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岳喜欢张开双腿给我看下面-好紧好浪的岳

更新时间:2020-11-20 16:33:59

胡伟明信心满满的去到天祥,他先去找了陆胜今,陆胜今诧异问他说:“怎么是你?昨天那姓卢的呢?”



胡伟明从公文包里拿出条烟,笑眯眯的放在他桌面上说:“我姐夫叫我过来的,麻烦你关照一下。”



陆胜今打开盒子看了一眼,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们白总指定了让姓卢的跟她去宏文。”



胡伟明又从公文包里拿出条烟放下说:“陆总您能力这么强,肯定能说服你们白总的。姓卢的算什么?他在我们公司只是个小喽啰,你们白总点他名字没什么特殊意义,之前不还叫我们老板炒他的鱿鱼吗?”


文学

陆胜今把两条烟扫进抽屉里,这好处费够了,他自是笑脸相迎说:“那行,我帮你说说,应该没问题的。”

带着胡伟明去见白晶,白晶一见是陌生面孔,放下笔皱眉问陆胜今说:“他是谁?蓝色闪电的人到了吗?”



陆胜今陪着笑说:“这位就是蓝色闪电的,姓胡,叫胡伟明。案子就是他做的,昨天因为没空,才交给那个姓卢的带过来。”



胡伟明第一次来的时候没见着白晶,单子是陆胜今看都不看,直接采用提交上去的,只是无意间被白晶看到,这才打了回来。



他介绍胡伟明的时候也有点战战兢兢的,因为这年轻女总脾气不好他是领教过的。



 

胡伟明却不了解情况,见白晶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他眼睛一亮,就直勾勾的盯着看,尤其在白晶的臀线跟山巅上流连,殊不知已经引起白晶的不快。



白晶一声冷哼说:“你把姓卢的找过来,我只跟姓卢的过去。”



陆胜今看一眼胡伟明,为难的跟白晶说:“联系不上。我给他打过电话了,他不接。”



胡伟明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就跳出来附和说:“那家伙有点不服管教,他仗着自己有点本事,经常连我们老板都不放在眼里,可能是昨晚又跑去喝酒喝通宵了,现在都没醒吧。”



胡伟明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这样贬低自己的同事,等同于抹黑公司,他还洋洋得意的,仿佛自己是劳模一样。



白晶一听,脸却是红了。



她想到昨晚卢畊弘喝醉酒冒犯她的事,尤其今天早上她赶回来到保安室调监控录像,从视频里看到卢畊弘那可怕的规模,她吓得腿都软了。



昨晚要是让卢畊弘得逞,只怕命都没了。



那家伙没头没脑的,居然不知道电梯里是有摄像头的,幸好保安没有时时刻刻盯着看,才让他躲过当场被抓的命运。



她也是早上才想起这回事,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居然不舍得删,只把视频记录那一段抽出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



按说应该是没有的,要不然公司早传开了。像这种视频记录,一般情况下除非当场看到,要不然事后很少有人翻看,除非有特殊情况。



胡伟明还以为白晶脸红是因为自己,正想再吹嘘几句,却听白晶问他说:“这案子真是你做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白晶突然有点怵见卢畊弘,所以打算给个机会给眼前这个有点讨厌的人。



胡伟明一挺腰杆说:“当然。”



“那你说说你的设计理念是什么,我看你解说水平怎么样。”



胡伟明对自己的口才还是挺有自信的,他把自己能在蓝色闪电混得风生水起归功于自己口才好。



他打开文件夹侃侃而谈,开始还像模像样的,只是越往后就越磕巴。



人的记忆是有限的,如果是自己做的东西,怎么都会有个大概的印象。但如果不是自己做的,像胡伟明这样临急抱佛脚,总会有些东西讲不明白,越到最后,印象就会越模糊,这就是卢畊弘不怕教他的主要原因。



见胡伟明越讲越慢,陆胜今察言观色,见白晶在皱眉,他都急了。



早知道洪韬这小舅子是这种货色,他说什么也不敢帮忙。现在后悔也迟了,只好打断胡伟明跟白晶说:“白总,讲这么多就行了吧,全讲完太耽误功夫了,宏文那边催着呢。”



谁知白晶摆手问胡伟明说:“这案子真是你做的?”



胡伟明还不知道自己露馅了,他以为天祥的美女老总想赞他呢,所以得意洋洋的说:“对啊!这案子花了我很多功夫,要是时间能再长一点的话,我能做得更好。”



白晶点头说:“那你把文件夹合上,我问你几个问题。”



陆胜今一听,汗都下来了。



胡伟明还挺自信的,合上文件夹微笑着看白晶。



白晶翻着自己手上的备份文案接连提了几个问题,胡伟明一个都答不上,竟还笑呵呵的说:“白总,案子虽然是我做的,但不代表我就能全部背下来吧?你这样我没办法发挥出水平呀!”



白晶眯着眼看他,倒是没发火,只是冷冷的跟他说:“限你一个小时内把你们公司的卢畊弘叫过来,如果你们蓝色闪电连这点诚意都没有,咱们也没必要合作了。”



人比人比死人,陆胜今可是见过卢畊弘的,卢畊弘昨天给他讲解,一眼都没看过资料文件。



他知道女总要发火了,赶忙把着急争辩的胡伟明拉出去。



胡伟明还自我感觉良好,到陆胜今的办公室跟陆胜今埋怨说:“陆总,你们白总怎么这么不靠谱呀?这多大点事,我来都来了,她什么意思?”

陆胜今让他的无脑都搞得抓狂了,把文件夹甩桌上斥道:“你没听到我们白总要见姓卢的吗?你赶紧把人给我找过来。”



“不是,陆总,你这算什么呀?你拿了我的钱,怎么也不帮我说句好话?”



他大声嚷嚷,陆胜今脸都黑了,从抽屉拿出烟扔回给他说:“滚!我不想见到你。”



胡伟明还死缠烂打的,被陆胜今喊保安架出去才彻底明白自己搞砸了,下到大街上,见到他的跟班兼司机齐骆后,还不肯认输,恶狠狠的骂道:“MD,姓卢的坑我,他没好好教我东西。走,咱们找他算账去。”



卢畊弘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就接到胡伟明的电话了,他猜到肯定跟那案子有关,这会儿心里还带着向伍苇静示爱无果的挫败,自是没好脾气,嗤之以鼻把手机扔到了副驾上不予理会。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都是胡伟明打的,卢畊弘一个都没接,回家就踏踏实实的休息,谁知刚躺下就让粗暴的拍门声吵醒了。



他开门一看,见是齐骆。原来胡伟明觉得自己身份高贵,不值得上门找卢畊弘这样一个小人物晦气,就决定在车里等。



齐骆一见到卢畊弘就破口大骂:“卢畊弘,你聋了吗?没听到手机响?”



卢畊弘听了火蹭蹭蹭往上冒。



在此之前他怎么说都是蓝色闪点设计部的一枚组长,齐骆一个小组员居然敢冲着他吼,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



他撇嘴阴阳怪气的跟齐骆说:“没听到,你有事吗?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你……我一会儿再跟你算账。”齐骆还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天祥给的时间已经不多,他跟卢畊弘说:“你赶紧换衣服,跟我走吧。”



卢畊弘动都不动,斜睨他说:“干嘛?”



“干嘛?跟我去天祥,有事需要用到你。”齐骆没好气的说。



卢畊弘心里暗爽,脸上却全无表情:“有事需要用到我?什么事?”



“装什么装,天祥那案子有些地方明哥说不明白,叫你过去支援一下。别叽叽歪歪的,赶紧走吧。”他说着也不等卢畊弘换衣服了,拉着卢畊弘的手臂就要走。



卢畊弘很不客气的甩开冷笑说:“我记得那案子洪韬说是胡伟明做的吧?他自己做的东西自己说不明白?你忽悠谁呢?”



齐骆显然是知道底细的,但他一点羞愧的表情都没有,只是不耐烦的说:“你到底去不去?我亲自来找你已经够给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



卢畊弘听了想笑:“你谁呀?貌似我混得比你好吧?你给我面子?那我得贱到什么程度。”说完他脸一板喝道:“滚!再TM烦我,我抽你丫的。”说完直接关门了。



齐骆在外面疯狂拍门叫嚣,卢畊弘理都不理他。



“卢畊弘,你死定了。”



齐骆还搞不清状况,威胁完就给胡伟明打电话汇报情况。



没多一会儿,胡伟明杀到了,那家伙更嚣张,竟直接踹门。



卢畊弘怕门让他踹坏了,赶忙开门冷冷看他说:“你干嘛呢?想打架是不是?”对方虽然有两个人,但一个是矮胖子,一个是瘦高个,卢畊弘这一米八几的大汉可不怵。



胡伟明踮脚抓着卢畊弘的衣领喷:“打架?我TM弄死你信不信?想耍我你也看清楚状况再说,天祥的案子黄了,你以为你会好过吗?赶紧跟我走,再TM拖拖拉拉,信不信我让我姐夫炒你鱿鱼。”



卢畊弘都让他气笑了,什么好处都没有,需要帮忙就知道找来,当公司的职员都是他们家的佣人呢?说炒谁就炒谁,蓝色闪电都成他们家的私产了?



卢畊弘猛一下把他推撞到墙上,拍拍衣领跟他说:“不信,你让你姐夫炒我吧。”



“艹!我给你脸了?”胡伟明气得浑身发抖,在齐骆的帮忙下站稳了,过来想推卢畊弘,卢畊弘一瞪眼他才畏惧缩手,但还声色俱厉的说:“去不去,一句话,再敢说半个不字,你明天就别上班了。”



卢畊弘冷笑道:“不。”



胡伟明终于傻眼了:“你真不想干了?”



卢畊弘冷哼一声说:“想不想干都轮不到你来问。你算哪根葱?你以为现在公司你姐夫最大就能为所欲为吗?你姐夫上面还有人呢,炒不炒我,他还没资格作主。”



卢畊弘知道上次放弃他肯定得到老板首肯了,这次洪韬要再能靠这种莫须有的罪名炒他,那他就没必要留在这公司了。

其实他是一路跟老板打拼过来的老人,要不是做过那件事,老板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待见他。



胡伟明脸上忽红忽白,突然咬牙问他说:“你要怎样才肯去天祥?天祥的白总指定要你过去,你别以为蓝色闪电少了你就不行了,只是那臭女人看我不顺眼而已。”



卢畊弘哈哈大笑:“你也知道自己长得丑呀?让我过去也行,这案子的提成你得给我。我也不要全部,前期你们还是做了点工作的,我要属于我们组的那份,八成提成,少一毛钱都不行。还有,只要我接手了,你就不能再参与进来,我要全权负责。你问你姐夫吧,他要是答应,我马上去天祥。”



胡伟明突然认怂让卢畊弘挺意外的,不过卢畊弘知道他肯定是有目的的,这条件一提,他们俩就算结仇了。



胡伟明听卢畊弘提完条件头发都竖起来了,直接拒绝说:“不可能,我那么辛苦才做出来的案子,怎么可能白送给你。”



卢畊弘嗤笑道:“你确定那是你做的?你自己弄的那玩意儿被人当作坨屎一样扔回来,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



胡伟明哑口无言,一跺脚到旁边打电话去了。



他通完电话回来跟卢畊弘说:“行了,你去吧,我姐夫答应了。姓卢的,今天这事没完。”说完他就走了。



卢畊弘差点没笑死,终于还是逼得他们低头了。



他见到白晶的时候,白晶等得都不耐烦了,瞪他说:“你干嘛呢?怎么不接电话?我不是叫你跟我去谈事吗,你叫别人来是什么意思?”



“接电话?你给我打过电话?”卢畊弘有点懵,他明明记得只见到胡伟明给自己打。



白晶眯眼看向旁边冷汗涔涔的陆胜今,陆胜今忙解释:“我真给他打了,可能拨错号码了吧。”



“哦!真的吗?最好是真的,回头我会找公司的通话记录的。”



陆胜今一听就跪了:“白总,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说瞎话了。”



“滚吧!你这副总的职务我可以给你留着,但年终奖没了。”说完再不理陆胜今,蔑视卢畊弘说:“这案子究竟是你做的,还是那个姓胡的做的?”



卢畊弘耸肩说:“我不是蓝色闪电的话事人,别人爱怎么说我拦不住。”



白晶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再不说什么,直接带了卢畊弘去宏文。



她叫卢畊弘跟她坐一辆车子,路上考了卢畊弘几个问题,见没什么问题,不说话以后,空气就突然暧昧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卢畊弘就想到电梯里的一幕,眼睛老往卢畊弘下方瞄,一看就忍不住夹脚,搞得她自己挺羞涩的。



卢畊弘老想问她为什么要帮伍苇静做那样的事,怕她生气就没说,心里其实也幻想着一些冒犯她的事情。



白晶的身材真的很好,他那晚看的也不少,难免回想,然后起反应。



天祥的策划案其实是帮宏文做的,等于是商业互利合作,卢畊弘表面上挂的是天祥公司职员的名号。



事情很顺利,谈下来后握手告别,坐着白晶的车离开,她突然问卢畊弘说:“你住哪?”



卢畊弘诧异把地址说了,她让司机送卢畊弘过去,然后叫卢畊弘带她上去看看。



卢畊弘一听就激动得不行,心说,难道她要撇开总裁范跟我滚床单了?正好我恢复了,可以试试自己有多大威力。



谁知进门以后她不着急变身,反而打量起卢畊弘家里的布置,突然问卢畊弘说:“你家里的房间出租吗?能不能租一间给我?”



卢畊弘都惊呆了,问她说:“为什么?你没有地方住吗?”



他买的这套房子不大,才八十平方,两室一厅,他自己都嫌小,嫌档次低,没想到白晶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是。我现在是跟家里人一起住,不是很自在,想搬出来。”白晶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引得卢畊弘看她裙下的丝袜美腿。



“那你可以买一套房子住啊!”卢畊弘不信她这样的身份会没钱买房。



白晶摇头说:“还是租房子方便,什么时候想搬都可以。”



卢畊弘开始浮想联翩,难道她喜欢上我了?想天天给我“治病”?那未免太便宜我了。



白晶见他不说话,起身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搬过来。”说完竟走了,留他一个人在家里凌乱。



这妞有病啊,明知道我不行还跟我同居,她是不服气还是咋滴?较真非要治好我的病呢?

我不是在电梯里证明了我是有杀伤力的了吗?她不信我恢复了?



卢畊弘想不明白白晶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也对跟白晶同居充满了期待。



伍苇静不是轻易可以染指的女人,先跟白晶耍耍也是好的,先把技术练好。



说是第二天再搬,当晚白晶就拉着行李箱过来了,很霸道的跟卢畊弘说:“我不会收拾房间,主卧归我了,你睡客房吧。”



卢畊弘傻眼看着她把自己的衣柜清空挂上她的衣服,直到她叫自己把私人物品全搬走,卢畊弘才回过神来。



倒没跟她计较,卢畊弘拿了备用的床上用品一整理,客房也挺温馨的,就是没主卧大。



他这套房子是为结婚准备的,一直幻想着住进自己房子的女人长得什么样,没想到居然让一个干过那一行的女人占了。



不知道让警察蜀黍知道这事会不会找上门,他担心有风险,害怕白晶带男人回来做生意。



感觉那很可能只是她的特殊癖好,她压根不差钱,问都不问价,直接就给卢畊弘转了五万块,说租一年。



卢畊弘拿着钱觉得挺烫手的,他之前也考虑过把闲置的客房租出去,但目标月租是五百。



现在白晶给了五万,住十年都够了。



他想给白晶还一部分回去,结果白晶都不给机会给他说话,说出汗了,要去洗澡,搞得他浮想联翩的就忘了说。



白晶洗完澡,裹着浴巾就出来了。



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卢畊弘还是直咽口水。



这大长腿要能抱着玩一晚上,租金不要都行。



白晶被他盯着瞧才知道害羞,回房换了睡衣出来,跟他约法三章说:“以后洗澡间里不准放那么私人的物品,不许碰我的东西,我在家的时候,你不能穿这么少衣服。”说着馋涎的看一眼卢畊弘小背心下充满力量的壮硕身躯。



卢畊弘想到自己挂在洗澡间里的小裤,不禁脸红,心说,这妞也太矫情了,出来卖的人,装得比谁都圣女。



睡觉的时候怎么都睡不着,卢畊弘老想去问白晶多少钱一次,想到她漫不经心扔过来的五万块才打了退堂鼓。



看来伍苇静的话不是骗他,弄白晶一次肯定是天价,幸好治病的程度稍低,要不然只怕消费不起。



接下来的几天,卢畊弘过了几天家里有女人的生活。



他一个资深单身狗,生活技能满分,白晶吃过一次他做的饭后,又给他打了五万块,说是伙食费,要跟他搭伙吃饭。



卢畊弘对这个没什么意见,甚至是非常支持,因为拿人太多钱了,现在使劲花,给白晶弄多点好吃的他才觉得心里好受一点。



这俩每天一起上班一起回来,白晶问蓝色闪电把他给征用了,这几天忙着给宏文开展工作,说得上是形影不离。



卢畊弘有点苦恼,伍苇静给他打过电话,说化验结果显示他身体一切正常,之后就跟他断了联系,他去医院找人,伍苇静也老躲他。



这天徐岱川给他打电话,约他去家里作客,差点没把他乐疯。



路上也不免忐忑,以为自己追伍苇静的事让徐岱川知道了。



敲开门见徐岱川笑眯眯的迎自己进去,这才松了口气。



伍苇静在炒菜,卢畊弘经过厨房的时候跟她打招呼,她笑得挺勉强的,很快拉徐岱川到一边说了会儿悄悄话。



卢畊弘猜伍苇静是不知道她老公叫到家里来的客人是自己才这样。



吃饭的时候徐岱川说起卢畊弘才知道,原来他们公司在跟别的公司竞争天祥的一个项目,无意间看到白晶跟卢畊弘状似亲密,就想打听卢畊弘跟白晶是什么关系。



卢畊弘看一眼伍苇静,挺诧异的。



要说关系,伍苇静不是跟白晶很熟吗?难道徐岱川不知道他老婆跟白晶认识?



八九不离十了,卢畊弘倒也不瞒徐岱川,直接把自己跟白晶的关系说了,徐岱川却推他一把怪笑着说:“忽悠谁呢?我知道你们公司跟天祥有合作,我的意思是,你跟他们白总的关系不简单吧?我看她瞧你的眼神都跟别人不一样。”



这话从何说起?



卢畊弘自己都没注意到,难道说是真的?



他往深了想,也觉得挺古怪的。



他那样冒犯过白晶以后,白晶竟不怕他,莫名其妙的就住到他家里去了,要说这里头没事,谁信呀?



难道说她喜欢刺激?那我不是很令她失望?



卢畊弘想到自己这几天规规矩矩的就懊悔,如果大胆一点,白晶是不是就跟他那啥了呢?看来有必要试一下,看她是不是喜欢玩情景剧。

卢畊弘一想就浑身燥热,无意间看到伍苇静在偷偷看他,突然心生恶作剧的念头,竟是用脚脱了一只鞋子把脚从底下伸过去,对着伍苇静的方向。



他记得伍苇静穿的是裙子,目标也很明确,嘴上却是很平静的跟徐岱川说:“别闹,人家一个白富美,怎么可能看上我这种屌丝,你想多了。”今天的接触让卢畊弘知道,白晶其实是天祥大股东的千金,难怪这么年轻就掌权。



徐岱川跟他耍无赖:“我不管,一场兄弟,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要不然我们老板不会放过我的。你帮我跟她说说,看她肯不肯让我们金氏接下那项目。我们金氏是很有实力的,不信你让她尽管调查。”说着徐岱川不满伍苇静一直不说话,用手肘撞伍苇静一下说:“老婆,你敬畊弘一杯,让他帮帮我。”



就在这时,卢畊弘的脚碰到她了,吓得她“啊”的一声叫,眼睛悚然看向卢畊弘,也不知是让卢畊弘吓到,还是徐岱川撞那一下太重了,她差点没跌倒,脸涨得通红,低着头声音小小的跟徐岱川说:“我不会喝酒。”



卢畊弘见她反应这么大,脚早收回去了,不免有些后怕,要是让徐岱川知道,这架是肯定要打了。



“艹!你想什么呢?这我兄弟,我叫你跟他喝酒,你就得跟他喝。不会喝你也得给我喝,要不然我抽你信不信?”



徐岱川举手吓得伍苇静脖子一缩,卢畊弘忙拦住他说:“不用了不用了,不喝酒我也帮你,放心。只是,我也不敢肯定我说的话有用,我跟白总真没什么私交。”



卢畊弘心疼坏了,徐岱川一看就是喝高了,哪还有半点平时的风度,甩开卢畊弘的手说:“那不行,我老婆可不能不给我兄弟面子,喝,赶紧喝。”说着徐岱川竟是把整杯酒灌到了伍苇静的嘴里,见伍苇静酒淋得满身都是,而且不停咳嗽,他哈哈大笑,说:“这就对了嘛。畊弘,我谢谢你肯帮忙,这杯我敬你的。”说完仰头干了。



卢畊弘想过去给伍苇静拍一下后背,徐岱川在,他又不敢。



终于徐岱川说要撒尿,跑厕所去了,卢畊弘忙抽纸巾给伍苇静擦,小声问她说:“你没事吧?”



伍苇静脸红推开他的手说:“我没事。”然后嗔他说:“你干嘛呢?再乱来信不信……信不信……”



“我信我信。”卢畊弘叹口气跟她说:“你还说你们没问题,你看他是怎么对你的。”说着卢畊弘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搂进怀里。



伍苇静吓一跳,挣开了说:“你别乱来,我老公还在呢!”



卢畊弘听着乐了,逗她说:“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老公不在的话,你是不是就……”



“没有。我不是那意思。”伍苇静脸红打断他,再也呆不住了,跑进房躲了起来。



卢畊弘起身要追,结果徐岱川从厕所出来了,见他老婆不在,问卢畊弘说:“我老婆呢?”



卢畊弘暗叫好险,笑笑说道:“她回房了,可能是想换衣服吧。”



“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娘们反了天了。换什么衣服,有陪我兄弟重要吗?你起来干嘛?要走啊?那可不行,我还没喝过瘾呢!”



卢畊弘心里一凛,忙说:“没,我是想上厕所。”说着去了厕所。



他出来的时候见到厅里没人,正纳闷,却听房间里隐隐传出叫骂身。



他担心伍苇静被打,就过去偷听,隐隐听到房里徐岱川在骂:“艹!你天天在医院里快活,见到我就没兴趣了是吧?快点帮我,难受死了,我还要出去喝酒呢!”



卢畊弘听着又是羡慕又是难过,如果伍苇静是他老婆就好了,他肯定不会像徐岱川这样对自己老婆。



他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没几分钟徐岱川就心满意足的出来了,伍苇静跟在后面,脸上带着异样的嫣红。



再次入席,卢畊弘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跟徐岱川喝着酒,脚却又伸过去了,挨到伍苇静的脚后,她似乎有了经验,没有惊到,只是缩了下脚就不敢动了,可能是怕她老公看到。



卢畊弘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想安慰伍苇静一下,就把脚放在她的脚上,轻轻摩挲。



伍苇静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图,看他一眼就没别的反应了,只是不时瞄她老公,怕被发现。



卢畊弘告别的时候徐岱川站都站不稳了,大着舌头交代伍苇静说:“老……老婆,你帮……帮我送我兄弟下……下去,我不行了。”

卢畊弘酒量好,还清醒着呢,忙说不用了。



徐岱川却不由分说的把伍苇静推过来说:“赶……赶紧的,磨磨蹭蹭的,信……信不信我揍你。”



卢畊弘跟伍苇静站在电梯里,两人都没说话。



卢畊弘是在酝酿,也怕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把伍苇静气跑。



伍苇静是不好意思,有点警惕的离卢畊弘稍远。



出到外面,卢畊弘忍不住了,问她说:“我真没有机会吗?我喜欢你,我不想放弃。”



伍苇静被他壁咚,躲都没地方躲,仰头看他,嘴硬的说:“我是你嫂子。”



“嫂个屁。你再说信不信我现在就上去找姓徐的摊牌?他这算什么男人,这样对自己老婆。”说着他突然惊咦一声,掀开伍苇静的衣领说:“你这是什么?”



伍苇静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呢,听见他问,往自己领口看才知道他在问什么,她淡淡的说:“没什么,只是过敏。我碰到酒都会这样,红半天都消退不下来。”



卢畊弘看着她雪白的两片却没半点其他想法,只心疼的问她说:“痒吗?我帮你挠挠。”



他伸手被伍苇静抓住了,他却没有退缩,欺身就亲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软,气息很好闻,卢畊弘有点流连忘返,经过陡然遇袭的震动后,她被强吻,渐渐归于平静,好半天,直到卢畊弘的手往她上面抚她才狠咬卢畊弘的嘴唇推开卢畊弘说:“以后不许再对我这样,听到没有?要不然我不理你了。”



卢畊弘摸着被咬出血的嘴唇想笑,她这都第几次威胁了,没一次能说到做到。



单看她刚才的反应就知道,她对自己肯定是有感觉的,所以卢畊弘很欣慰,撩了下她的头发说:“行,我下次吻一定先征得你同意。”说着伏身亲了下她的额头说:“亲这里不算。”在她鼓着腮帮生气时深情的看着她问:“徐岱川在房间里逼你干嘛了?以后他要再这样,你跟我说,我帮你收拾他。”



伍苇静顺利让卢畊弘转移了注意力,她脸红捶卢畊弘说:“你怎么这么坏,什么都偷听,也不怕生红眼。”



卢畊弘刮她鼻子一下说:“偷看才生红眼。下次我想看,你让不让我看?上次我都没看仔细呢!”



伍苇静不禁逗,举拳作势要打,卢畊弘哑然一笑,抓着她的粉拳说:“好了,不让看就不让看。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行了,除非你想跟我回家。”



“去死。”伍苇静推开他逃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卢畊弘还真有种找到初恋的感觉。



他只谈过一次恋爱,那已经是读书的时候的事了。



回到家,看到白晶在房间里处理公务,门开着并不防他。



看着她睡裙下露出的美腿,卢畊弘又被勾起瘾头了,想到伍苇静被徐岱川强迫,他火气更盛,白晶瞥他一眼,他才收敛一些,坐在厅里抽烟。



白晶闻到烟味皱眉出来,抢走他的烟按灭了说:“不是说了家里不能抽烟吗?你喝酒了?”



家里规矩越来越多,卢畊弘抬头瞪着白晶,白晶心里一凛,却并不退缩,坚毅跟他对视。



突然想到自己那个刚兴起的念头,想试试看她是不是真是那种喜欢找刺激的女人,卢畊弘想要疯狂的冲动越来越盛,就猛一下扯着她的手把她拉下来了。



白晶“啊”的一声摔倒在卢畊弘身上,感受着卢畊弘火热的体温,她开始害怕了,挣扎着问卢畊弘说:“你想干嘛?”



她秀眉一竖,眼睛一瞪,卢畊弘还真吓到了,紧张的说:“没……没想干嘛。”



“没想干嘛你拉我是什么意思?”白晶问着脸红了。



“我……我……我……我……”卢畊弘紧张坏了,白晶的气场太强了,他有点受不了,支支吾吾的竟是问白晶:“你……你多少钱一次?”



“什么意思?”白晶不解,起来整理着衣服。



“你不是兼职干那个的吗?多少钱一次?”



“那个?哪个?”



卢畊弘拿手指一比划,她气得拿抱枕砸卢畊弘脸上:“去死。”说着回房,“嘭”一声把门关上了。



卢畊弘挠头,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



她活都干了,还不让人说呀?



洗完澡擦头的时候,想起徐岱川的委托,卢畊弘觉得还是尽一下心意比较好,于是敲白晶的门。



门开,白晶冷冷看着他说:“干嘛?”



卢畊弘一下子就怯了,纳纳说道:“没……没事。”



要走却被白晶喊住了,问他说:“你以后去见朋友或者是治病,能不能带着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