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闺蜜们的放荡交换txt-宝贝太大要涨坏了

更新时间:2020-11-22 09:33:34

得到了渴望已久的答伥案,周芳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落。高兴则是因为自己不会一辈子守着瘫痪的丈夫了,失落是因为白伥虎克夫,自己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还有哪个男人敢要自己?


叹息了一声说:“李神医,你都说我是真白伥虎了,怎么又是极品了。这不是在笑话我吗?”


“这就是你不懂了。”李老汉忍受着强烈白光的刺眼,左瞧右瞧:“真白伥虎不假,极品也不假。你要是找一个是青龙的男人,你就知道自己有多好了。”


周芳忽然想起来他说过自己是青龙,这不明摆着是在说自己就应该找他这“李神医……。”见他伸了手,周芳试图阻止,却又把话给咽了回去。既然两人是青龙白伥虎的搭配,就让先过过干瘾好了。眼下除了指望李老汉能让自己重新找到以前那种极致的享受外,她再也想不到第二个人了。

 文学


李老汉轻轻的拨伥开,看到深藏在里面的粉伥嫩,欲伥火直接冲到了嗓门眼,没生育过的女人就是好,小的像是连手指都装不进去。


“李神医,差不多了吧。”李老汉手上的轻轻伥撩伥拨,让她难以承受,咬住自己的手指,极力的压伥制着。


李老汉意犹未尽,也知道这里不是地方,站起身来嘿嘿一笑。


上车后,李老汉猴急的抱住她的饱满雪白,脸贴在她后颈处使劲的嗅着。若是他能年轻个二三十岁,娶了像周芳这样的女人,那一辈子也就值得了。


到了家门,李老汉十分不舍,下车后也把手伸过去:“你这里的硬块可不能轻视了,明天早点过来接我。我多帮你按按。”


“诶。”周芳都不想回去了,就算什么都不做,就是跟李老汉多说会儿话,她心里都会更加舒坦。可回去晚上,丈夫也得叫骂。只得急匆匆的离开了。


李老汉朝程雪的屋里望了一眼,灯已经关了。自言自语的说:“是你自己没那福气,可不是李叔没给你机会。”


此时的程雪在房间里,依然没有睡去。浑身一伥丝伥不伥挂的躺在床伥上,回味着刚刚结束的美好时刻。


李老汉在周芳家,和她心照不宣暧昧的同时。李大娃却在程雪那里感受着一种极致的享受。


李大娃那坚伥硬的东西,在她隐私伥处不间断的摩擦,让程雪完全克制不住,口伥中的娇伥喘一声高过一声。


“婶子,你是难受吗?怎么一直这么叫?”李大娃得到的只有享受,面对程雪的痛苦,他没办法做到无伥动伥于伥衷。


“婶子当然难受了。所以才要你帮婶子啊。”程雪吃力的说着:“你帮婶子把阴毒水都排伥出来就好了。”


“那还要多久?”说完这话,李大娃双伥腿立马僵硬了起来,曾有过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婶子,不行了,我的毒液要出来了。”


“嗯……婶子也快了。快帮婶子搓搓。婶伥婶的阴毒水也要排除来了。”程雪急切的抓其他手,按在自己的两点嫣红上:“使劲点。”


李大娃根本控伥制不住了自己的动作,因为下伥身带来的强烈刺伥激,让他渴望更加强烈的表达手法,用了劲儿的抓伥捏着她的一对雪白。嘴里发出了几声低吼。


“啊。”暖流从身伥体里流淌出来,程雪也叫了起来。


只看到一线水花,冲了出来,洒在了她脸颊上,剩余的回落下去,雨点一般散落在了她身上。


她再也没有一丁点的力气了,扑倒在李大娃怀里:“大娃。”


李大娃只觉得舒坦,大口的喘气。


两个人身伥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小腹处像是被泼了一瓢温热的水。


她微微一笑,李大娃也跟着憨笑起来。


猛然想到时间已经不早了,便一刻也不敢再耽搁,坐起身来推他:“大娃,你伥爷爷快要回来了,你赶紧回去。”


李大娃哪里舍得走,拉起她手:“婶子,我还有话要跟你说。”


“明天说嘛,赶紧回去了。”


李大娃见她态度坚决,也不敢忤逆,用纸巾擦了擦就跑掉了。


缓了一阵,程雪走进厕所。站在镜子面前打量着自己。脸上和身上还黏糊着斑斑点点的乳伥白伥色,带着一股淡淡的腥味。胸前被李大娃抓的泛了红。


伸手抹掉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尝试性的把手指含进了嘴里,明明是一种很难闻的味道,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喜欢上了。努力想让自己抗拒一些,可还是禁不住全都抹掉喂进了红伥唇里。


洗澡的时候,她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又一次想到了在外面打工的丈夫。愧疚随即攀援而出。以前明明都能忍住,为什么现在忽然就这么疯狂了呢?


或许李老汉安安心心的帮自己治病,后面的事根本就不会发生。他想祸伥害自己,自己就对他孙伥子下了手。似乎倒也公平。对于丈夫的愧疚,能做的就是一定要守住最后的防线。


相比起程雪内心的千回百转,李大娃则完全没有任何思想压力,回屋就呼呼大睡。一大清早,小孩就哇哇大哭。李老汉本想让李大娃抱着过去让程雪喂奶。可转念之间,就自己抱着过去了。


虽说得到周芳,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但在程雪那里的溃败,让他根本无法释怀。昨晚回家时,那片刻的得意劲转眼之间就消弭了。


周芳的身材长相都不错,可到底还是比程雪差了那么一两分。昨天自己已经用实际行动缓和了两个人的关系。兴许最终自己还是能达成目的的。


左伥拥伥右伥抱的幸福,未必是不可能的事。


听见敲门声,程雪一下就清伥醒了过来。以为是李大娃等不及了,着急过来找自己。急忙去打开了房门。一看见是李老汉,笑脸立马就没了。


“李叔,我还在睡觉呢,怎么这么早啊。”


“没办法,孩子饿了。”李老汉心头一暗,看出来了她对自己还存着戒备心理。说归到底还是怪自己前面太过于着急。程雪单纯不假,但也不跟自己大孙伥子一样是个傻伥子一样,别人说什么他都信。


程雪接过孩子,就准备关上伥门。


李老汉赶紧伸手推住:“都不让李叔进屋了啊?”


“不是,李叔我一会儿把孩子给你送过去。”程雪朝自己身上盯了一眼:“李叔,我穿的睡裙了,大清早的你从我家里出去,别人看到了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那好,那好。”李老汉陪着笑脸撒了手。


往屋里走的时候,压根就回不过味来。昨天自己用嘴帮她得到了享受,按理来说不应该是这态度啊。难道是他悄悄去医院检伥查了?又或者是她男人打过电伥话回来,她跟他说了什么?知道自己都是在欺伥骗他?


越想脑子里的问题就越多。李老汉总归觉得不对劲。就算她都明白了,可除了最后一步,她身上哪个地方自己没碰过,用得着这么防备着?


做好了早饭,李大娃也起来了。李老汉跟他交代了一番,让他多照顾妹妹,自己要出去挖药,晚上还得出诊。


李大娃飞快的喝了碗粥,就说要去抱妹妹回来。


走进程雪屋里时,她刚给孩子喂完奶,衣服都没来得及放下。见是李大娃来了,也就把扯衣服的手给拿开了。


“你伥爷爷呢?”瞧见李大娃裤裆处噌的鼓伥胀了起来,程雪羞涩的笑了起来。


“在吃饭,一会儿要去挖药,晚上还得出诊。”李大娃坐到她旁边,把手放到她胸上:“婶子,你好些了吗?”


李大娃的动作很龌龊,可真诚的语气和无邪的眼神,表露了他真伥实的心态。探头朝外面望了一眼,才说:“没有呢,你不是都摸了吗,婶子这里还是涨的很。一会儿你伥爷爷走了,你还得帮婶子按按。”


李大娃点点头,叹息一声,望着自己裤裆说:“婶子,你说怎么回事啊。你都帮我排伥出毒水了,可下面还总是这样。是不是我这年纪毒水就特别多。悄悄告诉你啊,有时候我晚上会做那种梦,然后毒水就会自己排除来,但是在梦里都会觉得特别舒服。”


“没事,一会儿婶子再帮帮你就是了。”程雪伸手握住。


“那下午吧。”李大娃说:“你能帮我照看着妹妹吗?我等下要出去有点事。”


“要去做什么?”


“你就别问了,以后我会告诉你的。”李大娃嘿嘿一笑,起身走掉了。


程雪感到奇怪,李大娃这个年纪,体验到了男女之欢,怎么还会表现的这么冷静呢?不是应该一直纠缠着自己吗?即便他有些傻,也不应该是这样啊。


带着这种好奇,程雪守到了窗口。李老汉出门后,李大娃也背着一个小背篓和锄头出了门,径直朝着后山去了。


程雪悄悄的跟了上去,李大娃只顾着埋头前行,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存在。李大娃径直穿过后山的坟地,没了踪影。


程雪有些害怕,但还是跟了上去。过了坟地的那一片林子,猛然看见了一片开阔的耕地,足有七八亩之多,种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李大娃正在除草,十分的专注。


过了一会儿,她到底还是没忍住,喊了两声。李大娃赶紧跑了过来。不安的问她怎么跟着来了。


孩子已经睡着,程雪就把她放在了一块平躺的石头上,两个人却没有地方坐了。


“大娃,要不你坐在背篓上,婶子坐在你身上吧。”她克制不住自己,一看到李大娃,满脑子都是他裤裆里的那东西。


李大娃当然是听从,把程雪搂伥抱在怀里后,面对近在眼前圆伥鼓伥鼓的一对饱满,似乎明白了什么,伸手去解她的衣扣:“婶子,你跟到这里来,一定是这里疼的厉害吧。既然你都发现了,那我就跟你说,顺便好好给你按按。”


她不想只被李大娃占便宜,到头来弄的自己浑身难受,便说:“你的毒液那么多,婶子不能只顾着自己啊。也帮你吧。”


说着,她起身把牛仔裤脱到了膝盖处,坐下去时,把手从两伥腿之间伸下去,握住李大娃坚伥硬的东西了,对准了自己的大伥腿伥根伥部处,用手操控着它在那里顶撞摩擦:“这些地都是你种的吗?”


“对啊,婶子,我可只告诉你一个人。”李大娃费力的把她的一对雪白从内伥衣里掏出来:“还有些硬,难怪婶子你会疼的受不了。婶子,我在这里种的都是草药。我跟爷爷去挖药时,把药苗挖回来就种在这里,也没几年,现在就有这么多了。”


“你也想伥做神医啊。”程雪靠到他肩头上,好受的感觉让她的身伥体变得柔伥软伥了起来:“都说坟上有鬼,你怎么一个人就敢来?”


“我才不怕呢,这是个好地方,我把东西种在这里谁都发现不了。”李大娃见奶伥水溢了出来,赶紧吸了两头,还用舌伥头舔伥弄了一下:“婶子,你奶伥水真多,正好帮我解渴了。婶子告诉你实话吧,我去年就买了一批草药,谁都不知道。你猜我卖了多少钱?”


“多少?”程雪把他脑袋按回去:“多吃几口嘛,婶子没那么疼了,马上就用更舒服的办法让你舒服。”得到了她的答复,李大娃便不再犹豫,低吼着全都宣伥泄伥了出来。程雪痛苦的眉头紧颦。


“啊。”李大娃卸了力气:“婶子,毒液都排伥出来了。”


程雪两腮酸疼的厉害,闭合了一下眼眸,把他推开,喉伥咙处做了几个吞咽的动作,捂着胸口喘气。


李大娃心满意足的提上裤子,见她加紧了双伥腿,脸上的痛苦也丝毫不减,心下不禁愧疚了起来。自己是没是了,可程雪一定疼痛的受不住了。李大娃蹲下去,一把就给扯了下来。粗伥暴的动作把程雪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捂住了。


“婶子,别难为情。”李大娃把她手拿开,一时有点傻眼了,没想到女人下面会是这样的,像朵娇伥嫩的花朵,又像是被掰伥开的贝壳。他疼惜的摸了摸边缘:“婶子,都红肿成这样了,难怪你每天都会疼的受不了。怎么跟我一样,这里还长毛啊,都黏在上面了。”


“别说了,快帮婶子。”程雪用手挡在脸上,都不好意思去看,苏痒和强烈的空虚感,让她想要得到慰藉。


李大娃张大嘴,一口包住,吸了两口吐在了地上:“婶子,太多了,我先帮你弄掉。”


“嗯,大娃,像婶子帮你那样帮婶子,不许停下来。”程雪一刻都得不了了。


李大娃埋头上去,像一头拱食的小猪,弄个不停。程雪捂住红伥唇,极力压伥制着自己的呻伥吟。浑身的毫毛都树立了起来。不论是李大娃的年纪,还是这其他的地点,都带给了她精神过分强烈的刺伥激。


喘气的片刻,李大娃疑惑的说:“婶子,这上面怎么有颗小豆豆啊,是不是长了疮?”


“可能是吧,你多亲伥亲它,或许就会消掉了。”程雪拉住他的手往自己面前凑,实在受不了这种空虚的等待。


李大娃努力了十多分钟,程雪忽然啊了一声,双伥腿紧紧架住了他脑袋,左右的扭伥动。李大娃被夹的难受,想挣脱开。就在他撑开程雪大伥腿时,一股水花散落了出来。


“婶子,可算把阴毒水给排伥出来了。可你怎么还疼的叫唤啊。”


每次这时候程雪都会一点力气也没有,哪有精神跟他说话。李大娃以为她出了别的状况,把她抱起身来纳入了自己怀里。


程雪依偎在他肩头,这个拥伥抱让她感到十分温馨。伸手摸伥着他脸:“大娃,下学期之前,每天都帮婶子一次好不好,婶子也帮你。”


李大娃满口答应,但也有些疑惑:“婶子,要是你家叔回来了,我还要帮你吗?”


“他才不会回来呢。你安心帮婶子就是了。”


“好。”李大娃继续问道:“只要我们这么做,就能治好病是吧?”


“对呀。”程雪抓过他手,放到自己雪白上:“又有点涨了。”


李大娃揉伥着说:“那我有个要求,以后不许让我爷爷给你看病了,只能我帮你,你也帮我。”


“当然不会了,傻伥瓜。”程雪坐起身,捧住他脸:“以后都只许你帮婶子治病。”


李大娃心满意足,也回敬的吻了他一下。这时孩子醒了过来。李大娃便跑去了地里。


孩子吃饱了,就又睡着了。看着李大娃忙碌的身影,程雪越看越觉得喜欢。要是年纪相当的话,她一定会嫁给李大娃。大家都觉得他傻,可谁能想到他也有聪明的一面呢。


便跑过去帮他一起拔草:“大娃,你为什么要种草药挣钱啊?”


“以后娶媳妇啊,我还要盖房子。”李大娃说到这里,惆怅了起来:“婶子,你也知道的,我爷爷很自私,我爸喜欢赌钱,好几年不回来一次。还总是打我妈,我想多挣些钱,这样我妈就能回家带妹妹了。我知道自己考不上大学,得提前做点准备。”


“你把钱都藏在家里?”


“对啊,我想存进银伥行,但是我没银伥行卡。”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婶子,要不用你的银伥行卡帮我存起来吧,别人我不放心。”


“我也没有。不过可以帮你去办一张。”程雪能帮他的也就这些了。


两个人便约定了第二天一起去办银伥行卡。干活到中午,见李大娃不停的舔干枯的嘴巴,眨了眨眼眸问道:“要不要喝一点什么?”


李大娃左右望望,见他傻乎乎的听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只好把衣服掀起来,凑到她嘴边:“婶子这里又涨了,正好给你解解渴。”


李大娃抹了抹嘴,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喝了个痛快。见程雪红伥唇也有些发干:“婶子,你也渴了吧?”


“是呀,可是我自己又喝不到。”程雪发现自己似乎都离不开这个家伙了,总想着和他亲伥密一些。


李大娃想了好久,总算开了窍:“要不我喝进嘴里,再喂给你喝吧。你嫌脏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