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再快一点

更新时间:2020-11-20 16:08:24

这时有些哭笑不得拿起手机来一看,其实手机刚才就已经关机了,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充电,所以根本就打不开。

 

而他刚才之所以那么说,也全都是为了吓唬对方。

 

果不其然,那人吓了一跳,慌乱逃走了,但凡他胆子再大一点,脑袋再灵光一点,兴许就不会上张明宇的当了。

 

不过现在人都走了,也就无所谓了。

 

做完这一切后张明宇跟隔壁邻居打了声招呼,便拿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文学

刚一进屋,张明宇还不等喘口气,就见这时刘雅纯从屋里走了出来,怀中还抱着孩子,见孩子哭的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而刘雅纯此时更关心的是那人走了没有,所以并没有过多的管孩子,才会让孩子这个样子。

 

张明宇或许是动了恻隐之心吧,实在是听不了孩子的哭声,不由走过去,从刘雅纯怀中将孩子接了过来。

 

这要是换做以前,他或许还不敢主动凑近刘雅纯,但此时却不一样。张明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又或许是孩子哭的真的让他很扎心,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而刘雅纯也没过多的反抗什么,任由张明宇从她怀中将孩子抱了过去。

 

说也奇怪,孩子一到张明宇怀中便不哭了。

 

比刘雅纯还会哄孩子。

 

如果不是知道张明宇和李梦瑶一直没要上孩子的话,她甚至以为张明宇就是个超级奶爸呢!

 

等孩子哄睡着了,张明宇才有些依依不舍的将孩子递还给刘雅纯。

 

而刘雅纯结果孩子后,却没说什么,连个谢谢都没说就抱着孩子去了里屋,没多久又从里面走了出来。

 

在张明宇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由靠近了他。

 

见状,感觉到周围的气氛随着刘雅纯的靠近,也瞬间变得欢快了起来。

 

直到刘雅纯走到了张明宇跟前,两个人几乎脸都快贴到一起去了,四目相对,张明宇的目光不由闪烁了起来……

 

难道她又想勾引我?

 

张明宇暗自想道。

“你……不走了?”

 

 

 

张明宇被刘雅纯欺近之后,忍不住咽了口吐沫道。

 

 

 

“张明宇,你以后要是再对我动手动脚,我绝不会放过你!’刘雅纯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张口说道。

 

 

 

只不过此时她距离张明宇比较近吐气如兰的味道几乎弥漫在张明宇的脸上。

 

 

 

那股芳香的气味,差点没让张明宇给刘雅纯一个熊抱。

 

 

 

即便是这样张明宇还是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可能是太过紧张的缘故吧,额头不由布满了汗珠。

 

 

 

刘雅纯深深的看了眼张明宇,最后哼了一声,扭身朝厨房走去。

 

 

 

张明宇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不由暗自想道,这就没下文了?

 

 

 

刚才还弄得我一脸紧张的模样,以为会发生什么事儿呢,怎么这会儿突然就走了呢?

 

 

 

张明宇心中怀疑,不由蹑手蹑脚的来到厨房,抬眼一看,却见这时刘雅纯正背对着自己系围裙,不知道怎么的,此时看去,刘雅纯那窈窕的身姿映在张明宇眼中却是别有一番味道,虽然她穿的衣服比较宽松,可是纤瘦的娇躯却丝毫没有被掩盖,反而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张明宇不由一时看得呆了。

 

 

 

这时见刘雅纯几次都没有系好围裙,扭头一看,发现张明宇在门外看着自己,不由秀眉紧瞥了起来。

 

 

 

“你看这干什么?过来帮忙!”

 

 

 

张明宇闻声不由唉了一声,这时走过去站在刘雅纯背后,哆嗦着手从她腰间拉起系带。

 

 

 

可能是太过紧张的缘故吧,手指不经意间戳到刘雅纯腰间,见她浑身一颤,身子也不由得僵硬了一下。

 

 

 

张明宇低头看去,正好看到刘雅纯的翘臀,那位置正好对着自己小腹,不过高度上稍稍提了一下,但如果从后面入的话……

 

 

 

张明宇不由想入非非了起来。

 

 

 

不怪他会这样,主要是刘雅纯实在太漂亮了,而且家里就他们两个成年人,再加上刚才和他前夫动手后的激动,此时的张明宇内心是最需要安抚的。

 

 

 

瞧好刘雅纯给了他这个机会,让他靠近自己,再加上这么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张明宇有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

 

 

 

“你干什么呢?快点!”刘雅纯仿佛好未所知一般不由催促道。

 

 

 

张明宇连忙答应一声,好不容易拉近了系带,将刘雅纯腰间的系带拉紧了,这时强自镇定下来不去乱想那些东西。

 

 

 

口中忍不住问道:“你……这是要做饭?”

 

 

 

刘雅纯没想到张明宇会这么问,不由秀眉紧撇了起来。

 

 

 

不过最后还是说道:“你要是怕我下毒可以不吃!”

 

 

 

“吃,我怎么不吃!”张明宇说着,忽然脑海中想到了之前吃奶的一幕,手中的动作不由又停了下来。

 

 

 

感觉到张明宇的手指上的微颤,刘雅纯心里一急,不由伸手去系带,那知却不小心碰到了张明宇的手。

 

 

 

顿时,两个人全都愣住了。

 

 

 

张明宇的眼睛顿时充血了起来,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竟然直接扑倒刘雅纯背后将她紧紧的抱住了。

 

 

 

整个人贴在她身上,双手开始在刘雅纯身上四处游走,越发不老实了起来。

 

 

 

“啊!”

 

 

 

“你干什么!”

 

 

 

刘雅纯不由惊叫一声,努力想从张明宇身上挣脱开,结果因为张明宇抱得太紧了,她一时反而挣脱不开了。

 

 

 

不由一阵羞红了脸,口中啐道:“你放开我,你这个臭流氓!”

 

 

 

张明宇当时好像着了魔一样,口中呓语:“雅纯,我受不了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谁让你老是在我眼前晃,我难受!”

 

 

 

“啊!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是我好朋友的老公,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你不能这样!”刘雅纯是真的惊慌了,一边娇喘着一边努力的想要挣脱开张明宇的束缚。

 

 

 

可惜一个女人的力气那比得上男人大,不论她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张明宇的束缚。

 

 

 

“没事,孩子睡着了,咱俩可以小点声!”张明宇贴到刘雅纯耳旁轻声细语道。

 

 

 

闻言,刘雅纯不由浑身一颤。感受着来自张明宇身上的变化,她如何不知道张明宇此时想要做什么。

 

 

 

可她毕竟只是借宿张明宇家,没想跟他发生什么,这要是真走到了那一步,该如何跟李梦瑶交代呀!

 

 

 

想着刘雅纯不由缓了口气,劝起了张明宇来了。

 

 

 

“明宇,你放开我,现在你还没犯错,你放开我,我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么?”

 

 

 

“雅纯,你让我一次吧,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今天必须得到你!”

 

 

 

“你放心,我戴套,绝不让你吃药!”张明宇有些气喘吁吁的说道。

 

 

 

说实话,刘雅纯毕竟是个大活人,他就是再有力气也架不住她这么折腾,如果在僵持下去,谁先放开谁还不一定呢。

 

 

 

所以,张明宇心思一动,不由得和刘雅纯打起了心理战。

 

 

 

刘雅纯自然不知道张明宇的力气在减小,值当自己这次算是彻底栽了,心中懊悔的同时,不由轻声抽啼了起来。

 

 

 

张明宇感到怀中佳人挣脱的力道小了,心中一喜,连忙使劲将刘雅纯拦腰抱了起来,朝旁边卧室走去。

 

 

 

而刘雅纯也慢慢放弃了抵抗,倒在张明宇怀中小声的抽啼着。

 

 

 

张明宇早就急不可耐了将刘雅纯扔到床上后,便开始脱衣服。

 

 

 

刘雅纯此时满眼惊惧的看着张明宇的动作,吓得早就发不出声来了,只能任由他把自己脱光后强行扑了过来。

 

 

 

这时,重重的压在自己身上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一只手还伸到她的内衣里面使劲的揉搓了起来。

 

 

 

可能是太过用力的缘故吧,刘雅纯不由吟了两声,这更刺激了张明宇了,见他张开另一只手,摸向了刘雅纯的裤子,手指扣入裤带中,用两根手指勾开了裤带,然后伸手入内,将刘雅纯的裤子扒了下来。

 

 

 

或许是张明宇的动作太粗鲁了吧,刘雅纯顿时清醒了过来,这时一睁眼,连忙加紧了双腿,就是不肯就范!

 

 

 

张明宇感觉到了阻拦,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兴奋了起来。手指从裤带里拔出来,然后抚摸着刘雅纯双腿,手指如勾,一下勾在了要害处。

 

 

 

刘雅纯顿时如遭电击一般,浑身一颤,身子不由自主的僵直了起来……

见状,张明宇知道自己快要得逞了。

 

正准备加把劲直接进入主题呢。

 

却没想到刘雅纯忽然抬腿一下顶在了自己裤裆。

 

顿时疼的张明宇不由惊呼一声,只感到眼前一黑,扑通一声便朝一旁摔去。

 

而刘雅纯也趁机挣脱开张明宇一下坐了起来。

 

这时顾不得整理衣物从床上跳下来后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张明宇这时反应过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后,也追了出去。

 

只不过这时刘雅纯已经躲到了屋里去,连门都锁了。

 

张明宇眼见刘雅纯把门关上了,心知这次自己是没办法得逞了,最后无奈的苦笑一声,强压下心中的冲动回到屋里把衣服穿好了。

 

再回到客厅后,看着刘雅纯那屋久久无语。

 

这时,冷静下来后,张明宇也感觉自己刚才有些过分了。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

 

他此时已经不抱任何奢望留下刘雅纯了,毕竟发生了这事儿后,张明宇也有些羞愧。

 

暗骂自己一句猪油蒙了心。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可挽回,自己老婆李梦瑶知道是迟早的事。所以也不再多想。

 

最后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就这样过推门走了出去。

 

可能是感到好一会都没动静了吧,刘雅纯不由打开门走了出来。

 

好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直到发现张明宇真的不在家后,她才忍不住松了口气。

 

这时回到屋里,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着的孩子,忍不住面带愁容了起来。

 

张明宇从家里出来,一个人心里烦闷,忍不住来到便利店买了点花生米和几瓶啤酒,坐到公园的板凳上喝起了闷酒。

 

忽然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张明宇愣了一下,接通了电话。

 

“张明宇,你在哪?”

 

从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张明宇皱了下眉头,问道:“你谁啊?”

 

“哎呀,我就问你在不在家?”

 

“不在啊?怎么了?”

 

“不在?那你快点回去看看吧,你家门口来了一帮黑社会,正拿着大锤砸你家大门呢!”

 

“什么!”

 

张明宇一下站了起来,旁边的酒瓶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快点报警吧,要不然你家大门就被人砸烂了!”

 

后来那人说的什么张明宇已经听不清楚,此时他二话不说冲了出去,心里想着的自然不是他们家大门如何,而是刘雅纯的安危。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刘雅纯为何没有给他打电话。是因为不愿面对自己,还是来不及?

 

此时张明宇心里乱的很,只想快点跑回家。

 

没过多久,张明宇就跑到了楼下,刚想上楼,一下顿住了,这时四下里寻找了一下,好不容易从角落里捡了块烂砖头,便摸着砖头爬上了楼去。

 

一路上不少邻居都站在楼道里向上观望着,见张明宇忽然跑回来后,一个个都不由的望来关切的目光。

 

有几个还劝他不要上去,马上报警。

 

此时张明宇心中牵挂着刘雅纯哪还顾得这些,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去。

 

“哥几个,甭客气,给我使劲砸,我那贱婆娘正在这家人里偷人,哥几个今天帮我把她揪出来,出了这口恶气,我请哥几个去富雅乐呵乐呵!”

 

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了刘雅纯前夫叫嚣的声音。

 

对方答应一声,随后又抡起大锤使劲的砸了起来。

 

咚咚咚的响声,震荡的整栋楼都微颤了起来。

 

闻声,张明宇心中不由暗自松了口气,心说,还好赶得及时,对方还没有破门而入。

 

想着便直接冲了上去。

 

果然,见一行四五个彪形大汉正围在自家门口,其中一个还吐了口吐沫在手心,然后抡起大锤使劲的砸着自家的大门!

 

“住手!”

 

张明宇一上楼便大喊一声。

 

闻声,众人不由扭头看去,待看到张明宇后,全都一愣。

 

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哪来的瘪犊子敢管闲事,滚蛋,否则老子连你一起砸了!”

 

一个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秃子说道。

 

而刘雅纯的前夫见状不由眼前一亮,哈哈一笑道:“是你?你还敢回来?”

 

“好,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哥几个,把这小子给我抓住,老子要亲自炮制他!”

 

张明宇本来就没想跑,这时摸着砖头爬了上去,见了人就开始舞着手中的砖头,吓得包围过来的人不由全都向后退了一步。

 

而刘雅纯的前夫一个躲闪不急,直接被张明宇一转头拍在了脑袋上,发出一声闷响,鲜红的血顿时顺着他额头流了下来。

 

啊!

 

这时前夫才惨呼一声,捂着头向后退了半步,哇哇大叫了起来。

 

“弄死他!出了事我负责!”

 

前夫一边向后退一边忍不住大叫道。

 

而旁边的人见状全都傻了眼,没想到张明宇真敢动手,一上来就把人打出翔来了。

 

不过毕竟是混社会的,很快那帮人就回过神来,这时包括那个轮大锤的人都目露凶光的看向了张明宇。

 

“小子,你找死!”

 

最前面的一个壮汉冷哼一声。

 

张明宇微微皱了下眉头,眼前的情况对他很不利,再加上空间狭小,他手中除了板块半砖也没什么趁手的东西,而对方人多势众,自己想要自保都很难,更何况是打赢了。

 

咔嚓!

 

忽然,这时自家的防盗门被打开了。

 

刘雅纯抱着孩子走了出来。

 

闻声,众人都愣住了。

 

这时见刘雅纯走出门后,扭头看了张明宇一眼。

 

大概是刚才的事情被她看到了吧,没想到张明宇会真的跑回来,说不感动是假的。

 

而此时在她怀中的孩子早就因为对方搞出来的动静吓得哇哇大哭了起来。

 

这时见她从楼上走下来,来到张明宇跟前后,将怀中的孩子递给了他。

 

“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孩子,闹腾得厉害。”

 

张明宇愣愣的接过孩子,此时楼道里静得吓人,只能听到孩子的哭声。

 

而那帮人再见到刘雅纯走出来后,全都眼前一亮,他们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不由一时看得呆了。

 

甚至一时忘了自己该干什么了。

 

“贱人,你舍得出来了么!”这时刘雅纯的前夫不由骂道。

 

“我来了,你不是说让我跟你走么!好!我跟你走就是了!”刘雅纯冷着脸说道。

 

还不等前夫说什么,旁边那些社会人相互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淫色。

“不行,你不能跟他们走。”张明宇忽然叫道,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小子,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否则……我们不介意在这里把你打残了。”其中一个大汉说道。

 

“张明宇,这事跟你没关系,帮我看好孩子就行。”刘雅纯忽然扭过头来呵斥道。

 

张明宇此时迎上刘雅纯的目光,不由得浑身一颤。

 

这时,感觉到怀中孩子又有些挣扎了,才没有继续跟刘雅纯争执。

 

“张明宇?”

 

忽然,那群大汉背后有人叫了一声。

 

随后,便见一人推开几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此时看去,那是一个精瘦精瘦的人,看上去好像营养不良似的。

 

尤其是在这一群大汉之中根本不起眼,甚至你都未必能在他们之中找出他来,因为他实在是太普通,太普通了。

 

“张家的张,明天的明,宇宙的宇吗?”那人忽然问道。

 

闻言,不仅张明宇愣了一下,就连旁边的刘雅纯以及她的前夫,也都不由自主的愣住了。

 

几乎所有人都同时看向了张明宇。

 

张明宇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之后,不由得诧异了起来。

 

虽然他并不认识对方,但却觉得对方有些眼熟,可问题是自己平日里本就没有多少朋友,就算有,也都是很要好的关系。

 

在他的社交圈子里,根本找不出这样一个人了,更不要说是有什么印象了,想到这张明宇不由得眉头,更加紧皱了起来。

 

“薛哥,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就算是有问题的话……要不就把他们两个人都绑了,咱们回去慢慢儿的了解您看行吗?”这时,刘雅纯的前夫,忽然凑过去说道。

 

他是怕夜长梦多,省得张明宇和他口中的这个薛哥攀上关系,而误了他的事。

 

然而,还不等他一句话说完,就见薛哥伸手一下按在了他的脸上,将他直接推了出去。

 

很难想象,外表看上去精瘦的薛哥,身体里竟蕴藏着如此大的力气,一把推的那人差点没一个趔趄摔在地上。

 

这时,他的举动就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你初中的时候是不是在六中上的?六中一年级二班,你当时的位置是坐在中间对吗?”

 

“还有你同桌是不是叫李淑芬啊?那个扎着麻花辫的胖妞儿?”

 

薛哥越说越起劲儿,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他此时是在跟我攀关系。

 

这时反应过来的几个大汉全都脸色一变,想到之前对我的态度,心里忽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旁边的刘雅纯也不由得呆住了。

 

就更不要说是,最外围的张明宇了。

 

在愣了好一会儿之后,就见张明宇猛的一拍大腿,指着薛哥说道:“你……姓薛,你是不是叫薛刚呀?你有个姐姐,叫薛梅,在市人民医院上班,跟我老婆还是同事!”

 

“我记得上次你姐姐还提起过你,说你也是六中的学生,那次我老婆回来后还跟我说过,我依稀记得是有你这么一位同学。”

 

“但……毕竟年数久了,很长时间不联系,差点忘记了,你不提的话,我还真没想起你啊!”张明宇说着也不由的越说越激动,一脸兴奋了起来。

 

看他的样子,似乎忘记了此时自己的处境一般,竟完全沉浸在同学相认的情景当中。

 

而薛哥显然也比张明宇,好不了多少,就差没直接扑过去给,张明宇一个熊抱了。

 

“哈哈,果然是你张明宇,没想到竟能在这里碰到你,真是有缘啊!”薛哥说道。

 

“是啊!是挺有缘的!”张明宇咧嘴一笑,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自家大门。

 

此时看去,就见自家的防盗门,在薛哥他们的摧残下,早就不堪入目了,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

 

虽然还能从里面打开,但谁知道在关上之后还能不能从外面再打开呢?

 

似乎感觉到了张明宇的目光,薛哥不由得迟疑了一下。

 

这时,薛哥也顺着张明宇的目光扭头看去,随后,他也反应了过来。

 

这时,就见他脸色一变,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其中一个大汉。

 

此时见他手里还拎着大锤,薛哥便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的呵斥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你们手里的家伙给扔了?”

 

一开始那帮家伙还没有听清薛哥的话,但见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后,这才反应过来。

 

尤其是那个手中拿着大锤的壮汉,连忙扔了下来,好巧不巧的大锤的垂面,正好落在刘雅纯前夫的脚面上。

 

再加上那人紧张之下,脱手而出,被这一下砸中了,顿时疼得他是“嗷嗷”直叫了起来。

 

而薛哥却没有理会那人,而是扭头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真是没想到,今天会碰到这样的事儿?”

 

“这叫什么来着,哦,对了,这就叫“大水冲了龙王,自家人不打自家人”你看刚才的事,是我不对,你放心咱家的门我替你修。”

 

说完,薛哥又扭头对身后的小弟说道:“都还愣着干什么,叫明哥,以后见了明哥,就像见到我一样,谁要是敢对他不敬,就是对我薛刚不敬,下场如何,不用我多说了吧?”

 

那帮壮汉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全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异之色。

 

这时,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还是冲着楼下的张明宇,点头哈腰道:“明哥好!”

 

张明宇显然是没见过这阵仗,见状不由吓了一跳,他向后退了半步,差点没摔下去,不过即便如此,还是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倒不是因为被吓的,而是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转变罢了。

 

毕竟之前大家还一副拔剑怒张的模样,此时却没想到对方不仅认了怂,而且开口闭口叫着自己“明哥”那种感觉,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得了的。

 

“不用……不用……薛哥,这门我自己能修,可不敢劳烦几位兄弟了!”张明宇连忙摆手说道。

 

薛哥却说道:“那怎么行呢?咱哥俩好歹也是初中同学呀,有句话怎么说得来着,哦……对了,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像咱俩这种关系,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你看平日里,我想联系一个同学都很难,没想到竟在这里碰到了你这位老同学,就像你说的,真是有缘啊!”

 

闻言,张明宇哈哈一笑,说道:“薛哥,你这话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行了,我说真的,这门真不让你赔,毕竟咱俩也是因为这事才续上的不是吗?”

 

“我怎么可能,让你赔钱呢,再说咱们两个好不容易碰到了,就别弄那些,虚头巴脑的事儿了,要是你没事的话,不妨我请你喝两杯如何?”

 

“当然,兄弟们也可以跟着今天晚上这顿酒,都算在我张明宇的头上!”

 

薛哥不由得哈哈一笑,说道:“爽快,不愧是我的老同学,跟我脾气就是一样。”

 

“还有就别再罚你那些小弟了,他们也没做错,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我觉得,这事儿不应该让他们来承担的。”张明宇忽然说道。

 

“哈哈哈哈……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张明宇点了点头,说道:“那成,要不咱们现在就走了,找个就近的酒馆喝两盅?”

 

“好,走,咱俩去喝两盅。”薛哥说着,便招呼手下人从楼上走了下来,也不管刘雅纯的前夫如何了。

 

这时,刘雅婷的前夫,见薛刚他们要走,不由得吓了一跳,也顾不得暴露自己了,连忙说道:“薛哥,你这是干什么呀?我可是付过钱要你们帮我,去抓这个淫娃荡妇和奸夫的,你们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还不等刘雅纯前夫回过神儿来,就见这时薛刚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当场便把他给打蒙了。

 

 

 

此时,就见他捂着脸,有些惊恐莫名的看着薛刚颤声道:“您这是干什么呀?薛哥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的嘛,您出人我出钱,帮我把这对奸夫淫妇给捉走。”

 

 

 

“捉你妹呀!老子之前是不知道你要捉的是我的老同学。”

 

 

 

“我没想到你竟敢打我老同学的主意,老子要是早知道你是这样,别说是给钱了,就是你跪在地上叫爷爷我都不给你办这事。”

 

 

 

说着,薛刚一把将刘雅纯的前夫给拉了过来,然后盯着他,恶狠狠的说道:“滚,别再让老子看到你,下次如果再见到你,便直接打折你一条腿。”

 

 

 

说着,薛哥使劲一推,便将他从楼梯上给推了下去。

 

 

 

刘雅纯的前夫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此时他被薛刚猛地一把从楼上推下去之后,不由磕得浑身是伤。

 

 

 

再加上之前被张明宇打的伤口,在这样剧烈的挫伤下,便直接崩开了,瞬间鲜血便流满了脸。

 

 

 

那样子看上去样子有些狰狞,好在楼梯并不是特别长“咚”“咚”两声,便滚到了平台上,一脑袋扎在旁边的墙根上才止住了。

 

 

 

估计要不是有那墙挡着,而由着他这样滚下去,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但即便是这样,还是让他直接晕死在了当场。

 

 

 

张明宇和刘雅纯此时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倒地不起的前夫,张明宇有心上前去查看她前夫的伤势,却不想刘雅纯一把抓住了。

 

 

 

这时,她眼神之中,仍有些惊惧,可能是因为刚才的事情,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吧?

 

 

 

“嗯,我说明宇啊,这位就是弟妹吧?哦,不,应该叫二嫂才对是吧?”

 

 

 

这时,薛刚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就见张明宇一脸蒙圈的模样,薛刚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放心,这事儿我不会说给我姐听的,更不可能传到你老婆耳中,今天这事儿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当然,你家的门这两天我会安排人给你修的”

 

 

 

“怎么样?咱这老同学还够义气吧?”薛刚不由得哈哈一笑说道。

 

 

 

张明宇也不由得苦笑起来,连忙打着哈哈,说道:“不用,不用,这门我自己修就行了,只是……”

 

 

 

说着,张明宇不由的看向了倒地不起的刘雅纯的前夫。

 

 

 

薛刚顿时会意连忙说道:“你放心,不会给你惹麻烦,这事儿我来办。”

 

 

 

“反正这小子是个怂包蛋,绝不可能报警的。”

 

 

 

说着,薛刚便挥了挥手,随后便见两个大汉直接冲了过来,将倒地不起的刘雅纯的前夫从地上给架了起来。

 

 

 

这时,薛刚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本来今天晚上还想请你喝酒的,不过哥们还得收拾残局,今晚就不陪你了,你好好的陪陪二嫂。”

 

 

 

“等过些日子,咱们你家都安顿好了,我再找你喝酒,反正已经知道你家住哪儿了,也不怕麻烦你。”

 

 

 

“那行,那我今天也就不留你了,咱们改天再聚。”

 

 

 

薛刚随后打了声招呼,便带着小弟走了,留下张明宇和刘雅纯在那里愣了好一会都没回过神来。

 

 

 

直到孩子哭了之后,两个人才反应了过来。

 

 

 

这时,张明宇说了句:“走吧,回去吧!”却不想刘雅纯伸手直接拉住了他。

 

 

 

这时,张明宇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刘雅纯,才见她说道:“别……别回去了,我怕他会再找来了,要不你先和我回家带点东西,然后再送我去我父母那里行吗?”

 

 

 

张明宇愣了一下,不过随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你这样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你的前夫就像疯狗一样,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再回来的。”

 

 

 

“好吧!我和你先回你家,帮你收拾东西,然后再送你回你父母那里。”说着说着,张明宇便不由得有些气弱了。

 

 

 

刘雅纯如何会不知道他的心思,这时有些轻声细语的说道:“我父母没在家,他们去参加一个亲戚孩子的婚礼了。”

 

 

 

“那亲戚是在外地,大概需要一周的时间他们才会回来,所以接下来的一周,我有可能都是一个人在家带孩子。”

 

 

 

也不知道刘雅纯这句话是说给张明宇听的,还是在那里自言自语的。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还不觉得如何,但张明宇却仿佛触动了心中的那根弦似的,不由得眼前一亮。

 

 

 

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随后整个人便仿佛打了鸡血似的,二话不说便带着刘雅纯冲到了楼下她的家里。

 

 

 

这时,他催促着刘雅纯赶紧开门去屋里收拾东西。

 

 

 

那样子看上去比她还着急,如果不是他怀中抱着刘雅纯的孩子,恐怕都会替她撞开门代她进去了。

 

 

 

这时,进了屋刘雅纯让张明宇在客厅里等着,自己则去了卧室收拾东西去了。

 

 

 

张明宇抱着刘雅纯的孩子,在背后看着她的身影,又不由得联想翩翩了起来。

 

 

 

他心中幻想着,因为刚才的事情,她会不会心中感动之下,并对自己投怀送抱呢?

 

 

 

又或许是情愫暗生,说不定这是他们两个更进一步的契机,只要自己把握好了,未必不能再次一亲芳泽,甚至有可能发展成为地下恋人也未可知。

 

 

 

而正在张明宇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间里不由传来了刘雅纯尖叫的声音,把张明宇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

 

 

 

这时,再次听去果然是刘雅纯的叫声,张明宇心中一急,抱着孩子便直接冲了过去。

 

 

 

这时,张明宇也顾不得其他,抬腿一脚将房门给踹开了,然后他定眼看去,却不由得愣在了当场。

 

 

 

“啊!你闯进来干什么?快出去!”听到动静的刘雅纯扭头一看,张明宇冲了进来,不由吓了一跳,随后反应过来呵斥了一声。

 

 

 

也难怪她会这样,此时看去刘雅纯扭过身来,是正好对着张明宇的,如果是平时也就算了,此时她正在房间里换衣服,文胸都脱下了,上身几乎赤裸着。

 

 

 

裤子的纽扣也没有系上,隐约看去还能够看到蕾丝内裤的边角。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欣赏刘雅纯的酮体了,但不得不说,几乎每一次都能发现不同,甚至带给他不同的感觉。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张明宇抱着孩子,直接就看呆了。

 

 

 

尤其是当张明宇的目光,放在她胸前那一对玉兔上的时候,让她又回想起之前的画面,更是面红耳赤了起来。

刘雅纯察觉到张明宇肆无忌惮的目光,不由恨得是直跺脚。

 

 

 

如果不是他怀中抱着自己的孩子,恐怕早就冲过去打他两个耳光了吧?

 

 

 

这时,连忙从旁边拉出过一件衣服盖在自己胸前,才没有让春光继续乍现。

 

 

 

不过,即便如此刘雅纯还是羞红了脸。

 

 

 

反应过来的张明宇不由得讪讪一笑,连忙扭过头去,但目光中仍有些,恋恋不舍的意思。

 

 

 

“谁让你进来的,你……你快出去。”刘雅纯不由得呵斥道。

 

 

 

张明宇这才有机会解释,连忙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是因为听到你尖叫的声音,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儿了呢,心急之下便冲了过来了。”

 

 

 

“哪成想……你……没穿衣服啊!”

 

 

 

言下之意,这事儿可不怪我,是你自己把我引过来的。

 

 

 

果然,闻言刘雅纯不由没好气的横了一眼张明宇说道:“按你这么说这事儿还赖我了?是我不应该尖叫对吗?”

 

 

 

张明宇“啊”了一声,但很快又摇了摇头说道:“对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了?”

 

 

 

刘雅纯张了张嘴,有些脸红的说道:“没事,是我自己吓了自己一跳。”

 

 

 

张明宇愣了一下,心中有些狐疑了起来。

 

 

 

不过既然刘雅纯说没事儿,那便是没事儿了,自己再追问下去,反而显得啰嗦了。

 

 

 

想着,他便不由得点头道:“那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时,刘雅纯赶忙把门关上,随后又上了锁。

 

 

 

在她感觉张明宇没可能再撞开门之后,她才松了口气。

 

 

 

这时,就见她拍了拍胸口,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目光慢慢的看向床头柜中的夹缝,回想起刚才自己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里面夹着的一张照片。

 

 

 

她刚才是因为看清照片里的人的时候,才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会无缘无故的惊叫的原因。

 

 

 

此时,她深吸了口气,慢慢平静了下心中激动的心情,慢慢的走过去弯腰,又从敞开的橱柜里,将夹在缝隙中的一张照片捏了起来。

 

 

 

尽管刚才在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吓了她一跳,但是此时拿在手中,再仔细看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

 

 

 

因为此时看去,那照片儿中的两位主角,其中一位,竟然是张明宇的老婆“李梦瑶”而另一位主角自然是她的“前夫”了。

 

 

 

本来这样一张普通的照片不算什么,既便是自己的前夫和好友李梦瑶在一起的合照,也绝不会让自己如此震惊的。

 

 

 

毕竟,大家都认识,拍一张照片又不为过,并不能说明什么,但问题是这张照片中,所描述的事情却让人有些不堪入目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