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友茵茵小说 疯狂伦交小说一炕四女

更新时间:2020-11-22 11:57:42

  老马扶着她坐在石凳上,见四周偏僻无人,又是天黑,盯着眼前这可人的小尼姑,不禁咽了咽口水。

火辣辣的眼神,看的慧心俏脸滚烫。

这一个月老马等的好生心急!

他可不想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慢慢撩起小尼姑的僧服,先脱了慧心的鞋子,白袜,真香,真恨不得拿到鼻子边闻闻。

袜子脱了,露出粉嫩的莲藕小脚,一尘不染,老马口水都要滴落在上面了,他伸出手,涂了一点红花油,覆盖在她的脚踝处。

文学

真软!

一股火辣的触感,让慧心身子猛然一颤。

这小尼姑,从未识过人间烟火,干净无瑕,见她皱着眉头,一副胆怯又好奇的模样。

老马来了一阵很强烈的麻酥酥的感觉。

慧心的脸蛋悄然浮现丝丝红润,低着头,不敢看老马,脑子里却浮现出在藏书阁中那一幕幕图书插画。

老马对着脚踝,轻轻揉了一圈。

“疼……轻点……”

老马听到这声音,骨子都麻了,但老马可坏了,非但没有轻,反而加大了一丝力道。

“啊!”

慧心情不自禁叫出了声音,这一声,让老马头皮发麻,险些没忍住!

只见这个小尼姑,皱着眉头,目光泛白,一番享受,但又很痛苦的样子。

“施主,轻点啊……我怕疼……”

老马端倪着这纯洁无双的小尼姑,心想,还叫我施主呢,待会儿我要你喊我马叔!喊我老公!

让你欲罢不能,臣服在我的脚下!

老马也不想动粗,生怕吓唬到了她,他的谆谆善诱,慢慢的让这小尼姑上钩。

 

于是他放缓了力道,揉了几圈,这几下,揉得慧心很舒服,以至忍不住靠在了石头边,闭目享受着。

“嗯……”

老马盯着她那一副清秀的脸蛋,唇红齿白,一身僧服,戴着僧帽,胸前隐约的轮廓,柳叶眉微微皱起。

他吞了了口口水,见时机成熟,忍不住了!

老马的手轻轻撩开了僧服,从脚踝,一路向上!

让老马有点意外,这小尼姑里面竟然没穿衣物。

我靠!难道尼姑还有这个习惯?

老马脑子一阵乱麻,对尼姑庵的生活更向往了。

在老马触碰的一瞬间!

啊!

慧心本能的叫了一声,身子猛地一颤,感觉一股电流,浑身一阵颤抖,绷紧的很,小腹微微抬起,双腿一软。

这种感觉好奇怪哟!

很难受,可也很舒服呢。

慧心微微睁开眼,瞪大了眼球,盯着老马粗壮的胳膊,再次放在自己的僧服里。

她羞涩的低下了头,双腿忍不住并拢起来。

老马注意到这个细节,目睹山洞四处无人,而这个小尼姑也着了魔,已经被自己引上了钩。

于是胆子更大了,坐在了慧心身边,手覆盖在她柔软的香肩上。

他伸出手脱了她的尼帽,露出铮亮的光头,月光下更显独特之美。

皮肤白里透红,从香肩到脖颈,从眉梢到小嘴,他从未见过如此绝美的小尼姑。

慧心此时早已瘫软无力,魂儿彻底被老马的魂儿给勾走。

倒在老马的怀里,轻瞥了一眼他那儿,那一刻,她突然特期待,老张的手抓的不止是肩膀。

老马早就眼馋慧心的上围,见她鼓励渴望的眼神,他大受鼓舞,手顺着光滑柔软的肩膀,往僧服的左侧纽扣而去。

解开!

顺着僧服。

老马全身一怔,脑壳激动的炸裂开了,如狼似虎般,直接降她抱起,坐在怀里,大嘴巴凑了上去。

慧心极为羞涩,自幼从未见过男人,更别提这事,脑子早已一片空白,意识都不清醒。

她想抗拒,却又期待,挣扎下,最后实在扛不住老马的技巧,一把勾住老马的脖子。

刚开始老马动作很轻微,见她回应了自己,胆子大了,动作也变得狂野了!

他将她平躺的放在平地上,细细打量着这绝美的小尼姑。

小尼姑早已失去理智,大脑一片空白,任由老马摆布。

老马猛吞了扣口水。

将她的僧服,往下一拉,直到脚踝。

雪白的胸口,在温和的月光下熠熠生辉……

慧心这么小的年纪,就算是对此事有诸多憧憬,也不免有些挣扎,虽然僧袍被老马拽的不断下滑,她也伸出柔软的小手无力的拉扯着。

这点力气对于老马来说能算什么?不过是徒增情趣罢了。

慧心越是有些小小的抗拒,老马就越是来了兴致。

他手上力气加大,一把将僧袍拽下。

少女的迷人之处跃然于老马眼跟前,带着少女独有的体香,迷的是老马神魂颠倒,恨不得溟灭在这温柔乡中。

慧心惊的是脸也红了,呼吸也乱了,少女呼出的芬芳拂在老马面上,老马感觉自己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施主……”慧心显然是难为情了起来,但又期待老马有所动作,心里矛盾极了,一边是身体和脑子里控制不住的渴望,一边又是师太往日里天天叨念的男人如老虎。

心里又痒又酥,渴望和期待逐渐一步一步吞没她的脑子,一点一点的侵占她的理智。

此时,老马仿佛在欣赏绝世珍品一样欣赏着慧心。

羞的慧心恨不得把头埋在地底下。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不知道比那老寡妇好看了多少倍,简直就是最完美的艺术,看的老马两眼发光。

老马再来不及多想,一只有力的大手便覆盖了上去。

慧心身体本就敏感的不得了,又是现在这个紧要关头,只觉得一股奇妙的触感,居然忍不住打了一个颤。

老马几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慧心一张脸红的快要滴血,根本不敢直视老马的动作,但一边又被老马这充满了男人阳刚之气的躯体而神魂颠倒,心里面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期待下一个更多的进展发生。

老马三下五除二的解开裤腰带,慧心捂着眼睛,却从缝隙里面偷偷的看。

虽然有月光,不过慧心根本就看不清楚。

慧心越想就越难受,根本就不想去想做这种事情的后果是什么,她现在就想要索取。

若是慧心现在还没把那些戒律清规抛之脑后,恐怕早就对自己这些想法感到无地自容。

老马欣赏着小尼姑那情不自禁的发出的声音,一边感叹这自己到底是什么运气,居然能遇见这等尤物,实在是天佑他。

旖旎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中间散开。

这一次老马不会再像上一次一样犹豫不决,这一次一定要拿下这个小尼姑不可,不然他可又得日思夜想一个月了。

老马伸手探向小尼姑僧袍的下摆,只是接触到了慧心的大腿一侧,便感受到小尼姑一阵颤栗。

“慧心!慧心!”

“师妹!慧心师妹!”

耳边不远处突然传出来的喊声将一对野鸳鸯吓了一跳。

慧心更是突然被理智拉了回来。

这是她熟悉的师姐慧云和师太的声音,一定是因为这天色深了她又没有回去,担心的跑出来找了。

慧心虽是突然被拉回理智,但心里面的失望更是难以言说。

没想到师太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现了她未回山门,一想到接下来要进行的事情被她们几个打断了,慧心实在是有一些高兴不起来。

老马这边更是气愤,他都临近爆发边缘了,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坏人好事的尼姑。

“这声音你听听是不是尼姑庵里面的人?”老马开口问着身下的小尼姑。

慧心脸红彤彤的,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老马这才十分不乐意的起身,放开了慧心的藕臂。

慧心听着这声音实在是有些惊慌,剩下飞速的穿好了僧袍,老马也在一边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心里面止不住的唾骂着。

什么时候来不好,非要这个时候来,明明自己都快要成功了,这一个月的日思夜想的人儿都已经快要手到擒来了,却在这个时候被人给打断了。

外面的雨已经开始停了,老马见慧心已经穿好了衣服,但脸色还是那么一副红彤彤的样子。

“在这里!”慧心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喊声,总算是有些不情愿的开了口。

一行人听到了熟悉的师妹的声音,自然是立马就找到了洞口,师太絮絮叨叨的声音还没有到洞口就已经不停的响了起来。

“慧心啊慧心,这两天天气阴雨连绵,本来为师就提醒过你,行走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脚下,就算是化不到什么东西,你要给我一是及时的回到尼姑庵里面。”

师太根据着篝火走到了山洞口,却没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个男人。

她的脸色瞬间有些惊慌。

可是转眼一看,这男人身后站着的不就是好端端的慧心嘛。

还不等师太开口,慧心就先一步抢话,这原因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心虚。

“师太,我晚间上山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实在是没有办法走路,这位施主过路的时候刚好遇见了我,便帮助我走到这里的山洞里面,还帮我处理伤口,只因这脚实在是太疼了,不然慧心早就已经回去了。”

慧心一双小脸实在是无害,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让谁看了都觉得可怜。

师太听了这些话之后也不疑有他,反反复复的上下注视了两人好几遍,这才低头双手合十。

“谢过这位施主出手相助。”

老马本来就全程一言不发,有些不高兴,但听她这么一说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此时已经夜深了,况且男女有别,施主还是早日回去吧,我们就先带慧心回了。”

师太和几个师姐双手合十作揖之后,便带着依依不舍的慧心亦步亦趋的离开了老马的视线。

慧心走后,老马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这一次机会错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这个小尼姑了。

没有办法,老马此时只能洗个凉水澡,降温。

平复心中火焰的老马,躺在床上,闭眼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但是眼睛一闭,便是小尼姑那完美的娇躯。

不得不说,小尼姑的身材真是极品,任谁也想不到十分宽松的僧袍下居然藏着如此珍品。

“该死。”老马怒骂一声,只好翻身让那儿好受一些。

想着小尼姑的身体和手中残留的感觉,老马终究是忍受不住,开始安抚起自己来,仿佛小尼姑真的在跟前一般。

老马越想越难入睡,对于此时的老马来说,小尼姑留在他脑海中的一切画面都让他难入眠,终于过了半个时辰,体内的火焰才慢慢平息下去,这时老马才能安心的闭上眼睡觉。

这几天,浑身是劲儿的老马只要闲暇时,总会想起与小尼姑的那一晚,这种马上可以吃到的鸭子,却又让鸭子飞走了才是最让人嘴馋的,可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慈云寺是不能有男人进入的。

坐在家中的老马终于坐不住了,亲自跑去慈云寺。

心急如焚的老马便来来回回往慈云寺跑了几趟,每次都希望能遇见慧心那个小尼姑,但是希望总是落空。

这种能吃到但是不见了的感觉让老马抓心抓肺,但是他也不能擅闯别人尼姑庵,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可怜他的份上,让他能再一次遇见那个小尼姑。

今天又是一天没有见到小尼姑的一天,老马有些恋恋不忘,但是太阳即将落山,只好失望回到家中。

半夜,慈云庵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庵主也不例外。

突然庵主似乎被什么巨大的声响惊醒,她连忙坐了起来,打开门,发现并没有什么发生,回过头,才被惊坐在地上。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叟正微笑着看着她。

庵主准备大喊,可随后她便更加吃惊的尖叫了出来。

“祖……祖师爷!”庵主大叫道,这人竟然是自己从小拜到大的祖师爷,她可是从小就看着她画像长大的。

这一身慈眉善目的老叟,也不理会她的尖叫,只是笑道:“庵中即将遭遇大难,你提早做准备,我此次前来便是通知你,让你有所防范。”

庵主顿时跪了下来,语气十分虔诚:“请问祖师爷是何大难,这样我才能更好的想办法!”

老者神秘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这顿时让庵主犯了难,不知道是何大难该怎么办,于是便又磕了一个头,再一次问道:“那祖师爷此次便没有其他的提示吗?”

“小心故人!”老者说完,化为一缕飘烟消失在了庵主眼前。

“小心……故人?”不懂是何用意的庵主站了起来,嘴里念叨着老者最后说出的四个字。

这时,庵主突然眼前一黑,再一次睁开眼便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庵主猛地的坐起来,才发现自己依旧睡在床上哪里也没有去。

“梦吗?”庵主心里想着,但是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又仿佛是真的发生过,脸祖师爷的相貌都仿佛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十分的清晰。

像梦又不是梦,十分奇怪。

但越是如此不可思议,庵主便越是相信,心中已经打算等到天亮便下告示。

庵主本来参不透这是个什么意思,可隔日梦里,再一次重复的梦境告诉她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一定是未来的尼姑庵要发生什么大事情,才会使得祖师先生托梦给她,既然是天机不可泄露,那她必定也是要防范于未然。

事发突然,尼姑庵本就是清修之地,能吃饱穿暖已是极好,哪还会有少林寺一般有武僧日日守寺。

庵主自己实在是拿不定主意,便找了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辈,与寺里一同商量。

“依我之见,咱们尼姑庵此祸不知是为何,还是早做准备。”

祖师先生托梦道天机不可泄露,那得是有多大的危难?

“小心故人?何来的故人?”慧心的师傅有些不解。

“若是我能想明白,就不必找你们了。”

庵主看了半天,总算是有人有些为难的发话了。

“虽说咋们尼姑庵不需要男人,可是这拳脚功夫的事情,咱们女人天生是弱些,依我看,不如招个男保安,护咱们尼姑庵安全。”

一个老尼姑开口,她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却也不像慧心慧云的师傅那般偏执。

“不成,咱们这是尼姑庵,可不是男人该来的地方!”

“事出有因,我们清修之人不因外因而乱,若是此时真的是大灾难,岂不是苦了庵里无辜的孩子!”

“好了!我心里有分寸了。”

庵主出声阻止了老尼姑和慧心师傅的争论,脸色晦暗不明。

现如今紧要关头,不得再浪费时间在犹豫上了。

庵主也是经历过凡尘俗世之人,自然也清楚人有好有坏,不该因片面便概括全局,她决定采纳老尼姑的建议。

因为现如今的情况,她也没资格挑剔。

事不宜迟,庵主即刻便写了聘文,让尼姑下山时在附近的镇子里分发。

山上的尼姑庵要招男保安,这个消息传到山下面那些镇子里面,不知道是好是坏。

听到这些消息之后的人们不知道是嘲笑还是看热闹,似乎都想去试一试。

工资和待遇都是一等一的高,比镇子里面的那些公务员都要高上好几千。

才短短半天,这个消息便传得满镇子都是。

既然是这种肥差事,加上还有五险一金包吃包住,虽然是不止那么一个两个人肖想。

慧心和师姐们躲在门后面,看着形形色色的男人围在庵门前,皆是一脸急切模样。

有两个跟慧心一般的小尼姑,也是从未接触过尼姑庵外面的世界,从未见过男人。

“男人就是长这个样子的吗?似乎和我们女人没什么区别。”一小尼捧着脸自言自语着。

慧心听了她着话,思绪早已经飘荡到了老马身上,不知不觉的一张小脸越来越红。

“慧心姐姐,你想什么呢?脸都这么红了?莫不是病了,要喊师太吗?”小尼姑在旁边有些不解。

慧心摇了摇头走向前面,站在庵主身后看着排着队等待应聘的人。

“名字。”庵主出声,另一边却在看着他的面向。

那男人一一应答,可眼神却止不住的飘到庵主身后站着的慧心慧云两个人身上。

那男人的神色看的慧云及其不舒服,翻了个白眼给他。

慧心则是一言不发。

庵主不动声色的在他名字上打了个叉。

来应聘的人一个一个报上姓名,然后展示自己的才能,既然是来当尼姑庵的保安,那自然有一个底线就是戒色,这两个字阻拦了大部分来应聘的人。

如今社会上人心复杂,又有几个人真正能够做到戒.色两个字。

庵主清修多年,虽然已经告别尘世的那些纷纷扰扰,但是也可以简单的通过面相来探知一个人的心。

基本上很多人都是一面便结束了。

还有些幸运的,到了展示自己的武学和拳脚功夫时,被庵主淘汰了。

那种垃圾的三脚猫功夫,实在是连庵主都看不过眼,虽然是没有资格当尼姑庵的保安。

更何况这尼姑庵虽说是需要保安,但是也不可能有太多的男人,拥有一个男保安,早就已经是她能承受的极限了,这个要求自然是,又高了一些。

“不行。”

“不行。”

慧心已经看着庵主将这两个字讲了许多遍了,就这么站了一天,也没有看见任何达到庵主要求的人,慧心和慧云相视一笑,都有些无奈。

慧心则是心里有结,这段时间虽然已经和老马分离,但是想要见他的心却一天比一天强烈。

不知道他能不能来试试看,就算是过不了这保安选拔,见一面也是好的。

慧心这些日子只要是想到那些,便羞涩难捱,只能等到夜深人静之时,自己安抚那日未曾得到的满足。

每当这个时候,慧心脑海里都是金瓶梅的那些画面,女的变成了她自己,而画面里的男人,则是化作了老马的脸,在她身上肆意的作怪。

每一次,慧心也只是敢用一根指头,光是这样,自己都觉得战栗非凡,脑子里更是不敢相信,若是老马那儿……

明明是四下无人的环境,慧心还是羞的拿被子盖住了脸。

也不知道老马现在在忙些什么,有没有时间过来应聘一下,哪怕就只是见一面她也满足了。

慧心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不知道老马能不能为了自己来应聘试试看,就凭老马那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便比这些歪瓜裂枣的中年人要强上百倍。

想到这里,慧心又开始思绪纷纷起来,两条修长的腿在僧袍底下止不住的磨蹭,明明是在这种人很多的情况下,却也止不住粉面桃花的模样,看的一些应聘的人口水都快要下来了。

一天下来了,还又不到半个小时庵门便要关闭,慧心却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门口。

“今天这些,全无一个能担起这个责任的。”庵主无声的叹了口气,对着慧心的师傅摇了摇头。

师傅会意,正准备收起聘用书,一声底气十足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师傅还没有来得及分辨这道有些熟悉的声音是来自于谁,慧心便先一步眼睛一亮,看向庵门口的一道身影,但她随即便收回目光,生怕被她人发觉不对劲。

老马兴致冲冲的就走到了门口,递上了自己的简历,那可是他好不容易走到山下找了个复印店弄的,可像样了。

里面把他吹的天花乱坠的,也省去了他的某些黑历史。

庵主看着老马一张正气凛然的脸,又看了他简历里武僧的背景,倒是有些满意。

慧心的师傅则是在身旁低语了一句,将上一次老马救了慧心的事情原话告知,庵主点了点头,慧心便知这事有希望。

“既然如此,便看看你的拳脚功夫吧。”

庵主主要还是看身手,若是身手不行,何谈保护尼姑庵?

老马心下一喜,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慧心,见她也隐藏不住自己的喜意,更是又增添了信心。

他这一次来,便是为了慧心而来。

这小尼姑只是寥寥无几的两面之缘,便已经勾了他的心一般,日思夜想的,老马觉得自己中邪了似的,每天脑子里都是这小尼姑的音容笑貌。

老马起手式一做,范便起来了,一套拳法打下来破空声连连,即便是毫无武学研究的这些清修尼姑,也可以看得出老马和那些花架子的不同。

可庵主还是有些木然,这拳法是少林拳法不错,可既然是武僧有的东西,她为何又要招一个已经还俗了的武僧。

老马知道自己如今未得庵主赏识,便自顾自的又打出了一套拳法。

这是武僧中只有等级高的才可以接触到的绝学,属于少林,却并不是人人都知晓。

这一套拳法打下来,其气势磅礴,足以让在场的人们久久不能平静。

显然,见着庵主惊讶的神情,老马便知道,他成功了。

因为这件事情事发突然,庵主已经没有心情等待,当天便让老马收拾了需要的衣服和东西,便住进了靠近慈云寺大门靠里的小房间。

房间虽格局不大,但是胜在干净整洁一应俱全。

反正老马也是孤身一人,根本不在乎这些身外的物件。

每每一想到慧心在身下羞涩的模样,老马便归心似箭,拎着行李箱便往山上赶。

“这是施主的房间,师傅让我和师姐赶着时间给施主收拾出来的。”

慧心带着老马在前面走着,若不是身旁有几个前来围观的小尼姑,老马恨不得跑上去把慧心揽到怀里面。

这几日想慧心想的抓心挠肝的,老马早已经憋的不行了,现在他在尼姑庵当上了保安,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怕没有机会?

老马跟在后面看着慧心通过僧袍的细细腰身和臀,早已经心猿意马了,脑海里都是她云雨巫山时的模样。

慧心迎着他到地方便被师姐喊着离开了,老马还急于没有跟她好好说两句话,本来想喊住她,可是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出声,这里可是尼姑庵,他一个新来的保安就跟小尼姑搭话,怕是要丢了饭碗。

老马将自己的几件衣服和刷刷洗洗的东西放在房里,就起身出了房间,在慈云寺里面闲转悠。

老马脚步很急,简单的观察着慈云寺的内部结构,其实说是转悠,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找到慧心,他这两天来一直想找个机会跟她搭话,可苦于见不到她。

慈云寺只是一个小尼姑庵,虽说香火不错,可装修和建设都是最简便的模样,不注重铺张浪费,约么有个几千平方。

老马心急如焚,只想赶紧见到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小尼姑。

“施主在找什么呢?”他正愁苦之时,然后突然想起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这个声音曾在他耳边娇喘过,他又怎么可能忘记。

老马回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找你。”

慧心方才见老马神色匆匆,还以为有什么事情,她刚好想去找老马,便路过了这里,还以为老马会在房间,没想到竟然在这。

慧心有些不好意思,一张小脸又红的跟发烧了似的。

老马一看便知慧心这是想起来了那几次的事情,脸上有得意之色,他就知道这小尼姑尘缘未了,对这些逍遥事情期待的很。

待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他绝不可能让这到嘴的鸭子再飞了。

“这尼姑庵倒是挺大。”老马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只能尴尬的接了一句。

慧心咧嘴一笑,漂亮的眸子扑闪扑闪的,直眨到老马心坎子里去了。

“施主过誉了,我们寺庙一直清贫为主,没有什么过的排场。”慧心接话道,她心里此时此刻也是跟蚊虫叮了似的,痒痒的,眼神止不住的往老马的那里看。

两个人又寒暄了一段,便依依不舍的告了别,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

老马继续在慈云寺里面不停的转悠,毕竟他现在的工作是做这里的保安,对这里的环境也要格外的熟悉才对。

往常也是闲人一个,老马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正经的工作,心里面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装不下事情了。

熟悉完了寺庙里面的环境,老马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收拾好自己的床铺,时不时有想要看热闹的小尼姑跑过来凑着头看老马的房间。

老马全当没看见似的,他现在一颗心全部都在慧心身上了,哪还有功夫理这些好奇的小尼姑。

收拾完东西,为了避嫌老马只能到寺庙外面练武,一套拳法打下来是神清气爽的,冲了澡,就往床上一躺,没一会便睡了。

第二天的老马是被自己的闹钟吵醒的,往日里老马都能够睡到自然醒,因为他身体的生物钟非常的准,但是寺庙里每天天不亮都要起来了,于是老马也给自己定了一个很早很早的闹钟。

老马在床上做着例行的运动,脑子里面满满都是慧心的身体,还有她跟自己在一起时那娇俏的模样,慢慢的将他推往更高的感官体验。

就在这种体验即将走向最高点的时候,老马突然听见了一声对话声,离这个房间不远,但老马的听力异于常人,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听见了女人的声音,还是声陌生的。

顿时,老马心里的罪恶感就上来了。

这可是尼姑庵,在这里……

老马停住了身下的动作,穿了裤子起身将门悄无声息的打开,走了出去,站在旁边的槐树底下看着前面两道人影。

眼尖的老马,几乎是一瞬间便看出来了其中一人,正是他做梦的时候都要想着的慧心,便提了兴趣继续看着。

慧心斜斜的倚靠在手里的扫把上,一副娇弱的身子像是没有骨头一般。

克制住自己想要上前找她的冲动,老马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树旁边,观察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那书,我替你烧了,若是真的被师傅看见了,你可有好果子吃,以他那个仇视男人的性格,说不定都把你给赶出去了,到时候你找谁哭去?”

慧心对面站着的小尼姑突然开口,老马这才注意到她,眼里才闪过一抹惊艳。

没想到慧心身边的小尼姑也如此标志,虽说没有慧心那么精致,但是眉眼中比起慧心更是多了一分风情,比起慧心要多知晓人事些。

而且似乎看胸围,要比慧心大上不少,是个有肉感的美人,比起慧心也成熟些,看的老马实在是觉得自己走了大运气。

这尼姑庵里除了那几个老尼姑,这些小尼姑都是一个比一个好看,老马这是个什么破运气。

慧心面色有些为难,一张脸更是通红通红的,没想到这么令人害羞的事情居然比这个事事都要比自己成熟的师姐看到了,慧心抬眼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师姐那傲人的上围,又收回了眼神。

“师姐不告诉师傅就好,这书也是我无意间得到的,只是因为好奇,所以翻开来看一看而已,我可没有别的想法。”慧心一本正经的睁眼说瞎话,她自己有没有想法,老马最清楚。

“你从小到大都在这尼姑庵里长大,对外面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清楚,师傅说的话向来都不会错,男人就是老虎,跟他们接触对于我们女人来说没什么好事情。”

慧云和师傅的性格有些像,说起话来就叨叨叨个不停,而且还好为人师,压根就不管慧心的心里想什么。

慧心从小到大一直以为师傅说的是对的,可是自从跟老马接触之后,发现男人也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可怕。

慧心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没有任何想要反驳的情绪。

慧云见她没有什么抗拒,心里面就放心了些。

上一次见她三更半夜手伸到被子里,嘴里还一直忍不住发出那种声音,更是发现了她在看红楼梦,吓的慧云差点以为自己的小师妹学坏了。

现在看来,似乎只是对这些东西有些好奇罢了。

一边的老马听的是一头雾水,见慧心离开之后刚准备回到屋里,便看见那个叫慧云的小尼姑找了个树墩子旁边。

老马还在疑问她要做什么,那小尼姑一下子就把衣物脱了下来,差点让老马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没想到这尼姑庵里面居然可以如此旁若无人,尿急了就可以脱裤子,在这里随地小解。

这小尼姑也是心够大的。

老马看着她的大腿,笔直又长,,让人控制不住想要。

老马一边心里十分矛盾,一边眼睛却离不开的一直在看着她蹲下。

淅淅沥沥的声音响起,老马一双眼珠子都快要看出来了,偏偏什么都看不清楚,小姑娘有些警惕的盯着四周,但是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马看了个清清楚楚。

老马见她提起裤子,顿时觉得自己那里好像已经有些无法控制,收了收力气就开始准备转身就走,没想到踩断了一根树枝,慧云当即便朝他这边看了过来,随后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独有的尖叫。

老马硬着头皮都不敢往后看,总算是回头之后发现那个小尼姑已经躺在了地上,似乎是吓到晕倒了。

老马心里面有些嫌弃,不过是被别人看到了小解而已,怎么心理素质这么差,一下子就吓晕过去了。

本来老马打算逃之夭夭的,可是这小尼姑就这么直愣愣的被吓晕倒在地上,老马又实在是有些不忍心,毕竟原因也因为他。

“醒醒,醒醒!”老马在她耳朵旁边喊了半天,这小尼姑也没有什么反应。

老马又继续按了按,不知道过了多久,慧云的眼皮子才动了动,慢慢睁开了一双惊恐的眼睛。

慧云刚睁开眼就看见老马的一张脸,吓得差点没有一口气又背过去,刚刚似乎自己晕倒之前,就是看到了这个男人。

慧云那白嫩的脸,瞬间红彤彤的,煞是好看。

“施主怎的在这里站着也不说一声,也不知道施主在这里站了有多久,有没有看见……”慧云实在是有些难为情的说出来了。

师傅说过男人如老虎,自己本来就对老马有所防备,可是没有想到,只是这一瞬间的尿急憋不住了,在这里小解,居然就能被这个男人给撞上了。

也不知道他偷看到了什么,在这里上了多久,要是真的看到了她上厕所,慧云主要是一想到这里,就觉得羞涩难当,恨不得一头撞到墙上去了结此生。

她可是一个清修的尼姑,怎么可以被男人看到那里。

老马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

“我只是刚刚才路过那里而已,什么都没有看到,回头的时候就听见你尖叫了,这才发现你晕倒了,所以就过来帮你。”

他可不敢说,他刚刚已经看到了这个小尼姑上厕所的全部过程,将这个小尼姑上下给看了个遍。

要是说了,说不定他马上饭碗就丢了。

听着小尼姑话里面的意思,她们的师傅,似乎是很讨厌男人,若是他再冒犯了这两个小尼姑被她师傅给知道了,估计少不了去庵主那里参他一本。

慧云听了这话之后不疑有他,或许她是心里面不得不相信这个答案,只是在地上缓了一会儿便起身,什么都没有说的离去了。

慧云心里不安定,虽说这个老马刚刚说自己只是路过,但是她起来的时候看见了这个男人的那里,她对这些事情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知道男人要是想女人了,就会这样。

虽然心里面有些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产生了一些好奇,那么吓人,走路的时候不会碰到么?

慧云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过了,连忙摇了摇头拂散心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找了正在准备去念早经的慧心,两个人一同去找自己的师傅去了。

“你怎么这么久才过来,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了,估计我们这一次过去也迟到了,师傅说不定就会说我们了,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慧心对着自家师姐还是话多些。

师傅也发现了慧云的不对劲,明明脸颊通红,可是神态却并不是很好,就像是病了一样。

“慧云,是不是发烧了,看你样子就像是病了一样,若是身体不舒服,不用勉强过来念经。”师傅拿起身边的经书,准备做到大堂上。

慧心摇了摇头,“无事。”

老马这边心不在焉的回了房间,一时间跟失了魂似的,脑子里满满的是刚刚看到的那小尼姑如厕时候的样子,那里怎么也不得平静,只是一个劲的坚挺着。

有时候的老马不得不承认,庵里面的每一个小尼姑都能引起他的某些生理反应。

年轻的女孩子就算容貌不怎么上乘,身材和气质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是20左右的小姑娘,怎么的也都是鲜甜的。

老马细细的回想着,那天触摸到慧心的那种触感,然后又想到了今天,那小尼姑白嫩的脸颊,老马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

这若是两个都……

岂不是人间仙境?

这思绪要是一开始忍不住,这种想法就像泄了洪一样,充斥在老马的脑海里。

两个清纯动人的女娃子,还是师姐师妹。

这女人果然就如同洪水猛兽一样,一旦想起来就根本从脑子里挥之不去了。

谁知道这时候突然从门外响起了叩叩的敲门声,把正在回味的老马吓了一跳。

这种时候能来找他的还能有谁?

是啊,慈云寺中再也没有和他相熟的尼姑了。

老马正乐呢,这回一定不会轻易的让这个小尼姑再从自己的手中溜走了。

结果一开门,居然是那天将自己安排进来当保安的庵主,这庵主皮肤极白,保养的很是得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年吃素的原因,似乎并没有那么显老,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可是老马却明白,她实际年龄居然已经有五十多了。

庵主这个时候没有去寺里念经,跑他这里做什么?

她见老马似乎有些意外,抬了抬眉毛。

“施主,这一次我过来是要跟你交代你当保安的一些职责。”

庵主表明来意,老马这才侧身让开,示意她到屋里面说。

庵主会意,起身看了看里面的环境,就走了进去。

老马这才发觉,这庵主年轻的时候似乎也是个婀娜多姿的美人,从背影看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五十多岁了,反倒是保养得当,更是增添了一股子熟女气质。

老马这厢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庵主找了个凳子坐下,将手里面的文件放在桌子上,老马却直溜溜的盯着人家的手看,庵主的一双手虽是不如年轻的小尼姑,但是也是很好看。

老马一看这手,脑子里就出现了庵主跪着伺候自己的画面。

“施主?”庵主出声不解的看着他,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发愣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