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与妽的性事*妇乱子伦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21 08:19:32

张小天心中感动不已,眼眶里也噙满了泪水,只有大哥知道自己在矿洞下面的遭遇,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会颤抖不已,可是即使告诉了大哥,他真的能为自己报仇吗?


不见得!


老张现在就是个两眼抹黑的瞎子,能为他做什么?


“大哥,你想多了,要不是矿洞里那些工友的话,我还回不来呢。”张小天假装笑道。

老张听出张小天言语中的苦闷,心中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文学

不过既然张小天不愿意说出来,老张也不会继续逼问,这样只会让弟弟终日沉浸在过去的仇恨中,老张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张小天看到瞎子哥哥如此担心自己,心中也是暖呼呼的。


只是一想到以后将以泪洗面的媳妇刘淑媚,张小天就十分过意不去,他攥紧拳头,现在的自己就是个废物而已,根本算不上是什么男人。


现在的他倒是有些羡慕老张了。


哥哥虽然是个瞎子,可他还是个完整的男人,能够做很多事情。


想到这里,张小天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他拉住即将要离开房间的老张,老张心中奇怪,可还是装出诧异的表情道:“弟,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话要交待我?”


张小天叹了口气,让老张坐在床边。


他看了眼房间门确认屋外没人偷听之后才拉着老张的手说道:“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如果你不帮我的话世界上就没人能帮得到我了!”


老张见张小天语气如此郑重,便知道是重要事情,他连忙道:“你说。”


“哥,我想请你……请你照顾好媚媚,是我对不起她,让她守活寡了。”张小天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屈辱,同时他还对老张说道:“我那玩意已经没用了,就连医生都说下半生别指望有那方面生活,可媚媚还很年轻,我要是跟她离婚的话她肯定不愿意,所以我想请大哥照顾好她。”


老张吓了一跳,总觉得张小天话里有话,便不解道:“弟,你说这话是不是看不起大哥,我是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会替你照顾好媚媚,至于那方面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那样会伤害到她。”


“大哥,你好好考虑,媚媚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张小天一再坚持。


老张见张小天情绪极为激动,知道此时要是不答应他的话恐怕会出什么事情,他知道张小天的意思是要在男女之事这个问题上照顾刘淑媚,可是老张对张小天心有愧疚,也做不到一口应承下来。


“哥,那就拜托你了。”


老张还想说些什么,看到张小天眼中的绝望后便叹了口气道:“那好吧,我尽力。”


至于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老张还不知道,而且老张对这个漂亮弟妹确实有着倾慕的想法,但至少现在他在做不到弟弟刚受伤,他绝对不能有这种想法。


况且,他还刚刚得到了林莹莹。


老张怀着心事走出了房间,正好看到陈惠芳也准备走进张小天房间。


陈惠芳看到老张之后也连忙将他拉到屋外头,她压低声音说道:“大天,我知道你对你弟妹有点意思,之前是没办法,可现在小天都成这样子了,这件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妈,你别胡说,我没有!”老张心中一惊,连忙摇头。


这件事情他绝对不能承认,不然的话只会害了刘淑媚和他自己,要是让弟弟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保不准他会不会做出偏激的事情来。


陈惠芳下意识看了眼周围,见没人后才拉着老张的手说道:“你是我的儿子,你有什么心事难道我还不知道吗?是妈对不起你,让你看不到东西,也是因为这个才让你找不到婆娘,现在小天丧失了那方面的功能,媚媚下半辈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我刚才已经试探让她跟小天离婚了,可她死活不愿意,还说要当咱张家的鬼。”陈惠芳叹了口气说道,也揪心得很。


老张张了张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陈惠芳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说道:“我也不要你做什么,怎么说也要给咱张家留下血脉,延续香火,不然你爹以后怎么面对张家的列祖列宗?”


“妈,这件事情我说了不算,我这里没什么问题,你还是问问小天和媚媚吧。”


老张知道自己拗不过陈惠芳,便不再挣扎。


陈惠芳这才露出笑容,而后才说道:“这就对了,不过这件事情你先保密,暂时不能让小天知道,明白吗?”


“小天刚才已经和我说了这件事情,他也想让我照顾媚媚,只是我……”老张顿了顿,没继续说下去。


陈惠芳又是一阵唉声叹气,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瞎了眼,一个去工地里竟然没了卵蛋,要不是还要撑起这个家的话,陈惠芳都想死了算了。


老张知道看着眼眶通红的陈惠芳,深深意识到这件事情对他们家打击太深了。


“小天,你放心,哥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老张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他不想看到弟弟的下半生就这么被毁了,即使他现在眼睛不瞎了,可他也没有能力撑起整个家庭,所以老张心中多少也是有些无奈的。


弟弟出事前后都有一个星期了。


按理说即使张小天是被人在矿洞下欺负的,可既矿地那边宣称弟弟是遭遇了矿难,再怎么说也会有一笔赔偿款,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老张一家连根毛都没看到,这令老张心中气愤不已。


这件事情,一定有猫腻!


晚上,老张给林莹莹和张萍萍打电话交代完这边的事情。


到了第二天,老张拄着盲杖来到村委会外面,他要找李富贵讨要个公道!


李富贵是村长李铁牛的儿子,同时还是村里的主任,平时骄横得很,而且张小天去矿洞的工作也是李富贵一手安排的,若说上面有赔偿款下来的话一定要经过李富贵这里。


老张早就知道李富贵不是什么好人,之前村里他风气就极差。


弟弟张小天被人欺负的这件事情十有八九和李富贵脱离不了干系,至少老张是这样认为的,他拄着盲杖敲了敲村主任的办公室门,里面传来李富贵不耐烦的声音:“谁啊,找我有什么事情!”


“是我,我是老张,是张小天的哥哥。”


办公室门被打开。


李富贵皱着眉头扫了眼站在门口的老张,眼中露出了戏谑之意,一个瞎子而已,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还好,可要真是为了张小天那件事情而来的话,李富贵也不会手下留情。


要怪就怪张小天那个愣头青不懂规矩罢了,怪不得自己。


他眼中的戏谑被老张看在眼底,老张当即就知道这件事情果然和李富贵有关系,他也不和李富贵扯大皮直接说道:“主任,我家张小天一个星期前在矿洞出了事故,上面怎么没有赔偿款下来,要知道张小天是我们家里的支柱,现在没了他咱家都快揭不开锅了,你要是见到了赔偿款的话可不可以给我们?”


老张尽量把自己语气放得够低。


现在的他还不是李富贵的对手,要是激怒李富贵的话自己没什么好果子吃,而且李富贵在村子里的势力很大,只要吹个口哨就会有不少人呼应他。


李富贵当即露出了愤怒之色,这瞎子居然还来找自己要赔偿款?


“什么赔偿款?我这里没有,你们居然还有脸要赔偿款,也不回家问问你们家张小天在矿洞里做了什么事情,要不是他的话矿洞至于损失如此严重么?”李富贵冷哼一声,看了眼老张后继续说道:“要赔偿款没有,相反我还想找你们家张小天赔钱呢!”


“这小子去了矿洞里之后不按规矩行事,让矿方损失严重,也幸好他出了事,要不然的话卖了你们家的地都不够赔偿的!”李富贵说道。


老张心中气愤不已,看来李富贵是打定主意不给他赔偿款了。


这就算了,李富贵还含血喷人!


张小天的伤势分明就是被人揍的,老张扫了眼李富贵的桌面,意外发现那儿有一份赔偿款的通知书,不用说他都知道这是给弟弟的赔偿款!


可这家伙居然还说没有赔偿款这一回事,李富贵就是在欺负他们家没男人。


李并暗自握紧拳头,李富贵见状眼中也多了几分戏谑之意,他坐回到自己的位置,把赔偿款通知书在老张面前扬了扬,反正这瞎子啥也看不到,根本不用担心会出事。


可他不知道的是,老张并没有瞎。


老张看到了赔偿款那个数字,的确是笔大数目,要是能拿到手的话能确保这几年日子不会太艰难。


李富贵居然欺负自己看不到!


老张心中冷笑不已,可他也没有丝毫办法让李富贵吐出来,他有些焦急地说道:“主任,这笔钱对我们家来说很重要,希望你有点良心,不要做恶人。”


“你特么是什么意思,要是有赔偿款的话我会不给你们家吗,你把我李富贵当做什么人了,我爹是村里的村长,不是你爹那种窝囊废,我在村子里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李富贵突然暴起,推了一把老张。


老张躲闪不及,身形踉踉跄跄。


他面色十分难看,心沉到了谷底,看来李富贵怎么说都不会吐出来了。


可现在的他也不能硬碰硬,至少现在他不是李富贵的对手,老张正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李富贵忽然喊道:“大壮,来送一送这个臭瞎子。”


老张面色更加难看。


紧接着,就走来一个魁梧有些痞气的男人。


这个人叫大壮,以前和老张有过私人恩怨,李富贵这分明是要给自己点颜色瞧瞧。

大壮很快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他挡住了老张的去路。


即使如此,老张只能装作门口没人,他硬着头皮走了上去,还没碰到大壮呢,这家伙就一把将老张推倒在地上,哈哈笑道:“哈哈,你这个死瞎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也敢来村委会闹事!”


“我看你就是故意撞到我身上来的,我今天就要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老张这时候不能暴露自己没瞎这件事情,所以也不能反抗大壮,他只能跌坐在地上说道:“大壮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是来问小天赔偿款的,不过居然没有,白跑一趟了。”


大壮冷笑连连,根本不理会老张的套近乎,老张心中也暗道糟糕。


大壮是村里有名的壮汉,据说一餐能吃一斤猪肉,所以大壮长得也比别人要壮硕,现在的老张对上大壮几乎没有任何的胜算,老张正要从地上爬起来,大壮又是一脚踹来。


老张躲闪不及,被踹了个狗吃屎。


“大壮啊大壮,你就是个废物,连自己的媳妇都差点被我搞了知道不?”老张心中暗道,以此来安慰自己。他和大壮的恩怨就是在他还没有瞎的时候,和大壮的媳妇有过一段。


李富贵看了眼大壮,后者当即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的确拿到了那笔赔偿款,数额还不低,不然的话李富贵也不会见财起意从中拿走,他还分了些钱给大壮,让这个狗腿子更加卖力地跟在自己屁股后面。


大壮心领神会,这件事情可不能让老张传了出去。


他对老张拳打脚踢,怒道:“狗一样的东西,主任是那种人吗,你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主任是什么人?他不会贪污了你弟弟赔偿款,反而是你弟弟需要赔偿人家损失,人家没追究就算是好的了,你还像一条狗一样来找主任?”


“我是看不过有人污蔑主任,下次你可要注意点!”大壮说道。


老张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他只能蜷缩在角落里。


原来李富贵和大壮早已经狼狈为奸,垄断了村子里的不少事务,甚至老张还怀疑李富贵已经贪污了不少钱,不然的话他一个村主任怎么能在县城里买了套房?


“这些该死的玩意,我早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老张暗道。


大壮就不用说了,他媳妇迟早也会是老张的胯下玩物,给他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到最后,老张是拖着伤躯回到的家里,陈惠芳见状急忙迎上来哭喊道:“大天你这是干啥去了,小天已经出了事,我不想看到你也出事,你到底是咋了?”


刘淑媚出来看到老张之后也是满脸的担忧之色,老张如实将今天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两人。


两人听得心惊肉跳,随即陈惠芳骂咧咧地说道:“这李富贵和大壮就不是个东西,连小天的赔偿款都要贪污,他们还是个人吗?不过大天你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了,李富贵他家在村子里一手遮天,要是被他弄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们说话的。”


刘淑媚也是点点头,应和道:“是啊大哥,现在人家是村里的主人,说啥都是对的,咱不能去招惹他。”


老张还想要反驳二人的观点,难道任由李富贵和大壮欺负到头上来吗?


那样的话自己还算是什么男人?


不过他为了不让二人担心,只能老老实实地说道:“妈,媚媚,你们放心,我以后不会做那种傻事了,不过小天这件事情到现在还没解决呢。”


陈惠芳和刘淑媚都叹了口气,能有啥办法?


几人说了一会儿后就各忙各的去了,这时候张小天也从屋里走了出来,经过半个月时间的修养张小天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除了那方面功能之外。


张小天见陈惠芳和刘淑媚不在,便面带苦涩地对老张说道:“哥,以后你不要去见李富贵那些人了!”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怀疑我这件事情就是李富贵从中动手的,可是知道咱又能有啥办法?妈刚才说得对,李富贵是村里的村支书,他爹还是村长,咱不是他对手,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老张闷声不吭,他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弟弟,你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为难自己的。”老张说道。


张小天点了点头,他怕就怕哥哥太过冲动为了自己的事情和李富贵打起来,到了那时候李富贵就真的有理由将老张打死了,到时候只要找个地方一埋,啥事都没有。


老张心情郁闷,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忽然,老张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


她或许有办法!

这人便是王翠兰!


王翠兰是村里妇女委员会的会长,她权力也不小,根本不用担心被李富贵一家人盯上,现如今也只有王翠兰能帮到自己了,老张心想。


老张一连在村里晃荡了几天时间,硬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天终于让老张找到了机会,他在村里后山的池塘里见到王翠兰正在里面洗澡,他能来这个地方其他人也见怪不怪了。


一个瞎子而已,没有人会和他计较什么。


虽说老张是怀着目的来这里的,可还是被王翠兰的身段给吸引住了。


王翠兰是妇女委员会的会长,她丈夫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现在她还是一个人过呢,老张坐在池塘边欣赏着池塘里王翠兰白皙的身子,一下子就来了反应。


这些天来他忙前忙后,几乎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


老张又再次看到了女人的身体,腹部那团火自然而然地升了起来,简直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烧个干净。


虽然王翠兰不比林莹莹,但却比在按摩店里的女人有味道的多。


他回了回神,看到王翠兰准备上岸穿衣服,他也拄着盲杖摸索到了王翠兰放衣服的地方。


王翠兰被突然出现的老张吓了一跳,还是个男人,她正想要尖叫出声让村里的汉子来揍这个色狼,不过她很快就发现原来是老张这个瞎子,便不由收回了心思。


老张虽然一直住在城里,但他是个瞎子,村里人都知道。


王翠兰放下心中的警惕,将捂在胸口前的双手挪开,露出了白花花的胸脯。


老张下意识地斜视了眼王翠兰的胸脯,让他喉咙发干,裤裆里的那个玩意也在发出饥渴的示意,昂首挺立起来,即使如此老张还是若无其事地来到王翠兰的放置衣服的不远处开始解开裤头。


王翠兰心说这瞎子在干嘛呢。


她走过去一看发现老张正对着一棵树嘘嘘,起初王翠兰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是看到了老张那家伙的时候嘴巴都张得大大的,足以塞进一个鸡蛋!


老张的资本也太足了点!


王翠兰甚至都忘记了穿衣服,而是呆呆地看着老张那玩意。


自己死去的丈夫也没有老张的三分之一规模,王翠兰已经守寡多年,也没能给丈夫生下个儿女,一个人生活的她难免会寂寞难耐,此前这种寂寞被她压在心底,现在目睹了老张那玩意之后终于如火山爆发般迸发出来!


而且,老张虽然四十多岁了,但长得确实不错,有成熟男人的味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