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宾馆双飞两少妇闺蜜 男女性gif抽搐出入

更新时间:2020-11-20 16:56:41

她落寞的眼神让我心生歉意,但我还是假装潇洒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晚上回到家,多少肯定是有点心虚的。但我脸上还是假装镇定。


董阿姨在微信上找我,不过我有些敷衍的回复。


我在想,如果自己用小号加姨妈,然后跟姨妈聊天,会发生点什么呢?


我想起很久以前用过的一个微信号,虽然很久没用,但我几乎所有的账号密码都一样,所以很快就登录了上去。


我满怀憧憬的添加了姨妈的微信号,过了一分钟,还是没反应。我发了个“你好”,继续添加。又过了一分钟,依然没反应。我发“长夜漫漫,可否聊聊”


继续添加,依然没反应,我知道这时候姨妈肯定没有入睡的,因为我刚刚进自己的房间时,透过门下看到她并未关灯,不免有挫败感。


但很快自我安慰,是不是姨妈在看书没注意,直到过了十多分钟后,依然没有得到回应,我才意识到,姨妈是那种保守的女人,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所以肯定也不会乱加陌生人的微信。


这样想我不免心烦起来,要是姨妈和董阿姨一样,性格开放一点该多好啊。


差不多十一点了,直到听到刘慧关了电视要进来。


 文学

刘慧以为我早早睡着了,用手握着,自言自语的说:“傻老公,真是委屈你了。”我在旁边听着,一股内疚袭击心头,但还是继续装睡着。


不一会儿,刘慧便沉沉的睡去,听到她均匀的呼吸,我辗转难寐,拿起手机,姨妈依然没有添加我。


紧接着,想着与姨妈近期发生的事睡去。


梦里我梦到姨妈在轻声的抽泣,我心疼的问她为什么哭,姨妈却不搭理我,我要伸手去抚姨妈满是泪水的脸蛋,手和胳膊却感觉像触电似的疼痛,然后姨妈的脸若即若离,因哭泣而红彤彤的脸蛋,让我心痛万分,慢慢的,我看着姨妈的脸蛋逐渐虚化直至消失不见。


醒来之后,刘慧不在身边,想来应该和往常一样早早去了公司。


我想着昨晚的梦,怅然若失。然后快速的套上衣服,去客厅,没看到姨妈,姨妈的房间门打开,也不在里面。我顿时焦急起来,想着昨晚的梦,肯定不是一个好兆头。


我拨通姨妈的手机,迟迟才接通,我急躁的问道:“姨妈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姨妈温柔的声音:“小张,怎么了,姨妈在买菜呢。”我感觉所未有的放松,一直以来我是个急性子的人,而似乎只有姨妈能让我的平静下来。


我说:“没事,只是做了个梦,梦到姨妈离开我了。”


姨妈说:“傻孩子,姨妈怎么会不要你的呢,别多想了,你洗漱没,没有的话快去洗漱,姨妈马上回家了,给你带了好吃的早餐。”


我说:“好的。”挂了电话去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么依赖姨妈了。我苦笑一声,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洗漱完毕之后,姨妈刚好回来了。


姨妈换了鞋子走进家门,脱下穿着的红色毛呢长外套,边脱边说:“还是家里舒服,外面越来越冷了,这北京的天气,让人受不了。”


我说:“姨妈,现在你就叫冷了,那再过两个月还得了。”


我看着姨妈脱下外套,一件白色的针织衫,将两个很好的展现出来,黑色的西裤,让姨妈的腿看起来也长了,不由得心生荡漾,难受了。


姨妈说见我盯着她,说:“发什么楞呢,没看过美女啊。”


说完之后,自己呵呵笑了起来,脸上也泛起了红晕,要是以前,估计姨妈说出这个,整个脸都红到耳朵根子了,要是以前,估计姨妈也不会说这个话吧。


我说:“是啊,姨妈你身材这么好,还不让人看啊。”


姨妈说:“别贫了,快去吃吧,凉了不好吃”,然后嘟囔着:“我到北京来,天天在家待着,都吃胖了。”


还别说,姨妈来了这么久,确实比刚来那会儿胖了些,脸色也有血色。我说:“是啊,胖点好,这样多好看啊,显得年轻。”


说着走到沙发是,把早餐放在茶几上,打开一看原来是馄饨,香气扑鼻,让我感觉也没刚才那么挺了。


姨妈说:“我还打算练瑜伽,减肥。”


我说:“姨妈,我看您就是闲的,这个身材挺好的,我很喜欢啊,太瘦了不好。”


姨妈说:“要你喜欢有什么用,我觉得再瘦点好。”


我唏嘘到:“看来天下女人是一家,我姨妈也是爱美之人。”然后用勺子舀上一个混沌就往嘴里塞,也许是太饿了,又光顾着和姨妈说话,忘了馄饨还很烫,这一塞进去,把我的舌头烫的够呛。赶忙哇哇大叫了起来,边叫边用舌头顶着馄饨,企图降低点对我舌头的伤害。


姨妈焦急的走过来,迅速的用她柔嫩的手掌放到我嘴边,略带生气的说:“你傻啊,快吐出来,多大个人了,吃馄饨还不注意。”虽然生气,但我听出来姨妈的心疼。


我被疼得受不了,也顾不得其他,就将含着的馄饨吐在了姨妈的手心。然后大声的呼气吸气。


姨妈见我这个模样,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我反而不好意思了,我说:“姨妈,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都烫成这样了,你还笑我。”


姨妈说:“让你长长记性,以后就不敢这么吃馄饨了”,说着把另一只手伸过来:“你瞧瞧你,口水全吐到姨妈手上了,你下巴也有,别动,姨妈给你擦擦。”


然后用另一只擦我的下巴,姨妈白嫩的小手在我下巴动作的时候,我能闻到手上的大宝sod的味道。


擦完后,姨妈将馄饨扔到垃圾桶去洗手去了,我拿纸巾擦了下嘴巴,才想到一个事,就是刚才姨妈干嘛那么着急,不用纸巾给我擦。转念一想,或许是以前刘慧经常这样,她习惯性的。


姨妈洗完手擦干来到客厅,温柔似乎略有自责的说:“慢点吃,以后姨妈再也不给你买馄饨了。”

我坐在沙发上说:“恩,我也不要吃馄饨了,姨妈做的比这个好吃一百倍。”


姨妈笑着说:“来来来,让姨妈尝一个馄饨,看看是不是甜的,怎么让我外甥的嘴巴这么甜。”


我听姨妈这么说,心里无限甜蜜,舀起一个混沌,一只手放在下面以防掉下来,对姨妈说:“姨妈,还真是甜的,你尝一个试试。”


姨妈说:“别闹,哪有混沌是甜的,又不是汤圆。”


我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然后吹了吹混沌,说道:“是的姨妈,真的很甜,你尝一个试试看。”


姨妈说:“怎么可能,虽然他们家也有汤圆的,但不至于把盐和糖搞错吧。”


我说:“姨妈你不信来试试。”说着我就站起来。


此时姨妈和我面对面的站着,她比我矮大半个头,我将勺子递到姨妈嘴边,另一只手还是继续放在下面,防止馄饨万一掉下来,我说:“姨妈,现在冷了不会像我刚才那样了,你尝一个看甜不甜。”


我看到姨妈眨巴着眼睛,她画了细细的眼线,显得娇媚动人。姨妈将信将疑的张开嘴巴,我将混沌喂给她吃。见姨妈已经把混沌含在了嘴里,我笑着说:“乖吗,爱吃饭的才是乖宝宝。”


姨妈还没来得及咀嚼,听我这么说,就知道是我是拿她打趣,要过来掐我,我不抵抗也不躲避,任她掐。掐了没几秒就松开了,这女人都一样,声势浩大,真的任她掐了,又舍不得用力了。


我说:“姨妈,好吃吗”


姨妈是个有教养的女人,所以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一般都不说话的,这次也不例外,我就见她憋红着的脸慢慢的咀嚼着馄饨,直到全部咽下,才翻白眼对我说:“少拿你姨妈打趣,快吃吧,我要去厨房忙了。”


看到姨妈去厨房的背影,我猜她是不好意思了,我的内心感觉无比的兴奋,刚才喂姨妈吃混沌的那一瞬间,也确确实实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动。


我决定了,无论如何,我也要把我可爱的姨妈给攻陷,哪怕天理难容,哪怕死无葬身之地。


迅速的吃完馄饨,我想着该怎样攻陷姨妈这块堡垒,毕竟直接坦露心声肯定不现实,而且还会遭到姨妈的反感,以后肯定会时刻警醒和我之间的关系,这样适得其反。


思来想去,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另一个微信,伪造一个身份,和姨妈慢慢熟悉,让她喜欢上伪造的那个我。


可是现在她都不愿意加我的微信,这确实是个让人心烦的事。


姨妈是个喜欢看书的人,平常对古文诗词各方面也颇有研究和喜爱,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


看到姨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觉得自己无比幸福的同时,又夹杂着惆怅。忽然想起以前读过的一首诗叫凤求凰,不由得灵机一动,赶忙登上那个微信号,添加姨妈的号,写上:“有美人兮,见之不忘。”然后发送。


看到姨妈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叮咚”一声,知道姨妈已经收到,不免心里的小鹿乱撞,但此刻姨妈还在厨房里忙碌着,并没有听到手机的声音。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姨妈摘好菜从厨房出来,拿起手机问我:“吃完了啊。”


我说:“是的,姨妈刚才你的手机响了,是不是有谁给你打电话了。”


姨妈看着手机说:“没有呢,有个不认识的人给我发微信,你看会电视,姨妈进房看下书,待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我假装无所事事的说:“好的”,其实心里早已波涛云勇了,想来姨妈肯定又不会回我了。


姨妈走进自己的卧室,就在我感到深深的挫败感的时候,手机“叮咚”一声响了。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姨妈已经添加我为好友了,并且还发来一个消息:“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你很执着嘛,干嘛一直加我。”


我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了,如果有人中了500万彩票,想来应该就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了吧。


我回复到:“就是看你的头像很有缘,所以想加你,我不想错失一个机会。”


等了很久,姨妈才回复到:“好多人都说我这头像土,什么机会,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平复心情,回复到:“以后自然会告诉你,我姓杨,单名一个涛字。”


姨妈:“杨涛我外甥叫张涛,哈哈。”看到姨妈发来这个,我顿生悔意,以前贴吧里泡妞的时候我就习惯用杨涛这个假名字,所以很自然的也就和姨妈说了。


却不曾想这样大大的增加了穿帮的可能。


虽然自责和心跳加速,但我还是假装轻松的说:“不会吧,你都有外甥了那你多大。”


姨妈回复到:“问女人年龄可是不礼貌的,算了,不和你聊了,我要看书了。”


我回复到:“别啊,陪我聊聊吗。”等了很久,还是没有回复。


我又发了一条:“姐姐,你说有外甥,我怎么就不信呢。”依然没有回复。


一直到十一点半姨妈出来做饭,还是没有给我回复。这让我深深的懊恼,不知道哪里说错了,但转念一想,好歹加上了姨妈的微信,以后就有的的是机会。


好吧,我承认自己就是这么阿q,但我还是心存希望,会让姨妈搭理我的。


用小号加上姨妈之后的日子里,在微信上我们并没有聊太多话,想来姨妈的性格也的确如此,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尤其是我一开始没把董阿姨和姨妈完全区分开来对待,显得有点轻浮。


估计这让姨妈产生了几分反感,我给她发信息,五句能回一句就算不错了,而这句通常都是我发“早上好”的时候,姨妈回一个“早。”


不过有一天我发现姨妈的头像换了,换成上回我们在万达广场的喷泉边,我给她拍的照片,她截了上半身做头像,洋溢着的笑容,让我心生爱怜。


看着头像上姨妈那柔情似水的眼神,我发了一条微信给她:“你这张照片很美。”

良久还是没有回应,我有点恼羞成怒的继续发了一条信息:“能感受到你被拍照的瞬间是很幸福的,我猜肯定是一个你深爱的男人给你拍的。”


姨妈很快回了四个字:“何以见得。”


看来姨妈并没有感觉到我是因为恼羞成怒故意发这种话刺激她的,我以为她会骂我瞎说,毕竟这是外甥给她拍的照,却被我这么个“陌生人”说成是她深爱的男人拍的。但姨妈并没有,这倒让我很是诧异。


我再看了看姨妈那可人的头像,回复到:“感觉吧,有时候爱人给你拍照,和自己拍照的模样,给人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你这个相片我看出来了宠溺。”


我这么回复的同时,心里却无比甜腻,想到这或许是个我和姨妈打开话题的机会,另外也可以让姨妈想想现实中的她的外甥,一举两得。但等了良久,姨妈只发了个笑脸表情过来。


我继续追问:“难道我说错了。”但姨妈并没有回复。


这让我内心刚燃起来的火焰瞬间被姨妈无情浇灭,也不知道姨妈是赞同我说的话还是反对,如果赞同,应该会深聊,如果反对,应该会骂我胡说八道,然后告诉我这是她外甥拍的。但她不回复我,反而让我无从猜测。


这以后,我们又恢复以前,无论我发什么心灵鸡汤给她,或者发笑话给她,得到的除了“早”都是无回应,随着日子慢慢过,天气越来越冷,我也习惯了这些,每天给姨妈发“早上好”,其他的多余的话我也没心思发了。


而在现实生活中,我和姨妈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因为姨妈的好手艺,我在这段时间迅速飙升了10斤。


意识到自己的身形发福之后,每次我都想着尽量少吃以点,刘慧也会或多或少的叫我少吃,要我注意克制体重,但每到这时就会听到姨妈在旁边说男人就该吃胖点,吃胖点才好看之类的话,而我也不争气的就无条件缴械投降。


这让刘慧颇为苦恼,她觉得我已经彻底被她姨妈的美食收买并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迟早会变成一个大胖子的;而姨妈则说刘慧对我太苛刻了。


一日两餐,她们母女二人基本上会围绕我该多吃还是少吃的的事情争论,各执己见,有时候本来聊着和此毫不相干的事。


只是因为我吃了一块肉,刘慧就要提醒我注意克制,而姨妈就会长篇大论来告诉她的女儿男人能吃是福这个道理,刘慧则是据理力争,说肥胖导致的疾病等等。


有时候姨妈会直接来一句:“男人不能吃那还叫男人吗,要来有什么用”,说着的同时还往往拼命往我碗里夹肉,气的刘慧对我俩瞪白眼,说我是堕落了,说姨妈是自相矛盾。


刘慧说姨妈自相矛盾,其实我打心里还是有点赞同,她口口声声和我说吃胖点有福气相,可是肉长在自己身上就无法忍受了。


估计上回我无意间表示了姨妈的丰满后,她叫我帮她在淘宝上买了瑜伽垫瑜伽服等一些练瑜伽的必备品,还让我用网络电视给她搜索瑜伽教程。


瑜伽这东西,考验的是柔韧性,姨妈大半辈子都不是个好动的人,哪受得了这个,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能在家里听到姨妈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但姨妈还硬生生的坚持。


工夫不负有心,姨妈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之后,小肚腩慢慢的变平坦,屁股也比以前翘圆,黑白相间的紧身瑜伽裤,将姨妈两片圆鼓鼓的肉臀包的刚刚好。


有时候我见她在垫子上动作的时候,真怕那裤子会瞬间被挤烂。紧身的瑜伽服,自然把姨妈两个凸显得淋漓尽致,我经常会看的出神,也常常因为姨妈的瑜伽动作而不争气的立着。


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动作姨妈照着教程上来做,并不太熟练,也略显羞涩,我还记得刚买回来瑜伽服让她试穿之后,她看着镜子里前凸后翘的自己,脸瞬间就红了,说:“怎么感觉什么都没穿一样。”


我说:“姨妈,这个瑜伽服就是这样穿的,你看多显身材,我真搞不懂,姨妈你的身材这么好,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地方也翘,干嘛还要练着玩意受罪啊。”


说完之后对着姨妈坏坏的笑,姨妈的脸红了,要是以前,我肯定不会和姨妈说这个话,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好,尤其是她一个劲鼓捣我在同一战线一致抗日的感觉。


姨妈羞涩的说:“你羞不羞啊,我懒得和你说。”


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姨妈,是个说道做到的人,她并没有被练瑜伽的困难打倒。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动作她一个人无法完成,就会叫刘慧帮她。


但刘慧的肚子越来越大,就会推脱让我去帮姨妈。对于这种事我还求之不得呢,毕竟这个事情能让我和姨妈有亲密的接触。起初我帮姨妈扶着肉肉的腰或者长腿时,她还会脸红,看的出来她还是不习惯被陌生男人摸着,尤其是她的外甥,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每次帮姨妈扶正练瑜伽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个礼物又可以说是一个惩罚。


我摸着姨妈日渐柔软的身子,闻着姨妈身上淡淡的体香味和香水味,在看着姨妈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因为用力,额头上的细细汗珠。


我总会浮想联翩,刘慧不在的时候还好,刘慧如果在,我还要提防着不被刘慧发现,这心情可想而知,可以说典型的冰火两重天,既享受又受罪。


日子就这样过着,这期间我和刘慧做了一次。也许是因为她挺着大肚子的缘故,我始终无法放开,为了避免影响肚子里的孩子,她一直跪着,崛起大屁股。


而我在在她的身体拼命抽了十多分钟后便完了。事后,刘慧仰躺在床上,淡淡的问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我笑着问她:“何出此言啊。”


刘慧说:“感觉吧,感觉以前我们爱爱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你总是充满激情。”


我哈哈笑道说:“年纪大了,哪有那么多激情了。”然后想着这话不妥,长叹一声说:“哎,可能是心里总想着你的大肚子,所以都不敢乱来,怕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刘慧说:“不是这个,我感觉你心里有其她女人了。”


听到这话,我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傻瓜,我怎么可能喜欢其她女人呢,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你别多想了。”


刘慧说:“恩,希望如此。”她的话里我听不出任何感情,这让我颇为焦躁,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一直以来,刘慧都是个聪明的女人,善于察言观色,如果被她发现我对姨妈想入非非,她的心里得多伤心。


尤其是刚刚,和她做的时候,我感觉到索然无味,直到我的脑海里浮现姨妈娇柔的模样,那柔情似水的眼神,淡淡的眼线,吸允我手指的小嘴。


以及因为练习瑜伽而越来越圆润的两片肉臀,还有胸前那两颗摇摇欲坠的大肉球时,我才感受到做的氛围里,愈发的坚挺和兴奋,我幻想着刘慧翘起来的股,就是我那练习瑜伽的姨妈的翘臀,最后才狠狠弄在了里面。


这个夜晚,在刘慧睡去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忽然很害怕失去这一切,害怕失去刘慧,害怕失去姨妈。我甚至觉得,如果能维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毕竟如果我真和朝思暮想的姨妈发生了有违天理的关系,那我们该如何面对彼此和刘慧,哪怕不发生关系,如果被刘慧发现我时时刻刻想着她的姨妈,或者被姨妈发现我时时刻刻想着要操她,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之后的日子里,我有意让自己变得忙碌起来,每天早起和刘慧一起去公司一起回家,在家里的时候我也尽量避免和姨妈二人单独相处。


好在姨妈的瑜伽动作日渐规范标准,也不需要我帮扶。小号也没再主动和姨妈说话,而姨妈可能觉得少了一个烦她的人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希望用这样的行动来减少对姨妈的冲动和爱慕之情,但事与愿违,越是这样我对姨妈的思念就强烈。


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到了十二月中旬的某天,姨妈接到老家来电,姨父早上打太极的时候忽然晕倒,被人送去医院医生检查之后说,有可能是癌症,还有待确诊。


让我们速速回江西。


这一下可把我们急坏了,刘慧表示我们三人立即返回江西老家看她父亲,被姨妈阻止,说她挺个大肚子不方便,快年底了公司事情也多,让我和刘慧两人待在北京,她一个人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


刘慧想着姨妈一个人回去不太放心,再加上如今这么大个事作为子女不回去说不过去,最后思忖再三让我和姨妈回去,毕竟她的肚子太大确实不适合旅途奔波。


因为买不到近两天的机票,我们只得急急忙忙的买了当晚的火车卧铺。


火车上,姨妈坐在过道的座位上,心急如焚,我自知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便躺在下铺玩手机。


玩着玩着,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车厢内的灯光已经暗下来,其他人都还在熟睡中,我感受到被子把我裹得严严实实的,异常暖和,仿佛要暖和到心里。


我看了看手机,显示凌晨三点钟,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姨妈还坐在刚才那个位置上。姨妈看着窗外,听到我这边伸懒腰的声音,转过头来只是看着我,并不说话。


透过微弱的灯光,我看到姨妈的眼睛里反光,我意识到她在哭泣,不由的心疼,坐起来穿上鞋子披上衣服走到姨妈身边,说:“姨妈,怎么了。”


姨妈别过头继续看着窗外,说:“姨妈没事,你继续睡吧。”但她哽咽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


说实话,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以前刘慧哭也是如此,让我手足无措,我觉得一个男人让女人流泪,是一件很失败的事,刘慧如此,姨妈也是如此。


我站在那里,情不自禁的用手抱着姨妈的头,然后往我的怀里靠过来,说:“姨妈,会没事的。”


事后想想,这个在平常看来亲昵的举动,并没有被姨妈推开。


她靠在我的怀里轻声抽泣着,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直直的站在那里,不停的抚摸她的头发,就像刘慧哭泣的时候一样。我想,也许是姨妈真的需要一个人来依靠吧,她无法面对如果姨父真的得了癌症的事实。


姨妈在我的怀里,哭泣了很久才推开我,我都能感受到泪水透过厚厚的棉毛衫触摸到我的皮肤,其实我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我抚摸着姨妈的头发,安慰着她,而她像个小女人般依靠我。


姨妈说:“小张,对不起啊,姨妈刚才没克制住。”


我见姨妈心情平复了很多,为了逗她开心,笑着说:“不会啊,只要姨妈不嫌弃我把你的头发摸油了,哈哈。”


果不其然,姨妈漏出了一个浅浅的酒窝,与此同时眼睛里噙着泪花,让我的心再次触动,加上一句:“以前刘慧闹脾气的时候就要我这么抱着她,摸她头发。”


姨妈听我这么一说,脸瞬间就红了,透过弱弱的光,看上去是楚楚动人。


姨妈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说:“小张,坐下来陪姨妈聊聊天好吗”然后示意我坐在她对面。


我在姨妈的对面坐了下来,和姨妈面面相觑,姨妈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问我:“怎么了,姨妈哭了是不是很丑。”


我说:“才没有呢,姨妈,你哭了之后让人有那种怜香惜玉的感觉,哈哈。”


姨妈压低声音说:“嘘小声点,别把他们都吵醒了。”


我说:“好的。”


姨妈低下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柔声的说道:“小张,姨妈是不是最近哪里做的不好。”

我不解的问:“姨妈你说的什么话呢,你在北京我都吃胖了十多斤,把我养的白白胖胖,在天下哪里找你这么好的姨妈啊,踢被子还给我盖被子。”


姨妈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说:“就知道贫嘴,你怎么知道姨妈给你盖被子了。”


我说:“我睡觉一直喜欢踢被子,没有哪次睡觉被子是整整齐齐的,刘慧还老说我。”


姨妈继续柔声的说:“你个小机灵,姨妈是怕你冷感冒了,一晚上给你盖了好几次,盖好了没一会儿就被踢开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


我说:“谢谢姨妈,你不会是为了给你的宝贝外甥盖被子故意不睡守在这里吧。”


姨妈楚楚动人的笑着,白了我一眼,说:“美得你”,想来她被我这么一逗,已经忘记了刚才的烦心事,继续说着:“说正经的,这段时间你干嘛故意避开我。”


我明白了,难怪刚才姨妈问我这样的话,原来是察觉到我故意避开她了。但我总不能和她说实话吧,说你的外甥每时每刻都对你有非分之想,对你有爱慕之意,为了大家好,所以避开你。我打哈哈说:“姨妈,哪里的话,我是最近太忙了。”


姨妈眨巴着眼睛问:“真的”


我举起手掌,作发誓状:“千真万确,如有半句谎话,天。”


话还没说完,姨妈就用三根手指封住了我的嘴,说:“姨妈信你,傻孩子。”


那一刻,我感受到满满的甜蜜,亲着姨妈的手指,姨妈似乎也发现了不妥,赶忙将手抽了回去,尴尬的刚刚平息的脸红,又上来了,眨巴着眼睛,像个犯错的孩子。


为了缓解姨妈的尴尬,我故意用搞怪的口气说:“大宝sod,姨妈的最爱谁不爱。”


姨妈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搞怪,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了起来。但姨妈很快压低了笑声,示意我的声音也小点,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总是那么顾忌别人的感受,哪怕完全不相识的人。


姨妈收起了笑容,应该是又想到了此刻在病床上的姨父,长叹了一声:“不知道她姨父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要有事才好。”


我说:“姨妈,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吉人自有天相”,看着姨妈略显憔悴的模样,我的心仿佛触痛了一下,“姨妈,就算有什么事,我养你一辈子。”


姨妈动容的看着我,说:“以前我和她姨父总想着要个儿子,但是我们那会儿计划生育严,如果再生,我们就得都丢了工作,这一直是她姨父心里的遗憾,但好在现在有你,谢谢你小张,姨妈其实一直把你当亲儿子对待。”


我见姨妈如此动容,不免开心:“姨妈,你和说谢我都不好意思了”,然后打趣到:“我可没把你当亲姨妈看哦。”


姨妈花容失色,刚刚还神采奕奕的模样瞬间黯淡下来,我自知这个玩笑开大了,马上接到:“我这么好看的姨妈,我肯定还要当小姨妈看啊。”


姨妈虽然不知道我这个什么梗,但见我的表情也知道我是在拿她打趣。又恢复了幸福的神情,要来掐我,说:“叫你总拿姨妈打趣,叫你总拿姨妈打趣。”温柔的拧了两秒,松了手。


我说:“我知道错了,姨妈,你看外面的风景多美。”


姨妈不说话,顺着我的视线看向窗外,看飞驰而过的树木以及村庄,星星灯火若即若离,我们两个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窗外,听着窗外的风声和“哐当哐当”


的火车疾驰的声音,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似乎只有和姨妈这样,我才能静下来心来,充满温情。


我不知道姨妈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想着躺在病床上的姨父,又或许去切身感受坐在她对面的这个男人她的外甥。


透过玻璃,我能看到姨妈精致的轮廓倒影在上面,时有时无让我感觉到虚幻。


我忽然想到,张宗盛的山丘里唱到“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大概就是这样的感受吧。


虽然得不到,但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这火车就像雪国列车那样,永无止境的疾驰。


抵达目的地,到了病房,除了简短的寒暄并没有太多的话,姨父和姨妈也没有额外的情愫相互倾听,不知道是因为有我在这里他们不好意思,还是他们本来就话少,毕竟是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哪能像小年轻。


倒是快中午的时候,姨父的姐姐刘小云过来了,她长得倒还有几分模样,却是个泼辣女人,早在没结婚之前,我就听刘慧提起过她的大名。


刘小云比姨父大两岁,自小对这个弟弟就是百般疼爱,之所以我们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就是她打的电话,夸张的说她的弟弟癌症往期要死了,老婆小孩都不在身边,比乞丐还可怜云云。


来了之后,自然免不了对姨妈的一番冷嘲热讽,明里暗里指责姨妈一个人去了北京过好日子,却把姨父扔家里不管。


姨父自小被这个姐姐管的服服帖帖,也不敢回一句话,任她在那里絮絮叨叨。


想来姨妈以前没少受刘小云的气,以致于姨妈不回应她也不反驳,刘小云见姨妈不搭理她,是来气了,说话也是难听。


刘小云说:“明知道他身体不好,还要跑去北京,还不想着回来,你是不是在北京那边有想好了。”


这个话说得确实很过分了,我清楚的看到姨妈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心里不由得心疼,彷佛被针扎了一般,而此刻,我那窝囊的姨父,似乎无动于衷,任由她的姐姐欺负她老婆。


看到姨妈那委屈的模样,我真的很想冲上去煽刘小云两巴掌,但毕竟她是长辈。


我克制住冲动,用强硬的口吻说道:“姑姨妈,你刚刚在那里嘀咕我姨妈也就算了,我姨妈在北京干嘛你不知道啊,要一直照顾刘慧,你还说这个话,何况你觉得当着我一个小辈的面,说我姨妈怎样怎样,你不觉得过分吗?”


估计刘小云也很少见人顶撞她,一时哑口无言,那有几分姿色的脸蛋被憋得面红耳赤,只是这红不同于姨妈那惹人怜爱的红,而是令人心中暗乐的红。

姨父躺在病床上看到这个情况,为了避免事情恶化,出来做和事佬,说:“大家都少说两句,姐你也真是的,萍萍刚回你就说这些,还当着小张的面。”


刘小云哼了一声,就出了病房,我偷瞄了姨妈,发现姨妈虽然眼圈还哄着,但露出欣慰的笑容看着我,我像是得到了某种奖励似的,心里乐开了花,想着要是刚才直接冲上去给这女人两巴掌该多好啊,让你欺负我姨妈。


在病房里待到下午,主治医生拿着片子过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医生,估计就是董阿姨口中的半桶水实习生。


一个劲的对我们道歉,说本来是个很简单的确诊,被搞到现在这么复杂,在得知我和姨妈二人特地从北京连夜赶回来后,是连连道歉。


当即我们给姨父办理了出院手续,而姨父被这个事情虚惊一场,感觉自己从鬼门鬼走了一遭重获新生。


姨妈暂时不跟我回北京,所以我独自一个先回去了。


到达北京已是傍晚,夜里的北京城虽然灯火辉煌,但寒风呼啸,比起江西来还是冷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姨妈没有和我一起归京的缘故,又或许因为和董阿姨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以至于我始终心不在焉。


刘慧开车过来接我,几日不见,看着刘慧那隆起大肚子,我的心里甚是愧疚。


回去的途中,我开车,刘慧坐在后座上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为了表现得正常一点,我也极力配合她的话题,免得她看出什么不妥,透过后视镜,看着刘慧白皙的脸蛋,虽然日渐发福,但模子里依稀有姨妈的感觉,我一时错愕。


刘慧透过后视镜看我盯着她,娇羞的说:“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啊,这么看着人家。”


我假装云淡风轻的说:“没有,好几天没看到老婆了,好好看看你”,然后打转向灯加速超过前面的大货车,继续说道:“在江西待了两天,回北京反而不适应了,车太多啦。”


刘慧笑着说:“你和我在北京打拼这么多年,我还头一回听说你不适应北京,以前那么艰苦的日子,也没看你有什么说辞,我看你不是不适应北京,而是不适应没有我姨妈的日子啊,啊哈哈。”


我继续开着车,没敢看刘慧,猜测她这话兴许是开玩笑,便也开玩笑的说道:“你这绕口令绕的,快把我绕晕了,哪有老婆这么说自己老公和姨妈的,那成什么了。”


刘慧说:“瞧把你急的,我就随口一说。”


我说:“我没有急啊,对了,别贫了,打个电话给你姨妈,告诉她我到了。”


刘慧好像这才想起了什么,嘟哝这说道:“哦哦,真是一孕傻三年,我把这茬给忘了,我姨妈打了好几次电话问你到了没有。”说着拿出手机拨打姨妈的电话,按了免提,好一会儿才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姨妈温柔的声音:“小慧,怎么了,小张是不是到了。”


刘慧咯咯的笑着说道:“是的姨妈,我接到你的宝贝外甥了,我平常坐个车好像也没见你这么关心嘛。”说着透过后视镜瞟了我一眼,不过我假装淡定的继续开车。


电话那头姨妈佯装生气的说:“越来越没个正行了,和姨妈说话也喜欢瞎说了,怎么现在才到啊,不是下午就该到了吗。”


刘慧笑着说:“哈哈,不逗老姨妈你了,他那火车到江西的时候就晚点了五六个小时,所以现在才到,得亏后面火车司机拼命的跑啊跑,不然要等到明天凌晨才到了。”


笑着说:“行了,老拿我和你姨妈打趣,多没劲啊,要打趣也要拿我和刘晴打趣,那才爽。”


刘慧不满的爽:“哎哟,美的你了,我姨妈难道差啊,我姨妈要和刘晴一眼年轻,秒杀她。”


话说这刘晴是我们的一个客户,典型的女强人,她丈夫当年就是受不了她的性格,所以跑到美利坚合众国泡洋妞去了,离异多年的她,带着女儿一路打拼,从一个做建材批发的小老板,做到现在已经手握好几个地产项目的大ceo。


不过这些倒还是其次,最主要是这女人长相和身材都是一流,偶尔那么几眼看去,和高圆圆倒有几分相似。因为第一次我和刘慧共同去拜访刘晴的时候,看的出神失了分寸,所以之后的日子里没少被刘慧挤兑。


我说:“行行行,就你姨妈厉害好吧,你姨妈漂亮。”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想着,姨妈和刘晴,外在方面还真是各有各的神韵,难分伯仲。


但姨妈的性格方面的确足以秒杀她,让人时刻觉得舒服没有压力,而刘晴则给人的感觉咄咄逼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感觉要把你看透似的,在某种层面来说,刘晴和姨妈的对比,就像炽热的火焰与平静温和的水对比。


虽然性格完全迥异,生活经历也完全不同,但她们两个给人的感觉似乎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回到家中已经是十点多,冲了个热水澡后,我的身心舒畅很多,但看着空落落的家里以及在厨房里热菜的刘慧,还是不免落寞,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不知道此刻的姨妈是否也有这种感觉,亦或是她已经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在想着我为何要欺骗她。


随便扒拉几口饭后,我便没了食欲。对坐在一旁看我吃饭的刘慧解释说:“刚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吃不下。”


刘慧揉着隆起的肚子说:“是吃不下还是吃不惯我做的啊,我做的可没我姨妈做的好吃。”


我说:“哪里的话,你干嘛老跟你姨妈较劲呢,那我以前吃你做的饭菜五六年了也没说什么啊。”


刘慧心满意足的说:“那就好,吃不下就别吃了,明天请老公大人吃大餐。

我说:“好的。”然后帮刘慧收拾碗筷,有时候想想刘慧也挺不容易的,这么大个肚子了,还要忙着忙那,不过好在年关将近,除了一点收尾的工程就是催收工程款了,其它倒也没多少事情。


因为坐了车的缘故,我感觉格外的累,而刘慧肚里的孩子已经四个多月,所以也睡得愈发的早。我们早早的上床睡觉,我侧着身子,闻着刘慧身上的味道,隔着睡衣摸着她隆起的肚子,想到一个新的生命在五个月后即将诞生,再想到昨夜和董阿姨的缠绵,在自责和悔恨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刘慧已经不在身边,想来最近几天为了收工程款,她应该去公司做对账单了。


因为昨晚吃的太少的缘故,所以醒来没一会儿我便感觉到饿意袭来,肚子咕咕的叫。我套上衣服,起身去客厅打开冰箱找吃的,好在还有几片吐司,也顾不得抹酱,便将冰凉的吐司卷成一团塞进嘴里。


吃完之后,我腹中的饿意没了,但内心的落寞再次袭来,想到几天前的早上,还可以吃姨妈备好的热腾腾的早餐,而此刻她却远在千里之外的江西老家,再想到她在伺候着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我的心里落寞了。


我回卧室继续躺下,拿出手机,找到姨妈的微信,她的头像还是那张站在喷泉旁,我帮她拍的笑颜如花的照片,好像换了这张头像后,姨妈就一直没改过。


在一阵瞎想中,我不自知的点到了小号上姨妈的头像,也许有时候人的身体的确比思想要诚实得多。看到姨妈那集结中国女人特有韵味的笑容。


虽然因为姨妈的冷淡,我已经很久没在小号上给姨妈发消息,但我还是决定试试,就像以前一样,用小号给姨妈发送了一个:“早。”


很快,姨妈回了一个:“上午好。”


我以为这么久没和姨妈聊天,姨妈早就忘了我的这个小号,没想到姨妈这次回复这么快,一时竟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发什么,不过也许不管我发什么,姨妈也会像往常一样,都不回我。


就在我想着要用一个什么惊艳的话题让姨妈和我多聊几句的时候,屏幕上显示姨妈发来的文字:“你好像很久没和我打招呼了。”这倒让我颇为意外,但既然姨妈打开了话匣子,我自然要接住。


我回复到:“是啊,主要是你太冷,而且我感觉你讨厌我,所以为了避免你讨厌我,我觉得默默的关注你就好了。”


姨妈回复到:“没有啊,我只是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聊天而已。”


看到姨妈如此坦诚,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回复:“那敢问美人姐姐,今天怎么就想着和我这个陌生人聊天了呢。”


姨妈回复到:“君子笃于义而薄于利,敏于事而慎于言,如果你再这么轻言,那我就不和你聊了。”


虽然姨妈是老师,也喜欢看书,但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很少掉书袋,没成想教训我这个小号,用起了古诗词,想来姨妈应该是真的有点生气。


我战战兢兢的回复到:“哈哈,我知道错了,不过您也不用搬陆贾老同志的话压我,我之所以轻薄,做不成君子,您有很大原因。”


姨妈回复到:“强词夺理,怎么成了我的原因了。”


我回复到:“因为加了你这么久,您都没肯好好和我聊两句,以至于我都不知道您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该如何称呼。”


姨妈回复到:“我叫柳月萍,微信名字就是我的真名,不过你以后可以叫我阿姨。”


一看到姨妈说“以后”,我的心里不免窃喜,想来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我回复到:“哦哦,这名字真好听,您的头像和您的名字一样好看好听,但是让我叫您阿姨多不好啊。”


姨妈并没有理会我的糖衣炮弹,回复到:“怎么不好,我都五十多的人了,你多大啊,看头像最多也就二十出头。”


看到姨妈发的这条消息,我哑然失笑,想着姨妈怎么能这么可爱,我的小号头像是当时随便在网上找来的胡歌的照片。


我回复到:“哈哈,我的阿姨,看来我真得叫你阿姨了。”


姨妈回复:“……”


我回复到:“这是胡歌,您老不认识啊,以前拍仙剑情侠传很出名的那个,后来车祸毁容了,所以退出演艺圈现在还没复出呢。”


姨妈回复到:“难怪我怎么看着眼熟,不好意思啊,误会你了。”


我回复到:“没事,没有误会不成方圆,我给您好好介绍下我自己,我叫杨涛,23岁,刚参加工作没多久。”


姨妈回复:“恩,知道了,我记住了。”


我回复到:“希望阿姨您这次记牢了,因为我记得上次和您说过,您还说我和您儿子同命不同姓,对吧。”


姨妈回复:“是的,和我外甥差一个字,我没有儿子。”然后又发送一条过来:“我外甥和儿子差不多。”


看到姨妈这么回复,我的心里一阵甜蜜,毕竟外甥和儿子,给人的亲近感完全不一样。想来姨妈也是把我当做依靠,给他们养老了吧。


我回复到:“恩,要是我有个您这样的姨妈该多好啊,您外甥肯定很幸福。”


姨妈回复到:“那可不嘛,前段时间我去女儿那里,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


看到姨妈发过来的文字,我能明显感受到姨妈的骄傲和满足,也许我的不安是多余的,姨妈压根没往那方面想。


我回复到:“好吧,难怪您今天肯搭理我了。”


姨妈回复到:“这有什么联系吗”


我回复到:“首先,您刚才说的前段时间去女儿那里把您的外甥养的白白胖胖,这说明现在您不在他们那里了,所以也就是说,您是因为离开您的女儿外甥才有时间和我聊,或者说才有闲情和我聊。”

姨妈倒也不虚伪,直接回复到:“哈哈,你挺聪明的,实事求是的讲,有这方面的原因。”


见姨妈这么回复,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回复到:“另外,我感觉,您对您外甥的感觉不太对啊。”


姨妈回复到:“不要瞎讲,不然我会拉黑你。”


虽然害怕姨妈拉黑,但我还是想试探一下,我回复到:“我没瞎讲,和您聊了这么几句,您一口一个外甥的,都很少听您说您的女儿,感觉和他们分开了,您挂念您的外甥。”


姨妈回复到:“瞎讲,是你说名字和我外甥一样,才说起他的。”


我回复:“没有,是您自己心里这么想的,才会跟我说的。”


良久,姨妈没有回复我,我发了几个问号,依然没有得到回复,这让我有点懊恼,后悔自己急于求成,破坏了这美好的聊天氛围。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刘慧打电话叫我去万达广场吃饭,我还是没能得到姨妈的答复。


刘慧在美团上定的餐厅,刚好是上回我带姨妈和董阿姨来的地方,刘慧表示看美团上的介绍,这里出了几道新菜,网友的评价都挺好的,所以带我过来尝尝。


在等上菜的空隙,刘慧拿出笔记本电脑继续做着对账单,而我则不免落寞,毕竟物是人非的感觉不好受。我掏出手机,打开小号,姨妈依然没有回复我。


中午人很多,等了很久服务员才上菜,我们点了三个菜,看上去感觉很好吃的样子。就在我要快要动筷子的时候,刘慧收起笔记本电脑,说:“等一下,我拍个照给我姨妈看看,让她馋馋。”


看来天底下的年轻的女人都一样,除了喜欢衣服包和美食,就是炫耀衣服包和美食了。刘慧惦着大肚子扶着桌子站起来,一个一个的拍了照之后,还不让我动筷子,说:“再拍个小视频给我姨妈看看。”


然后坐下对着碟子里精致的菜肴拍起来,不一会儿将摄像头对着我,边拍我边说:“姨妈,你看小张子,你不在这里,饭都吃不下呢,昨天就吃了两口饭,所以我今天带他过来吃点好吃的。”


一切拍好之后,刘慧说:“好了,老公大人,可以开吃啦。”说着自己也拿起筷子:“还别说,我姨妈忽然回去了,我一点都不习惯,感觉挺想她的。”


“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再心里默念着,但口头上却说:“哈哈,都多大个人了还想姨妈,自己也快当姨妈了,丢不丢人啊,快吃吧,不然待会儿凉了不好吃。”


刘慧嘟着嘴表达她的不满,但很快就被美食给俘获,一边吃一边和我说对账单的事情:“老公,现在对账单基本上都做好了,也发给各个甲方的财务了,就只有万市公司那边的没做完。”


我边吃边说着:“哎,这鱼做的真心不错万市公司是我们的大头啊,今年的工程款应该有两三百万还没收到吧。”


刘慧用纸巾擦了擦嘴巴,说:“是的,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涉及到之前我们做的那个小区,当时和他们老板刘晴谈的,她说的不开票。


但前几天他们财务又说要开票,因为我们当时报价就是不开票的价格,如果要开票我们就得损失17个点,我想过两天其他的款项都做完了,去找他们老板一趟。”


我颇为不爽的问道:“大概多少钱啊。”


刘慧说:“就是嘉盛名都那个小区,咱们和他们签的第一个合同,当时装修款不是四十多万嘛,后面的全部都是含税价格了。”


我说:“四十多万也有七八万了,我们辛辛苦苦做一年,除去给包工头和材料钱,也没几个钱,不能就这么没了。”


刘慧继续边吃边说:“是啊,够给我以后的儿子买好多奶粉了。”


我说:“确实是的,最关键是,当时咱两都在,确实是拿刘晴说不开票的,所以我们才报那么低的价格,这样吧,过两天我帮你去走一趟。”


刘慧说:“好啊,你去比我肯定好多了,好歹我老公以前也是做业务的,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啊,不能和第一次一样那么失礼了。”


我尴尬的笑着说:“哈哈。不会啦,那次纯属意外,纯属意外。”


刘慧说:“那就最好,和我姨妈这样的大美人相处这么久,相信你也基本上都能把持住了,哈哈。”


我故作不满的说:“又来,怎么老拿你姨妈打趣,看看你姨妈给你回什么没有,是不是想过来吃,我们给她快递过去。”


刘慧拿起手机,说:“我姨妈就回复三个字,慢慢吃,什么鬼啊,昨天还一个劲的问我你到了没,今天就这么冷淡,真是年期。”我苦笑着,其、因为心里也猜不透姨妈的想法。


吃过饭后,我和刘慧一起去了公司,在办公室里背着刘慧,我打开小号,看到姨妈刚刚给我发的消息:“我看了聊天记录,我并没有多提我的外甥,你瞎说。”


看到这条消息,再一次感受到姨妈的可爱,竟然还特意去看聊天记录,便回复到:“既然没有,那干嘛还要去看聊天记录,。”


发过去之后我的心里像吃了蜜糖一般,甚至能感受到屏幕那端姨妈的脸蛋变得绯红。


我用小号和姨妈愉快的聊着,虽然都是一些比较琐碎的日常,但每天这么聊着,感受到姨妈在屏幕那端的气息,我觉得也挺幸福的。


通过和姨妈的聊天,我慢慢的将自己的身份塑造成一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独自一人在外打拼,姨妈并没有起疑心,也许是因为这些东西在往前几年里,都是我真正经历过的,所以说出来也会觉得自在真实。


而姨妈也变得相对健谈,和我说一些她的情况,虽然我都知道,但还是假装特别感兴趣的样子,不过让我失望的是,姨妈没对自己的情况说谎,却也没有给我一些我认知之外的东西,每次我想要进一步,稍稍表现出暧昧的气息时,就被姨妈巧妙的避开。


北京的冬天越来越冷,我成天缩在办公室都懒得动,打电话到刘晴的公司,她的秘书说她目前在国外,可能要一个月才回来,对此我还是有几分失落的。


和董阿姨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因为上次和她在酒店做过一次后,不安始终伴随我左右,而我也明显感觉到她对我也没了做之前的那股子热情和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