这是我爱人田敏捷。”


“马老师你好。”田敏捷放下手里的菜,伸出白皙的小手过来。


她的声音婉转诱人,听得我都有些心痒痒的。

 文学


我急忙放下手里的二胡,伸出手和她握了握:“你好,今天冒昧打扰,也没带什么东西过来。”


“马老师,你能来我们家,是我们的荣幸了,哪里还能要什么礼物。”田敏捷微微一笑,如同兰花般绽放:“一直听孔泉说起马老师,今天才有幸见面。”


“哪里哪里。”被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赞美,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尤其这个女人还是自己学生的女人。


“老师,你能拉一曲吗?我想发个朋友圈。”田敏捷拿出手机,有些不好意思的跟我问道。


我点点头:“那我就献丑了。”


然后拿起二胡,田敏捷急忙坐下来,因为是因为裙子太短的原因,我居然看到了里面的小内内。


我现在好像是充满了欲望的野兽一样,总是忍不住去想这种事情,我急忙偷偷咬了咬舌尖,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然后缓缓拉开二胡。


田敏捷的手机一直对着我,一曲完毕,我就说道:“孔泉,二胡的音已经调好,你私底下努力练习,不要忘记了,我就先回去了。”


田敏捷急忙道:“老师,才来这么一下就回去,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很快就能弄来的。”


可能是因为那对酥胸太大的原因,我居然觉得她这么一站起来,这对饱满的酥胸就跟着上下颤抖着……

孔泉也跟着道:“是啊,马老师,好不容易来一趟,就一起吃个饭吧。”


“下次有机会吧。”


我此时心思老早就扑在家里儿媳的身上,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留下来。


说着,我就走到门口来,孔泉和田敏捷两口子把我送到门口来,孔泉一脸遗憾的道:“老师,一起吃个饭多好啊。”


“是啊,马老师,很快就能弄好的,耽误不了多长时间的。”田敏捷也开口挽留。


尽管他们一再的挽留,可是我还是想着在家里的儿媳,于是我坚定的道:“下次吧,今天真是有事。”


“那我能和你合照一张吗?”田敏捷显然有些崇拜我。


我愣了下:“可以的,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你们这么整得我都有些紧张了。”


“马老师可是市里的二胡名人,平时都难得一见呢。”田敏捷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手机递给孔泉,让他帮我们拍照。


田敏捷的柳腰裙下一双迷人光滑雪白的玉腿,款款走到我身边,雅的脂粉香和成熟女人的香味迎面而来,让我不禁有些躁动不安。


好不容易拍完照后,我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他们家。


一想到儿媳那个骚媚的样子,尤其是她有意无意的挑逗,更是让我欲罢不能。


回到家里后,就听到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我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爸,你回来了?”儿媳从厨房里出来,我发现她已经换上了一件又宽又大的薄衬衫,袖子撂到臂弯,下身一条简单的白色一片裙,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从拖鞋前端探弄着。


头发胡乱的用一个发卡聚拢在脑后,眉目间似乎透着魅惑。


饶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打扮,却让我的邪火升腾不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回来了。”


“那你先等一下,一会儿就做好了哦,今天人家买了你最爱吃的肘子呢。”儿媳咯咯一笑,转身又进了厨房。


我突然发现,她以前跟我说话,都是我我我的,今天居然改成了人家这种自称,反倒像是和恋人撒娇的小女人一样。


这种转变让我感觉一股电流瞬间从胯下传来,大兄弟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很快,儿媳就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同时招呼我一声:“爸,吃饭咯。”


“来了。”我急忙做到了桌子前,虽然满桌子都是香味诱人的饭菜,不过我的注意力却落在了儿媳的身上。


“爸,我给你盛碗汤。”儿媳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弯腰俯身,帮我盛了一碗汤。


由于她衬衫的第一个钮扣没有扣,弯下腰的动作使得门户大开,娇嫩雪白饱涨的山峰半显半露。


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时机,眼光直捣她那丰满却又不算太大的胸脯,胯下的大兄弟一阵阵跳动。


我不知道儿媳似乎发现我的动作,两眼直盯着她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


“爸,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神?”儿媳有些嗔怪的说道,然后把汤碗放在我跟前,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小手收回去的时候,居然把我的筷子碰到了地上去。


她急忙惊呼一声:“哎呀,爸我把你筷子弄掉了,我帮你捡。”


我摇摇头:“没事,我自己来就好,你先坐下来吧。”


儿媳一屁股就坐了下来,我弯腰到桌子去捡筷子,却发现筷子落到了桌下的中间,我只好半个身子蹲下来,刚抓住筷子,却看到儿媳那小巧玲珑的脚趾头就在我的跟前。


我下意识的把目光顺着她的脚趾头往上看,也不知道儿媳是不是故意的,居然把两腿略微张开,我有机可乘,一窥芳泽。


我忍不住两眼直视着儿媳下身露出两条白皙大腿中间的风景。


突然发现,儿媳的里面居然穿着白色几近透明的薄纱丁字内内,只能免强遮住那一条缝隙,两边的毛发都露了出来。


可能是察觉到我在偷看她,儿媳居然又将双腿张开得更大些,让裙子敞开,不自主的蠕动着臀部,两腿之间的风景差点就一览无余。


我心里燥热不断,捡了筷子就急忙出来,


这个小骚货大概也是憋不住了,我一边心不在焉的喝着汤,一边暗中打量她,她依旧脸色平静如旧,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不对付的地方。


我突然想起曾在网络上看到的公公和儿媳妇秘史文章里的煽人情景,恨不得吃完饭就把这个小骚货摁在身下,一顿猛攻。


突然,儿媳开口道:“爸……我想……”

看着她这一脸娇羞的模样,我心里更加燥热阵阵,当即恨不得将这个小骚货摁在身上狠狠的发泄一通。


我深吸两口气,努力把心里这股可怕的想法收起来,笑着问道:“怎么了?”


“我最近想要出去跑步,锻炼锻炼身子,可是一个人的话又不安全,所以想问问你能不能陪陪我?”她目光柔柔的看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过这显然也是我们相处一块儿的好时机,于是我当即点点头:“好的,女孩子一个人出去跑步多少是有些不方便。”


接着我言语也跟着更加挑逗和露骨:“要是被风吹到了别人的怀里,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人家可是不会还给我的。”


“就是咯。”她抿嘴一笑:“我就是怕人家不会还,所以才叫你跟我一起的嘛,要不我们今晚上就开始吧。”


“好,身子还是要多多锻炼一下,要不然可是会很容易就生病了。”我心里暗道,我晚上跑步的那个地方都是比较昏暗,要是做出点什么动作出来,估计也没有人能看到。


而且那个地方晚上就经常有不少的小情侣在里面搂搂抱抱的,动作更是大胆火辣,言语之间让人心神荡漾的,我一个半老的老头子都感觉有些露骨,也不知道这些小年轻是怎么可以做到的。


“那我们吃饭吧。”她站起来给我打了一碗汤:“爸,这可是我今早上买的,听说还是大补呢,你多喝点,要不然强子又该说我虐待你了。”


大补?


看着她这千娇百媚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心跳加快,连带着我的血液也跟着阵阵加快,要不是那什么,我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摁在地上。


尽管我没有询问这大补的汤是补什么的,但是从她的眼神里,我感觉这应该是补的某个地方,或许能让我更加的生龙活虎,也不知道这个小骚浪蹄子是不是嫌弃我的体力不够。


“来,小乖乖,你嫁到我们家来一直都忙里忙外的,我也是看在心里。”我给她夹了一筷子的菜,话里有话的道:“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们家的小乖乖,小宝贝。”


若是放在平时,我肯定是不敢说出这么骚浪的话来,但现在,我们之间似乎就只差捅破最后的一层窗户纸,所以我的行为和言语之间变得大胆露骨起来。


“谢谢爸。”她甜甜一笑,接着又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指的道:“你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我的地位这么高呢,不过爸,你知道小乖乖和小宝贝的意思吗?”


至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自然是知道,但我还是装着茫然的样子:“小乖乖和小宝贝不是宝贝的意思吗?在我们家,你就是宝贝,回头我一定让强子把你捧在手心里。”


“真的吗?”她开心的道:“那我可是记住了你说的哦,我就要当小乖乖小宝贝。”


“当然是真的,我就算是骗谁,也不能欺骗我的小乖乖。”我又给她夹了一筷子的菜:“来,我的小乖乖,你多吃一点。”


也不知道她是装着没听到还是故意装着,也给我夹了一筷子的菜,笑嘻嘻的道:“爸,你也多吃一点,晚上还要做别的呢。”


听到她的话后,我心里更加的活络,这晚上还要做别的,难道是说除了跑步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活动?


这句话就像是启动了我心里的小恶魔,我一边胡乱往嘴里扒拉饭菜,一边揶揄的笑道:“你说的做别的做什么?”


“当然是做你爱做的事情了。”说完之后,她还给我一个让我看上去有些暧昧的眼神。


仅仅只是看到这个眼神,就足以让我这些年沉寂的那些欲望瞬间又翻涌出来。


这一餐饭吃得我几近神魂颠倒,不可否认,这个青春靓丽的女人给我一个已经成功把我所有的情欲斗殴释放出来。


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样,直到吃饭以后,我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直到我走到阳台上准备抽烟时,看到儿媳正准备晾晒的床单,我这才彻底魂回体内。


此时,她正在晾晒的就是我的床单,上面还残留着我们昨晚战斗时留下的印记。


于是我笑眯眯的道:“小乖乖,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一大中午的就给我洗床单,我记得这床单前两天不是才刚洗过的吗?”


“前两天洗过的就不能洗了吗?”儿媳俏脸上升起两抹浮云,千娇百媚的白了我一眼,道:“也不知道爸你昨晚做了什么,床单上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水渍,爸,你晚上是不是尿床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我看她的神情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而且今天早上我跑步回来,才发现她收好的床单,要是说她不知道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女人的心思一般都是比较特别,尽管有些事情明明想着要去做,却还要绕一大圈子。


有人不是说了,女人心海底针嘛,所以,女孩子的心思你别去猜。


我嘿嘿一笑:“这不是昨晚做了好梦嘛,所以可能有有些反应了。”


“是什么样的好梦呢?”儿媳把手里的被单摊开,然后娇滴滴的喊了我一声:“爸,你来帮帮人家好不好?”


这一句人家弄得我几乎就要魂出体外,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是怎么想出这些词的,但无一例外地都撩拨着人的心弦,光是一听上去就足以让人把持不住,更别说是还有那勾人的小眼神。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发现儿媳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溢着那种几乎无法掩饰的挑逗。


仅仅是那一颦一笑,就让人几度疯狂,更别说她那短裤下白花花的大长腿。


我现在突然理解那些小年轻说的腿玩年是什么意思了。


“好叻。”我应了一声,便和儿媳一起把床单拉开,然后晾晒上面。


“对了爸,你还没告诉我做了什么好梦呢。”儿媳隔着床单问我,即便是被床单遮住她姣好的身子,但俏脸的脸庞仍让人心神荡漾,恨不得伸手过去轻轻捏住。


毫不怀疑,即使是我轻轻一捏,估计这小脸蛋都能捏住水来。


我笑了笑,道:“我昨晚梦见你变成女骑士,骑在一匹烈马上驰聘疆场呢。”


“那后来那匹马被驯服了吗?”儿媳跟着问道:“我变成女骑士和你说的什么反应有什么关系吗?”


她现在完全就是装的,要是我还看不出来,那我这几十年也算是白混了。


我嘿嘿一笑:“因为你变成了女骑士,所以我也跟着跑得一身都是汗。”


儿媳娇媚的白了我一眼,道:“爸,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说谎不眨眼睛的?那分明不是汗。”


“不是汗那是什么?”我紧追不放的问道。


“哼,不理你了。”儿媳提着空桶回到了屋里去。


恍惚之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和妻子刚谈恋爱的时候,要不是身材和体型不一样,我真的就以为是妻子回来了。


我又摸出一支烟,在阳台上抽起来,隔着隔间的玻璃,我看到儿媳盘腿坐在沙发上,那慵懒的样子让人真是恨不得立马搂在怀里狠狠怜惜。


也不知道儿子到底走了什么运气,居然会娶到怎么一个女人来。


我现在已经没了嫉妒的心理,有的就是多年来一直压抑的可怕的欲望,简直就像是核弹一样。


把手里的烟头一丢,我便起身返回屋里,看了一眼正在沙发上盘腿坐着的儿媳,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继续挑逗。


不过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你若是死乞白赖的用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说不定还会觉得你这个人没品,还不如时不时的给她一点小惊喜。


可就在我准备回到房间里时,儿媳突然喊了我一声:“爸,人家刚才拖地,胳膊好酸,你帮人家揉揉好不好?”


看着这白皙玉藕一般的手臂,我心里暗道:别说是揉一下,就算是揉个十年八年的都行。


于是我笑着道:“你这么辛苦,我给你揉揉那是应该的。”


说着,我就靠在她身边坐下来,她没有丝毫的扭捏,伸出白皙没有半点瑕疵的右手来。


我也没有丝毫的避嫌,捧着她白皙的右手,就像是拿住精美的瓷器,生怕大力一点都把这件完美的艺术品捏碎。


一边揉着,我一边问道:“力度还好吗?”


“还好。”她轻轻点头,接着道:“爸,我还从来没听过你拉二胡呢,要不待会儿你拉一曲给我听听?”


看着她的香唇一张一合的,我多想把她扑倒在沙发上,狠狠的亲吻她的香唇,揉捏这对傲人的双峰,再把她的衣裤褪去,好欣赏到她身上每一寸的肌肤。


我心里胡思乱想的,同时跟着点头道:“行啊,你想要听什么?待会儿我给你拉一曲。”


没想到她忽而咯咯一笑,紧接着道:“爸,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首曲子?”


“什么曲子?”我霸气的笑道:“只要你能说得上来,我都能拉得出来。”


“那你给我拉一曲十八摸好不好?”她俏皮的朝我眨了眨眼睛:“人家还从来都没听过十八摸是什么样的呢。”


十八摸?


我脑袋里瞬间打起结来,不过心里忍不住暗道,我昨晚不就是在你身上施展了十八摸吗,可惜你睡得太死,没能察觉出来。


只是这曲子光是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歌曲,要是让我拉,我倒是能拉得出来,但我没想到她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的。


我下意识的朝她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她那带着狡黠的眼神,瞬间明白是这个小妮子在逗我。


我当即恶作剧心里作祟,忍不住腾出手在她的腋下轻轻挠了几下:“原来是逗我,你呀你,心思什么时候那么坏了?”


尽管只是被我轻轻一挠,她却也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太敏感了,居然还缩成了一团,稍微挣扎几下,身子不偏不倚的就钻进我的怀里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浑身的肌肉不禁都绷紧起来,不断短暂的愣神之后,我顺势把她搂紧怀里来。


感受怀里这美人的娇躯,以及扑鼻而来的体香,让我胯下的大兄弟瞬间就贲张,在我的裤裆里顶得无比难受。


儿媳大概也感受到马老二这突然的变故,竟娇声轻吟一声,明知故问的道:“爸,你这是什么东西?顶得人家好难受呢。”


我嘿嘿一笑:“这是我锻炼的宝贝呀,你早上不是才感受过吗?”


说着,我双手在她的酥胸上摸了一把,笑着道:“我的小乖乖,你这是什么东西?软绵绵的,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


我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她白皙的耳朵,忍不住用嘴轻轻舔了一下她的耳垂。


她身子禁不住轻颤了一下,转过头又白了我一眼。


我把放在她腰上的右手慢慢的移到她高翘的屁股上,来回轻轻的抚摩着,我摸着她的屁股,有时候还用力的捏一捏。


“爸,你好坏……”儿媳在我怀里挣扎了一下就站起来:“人家不和你玩了。”


说着,就飞也似的起身朝着房间的方向跑,而且还不忘看我一眼,这娇媚的眼神弄得我几乎又神魂颠倒。


也不知道是因为我好不容易才打开幸福之门还是儿媳太诱人的原因,我很容易就被她的一举一动或者是眼神勾得神魂离体。


尽管她已经从我的怀里离开,我似乎还能闻到空气里残留的香味。


儿媳一直用的都是那种比较浓郁的香水味,而且还是特定的一个品种,每次路过她身边时,都能闻到那一抹香味。


就像是一瓶开了的陈年美酒,等着人去品尝一样。


看着胯下依旧坚硬的马老二,我心里不禁苦笑,也不知道要是我刚才把她摁倒在沙发上,攻城略地的话,她会不会同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