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医生好大要撑坏了&翁熄系列乱阅读

更新时间:2020-11-22 14:09:30

 刘子轩扬起手一巴掌拍在了常壮壮得脸上,从他身边走过时,嘴角上扬“最特么恶心你这种贱货!”

 

  

 

  “你!”常壮壮捂着火辣辣得脸,真是一口恶气憋在了心口。

 

  

 

  到了门口时,郭总拦住了刘子轩得去路:“小子,我不管你是真有本事,还是假有本事,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救活了我家老爷子,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可若是救不好…”

 

  

 

  “救不好?”刘子轩玩味得笑道“你又能奈我何?”

 

  

 

  ……

 

  

 

  手术进行得很快,约莫十五分钟得样子,刘子轩把郭老爷子身上的银针都拔了下来。吐了一口浊气“好了。”

 

  

 

  “这…这就好了?”一旁得助手不可置信得问道。就仅是用那银针鼓捣几下就行了?这跟他想的可是完全不一样啊。

 

  

 

  一般手术不都是得开刀之类的吗?

 

  

 

  荣老拍了拍助手得肩膀,示意他出去,随后对刘子轩问道:“孩子,郭老爷子这个情况还可以活多久?”

 

  

 

  刘子轩琢磨了一下:“如果没人刻意杀他得话,再活二十年铁定没有问题,而且注重保养的话,就是在生他一两个儿子都可以。”

 

  

 

  “额……”荣老老脸一红,尴尬得笑道:“听白云子说,你的医术已经超越他了?”

 

  

 

  “他说的话你也信?”刘子轩神秘一笑,并未说出实情,便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怎么样了?”因为荣老特地嘱咐,所以常壮壮并未参与这次得手术。

 

  文学

 

  “啪!”刘子轩又是一个巴掌抽了过去:“你特么得不会自己去看啊?”

 

  

 

  “我干你娘得,第二次打我了!”

 

  

 

  第一次打,常壮壮忍了,可这又打了一下,常言道,打人不打脸,这让他这个医院的主任还怎么混?

 

  

 

  “啪…啪…啪!”刘子轩直接揪住了常壮壮得衣领,接连三四个巴掌抡了过去,笑道“我这人啊,有仇必报,想当初你那么嚣张的让我离开,那我现在铁定得报复回来啊。”

 

  

 

  “你特么…”

 

  

 

  “住手!”这时,与荣老交谈得郭总走了过来,直接推开了常壮壮冷声说道:“常主任,因为你的一次次阻拦,可是差点让我父亲去世啊!”

 

  

 

  当听到郭总愤怒得语气时,常壮壮彻底蔫了,退到了一旁,不敢再有任何得言语。不过却是不经意间朝着刘子轩抛过去一抹愤恨得眼神。

 

  

 

  郭总转过头,恭敬得对刘子轩弓了一下身子:“先前不知道小哥医术了得,多有得罪之处,还望谅解。”

 

  

 

  “不威胁我了?”刘子轩讥笑一声。

 

  

 

  “不敢。”郭总讪笑一声,问道:“不知道小哥现在缺些什么?只要我郭某能够得到得,必然双手奉上,并且还给您准备了五百万得现金以及一辆车子,以来感谢。”

 

  

 

  听到五百万这个金额和车子得时候,刘子轩眼眸顿时闪过一抹精光,五百万啊!

 

  

 

  和白云子在一起得时候,出一次诊也才几百块,拿到这五百万,恐怕都够逍遥一辈子了!

 

  

 

  “郭总,把钱给我就行了。不用和他说的。”这时,荣老突然一脸笑意得走了过来。

 

  

 

  “为毛线啊?我的钱不给我,凭什么给你?”这一下,刘子轩可不乐意了。

 

  

 

  “你师傅说了,你前三年在这里赚的钱都如数要给他打过去,否则他就把你偷看师娘洗澡的视频和照片都转交给你师娘。”

 

 

  

 

  提到师娘,刘子轩嘴角使劲抽搐了几下,他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师傅,就怕师娘。

 

  

 

  至于为什么怕,当看到白云子每次被师娘暴揍时看到的那一堆包扎得纱布就可以知晓了。

 

  

 

  五百万,那可是五百万啊!刘子轩五官都快扭曲到一起了。

 

  

 

  不过还得装出一副超级大度的样子,摇了摇头:“没事,给就给呗,反之钱财乃身外之物。那啥,你刚刚说还可以让我提条件对不?”

 

  

 

  郭总闻言倒是愣了一下,点头:“没错,你可以提任何得条件。”

 

  

 

  “任何物质类的都得给你师傅……”荣老在这个不恰当得时候,又开口了,并且眼眸里还有一丝得狡诈。像是一个老狐狸似的。

 

  

 

  刘子轩就差骂娘了,当即开口说道:“给我找两个漂亮妹纸,用不用转交给我师傅啊?”

 

  

 

  “这个……就你独自享用吧。”荣老尴尬得摇了摇头便离开了。

  之后的时间,简单的处理了一下郭老爷子住院的事宜,郭总一行人便带着刘子轩以及荣老到了离这里不远的饭店。

 

  

 

  一系列物质的东西,荣老说了都得给白云子送过去,刘子轩琢磨好久,要是把那些好玩意都给了师傅,那他肯定不爽啊!那老家伙绝对会拿着钱背着师娘去找妹子。

 

  

 

  为了师娘的幸福,绝对不允许。索性刘子轩直接当了一回大好人,对郭总说他什么都不要,当话说出口,刘子轩感觉他的心都在滴血了。

 

  

 

  围坐在一个包厢里,郭总起身站到了刘子轩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之前有很多得罪之处,还望子轩小哥莫要见怪,也特别感谢你今天救了我的父亲。”

 

  

 

  看到这一幕,随行而来的荣老脸上浮现出一抹震惊的神色。

 

  

 

  堂堂郭氏总裁竟然对一个小辈如此恭敬!这可是在北林市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啊!

 

  

 

  刘子轩倒是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举手之劳罢了。”

 

  

 

  郭总坐到了位置上,问道:“子轩小哥有着如此的医术,为什么还会来这小小北林市的医院呢?”

 

  

 

  刘子轩顿了一下,他在想,若是说出他是来这里实习的,这个郭总会不会反过头给荣老一个大嘴巴子。

 

  

 

  他还未开口,荣老便说话了:“郭总啊,子轩虽说医术了得,但在这社会里还是一张纯洁的白纸,此次来这里,也是锻炼锻炼。”

 

  

 

  “对,我比白纸还纯洁,像玛利亚、苍老师、东京热、SM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东东。”

 

  

 

  刘子轩接过话茬儿无比天真的说道。

 

  

 

  “额……小哥还真是性情中人。”

 

  

 

  说着,郭总直接从兜里拿出来一张类似于卡片的东西递给了刘子轩,并说道

 

  

 

  “小哥既然什么都不要,那一定要收下这张卡,这是我郭氏家族企业的通用卡,日后小哥若是到了我旗下任何产业内,一律都可以持这张卡享受最优厚的待遇。”

 

  

 

  刘子轩眼珠子转了转,故意说道:“这恐怕不好吧。”

 

  

 

  “小哥可不能在推辞了,若是在不收下这张卡,那我郭某人可真是无颜面在这北林市混下去了。”郭总焦急的说道。

 

  

 

  “既然你求着我收下,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要不然还驳了你面子。”

 

  

 

  刘子轩打了个哈哈,便把卡收了起来,其实心底却是在暗笑。

 

  

 

  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很快就被吃掉了大半儿,刘子轩摸着滚圆的肚子,打了个饱嗝:“行了,酒足饭饱回去开工。”

 

  

 

  郭总他们把刘子轩与荣老送回医院,并安排了护工去照顾郭老爷子便径直离开了。

 

  

 

  “小子,今天可是赚大发咯。”荣老坐在办公桌后面,意味深长的笑道。

 

  

 

  “赚个屁,一毛钱没拿到,就得了一张不知道怎么用的破卡。好歹给张银行卡啊,里面随随便便冲几百万先花着。”

 

  

 

  刘子轩抖了抖肩膀,一副吃大亏的模样。

 

  

 

  荣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要知道,北林市几乎各个行业都有郭氏的企业,不论吃的穿的喝的用的,你拿着那张卡可以随意去买,并且还是免费!”

 

  

 

  “这张破卡有这么大的用处?”刘子轩眉梢一挑。

 

  

 

  “郭总亲自给你,你觉着能给一张废卡?”

 

  

 

  “算姓郭的有点良心。”刘子轩翘起二郎腿,随即说道“那个……我来这里你怎么安排的?”

 

  

 

  “咳,先从实习医生开始吧。”

 

  

 

  荣老轻咳一声,讲真,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刘子轩安排好,要论医术,他都自愧不如,可毕竟现在是西医横行的年代,在很多时候,中医用的地方还少。

 

  

 

  “实习就实习吧。”刘子轩倒也没有继续深究,什么职位做什么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此次下山来北林市,做医生也仅是三个任务之一,最重要的乃是那第三个任务。

 

  

 

  “恩,先跟着大夫们学习一下西医那一套,凭借你中医的底子,加上西医来一个中西结合,我觉着以后你再医术上会更有造诣。”荣老说。

 

  

 

  刘子轩起身,双手托着办公桌,一脸戏虐的笑道:“我是决计不会学习洋鬼子那一套的。”

 

  

 

  “现在西医……”

 

  

 

  “华夏五千年,中医的奥妙你们都没有参悟透,拿着人家西医那一套出来招摇撞骗,别跟我说西医怎样的好,我会用行动证明,西医那点过家家的技术,永远抵不了老祖宗遗留下来的中医!”

 

  

 

  刘子轩说完,直接潇洒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唉。”荣老叹了口气,眉头皱了皱一下想起什么,赶忙追到门口喊道:“你先去跟着外科的王志兵王主任学习,在二楼左拐第二个科室。”

 

  

 

  “行了,我现在就上去找隔壁大老王!”刘子轩的声音已经渐行渐远。

 

  

 

  北林市人民医院是市区内顶尖得医院,里面的医生大多也都是一些权威的存在。

 

  

 

  一路走来,墙壁上一些医生简介看的刘子轩直想骂街。做了两台手术就敢说是专家,也真是没谁了!

 

  

 

  看着外科主任门牌,刘子轩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

 

  

 

  “大……”

 

  

 

  当刘子轩刚准备喊大老王的时候,却看到让他差点惊呼的一幕。

 

  

 

  只见,一名中年略有秃顶的男子倚靠在椅子上,一脸享受的模样,而他的办公桌的空档里却蹲着一个护士模样的女孩儿,长相倒也算过得去,只是脸上的青春痘多一些。看样子年龄倒也不大。

 

  

 

  没有敲门声直接闯进来一个陌生人,差点让椅子上坐着的男子一泻千里。

 

  

 

  赶忙起身把腰带系好,随即眼神有些慌乱的看着护士:“田护士,你的东西还没有找到吗?”

 

  

 

  “找到了找到了!”田护士错愕了一秒钟,赶紧接过话茬儿,假装在地上摸索了片刻,便站了起来,直接朝着外面跑去。

 

  

 

  “你是谁啊?怎么连门都不敲就进来了。”

 

  

 

  坐在椅子上的正是荣老让刘子轩所找的王志兵。

 

  

 

  刘子轩把门关上到了椅子前坐了下来:“大白天的你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还怕我推门进来?”

 

  

 

  王志兵一听这话,眼眸里透杂着一抹赞赏的神色,他觉着刘子轩这么说,要么是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要么就是看见了,当做没有看见。

 

  

 

  倒是一个挺上道的家伙!

 

  

 

  他说“你说得对,我又没做亏心事。”

 

  

 

  “是啊。”刘子轩摊了摊手,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道:“听说那些东西喷在女的脸上能美容是吧。”

  原本王志兵还觉着刘子轩这家伙挺上道,却没有想到最后又说了这么一句,直接憋得他满脸涨红起来。

  

  眼神里流淌过一丝愤怒神色,质问道:“你想怎样?”

  

  “没怎样啊,就是希望大老王你以后能多多照顾我一下,毕竟是刚来这里实习的,人生地不熟,万一遇见谁说错了话就不太好了。”

  

  刘子轩一脸的玩味,相比较别人对他威胁,他更加喜欢威胁别人,因为那样的爽感……貌似会让他更有快感!

  

  王志兵脸上的阴狠神色转瞬即逝:“你是在威胁我?”

  

  “别说的这么明白嘛。”

  

  “好啊!你是实习生对不?那我以后绝对好好的照顾你!”说道后面照顾二字的时候,王志兵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可见他对刘子轩已经恨到了骨子里。

  

  被人撞破他与护士在办公室做那种龌龊事情,如果被传出去,那绝对名声大损,或许还得被开除。所以王志兵只能忍。

  

  不过,他心里暗想着,刘子轩一个新来的能有多大的背景呢,找个机会就可以让他滚蛋!

  

  两人正说着话呢,刚刚那个护士跑了进来,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王……王主任,外面来了两个闹事的家伙。有一个护工以及一个护士已经被伤了。”

  

  王志兵眉梢微挑,赶忙从里面站了出来,指着刘子轩:“那个……那个谁,你跟我一起去解决。”

  

  “小爷名叫刘子轩。”刘子轩说完便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手里捏着王志兵把柄,他倒是不敢怎样太明显的为难刘子轩了。

  

  三个人到了前厅,只见一些输液的病人都靠在了墙角,而中间位置则是躺着一个女护士,另外一个护工模样的男子则是靠在椅子边,嘴角还有血迹。

  

  之前门口的两名保安,手里拿着棍子站在一侧,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而他们中间则是围着两个大汉,一个光头,一个魁梧。

  

  光头大汉的右手手腕处还有着一只手铐,已经勒出了血迹,他搀扶着魁梧大汉,这名大汉脑袋上满是血迹,肚子上还有留着血。

  

  “你是医生?”光头大汉指着王志兵喝道。

  

  王志兵看着这样的场面双腿有些颤抖道:“是……是。”

  

  刘子轩倒是偷笑了起来,之前还有胆子和女护士在办公室里偷情,现在看到两个大汉倒是吓成了这副德行。

  

  不过最为好笑的是,这两个大汉刘子轩认识,就是当初在那个破旅店里觊觎唐语嫣美色的两个家伙!

  

  也不知道是巧还是巧呢?

  

  刘子轩站的角度,两名大汉恰好是看不到他的,所以倒也没有认出。

  

  这时,刘子轩眼珠子转了转,随即从一侧的前台上拿出一个一次性口罩戴在了嘴边。

  

  “赶紧带我兄弟去急救,否则老子今天砸了这破医院!”光头大汉嚷嚷道。

  

  王志兵愣了一下,看着光头大汉手腕处的手铐,手慢慢的伸进了兜里。

  

  没错,他想报警!

  

  可是光头大汉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把魁梧大汉放在地上,随即一把揪住了王志兵的衣领:“你想做什么?”

  

  “没……没什么。”王志兵彻底慌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都流了出来。

  

  光头大汉猛地从兜里拿出来一把弹簧刀抵在了王志兵的脖颈上,冲着大厅周围喊道:“都特么给我听好了,谁要是敢报警,我就杀了谁!”

  

  “噗嗤!”光头大汉的刀子直接扎进了王志兵的腿上,一道血迹顺着刀刃便流了出来。

  

  “啊!”王志兵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这一下直接震慑住了大厅里的众人。

  

  而王志兵哪里还敢怠慢,嘶吼道:“赶紧救人啊。”

  

  就这样,旁边的几个护士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魁梧大汉的身边,然后把他放在了急救床上,朝着里面的急救手术室走去。

  

  “大…大哥,没人…没人报警了,先放开我行不,我先去包扎一下。”看着这一切都已经做好,王志兵颤颤巍巍的嘟囔道。

  

  光头大汉冷冷的瞥了一眼王志兵,直接把他推在了地上,然后转头看着后面的人:“还有谁是医生?”

  

  “这个是我们最权威的主任已经……已经受伤了。”之前与王志兵偷情的女护士小声说道。

  

  “我来吧,我也可以的。”刘子轩往前走了一步,故意把声音弄得有一些嘶哑。

  

  光头大汉倒也没有犹豫,直接拽着刘子轩的胳膊朝着手术室里面走去。

  

  等他们都走了,女护士赶紧跑过去扶起来王志兵。

  

  当扶着王志兵往包扎室走的时候,地上还留着一滩水渍。没错,这厮被吓尿了!

  

  手术室内,此时有着两名护士一名助手以及刘子轩,剩余的便是两名大汉。

  

  魁梧大汉被放到了手术台上,脸色苍白,也没了什么力气,话都说不出了。

  

  光头大汉指了指刘子轩:“别愣着了,赶紧抢救我兄弟。”

  

  “让他们出去吧,你给我充当助手就可以。”刘子轩往前走了一步,指着旁边战战兢兢的护士与助手说道。

  

  光头大汉迟疑一下,还未做决定,便听到刘子轩又说:“他们一个个都吓得手颤抖,让他们干活也干不了,与其在这里添乱还不如让他们离开呢。”

  

  光头大汉点了点头,用一副威胁的样子说道:“你们几个出去说话小心点。若是招惹来麻烦,我定要了你们的命。”

  

  护士和助手,连连点头,便飞快的跑出去了。

  

  眼下手术室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刘子轩走到了魁梧大汉的旁边,用剪子把他的衣服都剪开了,露出肚子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

  

  “哈哈。”

  

  不知道为何,刘子轩突然怪笑了一声。

  

  光头大汉着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听到医生笑,他哪里会乐意,当即到了刘子轩的跟前,猛地便伸出手准备去抓刘子轩。

  

  可是这一击他竟然落空了!

  

  只见刘子轩慢慢把口罩摘了下来,露出一抹戏虐的笑容,冲着光头大汉挥了挥手:“冤家路窄,咱们又见面了!”

  

  “是你?”光头大汉直接便认出了刘子轩,当日他们两兄弟被刘子轩暴揍,他们还想着找机会报仇的,可此时竟然到了眼前。

  

  只是……他们的情况有些不妙啊!

  刘子轩拿起手术刀在手里把玩儿了起来,脸上堆满了戏虐。

  

  而光头大汉心里却是‘咯噔’一声,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又见到了这厮,并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手里的刀子他并没有看在眼里,但是那抹戏虐的笑容却仿若无形的锯齿,在一点点割据他的心脏!

  

  “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医生我不在医院,能在哪里呢?”刘子轩玩味的一笑,转而说道:“不过,这手术刀或许就不是救人咯。”

  

  光头大汉深深的看了刘子轩一眼,随即把目光看向了病床上躺着的魁梧大汉,脸上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随即便朝着外面跑去!

  

  “还想走?”刘子轩眉梢微挑,只见他手掌扬起,那手术刀竟直接朝着光头大汉的小腿部位飞射而去!

  

  ‘噗嗤!’

  

  ‘噗通!’

  

  那手术刀锋利无比,直接穿透了光头大汉的小腿,让他没有站稳一个踉跄趴在了地上。

  

  刘子轩大步流星的到了跟前,直接把他拽了起来,说道:“想往哪里跑呢?”

  

  “放……放开我。否则你将会受到无止境的追杀!”光头大汉强忍着小腿处传来的疼痛感,咬着牙闷哼道。

  

  “嘭!”

  

  刘子轩一拳砸了过去,直接把光头大汉打趴下了,他直接从一侧拿过来一大把输液的管子,三下五除二就把光头大汉捆绑了起来。

  

  “哥是老中医,专治你这种吹牛逼,还特么的威胁我?也不知道现在你的处境!妈蛋!”

  

  刘子轩边说着,又走回了手术台旁边,看着奄奄一息的魁梧大汉,玩味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人体内部究竟是什么样子,要不要随便划几刀看看呢”

  

  “不要!”光头大汉看着刘子轩的举动,当下就急了。

  

  “为什么呢?”刘子轩摸着下巴:“你我并不是朋友,更何况当初还差点把我身边的小美女给那啥了,我现在只是划开他肚子,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瞅瞅,大不了再给他安回去就是了。”

  

  这叫什么话!

  

  把人家肚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然后在安回去?以为把电视机拆了,把里面的零件拿出来呢?

  

  光头大汉知道威胁刘子轩这一招并不好使,随即用一抹恳求的神色说道:“不要这么对待我兄弟,真要那么做了,估计他就死定了。”

  

  “我靠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刘子轩一下就不乐意了,说道:“我告诉你,哥可是神医来着,甭说划开肚子还能让他活,就是把他脑袋拧下来我也能安回去!”

  

  “啊?”光头大汉越听心里越痛苦。

  

  “你不信?”刘子轩歪着脑袋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直接拿起桌子上最大的刀子,然后到了魁梧大汉头的旁边,把脖子露出来,冲着光头大汉说道:“不信,我现在就切下来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我求求你了,不要啊!”

  

  光头大汉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哀求着看向了刘子轩:“不要,那可是脑袋,切了人真的就没救了。”

  

  “我知道,之前的事情是我们哥俩不对,差点染指了您的女人,不过我们可以补偿。”

  

  “拿什么补偿?”其实刘子轩的内心在咒骂,补偿你妹啊,唐语嫣那个小妮子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还补偿……

  

  “我们有钱,有让你一辈子赚不到的钱,还有金……”说道这里光头大汉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接着说:“还有金条,我都可以给你,千万要救活我兄弟。”

  

  刘子轩眯着眼睛琢磨了一下,他看得出,这光头大汉很在乎魁梧大汉的死活。

  

  要说是重情重义也不为过。

  

  不过刘子轩也明白,类似于这种人得钱财多是不明来路的东西,若是他拿到了,肯定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随即摇头道:“可是这些我都不稀罕。”

  

  “那你说,你要什么?”光头大汉也豁出去了。只要能救他兄弟。就是刘子轩说出天上的星星他都乐意去摘。

  

  刘子轩佯装着思考一会儿:“我好像没啥想要的,现在唯一想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你答应不?”

  

  “什么事情,只要你能救我兄弟,我肯定答应。”光头大汉焦急说道。

  

  “我现在只想把他分解开,然后在给他组合起来。”

  

  刘子轩一脸自信的说道:“你可以放心,凭借哥的医术,绝对能弄好。”

  

  呼!

  

  光头大汉五官都极度的扭曲到了一起,他突然感觉此时的刘子轩就像是一个无耻的死神。

  

  他可以随意的玩弄他们的性命,也可以随时取走他们的性命。

  

  显然此时的死神还没有玩出乐趣。

  

  他抬起头,心里五味杂陈,完全摸不准刘子轩的套路,所以无从下手。

  

  “看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哈,那我就开始咯。”刘子轩看着光头大汉并未开口,直接拿着刀子在脖颈旁边比划了几下。

  

  还皱着眉头:“可是该从哪里动刀呢?若是从动脉切下去,肯定会溅我一身血,我这衣服可是一百八十块钱从安踏买的呢,可要是从后面切入,到时候缝合又不好操作。”

  

  “大哥,你也别犹豫了。干脆杀了我们哥俩吧。再这样下去纵然没有血流干死掉,也得被你给吓死了。”

  

  光头大汉彻底蔫了,没有了丝毫之前的销赃跋扈,更别提那副威胁人的嘴脸。

  

  刘子轩撇了撇嘴:“真是不爽,还以为你要抵死反抗一下呢。”

  

  “我哪里敢啊!”光头大汉委屈的嘟囔道。

  

  …………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警察包围了,现在立刻放下武器走出手术室,争取宽大处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出来一阵标准的男中音,用喇叭喊道。

  

  光头大汉听着外面的喊话,当下有些慌乱,看着刘子轩:“别……别让警察抓住我们。”

  

  “那就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刘子轩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在任何时候他谁的面子机会都不会给,所以他也不会把这些都做好,当做一个好人似的,把这俩大汉给警察送出去。

  

  随即把光头大汉身上的管子解开了:“至于怎么做,你看着办。我能办的就这些。”

  光头大汉挣脱开那些管子,飞快的跑向了门口,从门缝看到了十多个装备精良的警察。每一个手里都拿着家伙。

 

  

 

  他转过头倚靠着手术室的门,大口大口的呼吸几下,随后便扫视起手术室来。

 

  

 

  手术室一共有两个入口,左右各一个门,并无窗户。有一个排风管道,但只能容纳一个七八岁小孩儿的体型穿过。

 

  

 

  也就是说,如果现在光头大汉想逃,只能从大门走出。

 

  

 

  但怎么可能!外面堆满了警察,出去无疑就是被抓。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刘子轩当做人质,以此要挟他出去,可以让那些警察顾忌一二,届时也有一半的几率能逃脱。

 

  

 

  可问题是刘子轩怎么可能做人质啊,打不过人家,说不过人家。

 

  

 

  当然了,做这些事情的前提是,不在管手术台上躺着的魁梧大汉!

 

  

 

  刘子轩似是看出了光头大汉的焦虑,随即玩味的笑道:“我要是你就把当人质。”

 

  

 

  “你愿意当我的人质吗?”

 

  

 

  在光头大汉脱口而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脸上就浮现出自嘲的神色。这问题问的真白痴!

 

  

 

  刘子轩点了点头:“我可以当你的人质,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要求。”

 

  

 

  “什么?”光头大汉一听,顿时激动起来。

 

  

 

  “第一你得让警察中那个叫做程冰云的女警察来这里与你谈判,第二你不能一个人走,得带着你兄弟走。”

 

  

 

  刘子轩思考的很全面,若是让光头大汉直接挟持他,届时逃跑的几率会很大,若是带着手术台上的拖油瓶那几乎没有逃跑的可能了!

 

  

 

  他非君子,且非坏人,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想借机调侃一下程冰云罢了!

 

  

 

  光头大汉脸上浮现出一抹为难的神色,嘟囔道:“带着我兄弟走,那肯定跑不了的。”

 

  

 

  “那你忍心把你兄弟放到这里?”刘子轩反问道。

 

  

 

  光头大汉的眼睛看向了魁梧大汉,眼眸里原本堆满的杀意却消散得一干二净。

 

  

 

  当他听到刘子轩甘愿当他的人质时,已经有了要杀掉魁梧大汉的念头,索性在这里受苦,倒不如送他一程。

 

  

 

  况且他们身上背负着一个巨大得秘密,若是魁梧大汉经不住警察的拷问给说了出来,那可就不好了。

 

  

 

  犹豫再三,他只能赌一把!先让刘子轩当做人质,然后带着魁梧大汉出去。

 

  

 

  最后找机会杀掉他的兄弟,直接逃跑!

 

  

 

  主意已定,随即点头:“我答应你!”

 

  

 

  说着光头大汉对着外面喊道:“外面的警察给我听着,我现在手里有人质,若是你们轻举妄动,我就直接与人质同归于尽。”

 

  

 

  “里面还有有其他人?”这时从外面传来一阵冰冷的女人声音。

 

  

 

  “有,里面有一个实习医生在。”一侧的人回答道。

 

  

 

  “里面人听着,你不要冲动,我们可以协商着来,千万不要伤害人质,那样你们就是一错再错,现在慢慢走出来,放开人质,争取宽大处理。”那道标准的男中音又喊话了。

 

  

 

  “宽大你妹!”光头大汉直接大骂了一句:“让程冰云站出来跟老子谈判。否则我立刻杀掉人质。”

 

  

 

  刘子轩眼神一晃,捏着嗓子配合道:“不要……不要杀我!”

 

  

 

  外面的一席警服裹不住那傲人身躯的程冰云顿了一下,她总觉着这声音有些熟悉。

 

  

 

  不过此时也没时间思考了,赶忙说道:“我就是程冰云,我们可以谈判。”

 

  

 

  “给我准备一辆越野车,加满油放在医院的门口,只要我安全上了车子,立马就放掉人质,你们听好了,我不希望你们讨价还价。”光头大汉喊道。

 

  

 

  刘子轩站在旁边,点燃了一支香烟,眼神里转瞬即逝过一抹玩味的神色。

 

  

 

  这种场面和师傅在一块的时候可没有见识过,所以这场戏他可是要好好的瞅瞅了。

 

  

 

  外面安静了一分钟的样子,随即程冰云喊道:“我们同意你的要求,车子已经准备好了,你现在带人出来吧。”

 

  

 

  光头大汉深呼吸几口气,尽量平缓气息,随即走到了魁梧大汉的身边,将他背了起来,随后拿着一把手术刀抵在了刘子轩的脖颈处。

 

  

 

  “别想着给我耍花招,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把我推向程冰云的怀里,若是你想真把我当做人质,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有节奏。”

 

  

 

  刘子轩冷声说道。

 

  

 

  此刻,光头大汉内心是崩溃的,按照正常的剧本来说,不都是坏人威胁人质么?怎么现在都翻转过来了呢?

 

  

 

  此刻他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带着刘子轩慢慢朝着门口挪动着。

 

  

 

  手术室的门缓缓打开了。

 

  

 

  外面是真枪实弹的十多个警察,此时都在用枪口瞄准光头大汉。

 

  

 

  而程冰云则是愣神片刻,他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人质竟然是上次抓错的刘子轩。

 

  

 

  刘子轩看到程冰云注意到他了,随即摆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冰云啊,赶紧来救我啊,我好怕啊。”

 

  

 

  “别特么的废话,全部都往后退。”光头大汉额头处的汗水已经流淌了下来。

 

  

 

  任谁在这种场面下又能心情平静呢?

 

  

 

  程冰云娇眸横了刘子轩一眼,若不是自己是警察的身份,绝对对刘子轩不管不顾!

 

  

 

  给其他警察递过去眼神,所有的警察都开始慢慢向后退。尽管走廊到大厅在到医院门口并不远,但这一段路却像是走了好远。

 

  

 

  约莫七八分钟的样子,众人终于到了门口,在台阶下面听着一辆吉普越野车。

 

  

 

  光头大汉喊道:“给我打开驾驶位置的大门。”

 

  

 

  程冰云眉头微蹙了一下,随即便让人照做了,外面都是他们的人,并且各个路口都已经封锁,她也不会担心光头大汉能跑掉。

 

  

 

  就在到达吉普车门口的时候,光头大汉眼神谨慎的看着周围,直接把魁梧大汉丢在了地上。

 

  

 

  饶是现在有车也跑不了多远,还得换车,毕竟警察认识这车,所以他不能带着他兄弟走。

 

  

 

  猛地把刘子轩推进了车里,他迅速坐上驾驶,踩下油门便准备冲出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子轩怒了!原本让光头大汉把他推进程冰云的怀抱,这厮竟然耍花招没有照做!

 

  

 

  就在光头大汉摆动方向盘的一刻,刘子轩直接扬起了拳头。

  刘子轩的拳头灌注着太极之力,直接一拳打晕了大汉,随即一套连环拳挥舞过去,直接把大汉脑袋打成了猪头!骂骂咧咧道:“你大爷的,不是让你放开我嘛,你特么的还真把小爷我当人质了啊。”

 

  

 

  车子并没有启动,随后一众警察直接把车门就拉开了,枪口都对准了被打晕的大汉。

 

  

 

  程冰云娇眸一横,瞥了一眼刘子轩:“给我下来。”

 

  

 

  “哎哟,警察姐姐,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刘子轩刚一下车,直接一副委屈的模样跳到了程冰云的怀里,脸使劲在那饱满上蹭了几下,淡淡的体香味扑鼻而入,使得他无比舒适。

 

  

 

  程冰云刚开始还以为这厮真的被吓到了,可是转念一想,若是被吓到怎么可能一拳就把坏人打晕呢?

 

  

 

  这明显就是占便宜好不好!

 

  

 

  随即猛地推开了刘子轩,娇怒的瞪着他:“你给我老实蹲在地上不要动。”

 

  

 

  “一动不动那是王八。”刘子轩无耻的一笑,便又捏住了程冰云的玉手:“警察姐姐,我可是受害人呢,你看看那个家伙长得多么彪悍,多么的魁梧,你瞅瞅我这小身板。”

 

  

 

  程冰云此时真想拿出刀子捅这厮几刀,坏人彪悍?坏人魁梧?你那还是小身板?人家都被你打成了猪头好不好!

 

  

 

  蹙眉了一下,接着沉声对着身边的警察说道:“把这厮也一并带到警局,我怀疑他们是同伙。”

 

  

 

  “冤枉啊!我可是好人来着。”

 

  

 

  “你要是好人,天底下就没有坏人了!”程冰云冷声说道。

 

  

 

  “我真的是好人。”刘子轩一副无辜的样子,竖起四根手指头:“我对天发四!”

 

  

 

  “你对天发五今天也得跟我去警局。”程冰云直接就拿出了手铐子。

 

  

 

  “你诬赖我!”

 

  

 

  “我要是诬赖你,你让我怎样就怎样!”程冰云也是一时气结,没加思考就脱口而出了。

 

  

 

  刘子轩闻言,顿时眼眸一亮:“要是你诬赖我,就当着你这些同事的面与我热吻三分钟!”

 

  

 

  “带走!”程冰云并没有答应刘子轩,而是冷声对着身边的警察说道。

 

  

 

  就这样,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刘子轩竟然二次进入警察局,但理由却都是同样的!也是让他无比的郁闷。

 

  

 

  到了里面的时候,刘子轩轻车熟路的往前走着,刚一进门便看见昨天放他出来的那个警察。

 

  

 

  警察愣了一下:“你怎么又进来了?”

 

  

 

  刘子轩顺手从警察手里拿过香烟点燃了一支,烟云吐雾道:“你们程大队长把我当坏人了呗。”

 

  

 

  “噗嗤!”警察没忍住笑了出来,低声问道:“你是不是又招惹她了。”

 

  

 

  刘子轩摊了摊手:“我招谁惹谁了,被真正的坏蛋挟持,最后没有人安慰我那受伤的心灵就算了,还把抓了回来。”

 

  

 

  “被什么人挟持?”警察问道。

 

  

 

  刘子轩指了指刚刚被架进门的大汉,“就是那个傻叉!”

 

  

 

  “那你还算是不错的,至少没有被他,你看那家伙都被打成猪头了。”

 

  

 

  另外一个警察走了过来,玩味的笑道“那可不是程队打的,是他打的。”指了指刘子轩。

 

  

 

  这名警察瞪着眼睛看向了刘子轩:“咳,我现在特别想知道,是你被挟持,还是你挟持了别人?”

 

  

 

  “唉,你们警局的人这都是怎么了!”刘子轩叼着烟没好气的朝着前面继续走去。

 

  

 

  “你们两个把那个家伙弄醒,然后审出他们把东西藏在了哪里,我要亲自审问这个家伙,看看他们是不是同伙。”程冰云命令道。

 

  

 

  与刘子轩交谈的警察凑了过去低声说道:“程队,这小子当时可说了,是唐语嫣的男朋友,若是扣押在这里……”

 

  

 

  程冰云看着欲言又止的同事,娇眸一横道:“那又如何,我又没准备扣押他好长时间,只是看不惯他那不要脸的模样,收拾他一顿罢了。”

 

  

 

  “咳,下手轻点,这阵子局长不在不要惹事。”那警察尴尬的说了一声,便走进了另外的一个房间里面。

 

  

 

  在约莫二十平米的审讯室里,程冰云直接把监控系统都关闭掉了,把大门锁住,随即怒视着刘子轩“你知道我为什么抓你吗?”

 

  

 

  “喜欢我呗,要是不待见我为什么这么对我紧追不放。”刘子轩坐在老虎椅上面,一副耍无赖的样子。

 

  

 

  “抓你就是要治治你这不要脸的劲儿,让你以后见到美女都学会尊重。”程冰云径直从一侧把警棍拿了起来,二话不说朝着刘子轩走了过去。

 

  

 

  “喂,这里可是有监控的哈,你要是滥用职权,我是可以告你的。”刘子轩缩了缩脖子说道。

 

  

 

  程冰云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意味深长的说道:“监控我已经关掉了,大门也锁住了,没人会知道这个房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