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少妇太爽了在线观看-来世新生

更新时间:2020-11-21 09:02:39

终于挨到下班时间,扫了一天街的穆容紫英整个身体就像散了架似的。她拖着疲惫的双腿挪动着,肩上的扫把随着脚步一晃一晃地摇曳,路灯下的身影拖的长长得,也同时一摇一摇地飘逸着。

远远地,看见家里的灯透着暗橘色,慕容紫英的心煞时温热,孩子已到家了,不由得她加快了脚步。

放下扫帚,“燕儿……”慕容紫英老远就喊着女儿的小名。门一下就开了。听到妈妈的声音,燕儿惊喜地打开门,“妈妈下班了?”燕儿问,“嗯!燕儿真乖,作业写完了吗?”慕容紫英深情地望着女儿,燕儿回答“快了,妈妈怎么来得这么迟?”“嗯,加了回班,饿了吧!我给咱们做饭,你爸还没来吗?”慕容紫英边换鞋边说,“不知道又去那了,?”燕儿掘着嘴嘟噜着,慕容紫英严肃地说:“不许这样说你爸”。燕儿坐到写字台前说:“我说了又咋了,你这样辛苦,他还整天不回家,学校早就放学了!”

是啊!这些天他来的迟走地早,根本不管家里的事。慕容紫英不是没发觉,又能怎样呢?总不是天天拌嘴骂仗的。

当夜色斑斓,天空泛着湛蓝时,当人们还沉浸在夜晚的温柔乡时,慕容紫英要在三点四十按时起床去上班。

睡眼朦胧的慕容紫英挣扎着起来,怕吵醒他们,悄悄地穿上工作服,戴上口罩,又拉上帽子唔得严严实实地走出家来,回手轻轻地关上门。她摸索着走下楼梯,拿起晚上放好的扫帚抗到肩膀上,快速地向马路上走去。当她走到楼拐角时,全身的神经绷紧,汉毛竖立。昨天四楼的一对老夫妻煤气中毒,双双离世,邻居们把可怜的他们停在路边上,身上盖着一条旧单子,四只脚扎在外面。听说外地的儿女们正往来赶。慕容紫英觉得后背发凉,她只能鼓足勇气,硬着头皮往前迈。

马路上幽暗的灯光下,组员们已经轻装上阵,他们立马各自就位,扫的扫,拦的拦。慕容紫英抡起扫帚从外往里扫,扫上一截又往回折,扫上一个 又一个的堆,后面拦垃圾的队员把这些堆抄起来往车上倒。每个组分到的路很长,这段路上白天是摆摊买菜的市场,地上拨下来的各种菜叶,葱叶,和着泥到处都是。她们每次轮到拦垃圾的一天,都要先到半个小时,把菜市场的大垃圾抄到车里,然后才能跟上清扫人的速度,要不提前抄些垃圾,扫路的组员扫完下班了,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越急越干得慢,还要独自推着沉重的车到指定地点去倒垃圾。

虽然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清洁工,但慕容紫英们大扫时就像上战场,鼓足干劲,放快脚步,稍不留就会调队,待结束时浑身筋疲力尽。

近年来国家富强,人民生活好转,经济发达。城市的卫生要求也越来越严格。闹市里白天人流拥挤,车辆络绎不绝,人们的行为还不太自律,各种垃圾扔得到处都是。此时环卫工人尤为重要。她们轮流着保洁工作,无论刮风下雨。她们兢兢业业地工作,来回转动,捡捡扫扫,稍一休息,队长就会打电话催促,不让停下来。

尤其是烈日当空的暑日下午,她们刚上班基本上要扫路段一圈。扫的冒汗的慕容紫英停下喝上一口自带的甘甜清冽地水,顿觉周身舒畅,然后继续工作,来来去去不间断的弯腰捡拾,又推着一辆架子车不免疲惫不堪。她来来回回地拾啊!捡啊!累得她真想躺在马路边上展展的睡上一回,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自尊的她也不敢那样做,只能坐在道沿边上做短暂的休息。

 文学

世上所有的东西要得到就要有付出,不会无故送给我们。

慕容紫英刚调到环卫站时欣喜万分,对于下岗的她这已是不错的职业了,虽是清洁工,可也是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能让她衣食无忧。好多半财政单位的职工都找关系往这里调,虽然以前的单位工作没这儿幸苦,调到这里还要扫大街,清理垃圾,也原意求人下话的往里调。

慕容紫英有了工作,她真的很高兴。她珍惜得来的这一切,家庭算是和谐,女儿乖巧可爱。她已经很知足了,她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她勤快地做着家务,期待着燕儿的长大。

可是天不随人愿。

慕容紫英和哈英杰是媒人介绍成婚的,起初到一起也像鸟儿一样共筑着自己的巢穴,恍恍惚惚已是一年,生下了可爱的女儿。哈英杰也老大不小了,对于女儿到是特别腻爱。

慕容紫英本以为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老一辈不就这样过的吗?谁知风暴正在悄无声息地临近。

慕容紫英自小性情温柔,不善言辞,对哈英杰也是百依百顺,他说东从来不往西。

那天下着瓢泼大雨,本是慕容紫英的班,组里的小李说她明天有事和慕容大姐提前换个班。慕容紫英想回到家给娃洗洗衣服,包炖饺子,长身体的燕儿需要营养。

慕容紫英回到家换下雨衣,咦!这是谁的鞋,这才听到粗鲁的喘息声和异样的呻吟声,她一步冲进卧室,妈呀,不堪入目的他们仓促地穿着衣服,她随手拿起笤帚打着这队狗男女,竭尽所能地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哈英杰一把拦腰抱住她,好让那女人跑出门去。

慕容紫英哭的魂天地暗,她从来都没往那方面想,她本以为哈英杰加班或喝酒来迟,没想到他会干那种事。慕容紫英恨哈英杰的无情无义,恨他对自己的背叛。自从结婚以来,她都没给自己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只是给哈英杰买,想着他是男人,与人接触要有面子。他却做出这种事。现在她能怎么办,离婚吗?唉!婚是那么好离的?离了她能去哪儿呢?慕容紫英已没那个魄力了。燕儿还小,离不开妈,慕容紫英也离不开燕儿。再找一个还不是一样?

晚饭后,燕儿睡下了。平时收拾得油头粉面的哈英杰耷拉着脑袋,活像一只打败仗的鸡,头发散乱,眼神呆滞就像闯了祸的孩子,他给慕容紫英陪情道歉,甚至发誓赌咒,说自己再也不敢了,那女的认识的时间不长,以后不接触了。底声痛哭暗沁的慕容紫英捶打着这个负心汉,伤心欲绝。

她那里相信那些话,为了燕儿日子还得继续过。

慕容紫英白天该干啥还干啥,可到夜晚日子就不好过了。那天发生的事一幕幕地闪现在眼前,拂不去也抹不掉,她越想越气,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到深夜,怎么也睡不着。而哈英杰却呼呼大睡。有时他想要亲热一下,她却不自觉地反感,有意推过。

别看慕容紫英现在干的是清洁工,但她受的教育并不比别人少,只不过城镇青年的她,高中毕业就当了工人,因为有出路就没再有补习再考,没有城镇户口的同学现在却是老师,公务员,还有当官的。除了少数人一次就考上,其他同龄是补了又补,高中上了六七年的比比皆是。

受过教育的慕容紫英在骨子里就有一种志气,做为一个女人一定要洁身自好,她最瞧不起那些为了钱而委身他人,更别提买身的女人。

这段时间,没有睡好的慕容紫英真个人昏昏沉沉,绵软无力,做事提不起精神。要不是为了燕儿,她真过不下去了。

风暴之后天气总要回转一下。哈英杰自从出事以来,很少外出,按时回到家。天真的燕高兴地缠着爸爸跟前跟后,问这问那,表面上看起来这个家其乐融融。

谁知沉伏的暗流又在蠢蠢欲动。

喜欢睡懒觉的哈英杰开始早起,六点钟就走出家门,迈着急丛丛的步伐向东走去。恰好此时慕容紫英们也正好扫到这儿,戴着口罩的她,已被灰尘蒙住了满嘴满身,就连那眼睫毛上也挂上了水和土的凝结物随着眼睛的一张一合而薇嘁。看到哈英杰的举动她也没咋想 ,想着只是上东山锻炼身体罢了。

过了一些天,慕容紫英觉得那儿不对劲,哈英杰有时出去锻炼,有时不出去。锻炼应该持之以恒?她总觉得哈英杰带着一种神秘气息,手机拿得紧紧地,不让她动,对燕儿也不怎么关心了,时常心不在焉。

心神不宁的慕容紫英想弄清真像,为了不被发现,她穿上现在不太穿的衣服,戴上眼镜,偷偷地跟在哈英杰后面。就像电视上的间谍,闪闪退退,忽左忽右,终于查清他的行踪。原来他没有锻什么炼,健什么身,他进了一个院子。他租房子和别的女人约会!

慕容紫英蒙了,她觉得整个天塌下来了。

慕容紫英又一次疯了,她堵住哈英杰和那女人,撕扯着,咒骂着,她撕住那女人的头发拼命地打,用尽力气按压住这个狐狸精打的她落花流水,一旁的哈英杰撕开她们,护住那女人,打发她跑了。

慕容紫英的气是出了些,劲也没少用。她疲乏了,她的心凉透了,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围观的人渐渐散去,秋风萧瑟,慕容紫英散乱的碎发随意地飞舞着,她无力地蹒跚着,她的神情恍惚,眼神却是犀利,她要怎么做?她恨死了哈英杰,是他逼得她一次次地发疯。谨小慎微的自己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却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让人耻笑。

可是上天不但不维护她,却要把更大的灾难降临到她身上。

这些天来,慕容紫英没来由的全身瘙痒,以为过敏她没当回事,后来实在不行就吃了些中药,却没一点作用。在大夫的建议下去医院检查,经过多次的诊断确诊为癌症。

拿到诊断书时,慕容紫英的眼睛花了看不清字迹,她颤抖的手捧着这张给她死期的检查单,犹如晴天霹雳击碎了慕容紫英的心。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得病,还是无药可治的病。自小身体健壮的她,是多么羡慕体弱多病的弟弟,因为经常咳嗽,得到了大人无微不至的疼爱。现在想不到自己却得了不治之症!

天意难违,生活真的到头了!慕容紫英她还年轻,她还有燕儿,还有老母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没做……

也许气大伤身,慕容紫英要为此达上自己的生命。值得吗?慕容紫英真想重新来过。

慕容紫英从来都不相信命,她只相信世上的一切要自己奋斗。可是现在上天却要夺走她的命,她要怒斥,她要控诉。

慕容紫英只想好好地活着,有一个温暖的家,一个立身安家的场所。不为过吧!可是一些没有伦理道德的人正在破坏这一切。

国家城镇化的脚步正在加大,农村的女人一下哗啦啦冲进了城里,乡下的男人却打着光棍。她们看到什么都是新鲜的,看到城里女人穿的衣服,高跟鞋,煞是羡慕,于是用那少得可怜的,微乎其微的钱穿上裙子,蹬上高跟鞋,一扭一扭的,装模作样的走上大街,买上劣质的化妆品凭着女人的气息吸引着嗅觉动物的,想要涉猎的男人们,他们就用少许的钱引诱着没见过大钱的低贱的不知羞耻的她们。赏到甜头的女人进城时间一长,有钱了,更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想着法儿的挣钱,专门勾引那些想要偷腥的猫。破坏着这个社会,使多少家庭频領破裂的边缘。

男人的夜不归宿造成女人带着孩子自杀的履履皆是,事发之后男子说是加了一夜班,可能吗?风流一夜吧!真正加班,挣钱养家的男人,女人会带着孩子同扑黄泉路吗?那是好走的路?她会狠心扔下她爱着的,也深爱着她的男人吗?

不像这些懦弱的女人,慕容紫英是坚强的。她有燕儿,她要与哈英杰斗争到底,她要保护这个家,保护燕儿。

可是上天!你为什么不挣大你的慧眼,看看这世道,看看这伤心欲绝的人儿,为什么?为什么要把灾难降临于她,夺走可怜的,无依无靠的她,为什么不去惩罚那些没有道德的苟且之辈!

如果真的有来生,慕容紫英再也不会为那些无聊的事而伤心欲绝,不会为他人的事而痛哭流涕。她要好好的活一次,好好地爱自己,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命里有时终须有,无时莫强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