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 三级很肉很黄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21 08:33:55

稍稍琢磨一下,沈芳芳拨弄着肩头垂落的长发,羞赧的说道:“牛壮,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过家家时,你跟我说长大以后要娶我吗?”



牛壮裂开嘴笑了,一脸的傻模样,“娶芳芳,娶芳芳。”



沈芳芳眼神中透漏出厌恶的色彩,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温言软语。



“牛壮,现在我家起火了,我上学都没有学费和生活费了。学校一听说我家起火,立刻就把我给撵回来了,不让我再上学,说是等凑齐学费再让我去上。”



“可是我想上学,我真的好想上学,我还想着等上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多赚点钱养着你,这样我们就可以真的在一起了,然后给你生娃娃,给你买更多的牛……”



一通诉苦加一通美好的幻想过后,沈芳芳抛出了最终目的。


 文学


“牛壮,你能不能把牛给我呀,让我卖掉,然后凑学费和生活费。这样等我以后毕业了,就可以赚更多的钱,给你买更多的牛。等咱们结婚时,让满院子里都是牛,好不好?”



牛壮当时就乐的合不拢嘴了,连忙兴冲冲的点头,“好!”



沈芳芳喜上眉梢,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把牛壮给骗了。



老妈昨天还又是污蔑又是耍赖的,何必呐,对付个傻子而已,几句谎话就足够了!



她愈发的得意,然后恭维了一句牛壮是好人后,就吩咐道:“那你把牛牵我家去吧!”



话撂下,信心十足的沈芳芳转身就走。



那双裹在大长腿上的肉色丝袜,在太阳下还泛起闪闪银色,看着真性感。



还有那粉色短裙下的小娇媚,随着步伐扭来扭去的,很是诱惑人。



牛壮看的过瘾,眼珠子直勾勾的,恨不能拐个弯钻进裙子里面去。



可牵牛的事情,不干。



沈芳芳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动静,好奇的转身来看,就看到牛壮满脸傻笑。



她催促道:“快牵牛啊,赶紧跟我走,我还着急回学校呢!”



牛壮咧着嘴笑道:“不牵。”



沈芳芳愣住了,“你刚才明明答应我的,怎么又不牵了?”



牛壮一本正经的指着那两头牛的牛腚,一字一顿的说道:“牛、壮。”



他的意思很明确,一头牛叫‘牛’,一头牛叫‘壮’。



合起来,牛壮,这两头牛是他牛壮的。



沈芳芳当时就明白了,牛壮,不给牛!



这让她有些急眼,原本还以为挺顺利一事儿呢,没想到牛壮光答应不干活。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总不能……色诱这个傻子吧?

色诱的念头在沈芳芳脑海中刚萌芽,随即就被她狠狠的掐死。



色诱牛壮,牛壮配吗?



虽然他长相不错,身材也挺好,但这些都无法掩盖他傻子的本质!



眼神中的厌烦色彩消失,沈芳芳继续甜言蜜语。



她诉说着现在多么的需要钱,将来嫁给牛壮后的生活又会多么的美好。



直说的她口干舌燥了,牛壮终于再次答应,“好,娶芳芳,过好日子!”



但到牵牛的时候他又不动弹了,还第二次隆重的介绍那两头牛,“牛、壮。”



把沈芳芳给气的啊,她都觉得牛壮这货是不是在故意玩她。



要不是牛壮都傻好几年了,她真心会这么认为。



深吸几口气,竭力平复胸中的郁闷,沈芳芳这才重新挂起笑脸。



先前被掐死的色诱念头,这会儿也重新浮现在脑海中。



虽然她不想这么做,觉得牛壮这个傻子不配,可毕竟在老妈面前夸下海口了。



于是她扭动着上身,任身前的傲娇在紧身T恤上不停磨蹭着。



“牛壮,那咱们不牵你的牛了,咱们换个办法帮我。你呢,过会儿出去就跟人说,火其实是你玩火时不小心点燃的。我家买了保险,只要能证明不是我们家的原因,保险公司就会赔钱。”



牛壮咬着指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你骗我,警察叔叔会啪的一枪打死我。”



沈芳芳都气乐了,这警察叔叔的子弹不要钱呐,你偷头牛就啪的一枪打死你?



不过心里话可不能说出口,她说,“哎呀,牛壮,警察叔叔发现你是傻的,不会管的。到时候我和村里人都会给你证明的,连我们家都不追究了,警察叔叔也就不管你了。”



边说着,沈芳芳边伸出手,羞赧的抓住了牛壮胳膊,轻轻摇晃着。



“好牛壮,乖牛壮,你就帮帮我嘛,只要你出去承认是你放的火,就行了。”



沈芳芳一个劲的死缠烂打着,就想骗牛壮承认自己放火。



牛壮又不是真傻,他哪会承认,这一承认沈家直接就把牛拉走了,要补偿天经地义。



所以,他只是一个劲儿的傻笑。



甚至还故意在沈芳芳拉他胳膊晃动时,去触碰那条裹在肉色丝袜的大腿。



不得不说,这大腿配上丝袜是性感哈,不光看起来过瘾,摸起来也滑滑的,手感真好。



牛壮都想再往深了摸摸,去感受下沈芳芳那两条大长腿当中间,是不是也那么光滑。



感受到大腿被指头撩弄,沈芳芳心中泛起了浓郁的厌恶感。



这都活20年了,还没哪个男人碰过她大腿呢,没成想竟然让牛壮尝了鲜。



她有些羞恼,可是一看到旁边那两头价值近万的牛,她就忍下来了。



摸一把大腿,近万块,这买卖值啊,反正又少不了块肉,更失不了贞操。



见牛壮低头盯着她那双丝袜大腿看,沈芳芳也就狠下心来。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就是双腿么,摸摸就摸摸了!



所以还不等牛壮耍心思的,她就自觉握住了牛壮的大手,往腿上蹭了过去。



在触碰到那条光滑的大腿后,她更是带着那只手,轻轻爱抚着,游动着。



“好牛壮,你就帮帮我嘛,好不好?”



性感的小嘴儿凑在牛壮耳边,细腻的声音就跟小情侣在说情话似的。



而且沈芳芳身前那被紧撑起的T恤,恰好就落在牛壮的视线中。



近距离的观看,虽然没孙晓芬的那么过瘾那么有震撼力,可却有另一番美妙。



这根本就不是靠大来吸引人的,而是优美的轮廓,完美的形态。



虽不小,却精致,估摸着该跟件艺术品一样,让人摸在手里狠狠陶醉在心头。



惦记着这份曼妙,牛壮也就毫不客气的直接伸手凑了上去。



沈芳芳还在带着一只大手在大腿上游动着,哪成想身前竟突然传来抓握感。



她低头一看,牛壮的另一只大黑手正抓在她前面,放肆的揉捏着呢!



沈芳芳当时就羞急到不行,更是有酥麻的感觉从那里传来。



她红着脸羞声急道:“傻子,你干什么,快把你的爪子拿开,拿开!!!”



牛壮却是不松手,他心里正美着呢!



这么娇媚的好东西,又那么富有弹性,一捏就会立刻弹起,多棒啊!



所以他不光不松手,反倒还更用力气了,使劲的揉搓着,要给沈芳芳弄爆似的。



那种钻心的疼,直把沈芳芳给疼的呲牙咧嘴,想要挣扎逃离。



可是那里就好像被铁钳给捏住了似的,怎么挣扎也逃不开,反倒还更疼了。



而且不单是疼,疼过之后还会有一种强烈的酥麻感传遍全身,让她几乎没了力气。



“嗯,牛壮,别弄了,别弄了,我好痛,好难受,牛、牛壮,求你了……”



沈芳芳急促的娇喘着,艰难的向牛壮展开央求。



她现在不敢斥骂了,惟恐换来牛壮更加暴躁的举动。



可牛壮依旧不撒手,甚至落在她大腿上那只手更加的肆无忌惮。



粗糙有力的大手在她丝袜大腿上使劲的磨蹭着,手上的茧子直刮的她丝袜都拉丝了。



而且那茧子穿透丝袜摩擦在大腿上的时候,还让她有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觉。



她直感觉,那羞人的地方,竟然开始发热了,就跟有小炉子在烘烤似的。



明明很难受,可是她又觉得好舒服,好刺激,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牛壮也很刺激,这两天在孙晓芬那熬的他火烧火燎的。



这会儿弄到了论美貌不亚于孙晓芬的沈芳芳,他当然得占够了便宜。



所以他的手特不安分,游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直往裙子最深处走。



沈芳芳感受到牛壮手掌的不安分,当时就害怕了。



尽管那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觉让她很痴迷,可她真的不敢继续。



20年了,从懂事起连大腿都没让男人碰过,更别说那个地方了。



她连忙一把按住牛壮不安分的大手,红着脸羞急说,“牛壮,我生气了!”



可哪成想,她话刚说完的,牛壮也气呼呼的重复道:“我生气了!”



他不光说,他还拿手往下指。



沈芳芳顺着他的手指往下看——



我的天,可不是生气了怎么的,那么大,裤子都快撑破了……

只一眼,沈芳芳就不敢看了,吓的连忙闭上眼睛。



太凶了,即便是隔着裤子,她也能感受到那种狰狞的凶意。



只是身前的刺激导致那里实在太难受了,她又本能的希冀着什么。



忍不住的,她还是偷偷睁开眼睛,继续打量向牛壮的那里。



发现沈芳芳的小心思,牛壮炫耀似的挺动着腰身,更是往沈芳芳那凑去。



沈芳芳当时就急眼了,赶紧往后撤,可前面还被牛壮捏着呢,好痛!



实在没办法了,沈芳芳只好拿小手捂住了那里。



刚捂住的,就被狠狠撞了一下子。



她当时都惊了,简直不敢相信,竟然会那么结实,跟钢铁撞击似的,非常有力量。



这要是被牛壮给进去……



单是幻想下,沈芳芳都觉得那将会是撕心裂肺的剧痛。



实在不敢想象下去了,更不敢任眼前的旖旎继续。



于是沈芳芳向牛壮展开了央求,“好牛壮,到底怎样你才肯答应我嘛,你先放开我。”



听到这话,牛壮心里美滋滋的得意着,但脸上却一副老实巴交的委屈。



“我答应你,我愿意承认火是我放的。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不能再惩罚我了,你赶快给我变小,我那儿都快爆炸了!”



沈芳芳原本听到牛壮答应下来还挺高兴的,可是听到条件却是哭笑不得。



她解释道:“这不是我惩罚你的,是你自己的原因。”



牛壮更委屈了,“怎么可能是我自己呢,明明是碰到你后我那儿就变大了,这肯定是你在惩罚我。芳芳,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你快帮我弄小吧!”



这事……沈芳芳也没经历过啊,她哪知道怎么才能让男人的那里变小。



倒是偷偷看小电影的时候发现,男人做完那种事情后就会变小了。



可是,她总不能为了不到一万块钱,把自己身子给交代出去,而且还是珍贵的第一次。



沈芳芳琢磨着,要不就拉倒吧,反正本来也是坑傻子,坑不到就算了。



可转念一想这傻子都答应承认放火了,这即将到手的一部iphoneX,她真舍不得。



于是思来想去的,她就惦记上了网上说的男人拿手开飞机。



既然男人都行,那女人的手,应该能行吧?



虽然想想挺羞人的,要让她亲自动手给牛壮弄出来。



可为了同学们艳羡的目光,为了在老爸老妈面前长脸,她决定弄一次。



只当是不小心摸到狗那里了,反正小时候又不是没碰过……



心里打定了主意,沈芳芳也就不多纠结了,红着脸将牛壮给喊进了屋里。



“牛壮,我可以解开我对你的惩罚,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等完事后出去跟人承认,昨天早上我家那把火是你放的,这样我就解开你的惩罚。”



听到沈芳芳的话,牛壮脸上挂起了标志性的憨傻笑容。



“我答应你,解开惩罚后我就出去说,我要是不说的话,我就是小狗!”



得到牛壮郑重的承诺,沈芳芳这才放下心来,让牛壮把裤子脱了。



牛壮问为什么要脱裤子,沈芳芳红着脸没好气说,“让你脱你就脱,那么多废话。”



挠了挠脑袋,牛壮这才把裤子脱了。



看着他那傻里傻气的模样,沈芳芳嗤之以鼻,眼神中斥满不屑。



只是这种不屑的目光,随着牛壮裤子的脱掉而瞬间被惊骇所取代。



她知道大,可远没想到大的那么过分,这还是人身上该有的东西吗?!



而且那么老长,这要是真的吞进去……会、会活活弄死人的吧?!



沈芳芳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这不是馋的,而是给吓的。



她甚至都有些后悔,后悔心里生出用手帮牛壮解决的建议来。



只是事已至此,再多的后悔也没用。



沈芳芳深吸口气,鼓足了勇气,这才敢正视牛壮那里,拿手轻轻握住。



在触碰到的第一时间,沈芳芳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特别急促,比跑完千米还厉害。



而且手心中还传来灼烫的感觉,直让她口干舌燥,那里还火烧火燎的难受着。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不敢去想,只能一门心思的胡乱揉弄着。



这时候的牛壮,却是舒服到不行。



沈芳芳那温柔的小手,让他充分享受到了爱的抚慰。



尤其是沈芳芳羞红的俊俏脸蛋儿,更是让他看在眼里爽在心头。



不过当他看到那件紧身T恤里的美好随呼吸上下起伏时,心里就有了更多的贪婪。



于是牛壮伸出手,摸向了沈芳芳的那里。



眼瞅着那只罪恶的大黑手又要玩弄自己那儿,沈芳芳当时就急了。



她羞恼道:“你干嘛,别弄了,你那只大黑手把我T恤都摸黑了,让人看到像什么啊!”



牛壮‘哦’了一声,还真就乖巧的把手给收了回去。



可是,下一瞬他就惊喜万分的说道:“我有办法了,你把衣服脱掉,这样我就摸不黑了,别人也就看不见了,芳芳你说我聪明不聪明?”



沈芳芳都快羞疯了,她都不知道牛壮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怎么这一波波的傻气冒出后,全都把她套在里面了。



虽然是奔着两头牛来的,可到眼前为止,牛毛都没捞到一根,便宜却被占去不少。



这辈子第一次被男人摸上面,第一次被男人摸大腿,第一次接触男人那里……



这么多的第一次,全都在今天早上给牛壮拿走了。



可牛壮付出了什么?细想想,毛都没付出一根,那玩意儿反倒露出一条!



沈芳芳都觉得有些窝火,要不是牛壮先前答应了,她现在都想转身走人!



只是终究舍不得那两头牛,所以她只好强忍着对牛壮的羞恼,不说话继续抚弄着。



可抚弄了一会儿后,她又受不了了。



不是牛壮又要求干啥,而是沈芳芳自己难受的厉害。



就这么零隔阂的接触着牛壮那里,她身子实在太难受了,尤其是那里。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那里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超级痒,直想伸手进去挠挠。



而且是随着对牛壮那儿玩弄的越厉害,自己就会越痒痒,连心都痒痒。



于是,沈芳芳忍不住了……

刚才牛壮的大黑手在身前肆意亵玩时,沈芳芳虽然很羞恼,但却感受到了舒服。



现在回想起来,那种舒服感真的很美妙,应该可以会让她那里的难受舒缓些。



只是就这么直接说让牛壮帮她弄,她还真觉得挺羞人的。



想来想去,沈芳芳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理由。



她羞红着脸蛋儿对牛壮说,“算了,为了解开你的惩罚,你……摸摸吧!”



说完,她就扭头望向一旁,不敢再看牛壮,脸上斥满羞意。



她琢磨着,摸摸也就摸摸了,反正T恤里面还有件罩罩儿,也不算真的接触到,但是那种舒服刺激的触感应该是一样的。



听到沈芳芳的话,牛壮暗暗笑了,他就知道沈芳芳肯定会忍不住。



伸出手,他探进了那件紧身T恤内。



手掌接触着滑腻的肌肤,最终抚弄到了温热的罩罩儿上。



那罩罩儿光滑、温热,被沈芳芳那里的美好给彻底充盈起来,手感特别棒。



只是再棒也是层隔阂,牛壮不想跟沈芳芳的那里有隔阂,所以一把就给拽掉了。



边拽他还边嘟哝,“怎么有块破抹布啊,正好我留着擦手……”



沈芳芳正为身前感受到的揉捏刺激而享受呢,哪成想牛壮突然给她把罩罩儿拽下来了。



而且动作特别野蛮,她甚至都能听到肩带被撕开的‘哧啦’一声。



随着粉色的罩罩儿从T恤内被拽出,沈芳芳大羞不已。



她远没想到,上半身的最后一层遮羞布,就这么轻易的被牛壮给撕扯下来了。



这会儿,没了罩罩儿的舒服,她那正傲娇的挺在T恤上。



T恤本就紧身,这没了罩罩儿的‘掩护’,其完美轮廓彻底暴露出来。



甚至于都不用仔细看,只一眼就扫看出她那件紧身T恤上的两处娇媚。



可下一瞬,那两处娇媚的轮廓就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只大手。



那两只大手特别的不安分,在那上面揉来弄去的。



而且动作特别粗暴,或掐或拧,或揉或拽,直把沈芳芳弄到死去活来的。



“牛、牛壮,好痛,好痛,不要弄了,好、好……好舒服,啊~!”



到底是痛还是舒服,连沈芳芳自己都说不清楚。



她就觉得牛壮那双大手好像有着无尽的魔力,明明是在折磨她身前,却带给她带来苦痛之余,又带来了另类的刺激舒爽,让她觉得好过瘾。



她甚至都忍不住的偷偷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受虐倾向。



明明牛壮折腾的那么厉害,她却感觉到好舒服。



不敢深想,也顾不得往更多了想,此刻沈芳芳只能纵情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情欲。



那只白皙温润的小手,在牛壮身下不停地急促拨弄着。



不单单是为了给牛壮‘解除惩罚’,更是为了释放自己内心中对情欲的好奇与渴望……



两人在炕上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后,终于临近了落幕。



这个时候的沈芳芳,额头香汗淋漓,发丝黏粘在上面,双眸荡漾着春情。



她真的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身子前面更是火辣辣的,又痛又舒服,而且好像都快被牛壮给玩儿的肿胀了。



所以她展开了更加激烈的报复,在娇息急促中,她那只小手抚弄的更快速了。



终于,在感觉到身前几乎被抓爆的时候,沈芳芳看到牛壮也瞪大了眼睛。



“芳芳,我好像要吐了,好像要吐了!”



沈芳芳微愣,没明白牛壮什么意思。



可就在她愣神的工夫,突然感觉到有什么硬生生的冲击着她小裤裤。



一下又一下的,直打在她娇媚的身子上,让她感觉到了灼热的烫。



她这才反应过来,牛壮所说的要吐了,到底是从哪给吐出来的!



为了确定,沈芳芳低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那家伙竟然还在继续吐……



她感觉都快羞疯了,竟然被牛壮给弄到了那里,连丝袜带小裤裤的都湿透了。



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连那里面也给渗进去了,好热。



沈芳芳大为羞恼,“牛壮,你混蛋!!!”



可这时候的牛壮,却显得特别高兴,甚至有些欢欣雀跃。



“哎,芳芳你真厉害,你给我解开惩罚了,我现在小了,不信你摸摸!”



说着牛壮就握住沈芳芳的小手,然后重新攥向了那里。



沈芳芳哪还敢摸,可刚想抽手离开的时候,手掌已经攥在了湿润上。



粘乎乎的,也热乎乎的,让她心里更羞了,脸上火辣辣的,跟拿辣椒面敷面膜似的。



本还想继续训斥牛壮,可想着他是个傻子,沈芳芳也就懒得再说什么了。



摸起被牛壮拽下来丢在旁边的罩罩儿,沈芳芳强行将手抽出后给擦干净了。



反正这件罩罩儿也没法穿了,用来擦掉手上那些恶心人的东西,刚好。



将手擦干净后,她就将罩罩儿摔砸在牛壮的身上。



“好了,我已经帮你解开惩罚了,现在你也该去跟村里人承认你放火的事情了。”



被沈芳芳拿温润的小手给弄出来,牛壮很是舒服,感觉全身都通透了似的。



只是他现在越来越想撩弄沈芳芳了,想要得到的也更多。



这么漂亮的姑娘,这么性感的身子。要是不能真的发生点什么,那多可惜啊!



于是心里不满足的牛壮,故意撩到沈芳芳,“芳芳,你那里湿了,我帮你擦擦。”



说着,他就拿起粉色罩罩儿,往沈芳芳的裙子下面摸去。



沈芳芳当是就急眼了,这会儿不动牛壮那里了,她身下下面好不容易才舒服些。



这真让牛壮再弄上,那还不得再度火起啊!



她连忙躲避开来,可牛壮又提醒了她,她总不能挂着些男人的那种东西出门。



所以她厌恶地瞪了牛壮一下,夺过罩罩儿,弯腰低头开始擦拭身子下面。



丝袜大腿上沾染的那些倒还好说,很轻易就擦掉了。



但裙子里面沾染的那些就不好弄了,虽然别人看不见,但她却感受得到。



粘乎乎的好难受,这要是稍后一走路,摩擦中不得更黏糊了。



没办法,她只好背转过身子,不让牛壮看到,将罩罩儿从裙下塞进去。



可正弯腰低头擦着呢,沈芳芳却突然看到身后模糊有个黑影。



故意岔开双腿往后看了眼,她当时就气坏了。



牛壮那个家伙,竟然一本正经地蹲在地上,双手托腮的满脸认真表情。



他正在从下往上看,从沈芳芳的裙底看她那里呢!

黑色的蕾丝小裤裤上,勾勒着金色的蝴蝶花纹。



随着沈芳芳身子的微颤,那只蝴蝶就像是活了过来似的,几乎要展翅翩然。



而且因为被打湿的缘故,这会儿正紧紧贴合在沈芳芳的娇媚身子上。



那迷人的轮廓,那性感招摇的小草,顿时让牛壮心中充满了澎湃激情。



他决定,要拿嘴巴亲口尝尝沈芳芳的娇媚,去品鉴下属于沈芳芳的极乐味道!



只是这个决定还没来得及实施的,就有罩罩儿疯狂拍打着牛壮脑袋上。



沈芳芳满脸羞恼,“臭流氓,臭傻子,我让你偷看,我让你偷看……”



牛壮边躲边委屈的抱怨,“我就是替你看看擦干净了没有,没干净我替你擦擦。”



“我用你帮我?流氓!”



沈芳芳嗔斥了几句后,红着脸来到院内,胡乱擦了几把赶紧丢掉了。



她不敢再用力擦,万一把那玩意儿给擦进去,再怀孕了怎么办。



虽然她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种可能,可真的是不得不防。



深吸几口气,将乱糟糟的心情平复后,沈芳芳决定走人了。



她想着赶紧让牛壮出去承认,承认完了她就让老爸过来牵牛。



至于牛壮……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感觉到羞人!



于是她催促道:“牛壮,赶紧出去跟人承认你放火的事情,别耍赖!”



牛壮从屋内出来了,直把胸脯拍的‘嘭嘭’响,“我不耍赖,耍赖是小狗!”



说完,牛壮就迈开大步走出家门,往远处人堆去了。



原本沈芳芳还有些老不不乐意,不乐意为了两头牛结果发生了那种羞人事儿。



可看到牛壮这个傻子真的去找人说去了,她又忍不住的高兴。



她早就想好了,两头牛,品种不错,重量也足,加起来能卖个七八千块钱。



买个iphoneX拿在手上,坚决不能套壳子,要套也是套透明的,这样也好让别人看到她的新手机多么牛壁。



眼下见到牛壮奔着人群去了,她仿佛见到崭新的iphoneX正在向自己飘来。



飘来脸蛋儿上洋溢起开心笑容,沈芳芳就往牛壮那去了。



她得亲耳听听,牛壮承认放火的事情,毕竟这可是她的功劳!



牛壮还真奔着人群去了,而且心里也真是存着承认放火的事情。



走到人群近前后,他嘿嘿嘿的一通怪笑,把那些说闲话的老娘们儿们吓一跳。



“不是,傻牛壮,你笑什么呢?笑的怪吓人的。”



有人询问,牛壮这才停止了怪笑。



环望过众人后,他这才神神秘秘的说道:“芳芳要嫁给我啦,她还帮我摸那里,都给我摸吐啦!她还要我告诉你们,昨天早上那把火呀,其实是……”



正说着的,突然有温润小手一把将他嘴巴给捂住。



随后,他就看到沈芳芳羞红着脸,着急忙慌的跟人解释。



“你们别听他瞎说,我就是发现他发烧,给他摸了摸额头试了试温度,然后他吐了。”



急匆匆的说完,沈芳芳拉住牛壮胳膊强行往回拖,也不知哪那么大的力气。



牛壮急了,死气掰咧的挣扎着。



更是掰开沈芳芳的小手放声大喊,“耍赖是小狗,我不耍赖,你让我说!”



沈芳芳哪还敢让他说啊,急赤白脸的再次捂住,更是死命的往远处拖……



原本她还挺兴奋呢,想着新手机就要到手了。



可走到近前后听到牛壮这么一说,她当时就傻眼了。



这是要她的命啊这是,当着一群长舌老娘们儿的面,再把今天发生的事给传出去。



那她还活不活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牛壮还要承认放火的事情,但沈芳芳却是打死也不敢让他开口了。



更是边拖边小声劝着,“傻牛壮,你别说了,我求你了,我求求你还不行吗?”



牛壮被沈芳芳给拖走了,空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长舌老娘们儿。



她们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着,随后有人说道:“听傻牛壮那话,我怎么觉得就像是沈芳芳帮他弄那事儿似的,摸摸,吐了,然后还说起昨天早上那把火。”



又有人接话,“对啊,是不是沈芳芳跟她妈一样,想讹人傻牛壮的牛,所以故意帮牛壮干那事儿,引诱牛壮出来告诉咱们,承认昨天早上那把火是他放的?”



“我觉得不太可能,沈芳芳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能好意思跟一傻子干那事儿?”



“得了吧,我估计就是用手给弄出来了。再说了,难道你们就没发现,沈芳芳这个小妮子,没戴那玩意儿?前面都翘起来了!”



一群老娘们儿在那嘀嘀咕咕的,话题全部都围绕在沈芳芳的身上……



牛壮被沈芳芳给强行拽走后,老大的不乐意。



他都生气了,气呼呼地甩开沈芳芳小手,他大喊,“我不能耍赖,我不当小狗,我要说!”



沈芳芳都给气祸祸了,“你还有脸说?该说的你不说,不该说的你倒一点没落下。要不是我刚才捂你嘴巴捂的快,这会儿村里就该炸开锅了!”



原本还在生气的牛壮,顿时愣怔,“谁家炸锅了?不是我干的,我没去啊,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呢,芳芳你可得给我作证,真不是我炸的,我没买地雷,不是我炸的,真不是!”



沈芳芳差点没给气哭了,还地雷,地你麻痹……



理这东西跟傻子是没法讲的,沈芳芳气到不行不行的,最终也只能是跺跺脚含恨走人。



但牛壮却不放人了,一把拽住她胳膊,满脸的讨好。



“芳芳,芳芳,你别走,我这就去跟他们说,火是我放的。”



沈芳芳一听这话当时就吓的肝颤,她连忙拽住牛壮的手,含着哭腔央求道:“傻牛壮,我求求你了,今天这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好不好?你可千万不要再说了,我求你了!”



牛壮很不高兴,“不行,我发誓了,我不能当赖皮的小狗!”



沈芳芳真哭了,眼泪哗哗的,“我是,我是赖皮狗行不行?你行行好,千万别说了……”



这会儿,沈芳芳是打死也不想那两头牛了,更不敢想新手机。



她就想着赶紧离开牛壮家,今天这事她自认倒霉,只求千万别传出去才好。



但牛壮偏不,还直吵吵着要做一个守信之人,坚决不当癞皮狗!

在沈芳芳的连番央求下,牛壮这才放弃了‘承认放火’这件事。



沈芳芳长长松了口气,转身就走人,她是真怕了这个傻子了,没招没招的。



但牛壮却不想放过她,这么娇媚的小身子呢,哪能轻易放过?



再说了,他还惦记着尝尝沈芳芳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呢!



于是在沈芳芳转身准备离开的第一时间,他就把人给拽住了。



硬拉着胳膊,牛壮死活不让沈芳芳离开。



“芳芳,你帮我洗澡好不好,我喜欢让你给我搓背。”



当沈芳芳听到牛壮的要求后,气的眼珠子里面都快喷火了。



“你对我又摸又弄的,还让我帮你弄那里,回过头就出去差点把我卖了,现在还想让我帮你洗澡?你这个死傻子怎么想的这么美?!”



她是真急眼了,也顾不上再说温言软语的欺骗牛壮,开口就是硬怼。



这一通怼,直把牛壮给怼的委屈到不行。



“我没让你帮我弄,是你先惩罚我的……”



嘟哝两句后,牛壮忽地又说道:“我知道了,芳芳,你生气了,你肯定是嫌弃我没有出去承认放火的事。你等着,我这就出去跟他们承认去!”



话撂下,牛壮迈开步子就想往门外冲。



沈芳芳吓的连忙一把抱住牛壮,惟恐拽不回来,两只手死死搂在牛壮腰上。



纵是身前那傲娇的美好紧紧贴合在牛壮身上,蹭的她有了些感觉,她也顾不上了。



这会儿的沈芳芳都开始懊悔,懊悔干嘛招惹这个傻子。



便宜不占着不说,还都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但没办法,牛壮一门心思的想要出去‘承认放火’,她只能用尽一切办法拦下。



甚至于,不惜答应为牛壮洗澡。



“好牛壮,乖牛壮,芳芳给你洗澡,好不好?”



温言软语的劝慰着牛壮,沈芳芳这才好不容易把牛壮‘承认放火’的心思给拦下。



可是当牛壮兴高采烈的去找大澡盆后,沈芳芳又懊悔了。



干嘛呀,干嘛非得让她帮忙洗澡,一洗澡不又得看到牛壮那吓人的地方?



所以当牛壮把大澡盆拿来的时候,她羞声问道:“牛壮,咱今天先洗头行不行?”



牛壮立刻摇头,“不行,我喜欢芳芳的手,芳芳的手温软,要帮我洗澡。”



任沈芳芳怎么说,牛壮就是不答应。



她还不敢恼,只要稍微表现的恼火,牛壮就要出去‘认罪’。



全村唯一的大本生沈芳芳,愣是被牛壮这傻子给逼的没招没招的。



最终,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牛壮脱光衣服,一丝不挂的坐在大澡盆里。



“唉,反正已经看过了,洗就洗吧……”



纵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沈芳芳也没别的招了,只能下手帮牛壮洗澡。



只是洗着洗着的,她的心里就又开始痒痒了。



倒也不是她故意的,只是牛壮的胸膛实在太结实了,而且很是火热。



人说男人的肌肉就如同女人的身前,对异性充满了强大的吸引力。



最先看到这句话时沈芳芳不信,可现在当她亲手接触亲眼所见后,她信了。



因为她忍不住的在幻想,如果被这强有力的胸膛给抱住,会不会特别温暖?



这种念头泛起在脑海中后,沈芳芳吓了一跳,小心脏扑腾腾的急促跳动着。



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牛壮泛起这样的念头。



可是在这种念头的加持下,她又忍不住的将目光投向了牛壮的身子下面。



当那种狰狞再次展现在视线中后,沈芳芳感觉到自己都快窒息了。



她感受到了那东西带给她的强势压迫,甚至还有一种浓烈的征服欲望。



不是她想征服那东西,而是那东西想征服她,甚至想凌虐她!



感受到那股子狰狞的凶意,沈芳芳感觉到有些害怕。



然而害怕之余,竟然还有些病态的期待,她觉得一旦真的弄上,弄她个撕心裂肺,似乎也挺爽的,一定会特别特别的舒服……



脑海中幻想着自己的娇媚身子,跟牛壮那东西发生些什么的旖旎画面,沈芳芳吓了一跳。



她觉得自己怕不是真的有什么心理疾病吧,竟然会希冀那么粗暴血腥的受虐事情。



她不敢再想了,赶紧将目光挪向旁处,胡乱的帮牛壮擦拭着。



望着俏然脸蛋儿上写满慌乱羞涩的沈芳芳,牛壮又躁动了。



尤其是看到那双被肉色丝袜包裹的性感美腿后,牛壮更加的冲动。



他喜欢拿手摸沈芳芳那双丝袜美腿的感觉,更想要摸沈芳芳的那里。



而且他最最想的,还是直接把嘴巴凑上去,拿嘴唇和舌头去尝尝,尝尝沈芳芳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尝尝没发生过那事儿的女人,到底是有多么的清纯可人!



想到就做,这就是傻子的特权,都不需要讲什么道理!



于是牛壮猛地一把抄住沈芳芳那双丝袜美腿,硬生生的给拉倒在大澡盆里。



这大澡盆挺过瘾的,坐两个人都宽裕。



沈芳芳被抱住腿,身子不稳一下就扑倒在牛壮的身上。



上半身压在牛壮胸膛上倒还好些,虽然热些,虽然挤住了那里,可终究还能忍住。



她忍不住的是下面,尽管隔着裙子,可依旧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硬撑着。



撑得她好难受,而且直感觉全身都没了力气,就跟充气娃娃被放了气儿似的。



“牛壮,你干什么!”



羞急到不行不行的,沈芳芳赶忙鼓足最后一点力气,翻身从牛壮那里离开。



这时候她发现,裙子竟然给被戳进去一个窝窝,像是夹在了那里面似的。



好羞,沈芳芳赶紧伸手把裙子给整平了,想要起身。



但这时候,牛壮却端起了她的双脚,让她重新跌坐回澡盆内。



注视着那双小脚丫,肉色丝袜已经被水打湿,让那双小脚丫的娇嫩白皙更加可人。



忍不住的,牛壮凑上嘴巴,在那双性感小脚丫上亲吻着。



沈芳芳更羞了,而且脚心还痒痒的。



她挣扎着,拍打着,可牛壮就是不撒手,更不撒口。



沈芳芳想喊救命,可是话都嘴边又不敢开口。



万一被别人发现她和牛壮在一个澡盆里,那今天的事情还怎么解释?



以牛壮这个傻子的智商,肯定从头到尾的都说一遍,那她不羞死个人了!



所以她只能央求牛壮,“牛壮,好牛壮,别亲我那里,脏,你松开我吧!”

对于沈芳芳的央求,牛壮径直摇头。



他说,“芳芳,我不怕脏,我喜欢给你洗澡。那天老沈给我看了个电影,电影上男人就是这么给女人洗澡的,而且那个女人特别的舒服,我愿意这么给你洗,你也会很舒服的。”



话说完,牛壮继续拿嘴巴品鉴起沈芳芳的细腻丝袜嫩足。



沈芳芳都羞死了,而且隐隐还有些恼意。



她都不明白,老爸都那么一把年纪了,干嘛还看那种电影,更是把牛壮给教会了。



这会儿可倒好,老爸挖的坑,亲生女儿给掉坑里了。



可问题的真实情况下,老沈根本没给过这样的电影,这都是牛壮瞎编的。



他吃准了沈芳芳一个女孩子不好意思拿这种事问她爸,所以才会理直气壮的瞎扯淡。



在牛壮的唇吻舌撩下,沈芳芳受不了了,尤其是牛壮还在一直往上亲吻。



都已经到膝盖了,再往上可就是大腿,再往上……就是那里了!



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想尽一切办法的央求着牛壮,希望牛壮能松开她。



可无论她怎么说牛壮就是不松开,甚至她主动再度提及用手帮牛壮,牛壮也不松。



火热的双唇一路狂吻,最终双手掀开了沈芳芳的裙摆,露出她迷人的小裤裤。



这时候在水的湿润浸泡下,小裤裤正贴合在她那儿,严丝合缝的。



那完美迷人的轮廓,被彻底勾勒出来。



只一眼,牛壮就看兴奋了,甚至忍不住的低声咆哮,就跟愤怒的公牛似的。



沈芳芳不明白牛壮为什么会咆哮,那这种低沉咆哮中积聚的气势却让她感觉到恐惧。



她能隐约猜到,这是男人兴奋到极致的状态,所以她害怕了。



连裙子被掀开,那里隐约暴露的羞涩都顾不上,沈芳芳赶紧求饶。



“好牛壮,好牛壮,我还有事,你快让我走吧,改天我再给你洗澡好不好?”



牛壮红着眼睛,答非所问,“电影上演,女人把男人的那儿吃了,男人也好舒服。芳芳,你现在已经很舒服了,我也想舒服舒服,你帮我。”



沈芳芳下意识的低头去看牛壮那,当时就吓到不行不行的。



这么凶,她实在下不去口,而且她怕自己喉咙受不了,会吐的!



她连番拒绝,苦苦央求着牛壮放过她。



但牛壮这会儿却不说话了,只管埋头凑上前,直奔那条黑色蕾丝小裤裤。



“我吃,我吃,我吃还不行吗?你别动我那儿,你千万别动!”



眼瞅着就要亲上了,沈芳芳甚至都能感受到火热的鼻息喷薄在那儿。



所以她赶紧求饶,万万不想那里被牛壮给祸祸了。



20年的贞洁,她还想保持更久,保持到给生命里最爱的男人呢!



为了这理想,她不得不忍受些什么,哪怕是帮牛壮吃也在所不惜。



低头望着牛壮的身下,沈芳芳羞红了脸,呼吸更是变的紧张急促。



且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身子前面更是一颤一颤的。



被打湿的贴身T恤,暴露出她里面没穿罩罩儿的娇媚,简直迷死个人了。



牛壮再也忍不住,更不管沈芳芳这会儿心里如何纠结。



一把按住沈芳芳的小脑袋,强行给按向了身子下面。



沈芳芳正纠结着赶紧想着办法,能逃离去吞吃的噩运时,脑袋上突然传来巨大的按压。



连反抗都做不到的,她一口就把牛壮那儿给吞了进去……



“呕!呕!”



沈芳芳不停的干呕着,不是心理作用,而是喉咙实在太痒了。



将脑袋稍稍抬了些,这才感觉好多了。



性感的小嘴儿,这时候已经被牛壮的身子给填充起来,塞的满满当当的。



随着小脑袋的上下晃动,她感觉到了极尽的屈辱。



她想恨牛壮,可是现在却更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送上门来找虐。



要是不贪心牛壮那两头牛,要是心存善意不欺负傻子的话,怎么可能会有现在的状况。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牛壮舒服的喘气声响起,沈芳芳渐渐的平息了心情。



而且不单单是平息,甚至还有种冲动泛起在心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