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_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更新时间:2020-11-21 09:59:33

杨军人家早就有后了,可惜杨贺这个却没有。

 

 

杨贺已经结婚两年了,他妻子柳莺可是我们邯城鼎鼎有名的富家女神,不仅有秒杀一切雄性的外貌与身材,还有秒杀一切女性的端庄气质,就这么说吧,柳莺绝对是万千男性的梦中女神,所有女人嫉妒的对象!

 

 文学

 

可惜,杨贺的造人计划一直失败,后来偷偷去查了,结果发现他患有男性的疾病,医生说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为了家产,杨贺不得已找到了我,让我帮忙。

 

 

说白了,就是让我要了柳莺,而且为了确保珠胎暗结,杨贺要我连要三天。

 

 

老实说,柳莺花容月貌,是女人中极品的极品,我第一次见她就对她有那种念头了,可她是杨贺的女人,我哪儿敢乱来?想不到,这次会因为杨贺而有机会亲近她。

 

 

杨贺都计划好了,此时他就坐在副驾驶上,不厌其烦的向我交代:“记住了,你嫂子敏感点就在胸上,还有,她喜欢从后面,还喜欢被拍后面。”

 

 

“家里佣人我都支走了,待会儿我进去找机会给你连视频,你看着点手机,别错过了。”

 

 

“等好了之后,你就赶紧进来,到时候千万别开口说话,直接一点就行了。明白了吗?”

 

 

老公求着别的男人弄自己的老婆,这种事儿说出去谁信?

 

 

我叫苦说:“老板,要不然咱再合计合计,兴许有别的法子呢?”

 

 

“没别的法子了,李东,我能不能继承老爷子的财产,就全靠你了,你也知道,我一直把你当亲弟弟看待,你可不能关键时刻给哥掉链子啊。”

 

 

杨贺这么说,我也不好再拒绝,只好保证说:“行,放心吧哥,我保证……保证完成任务。”

 

 

任务就是让老板娘珠胎暗结!

 

 

“好弟弟!这次就靠你了,你放心,只要能成事,哥保证少不了你的好处!”

 

 

杨贺拍拍我肩膀,又说了两句鼓励的话,然后下了车。

 

 

我把车停好就回了我的房间,还专门洗了澡,特地洗的干干净净。对我来说,柳莺宛若圣女一样高高在上,在这之前,我觉得有必要沐浴,这样才不会有亵渎神灵的感觉。

 

 

洗完之后,我便捧着手机等地。

 

 

不一会儿,杨贺给我发了视频,我接了之后赶紧把声音关掉,旋即屏幕里出现杨贺,杨贺调整了下手机,让镜头对准了大床,等我给他做了个OK手势之后,他笑了笑,走开了。

 

 

杨贺回去坐在床.上,喊道:“老婆,好了吗?我都快憋死了,快来啊。”

 

 

“急什么,这就好了。”柳莺细腻的声音传来,不一会儿,燃爆人双眼、能把男人都给活活烧死的柳莺,清溜溜的出现在了画面里。

 

 

她居然是光着的!

平日里柳莺穿着大方得体有气质,而且素面朝天从不化妆,单凭天生丽质就能成为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让人看上一眼就要想入非非。

 

 

此时她刚刚洗了澡,每一寸都是那么完美。

 

 

可惜屋里灯光偏暗,那里我什么也看不到。

 

 

柳莺简直能杀人不偿命啊!

 

 

杨贺显然迫不及待了,冲柳莺招手说:“老婆快来。”

 

 

柳莺走到他旁边,躲开丈夫伸出去的手,说道:“急什么,等我擦干了。”

 

 

她手里拿着毛巾,坦然的擦拭着完美的身子。

 

 

我甚至都忍不住想要自己安慰了起来。

 

 

如此完美的女人,可惜我只能偷偷的在这里看。这一刻我超级嫉妒杨贺,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看遍柳莺的每一寸肌肤,也可以光明正大的享用。

 

 

可是杨贺为了老爷子的财产,都不惜让别的男人享用如此完美的妻子,哎,倘若是我,我宁愿一毛钱不要,也绝对不可能让别人碰她,更别提让别人亵渎她了!

 

 

柳莺擦拭好了身子,早就安奈不住的杨贺扑了上去。柳莺很是享受,很自然的发出声音,还抱住了杨贺的头,任凭他的挑逗。

 

 

柳莺的感觉开始越发的强烈,甚至能听见她开始急促的声音。

 

 

杨贺给我说,柳莺最敏感的就是心口,看来这话一点不假。

 

 

瞪大眼看着柳莺沉醉其中,我浑身都燥.热了起来,好想跑过去把杨贺弄走,放着我来。

 

 

杨贺忽然把柳莺扑在了床.上。

 

 

柳莺开始出现娇身扭.动的迹象,嘴里发出的声音也更加急促。

 

 

忽然,柳莺主动过来……

 

 

柳莺刚好冲着这边的手机摄像头,我看见一片模糊的风景,可惜灯光不足,还是看不太清楚。

 

 

朦胧的画面,反而更刺激人。

 

 

如此这番的前奏进行了差不多有快十分钟,杨贺忽然停下来,试探的口吻说:“老婆,结婚这么久了我也没试过你的嘴,今天能……”

 

 

“不能。”柳莺斩钉截铁的拒绝,有些不悦说,“都说过好多次了,多脏啊。”

 

 

杨贺有些气馁的叹了口气。

 

 

紧接着他拿出来事先准备好的眼罩说:“那咱们玩点小游戏好不好?”

 

 

柳莺有点糊涂了,云山雾罩说:“怎么了,你想要我戴这个?”

 

 

杨贺嘿嘿笑着说:“是啊,我觉得你戴上它,我特别刺激,肯定能发挥的让你更满意,你说呢?”

 

 

柳莺似乎有些不想,可是当杨贺说发挥的让她更满意的时候,她的反应马上有了些许的变化。

 

 

迟疑了几秒柳莺哭笑不得说:“你可真行,什么时候喜欢这种小情调了?”

 

 

杨贺笑了。柳莺的态度足够说明她同意了。这也是我们的计划之一,毕竟柳莺家是名门望族,她又是个很清高的女人,若不把她的眼睛蒙上,被她发现最后是我,那后果可真就不堪设想了。

 

 

本来我的意思是干脆给老板娘下.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要她,可是杨贺担心这样的话对胎儿会有影响,无奈,我俩只好商量了这么个对策。

 

 

“我看视频学的,他们都说这样能增加感情,让夫妻都可以更刺激,尤其是男人,可以大展雄风呢。”杨贺笑呵呵的,一边解释,一边把眼罩给柳莺戴上了。

 

 

柳莺带着期待说:“真的假的,那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更厉害一些。”

 

 

戴好了眼罩,杨贺迫不及待的想要继续,我注意到他有要上的动作了,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下意识回头看了眼我这边,然后说:“老婆,用你喜欢的动作,更刺激。”

 

 

这也是必须的。

 

 

杨贺日子过的舒坦,身材早就有点走样了,要是用别的动作,柳莺分分钟都能察觉到随后种地的人不是她老公了,所以杨贺必须提出用这个动作。

 

 

柳莺没有任何反对和迟疑的意思,乖乖的,猫儿一样的扑在床.上。

 

 

望着这一幕,我已然是忍不住了。

 

 

柳莺嘤嘤说:“那你可得好好发挥,不许让我失望哦,话说,我已经有些日子没有感受过飞起来的滋味了。”

 

 

这话说的杨贺有点尴尬,干巴巴的笑了笑,忽然伸手拍了柳莺说:“老婆你往床尾这边动,我站在地上动。”

 

 

“你今天花样可真是不少。”柳莺娇.声笑了,然后往床尾一点一点的扭.动。

 

 

杨贺下了床立在床尾,又伸手轻轻拍了两下。

 

 

“老婆,要不然,咱们再来点刺激的?”杨贺再次试探着开口,与此同时,他转身对准了手机招手,示意我赶紧过去。

 

 

见状我不敢迟疑,急忙出了门,蹑手蹑脚但速度极快的冲往了楼上,到了杨贺夫妻的卧室门外,我听见柳莺有些崩溃的语气说:“谁也不说话?这也是你从网上学来的花样?别玩那么多花样了,快进来吧,看不出来我都要受不了了吗?”

 

 

杨贺坚持说:“哎呀,老婆,网上的人可都说了,两口子偶尔玩一些比较有趣的游戏,不但可以增加持.久,还能培养更深的感情呢。”

 

 

“增加持.久?”听柳莺的语气她似乎有些心动。

 

 

“对啊,你肯定会特别舒服的。”杨贺趁热打铁说。

 

 

柳莺一副很无语的口吻说:“好吧好吧,真是被你打败了,那就按你说的来吧。”

 

 

杨贺大喜说:“那咱可说好了,谁先说话,谁就要趴在地上学小狗汪汪叫哦!”

 

 

“知道了,你快来吧!”柳莺迫不及待的催促,我顺着门缝往里面偷看,见她还很着急的扭了两下。

 

 

杨贺一副很认真的语气说:“好,游戏开始了,谁都不许说话了哦!”

 

 

柳莺果然保持了沉默,只是又晃动了两下,表示催促。

 

 

杨贺兴奋不已,回头冲门口这边用力的招招手,示意我赶紧过去。

 

 

本来杨贺是想我那个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看着,也好在柳莺说话的时候他能及时应对,不漏出马脚。关键是我接受不了这个,办事的时候有个人在旁边瞪大了眼看,多别扭啊。

 

 

杨贺得知我有这个心理障碍,也担心我因为压力而施展不开,影响了正事,索性就出了这样一个主意。

 

 

他对柳莺也颇为了解,知道她心高气傲,一旦答应了游戏,必然会坚持缄默。因为她不会想要输了以后学狗趴在地上汪汪叫的。

 

 

这样无疑保证了我可以安安静静的在她毫不知情的状态下进行。

 

 

望着光秋秋迷死人不偿命的老板娘,我早就安奈不住了,这时候看见杨贺冲我招手,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生怕门发出一丢丢的声响,然后蹑手蹑脚的进去。

 

 

杨贺也不敢发出一点动静,用手势不断的催促我赶紧过去。

 

 

等我到了跟前,杨贺有些嫉妒的眼神低头瞥了我一眼——计划时间紧迫,我来之前就已经临阵磨枪了,这会儿我什么都没穿。

 

 

杨贺又比划了几下,我理解的意思是他又在不厌其烦的叮嘱我多加小心,也要尽快结束战斗,最后他指了指门口,应该是说他在门口等着。

 

 

很快,杨贺蹑手蹑脚的出去了,卧室里,只剩下了我和老板娘。

 

 

卧室里铺着毯子,我光脚丫踩在上面,很是舒服,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单是这股香味扑鼻,就让我有些心神荡漾,提到了很强的鼓舞作用。

 

 

靠近了柳莺,香味更浓,我这才知道,这是她与生俱来的体.香。

 

 

比花草香水什么的可要好闻太多太多了。

 

 

更要命的是,柳莺在床尾,高高的撅着,她的所有风采,我一览无遗。

刚才在视频里见识过了柳莺,可那毕竟只是视频之中,此时近在咫尺,她可比视频里面白太多太多了,让人看了一眼而已,就难以自拔。

 

 

想不到已经三十三岁的老板娘,身材还会这样完美。

 

 

只是看了几眼,就已经够让我狂躁了。

 

 

柳莺忽然扭动了两下。

 

 

她这不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我要她吗?我亢奋到了极点。

 

 

这幅画面让我无法抗拒,迫不及待的慢慢靠近过去。

 

 

柳莺显然感觉到了,她肯定还以为是自己的老公就要光临了,呼吸马上开始变得急促,并且伴有嘤嘤的催促哼声,同时她还在试图往后退。

 

 

我感觉的到,柳莺此时已经是迫不及待想要了。

 

 

我忽然玩心大起,故意轻轻的婆娑不立刻进去。

 

 

柳莺果然火急火燎,嘴里发出低哼似的声响。我知道,那是迫不及待的呼声。

 

 

可惜她不想输了游戏要去地上学狗吠,所以始终不肯开口呐喊出来。

 

 

老天爷真的是不公平,造就出柳莺这等完美到爆的女人。

 

 

我突然想起来杨贺说的,他妻子柳莺,喜欢背后,也喜欢被人拍打。

 

 

想到这儿,我情不自禁的拍了一下。

 

 

一声脆响,柳莺登时打了个激灵,同时忍不住的哼了起来,甚至还主动的往后靠了过来。

 

 

登时,我感觉被一点一点夹迫的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

 

 

柳莺被我方才简单的刺激了几下,此时居然就已经反应这么强烈了。

 

 

我有种要飞起来的感觉,忍不住的倒吸起了热气。

 

 

在这之前我绝对想不到,我李东竟然有这等福气,能和柳莺这样的女人好一次!

 

 

就是这种感觉,我感觉马上就要腾云驾雾一飞冲天了!

 

 

突然,放在床头的手机居然铃声大作!

 

 

我顿时吓傻了,魂儿在一瞬间就飞到了九霄云外,整个人都木着不知所措。

 

 

柳莺也有些不悦,终止了动作,哼哼了两声说:“老公,游戏暂停一下,我接个电话。”

 

 

我都不敢呼吸了,瞪大了眼呆若木鸡。

 

 

紧接着,柳莺居然伸手要摘眼罩!

 

 

这下我更是吓死了,要是被她发现身后立着的男人是我,我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两可!

 

 

我似乎看见了未来,惨兮兮的我双.腿被人打断,倒在街头伸手求着别人赏一块钱吃饭。

 

 

毕竟,我是真没有实力得罪柳莺这样的女人啊。

 

 

突然有人拽了下我的胳膊,把我的魂儿一下子拽了回来,我回头一看,杨贺正火急火燎的冲我挤眉弄眼,示意我赶紧出去。

 

 

我恍然大悟,哪儿还顾得上许多,拔腿就往外跑。

 

 

幸好卧室是毛茸茸的摊子,要不然我这飞快的速度就算再有意蹑脚也肯定会发出声音来。

 

 

还好,柳莺的手机就在床头放着,她摘了眼罩之后没有回头,直接拿起了手机接了。

 

 

出门我回头看了眼屋里,见柳莺没有回头这才大松了口气,也顾不上别的了,火速跑下楼回了我的房间。

 

 

这么一下,我都怕被吓出心理疾病以后没办法大展雄风了。

 

 

坐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粗气,心有余悸的要死,一抹脑门,都是汗。

 

 

我有种劫后余生、死里逃生的感觉。

 

 

这时候我发现手机的视频还在开着,刚才我急着上楼,走的时候忘了关了。

 

 

柳莺还是猫扑的动作在讲电话,杨贺则站在后面,不停的拍心口,看样子,他跟我一样吓的魂儿都要没了。

 

 

终于讲完了电话,柳莺回头看了杨贺一眼,诧异说:“怎么了,难道你就累了?”

 

 

杨贺硬着头皮尬笑说:“不是啊,我是气的,谁这个节骨眼打电话?”

 

 

柳莺说:“是郭丽,说她老公要出差几天,等她老公走了,她就来咱们家住两天,她老公出差回来可能也会来,说是一直不见你了,想跟你喝两杯。”

 

 

我惊大了眼,暗叫不好。

 

 

杨贺计划的是要我连续三天和柳莺好,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她珠胎暗结,可是一旦郭丽来了,岂不是就要计划泡汤?

 

 

杨贺显然跟我想的一样,很是担忧的问:“哦,那她哪天来啊,说了吗?”

 

 

“后天吧。”柳莺心不在焉说,“对了,后天了,你叫李东开车,咱们一块儿去接郭丽。”

 

 

杨贺有些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

 

 

还好柳莺并没有过多在意老公的心不在焉,忽而娇滴滴的问道:“老公,咱们……继续吧?”

 

 

不难看出来,柳莺也被突然的电话扫了兴,不甘心的还想要继续饱餐。

 

 

杨贺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迟疑了一会儿说:“好吧,老婆你等一下,我先去下卫生间。”

 

 

柳莺淡淡的笑了笑说:“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快去吧,我等你。”

 

 

接着,他佯装若无其事的朝手机这边走了过来,拿起手机给我发了消息:“李东你怎么样,还能继续吗?”

看见杨贺发来的消息,我非常气馁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刚才真是把我吓的不轻,现在想想都还忍不住的打哆嗦,要想重振雄风,我估计是真够呛了。

 

 

无奈,我只好回消息说:“刚才吓死我了,这会儿我心跳还快呢,哥,我今天恐怕不行了。”

 

 

杨贺回复说他能理解,刚才那么一吓,我确实容易有心理障碍了,然后他说:“不过咱们得尽快进行,你嫂子的闺蜜后天过来,她要来了,咱们的计划可就没办法进行了!”

 

 

“好,我知道了。”

 

 

回复了杨贺,我把手机丢在了一旁,倒下来气喘吁吁,脑袋里都是老板娘婀娜妙曼的身姿。

 

 

她白的太不像话了,刚才距离她那么近,都能隐约看见皮下的青色血管了呢。

 

 

这一宿我睡的特别沉,梦里都是老板娘,我就在站在她后面,可是就跟现实里发生的事情一样,每次都到成功的关键时刻,莫名其妙就醒了,始终是没办法体验到那种完美的感觉。

 

 

当兵时候我养成了晨跑的习惯,即便晚上没休息好,我也起了个大早出去跑步,等我回来了,杨贺和柳莺也还没起床。

 

 

我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杨贺敲门进来了,先是愁眉苦脸怨声载道昨天郭丽电话打的真不是时候,然后说:“你嫂子这几天排卵期,咱们今天晚上就争取搞定。”

 

 

昨天尝了老板娘的一点甜头,我思想上似乎也真是发生了变化,一点也不推辞了,信誓旦旦点头说:“行,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杨贺满面红光,拍着我肩膀说:“我就知道当初没有看错你。东子,等你嫂子有孩子了,我绝对亏待不了你!”

 

 

陪杨贺一起出门去吃饭,一想到马上见到柳莺,我心里头就一直在打鼓,期待又忐忑。

 

 

下了楼,远远就看见柳莺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衣裳,端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杯牛奶,慢条斯理的喝着,一边看着手机。

 

 

单薄的红色背心把她身体完美的线条都显现了出来。

 

 

毕竟是在自己家,柳莺穿的还真是随意,居然都没有穿小衣。

 

 

柳莺的美是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她有些慵懒的坐着,素面朝天,宛若一幅田野间的美妙画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上前一揽,却又觉得不敢轻易亵玩。

 

 

这样的美人简直惊为天人,不知道多少男人梦寐以求,垂涎三尺,倘若真可以用五年的寿命去换一次仅仅的一亲芳泽,怕是都会有人拱破了头争先恐后。

 

 

而我李东,现在却有机会一亲芳泽,想想都是上天给我的福分。

 

 

想到这儿,我是真痛恨郭丽,要不是她,昨天我已经享福了!

 

 

想着想着,我又忍不住回想去了昨天她猫儿一样趴着的样子,不由自主的,我竟有了反应。

 

 

我极力掩饰自己的尴尬状态,急忙过去坐了下来。

 

 

柳莺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说:“李东,明天你开车载我和杨先生去下机场,接个朋友。辛苦你了。”

 

 

我说:“不辛苦,应该做的。”

 

 

叫郭丽的应该是柳莺的朋友,昨天听柳莺说那意思,朋友来了还要在家里住下,那杨贺和我的造人计划,是百分百要被影响的。

 

 

我见杨贺不动声色的拿起手机敲打了一阵,没一会儿,我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我假装心不在焉的拿出来打开一看,杨贺发消息说:“听见了吧东子,你嫂子的闺蜜一来,咱们可就真没机会了,所以今天晚上,咱们的计划!你晚上可不许掉链子啊!”

 

 

我回复说:“放心哥,我一定竭尽全力!”

 

 

发完了消息,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柳莺。

 

 

她背心的领口很低,里面风光无限美好,还有完美的风景线。倘若有朝一日我可以大大方方的欣赏,真的,我宁愿少活十年二十年的!

 

 

饭后我载着杨贺去了公司,在公司我有个专门的休息室,杨贺有事了我就开车带他出去,没事了我就在休息室待着,我的工作很轻松,工资也很高,所以我是真特别感激杨贺,把他当哥看。

 

 

在休息室待的无聊,索性打了两把手机游戏,正玩的高兴,杨贺忽然打来电话说:“东子,你快开车回家一趟,我昨天穿的那件衬衣兜里有个U盘帮我拿过来。”

 

 

挂了电话我赶紧关了游戏,马不停蹄的开车回了别墅。

 

 

我不敢耽搁时间,进门就上了二楼,到了杨贺和柳莺的卧室,轻轻敲了门喊道:“嫂子在吗,我李东啊。”

 

 

忽然,我似乎听见里面噗通一声响,然后传出来柳莺很是慌张的声音:“李东你不是送杨先生去公司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解释说:“杨先生要我回来拿个优盘,他说装在昨天穿的衬衣兜里了,嫂子。”

 

 

里面安静了几秒之后,我听见柳莺略带痛苦的调调说:“门没锁,你进来吧李东,我在卫生间不小心摔了,你帮忙扶我一下。”

 

 

摔了?

 

 

我顾不上多想,赶紧推门进来。

 

 

杨贺家里的条件不一般,卧室的面积很大,软装很奢华有格调,卧室内自带的卫生间,卫生间是那种整体落地窗的结构,在很大的浴缸旁边就是与街面相邻的玻璃墙,不过玻璃是特制的,从外边是看不见里面的。

 

 

我没想那么多,一心想着帮柳莺的忙,于是急匆匆的推门闯进了卫生间。

 

 

一进来,我便目瞪口呆。

 

 

柳莺竟然寸缕不遮的倒在地上,每一寸肌肤都清晰可见。

 

 

她可怜巴巴的拧着眉头,很是疼痛的模样,尽管她的玉.臂尽量去挡住胸口,却还是被我看的一清二楚。

 

 

顿时,我血脉贲张。

面对如此燃爆眼球的一幕,我没敢迟疑,急忙上前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柳莺特别尴尬也特别疼,红着脸拧着眉苦道:“我想洗澡来着,结果不小心摔了,疼死我了,我实在站不起来了,李东,你帮忙把我扶起来可以吗?”

 

 

我表示义不容辞,马上伸手就要去抱她。

 

 

可当我的手穿过她的腋下,我才意识到这个举动有多蠢。

 

 

我赶紧说了声对不起,把手缩回来之后,去拿了浴巾过来帮她挡住要害部位,然后再次扶住她,让她借着我的力度,慢慢的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去。

 

 

昨天晚上我就亲眼近距离的欣赏过她,甚至我还进去过一点点的。可是此时单单是扶着她,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我便忍不住的血液逆流,浮想联翩。

 

 

不知不觉的,我没控制不住,有了反应。

 

 

柳莺说着谢谢,目光不经意往斜下方瞥了一眼,闪过去之后又瞪大了杏眼看了回来。

 

 

我看她神色不对,暗觉不妙,仓皇的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出糗了。

 

 

我诚惶诚恐,觉得老脸烫的要死,硬着头皮岔开话题说:“嫂子你慢点,地面滑。”

 

 

柳莺蚊子似的嗯了一声,双腮绯红了一片。她有意的把目光挪开,可她却又时不时的扭头看我一眼。

 

 

我尴尬的要死,又觉得无地自容,木讷的扶着她往外走。

 

 

我不敢很大胆的再去欣赏柳莺,目光不知道该往哪儿落,心不在焉的到处乱看。

 

 

忽然,我在水池台下,看见一个紫色的东西,而且亮晶晶的。

 

 

我心想这多半是柳莺摔倒时候,不留神脱手掉出去的东西,要不然怎么会在水池台下边,还露出半个呢?

 

 

于是经过水池台的时候,我很自然的弯腰去捡。

 

 

我刚触碰到那个东西,柳莺突然大惊失色的拉着我叫道:“李东你别动那个!”

 

 

她的警告还是迟了一步,这时候我已经抓到了紫色的东西,并且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很小的瓶子,一并捡了起来。

 

 

“怎么了嫂子?”

 

 

我一边很诧异的问她,一边捡起东西直起了腰。

 

 

可当我发现手里抓着的赫然是一件玩具的时候,我真的是彻底愣了,完全懵了。

 

 

老实说我那方面还是很值得的骄傲的,可就算是我真的雄风振振起来,估计也就它这么个大小。

 

 

再看那个小瓶子,上面赫然写着润.滑两个醒目的字。

 

 

这两个东西是干嘛用的,傻子都知道!

 

 

我顿时恍然大悟,明白刚才柳莺的声音里为什么会有慌张的味道了,极有可能她刚才在卫生间里自己用东西玩着,被我的敲门声吓了一跳,这才不留神摔倒,同时还把这两样东西脱手掉了出去。

 

 

我忍不住幻想这玩意儿在柳莺身上的画面,便不由的心跳加速。

 

 

可是又一想到,柳莺这等仙女级别的女人,居然要用这种东西安慰自己,我心里又特别不是滋味。

 

 

这不就是吗!!

 

 

昨天晚上郭丽的电话打断了我的节奏,想来之后杨贺也没能接上活儿满足他的妻子,要不然,柳莺也断然不会靠这玩意儿自己弄吧?

 

 

我正发呆,柳莺忽然气急败坏又羞又臊的催促我说:“别愣着了,赶紧扶我出去!”

 

 

我恍然大悟,连忙点点头,扶着她继续往外走,也是我脑袋一时间空当的缘故吧,我居然鬼使神差的,拿着玩具往她眼前一晃,问道:“嫂子,这东西放哪儿啊?”

 

 

柳莺登时面红耳赤,吭哧吭哧的埋怨说:“你、你还问!我都说别动了,别动了,你干嘛非得动它啊!”

 

 

我尴尬的不行,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顺手把东西扔了,完了还专门踹回了水池台下面。

 

 

见状,柳莺害羞的神色才总算好转了那么一丢丢,拉着我没好气说:“行了,快扶我出去。”

 

 

“是是。”我诚惶诚恐,赶紧.小心翼翼的扶好了她,慢悠悠的出去。

 

 

扶着柳莺让她坐下来,可她一坐就捂着后面叫苦说疼。

 

 

我吓了一跳,正色说:“嫂子你该不会是摔倒尾骨了吧?”

 

 

柳莺摆摆手说:“没有,没你的事了,你快拿了U盘给杨先生送回去吧。”

 

 

我坚持说:“嫂子,要是真摔倒尾骨,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以前在部队就遇到过这种事情,有个战友摔了尾骨没当回事,结果第二天就住院了,还落下残疾了。”

 

 

“真的假的?”柳莺忧心忡忡的瞪大了杏眼,显然是怕了。

 

 

我很严肃的说:“是真的,而且这种情况,越早及时处理就越好,万一耽搁了,真会出大事的,我战友出了这档子事儿,我还特地找人学了按摩呢,呵呵。嫂子,我劝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柳莺害臊说:“尾骨怎么去医院看啊?”忽然她眼睛一亮说:“你刚才说什么,你在部队学过按摩?能帮我揉好尾骨吗?”

 

 

“这个……”我迟疑着说,“可以。”

 

 

柳莺红着脸说:“那干脆你帮我揉揉算了,我这样去医院多不好看?”

 

 

我没多想,满口应了:“行。那你趴着吧嫂子,我给你试试。”

 

 

柳莺大喜,可是忽然又觉得不妥,紧张兮兮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说:“我得穿上衣服,这样……太不方便了。”

 

 

我一愣,脑袋里蹦出个念头,你这样最方便不过了,我轻而易举就能把你带飞起来啊。

 

 

可惜我没这个胆子,只好说:“嫂子你不方便动,我去帮你拿吧。”

柳莺这情况也没必要跟我客气,于是点点头说:“那麻烦你了,衣服就衣帽间的柜子里,柜子下边的抽屉里有贴身衣服。”

 

 

我点点头应了声,转身去了衣帽间。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偌大的房子还专门有一个衣帽间,而且柳莺的衣服很多,每件也都不便宜。

 

 

进了房间,好几个衣柜整齐的摆在那里,而且还有不少鞋都整齐的排列着,每双都价值不菲。不过话说柳莺这种女神,就该有这样精致的生活不是吗?

 

 

我急忙去打开了衣柜,很快便找出来一件吊带睡裙。

 

 

这件睡裙之前在家见她穿过,我也没多在意。

 

 

可是当我打开抽屉,面对好多好多花样款式各不相同的衣服了,我就有点懵了。

 

 

柳莺的贴身衣物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且样式颜色什么的都不一样,她也没告诉我要穿哪个,这个我要怎么选才好呢?

 

 

伸手在内依抽屉里翻腾,让我心里说不出来的小刺激,最后我鬼使神差的拿出来一件黑色的小裤子和带镂空效果的小衣服。

 

 

我也没想着柳莺是不是想穿这两件,全屏自己的喜好来搭配的。

 

 

我幻想着柳莺穿上这两件的样子,绝对十足的动人。

 

 

不由自主的,我拿起来深深的吸气,沁人心脾,引人入胜。

 

 

我忍不住有了犯罪的念头。

 

 

也不敢耽搁太久,我努力克制下来之后,急匆匆的回了卧室。

 

 

回来之后,我见柳莺扶着床弯腰立着,她也怕再次走.光,一只胳膊抓.住浴巾,样子十分别扭,却有着让人震撼的视觉冲击感。

 

 

我过去把衣服递给她说:“嫂子我出去等你,好了喊我吧。”

 

 

柳莺嗯嗯着接过去衣服,却是眉头微微一蹙:“怎么拿……拿这件啊?”她两根手指捏着丁字衣服的一角。

 

 

我一愣,忙解释说:“我没看随手就拿来了,嫂子不行我再给你换一件去吧。”

 

 

“算了,就这样吧,你出去吧,我好了喊你。”柳莺放下阿内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的笑了笑,恋恋不舍的出去等着了。过了一会儿柳莺喊我,我推门进来一看,瞬间有种难以克制的冲动。

 

 

此时她已经趴在了床.上,面冲着床尾,也就是门口这边,隔着吊带睡裙领口的空隙,我看的一清二楚。

 

 

靠近之后,我更是顺不收拾。

 

 

吊带睡裙很薄,纱织,具有半透明的效果,更重要的是,里面若隐若现,不断冲击着我的视觉和灵魂。

 

 

我有种疯狂的扑上去,任意妄为的冲动。

 

 

这是最原始的一种冲动!

 

 

看着看着,我魂儿都没了……

 

 

面对如此迷人的老板娘,我这样年龄的男人怎么可能把持的住啊,不知不觉,我居然就有了反应,问题是,我没了魂儿似的盯着她,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的丑态。

 

 

柳莺忽然侧目看了我一眼,发现了我的丑态,不由的蹙眉说:“李东你在干嘛!?”

 

 

质问声才让我魂归醒来,低头一瞧,顿时脸上滚.烫无比,窘的我真想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尴尬的要死,本能的背过身去,诚惶诚恐的解释说:“对不起对不起,嫂子,我不是故意的,你太迷人了,我……我这……”

 

 

说着说着我就后悔了。

 

 

当着老板娘的面儿说这个,我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万一她翻脸,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让我再次回到以前,过以前那种穷苦的日子!

 

 

我怕的浑身发抖,不知所措。

 

 

柳莺回头冲我翻了个白眼,娇嗔道:“你胆子可真大,敢拿嫂子开玩笑了?”

 

 

我一时有点懵,搞不懂她这是不是在生气的责备我,要是吧,可为什么我觉得她语气里有点撒娇的味道呢?

 

 

柳莺又趴好了说:“好了别愣着了,快给我揉揉,我真的好疼。”

 

 

我应了两声坐在床边,低头瞅着柳莺说:“嫂子,你最好把裙子拉上去些,这也我揉起来也方便,效果也比较好。”

 

 

这话我说的很没底气,毕竟柳莺里面穿的是丁字,要是拉上去,那岂不是要被我看完了?

 

 

柳莺有些不情愿,哼哼说:“还是不要了吧,多让人羞啊。”

 

 

她的拒绝让我忍不住的后悔。我要是老老实实的拿个普通的款式,说不定她就会答应我了。

 

 

无奈,我只好说:“那行吧。嫂子我开始了,你要是疼了,就给我说。”

 

 

“好。”

 

 

柳莺应了一声,然后我吞着口水慢慢伸手过去,很快,便触碰到了她的尾骨。我心里有个声音,可我没这个胆子,所以没敢过多的触碰,就这样小心翼翼的揉了起来。

 

 

我在部队的时候确实跟高手学过,手法也算娴熟,揉的力度拿捏的恰到好处,对柳莺的疼痛肯定能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

 

 

一边揉着,我一边问道:“嫂子觉得如何,好点了吗?”

 

 

柳莺悠悠的长吁了口气,美美的说:“想不到你还真挺厉害的,你这么揉,确实好了很多,而且也很舒服。”

 

 

我笑呵呵说:“你舒服就好。自打我学了这个一直没用过,想不到今天能帮嫂子你的忙,只要你舒服了,我就没白学。”

 

 

柳莺嫣然笑了:“你还真会哄人开心。”

 

 

“我可是肺腑之言。”我咧着嘴笑,然后说,“嫂子,要不然我帮你揉揉别的地方吧,以防万一。”

 

 

柳莺嘤嘤说:“好啊,你看着来吧,只要能起作用就好。”

我心花怒放,胆子在这一刻似乎也放大了许多,于是双手齐上阵,顺着柳莺的尾骨,慢慢的向两边扩开,在她的腰部揉了一阵之后,慢慢的向上推去。

 

 

其实我是特别想亲手.感受下她的弹.性,昨天也只是抚了两下拍了一下,可我也担心柳莺看穿我的想法,所以暂时没敢往下去。

 

 

柔软的纱织睡裙滑不溜丢的,双手在上面时而揉时而捏,时而轻轻的敲打时而轻轻的点戳。柳莺显然很享受我这娴熟的手法带给她的服务质量,时不时的还会发出一声长吁的赞叹,嘤嘤袅袅,特别好听,还带有嗲嗲的味道,特别好听。

 

 

慢慢的,我双手到了她的肋骨两侧。

 

 

我佯装若无其事的游.走过去,一边佯装不是故意的触碰那儿。

 

 

可惜这也只是触碰,没能带给我更深的刺激感。

 

 

我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手开始往下游走,很快,我假装正经按摩的开始揉动起来。

 

 

随着我的按摩,柳莺更加沉醉其中。

 

 

她的哼声悦耳至极,让我有种骨头都要化掉的感觉。

 

 

我感觉的到,她定然有了奇妙的反应。

 

 

我决定更进一步的给她刺激。

 

 

于是双手继续往下游走,这个地带最为靠近那个地方,我揉动的时候,假装无意的去那里。

 

 

每次触碰,柳莺都会明显的微微颤栗。

 

 

我知道,她一定是被刺激到了。

 

 

忽然,柳莺柔声柔气问我说:“对了李东,你今年多大了?”

 

 

我不明所以,老老实实说:“二十五了。”

 

 

“也不小了呢,交女朋友了吗?”柳莺又问我。

 

 

我说:“没。”

 

 

柳莺还有些惋惜的口吻说:“没?不应该啊,你这么有男人味儿,长的也不差,怎么会没女朋友呢?”

 

 

我苦着脸叹气说:“我学历不高,也没钱没房的,没女孩儿看的上我啊。”

 

 

提起这事儿,我还觉得挺郁闷的。要是有女朋友可以用,我也不至于天天憋的这么难受了。

 

 

柳莺说:“不会吧,你不是当过兵吗,你长的帅,身材也棒,关键是还特别有男子汉的气概,肯定有大把的女孩子喜欢你,我看啊,是你眼光太高了吧?”

 

 

我想当然认为她是在宽慰我了,叹气说:“才不是呢,是真没人喜欢我。”

 

 

“我不信。”柳莺软软的说,“我那时候就喜欢你这样的男孩子,阳刚帅气,不瞒你说,那时候我就特别特别想找个当过兵的男朋友呢。”

 

 

我愣住了。

 

 

柳莺想找当过兵的男朋友?

 

 

她什么意思,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还是说她就是为了宽慰我两句才这么说的?

 

 

我心跳不由的加快,呼吸都忍不住的急促了起来。

 

 

低头看着柳莺藏匿在裙下若隐若现的风光,我脑袋里,突然蹦出个大胆的想法。

 

 

我何不再进一步,干脆动动她那里试试看呢?

 

 

我努力冷静下来分析这个事儿。

 

 

要是我真这么做了,结果无非就是两个。柳莺大发雷霆,跳起来甩给我两个大耳光然后让我滚蛋,让我成为无业游民。要不然呢?她会受不了我带给她的刺激,跟我快活。

 

 

滚蛋的结果就是日后的穷困潦倒。

 

 

回想起过去的那种生活,我就特别害怕。老实说,我是真的穷怕了。现在好不容易得到杨贺的赏识过上了富裕的日子,要是我因为一时的冲动就断送了好日子,值当吗?

 

 

可是我脑袋里还有个声音不断的在鞭策我。你瞎考虑什么啊,柳莺都这么说了,她就是在暗示你别磨叽,直接带她飞!

 

 

柳莺根本得不到满足,她还躲在卫生间了自己玩呢!

 

 

刚才当着她的面儿有了反应,她不也没生气吗?

 

 

再说了,哪怕她真生气了,你就说不是故意的不完了?何况还有杨贺呢,真捅出了篓子,杨贺多半会帮你说情啊。

 

 

这种声音很快就占据了上风。

 

 

我假装不经意的,隔着睡裙,在柳莺的那里,戳了一下。

 

 

柳莺登时一激灵,同时发出一声完全情不自禁的“哼”声。甚至,我都能依稀感觉到她的反应。

 

 

我吓的冷汗都冒出来了,等待着她暴跳如雷的一巴掌。

 

 

可是她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说话!

 

 

十几秒过去了,她依旧没有反应,完全默许了我的举动。

 

 

我异常的激动起来。

 

 

看来我的猜测和感觉没错,柳莺也特别想要!

 

 

毕竟常年吃不饱的女人很饥.渴,这也不是怪事。

 

 

于是我的胆子更大了起来,再次不经意的戳了一下,柳莺又是激烈的反应,陡然一激灵,这次哼出的声音更加意味深长,甚至还有些软软撒娇的味道。

 

 

我咕噜咕噜的吞起了口水,想要做出更进一步的动作。

 

 

可是接下来的举动又让我犹豫了。

 

 

现在柳莺或许认为我不是故意的,可要是我掀开了她的睡裙真的往里面捅了,她就百分百可以确定我是故意的了,那该怎么办,就算是杨贺,肯定也保不住我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