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 翁公粗大小莹

更新时间:2020-11-21 09:07:35

“师兄。如果后天我不给他交出三百万,他就会杀了我。”独眼说道:“我是少林俗家弟子,道上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如果我真屈服了,这件事传出去,那也是伤了我们少林的面子,您说是不是?”

“酒杯化木!”不动罗汉说道:“的确是个高手,我会马上过来。”

随后,不动罗汉挂了电话。

独眼长松一口气,这件事有了师兄出马,他这边还有这么多人脉,人力,那么他是绝对不会怕陈扬的。

至于自己撒谎这件事,他也不怕师兄知道。

师兄人都过来了,就算知道自己撒谎,也不会袖手旁观。

陈扬回到出租房里的时候刚好是十一点。这个时候,苏晴那边已经睡觉了。

陈扬好不失望。

他对于苏晴总是有种特别的情愫。

第二天早上,陈扬又送苏晴去上班。

有车接送上下班,非常的方便。

苏晴本来就一直有些苦恼,因为她太漂亮了。每次挤公交时喜欢遇到骚扰。现在有了车,她放松了许多。

送苏晴上班后,陈扬才又转去柳叶别墅接唐青青和林清雪。

这货显然是又迟到了。

上车后,唐青青埋怨陈扬,说道:“你就不能准时一点吗?”

陈扬打了个哈哈。

唐青青说道:“又是送你的女邻居?”

 文学

陈扬说道:“呵呵,青青你太聪明了。”

唐青青微微有些醋意,说道:“怎么就不见你送我们两个大美女这么积极准时?”

陈扬只说道:“那是顺路嘛!”

林清雪倒是沉默许多,她对陈扬也算是无奈了。但也不好过多苛责陈扬,只是说道:“从明天开始,青青,我们自己开车去上班。”

唐青青点点头,说道:“好!”她又有些为难,说道:“但是独眼和齐娇娇那边?”

陈扬马上说道:“放心吧,独眼和齐娇娇不敢再胡来了。”

“为什么?”两女顿时齐声问。

陈扬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哦,是这样的。我昨晚去找了独眼,跟他讲了许多大道理。后来他终于被我打动,幡然悔悟。哭着跟我保证以后不敢了。”

唐青青与林清雪闻言便有些明白了。虽然陈扬爱胡扯,不过她们还是听出陈扬昨晚肯定是去跟独眼达成了某种共识。

两女便也就真正的长松了一口气。

经过独眼这件事,林清雪和唐青青都将陈扬当做了自己人。而且,林清雪还给了一张十万块的银行卡给陈扬。算是奖励陈扬的。

陈扬喜滋滋的拿了卡,心说这小姑娘真不错,是个好老板。

林清雪虽然单纯,但并不傻。那里不知道陈扬是个无价宝,所以要对他好一点,将他笼络住。而且,林清雪还将宝马车给陈扬继续开着。早上不用去接她们上班。

而且,如果陈扬有事,下班也可以不用送。

这还不说,林清雪又关心陈扬住宿的问题。林清雪说道:“我有个旧房子一直空着的,你要是不嫌弃,可以去住哪里。是两室两厅,收拾一下,还是不错的。”

陈扬顿时打了个激灵,我日,那怎么行。

对于陈扬来说,廉租房是他的天堂。他那里都想去的,当下,他立刻就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总裁,我希望凭借我自己的双手住上自己的房子。我是男子汉,大丈夫,得有点骨气才行。”

林清雪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你有这个自强的想法也不错,那算了,我就不勉强你了。”

一旁唐青青马上讥讽道:“得了吧,清雪,他有个屁的骨气。他就是舍不得他的女邻居而已。”

陈扬被唐青青拆穿,立刻呵呵的傻笑。

林清雪见状顿时恍然大悟,不由好气又好笑。同时,两女不由好奇,陈扬这家伙的女邻居到底长什么样,会让他这么牵挂?

两女觉得自己都算得上漂亮,可也没见这家伙有半分牵挂啊?

陈扬得了十万块,手头立刻阔绰多了。他下班后愉快的去接苏晴下班,苏晴也已经习惯了陈扬的接送。

车上,陈扬说道:“晴姐,你看咱们这天天在外面吃饭,也不卫生,又挺费钱的。要不咱们将另外一间房也租下来,做成厨房。你看怎么样?”

苏晴顿时心动,再租一间房下来,如果解决了吃饭问题。那也挺划算的。

以前苏晴都是随便在外面吃点的,现在陈扬天天跟着一起,两人的吃饭费用立刻就增加了。

“也行!”苏晴点头赞成。

似乎是老天都在帮助陈扬。随后,苏晴接了一个电话。是苏晴的母亲打来的,苏母要求以后就让小雪住在家里。由苏母自己来接送小雪上下学。

苏晴没有过分坚持,主要是她这里环境太艰苦了。也没有多少时间来辅导小雪。

所以最终苏晴还是答应了。

小雪不在这里住,最高兴的当然就是陈扬了。倒不是陈扬不喜欢小雪,而是小雪在,他会很不便利啊!

这廉租房一共有三间,陈扬和苏晴一人住了一间。还有一间是放杂物的,陈扬要求租下来,房东也很高兴。

当天晚上,陈扬就和苏晴一起收拾杂物间。两人忙的大汗淋漓,一直到晚上十点才收拾的差不多了。

苏晴一流汗,身上的天然香味就越发的浓烈。这让陈扬闻得如痴如醉。尤其是这大夏天的,苏晴穿着白色衬衫,她的白色衬衫完全汗湿了。陈扬从背后就看见她文胸带子的颜色。

是紫色的文胸。

这样的苏晴,这样的妩媚。陈扬情不自禁的下面有了强烈的反应。

也就是在这时,苏晴刚好转过身来看向陈扬。

陈扬怕被苏晴看见,连忙弯腰捂住了小腹,说道:“哎呀,肚子疼。”于是就快速的跑向了卫生间。苏晴倒是没太在意,不过马上,她也就注意到了自己的情况。这也太香艳了,她想到陈扬就一直在自己身后,脸蛋立刻就羞红了起来。

陈扬一直憋着一团火。

这团火不是怒火,而是欲望之火。苏晴这么成熟美丽的一个少妇,天天跟他这么耳鬓厮磨的。他又是个阳刚大小伙子,那里能够把持住啊!

陈扬本想就在卫生间里来一发,但想想还是不行。这时候太浪费了,待会一边看苏晴洗澡,一边来一发,那才叫爽呢。

陈扬平息下来后,才出了卫生间。

苏晴这时候也出了来,她已经将屋子收拾好了,只等明天去买些厨具就可以自己做饭了。

苏晴迎面向陈扬走来,不由关心的问道:“你好些了吗?最近怎么看你老是肚子疼。该不会是阑尾炎吧?”

陈扬微微尴尬,说道:“那倒不会,可能是吃坏了肚子吧。”

陈扬急切的想看苏晴洗澡,所以就说道:“时间不早了,晴姐,你明天还要上班。还是早点去洗澡睡觉吧。”

苏晴不疑有他,点点头,便自去了。

陈扬便也就马上回了自己的屋子里,他的小心肝砰砰的跳。虽然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每次这个时候他都激动的很。

 第二天,陈扬照常送苏晴上班。看着苏晴穿的正式而端庄,陈扬想起晚上那香艳的情景,他又有了强烈的反应。

还好,苏晴并未注意到。

送苏晴上班后,陈扬便先去厨具市场买了厨具。他将厨具放在后备箱里,随后才去上班。

陈扬如今上班更加的舒服了,大家都知道他是总裁面前的红人。所以那些小姑娘们都对他另眼相看。陈扬身在其中,就更加如鱼得水了。

说起来,雅黛公司实际上,林清雪虽然是总裁。但唐青青却是是一个大股东。

林清雪本身能开起这家公司,第一是有她的天才能力,对香水的造诣很高。第二是有她姨父的人力和财力的帮助。

林清雪的姨父是官场上的人,人力的帮助要多一些。财力上有限,而另外的财力则就是唐青青的外公给予的帮助。

唐青青的老家是佛山的。她的外公霍天纵在佛山有一个响亮的称号,叫做佛山武王。

霍天纵在佛山开馆收徒,门下的徒弟有许多都是名门之后。

不过,对于爷爷的那些事情。唐青青知道的并不多,因为唐青青从小是在国外长大的。林清雪曾经在国外留学,两人在国外认识,学成之后就回来开了公司。

当时,唐青青去佛山看望外公,跟外公说了一嘴要开公司的事情。霍天纵心疼这个外孙女,立刻无条件支持。

对于唐青青的背景,外人很难知道。因为唐青青自己都不大清楚,佛山武王的名号虽然响亮,但却是仅限于武术界内。

就好像是文艺有文艺圈,娱乐有娱乐圈,作家有作家圈。而武术,也有武术圈。

所以,独眼他们这些人就更不会知道这层关系了。否则的话,他多少还是要忌惮一些的。

且不说这些,中午的时候,陈扬闲逛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总裁办公室里,唐青青和林清雪都属于午休状态。两位美女的睡姿撩.人。

陈扬推开门悄然进去。

林清雪睡的文雅一些。而唐青青则是仰躺在沙发上,她穿的是裙子,双腿不知不觉岔开。

陈扬蹑手蹑脚的的看了过去,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唐青青穿了安全裤。

也就是在这时,唐青青醒了过来。她睁开眼就看见了鬼鬼祟祟的陈扬。马上,她也意识到了自己走.光。立刻坐了起来,抱胸怒道:“死陈扬,你个臭流氓在干什么?”

陈扬一本正经的道:“哦,我就是想验证下,你到底垫没垫。”

唐青青羞红了脸蛋,怒道:“去你丫的,本姑娘垫没垫关你屁事。”

林清雪也被吵醒了,见这两人又掐了起来,不由一阵无奈。

陈扬却是自知理亏,便说道:“我就关心一下,你别激动啊。我先出去了啊!”

这家伙说完就准备夹着尾巴走掉。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出现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穿着白色衬衫,剑眉星目,器宇轩昂。一看就是能承包鱼塘的霸道总裁。

这青年气质凌厉,走路沉稳,眼中神光内敛,俨然就是内家拳的高手。

陈扬立刻停住了脚步,拦住了青年。皱眉问道:“你是谁?到这里来做什么?”他必须对林清雪和唐青青的安全负责。

青年淡淡的扫了一眼陈扬,就像是扫视垃圾一样。只是冷淡的道:“让开!”

陈扬咧嘴一笑,说道:“小样你还挺狂啊。”

谁知就在这时,唐青青站了起来,惊喜的喊道:“雷表哥,你怎么来了?”她快步过来,又一把撇开陈扬,道:“臭陈扬,快死开,这是我表哥。”

陈扬郁闷无比,但也只能乖乖让开。

这雷表哥叫做霍雷,是霍天纵的孙子。

霍雷对唐青青倒是和蔼可亲,微微一笑,风度翩翩。他说道:“我来这边办点事,所以顺道来看看你。”

这霍雷的声音带着磁性,又沉稳大气,真是偶像剧的模范男猪脚。

唐青青不由小小的埋怨道:“雷表哥你真是的,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霍雷淡淡一笑,说道:“那需要那么麻烦。”

林清雪也整理了下妆容,走上前来。她朝霍雷微微一笑,伸出手说道:“霍先生,你好。”

霍雷看向林清雪,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爱慕的神色。

老实来说,林清雪长的的确够漂亮。而且,长的有些像刘亦菲,性子又恬淡,清净。她穿一身白色的裙子,就真如是冰雪仙子入凡尘。

霍雷与林清雪一握即收,十分的有分寸。

“清雪,我们之前就见过面了。”霍雷微笑着说道。

林清雪也一笑,说道:“霍先生,你还没用餐吧?今天我来做东。”

霍雷淡笑,说道:“恭敬不如聪明。”他顿了顿,说道:“清雪你和青青是好姐妹,听你叫我霍先生还真是不习惯,要不你也就叫我一声哥吧?”

林清雪也不坚持,说道:“雷哥!”

霍雷爽朗一笑,说道:“今天多了个妹子,真是高兴。”

陈扬在一边看着,心道:“丫的,你这是摆明了想泡清雪啊!”

不过他也没多大意见和看法。反正清雪总归是要嫁人的,就是这霍雷的人品,自己还是得好好考察考察。

陈扬是将清雪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子,所以一切都很上心。

接下来陈扬也没有待在总裁办公室的必要,便悄然离开了。他来到了写字间里,开始骚扰其他的女同事。大家也都和他开起半荤不荤的玩笑来。

陈扬倒是过的很惬意。

随后,霍雷就和林清雪还有唐青青一起出门。他们这是要外出用餐。

林清雪特意电话交代陈扬,今天不用接送了,可以自由活动。

陈扬知道霍雷是个高手,所以也很放心。他也没别的事,打算在公司玩到下班,然后再去接苏晴下班。

锦湖大楼。

霍雷与林清雪一行人刚出大楼,还没上车。这时候,外面忽然开来一辆奥迪车。

奥迪车轰然刹停。

随后,车门打开。

林清雪心头暗跳,她感觉到了来者不善。

那车门打开后,第一个下来的是就是独眼。

独眼恭敬无比的去打开后面的车门。

从后面车门里很快就下来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

这男子穿着白色纽扣大褂,脚下穿着纳布鞋。手上还有一串青色佛珠。

男子长的不高,身材非常的壮硕。

是壮硕,却不是肥胖。

独眼似乎是极为敬畏这男子,一路引导向前,殷勤不已。

那男子也不多话,冷冷淡淡的朝林清雪这边走来。

霍雷眼中神光绽放,他看出这个男子走路之间,安稳不动如大地,并且有股如渊岳一般的大气。

这男子是绝对的高手。

霍雷不由好奇,这男子来是做什么的?

林清雪与唐青青不由脸色煞白,她们那里不知道这两人是冲自己来的。唐青青与林清雪不会功夫,却也能感觉出这男子的气息恐怖。她们此时此刻又如何能够不害怕。

霍雷察觉到了林清雪与唐青青害怕,他的男子气概立刻就出来了。直接拦住前面,向两女说道:“你们不用怕,有我在呢。”

他说完之后,便又冷冷朝那男子和独眼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那男子自然就是独眼的大师兄,不动罗汉。

这群师兄弟,都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

不动罗汉叫做罗忍。

罗忍淡冷的看向霍雷,并不说话。

独眼说话却是直接,道:“滚开,我们是来找陈扬那个杂碎的,让他赶紧滚出来。”

霍雷眼中闪过怒意,他也是心高气傲之辈。那里能容忍独眼这么侮辱,当然,他也不知道陈扬是谁。可独眼这么说话,那就是冒犯,就是死罪。

练武的人,受不得半点辱,一怒之下,血溅五步。

所以这一刻,霍雷冷眼看向独眼,厉声道:“嘴上不干不净,我看你是找打!”他话一说完便出手了。

霍雷练的是形意拳,当年的郭云深,形意拳出神入化。半步崩拳打遍天下无敌手。

这一刻,霍雷突然窜出,就如灵蛇出洞,带着嘶嘶的声音。他的手呈鹰爪,就如灵蛇吐信,飘忽不定,鬼魅毒辣,突然之间就抓向了独眼的咽喉。

劲风刺骨!

独眼吃了一惊,他也是功夫好手,危机之中,闪电后退一步,竖指如刀,雷霆刺向霍雷的手脉。

这一招是截脉手!

独眼学的是少林功夫,鹰爪铁布衫,七十二绝技擒拿手都是练过的。这截脉手就是擒拿手中的一招。

霍雷冷笑一声,鹰爪手忽然一收,整条手臂立刻软绵绵的。

紧接着,蟒蛇困兽施展出来。

整条手臂就如蟒蛇突然缠绕向了独眼的手腕。

这一刻,霍雷就像是一条千年灵蛇,刁钻诡秘。

形意拳,就是要形神兼备!

独眼骇然,他急切之间,身子连退。

高手相争,一旦后退,便是失去了上风。所以独眼一退,霍雷立刻闪电跟进。他拳头一崩,一打!

便是凶悍的半步崩拳!

砰的一声,他的拳头就如数百斤的重弓拉成了满圆,突然之间,弓弦崩断,那股猛烈的崩劲弹飞出来。

独眼躲避不及,胸口被打中,立刻摔飞出去,猛吐一口鲜血,再难爬起来。

霍雷随后狞笑一声,又看向了罗忍。

这梁子反正是接下来了,今天就不必再畏畏缩缩了。他看向罗忍,抱拳道:“请了。”

罗忍依然冷淡的看向霍雷,却是没有半分的反应。

霍雷被罗忍看的有点发毛,他一咬牙,猛喝一声,身子雷霆而动。

一个箭步猛然踏出,直接就是半步崩拳!

霍雷的半步崩拳出神入化,乃是他的看家本领。

劲风爆裂!

身形晃动,拳如重弓崩断,劲力弹飞,拳头直接闪电扎向罗忍的胸腹。拳头之中蕴含了强烈的螺旋电流劲力。

罗忍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就在霍雷拳头快要砸中罗忍的时候,罗忍的胸腹猛然一吸,却是直接窝陷下去,刚好容纳住了霍雷的拳头。这还不说,霍雷立刻感觉自己拳头的力量走空了。他大惊失色,知道不妙,立刻就要躲闪。但罗忍的胸腹却有一股吸力,直接让他抽不出手。

同时,罗忍也出手了。他直接伸出手,闪电般的掐住了霍雷的脖子。

霍雷被罗忍提了起来,他的脸蛋立刻酱紫起来。这般下去,便要窒息而死。霍雷双脚乱蹬,痛苦到了极点。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

林清雪与唐青青只看见霍雷冲向罗忍,随后罗忍便将霍雷掐了起来。

这罗忍的修为当真是恐怖到了极点。

独眼乃是保安之王,却远远不是霍雷的对手,而霍雷却在罗忍手下一个照面也撑不住。

唐青青与林清雪见此情状都是骇然失色,唐青青脸色煞白,急忙喝道:“住手,你快住手。”她那里能眼睁睁看着哥哥被杀死。当下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

林清雪却是冷静一些,迅速打电话喊陈扬。

唐青青冲了过来,罗忍另一手,大袖一挥。

一股猛烈的劲风立刻将唐青青掀开,唐青青把持不住,摔倒在地。

此时此刻,唐青青不禁陷入了绝望。她难以相信,这罗忍居然要在青天白日之下杀了哥哥。

林清雪厉声说道:“这里是国内,杀人是要坐牢偿命的,你赶紧放人。”

罗忍淡淡冷冷的,也不说话。

而霍雷的气息越来越弱。

那些保安们听到动静,立刻冲了出来。林清雪连忙命令道:“快去救人。”

保安们包括老夏,此刻见状也是义不容辞。全部冲了上去,拿起警棍就打。

而罗忍只是站在原地,大袖连挥。

砰砰砰!

这一瞬,他的大袖就如恐怖的皮鞭,瞬间将这些保安抽得东倒西歪,痛苦呻吟。

谁都是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一道残影忽然闪过。

来如疾风!

砰!

陈扬终于来了。

拳拳撞击在一起,罗忍蹬蹬蹬退后三步,最后终于站稳。而陈扬则是抓了霍雷,也蹬蹬蹬退后三步。

陈扬放下霍雷,霍雷立刻大口的喘起粗气来。

唐青青与林清雪见状立刻上前关心霍雷。

“雷表哥,你怎么样?”

唐青青泪花直掉。

霍雷摆摆手,脸蛋依然通红,说道:“我没事。”

唐青青与林清雪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两人的目光到了陈扬身上。

陈扬的出现就如神灵一般,他给了她们无限的安全感。

陈扬则不理会众人,而是看向罗忍。随后,他的目光看向了勉力爬起来的独眼身上。陈扬狞笑一声,说道:“独眼,看来我的话你是全忘了。你大概是以为请来了这个家伙,就可以保你周全了。”

独眼接触到陈扬的眼神,顿时心中寒战,当下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

陈扬不再理会独眼,而是看向罗忍。“你是来替独眼出头的吧?来,来,来,今天咱们就划下道来。”他说完就要动手,丝毫的不客气。

火爆性子,毕露无遗。

不过罗忍却不出手,他看向陈扬,说道:“你的确值得我出手,不过,今天咱们不动手。我来,是为了化解恩怨的。”

陈扬不由冷笑,说道:“你一来就将我这位霍兄弟差点杀死,有你这么化解恩怨的?”

罗忍淡淡说道:“是这位施主先向我出手的。”

陈扬也就不纠结这个问题,说道:“好吧,你说说看,你要怎么化解恩怨?”

罗忍说道:“我们都是练武的,武者解决问题,当然要用武者的方式来解决。这样吧,三天之后,我在佳悦击剑俱乐部里等你,到时候,我们签下生死状。谁若死了,或是输了都与他人无忧。若是你输了,这雅黛公司就按之前说好的价格卖给我这师弟。如何?”

陈扬淡冷说道:“你倒打的好算盘。若是你输了,又当如何?难道没有一点附加条件?”

罗忍说道:“你要如何?”

陈扬说道:“我要独眼从此滚出滨海市,终生不得再踏进来。”

罗忍点头,说道:“可以。”他顿了顿,又道:“雅黛公司的主,你做得了吗?”

“自然做得了主。”陈扬说道。

罗忍便道:“好,回去之后我会让我师弟草拟协议,到时候,我会请武术界的一些前辈来做个公证。”他说完转身就走。

独眼便跟在了后面。

“你怎么可以不跟我们商量就擅自做主?”唐青青这时候不由怨怪陈扬。

哪怕是陈扬刚刚救了霍雷,但是陈扬将雅黛公司当做赌注赌了出去。这还是让唐青青和林清雪生气。

甚至有那么一瞬,唐青青和林清雪脑海里同时升腾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如果陈扬是独眼的间谍,故意用这个方法来夺取自己的公司怎么办?

陈扬不由怔住,他看出了唐青青的怒气。同时也看见林清雪眼里也有微词,只是忍住没说。

陈扬不由沉默下去,他半晌后说道:“对不起,没跟你们商量是我的不对。不过你们放心,如果我输了,我把命赔给你们。”

他说完之后,便不再多说,直接离开了雅黛公司。

这一瞬,陈扬的身形显得有些落寞和萧条。

唐青青和林清雪不由呆住,她们心中生出不忍来。

霍雷则是心有余悸,同时好奇的问道:“这个陈扬是什么人?”

他不能不奇怪,这个陈扬的身手恐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雅黛公司里。

唐青青说道:“我们也不太清楚他的来历,他之前在我们公司做保安。后来独眼来找我们麻烦,是他出手解围。所以我们就让他做我们的司机和保镖。”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霍雷马上说道。

霍雷虽然刚刚被陈扬救了,但是他心里对陈扬的感觉并不好。只因为,他本以为陈扬是个不入流的保安。但这个保安却有被罗忍正视的资格。

霍雷可是记得罗忍看他的那种淡漠目光的。

而且,霍雷之所以觉得陈扬有问题,并不是因为单纯的讨厌陈扬。以陈扬的身手,却甘于平凡来做一个保安。这太诡异了。

林清雪与唐青青心儿一颤,两人相视一眼,说不出话来。

“我们进去说话吧。”林清雪随后说道。

霍雷点点头。

那些保安们伤势并不重,早已经起身待在一旁。

林清雪又对他们说道:“你们今天辛苦了,待会每人分别去财务领五百块钱的奖金。”

五百块对于保安们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因此一个个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总裁办公室里。

林清雪与唐青青心里都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是来自于陈扬,他们不愿意相信陈扬是间谍之类的。因为她们和陈扬相处时很是舒服,惬意。也是真的在信任陈扬。

“为什么雷哥你肯定陈扬有问题?”林清雪不由问道。

霍雷深吸一口气,他看向林清雪,沉声说道:“清雪,你和青青还是太单纯了。以我的身手,我给一些富豪做保镖,一个月是一百万的价格起步。而陈扬这样的身手,是没有价格能够估量的。但他这样一个人却来给你做保安,拿着几千块的工资,这不是明摆着的有问题吗?”

林清雪与唐青青无话可说了。

之后,林清雪让唐青青带霍雷去休息。她则将老夏叫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老夏显得有些拘谨,坐了半个屁股在沙发上。

林清雪看向老夏,说道:“夏队长,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老夏恭敬的说道:“总裁,您问吧,只要是我老夏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

林清雪说道:“你觉得陈扬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夏微微一怔,随后脱口而出的说道:“他是个混球。”

林清雪不由愣住,她本以为老夏会说陈扬是个好人。因为陈扬如果是间谍,一定会善于伪装自己,跟大家打好关系。

“哦,怎么混球法?”林清雪再度问道。

老夏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自知失言了。他正色说道:“总裁,我只是说我心里的感觉,如果我说错了,您别介意。”

林清雪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不会介意。”

老夏说道:“陈扬是个特别洒脱的人。他好像对一切东西都不太在乎,包括钱财。”

林清雪说道:“你觉得他可能会是商业间谍吗?”

老夏沉吟半晌,说道:“我觉得不是。”

林清雪说道:“那他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来做个普通的保安呢?”

老夏说道:“也许并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喜欢,他是个爱好无拘无束的人。”

林清雪始终还是想不通,最后便说道:“谢谢你,夏队长。你回去吧。”

“好的,总裁!”老夏站了起来。

老夏走了之后,林清雪陷入了沉思。她给唐青青打电话。

“青青,说心里话,你真觉得陈扬会是商业间谍吗?”林清雪沉声问。

唐青青沉默下去,好半晌后才说道:“我觉得不是。但是他的确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林清雪微微叹息一口气,随后挂了电话。

她站了起来,决定去找陈扬。

苏晴刚刚下班,她走出了手机专营店。一出门便看见了陈扬。

陈扬咧嘴一笑,爽朗的喊道:“晴姐。”

苏晴也是微微一笑,她似乎有些习惯陈扬的存在了。走下台阶和陈扬汇合,随后她左右看了一眼,却是没有看到那辆宝马车。苏晴马上想到了什么,不由失色道:“是不是因为你公车私用被你们老板知道了?”

她的脸上充满了歉意。

陈扬知道这时候如果自己说是的,一定会让苏晴愧疚,从而让两人更近一步。但他却是不忍心,只是说道:“晴姐,你别多想了,跟你没关系的。”

“那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苏晴问道。

陈扬沉默下去。他好半晌后抬头苦笑,说道:“我的老板认为我是商业间谍。”

“为什么?”苏晴微微一惊。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咱们边走边说吧。”

苏晴点点头。

两人朝前方走了过去,街道上车水马龙。

夕阳的余晖如万丈金光倾洒在两人的身上。

这样的一副画面是那样的唯美而永恒。

这时候,陈扬才说道:“我是在雅黛公司上班,雅黛公司你知道吧,晴姐?”

苏晴说道:“我知道。当初还想去那儿应聘来着,不过她们对非专业的人才开的薪资不高。怎么了?”

陈扬说道:“我在雅黛公司做保安。这两天,有人找雅黛公司的麻烦,我帮老板解决了麻烦。不过,老板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来做保安,明显是有问题。”

“那你到底有问题吗?”苏晴问道。

陈扬说道:“没有。”

苏晴说道:“其实我也有些奇怪,我看得出你好像身手很不错,车也开的好。你这样的人去做一个保安的确不太符合常理。”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这是我喜欢的生活,没有别的解释。”

苏晴嫣然一笑,说道:“不管怎样,我相信你呀。”

陈扬心头一暖。

苏晴宽慰着说道:“别不开心了,你们老板不相信你,不要你是他的损失。走吧,我请你去喝冰啤酒。”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还是要买酒回家里吗?我好怕晴姐你非礼我。”

苏晴脸蛋顿时一红,她却是不太能开得起玩笑的。

陈扬见状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不过,苏晴还是真想喝酒。对于陈扬的人品她是很信任的。

这也是基于上一次陈扬的表现。

如果苏晴早知道陈扬一直偷窥她洗澡,她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

便在这时,陈扬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林清雪打过来的。

陈扬接通。

那边林清雪说道:“我们见见面吧。”

陈扬淡淡说道:“我现在有些忙,没时间。”

林清雪不由语塞,这家伙真是太拽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林清雪说道:“其中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陈扬倒没那么小气,所以也不愿意跟林清雪生气。虽然被她们误会,这的确让陈扬有些心灰意冷。但是转念,陈扬想到了死去的林南。暗道:“林南就这么一个妹妹,清雪还是个小姑娘。自己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想到这,陈扬缓和了语气,说道:“清雪,我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我其实是做不了你们的主的。如果到时候,我一旦输了,你们可以不承认。因为你们根本没有答应过。另外,你放心吧,我也绝不会输。所以,到底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没什么好谈的。三天之后,自有分晓,你说呢?”

林清雪娇躯一震,她猛然醒悟过来。她知道自己错的太离谱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可以想见,自己和青青到底是有多伤陈扬的心。他一心一意的保护自己和青青,可自己却和青青怀疑他的动机。

“对不起!”林清雪眼眶一红,她努力镇定情绪,说道。

陈扬听出她的伤心语调来,心头一软,当下爽朗一笑,说道:“傻丫头,我当你是妹子,没什么对不起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们?”林清雪始终奇怪。

陈扬沉默下去。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用过去那套来敷衍林清雪,可是他又不想告诉林清雪,林南已经死了。

“也许是缘分吧。”陈扬最后说道。“我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来你这里也是个机缘,既然认识了,我不可能看着你们有难而袖手旁观。”

“真的就是这样?”林清雪说道:“可是,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做一个保安?”

陈扬不由感到头疼,他半晌后说道:“做保安也没什么不好,这是我喜欢的生活。你只要知道一点就好,我绝不会害你。”

林清雪说不出话来。

她也不可能就此完全相信陈扬,彼此之间的信任是需要时间来证明的。

随后,两人结束了通话。

苏晴一直在旁边听着。“刚才打电话的是你的老板?”

陈扬点点头。

“原来你的老板是个女孩子。”苏晴由衷的说道:“你的老板真了不起。”

苏晴是感伤自身,觉得自己一事无成。

陈扬见状,微微一笑,说道:“晴姐,你也是独一无二的。”

苏晴眉头一舒,浅笑说道:“你真会安慰人。”

陈扬呵呵一笑。

苏晴又想起什么,关切的道:“我刚才听你说什么三天之后输了赢了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扬不想苏晴担心,就随口说道:“小事一桩,我可以解决的。”

苏晴见陈扬如此说,也就不再多问。

买好烧烤和啤酒,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夜幕刚刚降临。

还是在苏晴的房间里。

不过今天苏晴的房间里收拾的很整齐。

两人在桌前坐下,互相碰杯。

这大夏天的,吹着电风扇,喝着冰啤酒,吃着烧烤倒也很是惬意。

苏晴举止优雅动人,吃起烧烤的时候,那小嘴格外的勾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一口。

陈扬闻着苏晴身上的香味儿,只觉心旷神怡。

很快,几听啤酒下肚。

苏晴的脸蛋一片酡红,她的酒量并不太好。所以这时候有些晕晕乎乎,胆子也大了很多。她忽然说道:“陈扬,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陈扬呆了一呆。

他倒是想说自己喜欢她。

可他更知道苏晴其实很敏感,他怕自己说出来,苏晴会离开这个出租房。

说来惭愧,陈扬觉得自己最怕的是晚上不能再看见苏晴洗澡。那是他一天中最快乐最期盼的事情啊!

“怎么不说话啦?”苏晴巴巴的问,她嘴角带着一丝俏皮的味道。

这样的苏晴,娇憨而可爱,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

陈扬便说道:“因为晴姐你很漂亮,你的气质很好,让人想要亲近。晴姐你是美好的事物,所以我会忍不住对你好。这就像是人看见漂亮的花,会忍不住的去爱护。”

不得不说,陈扬还是很懂女人心的。女人最喜欢什么?千古不变的就是喜欢被夸漂亮。

苏晴听了果然喜滋滋的,但嘴上还是说:“我漂亮什么,我都是人老珠黄了。”

陈扬马上夸张的说道:“如果晴姐你都不漂亮,那天下还有漂亮的女孩子吗?”

“哈哈!”苏晴大笑,说道:“你个小家伙,油嘴滑舌的。”

陈扬马上老实的说道:“晴姐,我是绝对的有一说一,实话实说啊!”

苏晴开怀大笑,笑的泪花都出来了。她是真的开心,她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来,干杯!”苏晴举杯说道。

陈扬也立刻举杯。

喝着喝着,最后苏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陈扬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晴,她的黑色套裙微微岔开,能看见雪白的大腿,还有里面内.裤的颜色。

这真是香艳到了极点。

陈扬的欲望又疯狂的涌了上来。他真想不顾一切的去脱掉苏晴的裙子,从后面来进入苏晴的身体里面。

那该是最极致的享受。

可是,陈扬还是狠狠的压抑住了这种欲望。

就像苏晴是花,自己一旦这么做,等于是摧残了这花。将来便再没机会欣赏这花的美好。

他觉得自己不能辜负苏晴的信任。

所以,陈扬狠狠的喝了两口冰啤酒,压下肚子里的火之后,这才帮苏晴洗脸洗脚,最后关灯,默默的离开了苏晴的房间。

帝豪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罗忍盘膝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片幽暗,并没有开灯。

那落地窗的缝隙处,外面的华灯余晖照了进来。

罗忍的呼吸和整个客厅融为了一体,外人很难发现里面有人的气息存在。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罗忍淡淡的说道:“进来。”

门便被推开,那独眼和齐娇娇一起进来。齐娇娇手上托了食盒,食盒里全是美味可口的素菜。

独眼一进来便殷勤的喊道:“师兄。”

齐娇娇也说道:“罗大哥,我们给你准备了素斋,您快来用餐吧。”

罗忍也不答话,只是落下了双腿,改为坐在沙发上。

“通知得怎么样了?”罗忍问独眼。

独眼不敢怠慢,说道:“回师兄的话,朱洪智,薛连虎,刘正义三位大师都答应前来做公证了。至于鹰王,还有小武王,他们都说抽不开身,所以不能前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