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交换美妇系列*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20 15:46:37

林熙既紧张害怕,又不得不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娇斥道:“喂!范茂,你找什么?”

 

 

范茂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还在寻找,他走到窗边,可把林熙吓了一跳。

 

 

她连忙上去拉住范茂的手,怒道:“你要干什么?”

 

 

范茂没有回答…

 

 

女人的力气始终还是没有男人的力气大,范茂把窗帘拉开。

 

 

林熙的心跳加速一倍不止,甚至闭上了眼睛,她是真的不敢看,心里念叨着,完了完了。

 

 

过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才缓慢的睁开眼睛,并没有看到老夏的身影。

 

 

她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刚刚真是要被吓死了。

 

 

 文学

“亲爱的,你很热吗?怎么有这么多汗水?”

 

 

“哼!懒得理你。”林熙有些心虚,不愿意再看他,转身朝着床走去。

 

 

范茂咬咬牙,又扫视一眼窗边,他总觉得今晚有一点问题,他不着痕迹的走到卫生间,悄悄的打开,装作上卫生间的样子。

 

 

在里面又寻找了一下,似乎也没有发现其他男人的身影。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林熙拎着她的包包朝着外面走去,只有这样老夏才有可能离开。

 

 

范茂看到她出去,立马冲了出去拦住林熙,他今晚过来就是要弄这女情人的,还没得手,怎么会让她就这样走?

 

 

“让开。”林熙冷着脸说道。

 

 

她今晚的心情有些不好,范茂这个时候拦住,刚好成她发泄对象。

 

 

两人对峙了一会儿,范茂还是让开了,林熙这个女人比较强势。

 

 

本来范茂是想质问林熙的,可林熙的气场把他压了下去。

 

 

他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朝着房间看了一眼,这才追上林熙跟在她的后面。

 

 

老夏躲在空调架上,直到他们都离开之后,他才下来回到房间。

 

 

林熙他们之间的对话老夏是听见的,知道林熙离开对两人都好。

 

 

次日…

 

 

老夏待在屋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起身开门后,迎面而来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女人是林熙…

 

 

老夏没有让她进屋,淡淡地说:“林大主任,有事吗?”

 

 

“我们之间的事还没完。”林熙恶狠狠地说道。

 

 

她那句话威胁性很强,也有些意味深长,她这是要在学校报复老夏?

 

 

这女人真是够计较的,老夏都想着算了,昨晚上占她便宜,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害怕,暗自庆幸还好没有弄了她。

 

 

老夏无奈地摇摇头,看来与林熙那个母老虎之间的恩怨恐怕会越来越深了。

 

 

也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何等暴风雨…

 

 

“跟我走。”她凶巴巴地说道。

 

 

老夏心里一禀,知道林熙找麻烦来了,要整他。

 

 

原来是叫他去修水管,破裂处喷洒出很多水,这事本来就不归老夏管,只是那个维修工请假几天还没回来。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接头处突然松了,喷洒在林熙的身上,把她那一身白色长裙淋湿紧紧贴着身体,特别是那高耸的部位,更加凸显出来。

 

 

从老夏那位置看过去前凸、后翘的,这女人的身材真是不赖,纤细的腰一点都不输于那些练舞蹈的大姑娘们,而胸前的高耸以及她身上成熟的女人味,却是那些姑娘们比不了的。

 

 

他的偷瞄,林熙没有发现,依旧用手拍打着身上的水。

 

 

如果不是这女人经常找老夏的麻烦,老夏还是乐意跟她交朋友。

 

 

“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赶紧修啊!”林熙扭头对老夏没好气地说道。

 

 

她本来心里就有一点气,见老夏在那里偷笑,心里更加的不爽。

 

 

老夏朝着四周打量一眼,见没有人,胆子有些大,直勾勾盯着林熙凸起部分看,一脸坏坏的笑容。

 

 

林熙也发现了不对,又想起昨晚上老夏那么对她,更加的不爽,老虎不发威,还真把她当病猫?好欺负?怒道:“你要干什么?”

老夏没过多说话,一步步逼近林熙,林熙只能后退几步靠墙,他做了一个壁咚的动作。

 

 

两人之间近距离相视,连心跳声都能听见,鼻子,嘴里呼出的热气都喷到对方身上脸上,弄得林熙脸上泛起一抹红晕。

 

 

林熙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胸前的柔软也随之颤动,甚是好看。

 

 

老夏比林熙要高一些,被她那里晃动,眼珠子早就盯了过去,从领口处往里面看那白花花的一片,口水吞了好几次。

 

 

“你让开,听到了吗?”

 

 

“让开?no,no,no,你说要是现在把你就地正法会多刺激?”老夏不怀好意的看着林熙,想到之前被她威胁的时候,自己是多么的憋屈,现在终于反过来了,想想都很爽。

 

 

林熙扫视一眼这偏僻的一角,四周都没有人,心里不自觉有些紧张害怕,身体轻微的颤抖。

 

 

看着老夏不怀好意的脸,她心想着,老夏应该不会就在这动手吧?因为这里毕竟是在学校。万一有学生或者老师经过,被看到了,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她偷偷打量老夏,觉得老夏是在吓唬她,想通了这一点,也就不再怕老夏,反而狠狠的瞪着他,站起来,朝着他迎了上去。

 

 

“好啊,有本事你就把我就地正法,如果做不到,你就不是男人。”

 

 

她的这句话有些狠,让老夏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本来就是吓唬林熙的,现在被林熙这么一顶撞,更是心里一慌。

 

 

老夏不停地后退,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别退呀,你不是说要把我就地正法吗?怎么,做不到吗?女人?”林熙嘲讽起老夏来,竟然说老夏是女人。

 

 

老夏的脸色更加难堪,一个大老爷们居然被一个女人说成是女人,这让大老爷们的面子何在?

 

 

林熙还在得意的笑,脸上流露出胜利者才有的自信,这女人不傻,反击更是凶猛,以前养成的霸道的脾气,在这个时候更是展露无遗。

 

 

老夏退到另一个墙面上,想躲过林熙的为难,可她根本就没有想过放了老夏。

 

 

她挺着傲人的胸部,一步步逼着老夏,还说着一些刺激老夏的话:“喂!你还是不是男人?我都主动过来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会是那玩意不行吧?”

 

 

男人最怕女人说那方面不行的,老夏也不例外,这不,他面色极度难看,看着面前这个熊娘们,老夏挽起袖口,双手一把搂住她的小蛮腰把她拦腰抱起来,朝着附近的空教室走去。

 

 

林熙顿时吓了一跳,事情发展的有些超乎她的预料,赶忙不停地拍打他结实的胸口。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她边说着,边挣扎。

 

 

这娘们在老夏怀里挣扎,她身上特有的香味充斥着老夏的鼻子,只感觉怀里的娇躯软绵绵的。

 

 

老夏忍不住用手在她的腰间捏了捏,甚至还拍了拍她的p股,弹性十足,手感极好。

 

 

反正现在这娘们把话都说得这么死了,要是不给她一点颜色看,老夏都觉得过意不去。

 

 

于是乎,趁着搂抱着她的时候,大手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揉捏一把,这种机会可是难得。

 

 

怀里的娘们随着他的手肆无忌惮,脸颊红到耳朵根,烫乎乎的。

 

 

看着她强忍着,憋着,老夏就好想笑。

 

 

老夏是赌她不敢大声叫喊,要是让别人看到了她这样被老夏占便宜,恐怕她面子更过不去。

 

 

果然,她宁愿强制忍着也不愿意叫出声来,这可把老夏乐坏了。

 

 

当然,林熙更是把老夏恨得牙痒痒,甚至想杀了他。

 

 

瞧她双目瞪得圆圆的,双眉紧皱就知道她的愤怒有多大。

 

 

此时的她,从刚开始挣扎到现在一动不动就那么冷冷瞪着老夏。

 

 

老夏也不管,进门之后把门关上,把林熙扔在桌子上,于是,凶恶的林熙就以一种很不雅观的姿势趴在桌子上。

 

 

林熙也不想摆出这种羞愤的姿势,可,她还没来得及翻身,就被老夏给压了上去。

 

 

老夏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紧紧趴在她的背上,让她喘不过气来,双手也被老夏给抓着撑在桌子上。

 

 

作为过来人的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她每次挣扎,似乎顶着那里就很舒服,让她心里有些痒痒的,最后连支撑着身子的胳膊都酥软了起来。

 

 

只是,现在的场地不对,而且压着她的那个人也不对,她才会那么挣扎。

 

 

就在她遐想非非的时候,老夏竟然去撩起她的包臀裙,狠狠的在她p股上拍一巴掌。

 

 

林熙惊呼一声,股瓣一阵波动

 

 

“死老夏,你,你要是敢真弄了老娘,老娘让你后悔一辈子。”

 

 

她这是气急败坏,不得不说一句狠话,试图让老夏停下来。

 

 

然并卵,老夏非但不停下手,还得寸进尺,大手更是要把她里面最少的布料给掀开。

 

 

这一次是真的把林熙给吓着了,她连忙哭着求饶,娇躯颤抖。

 

 

“老,老夏,我求你了,放过我好吗?我不敢了…”

 

 

老夏没有答应,也没让开,甚至还加大了几分力气。

 

 

窗外,脚步声响起,透过窗户,老夏发现有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时间紧迫,老夏故意突然加大了手上的动作。

 

 

林熙本想压抑声音,咬牙坚持,但被老夏突然这么一弄,顿时疼的直接叫了出来。

 

 

外面那人似乎听到了声音,目光朝着这边扫了过来。

 

 

林熙似乎也发现了外面情况的不对劲,死死咬住了牙关,再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在老夏的疯狂动作下,她的额头渗出了一层细汗。

 

 

眼看时机成熟,老夏三两下褪去了自己的裤子,瞬间昂扬直立,对准了…

“喂!里面有人吗?”窗外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劲,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已经箭在弦上的老夏,看着那人越走越近,用不了几步就要发现他们两个了。顿时心下一急,裤子都来不及提起,拉着林熙就躲了起来。

 

 

好在那人凑在窗口朝里面探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发现之后就离开了。

 

 

一来二去,两人心头的火气也被浇灭了许多,互相整理了一番衣衫,离开了这里。

 

 

没有了林熙的闹事,老夏也悠闲自然了很多,日子好不潇洒,可,好日子并不多…

 

 

这天,老夏像往常一样,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小歇,正在做着美梦,那里支撑起一个大帐篷,口水流了很多。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打断老夏的美梦,把他吵醒,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

 

 

他打着哈哈站起来开门,脸上没有一点高兴之色,估计被惊扰美梦都会这样吧!

 

 

开门的那会,他跟林熙差点撞了一个满怀,还好他退得快。

 

 

不过,林熙一个趔趄,跌跌撞撞的,差一点抓到小老夏,摔倒在地上。

 

 

老夏想去扶她起来,但是,从上而下看到她趴着那诱人的曲线,别有一番风景美。

 

 

特别是被包臀裙紧紧包裹着的饱满圆润p股高高翘起,勾勒出诱人的曲线,把老夏那双睡眼朦胧瞪得老大,死死盯着。

 

 

这娘们真会勾引人,真会穿着打扮,老夏吞了吞口水,心里说道。

 

 

“哎哟!疼死我了…”林熙嘴里说着,双手撑着爬起来。

 

 

站稳之后,一只手在高耸的大木瓜上拍打灰尘,随之,那里开始波动起来,那十足的弹性,看得老夏的嘴巴动了几下。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一点半点睡意,清醒过来。

 

 

"那个…林主任,你没事吧?"他脸上露出关切之色。

 

 

林熙抬起头白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你就不知道扶一下吗?眼睁睁看着我摔倒?你摔倒在那么坚硬的地上试试?"

 

 

老夏语塞,他不过是出于礼貌才会这么一问,早知道她会这么说,还不如装傻,懒得问。

 

 

气氛稍微有些尴尬,老夏就像是一根木头人一样,傻站在一边。

 

 

"喂!你看够了没有?登徒子,瞧你那副色眯眯的样子,活该你单身,去,给我把那边的厕所打扫下。"林熙冷不丁地看到老夏一直盯着她那里看,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凭什么啊?那又不是我、干的活。"老夏可不干了,从她那个位置收起目光,与她对视。

 

 

林熙板着脸,气呼呼地看着老夏,她一个领导竟然叫不动下面的人,这让她以后在学校还怎么混?

 

 

她呼吸都变得粗重急促起来,娇喝道:"凭我是领导,够不够格?你又不是不知道王阿姨请病假,好几天没来了,少废话,赶紧去干活,不然,就滚蛋。"

 

 

林熙说完,扭着翘翘的p股走了,留下咬牙切齿的老夏。

 

 

麻蛋!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女人就是这样,报复心又强,她怎么能错过这次机会?

 

 

可老夏需要这份工作,不然,就要吃土了,他只能恨,却不能不去做。

 

 

"老夏,你还想不想干了?能不能敬业一点?瞧你打扫的,跟没打扫有什么区别?难怪这么久了,依旧只是一个小小的宿管,真没出息。"

 

 

不知道林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冷着脸,狠狠地批评老夏,一点面子都没留。

 

 

刚好又有几个女学生经过,还朝着他们这边看过来。

 

 

老夏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凶恶的女人,他很想狠狠的反击,但是,想到他现在的处境,他忍,再忍,林熙要把他整出学校,他心里知道,就非是不能让她如愿。

 

 

林熙对着他做出挑衅的动作,眼里满满的鄙视。

 

 

老夏虽然气得眼里要喷、火,可他还是忍住了,拧着拖布和水桶再次朝着厕所走去。

 

 

好不容易清理完毕,还没走到门口,林熙就进来了。

 

 

"你瞧瞧,这就是你打扫的卫生?那些都没有拖干净,又想开溜?能不能走点心?"林熙走进来,不问清白一通批评。

 

 

老夏强制忍着,要是以前,他早就上前骂回去了,可是,现在不一样。

 

 

"林主任,这能怪我吗?那些是长久积累下来的,根本就拖不掉,王阿姨应该比我们都清楚,她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老夏也是真的气着了,还有些委屈。

 

 

这是打扫卫生王阿姨的事情,老夏只是一个宿管,这根本就不是他的职责,他能来打扫就很不错了,这林熙明明就是冲着整他来的,处处针对他。

 

 

林熙头一偏,也不看老夏,冷冷说道:"你就不知道想办法弄掉吗?不管是不是王阿姨遗留下来的问题,你现在都得把它弄干净。"

 

 

“操…”老夏忍不住飚出一句脏话,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一下子把手里的拖布给扔在地上。

 

 

步步逼近林熙,他身上仿佛有一股寒气,让林熙有些哆嗦,不得不后退靠在墙上。

 

 

老夏一只手撑在墙上,拦住她,冷冷地说道:"林熙,我可告诉你,别惹我,把我惹急了,我把你的事情全都给放出去。"

 

 

"你…"林熙气急败坏地指着老夏,她脸上的怒气一点都不输给老夏。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都不肯先让步。

 

 

老夏这时候倒是有些得意了起来,他一个光脚的,也不怕穿鞋的。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两人也冷静了下来。

 

 

"好,很好,你长能耐了,你会后悔的,等我当上校长,看我怎么整你。"林熙鼻子一皱,指着他,凶巴巴地说。

 

 

她狠狠一掌拍掉老夏撑在墙上的手,离开。

 

 

老夏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这女人是不放过他了?他们之间的矛盾是越来越大了。

 

 

她刚刚还说当校长?难道学校要换校长了?她当校长对老夏来说,还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老夏心中一急,他要去找人问问事情的真假,朝着厕所外面跑去,随后又折返回来,带上拖布和桶,再次冲出去…

也不知道林熙跑到哪里去了,老夏冲出来的时候连人影都没有看到。

 

 

随后,老夏又到多处去打听,终于得到了证实,校长确实要换人。之前的老校长要到其他地方任职。

 

 

老夏越发的紧张,不过这些事情不是老夏能左右的,他只是一个很低层的宿管而已。

 

 

这些天不怎么见到林熙,但是,关于校长一事的竞选,其中一人就是林熙。

 

 

当然,这些都是下面的人讨论,具体是谁会当上校长,这还得看上面的人怎么安排。

 

 

老夏有些好奇,这些天林熙是去干了什么?都不怎么见到人影。

 

 

随着确定的人选越来越近,老夏的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这天刚下班,老夏到学校外面去买点东西,刚好看见林熙的车朝着外面驶去。

 

 

开的方向不是朝着回她家的方向,而是另一个方向,老夏留了一个心眼,他连忙打的士车,紧紧跟随上去。

 

 

在一家酒店停了下来,在大厅坐着,似乎等人,时不时的她还朝窗外观看。

 

 

老夏连忙躲开,不一会儿就有一个谢顶的老肥男人坐在林熙对面。

 

 

在吃饭的过程之中,两人似乎在谈事情,而且看样子好像是林熙对老肥男人有什么请求。

 

 

老肥男人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林熙只好苦苦哀求,也不知道老肥男人有没有答应,不过他把一瓶白酒拧开倒在了林熙的杯中,满满的一大杯,让林熙喝完。

 

 

老夏在外面偷偷的看着,虽然听不到他们的谈话,但是,老夏知道这个老肥男人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林熙这蠢女人还真的把杯中酒喝光,她的脸颊因为喝了白酒而变得有些绯红。

 

 

那个老肥男人一边拍着巴掌一边笑,似乎对林熙的表现很高兴,他又给林熙倒了一杯。

 

 

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不停地扫视在林熙的身上,他站起来又坐到林熙旁边的椅子上,趁着林熙有些醉意的时候,还伸出了咸猪手,占林熙的便宜。

 

 

林熙虽然有些醉意,但人还算有点清醒,把他的那双咸猪手给推开,站起来,也不知道她对老肥男人说了什么,然后踉踉跄跄朝着卫生间走去。

 

 

他们自己的对话,老夏在外面根本听不清楚,只能透过玻璃窗看到他们整个过程。

 

 

反正也听不到什么谈话内容,老夏准备回去。

 

 

就在他要转身的时候,看到老肥男人拿过他的黑色公文包,然后从里面拿出一小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些心虚地左右看了看,随后悄悄放进林熙的酒杯里。

 

 

并且把酒杯拿起来轻微晃荡几次之后,然后又放下,装作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等待林熙。

 

 

看到这一幕,老夏忍不住小声爆了一句粗口:“地中海的衣冠禽兽。”

 

 

林熙出来之后,用手扶着额头,脚步有些不稳走回餐桌。

 

 

“孙哥,我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日后必当重谢。”此时的林熙有些头晕眼花,还有些头疼,“我先回去了。”

 

 

就在她拎着包包,准备要走的时候被老肥男人站起来拉住,一副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哎!小林啊,我们先喝完这一杯再说。”

 

 

林熙轻微的挣扎了一下,摇头说道:“孙哥,我真的喝不了了,我已经喝醉了,头好痛啊。”

 

 

顿时,老肥男人的脸色拉了下来,他也放开了林熙,显得很是不高兴,坐回椅子上,一句话都不说。

 

 

也没说同意林熙刚刚说的事,也没说不同意。

 

 

他的这一变化,林熙自然都看到,虽然,她有些喝醉了,但是也明白,如果她不把老肥男人那杯酒喝了,那么很有可能那老肥男人不帮她。

 

 

她放下手中的包,再次坐回了椅子上,有些打酒嗝。

 

 

伸出那只玉葱般的手,轻轻拧着酒杯,又站起来对着老肥男人说道:“好,好,孙哥,那我就喝完这杯就不喝了,真的喝不下了。”

 

 

地中海老肥男人这回笑了笑,色眯眯的眼睛打量着林熙高耸的大木瓜上:“好,你喝了这杯酒,你的事我就给你办到,校长的位置就给你。”

 

 

老夏站在外面看到这一幕有很是紧张,虽然他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是知道他们肯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因为看林熙脸上的笑容就知道答案,但是那杯中可是被那个地中海老肥男人下了药啊。

 

 

老夏很想冲进去告诉林熙,那杯中的酒被下了药,可是,心中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响着,别多管闲事那个凶恶的女人对他又不好。

 

 

他有些犹豫了,到底该不该上前去告诉林熙。

 

 

老肥男人一直微笑着,还很绅士般伸出手让林熙喝。

 

 

林熙把酒杯放到唇边,却没有喝,可能是之前喝的酒很醉,她这会下不了口。

 

 

老夏在外面紧张看着,还伸出手想要阻止的动作,见到她还没有喝,又停了下来。

 

 

“孙哥,你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林熙有些不放心地再次确认。

 

 

老男人笑着说:“哥办事你放心。”

 

 

林熙毫不犹豫一口就把杯中的酒喝了。

 

 

地中海老男人很高兴,鼓着掌说道:“小林,你酒量真的很不错。”

 

 

老夏在外面看到这一幕,狠狠的一拳砸在墙上。

 

 

紧随其后两人离开了吃饭的酒店,老夏紧紧跟在后面。

 

 

地中海老男人趁着扶林熙的机会,把咸猪手伸到林熙的身上一顿抚摸。

 

 

林熙有几次拍了一下他的手,只是酒醉之后没有力气,根本拍不开,倒像是给他挠痒痒,更加的ci激他的神经,胆子更加的大。

 

 

老肥男人带着林熙进了另一家酒店,开了房间,现在的林熙已经没有什么意识,完全任由老肥男人摆布。

 

 

老夏在后面跟着气得牙痒痒,却是没有什么理由上去带走林熙,林熙对老夏可是恨得不要不要的。

 

 

这老肥男人也太着急了吧,把林熙扶进房,只是随意用脚踢门,然后就不管了,被老夏用手挡住,留了一道门缝都不知道。

 

 

只见他一脸的猥琐模样,伸出手隔着衣服抓着林熙那对大木瓜…

   老夏在门外看得清清楚楚的,这老肥男人真的是下流,给林熙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做得出来。

  现在更是做出更加过分的事,他大手在林熙那对大木瓜上揉搓,那张臭气熏天的大嘴,也啃在林熙那诱人的小嘴上。

  虽然这样了,老夏觉得这还是不关自己什么事,偷偷看看就行了,谁让林熙那凶恶的女人老是整他。

  林熙仿佛还有一丝意识,轻轻呢喃着:"不要,不要…"

  她还不停地推攘着压着她的老肥男人,这一幕,全都落在老夏的眼里。

  他已经想明白了,当一个观众就好,抓住这个把柄,看林熙那个凶恶的女人还敢不敢整他。

  "唔,不要,孙哥,不要…"林熙还在努力挣扎着,被灌醉,又下药,早就提不起半分力气。

  她的手有气无力抓着衣服,老肥男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大手更是把林熙的小手抓起来放在鼻子下闻来闻去的。

  "小美人啊,孙哥我早就想见见你了,自从上次开会见过你,我就朝思暮想再见你一次,你真美,把我的魂儿都勾走,今晚你帮孙哥伺候好了,校长之位绝对你是的。"

  "操!真是不要脸,卑鄙无耻。"老夏听见老肥男人那恶心的话,爆了一句粗口,竟然用这种龌鹾的手段潜规则下面的人。

  看来,这个老肥男人早就打林熙的主意,这次林熙主动约他,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自作孽不可活,活该。"老夏在门口暗暗骂了一句。

  里面的动作并没有因为老夏在这里想而有所停留。

  老肥男人的大手把林熙的衣物给脱了,一件一件仍在地上。

  林熙的挣扎以及小声的喊叫,反倒是成了ci激老肥男人的兴奋剂,特别是把那小件罩罩解开的时候,更是如此。

  老夏的位置都能看到老肥男人的眼睛放着精光,嘴角更是流着口水。

  林熙又不敢大声叫喊,毕竟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求助于老肥男人。

  包臀短裙也被老肥男人给撩了起来,露出里面红色的小四角。

  他开始脱他身上的衣物,裤子…

  林熙此时身上燥热起来,感觉像是有一团火在她体内燃烧,口干舌燥的。

  看着压着她的那个男人,她竟然有那方面的冲动,好在她还能控制…

  "孙哥,你,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我的头怎么…好热,身上好热…"林熙很是难受地说着,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她心里很明白。

  她开始扭捏起来,那一对又白又大的木瓜晃得门外的老夏睁不开眼,更别说那个老肥男人。

  "诶!小美人,别怕,那只是一颗让你更加销、魂的糖而已,糖的作用开始了,那里是不是很想要呀?还…"

  老肥男人越说越下流,越发得意,他可是早就盯上林熙,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好好的折腾她一晚上。

  他一脸的猥琐模样,下了床,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瓶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被他给吃了,随后返回床上,就要去脱林熙最后那条小四角。

  床上开始了挣扎,林熙的求救声不断。

  老夏在门外也是犹豫不定,这个老肥男人真不是男人,就算是要潜规则林熙,也不能给她下药,还强行上她。

  潜规则,那也得让林熙自愿才行。

  老夏最看不惯就是这些所谓的领导,这副丑陋的嘴脸。

  虽然他很不喜欢林熙凶恶的样子,不过,大家都是同事,同在一个学校上班,他怎么能真的眼睁睁看着林熙在他的面前被人糟蹋呢?

  里面的挣扎,更加激烈,可能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林熙的本能反应大,力气大了一些,老肥男人迟迟不得手。

  老夏知道不能在拖下去了,不然,老肥男人就得手,他咬着嘴唇冲了进去。

  "你们在干什么?"老夏的突然出现,以及怒喝声,吓得两人一跳。

  "老夏…"林熙就像是抓到了救命草一样喊道。

  老肥男人听见林熙叫老夏,明白他俩认识,心虚一哆嗦,刚挺起来的枪,立马焉了。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遮挡着脸,朝着门口跑去。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潜规则,就被人家的熟人遇上…

  老夏追到门口,背后听见林熙叫他。

  "老夏,老夏,我好难受…"林熙的声音很是勾魂,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老夏的肚子里挠他一样。

  他也紧张害怕,害怕那个家伙倒回来,或者是被人看到,还以为是他把林熙给怎么了,迅速把门给关上。

  "老夏…"

  林熙不停地呼喊着老夏,他转过身,看见林熙迷离着眼,迷人的曲线在床上扭来扭去,应该是药发挥了作用。

  她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她的双手更是放在那件红色的小四角上,一点一点地往下脱。

  "老夏,我好口渴,我要喝水…"她的声音哪里像是要喝水,分明就像是一个十足的荡、妇,充满了那种欲望。

  她诱人的红唇微微轻启,小香舌更是伸出来在唇边动来动去,时不时还伸出手指放进嘴里。

  销、魂的声音更是一浪高过一浪,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半点学校老师的样子,分明就是小浪货。

  她那条小四角已经被她褪到膝盖处,里面最神秘的地方显露出来。

  老夏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林熙的销、魂声下,以及那具极品娇躯的诱惑下,裤子再次被支撑起来,仿佛就要冲破拉链一般。

  他的喉咙处不停地吞着口水,身体里就像是有一团邪火,不停地燃烧着,让他也很难受。

  "老夏,老夏,到床这边来…"林熙再次呼唤着。

  老夏就像是被魔上了身一样,还真的朝着床走去,全身血液沸腾窜到头顶。

  林熙的身体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真的很美,很美。

  老夏刚到床边,林熙伸出葱花般的玉手,猛地一把拉他倒在床上,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那对又白又大的木瓜紧紧地挤压在他的胸口,开始撕扯他的衣服,另一只手悄然滑进了他裤子里面,握住了他那里…

老夏虎躯一震,岂能被一个女人骑?随即反倒把林熙给压在身下,坚硬的地方狠狠地顶着林熙这个顶头上司的大腿根部。

 

 

"啊…"林熙发出一声勾魂的浪、叫,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的,或者说是有意的,这些老夏是不清楚,但是,却勾起他体内的洪荒之力。

 

 

他不是彬彬有礼的知识分子,只是一个宿管而已,在这种情况之下怎么会做出正人君子该有的行为?

 

 

他迅速把上衣脱下扔在一边,强壮硬朗的肌肉凸显出来,胸肌更是在他故意显摆之下颤了颤。

 

 

林熙妩媚地对着老夏抛媚眼,电流不断地击着他。

 

 

双手更是在他的胸肌上抚摸,挑逗着他,诱人的那两片唇瓣一张一合,还对着他吐出丝丝缕缕的气息。

 

 

这让本来就难以控制的老夏,更加的心痒难耐,根本就无法再控制。

 

 

"你这浪蹄子,老子今晚不上了你就不姓夏。"老夏说完疯狂地吻住林熙,两人缠绵在一起。

 

 

要是在之前,一百个老夏都不敢这么明着叫她浪蹄子,最多在心里叫而已。

 

 

这一次,林熙没有凶他,也没有瞪他,反而露出享受的表情,还迎合着他。

 

 

他的大手也同步进行,这具娇躯带给老夏的感觉就是爽,不管是抚摸着,还是压着,都是爽得不要不要的。

 

 

林熙的娇喘之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不大的房间充满了浓浓的暧昧。

 

 

她的小手犹如灵蛇一般,再次滑进老夏的裤子里,抓着老夏的命根子,感受着粗大的舒服感,那里火辣辣烫着她的小手。

 

 

老夏在她的耳边吐着热气,时不时咬着她的耳廓,痒得林熙再次娇喘。

 

 

她的那只小手开始在老夏命根子上套弄着,嘴里含糊不清说着:"我要,老夏,我要…"

 

 

老夏抬起头看着身下放浪的女人,真美,他的大手还抓着女人大木瓜,手里一紧,林熙再次娇喘:"啊…"

 

 

这一声,使得老夏的头脑一热,仿佛所有的血液冲击到头顶。

 

 

这时,林熙的手松开了他的命根子,趁着老夏站起来,她也坐了起来,双手抓着他裤子往下撕扯。

 

 

那坚硬粗大的命根子弹在她的脸上…

 

 

啪。

 

 

清脆响亮的一声,紧紧贴着她的脸颊,那滚烫的温度,让林熙本来就红了的脸更加的红了。

 

 

不过,此时的她,哪里还顾得上,早已狼吞虎咽起来,应该是在药的催化下,她更加的疯狂。

 

 

老夏也迷失了自我,沉浸在她的口中。

 

 

房间里一片淤泥,娇喘之声不绝于耳…

 

 

正所谓久旱逢甘霖,棋逢对手。老夏好多年没碰女人了,这难得的一次,也是相当的卖力,而林熙更是在药的加持之下,也很疯狂。

 

 

从两人开战以来,那张床就一直发出反抗的声音,吱吱嘎嘎响过不停,只不过,床上的两人完全不当回事。

 

 

一次,两次,三次…

 

 

这一晚折腾到黎明,随着老夏身体狠狠的一阵颤抖,从林熙的身上下来,才算是结束了这次漫长的战斗。

 

 

满身是汗的两人,疲惫不已,全身乏力,连去洗澡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昏昏睡了过去。

 

 

等老夏睁开朦胧睡眼的时候,身边的林熙早已不见了人影,浴室也没有人,连她一件衣服的影子都没有。

 

 

老夏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微微有些失落,同时,也有些担心林熙秋后算账。

 

 

林熙是什么样的人,老夏还不清楚?这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老夏都有些后悔昨晚上怎么没有控制住上了她,看着时间都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不过,让老夏有些疑惑的是,林熙怎么就走了?而不是醒来就找老夏的麻烦?这有些不符合她的脾气。

 

 

随后,老夏想到也许是她知道自己昨晚上干了什么事,没脸见老夏吧!他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抽了一支烟后,不得不返回学校,刚到校门口,就看见林熙在不远处坐着,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老夏赶紧转过身,对背着林熙,在心里默默祈祷别被她看见。

 

 

越是靠近的时候,他越是紧张,心跳如打鼓,老夏知道林熙肯定是在这里等他。

 

 

"咳…"

 

 

林熙干咳一声,吓得老夏腿一哆嗦,转身看着她,心知还是被她看见了。

 

 

"林,林主任…"他紧张结巴地小声喊道,后面的话他又不知道说什么。

 

 

随后,他低着头站在林熙的面前,就像是小孩子做错事了一样,在大人面前认错。

 

 

可,林熙至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除了刚开始那一声干咳,也就没什么动静。

 

 

完全就像是把老夏当成空气不存在一样,这让老夏心里担忧的同时又疑惑。

 

 

他悄悄地抬头看着林熙,见她沮丧着脸,神情恍惚,老夏忍不住再次轻轻叫了一声,她还是没反应。

 

 

正暗自高兴,抬脚刚走了几步,脸上的笑容僵硬住,他觉察到有些不对劲。

 

 

折返回来,走到林熙的面前,轻轻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喊道:"林主任,林主…"

 

 

 

 

这一耳光相当的响亮,力道也沉,老夏左脸颊立马呈现出五条红红的手指印,火辣辣的疼得老夏直吸冷气,上下牙齿都互相打架。

 

 

"你疯了…"老夏吃痛地大声吼一声,随即意识到了什么,才小声说:"你,能怪我吗?"

 

 

老夏当然知道林熙为什么打他,不就是因为昨晚上那荒唐的一事。

 

 

不对,昨晚上是老夏解救她,她不但不感激,反而打他,这让老夏更加的气愤。

 

 

还想开口跟她理论,只见林熙那吓得怕人的眼神一直冷冷盯着他。

 

 

"不怪你这个人渣,难道要怪我?如果不是你,我会跟你做那种事情?"她的情绪激动,说话的声音没有刻意的压制。

 

 

在不远处玩耍的女学生朝着这边看过来,老夏是清醒人,这种话题可不能在学校随便乱说的,搞不好轻则开除学校,重则打官司。

 

 

他好不容易得到这份工作,还不想就这么丢掉,他立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林熙别说这么大声。

 

 

林熙不但不听,还越说越大声,这要是被别人听见了,会影响她声誉的,老夏也是为她好,为她作想。

 

 

老夏根本就阻止不了,林熙还凶巴巴地站起来,似乎有动手的迹象。

 

 

他心里很是着急,连忙后退两步,不曾想林熙还真的朝着他扑过来。

 

 

老夏看见她双腿还有些打颤,心里明白那是被他昨晚上祸害的。

 

 

林熙不知道怎么搞的,差一点摔倒,还好老夏眼疾手快,迅速扶住,只不过他扶的位置有些尴尬了。

 

 

那里软绵绵的,被他抓在手里,本能地捏了捏。

 

 

"啊…"

  林熙娇呼一声,完全没有想到老夏在大庭广众之下,会有这么一个动作。

  就连老夏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去捏一下。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松开了手,撒腿就跑。

  林熙气得站起来在后面追赶,不过由于昨晚上的疯狂,她跑起来的姿势有些古怪,根本放不开。

  不远处胆大的女学生从她们吵闹那会就看过来的,一直把这一过程全都看在眼里。

  有些惊掉她们的下巴,学校唯一的男宿管竟然调戏凶巴巴的女主任,这可是一大新闻,要是放出去,不知道会惊爆多少人的眼球。

  她们可是知道这个女主任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学校公认最严厉的主任,惹谁都不能惹林主任。

  对老夏的这个行为,她们抱着同情心,同时,又有些好奇是谁给了老夏的勇气。

  当然,也有一些胆小的,惧怕林熙这个凶巴巴的主任,她们悄然离开。

  其中,就有一个身材苗条,前不凸后翘的平胸女学生,正在紧张地看着,直到老夏逃离视线,她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几个还不去上课,在这里站着干什么?好看吗?是想在这里站一天吗?”林熙凶巴巴的声音响起,吓得几个女学生赶紧落荒而逃。

  她看着老夏快消失的背影,双眸里就像能喷火一样,死死地瞪着他,心里很是复杂,矛盾。

  这样的结果是她没有想过的,现在清醒过来的她也明白,昨天孙海给她下药,是老夏救了她。

  可…

  那犊子折腾她那里好痛啊!现在走路都还有些别扭,每当想到这些,林熙脸上羞涩的同时,又很是气愤。

  老夏竟然在那种情况之下占她便宜,果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昨晚上的那种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舒服。

  林熙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幸福满足的微笑,女人的心,是男人永远捉摸不透的。

  "嘶…"林熙刚刚动了一下,腿的根部传来阵阵撕裂疼痛。

  她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脑海里浮现出昨晚上断断续续的画面,她的手不自觉放在两腿间,轻轻揉了起来。

  老夏关上值班室的门,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不停地晃动着,双手枕在头下,靠在背倚上。

  忽然感觉鼻子痒痒的,想起昨晚上那荒唐的事,老夏自己都不太相信是真的。

  但,这事确实是发生在他的身上,让他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林熙这凶娘们的资本真是够厚,前凸后翘,身材火辣不说,那上面也是相当的厉害,活儿倍儿棒。

  特别是下面,精致美妙,温泉思涌,就像是还没开过荤的雏儿。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保养的,估计她的男人恐怕每天都要醉死在她肚皮上。

  夜夜笙箫是少不了的,这么极品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要?

  当然,要是性格在温柔一点,那就完美了。

  老夏想着想着,嘴角的口水都流出来了,拉链的部位,再次有了反应。

  敲门声再次响起,老夏有些生气,怎么每次关键时刻,就有人打扰呢?

  "谁啊?"老夏没好气问道。

  可是,外面没什么人回应他,这让他很是奇怪,再次询问,依旧没人回答他。

  老夏忍着体内的邪火,很是不爽,收枪提上裤子,连手都忘记洗了,然后开门出去。

  却是什么人都没有看到,他从窗户往外看,也没看到有人,心里更加的不爽,嘀咕道:“草,谁这么无聊?破坏老子的好事。”

  就在他准备回去继续做那未完成的事,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只千纸鹤和一个小瓶子。

  老夏有些好奇地拿起千纸鹤看,发现里面还写得有字,他拆开看。

  “夏叔,你脸上还疼吗?要不要紧?我给你带了一瓶药,赶紧擦擦,下次离林主任远一点,她可是咱们学校最凶的主任,千万不要得罪她…”

  老夏看着这清秀的娟娟字体,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写的,上面满满的关心,这让老夏心里暖暖的。

  在学校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关心老夏,也只有那个食堂的大妈会偶尔跟他开开玩笑。

  其他的老师基本上就是看不起老夏,特别是林熙这个主任。

  从字体来看,肯定不是食堂大妈写的,她也不会叫老夏为哥,那这个女孩会是谁呢?

  老夏开始在脑海里思索起来,并没有想起有什么女孩跟老夏关系很好。

  千纸鹤上面没有留得有名字,也无法知道这个女孩是谁。

  不过,这上面还残留得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应该是女孩的,学校那么多女孩,老夏怎么知道会是谁呢?

  他坐在凳子上看着千纸鹤有些傻笑,难道现在流行做好事不留名吗?活雷锋再现?

  老夏还是把药擦在脸上,看着镜子里面那五条红手指印,他就来气。

  药擦在脸上,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灼烧感觉,疼得老夏龇牙咧嘴。

  “这娘们下手真够狠。”老夏自言自语狠狠地说道。

  没过一小会,脸上那种灼烧的感觉就没了,换来的是阵阵清凉,这药效果很不错。

  老夏拿着药瓶,又闻起来,这上面的香味真好闻。

  陆陆续续就有女孩子回宿舍,老夏敢肯定送他药瓶的女孩肯定是住在这栋宿舍楼。

  老夏决定要感谢一下这个女孩,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老夏可以根据女孩身上的香味来判断。

  他走出去拦下一位女孩子,然后把鼻子凑了上去,也没有解释,从旁人的角度来看,他就是在耍流氓。

  女孩紧张地看着老夏,对他的行为很是不满,怒道:“你,你在干什么?”

  这女孩的身段很不错,在这样的年龄,却发育的这么好,这是少有的。

  老夏被她那么一喊,停止了动作,想都没有想,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是要闻一下你身上的味道。”

  随后,他感觉有些不对劲,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一些问题,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见女孩怒斥:“流氓,神经病。”

  女孩怎么都没有想到,老夏竟然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调戏她,让她觉得很是难堪,面色红润,羞愤不已。

  她匆匆忙忙朝着二楼跑去,逃离老夏的魔爪。

  老夏有些失望,只好把目光对着其他人,顿时人群骚动,人人都有一种自危的感觉,总觉得今天的老夏有一些不同,怎么就变成了像坏人一样?

  她们之前一直都很亲切地叫老夏为小大叔,老夏也从来没有对她们做出一些过分的举动,至少她们看来是这样。

  今天老夏的行为有所反常,让她们提高了警惕,更是有两个悄悄的朝着老师办公室走去。

  老夏有一些不理解,这些女学生是怎么了?我有那么怕人吗?不就是想闻一闻她们身上的香味,是不是这个药品上的香味,只不过是想找出那个送药给他的女孩而已。

  他看着一个个躲他就像躲着瘟神一样,离得他远远的,有好一些都退到宿舍楼外面。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响起…

  “小大叔,今天是怎么了?他会不会是得了什么病?”

  “不知道啊,刚刚他行为真的好古怪呀,就像流氓一样,以前他从来没这样啊,见到我们都笑着跟我们打招呼。”

  等等,这样的议论声很多,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老夏这是怎么了。

  老夏自然也听见了她们的对话,只不过这时候他也没办法再停止下来,他必须要找到那个女孩,才能证明他的清白,并不是像她们所想的那样。

  他再次主动上前拦住另外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不停的后退,与他保持着距离。

  老夏上前一步,她就后退两步,这让老夏根本就闻不到她身上的香味是什么香味?到底是不是药瓶上的香味?

  “你别躲啊,我就闻一下你的味道。”

  他再次上前抓女孩,却不小心踩滑摔倒,由于本能反应,他朝前一抓,只感觉手心软软的,就像是握住了两个包子一样。

  “啊…”

  一声尖叫,突然而起,把本来吵闹议论声给压了下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