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

更新时间:2020-11-20 16:41:25

吴宝库提出各种要求,气的王瑶瑶连连咬牙,却也无奈的只能照做,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见状,吴宝库兴奋的直哆嗦,感觉都快爆炸了。



他喉头涌动,缓缓伸出手去。



之前蒙着眼睛看不到,现在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他心里没来由升起一股自豪感。



王瑶瑶是村里少有的大学生,大美女,上门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



那又怎么样?



现在还不是任我摆布?



 文学

“喂!你快点!”王瑶瑶声音颤抖,不住催促。



吴宝库没回话,手开始活动,搅的那是一个天翻地覆,嘴里还一直嘀咕。



“咦?怪了,咋摸不着呢,在哪呢到底?我再往里探探。”



随着吴宝库幅度越来越大,王瑶瑶身子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樱唇中发出一连串低沉的嘤咛,床单也画了一块大大的地图。



就在吴宝库玩的正投入时,王瑶瑶突然用尽浑身力气吼了一句。



“够了!你……你到底行不行?!”



看王瑶瑶那一副恨不得吃人的模样,吴宝库也知道差不多了,再玩下去,估摸着这小娘皮就真的暴走了。



只见他手腕一番,而后缓缓拿出,光滑锃亮的玩具被他带了出来。

取出玩具后,吴宝库甩了甩手,站起身。



再看王瑶瑶,跟虚脱了似的瘫了下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腿上的黑丝袜早就一片狼藉。



吴宝库见那玩具足足有三指粗,也不由得吧唧把嘴,寻思这王瑶瑶看着挺瘦的,承受能力怎么这么强?



“瑶瑶,年轻人要懂得爱惜身体,下次你要真的有需要的话,犯不着这么折腾自己,叔给你想招。”



被吴宝库这么一调侃,王瑶瑶立刻红着脸瞪了他一眼,匆忙穿好裤子,整理好衣裳后,方才说道:“老流氓,今天的事你不许说出去,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就气呼呼的,一瘸一拐推门走了出去。



待王瑶瑶离开后,孙妍这才走了进来。



她本想跟师傅请假回家,可看到吴宝库之后,不由得小脸一红,道:“师……师傅,你那怎么肿了?”



闻言,吴宝库一愣,下意识低头,这才发现那儿还处于兴奋状态。



想想也是,刚才跟王瑶瑶玩的那么嗨,到现在还憋了一股火没地方撒。



想及此处,他眼睛突然上下打量一下孙妍,心里有了主意,关好门之后,这才拽着孙妍走到一边坐下,道:“唉,实话告诉你吧。师傅刚才为了帮你,自己的身子也出了点毛病。”



“师傅?您怎么了?”



一听师傅为了帮自己,身子出了毛病,孙妍当时就紧张起来。



只见吴宝库指了指那儿,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为师用它帮你疏通,可是你那里有很多淤血流到了师傅这里,如果不及时消除淤血的话,师傅的身体恐怕会吃不消。”



“师傅……那要怎么消除淤血?我能帮你吗?”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等的就是孙妍这句话。



“能,当然能。来,我这就教你。”



说着,吴宝库就忙不迭的脱下裤子,坐在凳子上,一把给孙妍拽过来,说道:“这消除淤血的话,就需要你用到手,足,口。具体方法的话,就跟师傅交给你的帮雄性动物的手法一样,你先用手试试。”



言罢,也不管孙妍同不同意,拽着她的小手就往自己身上放。



孙妍羞的小脸通红,手开始笨拙的动了起来。



虽说之前吴宝库手把手教过她,可在这种事上,她还是有些生涩。



“不对不对,不是告诉你了吗?不能太用力,要轻,尤其是是那凹槽部分,为师教你的手法这就忘了?!”



吴宝库显然是有些不太满意,语气沉了下来。



孙妍一听就慌了。



之前师傅好不容易同意自己留下,她怎么着也不能让师傅失望。



“师……师傅,您别生气!我会努力的。”



孙妍委屈巴巴的的说道,而后努力回想着之前师傅教过的手法,动作倒是也逐渐熟练起来。



松弛有度,快慢适中……



吴宝库的呼吸当时就急促了起来,眼睛微微眯着,仰着脖子,跟个大爷似的享受着少女的伺候。



弄了十多分钟之后,李妍突然有了中莫名其妙的感觉,之前那种痒痒的感觉又从下方传来。



她开始不安分的扭动着腿,脸蛋上染上了红晕。



吴宝库自然也发现了她的异常,知道她这是来了感觉,可心里也只能干着急。



只能看,不能吃,这感觉是真的憋屈。



“怎么了?不舒服?”吴宝库道。



闻言,李妍红着脸点了点头。



“那……那里又开始痒了。”



吴宝库眼睛一转,寻思着总让李妍用手,有点太无聊了。



或者说,他现在不单是只满足于手。



他目光连连转动,在李妍那双修长的双腿上停留许久,心里有了主意。



这双腿这修长,不感受一下实在太可惜了。



想及此处,他示意孙妍停下,而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可能是因为你动作不对的原因,这样吧,我们换个动作,你躺下,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流血了,就不会痒了。”



闻言,李妍犹豫了一下,倒也没有多想,乖乖到病床上躺下,果然好多了。



而吴宝库也是光着腚,猴急的爬上病床,拉过枕头垫在身后,张着腿,说道:“来,这回别用手了,用你脚帮为师按摩。”



“脚……师傅,用脚怎么弄?”李妍疑惑道。



吴宝库自然有的是招,催着李妍脱掉了鞋和袜子。



李妍的脚丫子很精致,很白,脚趾修长,看的吴宝库恨不得亲上几口。



“来,为师教你。”



吴宝库猴急的抓起李妍的脚丫捧在掌心,一手可握,大小正好,而且脚背的皮肤那叫一个滑。



这么极品的一双小脚,要是能给自己按摩……不知道得多爽!



“就是这样,你把脚丫放在为师身上,先轻轻的按压,然后并拢,跟用手一样,懂了么,试试吧。”



吴宝库简单说了一下,李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她生怕吴宝库会嫌自己笨,双手撑在床边,抬起双腿,缓缓动了起来。



“嘶……对对对,就是这样,再轻点,去磨蹭那个凹槽试试。”



吴宝库爽的连吸冷气,双腿岔的更开,任由那双小脚作祟。



似是生怕会弄疼吴宝库,李妍动作很轻柔。



以前吴宝库是没想过,原来用脚的感觉也这么爽。



再看此时的李妍,脸蛋已经红到几乎滴血,总觉得自己的姿势有点羞人。



而且她那儿……居然又痒了,而且比之前还要更严重。



她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身子,下意识并拢大腿磨蹭起来,脚丫上的动作却不敢停,动个不停。



“师傅,我那里……又开始痒了。”

孙妍这娇嗲的声音宛若魔音钻进吴宝库的耳朵里,刺挠的他一个激灵,小腹燃烧的火焰几乎将他的理智燃烧殆尽。



这可让吴宝库犯了难。



他心里清楚现在的李妍已经彻底动情了,正是等着滋润的时候。



可偏偏来了亲戚,他也不能办事。



心里明知这一点,可在李妍小脚的刺激下,他心里逐渐冒出一个念头。



寻思着实在不行就浴血奋战一次?



都说女人在来亲戚的时候,那儿更灵敏,他还真没试过。



可就在他心里犹豫的时候,孙大国的电话不合时宜的打了过来。



他不满的嘟囔几句,起身穿好裤子去接电话。



电话接通后,孙大国说家里有点事,让孙妍先回去一趟。



虽说吴宝库还没过瘾,可人家孙大国都开口了,他也不能不放人,只得答应。



挂断电话后,李妍已经穿好衣服。



“李妍,今天就到这吧,你爹找你,你先回去。”



闻言,李妍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



临走前,吴宝库还不忘了嘱咐。



“记住为师之前告诉你的,等不流血了,一定要来继续教学,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师傅。”



送走李妍之后,吴宝库这才恋恋不舍的回了屋子。



这不过呆了一会,他就觉得无聊的紧。



李妍亲戚没走之前,他知道自己铁定是做不了啥事,就打算上外面转悠转悠。



在村里转悠了一会之后,他正好碰到王喜顺着急忙慌的赶路。



看到吴宝库之后,王喜顺连忙打听自己闺女的病。



得知王瑶瑶的病已经好了之后,王喜顺非得拽着吴宝库上家里喝两杯。



吴宝库拗不过,另外也惦记王瑶瑶那双黑丝长腿,就答应下来。



刚进院子,吴宝库一眼就看到了在羊圈里的王瑶瑶,那大白腿扎眼的很。



“老王,你闺女干啥呢?”吴宝库随意问了一句。



“也没啥,就是提前让她练练配种。走走走,老吴,咱喝两杯。”



王喜顺拽着吴宝库在院子里开喝,还让王瑶瑶伺候着上菜倒酒。



可想而知,当王瑶瑶看到吴宝库之后,是什么表情。



一想到之前在诊所里被吴宝库用手折腾的情形,王瑶瑶就恨的牙痒痒,偏偏当着自己老爹的面,还不能表现出来。



喝了两倍之后,王喜顺主动提出让吴宝库教王瑶瑶配种,说这方面他是行家。



吴宝库自然是乐意的很,起身就往羊圈里走。



“那啥,瑶瑶,你先给叔叔看看你的手法。”吴宝库说道。



闻言,王瑶瑶一百个不愿意,可看到自己老爹那一脸的不悦之后,只得冷哼一声,蹲到公羊身下,伸出小手,忙活起来。



此时的王瑶瑶背对着吴宝库,大长腿笔直,弯腰的时候屁股高高翘着。



虽说只是一个背影,可吴宝库看的还是口干舌燥。



尤其是看到王瑶瑶那被紧身短裤勒出的缝隙时,心里更是痒的厉害。



他眼睛滴流一转,故意咳咳嗓子,上前,道:“停停停,你这手法不行,太糙了,这么整啥时候才能有反应。这给动物配种可是个细心活,就跟人一样,想洞房,你得先动情,尤其是雄性,你不让它起来,就不能配种。”



吴宝库说的头头是道,甚至还主动上前给王瑶瑶做示范。



他蹲下身子,抓着公羊那儿就动了起来。



眼看公羊当时来了反应,王瑶瑶眼中也闪过一抹惊讶,没想到吴宝库在方面还真有点本事。



“瑶瑶,多跟你吴叔学着点。”王喜顺一边吧唧着烟嘴一边说道。



吴宝库动了一会之后就起身抹了抹手,道:“来,瑶瑶,你试试。”



虽说心里很不情愿,可王瑶瑶心里多少也有些不服输,她寻思自己再怎么着还能搞不定一只羊?



本来那只羊在吴宝库手下的时候反应还挺明显,她这一上手,当时就蔫吧了。



“不对不对,动作要轻,不能用掌心,用手指。”



吴宝库拿出一副老师的模样,竟然是直接上前弯腰站在王瑶瑶身后,大手顺势环绕着她,一手覆在她手背上,还故意贴在她身后。



“你干什么?!”王瑶瑶作势反抗。



却见王喜顺不悦的咳咳嗓子,道:“你这孩子,你吴叔这是亲自教学,你还不乐意了?给我好好学!”



被老爹一顿训斥,王瑶瑶是又气又秀,只得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屁股往前挪了挪。



她一动,吴宝库也跟着动,那地方死死抵着王瑶瑶。



“来,放轻松,跟着我的动作来。”



吴宝库说着就抓起王瑶瑶的手,攥住公羊那儿,缓缓动了起来。



“看到了吗?这个凹槽地方,很灵敏,你要轻轻摩擦这里。”



吴宝库抓着王瑶瑶的小手动了起来,心思却压根就不在这里。



他这个角度背对着王喜顺,后者也看不到他的动作。



吴宝库胆子也大了起来,身子突然往前一挺,隔着蹭裤子贴在王瑶瑶臀上。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王瑶瑶身子一颤,脸蛋当即红了起来。



她甚至都能感觉到吴宝库的火热。



反观吴宝库,却一脸的淡然,身子贴在一起还不算,脑袋也故意凑到王瑶瑶连旁边,有意无意的跟她脸蛋来个摩擦。



王瑶瑶柔嫩的脸蛋和秀发间传来的幽香让吴宝库心里直呼爽快,更是觉得解气。



之前正大光明的在王瑶瑶那进进出出,现在他照样可以当着王喜顺的面吃他闺女的豆腐!



“怎么样?你看,是不是已经起来了?”



吴宝库颇有深意的说了一句,具体说的是公羊,还是自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王瑶瑶自己做梦都想不到,几个小时之前她刚被这老流氓占了便宜,现在又当着自己老爹的面被占了便宜,偏偏还没理说,这种感觉让她又羞又恼。



尤其是方才吴宝库那番颇有深意的话,更是让她恨的牙痒痒。



因为只有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贴在自己身后的东西,到底有多过分。



其实吴宝库方才的话也是为了试探一下王瑶瑶,见这妮子没反应,他心里开始酝酿一个大胆的想法。



虽说王喜顺就在身后,可现在的机会属实难得,错过了不知道得等到啥时候。



他偷摸斜眼瞟了下王喜顺,见后者正坐在地上叼着旱烟小憩,心里多少松口气。



再次回头后,他一边耐心教学,顺势腾出一只手,贴在王瑶瑶大腿上,缓缓朝上游走。



王瑶瑶冷不丁的感觉到一双粗糙大手贴在自己大腿上,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突然就感觉到那双手几乎是以光速伸进了自己短裤里。



见王瑶瑶开始挣扎,吴宝库也是头铁,寻思已经到这份上,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他大手又是上移,朝着王瑶瑶的大腿就摸了过去。

王瑶瑶身子一激灵,显然也没想到吴宝库胆子这么大。



她这一哆嗦不要紧,手上力道失控,狠狠在公羊那儿捏了一把,



只听得公羊惨叫一声,后蹄抬起狠狠踹在王瑶瑶大腿上。



王瑶瑶娇呼一声,带着吴宝库直接倒在地上。



这么一倒,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她刚好是坐在吴宝库那儿,而吴宝库的大手,则死死的放在她的胸口。



虽然当了人肉垫子,可吴宝库心里却美的很。



趁着王瑶瑶没留神,他故意捏了一下,当时心里就是一颤。



这妮子!里面竟然是真空的!



虽然隔着一层衣服,可吴宝库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王瑶瑶的宏大,这也夸张了。



王喜顺见状忙的跑了过来,把两人拽起来。



只见王瑶瑶羞的小脸通红,她刚才可感觉到了吴宝库的手在干什么,转身就大声质问。



“老流氓!你刚才干什么呢?!”



她这么一凶,吴宝库当时就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说自己啥也没敢,就是下意识为了保护她。



就来王喜顺都跟着开口道:“闺女,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要不是你吴叔垫着你,你指定得摔坏了,不像话!跟你吴叔道歉!”



闻言,王瑶瑶气的直哆嗦,从牙缝里挤出了“对不起”三个字。



吴宝库装模作样的摆摆手,起身道:“没事没事,瑶瑶,你的腿咋样?让叔给你看看。”



“哼!不需要!”



王瑶瑶冷哼一声拒绝,转身就要走,可这刚走一步,身子就无力瘫软在地,再看大腿处,有一处淤青。



“这妮子,还嘴硬。叔虽然是兽医,可这跌打损伤的病倒也能治,我给你瞅瞅。”



“闺女,听话,让你叔瞅瞅,可别落下啥毛病。”



见自己老爹也开口,王瑶瑶沉默片刻,只得点点头,属实也是腿上疼的厉害。



只见吴宝库屁颠屁颠的上前坐在地上,大手直接抓过王瑶瑶那纤细脚腕,一手贴在小腿上就开始游走。



这妮子的腿是真极品啊!



吴宝库心里乐翻了天,之前给王瑶瑶取玩具的时候,隔着丝袜,总归是不尽兴。



可眼下没有了黑丝袜,虽然观赏性上差了一点,可是这手感却没得比。



王瑶瑶腿上的皮肤滑的跟绸缎似的,光溜溜的,还很Q。



见吴宝库大手一个劲在自己小腿上揉捏,王瑶瑶气的小脸通红。



“喂!我伤的是大腿,你摸哪呢!”



“咳咳,这你就不懂了,叔是怕你别的地方有伤着了,这不是得仔细检查一下么。”



吴宝库咳咳嗓子,可也不敢太过贪恋,也怕被王喜顺看出什么端倪。



大手顺着小腿一路游走,探到大腿后,那惊人的触感让吴宝库掌心都出了汗。



“嘶!”



吴宝库手掌刚碰到淤青出,王瑶瑶疼的就倒吸一口冷气。



见状,吴宝库也不客气,大手抓着王瑶瑶的一条腿,直接放在自己腿上。



被吴宝库这么一转,王瑶瑶两条长腿当即就分开一个不小的弧度。



“那啥,老王,你去给我拿点烧酒来。”吴宝库道。



闻言,王喜顺点头答应,转身跑进屋里。



趁着王喜顺离开的功夫,吴宝库忙的开始行动,大手贴在王瑶瑶淤青周围的皮肤上,肆意揉捏起来。



他力度适中,不重不轻,让王瑶瑶下意识开始扭动身子,大腿也浮上一层粉红。



“老流氓!你被太过分了!”



王瑶瑶清楚吴宝库的心思,直接挑明了说。



吴宝库却是一脸的淡定,回道:“瑶瑶,你这是啥话?叔这是怕带回给你上酒的时候疼,提前给你放松放松。”



他这话偏偏李妍自然没问题,可想蒙王瑶瑶,显然是不可能。



就在王瑶瑶要反抗的时候,王喜顺拎着瓶烧酒跑了过来。



王瑶瑶银牙咬的咯咯响,却也只能任由吴宝库的大手作祟。



接过烧酒后,吴宝库抹在掌心,对着王瑶瑶的淤青就按了上去。



起初王瑶瑶还有点疼,可吴宝库的手法很温柔,没一会就让她消除了痛感,甚至还觉得有点舒服……



“闺女,还疼不?”王喜顺关系道。



闻言,王瑶瑶摇摇头。



“老吴,真有你的。快!多给我闺女揉一会。”王喜顺寻思着让老吴多揉一会,自己闺女就能少受点罪。



可他自然不知,就因为他这句话,吴宝库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起初为了在王喜顺面前避嫌,吴宝库只是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按压。



可一听王喜顺这话,他当时就乐了,也不客气,整个手掌都贴在王瑶瑶大腿上肆意揉捏起来。



当着人家老子的面子摸他闺女的大腿,这感觉让吴宝库心里有种别致的快感。



王瑶瑶一心留意着自己的伤,还真没注意吴宝库的眼神,正紧紧盯着她腿间。



而此时的吴宝库,心里依然泛起惊涛骇然,宛若发现了新大陆。



王瑶瑶竟然没穿小裤!



这妮子没穿小裤!



他寻思多半是之前取玩具的时候小裤弄脏了,王瑶瑶脱下来之后就没来得及穿。



女人的身体就是这样,越是遮挡,就容易让男人联想。



此时吴宝库脑子里甚至已经联想到,王瑶瑶是不是已经开始沦陷了?



他正看的投入,王瑶瑶突然把腿收了回来,说自己已经不疼了。



这事之后,王喜顺怕自家闺女再手上,直接把公羊绑了起来,让吴宝库继续教学。



三人到了羊圈,地上一只公羊被绑了起来,四脚朝天。



“老吴,我出去一趟。你好好教教我闺女,过段时间我还指望她帮忙呢。”



言罢王喜顺又嘱咐了王瑶瑶几句,转身离开。



待王喜顺离开后,吴宝库乐呵呵的搓了搓手,道:“瑶瑶,咱开始吧。”



只见王瑶瑶鄙夷的瞪了他一眼,道:“离我远点!哼!”



被王瑶瑶直接甩了脸,倒是让吴宝库有些尴尬。



眼看王瑶瑶一瘸一拐的蹲在地上开始忙活,吴宝库心里冷哼一声。



牛气什么!



早晚给你办了!



王瑶瑶一人蹲在公羊那儿忙活半天,也不见有反应,只能干着急。



她一回头,吴宝库正一脸悠闲的站在原地。



自己这里忙的不行,这老流氓竟然这么悠闲!



王瑶瑶气的不行,猛的起身就要呵斥。



兴许是因为之前蹲的时间太长,她这一起身,突然觉得大腿上的伤口传来剧痛,吃痛一声坐在地上。



“咋的了瑶瑶?”



吴宝库忙的上前。



此时的王瑶瑶疼的眼泪直打转,一看自己大腿上的伤口都冒出的血丝,急的不行。



“你是怎么给我看的!不是说都看好了吗?!”



见状,吴宝库先是愣一愣,而后明白过来,心里顿生一计,装着惊呼一声:“哎呀!完了完了,刚才那一蹄子估摸着是踢到你的静脉了!现在是淤血堵塞,要是不赶紧清除淤血的话,估计你这条腿就废了!”



说起医术,王瑶瑶甚至还比不上吴宝库这个兽医。



加上现在也着急,一听吴宝库这话当时就慌了。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给我治啊!”



“成,叔马上就给你治!”



只见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作势蹲在地上,抓过王瑶瑶的长腿,对着那修长大腿就亲了过去。

王瑶瑶见此情形,惊呼一声,抬脚就给吴宝库踹翻在地。。



“老混蛋!你想干什么?!”



见王瑶瑶那一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神,吴宝库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转而又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来,道:“你这孩子,叔都是为了给你吸出淤血!这是在救你,你咋还踹人呢!”



对于这个理由,王瑶瑶显然是有些不信。



可大腿伤口处传来的剧痛又让王瑶瑶不得不信其有。



只是让吴宝库用嘴帮自己吸出淤血,她光是想想都觉得恶心……



见王瑶瑶一直不说话,吴宝库寻思着有门。



他也知道这妮子不像孙妍那么好糊弄,不敢太急。



“反正叔这也是为了你好,现在除了咱俩也没别人。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到时候这腿万一落下啥毛病,别说叔没提醒过你。”



他直接把选择权扔给王瑶瑶,倒是让后者犯了难。



答应吧……就明摆着是让这老流氓吃豆腐。



可不答应吧,她也真怕自己这条腿会落下什么病根。



犹豫片刻,她还是咬了咬银牙,选择妥协。



“便宜你个老流氓了!快点帮我吸出来!”



闻言,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小妮子到底是嫩了点,随便忽悠两句就上钩了。



吴宝库舔舔嘴唇,蹲下身子,大手抓过王瑶瑶那长腿就要凑上去。



“师傅,瑶姐。”



没等吴宝库大嘴贴上去,孙妍的声音突然传来。



“你咋来了?”



吴宝库没好气的起身瞪了孙妍一眼。



孙妍自然不知自己坏了师傅的好事,弱弱的说道:“师傅,我……我爹有事找你。”



“知道了,让你爹等着,我忙着呢。”



见师傅这么不耐烦,孙妍答应一声,转身就要走。



“嘿嘿,瑶瑶,咱继续。叔技术好着呢,保证弄不疼你。”



吴宝库嬉笑着转身就要再去抓王瑶瑶的大腿,后者却直接起身躲开,瞪了他一眼,道:“老流氓,不需要你了!”



言罢便是把孙妍又叫了回来,让后者给自己吸出淤血。



而孙妍一听这话,有点慌了,道:“瑶姐,我……我不会啊,我还没有出师。这……还是让师傅来吧。”



闻言,吴宝库顺着杆就往上爬,道:“瑶瑶,孙妍说的对。这种事她也弄不了,还是让叔来吧。”



“闭嘴!你一个兽医,懂这些吗?!”王瑶瑶道。



只见吴宝库一本正经的回道:“瑶瑶,这就是你不懂了。兽医跟中医如出一脉,都是治病救人,况且这人和动物生理结构很相似,叔能治各种家禽,自然也就能治你。”



饶是吴宝库嘴里说出了花,可王瑶瑶愣是不答应,非得让孙妍给自己吸出淤血。



孙妍也着实拗不过,只得答应。



眼看王瑶瑶坐在地上,伸出大白腿,孙妍犹豫着抓起,小嘴凑了上去,却也不知道怎么下嘴。



“师傅,要怎么弄阿?”



闻言,吴宝库冷哼一声,到嘴的肥肉没了,心里自然不快。



他本不想理会,可心里陡然一寻思,突然来了主意。



既然王瑶瑶这妮子一直提防着他,那他索性就借着孙妍的手,好好调教一下这妮子。



想及此处,他笑呵呵的走到孙妍面前,附耳咕哝起了悄悄话。



听完之后,孙妍莫名的脸蛋一红。



“听清楚了吗,按照为师的办法弄。”



吴宝库颇有深意的说了一句,言罢就转身走到一边看起了好戏。



“瑶姐,我要开始了,你忍着点。”



孙妍红着小脸说道,而后小手直接摸到了王瑶瑶的大腿上,动了起来,那手法,跟吴宝库当时轻抚她的时候如出一辙。



“妹子,你……你这是干啥?”王瑶瑶一脸疑惑。



虽说是同性,可当着吴宝库的面被一个女孩儿这么摸大腿,还是让她羞红了脸。



“瑶姐,师傅说吸出淤血之前得先给你按摩放松一下。”



同样的话,若是吴宝库说出来,王瑶瑶指定不信。



可对于孙妍,王瑶瑶还是比较放心的,也没多想,任由那小手肆意游走。



也别说,孙妍那小手按的王瑶瑶还真是挺舒服。



可随着孙妍小手力度逐渐加大,王瑶瑶突然冒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