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60篇小污文_黑人入侵人妻在线观看

更新时间:2020-11-21 09:56:28

江思思为自己刚刚的想法感觉有些羞耻,但脑海里却又不自禁的回忆起了刚才被老赵按压搓弄还有亲嘴的触感。


那种感觉真的很强烈,长这么大,她一直没被男人碰触过那里。


今天被老赵给弄的,竟然还忍不住出了声,真是太羞人了……


胡思乱想了一通之后,江思思不让自己再想下去了,开始做其他事情。


相比于被动的江思思,始终主动的老赵就难受多了。


他感受到了江思思身前的美好,那种细腻饱满的触感,还有那小嘴的味道,让他更加兴奋和渴求。


他想要更多,已经不单单满足于按压几下。

文学


要是能更进一步的去研究研究江思思身子下面,那该有多爽!


只是眼前他顾不上这些了,想法儿解决下面的暴躁才是正事。


就这时门口突然转来了几句熟悉的呼喊声。


“赵师傅,赵师傅,你在吗?”


老赵仔细一听,发现正是苏清雅的声音,于是连忙起身跑到了门口。


“在呢在呢,苏小姐,又来找我化妆了啊。”老赵笑吟吟的迎了上去。


 

只见苏清雅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俏丽美女,正是上次在苏清雅见过的她的闺蜜,徐晓雯。


“赵师傅,这次不是我来找你化妆,是我闺蜜,她叫徐晓雯,她待会有场演出,比较急,所以我特地带来你这找你帮忙来着。”


“行,没问题,我一定好好给她化妆。”老赵爽快的答应道。


“行,那赵师傅我闺蜜就交给你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苏清雅走后,老赵便带着徐晓雯来到了化妆室,然后说道:“徐小姐,你准备化什么样的妆。”


徐晓雯并没有立刻回答老赵的话,而是有点暧昧的看着老赵问道:“听说你还会胸部按摩?

当听到胸部按摩这四个字从徐晓雯的嘴里出来,老赵的心里有点吃惊。


难道苏清雅把自己和她的事情都和徐晓雯说了?


见到老赵一脸紧张的模样,徐晓雯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别紧张别紧张,上次我看着那小妮子的胸变大了,便问了问她的秘诀,她说是在你按摩按的,所以我就想过来试一试。”


老赵装作一脸茫然地说道:“徐小姐,胸部按摩我是会点,但有没有效我也不敢保证,而且,这胸部按摩还要把衣服脱掉,在你的胸部上直接按摩,这样太不好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你废什么话,我叫你摸的,你怕什么。”徐晓雯直接说道。


“那……那好吧,那你先把衣服脱掉吧。”老赵装傻道。


徐晓雯一听,一点也不犹豫,直接把上衣一起脱了下来。


“老赵,你说,我脱了衣服没有?”徐晓雯风骚地说道。


老赵连忙说道:“脱了,脱了。”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给我按摩吧。”


老赵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叹,这徐晓雯真是开放啊,跟苏清雅比起来,简直就是完全两种性格。


想那日给苏清雅胸部按摩的时候,自己可是连哄带骗,才让她答应的。


这徐晓雯倒好,根本不用自己动嘴就抓着自己的手去摸。


感叹一番后,老赵便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不得不说,这徐晓雯还真是有料,老赵手中舒服,忍不住说道:“徐小姐,你身材真好。”


徐晓雯听了十分受用,有些得意地说道:“是吗?你接待的客户没有我这样的吗?”


老赵知道女人喜欢听好话,立马说道:“没有,徐小姐是我接触的客户中身材最好的。”


徐晓雯更高兴了,“是吗?那你可得好好帮我按按,我告诉你,要是没有效果的话,我为你是问!”


“徐小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帮你按的。”


老马说着,便更加用力地按了起来。


这徐晓雯竟然喊出了声。


她这一叫不要紧,那声音,弄得老赵更加受不了了,身体也有了反应。


按摩床比较矮的,老马也不避讳,他就是要让徐晓雯看到。


如他所愿,徐晓雯很快便转过头来了,一下子就看见。


“哇,老赵,你不是吧,你这本钱可以啊啊。”徐晓雯确实开放,直接便惊奇地直抒胸臆。


老马心里暗喜,表面却装作有点窘迫地说道:“我……这……你说你的身材这么好,我在帮你按着,我哪能没有反应呢?”


徐晓雯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哇,老赵,你这?这要是女人,肯定受不了了的。”


被她这么一说,老马顿时也不用再顾忌,便说道:“那你是不是女人呢?”


“怎么,你是不是想验证一下啊?”徐晓雯顿时便挑逗地说道。


这老赵也知道女人说话真真假假的,当不得真,便比较谨慎地说道:“我哪有这个福气啊。”


“老赵,把你的裤子脱下来,我帮你消消火。”徐晓雯丝毫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老马被徐晓雯的开放给震惊到了,同时也激动不已。


这种女人,技巧肯定娴熟,这要是帮自己消火,感觉肯定很棒?


不过他嘴里却是说道:“这……不太好吧?徐小姐,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


“谁跟你开玩笑?我是你的客人,我叫你脱,你就脱。”徐晓雯望着老马,有些贪婪地说道。


老马只好“无奈”地把裤子脱了下来。


徐晓雯望了一眼,咽了一口口水,直接帮老马消起火来。


老马也忍不住把手伸了过去。


徐晓雯表情十分迷醉,说道:“老马,我受不了了,你要帮我消消火……啊……”


老马装作有些尴尬的说道:“王女士,不行啊,这样不太好……”


“不行,我真的受不了了,求你,快点帮我消消火……”徐晓雯说着,就放开了自己的身体。


老马看着徐晓雯,也受不了了。


但他不想丢掉这份工作,便强忍着说道:“王女士,不行啊,这是在我工作的地方,要是让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那我们去开房好不好?”徐晓雯眼睛迷离的说道。


老赵假意推辞道:“这怎么行呢?徐小姐,这毕竟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啊,而且,我还是个老头,像你这样性感……”


“不要再说了,快点跟我去开房,我可以给钱你。”徐晓雯一副已经受不了了的样子,把衣服穿好了。


老赵装作什么也看不见的样子,呆呆地站在那里,不过也已经把他的裤子穿好了。


但是刚才没有消火,他现在难受得很。


徐晓雯挎上自己的包,然后便拉着老赵的手,说道:“走啊,我们去酒店里面。”


老马有些扭捏地说道:“不行啊,王女士,我现在是在上班呢。”


“上什么班,今天我包场了,所有的问题,我出钱。”


“,这……”


“这什么这,快点跟我走。”徐晓雯说着,直接拉着老马往房间外面走去。


于是老赵只好跟着厨房里的江思思吩咐了几句,然后跟着徐晓雯出了会所。


之后,徐晓雯便开车带老赵来到了一家酒店。


开了房,打开门,老赵便看见里面宽敞豪华,有一张很舒适宽大的床。


徐晓雯锁上门,然后便风情万种地对老赵说道:“老赵,你今天你要把我伺候舒坦了,你听见没有?”


老赵一副无辜的模样:“怎么伺候啊?”


“你说呢?”徐晓雯说着说着,直接开始挑逗老赵。


“啊,徐女士,不要这样,我受不了了……”老赵被徐晓雯弄得十分舒坦,不由得叫唤了起来。


“受不了了是吧,来,我们一起舒服舒服。”


徐晓雯说着,拉着老赵来到了床边,然后自己开始脱衣服,还一边说道:“老赵,你脱衣服啊,难道还要我帮你脱啊?”


老赵这时也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便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徐晓雯把衣服脱掉了,老赵才刚把他的上衣脱下来,她有些等不及了,说道:“来,我帮你。”


然后解开老马的裤腰带,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


徐晓雯有些疯狂了,用尽了各种招数挑逗老马……

“啊……”老赵这时也是不用再顾忌什么了,两人的身体贴合在了一起……


终于徐晓雯到达的巅峰,老赵也缴了械。


徐晓雯瘫软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一脸满足的看着依然精神抖擞的老赵,忍不住调侃。


“老赵,看不出呀,你这么厉害,按摩功夫更是一套一套的。”


“徐小姐,你别笑话我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化妆师。”老赵心里得意,脸上却是一副尴尬的表情。


“呵呵,普通化妆师吗?你今天都把我化到宾馆来了,怪不得苏清雅介绍我来,我看你们两也早尝试过了吧?”


徐晓雯故意打趣道。


老赵打了个机灵,没想到徐晓雯会这么问。


“徐小姐,你可别乱说呀,没有,这个绝对没有!”老赵连忙解释。


“真的没有?苏清雅她老公根本没用,老赵你的身体又这么好,我可不相信她看了后能忍住!”


徐晓雯摇了摇头,眼神带着疑惑。


“真的,苏清雅每次来我只是帮她化化妆,按按摩而已。”


老赵脸沉了下来,再次解释。


“好了好了,没有就没有吧,那如果给你次机会,你想不想睡一次?”


徐晓雯略带玩味的问道。


这徐晓雯明显话里有话呀,老赵的确是想睡苏清雅,上次差点就睡了,只可惜被徐晓雯给破坏了。


可是这一次徐晓雯竟主动要帮自己,难道是因为刚才让她舒服了?不过在不确定徐晓雯的意图之前,老赵可不敢乱来。


“徐小姐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苏清雅年轻又漂亮,又是有夫之妇,我呢?一个糟老头而已子,我可不敢想那事。”


“老赵你糊弄谁呢?难道我不是有夫之妇?还不是一样被你弄了,我也没看你有啥不敢的!”


徐晓雯脸色有点不自然,对着老赵冷嘲热讽。


“这、这。”老赵一时语塞,心里却是耻笑,明明是你主动勾引老子。


“老赵你也知道我和苏清雅是闺蜜,俗话说得好,有福同享,所以我一定要让你们试试!”


徐晓雯看老赵那憋屈样,忍不住笑了。


徐晓雯的话让老赵一阵感慨,不愧是中国好闺蜜呀!


“呀!使不得呀!使不得呀!”表面上还是一副害怕的样子,并连连摆手示意。


“老赵我今天就把话挑明了吧,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苏清雅那里举报,说你给我化妆时还对我动手动脚。”


徐晓雯有点不耐烦了,直接开口威胁。


“别、我答应还不成吗?可是就算我答应了,人家苏清雅也不肯呀。”


老赵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实际上是兴奋不已,从没见过还有人逼着自己和闺蜜……


“这个我自有办法,好了你把手机号给我,到时候等我消息就行!”


得到满意答案,徐晓雯又恢复了笑容。


“什么办法?”老赵将号码报给徐晓雯,忍不住问道。


徐晓雯没有回答,只是拿出手机记下老赵的号码。


老赵看徐晓雯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期待着那一天早点来临。


徐晓雯记录完后,并没有放下手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继续撩拨着老赵。


老赵看着徐晓雯,双手一直拿着手机在操作着,想知道她在干什么,略微调整了下方向,看了过去。


老赵看到徐晓雯正专注的看着屏幕,好像在用qq聊天,而且表情又激动又兴奋,老赵有点无语,不知道有什么聊天能比的上和自己做运动,老赵忍不住仔细看去,


“嘶!这、这是?”看到的场景让老赵倒吸了口凉气。


老赵看到徐晓雯正通过qq在和别人聊天,让他意外的是里面的一条聊天内容,上面赫然写着:我已经掌握苏清雅出轨的证据了,你尽快把钱准备好!


老赵想起了之前的种种,终于明白徐晓雯为什么会诱惑苏清雅去酒吧了,也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逼着自己和苏清雅那个,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钱。


什么中国好闺蜜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徐晓雯终于放下了手机,看着老赵,又来了兴致。


两人又黏在了一起。


一小时后,徐晓雯带着满足离开了宾馆,只留下老赵满身伤痕的趴在床上。


“太舒服了,这感觉真带劲呀,真想就这么下去!”


老赵看着身上的痕迹,慢慢回味着刚才的美好。


片刻后老赵洗了个澡,此时又想起了徐晓雯走时候的交代。


她让老赵24小时保持电话开机,就这几天她会安排自己和苏清雅见面。


如果是之前老赵是求之不得,不过知道徐晓雯的目的后,老赵也为苏清雅担心了起来,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想让别人白白当枪使。


他拿出手机,找到苏清雅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喂,你好!”


“是苏清雅吗?我是婚礼会所的老赵。”老赵确定是苏清雅后,连忙开口。


“是我,赵师傅你好,你找我有事吗?”苏清雅有点惊讶,没想到老马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清雅啊,我想问下,你和你爱人关系如何?是不是不太好?”老马想了想直接把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


“啊!赵师傅,你为什么会这么问?”苏清雅吓了一跳,然后反问。


老赵刚想把徐晓雯的事一并说出来,电话里又传出苏清雅的声音。


“我和我爱人感情很好,赵师傅我知道你人好,又免费帮我做按摩,所以我才会想着帮你解决一下,你千万别想太多。”


苏清雅的态度明显差了很多,语气中有着拒绝的意思。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老赵有点无语,苏清雅明显误会他了,虽然他心底是想着和苏清雅在一起,不过这个电话的目的只是善意的提醒。


“赵师傅,不用在想了,我不是那样的人!”苏清雅恼羞成怒,直接挂了电话。


“清雅呀清雅,这不能怪我啊,是你把我想歪了,我老赵难得想做件好事,你都要直接拒绝。”


老赵摇了摇头,既然苏清雅不领情,他也犯不着用热脸贴冷屁股。


老赵收拾了一下,走出了宾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给徐晓雯按摩了这么久,现在也着实有点累了。


想到自己的会所里还有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还在等着自己,老赵的心里又不由的一阵绮丽。

回到会所之后,老赵先来到浴室解决人之三急。


解决之后,一回头就看见了江思思挂在了浴室里的内衣。


没有那些精致的蕾丝花纹之类的,就是素洁的粉色丝滑布料。


就像是江思思这个人似的,不施粉黛,天然之美,更加性感和迷人。


内衣挂在墙上,有点高,老赵抬手还缺十公分的距离,根本够不着。


好在还有条白色小裤裤在旁边衣物框里,一弯腰就被他拿到手中。


雪白的小裤裤同样素洁,没有过多花纹修饰。


老赵翻弄出托底接触江思思娇躯的部分,一眼就看到了上面有干涸的痕迹。


作为过来人,老赵当然明白这是什么东西给弄的。


所以他看一眼就忍不住了,直接把小裤裤凑到鼻前,去嗅江思思身下的味道。


有淡淡的腥涩感,不强烈,不刺鼻,但却很刺激。


老赵贪婪的深吸几口,然后才松开腰带,开始自我发泄。


可就在这时候,厨房那里传来开门的声音,随即有脚步声响起。


而且声音越来越清楚,就是奔浴室来的!


老赵脑子转的飞快,一下又想到一个让江思思上钩的办法。


听到江思思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老赵赶紧趴到在地上,随即用手猛锤了一下地面,嘴里也发出了一声哎呦。


江思思本来就准备回浴室拿回自己的内衣,


她刚走到浴室门口,浴室里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响。


紧接着,老赵‘哎呦呦’的痛苦声就传了出来。


江思思惦记着老赵的安危,连忙走到浴室门口,隔着门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赵赶紧把自己的裤子褪在脚下。


他得让江思思看看,自己纵然腿废了,但也是个有超级大本钱的男人!


“哎呦,哎呦……”


裤子褪到一半,该露的全都露出,老赵躺在地上‘疼的’直叫唤。


江思思听到浴室里叫的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推开门就往里走。


冲进浴室,她一眼就看到老赵满脸痛苦的躺在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她下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扶老赵,紧接着就看到了不该看,而偏偏又想看的东西。


好大,好狰狞!


她简直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可以那么大。


老赵暴躁的狰狞,带给了江思思强烈的视觉冲击。


可下一瞬间她就回过神来,脸上火烧火燎的,羞到不行。


她竟然看到了老赵的那里,而且心里还莫名的渴望,这让江思思很羞。


她下意识的就想离开这尴尬处境,可老赵还在地上直‘哎呦’。


没办法,她只好扭过头不看那里,费力的把老赵给搀扶了起来。


“真的不好意思,我刚才准备洗澡,结果脱衣服的时候腿用不上力气,一不小心就跌倒了,谢谢你把我扶起来。”老赵一脸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江思思慌乱的说着‘没什么’,红着脸转身想离开。


结果她刚扭过头,胳膊就被一只有力的温热大手给拽住了。


随后,老赵的声音响起,“思思,请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江思思想走也走不了,只能忐忑的背着身子,小声问道:“什么忙?”


她以为是帮忙拿衣服之类的,对于这种忙她不介意去帮一下。


可随后老赵的话,却让她心里跟藏着百八十只小兔乱蹦似的,慌到不行不行的。


“思思,你帮我洗澡,可以吗?”


听到老赵的请求,江思思心里真的慌了。


赵爷爷、赵爷爷怎么可以提这样的要求啊?


江思思隐隐有些愤怒,原本对于赵爷爷的一些好感也消失殆尽。


这时,她身后突然有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她下意识的扭过头,正好看到老赵在痛苦的扇着自己的大腿。


“你真没用,站都站不起来,连自己洗澡都洗不了,还要靠别人!”


江思思恍然,她把老赵现在站不起来这茬给忘了。


可是、可是……可是这也不能让她给帮忙洗澡啊,毕竟男女有别。


“思思,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让你帮忙给我洗澡,所以我想自己过来洗。可刚才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根本没法洗,甚至连站我都站不起来。”老赵自责愧疚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老赵的话很真挚,语气也很诚恳,尤其是想自己洗却不小心跌倒的事,让江思思心里一揪。


再三纠结过后,江思思终于红着脸轻轻点头,小声说:“赵爷爷,没关系的,我帮你洗。”


老赵心里高兴,手却摆的起劲,“思思,你还年轻,这对你来说肯定有些不方便,我不想你为难……”


老赵越是拒绝,江思思越为刚才自己的误解羞愧。


“赵爷爷,没什么不方便的,你是病人我是保姆,照顾你是应该的。而且、而且……而且刚才我都看到了,也没什么再不方便的了。”


江思思的解释声越来越小,脸色却是越来越红,红的几乎要滴血似的。


以关煤气为由,江思思跑回了厨房。


浴室里,老赵兴奋的直挥拳头。


马上就能让江思思帮他洗澡了,还能让江思思接触他那里,他怎么能不兴奋!


过了半分多钟,脸色稍稍退红的江思思重新回到了浴室。


老赵自己脱掉了T恤,露出上半身强健的肌肉。


他的身板孔武有力,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


江思思看得眼睛都有些直了,在女人的眼中,男人的肌肉就跟女人的前面似的,那都是对异性充满诱惑力的存在。


可她随后就不敢再看了,因为老赵看向了她。


“思思,我裤子没法脱,得你帮忙了。”


江思思大羞,可又没办法,只好走到老赵身前。


老赵双手撑着墙壁使身体强行站住,江思思探出了她那双白皙小手,扯着老赵的脱了一半的裤子往下拉。


江思思虽然心里一个劲地对自己说不能看老赵那里,但有了之前的视觉冲击,她似乎根本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忍不住的往那里瞥。


看了几眼之后,她发现老赵那里居然在慢慢变大!


江思思又觉得震撼,又有些慌乱,想想稍后还要动手去洗,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真的忍不住……”老赵一脸尴尬的道歉。


“没…事…”江思思支支吾吾的回了一句,然后红着脸别过了头。


成功帮老赵脱掉裤子,江思思像过了九重关似的,全身都是汗,被染湿的裙襟紧紧贴在她身上,勾勒出她娇媚身子的迷人线条。


看着近在眼前的旖旎,老赵亢奋到不行,那里的反应更强烈了。


在花洒打开后,江思思很贴心的试了试水温才喷在老赵身上,然后那双温润的小手很赧然的贴在了老赵身上。


起初还好些,毕竟是后背,虽然也能看到那里,可终归男女都一样。


但是当她的小手戳着老赵身前,尤其是接触到胸腹的肌肉时,她凌乱了。


那么结实的肌肉,就好像铜铁一样,还带着火热的温度。


这让未经人事的她,心里毛毛躁躁的,说不出个什么感觉,反正挺抓狂。


老赵则特别的享受,享受着温润小手在身上的游走,还有江思思近在咫尺的娇媚身子。


花洒喷出来的水溅湿了她的花裙,让她娇媚的轮廓彻底凸显。


这种朦胧的诱惑带来的刺激,似乎要比之前直接偷看江思思洗澡还要来的强烈。


不过,江思思很快感受到了异常,羞红着脸把裙子拽开了。


老赵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也没有多想,心里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


他全身都洗了个遍,唯独剩下当中间那地方。


万一江思思不帮他洗,那该怎么办?


这时候,江思思站也在旁边纠结这个问题,羞红的脸蛋儿几乎要渗出血来。


她的羞耻心让她想离开,让老赵自己洗,毕竟这不是什么难事。


但她的身体却一直迈不动步子。


看到江思思春纹荡漾的眸子紧盯着自己那儿,老赵顿时明白了,贪婪的一把抓住江思思那只温润小手,放在了自己那里。


江思思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把手收回来,但是老赵一直按照她,她根本收不回来。


“帮我洗一下好吗……”老赵贴着江思思的耳朵轻声说道。


温热的气息突然扑进耳朵,江思思感觉身体像是被电击了一般,一阵酥麻,让她差点叫出了声。


还有感受到老赵那里的灼热,像是一个火源,把她的身体烧的滚烫,脑子似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开始帮老赵洗连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她发现,老赵那里还在变大,看的她好难受,好难受,两条腿忍不住开始摩擦起来……


“嗯……”那种久违的舒适让老赵呼吸越来越急促,最重要的是江思思的妥协,让他激动的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让他想要更多。


特别是看到江思思迷离的眼神,听到她急促的呼吸之后,老赵脑子里在不断的充血。


他再忍不住了,他知道江思思也想要了。


猛地一把,他将江思思娇媚的身子拦腰抱坐在了身上,用那里盯着她。


“思思,给我吧,你就当帮我了。我难受,那里好难受……”


粗重的喘息声响起在耳边,还有定在那里的火热,江思思心中热浪滔天。


不等她说话,老赵的手掌已经在她前面肆意的游走……


这种几年没有体验过的舒适和刺激,让江思思全身失去了力气,彻底瘫在了老赵怀里,嘴里不受控制般的“嗯”了一声。


老赵太兴奋,太过瘾了,连说话的工夫他都不想浪费,朝着江思思那里伸出了手……

在江思思跌坐的一瞬间,老赵只感觉那儿紧擦着两条温热的打退,然后一下子就蹭了过去。


与此同时,江思思更是爆发出醉人的娇吟,不由自主的声音从腔子里挤压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处的滚烫,江思思着急忙慌的站起身来,脸色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红柿。


简直羞死个人了,主动扑入人家怀抱里,还差点坐吞进去……


羞怯慌乱中,江思思忙向老赵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打小就怕打雷。小时候亲眼见过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树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打那起我就特别怕打雷,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江思思那么怕打雷。


不过老赵却顾不得在乎这个了,他现在更关注刚才在江思思那儿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着,今晚得想个办法,跟江思思发生些更亲密的关系。


正掏空心思地琢磨呢,突然,又是一记更为响彻的惊雷炸起。


那炸雷直让人头皮发麻,小区里的车子都被震的报警声大响。


再看江思思,她已经吓的紧捂耳朵瑟瑟发抖,就跟受惊到极致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这一幕,老赵当时就有了主意。


他一本正经的说道:“思思啊,今晚你跟我睡一个屋吧,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江思思当时就羞急到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赵睡一张床上去。


不过没等她说什么的,老赵就正气凛然的说道:“你放心,你在床上睡,我在椅子上睡,不会有什么关系的,而且我一个老人,连路都走不利索了,你也没必要担心我。”


老赵表现的这么正人君子,还自嘲说是个老人,这让江思思有些不好意思。


但她还是有些羞意,毕竟要跟刚相处一天的男人在同个房间里睡觉,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赵再三坚持,还说前段时间小区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盗窃,甚至差点杀死房主。


江思思害怕了,加上又有惊雷炸响,她这才慌乱的答应下来。


老赵心底暗暗高兴,只要人来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张床上去。


将江思思带回屋后,他果真坐在椅子上,并执意要求江思思上床睡觉。


江思思原本还推脱自己坐着睡,但坚持不过老赵,也就上床了。


在江思思上床后,老赵坐在椅上闭眼休息,可耳朵里全是在捕捉屋里的动静。


他能听到江思思翻来覆去的,起初他以为是害怕雷声,可渐渐又觉得不像。


直至约摸得半个小时过去后,江思思依旧没睡着,于是老赵也睁开了眼睛。


“思思啊,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江思思忙吱吱唔唔的回答,否认说没有心事。


老赵年长江思思二十多岁,看她心思就跟看小孩似的。


“思思啊,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你放心,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的,你就安稳睡觉吧,是在不行,我待会就到客厅里去睡。”


老赵说的很真诚,这不是在套路江思思,他是真这么想的。


江思思从话里感受到了老赵的真诚,还有些隐隐的伤感,所以她特别感激,她相信老赵是好人。


“行了,赶紧睡吧,时间不早了,明天我就要带你熟悉我这会所的事情了,你这也要开始给我帮忙了。”


老赵闭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脸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温馨笑容。


望着老赵脸上的浅笑,江思思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了来自一个外人的无私关爱和热心肠。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再的怀疑老赵动机,她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尤其是对方还是个老人人,自己竟然还腆着脸任人睡在木椅上。


想到这,江思思脑袋一热,说道:“赵爷爷,你上床上来一起睡吧!”


老赵刚有点睡意,让这话顿时给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许,我自愿帮助。”


江思思顿时大羞,语气中充满了羞涩,“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咱们都在床上睡,你在这边,我在那边,不是那样的睡,你误会了……”


老赵有些小失望,不过还是笑着装模作样的拒绝。


这次江思思倒是挺坚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张单人床,两人即便一人一边,中间也没几分距离。


随着雷声的越来越密集,江思思也就颤抖的越来越厉害,老赵都觉得床像开了震动似的。


转过身看了眼瑟瑟发抖的江思思,他头脑一热,直接伸手把人给强行搂在了怀里。


“思思啊,我搂着你,你就不害怕了。”


被老赵这一搂,江思思倒是真不害怕了。可就这么被搂着,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她想要拒绝,可是雷声轰鸣,每一道雷炸起都让她不自禁的回忆起当初大树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体。想起来那个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离开老赵那火热的怀抱。


渐渐的,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赵也没有过分的行为。


她琢磨着,老赵应该就是单纯的一种保护欲望,想要保护她让她别再害怕而已。


可随后,她又想挣脱老赵的怀抱了。


因为她感受到背后抱着自己的老赵,又暴躁了。


而且那狰狞的大东西,竟然刚好从她身后顶到了那里。


那可是她全身上下最为敏感的地方,只刚刚触碰,就让她感觉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了。


即便隔着裤衩儿和裙子,也让她感受到了火热与滚烫,就像是在灼烧她那里似的。


“赵、赵大哥,你能不能离我、离我远一点,好、好难受,啊~!”


娇息急促中夹杂的娇吟,充分印证了江思思的难受,可老赵更难受。


成功感受到了江思思娇媚的地方,他冲动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


这会儿他甚至都想,把江思思的裙子和小裤裤给一把扯掉,然后狠狠的……

老赵的想法很肆意,硬闯进去也会很爽,但他终究没敢这么做。


他能大概看透江思思这个女人,软磨怎么都行,可一旦用强怕是后果就惨了。


自己可是做过牢的人,他可不想再体验牢里的生涯了。


强压下用强的念头,但美人在怀终究是一件特别旖旎刺激的事情。


于是他又忍不住了,手掌开始不规矩的触弄,摸上了江思思胸前的饱满。


他抓到了软绵绵的东西,质感一触就是罩罩儿,显然是晚上江思思偷偷戴回去的。


不过即便隔着罩罩儿,他也依旧感受到了那种饱满的弹性,特别的有手感。


老赵很兴奋,抓弄的愈发卖力……


江思思正为身下的旖旎处被侵袭而难受呢,身前突然就遭遇到了魔爪的抓弄。


她本能的想要抗拒,但老赵的五根手指就跟有魔力似的,哪怕隔着罩罩儿的存在,也依旧成功刺激到了她最顶端的敏感处。


那种销魂的触感,就跟触电了似的,令她娇躯酥麻,而且还特别的舒服。


只是女人的矜持让她羞涩,她在娇息急促中央求道:“赵、赵爷爷,别、别这样!”


江思思想要挣扎,可是下面的触感又让她没有了半分力气,甚至连抬胳膊都难。


未经人事的她,身体变的敏感万分。


“赵爷爷,求你了,不要,被抓了,我好、好难受……”


江思思嘤咛中夹杂着央求,让老赵兴奋到难以自持。


原本他还有些忌惮,担心这抓胸的举动惹恼了江思思。


但见她现在反应那么强烈,他愈发的兴奋冲动了,甚至还隔着裤子狠狠顶了一下。


“啊~!”


江思思当时就受不了了,腔子里爆发出醉人的娇吟声,宛若天籁。


那娇吟声中斥满了被袭扰的欢快感,钻进老赵的耳朵里,几乎要酥掉他整个身子。


他受不了了,手掌抓挠的更加带劲,甚至还强行钻进了江思思的裙子里面。


温热的罩罩儿被强行拽下,双手如同两只大碗,扣向了江思思身前的娇媚。


可他的手再大,也扣不住江思思那对惊人的美好。


而且不单大,还特别的富有弹性,狠狠按一下子,都会瞬间回弹,力量十足。


感受着手掌心的那对温热美好,拨弄着顶端的两粒火热,老赵兴奋到要死要活的。


而这时候,江思思更是难以言喻的纠结着,嘤咛声忍不住的钻出腔子。


她不行了,前面被老赵弄到好舒服。


尤其是老赵的手指特别巧,力度适中,一下一下的,拨弄的她舒服到不行。


她甚至都能感觉到,下面已经湿润了,那是爱的宣泄。


可是她真的不能沉浸在这种情绪里面,她不能跟刚见面一天的男人发生那种事情。


于是强忍着内心深处的强烈冲动,江思思艰难的央求着,“赵爷爷,求你了,放开我吧,我求求你了,我们真的不能做那种事情,我们才、才第一次见面,我……啊~!”


她的央求声声,在老赵的用力一顶下,彻底化为泡沫,后续的央求都无法继续。


那一瞬间,江思思只感觉到下面仿佛活了过来,竟然不受控制的抽动着。


就好像是一张饿极了的小嘴儿,在等待着爱的吞噬。


她愈发的恐惧,恐惧身体对自己的背叛,恐惧脑海中溢出从了老赵的念头。


于是她强咬住舌头恢复对身体的控制,猛地挣扎住了老赵的怀抱。


“老赵,你混蛋!!!”


在脱离老赵怀抱束缚的一瞬间,江思思彻底羞恼了。


不光羞恼老赵对她不尊重的所作所为,更羞恼自己竟然差点沦陷在老赵那儿,被其勾引。


她痛下决心,坚决要离开,坚决不能再跟老赵相处下去。


可就在江思思准备将愤怒的决定脱口而出时,老赵却先她开口了,更是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思思,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混蛋,我该死,不不该不尊重你!”


话说完,老赵又用刚才摸过江思思胸前饱满的手,在自己脸上狠狠抽了个大耳刮子。


那响亮的声音,江思思听在耳朵里都觉得肉疼。


随后,老赵苦着老脸向她赔罪解释。


“思思,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就想摸摸你那里过过瘾,我都好些年没有接触女人那里了,而且你又那么漂亮,那儿也那么大那么美,我一时没忍住就动手了……”


看到老赵苦兮兮的样子,又见他自残式的打耳光,江思思心软了。


她其实更恼火自己差点被老赵那里诱惑到,所以才会对老赵发火。


可现在老赵这样的表现,又让她心里不忍,她实在不想看到老赵这样。


而且她认为,事情的根由可能在她那。


她下午洗澡的时候不穿罩罩儿就出来了,是个正常男人就受不了就会有想法的。


老赵这样做似乎无可厚非,真要什么都不做,那看起来反倒还不太正常。


在老赵的道歉声声中,江思思终究还是没把离开的话说出口,脱口而出的反倒是原谅。


“赵爷爷,我能理解你,但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老赵点头,连连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做。


江思思松了口气,觉得今晚这事总算是过去了。


可就在她决定起身回自己屋里睡觉的时候,老赵竟然又一次拽住了她的小手。


江思思既羞又恼,以为老赵又要强迫她做些什么。


可就在这时候,老赵说道:“思思,你实在太美了,身材也太好,我怕我以后会忍不住伤害你。可我就这样熬着又实在太难受,你能不能好心帮帮我,拿手帮我弄出来。”


江思思大羞,她完全没想到,老赵竟然又一次提起了这回事。


她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话到嘴边,却又惦记起了刚才身下遭受的火热侵袭。


纵然隔着裙子和裤子,可那种灼热,那种硬挺,她真的感受特别清晰,真的很需要。


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又该不该拒绝了……

在江思思纠结的时候,老赵依旧在开口哀求。


甚至最后他都说道:“思思,求你帮帮我吧,我那里真的好难受,都多少年没发泄过了,我现在要是腿好使的话,我都愿意跪下来求你,求你帮我解决一下!”


当这话传进耳朵里的时候,江思思彻底不好意思了。


老赵一个大男人,竟然不顾尊严的说出这些话,她觉得自己要是再拒绝也太不近人情。


又想到老赵还愿意收留她这个孤家寡人,还愿意留她在这里做事……


惦念起这些好,看到老赵的苦楚,她终究还是勉强答应下来。


但她心里还是很清楚,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想那事儿了。


找这么些的理由,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合适的台阶,让自己的行为变得阳光而已。


于是,她羞羞的点了点头,“我、我只能帮你一次,就一次,以后再也不可以了。”


见到江思思羞红着脸低下头,听到她妥协中带有紧张颤抖的声音,老赵兴奋了。


他就知道,这一出苦肉计唱下来,绝对能打中江思思的渴求。


他能感受到江思思那里突然特别的粘滑,哪怕隔着裙子。


所以这一切他都是有预谋的,也确实是朝着他希冀的方向在发展!


见江思思答应后,他兴冲冲的拉开了裤链,当着江思思的面把那里暴露出来。


甚至还趾高气昂的挑了挑,如同再向江思思挑衅。


看到这一幕,江思思当时就感觉到几乎要窒息。


尽管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见识老赵的强大和狰狞,但每次都会带给她强烈的视觉冲击。


甚至于她还会忍不住的去想,如果塞进自己那里面去,会是怎样一种欲死欲仙的快活。


不敢再想了,江思思真的很怕自己会忍不住。


所以她闭上眼睛,伸手触弄向老赵的身下。


望着那只渐渐身来的小手,老赵特别的刺激。


虽然下午被江思思摸过一次了,可那次是半强迫的性质,跟这次不同,这次可是江思思主动!


很快,那只小手就摸索了过来,轻轻的将那里握住。


那一瞬间,温润的小手让老赵舒服到忍不住叫出声来。


“噢,思思,思思,真舒服,我想要你,真的想要你!”


这话说的很龌龊很直白,丝毫不遮掩老赵此刻真实的心思。


他不想说,可是根本忍不住,江思思的小手实在太过瘾了。


而这时候的江思思,听到老赵的心里话后,竟然心跳的十分厉害。


她并不羞恼老赵会这样说,因为这话听在耳朵里让她特别特别的亢奋。


尤其是下面,她觉得仿佛都会呼吸了,在竭力呼吸着老赵的气息,呼唤着老赵的到来。


不过也正因为这种兴奋,彻底让她羞到不行。


她不敢再继续了,惟恐自己一个忍不住,今晚把身子交代在老赵这儿。


猛地起身,江思思快步离开了屋子,头也不回,话甚至都不留一句。


老赵紧拉慢扯,都没有留下江思思。


他忍不住的有些懊恼,心里忿忿自责,“真是嘴贱,嘴贱……”


外面的雨依旧在下,而且雨势越来越大,但雷声却是渐渐消失了。


好久听不到雷声后,老赵知道今晚没戏了,只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而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的也不止他一个,还有隔壁卧室的江思思。


这时候江思思正将裙子掀开,拿下巴给压住,露出下面的小裤裤。


原本洁白的小裤裤,这时候托底的地方已经湿漉漉的了。


她羞红着脸,将小裤裤脱下,然后拿卫生巾轻轻擦拭着。


尽管动作很轻盈舒缓,可每一次的碰触,都会让她忍不住的想起老赵。


尤其是想到老赵那里的火热和狰狞巨大后,她就忍不住的难受着。


“如果、如果继续让老赵帮我摸着上面,我帮他弄着下面,应该不会这么难受吧?”


心中喃喃过后,江思思羞到无以复加。


匆忙把下面擦干净,然后就蒙头倒在了床上。


她感觉自己都没脸见人了,那么羞人的心思都能泛起……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老赵跟江思思见了面,两人各自尴尬。


所不同的是,老赵是面上尴尬心里旖旎,而江思思是表里如一的尴尬着。


吃过早饭后,江思思就借着买菜的事情赶紧离开了。


老赵一人在家,也没什么事儿,恰好昨晚也睡的不舒坦,就又补了一觉。


醒来之后,老赵就听见门口有人呼喊着自己。


“老赵,老赵,在干嘛呢,在没在呀?”


老赵于是赶紧跑到门口,只见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来过的徐晓雯,今天她的穿着依然性感,上身一条白色紧身的T恤,下身一条迷你短裙。


脚踩一双8厘米的细高跟,把那修长的美腿绷得笔直,这性感不言而喻。


徐晓雯见老赵出来,则是妩媚一笑,说道:“老赵,这大上午的在干嘛呢,是不是昨天和女人搞太多了。”


老赵心想和思思搞都还没搞上呢,但嘴上却说:“最近结婚的比较多,我这化妆比较忙,所以起的晚了,你今天又来找我化妆了吗?“


徐晓雯则环顾了下四周,走到老赵的身边对老赵说道:“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事情吗?这次我来带你实现愿望了。”


老赵这才想起之前和徐晓雯之前在宾馆里徐晓雯说要帮自己搞定苏清雅的事情。


见老赵反应过来,徐晓雯直接上前挽住了老赵的胳膊说道:“那咱们这就走吧,今天你可得给我好好表现哦。”

很快两人就上了徐晓雯的车,没多久就在一个小区的停车场停了下来,徐晓雯下车走到副驾驶开了门说道:“老赵下车吧,我们到了!”


老赵咯噔一下,这小区他认识,就在前不久还来过,正是苏清雅家所在的小区。


徐晓雯带着老马直接来到了苏清雅家门口,随后敲了敲门,很快门便打开了。


“啊!赵师傅你怎么来了?”苏清雅看到徐晓雯的时候还没什么,当她看到徐晓雯身后的老赵时,吓了一跳。


老马一时疑惑了起来,看样子苏清雅并不知道自己要来,现在他更想知道徐晓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清雅啊,是徐小姐带我来的,具体我也不清楚。”


“怎么?你就是这样堵着门招待客人的吗?”徐晓雯看到苏清雅的样子,忍不住调侃。


苏清雅没办法,只能先把两人请了进来,不过看老赵的眼神还是有着排斥,毕竟昨天电话里老赵那赤裸裸的问题,让她极不适应。


等老赵坐下后,苏清雅一把拉过徐晓雯,朝着远处走去,然后问道:“徐晓雯,你发什么疯,好好的带赵师傅来我家干嘛?”


“能干嘛呀?昨天我试过马师傅的手艺了,那效果真的不错,今天我带他过来给你按按!不信你摸摸看。”


“呸,谁稀罕呀,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想男人想疯了吗?”苏清雅说着。


“哼,好你个苏清雅还敢笑话你姐姐我,看我不收拾你。”徐晓雯说完开始反击。


就这样两人在房间打闹了起来,不时发出嬉笑声。


老马看着眼前这一幕,让他有点按耐不住,真想加入到他们嬉戏的队伍中去。


“咳咳咳!”老赵实在坐不住了,只能咳嗽几声来让提醒她们自己的存在。


“啊!”苏清雅听到声音才回过神来,刚被徐晓雯撩拨的都忘记老马的存在了。


这时看着老马朝着自己的方向看来,刚才和徐晓雯亲昵的举动,让她还是有些羞愧。


苏清雅用力推开了徐晓雯,迅速整理好了衣服,然后走到老赵旁边解释道:“赵师傅不好意思,刚我们在开玩笑呢,让你见笑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玩闹,苏清雅的心情只剩下了羞涩,对于之前的排斥也少了一些。


“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什么时候开始护理。”老赵尴尬的笑了笑。


这时徐晓雯也走了过来,娇笑着说道:“老赵,现在就可以,你先给她按吧,就和我们昨天一样,做胸部护理!”


“啊!”听到胸部护理,苏清雅又是一声惊呼,想起之前也是在这里,按着按着就差点睡上了。


“不行,不行,这个我不需要?”苏清雅小脸更加羞红。


徐晓雯看在眼里,心里却是暗自偷笑,这苏清雅是空虚寂寞太久,这才几句话就让她害羞了,如果在老赵的刺激下,那今天就水到渠成了。


“小芬,今天姐姐我可是为了你包了老赵一天,才把我们老招从店里请来给你按摩的,那正宗的手法你试过之后,一定满意!”


徐晓雯边说着就要继续去脱苏清雅的衣服。


苏清雅死活不肯,最后都有点生气了,这让老赵可惜的同时,也是在为苏清雅庆幸。


虽然他想得到苏清雅,但是不是和现在这样,被徐晓雯当枪使的情况。


“你个傻妞,算了你不按我按,老赵来吧,今天还和昨天一样!”徐晓雯看苏清雅不肯就范,只能想着用自己来刺激她。


“好的,包你满意!”老马答应一声,就被徐晓雯领到了房间。


一进房间不用老马开口,徐晓雯就脱的只剩下一条底裤,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看的老马心里一跳一跳的。


然后往床上一躺,就让老马开始,老马依然和以前一样,开始按摩起来。


“唔,好舒服呀!”徐晓雯被这刺激的叫了出来,只是这后面的几个字有点耐人寻味,而且叫声也别往常大了许多。


果然徐晓雯一边叫唤一边转头看向了门外,老马侧着身子通过余光也看了出去,本就有了反应的苏清雅在徐晓雯的声音刺激下,越发的难受。


徐晓雯看着苏清雅的样子笑了,声音也是越发的诱人和响亮。


老马这才明白徐晓雯的意图,在接下来的20分钟里,徐晓雯变着法子叫唤,不知情的人肯定以为这是和老公办事。


而老马也早早就发生了变化,实在是这声音带着魔性,让他的魂都快被叫散了。


外面的苏清雅甚至用手堵住了耳朵,但是那诱人心弦的声音还是穿透进了她的耳膜。


苏清雅再也按耐不住,对着一旁的老马羞臊道:“赵师傅,我也想试试这个可以吗?”


老赵看着那娇媚的丽人,楞了一下。


“可,可以,等徐小姐按完我就帮你?”老赵的手还按在徐晓雯的胸前,不过心早已飞向了苏清雅。


“好了我按完了,老赵,你给小芬来吧!”徐晓雯主动爬了起来,把位置让了出来。


她揉了揉喉咙,她的嗓子有点哑了,不过换来苏清雅的主动,这也值了。


老赵心里一阵鄙视,他知道徐晓雯的心思,要不按照徐晓雯的性子,这么享受的事怎么可能让给别人。


苏清雅早已忍耐不住,在徐晓雯说完后,也顾不上客气,直接脱的剩下一条底裤就躺了上去。


老赵擦了擦手,滴了些精油在苏清雅身上,随后一双手按了上去。


苏清雅兴奋的喊出了声。


苏清雅的声音让老赵越发兴奋,她和徐晓雯不同,徐晓雯虽然也在喊,不过更多的是表演。


一旁的徐晓雯看着满脸娇媚,轻哼不断的苏清雅,她的表情也变得越发兴奋,就好像已经掌握了苏清雅出轨的证据一样。


老赵看徐晓雯那胸有成竹的表情,疑惑更多,按摩虽然刺激到了苏清雅,但是以苏清雅的性子,尤其是还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苏清雅是不可能和他那个。


很快半小时过去,老赵的护理也快要到了尾声,这时徐晓雯突然走了出去,随后不久端了三杯水回来,放在了自己的旁边,随后徐晓雯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瓶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