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 堵着走路不让流出来

更新时间:2020-11-22 14:05:31

“那你也是男人。”师娘瞪了我一眼,跟着正色对我道:“铁柱,我知道你小,有些事情不懂,但你要记住男女有别知道吗?就比如你出去的话要穿衣服对吧!”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嗯,师娘我知道了,反正以后这事情就是我跟师娘的事情,我不跟任何人说。”



“乖。”师娘摸了摸就帮我洗澡。



工地条件有限,而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淋浴,就是打了一桶水,放着冲洗一下。



师傅本身就是泥瓦匠,自己宿舍条件还算不错。



也是为了照顾师娘方便,所以在这边留了个洗澡地方,现在我就站在这边洗澡,在师娘面前我也没啥好害羞的,一把脱了自己的衣服裤子。

 文学



师娘过来,瞧见我,俏脸抹过一道红晕,我还看到她吞了吞口水。



我见到她这样,嘻嘻问道:“师娘,你也想了对吗?”



师娘当即俏脸一红,白了我一眼没回答我,开始帮我洗澡,她还特别帮我洗了我重要的部分。



她一碰触上我就觉得一阵前所未有的舒服感传来。



这是要比我自己弄的时候舒服。



我立马摁住师娘的手道:“师娘,你帮我这多洗洗,好舒服。”



师娘幽怨的白了我一眼,但还是乖乖的帮我洗着,她一边洗着,我还感觉她自己的呼吸变的越来越急促,特别是双腿还不断的蹭着。



我缩了缩眉头道:“师娘,要不也让我帮你洗一洗吧!”



“啊!这……这不行。”师娘立马摇头。



我不服气道:“师娘,有啥不好的,你都帮我了,我也帮帮你呀,再说了,我还没看到那里过呢?你就让我看看嘛?”



我委屈的拉了拉师娘的手。



师娘执拗不过我,白了我一眼道:“真拿你没办法。”



跟着师娘就转过去脱衣服。



我看着双眸骤然瞪了起来,猛的吞了吞口水喊道:“师娘,你真漂亮。”



师娘俏脸一红,跟着我一起洗澡。



我帮着她,她帮着我。



可我刚刚碰触上,明显觉得师娘浑身一颤,她咬了咬嘴唇道:“铁柱,你轻一点。”



这绝对是我第一次摸到女人。



我发现她那跟我不一样,心中一阵好奇,就蹲了下来,把师娘吓了一跳:“铁柱,你干嘛呢?别盯着看,羞死人了。”



我却没起来的意思,仔细的看着,越看越觉得迷人:“师娘,你这跟我不一样,好漂亮,好美哦,我能亲一亲吗?”

啊……



师娘惊呼一声道:“当然不行呀,师娘那很脏啦!”



“我觉得师娘身上最干净了,很香,才不会脏呢?”我奶声奶气的说着。



逗得师娘一乐,她敲了敲我脑袋道:“你还真是人小鬼大。”



“嘻嘻。”我笑了笑,继续好奇的摸着。



嗯……



师娘身躯骤然一颤,一把抱住我的头喊道:“铁柱,你……你轻一点。”



“哦。”我点了点头,轻轻的帮师娘摸着。



师娘很快就传出她跟师傅做的时候销魂的声音。



我抬头看到她的表情,一脸痛苦的模样,黛眉紧皱在一起,双手抱着我脑袋越来越重。



“铁柱,快……快一点。”师娘情不自禁喊道。



其实很多时候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师傅教的,我没听到师娘喊,见到师娘的哼叫声越来越重,看着她抱着我越来越近,我手的动作就越来越快了。



一听到她的话,就更卖力了起来。



啊……



师娘忽然娇呼一声,她身躯一跄,连忙扶住了墙壁才没摔倒。



而她的身子却跟着慢慢软了下来,整个人就直接坐在了地上,还一脸渴望的望着我。



在她软下来,我也是觉得双手一热,缩了缩眉头问道:“师娘,你……你怎么尿尿了,好恶心哦。”



师娘俏脸一红,深呼吸了一口气,才苦笑道:“铁柱,那不是师娘尿尿了,是师娘太舒服了。”



“是吗?”我疑惑的看着师娘。



“嗯。”师娘点了点头,干脆跟我解释起来这种情况。



说就好像我昨晚自己弄脏内裤一个道理。



我那时候就是从不知道这事情,加上那时候咨询不发达,不早熟才不懂,我也不傻,一听师娘这么说立刻就明白了。



师娘休息了一下,洗了一下,回头帮我洗。



这一下师娘明显认真了,温柔的帮着我。



我也是一阵陶醉,一把手抱住了师娘。



师娘哼了一声,问道:“铁柱,你会不会觉得师娘是个坏女人呢?”



我一愣,看着师娘皱着眉头咧嘴笑道:“师娘,你瞎说什么呢?你要是坏女人的话,那全天下就没好女人了。”



“铁柱,我……”师娘无奈叹息一声,轻跺了跺脚道:“唉,我也不知道跟你怎么说,就是你……你会不会觉得师娘很下贱,很骚,还很脏。”



噗嗤……



一听师娘这话,我立马笑道:“师娘,你怎么这么以为你自己,你是最干净的了。”



师娘一看我这不认真的,顿时气道:“铁柱,你怎么这样子,师娘跟你说认真的,你怎么吊儿郎当的。”



见师娘生气的样子,我也吓了一跳,望着师娘一脸娇媚的脸蛋,我伸手紧紧的抱着她:“师娘,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就是全天下最好,最漂亮的女人。”



“真的吗?”师娘小声问道。



“比真金还真。”我认真道。



“嗯。”师娘点了点头:“铁柱,那以后这事情就是你跟师娘的秘密,不许告诉别人知道吗?”



说完,师娘还低头亲了我一口。



我点了点头道:“师娘,我知道的。”



“真乖,那师娘让你更舒服好吗?”师娘调皮的对我笑了笑,慢慢吻着我脸颊往下,一直往下……

我一下瞪起了眼睛,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刚想喊脏,师娘却已经贴上了。



师娘还抬头看着我笑了笑,我瞬间沉沦在她小嘴之中,一把抱住她的脑袋。



舒服,真的太舒服了。



一直到了后来,我依旧很想念师娘第一次的帮我。



嗯……嗯……



师娘抱着我,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这让我仿佛一下达到了天堂。



这完全不是我自己所能比的。



紧急时刻,我一把抱住了师娘的脑袋。



嗯嗯……



师娘哼着,想要分开。



可她脑袋被我摁着,无法分开,只是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索性也就不管我了。



结束之后,我整个身子也软了,感觉满脑子都是星星,整个人要飞起来了一样。



嗯哼……嗯哼……



师娘一阵猛的咳嗽,我看着她那样,心里挺愧疚的。



“师娘,对不起呀!”我拿了拿纸巾想帮她擦一下嘴。



师娘看着我愧疚样子,轻摇了摇头道:“没事,你的不脏。”



我听着师娘这话,心里又感动,又高兴。



完事后,我们一起洗了个澡。



师娘慎重的跟我说一定不能让人知道,我嘿嘿笑了笑道:“师娘,我知道的,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对吗?”



“小傻瓜。”师娘幽怨瞪了我一眼。



然后我们赶快穿了衣服,恢复了原样。



师娘开始煮饭,我则是在一旁帮忙。



其实我哪里是帮忙,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师娘,特别是这工地的灶台不高,师娘煮菜要半蹲下来,那宽松的衣领老是垂下去。



露出她里头美白,我总是情不自禁就瞄着看。



师娘黛眉微微一皱,低头看到,立马白了我一眼:“刚才还没看够呢?”



因为跟师娘感情变好了,我也不觉得害怕,笑了笑道:“师娘你的我怎么都看不够。”



师娘俏脸一红道:“好了,别看了,待会你师傅就马上回来了,你快点去收拾一下桌子,我们准备吃饭。”



“嗯,好的。”我笑了笑,走过去要去收拾东西,但看着师娘半蹲着,那翘臀微微隆起,我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啊……



惹的师娘一阵娇呼,她转头哼声道:“臭小子,下次不许这样呀!”



她虽然是在生气着,但我知道她是装的,呵呵笑了笑去收拾桌子。



很快师傅就回来了。



他还带着我表叔,表叔一进来就问道:“臭小子,怎么才半天就干不动了呀!”



我被问的脸红,师娘上来解围道:“老板,孩子小,没吃过苦也是正常的。”



“嫂子说的是,嫂子说的是。”我表叔金三顺笑眯眯的望着我师娘,我总觉得他一双眼睛邪乎的很,色眯眯的让人讨厌。



即便他是我表叔,可看到他这样看我师娘,我心里头也不自在。



师傅倒是没注意,在那边洗手,一边回头道:“三顺,下午你就留这边吃吧!”



金三顺摆了摆手:“不了,就过来看看孩子,怎么说也是我表哥的孩子,多少要照顾一点,晚上去聚会时候,你把孩子跟嫂子都带上吧!”



“行。”我师傅赖长贵点了点头答应,也没留我表叔吃饭。



师娘见到金三顺走后,就问我师傅说为什么请吃饭。



师傅说工地这几天活做的不错,金三顺要请大家吃饭。



师娘也没多说什么,给我装了饭递给我时候,我手滑过师娘的手背,师娘俏脸陡然一红,抹过一丝妩媚显得格外诱人。



我看着心里一阵躁动,对吃饭事情倒是不感冒。

下午我还是没去上班的,本来我还想着跟师娘一起睡个觉。



但师娘好像怕了我一样,吃过饭等着师傅离开,她就也跑了,弄的我好不失望,到了晚上师傅带着我跟师娘一起去吃饭。



就在工地不远外头的大排档。



我去时候,见到除了我们三之外,还有一些工友,表叔他媳妇,一行人总共七八个。



但女的就我师娘跟我表婶两人。



一上桌我师傅们就开始喝酒,我不喜欢喝酒就没喝。



对师傅等大男人五大三粗的,我也没啥话题,低头吃饭还暗暗打量着表婶跟师娘,为她们两个做了对比,要说起来我这表婶也是很漂亮。



腰细腿长,那胸跟师娘比起来一点都不差。



特别是她穿的要比我师娘时髦,穿的是裙子,透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而且脸上透着一股妖艳的气息,这让我不太喜欢,相对于她我还是更喜欢我师娘一些。



渐渐我发现,表叔等人好像一个劲的给我师傅跟师娘敬酒。



我师娘没喝两下就一脸通红了。



师傅比我师娘喝的还多,醉的更厉害,说话都开始打结了。



我不知道表叔是故意的,还是热情。



反正喝到最后,几个人都开始有了醉意,几个工友一商量还要换个地方喝。



师傅挥了挥手让我跟师娘先回去。



表叔却说一起去玩玩。



我看着表叔不怀好意的样子,就站出来道:“表叔,师娘都喝多了,你怎么还让他喝呀!”



表叔被我这么一呛,又见表婶在旁边,骂了一句:“臭小子你瞎掺和什么。”



师娘也出面说不去了。



表叔在才作罢,但我送师娘回去时候,我明显看到表叔一脸不甘心,看着我一脸怨恨。



不过我也不管他,他是我表叔,但我觉得他还没我师娘好。



我送师娘回去,冷风一吹,师娘的醉意越来越浓。



我扶着她,她身子在我的身上磨蹭着,我顿时又觉得一阵喉咙干痒,体内一股邪火涌动而起,特别是扶着师娘回到宿舍后。



师娘一把倒在了床铺上,醉态迷离,还对我说了声:“铁柱,谢谢你呀!”



“师娘。”我没回答她的话,而是看着她妖娆的娇躯吞了吞口水,爬上她的床,躺在她的旁边,轻轻抱着她。



师娘哼了一声看着我:“铁柱,你……你怎么又抱着师娘,待会被你师傅看到了。”



“师娘,师傅去喝酒了,不会看到的。”我笑了笑,抱着师娘就不满足了,颤抖着双手开始帮师娘解着衣服扣子。



嗯……



师娘摆了摆手,没反应。



我一下除掉了师娘的衣服,看着她那美白的肌肤,咕隆吞了吞口水就扑了上去一顿猛亲。



嗯……嗯……



师娘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挥舞着手:“铁柱,别……别弄师娘。”



只是她喝醉了,手脚无力也推不开我。



我一想着师娘跟师傅做的事情,就是一阵激动,想着师娘对我这么好,就算我做了,估计也不会怪罪我,慢慢我胆子越来越大,解开了师娘裤腰带,一把脱下她的裤子。



她的我虽然已经见到过了。



但太美了,让我百看不厌。



我吞了吞口水,慢慢的扑上了师娘的娇躯。



师娘哼了一声喊道:“不要!”



但她却一把手直接抱住了我,让我埋在她的胸口前,我贪婪的贴着,生涩的推着师娘的腿让她张开,双手扶着自己慢慢的向师娘前进去。



顿时就觉得一股温热的感觉涌动而来,柔软……舒服……

我这是进去了吗?



因为经验不足,我也不明白到底有没有进去,只是觉得很舒服就忍不住磨蹭了一下,但好像怎么还卡在外头呢?



就见到师娘身躯一晃一晃的,也很舒服。



可总觉得滋味少了一点,我低头看了看,把师娘位置摆好一些想再来一下。



呜……



师娘哼了一声,一下翻了起来喊道:“铁柱,我想吐。”



话没说完,师娘就哗的吐了出来。



我被吓了一跳,师娘吐了好一会,又趴在床上睡觉,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眯上了眼睛。



我被这么一闹,加上吐出来臭烘烘的,没敢继续,就去收拾了一下卫生,还帮师娘擦了擦嘴巴,看着师娘难受的样子,心里也跟着一阵难受。



又觉得自己趁着师娘醉了,自己对她干这种事情有些畜生。



啪嗒……



我给了自己一巴掌,忍下了邪火帮师娘穿好了裤子就回到自己床上睡觉。



睡着后,我也不知道师傅啥时候回来的。



反正第二天我就被师傅跟师娘一阵争吵给吵醒了。



一睁开眼睛,就见师娘双眼赤红瞪着师傅吼道:“赖长贵,你这么做还是人吗?”



师傅显然是理亏,缩了缩脑袋道:“我……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吗?”



“商量什么,你跟我提出这种事情,你有没想过我的感受,有没有当我是你的女人。”师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道。



师傅苦涩一笑,摆了摆手道:“好了,不说了,我去上班了。”



跟着师傅回头就踢了我床铺一脚吼道:“都几天了,还不舍得起来呀!”



我被吓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师娘跑过来挡在我跟前,对师傅吼道:“赖长贵,你对孩子发什么脾气。”



“还不是他表叔。”师傅哼了一声,扭头也不理我。



我是真的被吓住了,看着师傅走了,才哆嗦着声音问道:“师娘,你……你跟师傅怎么了。”



“没事。”师娘摸了摸我的脸,挤出一丝笑容道:“好了,快去刷牙洗脸吃下东西去干活吧!”



“哦。”我点了点头,看着师娘委屈的脸也不敢多问,起身去刷牙洗脸。



一边还在想着师娘干嘛跟师傅争吵。



难道是发现了师娘跟我的事情生气的。



我缩了缩眉头,见师娘无精打采的坐着,拿着包子走到她跟前问道:“师娘,是不是师傅知道了我们的秘密。”



师娘一愣,跟着俏脸一红。



我见师娘这样,立马道:“师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去跟师傅说我都是逼你的,跟你没关系。”



师娘一看我这样,感动的摸了摸我道:“傻瓜,不关你的事情。”



“真的吗?”我不放心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师娘笑了笑,不过很快又拉下脸道:“不过你昨晚对我做的事情不许有下次拉!”



啊……



我一下瞪大起眼睛,装傻道:“师娘,我……我昨晚没做什么呀!”



师娘幽怨白了我一眼:“还撒谎,你真以为师娘喝醉了吗?你做的事情师娘都知道,就……就是师娘没力气推开你。”



我顿时跟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低下头道:“师娘,我错了,你别怪我好吗?”



“没事啦,师娘不怪你,反正你……你也没进来。”师娘依旧一脸慈祥的摸了摸我。



“没进去吗?”我缩了缩眉头。



师娘俏脸一红,显然不愿意跟我多说推了推我道:“好了,别胡思乱想,你师傅都去了,你快点也跟着去上班吧,要不然又要被你师傅骂吧!”



“嗯,好。”我是真怕被师傅骂,抓着包子就往外走。



出门口时候,还听到师娘笑了笑自语道:“真是个小傻瓜。”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还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身下,心里顿时一阵恍惚,但怕被师傅骂也没在回头过去。



去上班时候,师傅一直虎着脸。



我因为怕他,做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他也就没跟我多说话,只是干活干到一半时候,我就见到我表叔来了。



其实我们做事情时候,表叔经常来监工。



可这次来他却不是监工的,而是把我师傅喊到了一旁。



看着他们神经闪烁的样子,我缩了缩眉头,趁着机会就跟了上去,见到师傅跟表叔来到一处墙角。



表叔问我师傅:“事情怎么样了。”



师傅沮丧着脸道:“唉,我那媳妇你也知道性子烈,接受不了呀!”



“怎么接受不了呢?”表叔一听立马不悦道:“长贵,你也知道我马上又有新工地了,你答应这事情,以后我也让你带工人,不然当个师傅能有多少钱呀!”



“我知道呀!”师傅叹息一声道:“可我媳妇不愿意我有啥办法。”



表叔眼珠子转了转,随即道:“长贵,这样吧,你晚上带你媳妇再出来,我单独请你们吃饭,喝些酒办起事情也容易一点。”



“嗯。”师傅想了想,抬头问道:“那铁柱那小子呢?你把他安排我那睡觉,弄的我自己都不方便了。”



“唉,铁柱怎么说都是我亲戚,其他宿舍更乱,我不好安排吗?不过他倒是有些麻烦,昨晚说了一起去完,要不是他打杂的话,倒是省的我们今天麻烦。”表叔叹息一声。



随即摆了摆手道:“他毕竟是个小孩子,晚上我先请他去我家吃饭,待会我找借口出来。”



“嗯,行。”师傅点了点头,随即就回去干活了。



我也连忙偷偷溜回去。



虽然具体不知道她们到底聊啥事情,不过可以肯定一点是,他们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而且这主意打在师娘身上。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味。



等到中午吃饭时候,我趁着师傅睡午觉时间,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师娘。



师娘气的浑身直打哆嗦,更是狠狠瞪了我师傅一眼,骂道:“该死的赖长贵,为了自己就一点不考虑我的感受了。”



我不明白咋回事,只是担心的望着师娘。



师娘生气了一会,回头望着我道:“铁柱,不要担心,师娘没事的。”



“可是……”我还想再问。



师娘摸了摸我脑袋道:“好了,别乱想,快点去睡觉吧!”



我缩了缩眉头,也没多想就去睡觉了,睡完跟师傅一起去上班,而也果然表叔喊我去他家里头吃饭,我一听就是计谋,本来不愿意去。



师娘却喊道:“铁柱,去吧。”



我不放心的看了看师娘,见师娘坚持才跟着表叔一起去。

我心里一直担忧着师娘会不会出啥事情,毕竟师傅他自己都打主意到她身上了。



不过见师娘最后坚定的眼神,又想师娘是聪明人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的,毕竟自己几次都那样了,她还不是坚守着,那她肯定也不会沦落。



我就跟着表叔一起去了他家里。



他因为是包工头住的环境要好多了,是租的房子,啥设备都有。



我进去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因为他这地方明显比较大,也不懂照顾我让我住这边,反而让我跟师傅,师娘一起睡。



不过我也高兴他的安排,不然我哪能跟师娘这么好呀!



刚入门,我表婶就迎了上来。



她穿戴可要比工地女人时髦多了,花枝招展着,陪着她完美的身躯显得特别性感,我看了一眼,就觉得脸红低下头。



而她也早准备好了饭菜,一上桌就让我吃。



表叔更是开了一瓶酒对我道:“铁柱,来喝点酒。”



我不想喝,表叔却硬是让我喝,还说都是大人了,要学着喝酒。



我表叔逼着我。



我不愿意,就听表婶冷不丁道:“咋啦,还怕人家坏了你事情。”



我没理解这话的意思,就听表叔生气道:“好了,你爱喝不喝,你先吃着我先走了。”



他说走就走。



我立马担忧起师娘,先跟着去,却被表婶一把拉住道:“铁柱,他走就让他走,表婶陪着你喝。”



表婶甜蜜的一笑,显得十分妖媚。



特别是她穿的衣服是那种低领的,我看着甚至可以依稀看到她那一股美白。



弄的我浑身一阵燥热。



表婶拉着我手道:“来,表婶跟你喝一杯酒。”



看着一脸妩媚的表婶,我不知怎么的稀里糊涂就喝了,表婶见我这样,立马笑道:“嘿嘿,怎么样还不错吧!”



“嗯。”我点了点头,不敢去看表婶。



表婶则是拖着腮帮盯着我道:“铁柱,你说表婶漂亮吗?”



我不知道表婶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咕隆吞了吞口水,机械性的点了点头。



表婶一听就咯咯笑了起来又问道:“那你说一说表婶哪里漂亮了。”



我看了表婶一眼,连忙转过头道:“表婶,你……你哪里都漂亮。”



“是吗?”表婶轻笑了笑,靠近我一步拉着我手道:“铁柱,那你想不想摸摸表婶呀!”



啊……



我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



表婶看着我这样子,却更觉得有意思,抓着我的手道:“好啦,怕什么,表婶又不会吃了你,而且你表叔又不在这里。”



说着,表婶还抓着我的手朝着她胸口放去。



刚放去我就觉得一股温热涌来,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表婶就拉着我的手慢慢朝着底下摸去。



我根本不动,完全任由表嫂摆布着。



表婶弄了一阵,又突然停下对我道:“来,我再喝一点,待会去床上好好玩。”



我一下瞪起了眼睛,真没有想到表婶竟然如此开放。



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只能听她的话。



我跟表婶喝了几杯就有些头晕了,表婶一见我这样,咯咯一笑道:“走吧,我们去床上吧!”



那媚眼如丝,朝着我勾勾手。



我就仿佛被勾走魂一样跟着她一起进入了房间。



刚进去,表婶主动的直接朝着我抱了过来,还主动亲着我。



她的热情瞬间让我一阵迷离。



甚至她的主动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反而是表婶帮着我脱了衣服,她一见我就哗的一声:“臭小子,你还真是人小鬼大呀!”



说起来这两天因为跟师娘一起,我多少明白一些事情。



自然懂得表婶这是要干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