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_啊宝贝你的奶真大

更新时间:2020-11-22 09:26:15

杜梅的男人老四哼了一声:“你们这是误解。这东西是我从很远的地方给进来的,不管身体好坏吃了都是强壮百倍的。身体好的人吃了可以说是如虎添翼,能搞上一个小时不停也不累,身体差的嘛,可以让你成为一个正常男人,二十分钟那是手到擒来。”

“切,真的假的,难不成是神仙药?”

“喂,你这个药卖多少钱一盒啊,怎么用啊?”

老四拿起两个药,一个是药盒,一个是瓶子:“这个药盒装的是超级催情药,地地道道的伟哥,一粒一粒的卖,都是本村人,我也不卖你们太贵,算个成本价吧,六十块钱,这个瓶子里的是神油,标准的印度神油,外用的,保证让你六点半就翘起来。”

 文学

“什么?!一颗药你要六十!”

老四就乐了:“目光短浅了不是?像你们这些人,买了一盒药回去,单身汉最好,去城里随便找个富婆就睡了,傍上了大款,吃喝不愁,到时候钱的事还不是小事一桩。干嘛在乎这么一点钱呢?”

“哎呀呀。”有人挖苦说:“老四啊,既然这药物这么厉害,为什么你自己不用用?我们可听说了,杜梅在家里就和守活寡一样。”

这事也是老四的一块心病,他的无能不是药物能治疗的,这医院已经给诊断过了。可是药物的确是货真价实。

沈正掏出六十块钱:“我买一颗。”

“就你识货!拿去!”

这药,应该用在谁的身上呢?

还没走出商店,被人给拉住了,是刘三。

“你要干什么?”

“你也不行?我看了那张照片,李惜晴不是很爽吗?”

“滚一边去!”

刘三却拉住他,不让他走:“我可告诉你,发到我手里的照片我是怎么也不会交出去的,你得给我封口费。”

万事就怕小人,可沈正现在已经没钱了,两万块钱都花了出去。

“这样吧,等两天,我给你钱,你想要多少?”

刘三伸出手指:“不多,五百块钱。”

“好,五百就五百,你能保证这事不出去乱传?”

“谁要乱说,那是脑子缺斤短两。再说了,我还指着你当摇钱树呢。”

我去,这家伙是赖上自己了,以后肯定要会过来要钱。奶奶的,天底下怎么有这样不要脸的东西。

沈正走了没多远,发现四周没人了,他打开药的介绍,看起来:事前半小时服用,开水送服。可延时时间达四十五分钟之久。

哎呀呀,真是不简单,自己和李惜晴的时间也不过就是半个小时。如果真像老四说的一样,能有一个小时,那可真是……能征服多少女人了。

不过么,沈正还有自己的想法,为什么不跟老四合伙,可以从徐总那边拿来钱,然后两个人一起卖?就怕老四不肯啊,商场如战场,谁会舍得把东西给别人卖呢?不过老四这个人嘴皮子不厉害,如果他在城里真的卖的出去,也不会来村里卖了。

谁都知道城里人吝啬,不相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有病都去大医院。

这不是商机嘛。

想来想去,他傍晚的时候去找了老四。

老四在院子里喝酒,只有杜梅一个人在前面看着商店,还在赶蚊子。看到沈正过来了,还以为是为了男女之事,紧张的双手一抖。

“沈正,你怎么这时候来了啊?!”

很紧张,说话声音也不大。

沈正冲里屋看了一眼:“来让你舒服啊。”

“你——没个正经,我男人还在家呢。”

“你男人那方面又不行,迟早要找个厉害的男人来满足你的啊。我可是能让你爽上一个小时呢。”

杜梅显得有些激动,但没表露的太明显:“还一个小时呢,装什么装。”

“不信啊?要不咱们找个机会试一试?”

院内的老四听到声音了:“谁啊?”

沈正闻声走了过去:“是我,沈正。”

“哦,是二娃来了啊。”老四放下酒瓶:“那个药你试了没有?效果怎么样?”

沈正摇头:“没有,我来找你有别的事。”

“哦?”

明人不说暗话,沈正开门见山了,拿出盒子:“这种药你有多少?”

“几个意思?你还想要?呵呵,我就说嘛,我的药从来不假,这都试验过上百次了。你想要多少我就有多少,价格嘛,要的越多我越便宜。”

“我打算和你一起做这个生意。”

“什么?!”老四眼珠转转,奇怪了:“二娃,你可从来不做生意的,怎么想到卖这个了。不是哥哥说你啊,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不怕告诉你,在城里头,这东西就不太好卖,城里人说我是卖假药,不相信。前些日子我去乡里的高杨村去跑了几天,还是农村的人更识货,用了都说好。我是打算把药在乡里各个村子都跑一下的。”

“我跟你一起干吧,你是老板,我给你打下手。”

老四得意起来,借着酒劲装逼:“哎呀,这不太好吧。我听说沈平拉着你搞什么项目工程呢,你还跟村里买地了,是不?呵呵,既然有了更好的差事,何必来做生意呢。万一做的不好,可是亏本的。而且……你也没成本嘛。”

“我可以帮你跑腿啊,就这个村,没有我不熟悉的,你常年在外,和大家疏远了,我总比你有销路吧。要不这样,你先给我一些药,我拿去卖,你看实际效果,明天第一天,我不收你一分钱,就让你看看我的本事,怎么样?”

有这样的好事,老四自然高兴了。

“你说这话当真?”

“男人说话,一个吐沫一个坑!”

“好!”老四给沈正倒了酒:“既然你爽快,我也干脆。药我有好几箱子,等卖完了随时能进货。不过么……”

“不过什么?”

“这种药可不能多吃。”

“有副作用?”

“哪儿的话,是药三分毒。这个道理你该知道的,长期吃药就产生依赖性了,男女之事嘛,主要还是靠心里疏导。据我所知,你那方面能力强的很,根本不需要这种药物。”

明白了。

说完,老四进屋拿出了一整袋药盒:“神油我就先不给你了,那玩意儿卖的最差。明天你第一天销售,这里有六盒,一盒有四颗,足够你卖的了,但我保证你是卖不完的。如果你能卖完它,我还给你保证一点——话先放在一起,你入股不用掏钱,只用嘴和腿就行。”

“对我这么好?”

“人才是谁都想要的。”

老四也想尝尝当老板的感觉。

晚上回家,沈正把这些药都分开来装,一颗一颗的包装好。如果单凭自己的嘴巴,他肯定没办法一天能卖的出去,这不是还有那些照片嘛。

天黑之后,沈正去找沈平,向他借了两千块钱。沈平没反口,直接给了。

随后,借着月光,沈正去了刘三家中。

咚咚咚。

刘三过来开门:“哟,这不是二娃嘛,大晚上的,你给我送钱来了?”

“没错!”沈正大义凛然的进门,把五百块钱搁在桌面上:“这钱我来封你的口,从现在开始,你就别出去乱说了。”

时间这么块,刘三不太敢相信啊,捧着这些钱,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好,爽快,以后我保证闭口,就当是个哑巴。”

沈正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如果他要自己做生意,少不了一张散播广告的嘴,这刘三不就是现成的么。人虽然无赖,可也需要人尽其才,无赖的嘴用的好了,那就是一把做生意的利剑。

沈正将一千块钱丢在桌面上。

刘三不解:“这钱是?”

“我买你的嘴。”

“啊?”刘三张大了嘴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嘴怎么能买呢?”

沈正坐下来抽烟,也给刘三点了一根:“我要你把我的照片带到十里八乡去,见人就提我。”

这就让刘三很不明白了,村里人对这种事都是回避的,生怕别人说自己和谁家的女人有染,就在白天的时候,甚至在刚刚,沈正还说要封住自己的嘴,现在怎么又让自己到处散播呢?

散播谣言对刘三来说可谓轻而易举,但他不敢相信沈正会这么豪放,完全不要脸面了。

“你这是怎么路数啊?不怕丢人了?”

沈正有自己的算盘,利用照片,变丑为美,拿着照片出去说事。买的人看到照片,一定会有相信的想法,而且是活生生的例子摆着,不比你花心思去忽悠人好的多么。

“那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沈正按住钱:“这件事传的越多越好,越广越好,最好全乡的人都知道。你就跟他们说,我是因为吃了这种药物才征服了女人,但别说是村长的女儿。”

“这可难办呢,照片很清楚啊。”

“那也简单,你去镇上找个师傅给修一修,把女人的脸打上密密麻麻的方块。那叫马赛克是吧,反正我能露脸,李惜晴的事情别让人知道就行。”

刘三点点头:“明白了,你是想用这张照片当新闻,来卖老四的药,对不对?”

“真聪明。”

刘三本以为沈三就是个穷小子,想不到他有这样的头脑,连颜面都不顾了,就要为了赚钱。

于是,刘三当即拍案:“行!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消除谣言的事情难办,这散播谣言还不是一句话么。不过咱们可得事先说好了,日后你赚了大钱,可别忘了兄弟我。”

“等我赚了大钱,你就跟着我干,怎么样?”

“一言为定!”

二人击掌为誓。

这事,沈正也是晚上才想明白的。看到沈平那么财大气粗的,自己也不甘落后,想来自己脑子不笨,凭什么看见别人有的玩有的喝,还整天西装革履的,自己也一定是个不差的人。

第二天一早,刘三就出发了。

至于沈正,他用剩下来的五百块钱去镇上买了一套西服,便宜一些,可在村里人看来,这就是个小土豪下乡来了。做生意嘛,得有点噱头。

村头的几个女人看见沈正,都愣住了:“那是……沈二娃?”

“他什么时候变成城里人了?”

“看看,那一身衣服,有钱人啊。”

“你别说,这小子一身西装的样子还真帅呢,我的天!”

帅你们一脸!

一身的黑色,就是这么帅气。

钱花的还剩下20几块钱,人靠衣装嘛,何况沈正本来底子就好。看的这群村妇一个个目瞪口呆。

一个女人拉住了沈正:“二娃,你上哪儿发财去了?怎么就穿的这么帅气,亮瞎人的眼睛啊。”

沈正露出帅炸天的微笑:“你们都知道那张照片的事情了吧。”

女人们相互看看,点点头:“知道啊,这事全村人都知道了。”

“都是因为用了一种神奇的药,我才这么厉害的。”沈正小声说道:“我去城里傍了个大款,超有钱的富婆,那房子价值都得好几百万呢。”

一个女人笑了,不相信:“你就吹吧你,这么穷山恶水的地方,人家有钱人能看的上你?还富婆,我们才不相信呢。”

这时,沈正掏出了药盒:“要不说你们都是井底之蛙呢,全都靠了这种药物。这可是好东西啊,男人吃了真是生龙活虎,欲望再强的女人看见都得甘拜下风。我就是用了它才征服了城里女人,听说那个女人的老公每次都能坚持半小时,她都不满足,这不——我就满足她了。”

女人一听,相互眨眨眼。

一人问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那还有假,我一个穷小子,自己怎么能买的起这么贵的衣服呢。”

要照这么说,话就通了。

“哎。”一年近五十的女人问道:“这种药不会有假吗?你从哪儿弄来的啊?是不是老四家的药?”

这个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沈正摇摇头,朝前走去。可这些女人还真的赖上自己了:“你别走啊,话还没说完,你着个什么急啊。”

“反正你们又不相信。”

“别走!”那女人就是拽着沈正不放,一咬牙:“这药我买了,多少钱?”

沈正想说六十,但看这个女人激动的表情,一口气说道:“不二价,八十八,这是商场的标准价格,注册了得,药绝对是正版。”

旁边一人嘀咕:“八十八,比老四家的药卖的还贵啊。”

“当然了,我这货是货真价实的,你们不是看到那张照片了吗?”

女人一想,也对哦,看沈二娃这个穷小子一下子有钱了,当然不是虚词,谁没事做给自己买这么贵的衣服。

“八十八就八十八,老娘买了!”她从口袋李取出荷包,打开了,里面都是碎票子,数了八十八块钱,递给沈正。

其他几个女人就不太敢买了,要等第一个回去试试货才知道。

沈正挨家挨户的去敲门,一天下来,也就卖了两颗药出去。这都傍晚了,哎,看来自己的嘴皮子也不是很行。商量着是要晚上九点去老四家里交货或者交钱的,让老四看见自己这样没本事,那生意的事不是没希望了。

咚咚咚,有人敲门。

沈正过去开,希望不是老四。

来人是村北边的一个女人,姓王,平时是个老实巴交的女人。

“王嫂,你有事啊?”

女人看看身后,没人,马上进门,还给关上了,偷偷摸摸的,好像要和沈正发生关系一样。可惜沈正对老女人没兴趣。

“二娃,你那种药还有吗?”

“嗯,有啊。”沈正喜出望外,看来村里的女人都在传这件事了。他摆出姿态:“可我的药进价很贵的,我一颗药才赚5块钱,不能还价,这还是卖给村里人,要是卖给外人,那都是最少两百起步。我总不能赔本吧,你知道进货的渠道……”

不等他说完,王嫂就开口:“八十八对不?我给。”

女人迅速掏了钱,递过来:“药呢?”

好爽快啊。

送走了王嫂,沈正有些高兴,也有些失落,这才卖了三颗啊,还有那么多都没卖出去,尴尬了。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去老四家里,失败中的失败。

十分钟刚过,门外来了一群村妇!

我去,这是要开门大吉啊。

沈正把药全都理出来,端到院子里去:“你们是来买药的?”

来人差不多有七十多个女人,把整个院子都给占满了,村里女人没那么多,还有是邻村过来的。这都是刘三的功劳啊。

“八十八,不还价!”

谁也没有还价,纷纷将早已准备好的钞票送了上来。这些货在两分钟内被一抢而空,沈正心里美滋滋的。

照这个速度下去,那他很快就能自己当老板了。

药全都卖完,有几个女人因为是替别人买的,货不够,还催促沈正赶快进货。沈正说,进货需要两天时间,每次货到都只能自己带回来,数量有限,要货的只能预先定好。

“我要!”

“我也要!”

“我要二十颗!”

九点半,沈正去了老四家里。

老四因为房事不行,也就借酒消愁了:“二娃,东西没卖完吧。没关系,我可以再给你两天时间,本来做生意就不是那么容易的。”

沈正蔑视的笑着,将塑料袋里的钱全都搁在桌上:“货全卖了,现在还有三十多个人要货。你把货全都给吧,我来帮你卖?”

老四发呆,看着这么多钱,大致数了数:“怎么还多了?”

“我卖了八十八。”

“什么?!”

不敢相信啊,自己六十块钱都卖不出去,八十八还能卖。这时老四心里有了别的想法,既然市场已经打开了,不如就自己卖,让沈正打个下手。他想独吞这些好处。

沈正看出他的眼神有猫腻。

“行了,以后你就给我卖货吧。”

沈正不爽老四的嘴脸:“恐怕不行,我在卖货的时候说了,和你的货不是一家的。我的货是我自己的,他们只认我,不认你。我出卖自己的脸面换来的钱,这可不是你能办到的吧。”

“那你想怎么样?我可以不把货给你,我自己卖,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既然撕破了脸皮,沈正也就不管他的面子了:“呵呵……老四,你说的那是气话。这种药你不给我,难道我就没办法弄到手了?今天沈平找到我了,说他也有货源,我是来给你还东西的,一会儿就去找他。等我把货的市场给打开了,全村、乃至全乡的人都只认我的货,你自然就卖不出去。到时候东西都砸在手里,你就自己留着用算了。”

“你——”

沈正毅然离开这里。

不想没走多远,老四就追了出来,大喊:“别走!咱们有话好好说嘛。”

“有什么可说的?”

老四上来拉回他,朝家方向走着:“哎呀,都是一个村的,说这些话就伤和气了。我给你入股,这总可以吧。”

“这批货的进价是多少,你给我说实话。”

“这个……五块钱一颗。”

看来是暴利啊。

沈正没进门,停下来:“以后你来批发给我,十块钱一颗,我算是你的下家。这些货除了我你也不许找别人了,就算你找,别人也不认你,只认我沈正的名头。”

老四精通算数,算起来他自己也不亏。当批发商也没什么不好,只要零售的可以,他可以说是坐在家里收钱,这个基本的道理他还懂。

“行!就照你说的办!”

一连几天下来,村里关于沈正的闲言碎语渐渐变成了夸赞。都在说,原来这二娃是吃了好药才那么厉害的啊,难怪李家闺女能那么销魂。

刘三用这时间把周边的四里八乡都跑便了,周二上午,村里可热闹了,陆陆续续来了四五百人,因为刘三说这天促销,价格会便宜15块钱。

沈正把自己家当成了办公地点,让这些人在门口一个一个的排队。

“来来来,不要拥挤嘛,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老四在一旁站着,心中有点高兴,也有点不爽,这么多钱,都让二娃这小子给赚走了,能不气?

当天晚上,沈正一个人在家里喝闷酒,刘雪纯就来了。

“雪纯?”

沈正微微一笑,盯着这个曾经快要到手的女人,心里美滋滋的,是不是今晚来找他做那事的。

刘雪纯进门就问:“二娃,你那药真的很灵?”

“灵啊,那么多人都来买,你不是都看见了嘛。”

雪纯想了想,说道:“那要是给我老公吃了,会不会也一样有效?”

这个……不那么好开口。要是真的卖给雪纯了,那自己不就没机会了,白嫩的胸脯可就糟蹋了啊。

沈正装的一本正经:“不是的,你家男人那是有旧疾,吃这个药不顶事。我的药是强身健体,而且只对身体本来可以的人才有效,起到画蛇添足的作用。”

见女人有些迟疑,他补充道:“雪纯,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神仙药,那人还去医院干嘛呢?”

刘雪纯想想,也是。

她男人没回来,只是守活寡的女人心里不是滋味。看到桌上有酒,自己也端起来喝,脸红通通的。这女人一看就是不胜酒力,这才哪儿到哪儿,已经晕乎乎的了。

沈正一把过去扶住她:“雪纯,你没事吧?”

“没什么,就是胸闷,头晕。”刘雪纯捂着胸口:“二娃,你给我揉揉,婶子这里难受。”

好事临门呐!

他的手摸了过去,在婶子傲挺的胸脯上揉擦,还一边问:“雪纯,你好点儿没?”

“还行。”刘雪纯按着沈正的胳膊,使劲的搓:“胸闷,你进来揉吧。”

突然间,沈正好像吞下一只巨大的柠檬,鼓起勇气,手缓缓深入刚刚被揉搓的张开的纽扣的边缘,里面燥热,胸脯在灯光下露着沟,深不见底。不由得,那个地方已经挺拔的非常了。

“雪纯,这样舒服吗?”

“好一些了。”

原以为这件就结束了,可不料雪纯子借着酒劲,干脆把胸口的纽扣全都解开了,路出一个很老式的白色胸罩出来,这尺寸虽然没有标明,可至少也是C罩杯啊。可惜了这么个女人,哎。

沈正硕大的部分正好就在刘雪纯的背后,往下转移一些就是那个最隐蔽的地带了。他咽下一口干燥的吐沫,让自己的手在往地下探一探,这一下,触及到珍珠峰的位置,我去——这叫一个完美啊!

不多想,沈正拿捏住它们,两只手齐头并进,在衣服内捏着、搓着,好不自在。

“呼——”

雪纯发出一声娇喘:“二娃,就这样揉,再用一点力。”

最嫩的部分怎么能用力抓呢,那可是很疼的。沈正决定对雪峰来滋润,往上一些,继续揉搓,好大、好挺,好销魂的眼神。

现在说多余的话就不合适,沈正朝门口方向看了一眼,现在应该没人会来吧,都夜深了,村里人都该睡觉了,最怕的就是吕青儿会来。说也奇怪,沈正对吕青儿有一种魂不守舍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在对刘雪纯之下,一个处女,是男人都想要征服,再说吕青儿的那个地方一定比雪纯子更紧,更有感觉。

想着想着,他的裤裆都撑大了。

这时,雪纯一直手过来揉抓:“二娃,你那个地方好大呢。”

有点忍不住,沈正干脆脱去外衣,路出超大的部分来,让雪纯紧紧握着:“怎么样?雪纯?硬吗?”

“呵呵……比我那口子硬多了。”

“那你想要吗?”

 

 

 七月盛夏,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道路两旁,成熟的谷物都被热得垂头弯腰,就跟得到满足的女人偃旗息鼓般,恹恹不振。

沈正头上顶着烈日,往山里走着,今天,他正寻思着整几只野味回来打打牙祭。

路过河边,他听到了不寻常的流水声,河边的树下还放着女人的衣服。

啧啧,没想到还真碰着了‘野味’。

沈正躲在大树后面,他倒是想看看是谁家娘们这么胆肥,竟然大白天的,敢在这里洗澡。

那女人背对着他,透着这个角度,他正好能看到女人嫩滑而又白洁的后背,还有那散落在后背上的乌黑秀发。

看到这里,沈正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她洗着,忽的在河里戏耍了起来,没过多久,她面向沈正的这个位置,竟开始揉搓起丰满的胸口。

沈正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这女人是村里王强的媳妇刘雪纯。

这娘们在村里头可是被不少人惦记着,因为她天生媚骨,名字虽然清纯,但那绝佳的相貌以及惹火的身段却是能够让人瞬间化身为狼。

由于她丈夫王强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就剩这娘们一人,活像个没人管的寡妇。

村里的流子混混们,经常偷看她洗澡,明里暗里,都想勾搭她,沈正自然也是其中一个。

刘雪纯今年二十五,比沈二娃大了七岁,可她看起来还像是十五六岁的姑娘,即便整日在田里劳作,但身上还是雪白一片。

看着她藏在水下的胸脯,沈正很是激动的又朝河边靠近了几步。

而这时,女人忽的从水里站出来,完美的身材一丝不挂的展现在沈二娃面前,胸前围着的大红肚兜被水浸湿,反而显得更加神秘。

他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哪能抵御的住这般诱惑?

“沈娃,看够了没?”刘雪纯像是早就知道沈正在偷看一样,一点也不避嫌的问着他。

沈正平素里没事就喜欢在村里与姑娘寡妇们磕着瓜子扯皮,长时间下来,脸皮早就比城墙还厚,面对刘雪纯的质问,他的脸上丝毫不见红。

“看不够,怎么看都看不够,谁让雪纯你这么好看。”他舔了舔嘴唇,不断说着。

听到沈正不知羞耻的回答,刘雪纯只想翻个白眼,把身体掩入水中说道:“沈娃,去帮雪纯把岸上的衣服,和水壶拿来。”

沈正屁颠屁颠的去了,其实他还挺想让她自己拿的,这样他还能看到更多,可又害怕她会生气。

“雪纯,给。”

他把衣服放在岸边,把水壶递给来到河边的刘雪纯。

接过水壶,她喝了几大口后,毫不避嫌的把水壶递给沈娃。

“喝吗?我看你好像也出了不少汗。”刘雪纯站在河里,打趣的对沈正说道。

我擦,自然会出汗了,亲眼看到美人出浴的样子,要不激动到冒汗,那还是男人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