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新翁熄粗大 换爱交换乱闺蜜

更新时间:2020-11-20 16:13:14

望着杨薇那隐约的迷人轮廓,耳听着她的渴求声声,我几乎都要醉了。

 

 

我下意识要帮杨薇。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钥匙开动房门的声音响起。

 

 

我愣住了,原本央求不止的杨薇也顿时哑火,我们齐齐望向了卧室门口。

 

 

哪怕明知道在这里看不到客厅房门,但我们依旧在观望,同时诧异着到底是谁。

 

 文学

 

杨薇低声跟我说,“不应该是你叔儿的,他前天才跟我打电话说还得两个月才能回。”

 

 

我没开口,我是个傻子,太过在意这事可就不正常了。

 

 

想来杨薇也不需要我的回应,她继续说道:“你在屋里等着,我出去看看是谁。但有一点小川你记住,无论是谁来,都不准把你和薇姨的事情说出去,不然以后薇姨就不理你了!”

 

 

压低着嗓音威胁我一通,杨薇匆忙放下裙子,稍稍整理乱发后就出了卧室。

 

 

我倚靠着大床坐下了,心里无比的郁闷。

 

 

这特么到底谁啊,还能不能有点眼力劲儿了,我弹药准备好了突然来个搅局的不让打仗了,这特么的是要活活憋死个谁啊?

 

 

在我暗暗腹诽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了杨薇诧异的声音,“曦曦,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随后有甜腻的女声回道:“我姐夫走的时候拿给我的,让我没事多来帮你照看下宝宝,怕你太辛苦。他跟我说你知道这事啊,怎么,他没跟你提吗?”

 

 

杨曦恍然,“呃呃,提过提过,我忘了,快进来吧……”

 

 

杨曦,我听说过没见过,今年24岁,是杨薇的亲妹妹,刚刚大学毕业还没参加工作。

 

 

想着看看这个搅和我好事的女人到底长啥模样,于是我就从杨薇卧室里走出来了。

 

 

当我来到客厅时,顿时有些傻眼,还真不愧是同一厂家生产的产品,美貌鼻子眼睛的真的好像,而且身材也很好,。

 

 

那双逆天的大长腿,搭配上牛仔七分裤,更显修长。

 

 

如果非要找出她跟杨薇的区别,除了容貌上的稍稍几处异样,就只有两个人的气质了。

 

 

杨薇是熟女庄重典雅,一举手一抬足都有着迷死人的知性风韵。

 

 

杨曦是靓女时尚靓丽,行为举止中都透露出青春烂漫的美好气息。

 

 

在看到杨曦的第一时间,我就傻立在原地。

 

 

暗暗想着要是有朝一日能同时拥有这两朵鲜花,那多好。正在我心中憧憬的时候,杨曦抬起玉臂指向了我,满脸愕然。

 

 

“姐,进门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你脸为什么那么红,你该不会趁我姐夫不在家,和他?!”

 

 

杨薇当时就羞到不行,给了她一记粉拳。

 

 

“你别瞎说,这是我一个大姐的侄子,托付在我家住的。”

 

 

随后杨薇就趴在杨曦耳边悄悄说着些什么,不用听也知道,肯定是介绍我是个傻子。

 

 

果然,杨曦望向我的警惕目光变成有些怜悯。

 

 

“真是可惜了,这么帅,身材也好,怎么就……”

 

 

杨曦还没说的,杨薇就轻轻推了她一把。

 

 

杨曦立刻反应过来,然后笑嘻嘻的上前跟我打招呼,“你好啊傻大个,叫我曦姨。”

 

 

我能听出她语气里没有什么而已,所以自然也不在乎她‘傻大个’的称呼。

 

 

况且我现在也没心思去在乎,谁让她站的离我那么近,我闻着她身上的香气,都快醉了,我就想和她发生点什么。

我是真想和杨曦发生点什么,,但是杨曦根本没给我机会,跟我打完招呼后忽然想起了宝宝。

 

 

“哇,我大外甥呢,我想我大外甥了……”

 

 

你大爷,前一刻让我喊曦姨,我都还没喊呢你下一刻就跑去看外甥了,还真是亲疏有别。

 

 

杨曦大呼小叫的就要往婴儿室里闯,杨薇赶紧把她给拦住了。

 

 

“别闹,宝宝好不容易睡了,小孩子多睡觉身体发育的好。”

 

 

杨曦嘟着小嘴儿,满脸不乐意的离开了婴儿室门前。

 

 

不过在将随身携带的行李包卸下来丢在地板上后,她又关注起了杨薇红润的脸蛋儿。

 

 

“姐,你发烧了啊,怎么脸色这么红?”

 

 

杨薇当时就急了,杨曦不明白我还不明白嘛,她那是之前兴奋的余韵,被我弄的。

 

 

“没有没有,天太热的缘故。曦曦你先坐吧,我去给你们做午饭。”

 

 

借着做午饭的幌子杨薇逃向了厨房,杨曦坐在沙发上,满脸疑惑。

 

 

“有那么热吗?我怎么没觉得,屋里不是开着空调吗?”

 

 

嘟哝了一会儿,杨曦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转而将注意力关注在我身上。

 

 

“喂,傻大个,你还我没喊我曦姨呢,快喊。”

 

 

凭啥,你是奥特曼啊,你有拯救宇宙的能力啊?

 

 

即便你真是奥特曼可我也不是怪兽啊,干啥就得让你占我便宜凭空长一辈?

 

 

于是我甜腻的喊道:“曦姐好。”

 

 

杨曦嘟着小嘴儿不乐意了,“曦姨呀,不是曦姐,差辈儿了。”

 

 

我傻呵呵的笑着说道:“你年轻,漂亮,好看,就是曦姐。”

 

 

杨曦顿时乐了,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小羞赧,“行吧,眼力劲还挺好的,本宫允你喊曦姐了。”

 

 

听她说话,就知道没少受宫廷剧的荼毒戕害。

 

 

随便闲聊几句后,杨曦就从包里取出票夹子,掏出两张人民币来,一张10块,一张五毛。

 

 

“来,曦姐陪你玩个游戏,这两张钱都可以给你买零食,你随便挑一张。”

 

 

逗傻子玩呢?要不是看她人长的漂亮胸前又有料,我才懒得搭理她。

 

 

伸出手,我把五毛的给拿在了手中,还满脸的乐呵,“我要这张。”

 

 

杨曦笑嘻嘻的问我,“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会选这张?”

 

 

我一本正经的回道:“因为这是紫色的啊,电视剧里都说了,紫色的东西贵气。”

 

 

杨曦微愣,显然是跟不上我这个傻子的逻辑思维。

 

 

稍后,她又从票夹子里重新取出一张百元大钞,还有一枚五毛硬币,又让我选。

 

 

我毫不犹豫的就把五毛硬币给抢到手里了,而且还满脸的喜欢。

 

 

杨曦又问我,“这次是为什么啊,那张百元大钞都发红了,多鲜艳贵气。”

 

 

我皱着眉头问她,“你是不是傻呀,纸才多少钱一斤,铜多贵啊!”

 

 

杨曦愣住了,好久才诧异地瞪眼,“我被傻子鄙视了?!”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不过你要一直跟我玩这种游戏的话,我能玩到你倾家荡产。

 

 

但我显然小瞧了杨曦,因为她随后就扯着嗓子冲厨房喊道:“姐,他真是个傻子啊,我刚才试探他了,他要不是傻子的话,我把脑袋拧下来给你……”

 

 

这下轮到我发愣了,我是万万没想到啊,这姐妹俩竟然合起伙来试探我。

 

 

刚才进门的时候,杨薇怕是不只趴在杨曦的耳朵前介绍我是个傻子,可能是让她试探我是不是真傻。至于原因,应该就出在我先前要睡她的时候,那番话说的太理智了。

 

 

而杨曦也小丫头也是鬼机灵,看起来是在跟我玩钱多钱少的游戏,实际上那只是种手段。

 

 

要不是我装傻装的好,拿各种天马行空的理由糊弄她,光这只拿小数额的钱币,怕是就会被她给看出些异样。傻子或许不知道钱币数额多少的区别,但他肯定也不会老挑数额小的!

 

 

吗的,差点被这姊妹俩给装进去,好险。

 

 

难怪人家都说漂亮的女人多心眼,这话还真是一点不假。

 

 

细想想,要是漂亮女人傻的话,那不早被一群男人给忽悠的捅成马蜂窝了?!

 

 

在我暗暗庆幸的时候,厨房里传来了杨薇的声音。

 

 

“曦曦,你说话注意点,小川是受到了意外,你这样说话太伤他自尊了。”

 

 

我能听说,杨薇的话语中有愧疚还有庆幸。

 

 

愧疚是因为对我的怀疑,而庆幸则因为我真是个傻子。

 

 

旁边,杨曦应了一声,然后就打开行李包,取出了零食坐在我身前,招呼我一起吃东西。

 

 

其实我心里倒也对她们姐妹俩没有多少反感,对人有所防备,人之常情嘛!

 

 

而且我还挺喜欢这姐妹俩的,都那么善良,都对我这个‘傻子’没有半分的歧视。

 

 

只是我更喜欢的……则是杨曦那迷人的身材。

 

 

在她弯腰捡起地上的零食时,透过她宽松的衣领,我看到了无限风光。

只可惜我还没看过瘾呢,杨曦就坐起身来,将掉地上的零食吹吹送进自己嘴巴,然后将新从袋子里拿出的零食递给了我。

 

 

莫名的,有些小感动,这似乎就是那种不欺人的善良,只是我有些想欺负她了。

 

 

所以在喝水的时候,我含着水故意装作打喷嚏,将水全喷到了她身前。

 

 

杨曦都懵了,愕然望着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忙抓起桌上纸巾,用最快的速度去替她擦拭胸前的水渍。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曦姐对不起,你别生气……”

 

 

连声道歉的同时,我拿纸巾狠狠擦拭着。

 

 

我的天,那种手感真是好带劲。

 

 

杨曦也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嘤咛,“嗯~”

 

 

那嘤咛声声,跟她姐姐如出一辙,都是那么勾魂。

 

 

可我还没过瘾的,杨曦就羞红着脸蛋儿阻止了我,忙躲到一边,自己拿纸巾擦着那里。

 

 

我很害怕的耷拉下脑袋,连道歉也不敢说了,像足了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过了近半分钟后,杨曦才小声说道:“没、没什么的,我没有生你气,你又不是故意的。”

 

 

哎呀,听到这话我心里那个暖啊!

 

 

我都已经做好了被她训斥的准备,毕竟年轻漂亮的女孩多都脾气火爆,被男孩惯到不成样了。但远没想到,她竟然没有发火,甚至还在随后宽慰我不用害怕。

 

 

心里真暖融融的,我这才理解了网上一些人的话:傻子的眼睛看世界,永远是最清澈的。

 

 

任何人傻子面前都不会去伪装,真善美伪恶凶,一眼即清楚。

 

 

我想,虽然相处时间很短,我已经喜欢上善良又漂亮表里如一的杨曦了。

 

 

正在我感受她内心的温暖时,杨薇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了,手中还端着一盘水果。

 

 

放下水果后,杨薇注意到了杨曦那张通红的小脸蛋儿,以及衣服上的异样。

 

 

“曦曦,你这是怎么了?”

 

 

杨曦羞声回答,“没什么,我自己不小心弄上水了。”

 

 

杨薇不太相信,“那你脸色为什么还红了呀?”

 

 

杨曦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声说道:“衣服太透,又守着刘川,我怎么可能不害羞。”

 

 

杨薇这才了然,媚然脸蛋儿上泛起了灿烂笑容,“曦曦,你还没交过男朋友吧?”

 

 

杨曦有些不好意思,“不是你说我一个女孩子应该要矜持些保守些,不要乱处男朋友嘛,所以我没有正经交过,出去玩也都是和朋友们在一起,从不单独出去……”

 

 

听到杨曦的话,我对她更稀罕了。

 

 

24岁的女孩,漂亮如杨曦,身材火爆如杨曦,竟然没有正儿八经交过男朋友,那真是太好了!

 

 

她心地善良,身材火爆,相貌娇美,行为端正。

 

 

这样的女孩在当今社会,简直要列为比大熊猫还要高一等的特级保护动物……

 

 

杨曦暂时没有工作,也没有事情要做,所以今天她过来是为了陪杨薇住一段时间。

 

 

这些在吃午饭的时候,是我在饭桌上听她跟杨薇说起的。

 

 

杨薇对此表示欢迎,但也有唯一一点担心,“小川他……”

 

 

我懂杨薇的意思,她认为我是个男人,怕杨曦在这不方便或忌讳些什么。

 

 

但杨曦却是摆摆手,“姐,我懂你意思。你自己一个女人带着孩子都不怕,我怕什么呀,再说了,傻大个他是个……智力稍微偏低,也不懂那方面的事情,所以你放心吧,我不介意。”

 

 

听到杨曦的话,杨薇表现的很尴尬。

 

 

我懂不懂那方面的事情,杨曦不知道,杨薇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不过即便是亲妹妹,那种事情她也不好说出口的,只能干笑着点头作罢。

 

 

下午的时候,杨薇在家看孩子,让杨曦带我下楼去附近的公园逛逛。

 

 

杨曦倒也不介意我是个傻子,很高兴的就带着我下楼去了公园。

 

 

在公园的她就像是一只活泼的精灵,或跳跃或翩然起舞,看起来青春气息很是烂漫。

 

 

让我很喜欢,但同时也让别人很喜欢。

 

 

譬如,旁边经过的两个醉汉,还有他们身后跟随的六七个社会青年。

 

 

“小妹妹,条子不错,长的也好看。怎么样,让哥哥弄一宿,多少钱?”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话当真是一点不假。

 

 

公园这林子就不小,所以我遇到这么几只坏鸟。

 

 

被污言秽语调戏的杨曦有些害怕,连忙躲到了我身后。

 

 

但下一瞬,她竟然又走到我身前,将我给护在了后面。

 

 

明明她已经很害怕了,站在我身前胳膊都有些发颤,为什么还要护着我呢?

 

 

只稍微想想我就明白了,因为我是个傻子,因为她心地善良。

 

 

所以我不准备装傻了,哪怕今天暴露了我装傻的事情,我也不能看着杨曦被人欺负。

 

 

拽住杨曦的胳膊,我将她强行护在了身后。

 

 

而这时候,对面那两个勾肩搭背的醉鬼则哈哈大笑,像是看我们俩演二人转似的。

 

 

“你看你把人小妹妹吓的,都躲到小青年身子后面去了。”

 

 

“什么躲的,我明明看到是那小子把小妹妹给拖到身后去的,他肯定是电影看多了想英雄救美,然后……这点小心思,哈哈……”

 

 

俩人旁若无人的交谈声,引起了周围路人的注意。

 

 

只不过当他们看到俩醉鬼和他们身后的七个混混后,直接扭头走掉了。

 

 

最勇敢的,也不过是躲到远远的看热闹,根本不管这些闲事。

 

 

杨曦有些害怕了,急声说道:“你们不要再胡说八道了,要是还不走的话,那我就报警了。”

 

 

边说着她还边掏出手机,我甚至都能听到解锁后有三个按键被按下的声响。

 

 

只不过下一刻就有个近前的混混冲了过来,一把拍掉了杨曦手中的手机。

 

 

他的这个举动,直把杨曦吓的哇哇大叫,但也成功把我激怒。

 

 

所以我抬起脚,卯足了力气就揣向他小腹,当时就把得意洋洋的他给踹趴下了。

 

 

捂着肚子满脸痛苦,几次挣扎着想起身都没起来,弓在地上跟只大虾米似的。

 

 

不远处,两个醉鬼乐了,看起来挺开心的,不过眼神中各有凶芒。

 

 

“看起来这个小子看我们有些不顺眼啊,怎么办,是不是得让我重新认识认识我们?”

 

 

其中一个醉鬼说完这话后,剩余六个混混就围了上来,个个疯狂叫骂着。

 

 

一个打六个,说实话我真没那本事,打也是肯定打不过了,这个毋庸置疑。

 

 

但我依旧只能保护在杨曦身前,没别的,谁让哥们儿是个带把的,宁可打死不能吓死。

 

 

下一刻,那六个混混就朝着我冲了过来,我把杨曦推开就准备跟他们拼命了。

 

 

可哪成想,就在这关键时刻,竟然有‘砰’‘砰’接连两声碎在了俩酒鬼的脑袋上。

 

 

我愣了,那六个混混也愣了,我们这一刻同时扭头望向了那俩捂着脑袋的酒鬼,然后也看到了在俩酒鬼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以及一个二十啷当岁的女人。

 

 

李义森?

 

 

当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我脑袋里就泛起了他的名字。

 

 

旁边那个穿着性感身材火爆的女人,我看着也有些眼熟,只是忘记在哪见过了。

 

 

正在我疑惑李义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原本围困我的六个混混就冲向了他。

 

 

但就在那六个混混即将冲到近前时,其中一个被红酒瓶子碎了脑袋的醉鬼就伸手制止了他们。

 

 

紧接着,旁边那个醉鬼就捂着鲜血直冒的脑袋,脸上强挤出比哭还难堪的笑容,“森哥。”

 

 

李义森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先前制止混混的醉鬼连脑袋都顾不得捂了,赶紧笑着掏出打火机,帮李义森给点上了。

 

 

李义森吸了口烟,随即挎着那个漂亮女人的胳膊,朝着我走来。

 

 

来到我面前后,李义森脸上泛起和蔼的笑容,“小川,你没事吧?”

 

 

我脸上再度泛起傻笑,“我没事啊,李叔你怎么会在这。”

 

 

李义森笑了笑,“去拜访朋友拎了两瓶红酒,想着还不到时间就先在公园逛逛,哪知道遇到你了,真的好巧。”

 

 

跟我笑着说完,李义森又彬彬有礼的向杨曦点头致意,随即做起自我介绍。

 

 

“你好,李义森,我是刘川姑姑的司机,按说我该称呼他为少爷。”

 

 

杨曦都懵了,傻眼地看看我,然后又望向李义森,满眼的不可思议。

 

 

或许杨薇根本没有告诉她,我姑姑是个怎么样的人。

 

 

这边刚打完招呼的,那边两个醉鬼就腆着脸凑过来了,“森哥,您……”

 

 

“滚。”

 

 

“是是是,该滚该滚。”

 

 

俩醉鬼磕头虫子似的点着头,然后向我讪笑着赔礼,“对不起刘少爷,我们俩眼瞎嘴混,真的很对不起,我们……”

 

 

他俩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当李义森的目光望过去后,他们立刻陪着笑倒退走人了。

 

 

退出十多步后,匆匆转身撒丫子就跑。

 

 

仿佛跑慢了,他们就会成为这公园里滋养大树和花草的肥料。

李义森这个人,年轻时是有名的混混头子,以手辣扬名,而且也特别的聪明。

 

 

前些年严打的时候,多少水里的上岸的大佬都被弄进去了,唯独他自己始终自由自在。

 

 

社会上至今还流传着一个不知真假的传闻,说是当时组织严打的公安局长在翻阅案件记录时,涉案最多的一个人就是李义森,于是下令坚决要把李义森给弄进去。

 

 

只是后来查来查去,凡是查到的案子都不是李义森做的,多都是他手下人自行投案自首认罪。而少部分的受害者甚至还会去公安局,表示自己是报的假案,宁可承受处罚。

 

 

到底内里是怎么个情况,相信除了他和当事人根本不会再有别的人清楚。

 

 

不过严打过后的李义森就把手底下的兄弟全都散了出去,自己开了家小酒吧,里面养着小姐。

 

 

五年前的时候,他成为了我姑姑的司机,然后一干就直到今天。

 

 

我姑姑曾经评价过他,李义森这个人办事很灵动,也很有效率。

 

 

经营着省内首屈一指的模特公司,在道上难免会有这种那种的事情,不方便出面的都是由李义森去解决的,而且从来都不会拖泥带水,甚至根本都不需要我姑姑去操心。

 

 

后来我姑姑想着要把他这个人才给着重栽培,但李义森却安于当司机,而且愿意给我姑姑当一辈子的司机,直至我姑姑从公司里离开,或者把他给踢出去。

 

 

其实说白了,他就是喜欢我姑姑,只不过他发乎情止乎礼,从来都是循规蹈矩。

 

 

然而我姑姑并不喜欢他,这件事情在父亲死后我曾经跟她说过,如果她愿意寻找幸福,我不阻拦她。别说对方是李义森,哪怕是个乞丐只要她觉得幸福就行。

 

 

但我姑姑当时只是笑了笑,告诉我说:这辈子我都是你爸的人,下辈子也是……

 

 

对于曾经混社会的李义森,那时候我还小,不做任何评价。

 

 

但是对于如今的李义森,我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做的足够好,无论明面上还是暗地里的是,他都可以说是我姑姑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只是我对他保持最初的态度,不反感,也不喜欢。

 

 

因为我始终记得两年前车祸时,我爸在倒翻的车里弥留时说的那句话——

 

 

“小川,好好保护自己,除了你姑姑,谁也不要相信。”

 

 

借着那场伤到我脑袋的车祸,我这一‘傻’就是没心没肺的两年。

 

 

甚至于给我老爸上坟时,我都在咧着嘴傻乐呵,直把众亲戚看的直摇头。

 

 

但到底谁在真摇头,谁在心里乐呵,那就不是从皮囊上能出来的了。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我爸的死绝对有诡,而且对方想连我也一起弄死……

 

 

“小川,你要去哪里,我开车送你们过去吧!”

 

 

李义森热情的招呼着我,我傻傻的咧嘴笑了,“不要,我要和曦姐逛公园。”

 

 

借着这装傻的机会,我还趁机拉住了杨曦白嫩的小手,她也不好挣脱,只嗔了我一眼。

 

 

“那好,那你们玩吧,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向我们挥挥手,李义森就带着旁边那个穿着暴露身材火爆的女人离开了。

 

 

只是刚刚离开没十几步的,那女人就扭动着挺翘的大屁股,旁若无人的问到李义森。

 

 

“森哥,那小子是不是就是大老板的那个傻侄子呀?”

 

 

话刚问完,‘啪’的一记响亮耳光炸响了漂亮女人的脸蛋儿上,当时就把她给打懵了。

 

 

捂着火辣辣的脸蛋儿,她娇声责问李义森,“你干嘛打我?”

 

 

李义森脚步都不带停的,手插口袋继续往前走,“我只是替你父亲教你学会如何尊重人。”

 

 

漂亮女人满脸的不情愿,但最终还是继续扭动着那迷死人的性感屁股追了上去。

 

 

望着李义森远去的背影,杨曦赞叹道:“真是个好人啊,你姑姑的司机很有品德!”

 

 

我傻笑着点点头,‘嗯’了一声,“好人,有品德。”

 

 

我不如杨曦年龄大,但是我以傻子身份经历的却要远比杨曦经历的多。

 

 

我很清楚的能够了解到人的两面性,这点从我家那些亲戚身上就看的出来。

 

 

人前一面,人后一面,守着我姑姑一面,守着我又是另外一面。

 

 

多少曾经的好人,在我面前流露出不屑一顾的厌弃神色。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这个傻子的傻气会传染似的。

 

 

李义森……希望心如其面吧!

 

 

又跟杨曦在公园里逛了会儿,然后我们就赶在晚饭前回到了家里。

 

 

晚饭饭桌上,杨曦边吃边比划着我今天的英勇,是如何如何不顾危险把她护在身后的。

 

 

“对了,傻大个,你当时为什么会踢那个混混一脚啊,感觉你好厉害的样子。”

 

 

我抓挠着脑袋,把筷子上的米粒都黏粘在脑袋上了,却‘浑然不知’依旧傻笑。

 

 

“我看战狼2了,那个当兵的就是这么踹无赖的,我跟着学了好久。”

 

 

想套我的底?门都没有……

傍晚的时候天色就阴了下来,让本就阴暗的夜更加漆黑如墨。

 

 

晚饭过后,阴云更加密集,天地间静谧无风,像是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雷暴。

 

 

直至到了近九点的时候,天地间终于有光亮闪现,但那却是雷霆。

 

 

‘轰咔’一声惊雷,整个房间顿时漆黑大片,透过窗子向外看也看不到半分光亮。

 

 

那震耳欲聋的雷霆爆响,吓的宝宝哇哇大哭,杨薇赶紧将宝宝抱在了怀里。

 

 

“曦曦,本来今晚该让我和我睡一个屋子的,但打雷宝宝害怕,我就跟他一起睡了。”

 

 

家里三室两厅,我身为男人自然得独居一室,杨曦和宝宝睡卧室大床上,那么就剩下一个婴儿室留给杨曦,而且连张成年人床都没有,紧有张足够宽敞的瑜伽垫。

 

 

看着那张瑜伽垫,杨曦脸上泛起了愁容。

 

 

不过这时候杨薇已经带着宝宝回屋里奶孩子去了,她也不好去跟亲外甥抢自己姐姐。

 

 

但是这时候她真的挺害怕的,我被她紧紧抓住的胳膊,就能感受到她身体的颤动。

 

 

这种颤动还令我很兴奋,因为我接触到了她。

 

 

掏出手机,杨曦打开了手电筒放在桌上,这屋子才算有了些光亮。

 

 

我看到她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儿上,此刻斥满了惊慌。

 

 

尤其是窗外亮起闪电的时候,她就更慌了,看起来她对雷电有着天生的恐惧。

 

 

正琢磨着是不是利用这点来干些什么的时候,杨曦就对我说道:“傻大个,我去睡觉了啊!”

 

 

你去呗?

 

 

可她就是说说,屁股还坐在沙发上,根本没有半点要起身的迹象。

 

 

我想了想,然后兴高采烈的起身,“我是小宝宝,我要睡婴儿室,你睡大卧室。”

 

 

说完我就往婴儿室走去,结果却被杨曦一把抓住了胳膊,“傻大个,那屋没床……”

 

 

我摇摇头,没床算啥,打地铺照样睡觉。

 

 

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总不好眼睁睁看着杨曦这么个娇滴滴的女孩睡瑜伽垫上。

 

 

没有再多说什么,我直奔婴儿室就去了。

 

 

躺在瑜伽垫上,竟然还有意外的收获,让我嗅到了属于杨薇身体的馨香。

 

 

好迷人。

 

 

唉,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合适的机会,能够再让我重新拥有她。

 

 

躺在地上,我胡思乱想了半个多小时。

 

 

一会儿脑海里是杨薇,一会脑海里是杨曦……

 

 

这时候杨薇卧室里没动静了,应该是已经楼着宝宝熟睡。

 

 

而且我也无法再惦记她,她进屋时已经把房门反锁了,应该是怕我这个傻子今晚贸然对她做什么,从而被她妹妹给发现,让她这个当姐姐的羞人。

 

 

杨曦也已经进入卧室好久了,估计这会儿也该睡着了吧!

 

 

我想着要不要装个傻,然后摸进她卧室里去,以我习惯睡那屋或以我害怕打雷为由,跟她同睡在一张大床上,旖旎的睡上一宿。

 

 

只是正在我纠结哪个由头更合适些的时候,婴儿室的房门却被推开了。

 

 

随后,我就见到穿着粉色卡通低胸小睡裙的杨曦,颤颤巍巍的蹲到了我身边。

 

 

我诧异的问她,“曦姐,你不睡觉跑这屋里来做什么?”

 

 

杨曦紧抱着双臂,让她胸前本就深邃的沟沟更加诱人,如同要把人的魂儿给吸进去。

 

 

她颤声对我说,“傻大个,我想了想,这瑜伽垫本该我睡的,让你睡这我心里过意不去。”

 

 

我没说话,我想听听她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而且我也没心思说话,她低胸睡裙的前襟处暴露出那两片雪白,实在太诱惑我了。

 

 

见我不说话,杨曦又说道:“而且今晚还打雷,我担心你害怕。所以,所以……”

 

 

正说着的,突然又是‘轰咔’一声爆响,杨曦当时就吓的花容失色,娇躯乱颤。

 

 

双手更是紧紧抱住脑袋,颤抖的跟个筛子似的。

 

 

说什么担心我害怕,实际上是她害怕想找人陪伴吧?

 

 

这会儿杨薇在屋里搂着孩子,她又没别人可找,于是只能来找我了。

 

 

而我这时候也大概猜到了她的心思,但我不说,我就傻傻注视着她,等待她的答案。

 

 

好一阵的哆嗦后,杨曦这才艰难的跟我说道:“傻大个,咱们今晚一起睡你的卧室吧,这样我就能照顾你了,也免得你打雷害怕,好不好?”

 

 

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

 

 

我心里当时就兴奋到不行,竟然敢让我跟你睡一块?嘿,你姐都不敢说出这话来!

 

 

曦曦啊曦曦,你到底是小觑了自己的魅力,还是无视了男人的本性呢!

在杨曦近乎央求的建议下,我起身随她回到了卧室里。

 

 

不过数我那个卧室最小,只有三十来平,里面偏偏还放了张大床和衣柜桌子。

 

 

所以能睡觉的地方,就只有那张床上,我们俩今晚毋庸置疑的要睡床上了。

 

 

躺在大床上,我拍了拍里面的位置,“曦姐,你睡呀,干嘛不睡呢?”

 

 

这时候的杨曦,脸色有些微红。

 

 

纵是外面打雷,她也没有表现的如刚才那般害怕了。

 

 

我能明白她的处境,有了我的陪伴她不再害怕打雷,但是却开始害羞起来。

 

 

想来活这么大,她还是头一次跟男人过夜,同睡一张床吧!

 

 

在我招呼过后,杨曦站了会儿,然后坐到了身后那把椅子上。

 

 

“傻大个,我还不想睡,你能不能陪我聊会儿天啊?”

 

 

我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这么娇滴滴的女人,我恨不能她立刻就爬到我床上来。

 

 

只是想着聊天能够舒缓她的紧张情绪,还能增进我们之间的感情,于是也就傻笑着答应了。

 

 

“好啊,曦姐,但是咱们要聊什么?”

 

 

当我把问题抛给杨曦后,她想了想,然后对我说道:“聊打雷吧,你为什么害怕打雷?”

 

 

我不害怕打雷啊,但这话显然不能告诉杨曦。

 

 

我只好抓挠着脑袋,然后傻乎乎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害怕。”

 

 

杨曦‘哦’了一声,然后对我说道:“其实我也比较害怕打雷,因为小时候我见过,有个人打雷的时候被劈死了,所以打那时候起我心里就留下了阴影,雷声越大我越害怕。”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要害怕打雷。

 

 

随后的时间里,我们闲聊了许多,聊杨曦的童年,聊我的童年。

 

 

偶尔的,也会把话题引到杨薇的身上,去聊聊她的童年糗事。

 

 

聊着聊着,杨曦的心情就放松了许多,然后……她憋着尿了。

 

 

她告诉我说,“傻大个,你能不能陪我去卫生间啊,外面打雷又停电,我害怕……”

 

 

说这话的时候,杨曦满脸娇羞,甚至她都羞到低下了脑袋,不敢再看我。

 

 

我想如果我不是个傻子的话,打死她都不会把这种话给说出口的。

 

 

脑海中幻想着稍后杨曦小便的样子,我心里就忍不住的兴奋。

 

 

我还没见过女人那里是个什么粉嫩的模样呢,我今晚可得在杨曦那好好看看。

 

 

于是我迅速起身下床,然后很是干脆的拉着她手往卫生间里走去。

 

 

杨曦有些急了,“傻大个,我还没拿手机呢,我得照明。”

 

 

照啥明,有我呢还需要照明?再说了,一旦你有手机照明了,那不把我关门外了嘛!

 

 

不给她多说什么的机会,我就强拉着她来到了卫生间内。

 

 

杨曦家是东户,卫生间有窗,外面的闪电时常亮起,会将卫生间内照的亮堂。

 

 

借着闪电的亮堂我把扬起按在了马桶上,“放心吧曦姐,有我在呢,不害怕,我保护你!”

 

 

听到我的话,杨曦那张本就有些红润的小脸蛋儿变的更红了。

 

 

“我是不怕闪电了,可你在这我怎么、怎么方便啊……”

 

 

她羞羞的低声嘟哝着,但还是传进了我耳朵里。

 

 

于是我试探着问道:“那我出去,把门给你带上?”

 

 

“不要!”

 

 

我话刚说完的,杨曦就急赤白脸的拒绝了我这个提议。

 

 

很明显,她还是害怕自己一个人待在漆黑的卫生间里应对闪电。

 

 

于是在随后,杨曦羞声吩咐我,“你转过身去。”

 

 

我不想转身,可也不能太过强迫杨曦,于是就只好顺从了。

 

 

不过转身过后我才泛现,旁边还有一片化妆镜,而且从我这个角度刚好看到杨曦。

 

 

漆黑的环境下杨曦没有注意到这点,。

 

 

终于,在杨曦解决完后摸摸索索的朝着我这边走来,“傻大个,傻大个你在哪?”

 

 

漆黑一片中她根本听不清楚,只能靠呼喊声来确定我的具体位置。

 

 

“曦姐,我在这呢!”

 

 

回了一声,我就伸手往前触碰,希望能够抓到她的手掌。

 

 

下一刻,我还真的抓到了什么,但却不是她的手掌,而是软乎乎的,再稍稍捏下,竟然还有她魅魂的嘤咛声响起。

“傻大个,你别抓了,别抓了……”

 

 

漆黑一片的卫生间里,杨曦羞声的说着,更是有小手拍打着我的手臂。

 

 

但我却舍不得松手。

 

 

同时,我还傻乎乎的问道:“曦姐,你干嘛把馒头放在身上啊,你饿了吗?”

 

 

杨曦大羞,“不是馒头,哎呀,傻大个,好傻大个,你快松开手,我好难受。”

 

 

真不愧是杨薇的妹妹啊,真是和她姐姐一样的敏感,我就是抓挠几下而已,竟然娇息变的急促不说,更是有嘤咛声夹杂在其中。

 

 

我是真舍不得松开她那儿,可又担心太过火惹杨曦上急,所以只能恋恋不舍的松开。

 

 

将她那里给松开后,我让她抓着我的手,我好带她离开卫生间。

 

 

只是我横在身前的手臂没被抓,反倒是有个地方被抓住了。

 

 

紧接着,杨曦疑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傻大个,你指头怎么这么大啊,是四根手指吗?”

 

 

她这个问题,让我很尴尬啊……

 

 

不过这是个撩她的好机会,我得撩乱她的心弦,今晚才能够得到更多的机会。

 

 

于是我对她说道:“曦姐,你没抓住我的手,我手抬着在身前呢。”

 

 

“啊!”

 

 

杨曦大概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当时就羞的惊叫一声,恰好有雷霆炸响,将她的尖叫声给掩盖,不然非吵起孩子来不可。

 

 

温热的小手触电般的赶紧松开了,随后我胳膊才被抓住,然后我带给杨曦回到了卧室。

 

 

穿过客厅的途中,我听到了杨曦急促的娇息声,也从那娇息声中听出了她的紧张。

 

 

她一个没经历过男女之间那种事情的女人,怎么可能如无事人那样。

 

 

回到卧室中后,杨曦着急忙慌的上了床,紧紧贴靠着墙,最大限度的跟我保持距离。

 

 

但我却不愿意这样,也不愿意跟她在保持沉默中度过一夜。

 

 

于是我挪动着身子来到她身旁,随即小声问道:“曦姐,你刚才为什么那样啊?”

 

 

杨曦羞到不行不行的,她颤声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傻乎乎的‘哦’了一声,然后劝慰道她,“曦姐,你不用害怕的,我不生气,因为你抓的不疼,而且我还挺舒服的。对了,我刚才抓你那里的时候,你舒服不舒服呀?”

 

 

杨曦羞急了,“我哪有害怕你生气不生气,我是害羞才跟你解释的。还有,你抓我那里一点也不舒服,让我好痒,你不许再抓了,你也不许再说了,对谁都不许说!”

 

 

真不舒服吗?真要是不舒服的话,干嘛她叫的那么旖旎,那么销魂?

 

 

不过我不跟她辩解,我只想方设法的让她主动靠近我。

 

 

稍微沉默了会儿,我就顺口胡诌道:“小时候听老人说,打雷的时候被劈死的人,都是上辈子怨念太大的人,劈死后他的怨念就会释放,一直跟着他临死前看到的周围的人。”

 

 

杨曦颤声说道:“你别故意吓我啊,傻大个。”

 

 

“我没有啊,真是我爷爷说的。他还告诉我说,被劈死的人在重新遇到打雷天的时候,会去找他临死前见过的人一一询问,问他,我为什么死的这么冤,你知道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